.:.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工程师的性爱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工程师的性爱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带点的


級別:俠客 ( 9 )
發帖:343
威望:108 點
金錢:4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08-09-21

工程师的性爱



  江工是正高级工程师,长着个大脑袋,一看脑袋里就有东西,但他的面目长得太憨,有点傻面,走路低着头似乎在想事情,就是置身一群人之中,他的眼光也不和人碰,低眉搭眼的来,低眉耷眼的去,何况他总爱溜边,别人也习惯有他就当没他。
  有他当没他只是相对说,到发工资的时候,人们还是首先想到他,因为他的工资在单位最高。有闲扯淡的人就说:“江工,挣那么多钱,还犯得上苦着老大闲着老二吗,大老婆离了,二老婆跑了,咱再找老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老婆是身上的衣,去了旧的换新的。”有人附和着笑。人们的话语和笑声如刀似剑,江工低着头,不言不语,表面若无其事,而他的内心深处却像滚过了两个火球,而这两个火球就是他的两个老婆。
  老婆,老婆,这两个让江工二十多年参透不了的人——

  江工是83年毕业的本科生,和五个同学一起分配到大北原林场,同学们一个个精精神神,彬彬有礼,举手投足言语之间都表现出高素质和高水平,只有他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木愣愣的像只呆头鹅。当同学们都被林场的漂亮姑娘抢了的时候,只有他孤零零地躲在屋里看书。好多姑娘默默地观察他。忽然有一天,一个漂亮姑娘来到他宿舍,夺过他的书合上,藏在后背,他看不到书,看到了姑娘苗条的身段俊俏的面容,他嘴唇哆嗦半天,终于说出:你,真好看!
  姑娘成了他的妻子,享受到了性爱的甘甜,妻子就成了他每天必读的书。除了每月那几天,他都把妻子的日子占得满满的。而且每次他都要开灯,脸对脸,眼对眼,满面笑容,虽缺少语言诱惑,却不乏热烈的声韵和疯癫的快活。除了夜晚那时段,他的眼再很少和妻子打对光,妻子跟他说话,他也十声九不语,妻子知道他的心又钻进了书里。
  几个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时代的宠儿,是大北原林场未来发展的后备力量,乍来场的时候,大家都是技术员,没用多久,那五个人很快被提拔为技术股股长、技术副场长,只有他原地未动,还是技术员。这并不影响他工作,他每天上山采集植物标本,进行林业调查,他都是单独进行,因为他做的事不用别人插手,别人做的事他也从不介入,日子久了,他就在群体之外,成了游离者。有两次改善生活,别人看他傻研究,就互相使个眼色都去了餐厅,等到他去吃饭,只剩汤了。
  为这件事,几个同学来家为他抱不平,一个同学说:熊!就那么忍了?他说:我还,还是我。又一个同学说:遇事多从自身找毛病,你啥事都不跟人来往沟通,人家自然就不带你玩。他说:不带就,就不带。第三个同学说:书本毕竟不同于现实,放下书本多与人交谈,多融入别人的生活方式。他说:何,何必!第四个同学说:书本是智慧的钥匙,但如果把自己困在里面出不来就成了监狱。他说:世上万,万事万物,都,都能从书,书上,得到解答。第五个同学说:不开窍的玩意!我们走!
  同学们再不说他,单位里好多人背地里说他是书呆子。妻子左思右想,就把他的书藏起来,领着他去串门,想不到他就像个离不开娘衣襟的孩子似的总贴在妻子身边,不说一句话,事逼无奈人家问到他,他能说一个字不说俩字,能哼一声算回答,他就绝不费一个字。而且他常催妻子:回家,该,睡觉了。妻子觉得丢脸,回来也不让他碰,他就猴急了,说:还,还两口子呢,这,这是干哈?快点,快……。说着就动手。妻子无奈,只好随他。于是江工除了上班下班、吃和睡、享受妻子的性爱,就进入到他书的王国和论文的写作中。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技术论文陆续发表,看着寄出的一篇篇稿件变成铅字,他有了一种成就感,一种舍我其谁的自豪。他也终于得到了认可,领导对他刮目相看,晋职称的来找他论文挂名,他的工作调整到科研所,并独自承担课题研究。这是对他的最大肯定,他的脸上有了喜色,自认为科研成果一旦被推广使用,比从政的同学贡献要大的多,这就是他对自己的定位也是他的奋斗目标。

  接下来的一件事让江工名声大震一次,同时也让妻子对他冷淡下来——
  妻子和表姐是隔院邻居,姐俩十分要好,表姐怀孕已上大月,妻子常来照看。一天,妻子又来看表姐,表姐没在家,正赶上表姐夫在外喝酒回来,表姐夫抱住她,叫着:‘你姐肚子大了不让,可怜可怜姐夫吧!’并趁机把手伸进她内裤摸了一把。她一个耳光把表姐夫打醒了。江工发现妻子回来脸上挂着泪痕,就问缘由。妻子和盘托出。他闻听此事,忽然就像神经错乱一般,在屋子里团团转,同时嘴里说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话,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见此情景,妻子哭着说:你窝囊死了,我眼瞎心瞎嫁了你,你还是男人吗?他哭哭唧唧地把自己关进屋,把书翻得咔咔响,接着鸦雀无声,最后他冲出屋去。妻子料想他去表姐家揍表姐夫。他是去了表姐家,怀着一腔慷慨赴难的勇气,一颗爷们心。为这赴难的勇气和爷们心他湿了眼眶,但他心中很乱,具体咋做在他心中还只是个轮廓,但无论生死,他都要把妻子吃的亏找回来。表姐夫见他气冲冲疯颠颠地进了院门,就迎出去,见他并未盯着自己,就“嗖”的一下从他身边溜出院门。他感觉是表连襟出了院,就一转身,只看到表连襟一个背影。不料他并未追赶,停下脚步,长舒了一口气,直接进屋,对表大姨子说:你让我,让我摸摸你。表大姨子诧异地说:摸我?摸哪?摸手啊?他说:裤,裤衩里头。表大姨子说:你神经了?要脸不?他说:你男人摸,摸我媳妇,我就摸,摸他媳妇。表大姨子冲外喊:死鬼,你做的好事,你给我回屋来,看我不把你那嘟噜货给你揪下来喂狗,让你不要个脸。听听外边没有回音,表大姨子又对江工说:你脑子有病啊,他摸你媳妇你找他算账去,跟我说得着吗?他说:找他算账,算,算不回来,只能以,以其人之道,还,还治其人,其人之身。表大姨子说:得得,好好,你去跟他商量,他同意你摸我,我就让你摸,行了吧,快骨碌出去,嫌你说话吭吭哧哧费劲。他说:我,我不跟他商量,他摸我媳妇,咋,没跟我商量呢,他强迫摸的,我也强,强迫。表大姨子说:你别惹我,我可怀着孩子呢,出事你担当得起吗?此时就听表姐夫在窗外说:媳妇,我错了,我认打认罚,你就让他摸一下呗,就当男产科医生检查了……。简短截说,表大姨子等着他去摸,他说:摸,摸你,我得戴上白,白手套。说着,只见他从兜里掏出白手套戴好,然后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回到家,他亲自烧了一锅开水,把大门上锁,窗户拉帘,让妻子洗澡,尤其是那地方洗了三遍还不算完。做完这些,他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叼起一颗烟像个哲人似地进入思考。第二天晚上,他在单位喝了酒,来到打更值班室,说:吃,吃亏了。我那摸,摸一把稀嫩;他那摸,摸一把胶黏。
  姐夫摸小姨子妹夫摸表姐的故事不知怎么就传出来了。人们哈哈哈哈,呵呵呵呵,白手套!这大学生知识分子,处理问题就是不一般,高,高,就是高!呵呵呵呵。
  妻子从此不拿正眼瞅他,他知道妻子还是因为他对表姐表姐夫那件事的处理方法上,他对妻子说:你不明,不明白,我用的是,是以其人之道,还,还治其人之身的计,计谋。这是三十六计中,中的一计。你不看书,就,不知道。妻子说,哪书上写着呢?他拿过书,翻到那页,说:这,这……。妻子扯过书,掀开炉盖,把书投入火中。

  江工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种领地被入侵的担忧。妻子那句话像一簇箭射进了他的自尊心:你窝囊死了,我眼瞎心瞎嫁了你,你还是男人吗?她的话和她对他的态度,都说明她开始看不起他了。别人看不起他,可以不理会,妻子看不起他,他将失去他一个雄性的领地,一个宁静的港湾,一片温馨的家园。他要固守这片领地、这个港湾、这片家园,固守这唯一的拥有。他要像赵忠祥主持的动物世界节目里的雄狮那样,据有自己的领地,占有自己的母狮,让领地和母狮身上都留下自己的气味。他要重新唤起母狮对他的热情。他热情似火,像一只处在疯狂发情期的雄狮,不在乎动物世界里怎么看他,他挽起妻子的手臂,面带微笑像步入婚姻殿堂的走在大街上,妻子甩开他的手臂,躲着他在前边快走,他紧随其后也挎不上妻子的胳膊,他说:母狗子,不,不掉腚,牙狗子,上,上不了身。妻子骂他:找你妹子上身去。这样一前一后,一躲一追,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妻子匆忙的和大街上的人打着招呼,他却陌生人一般,一句话没有,也不瞅睬,人们还他同样的态度。有人看出他俩不对,就故意寒暄他:啊,江工, 晋升工程师了,高高在上瞧不起人了?见人爱理不理的。江工还绷着脸,一路走过去,不管多少眼睛多少阻碍,就想把妻子胳膊挎进自己的臂弯里。终于妻子上气不接下气被他追上,他挎住了妻子,并抱住她亲嘴。妻子一边掩饰一边吃惊地看着他,低声呵斥:这满大街的人,你神经病啊!看到妻子吃惊又害怕的神情,他也感觉哪不对了,同时一阵迷惘,他松开了妻子,眼睛直直的看着妻子说:我,我怎么会有,会有精神病啊?妻子见他一付半痴半傻的模样,抱住路边的一棵树,不由得泪流满面。
  回到家,妻子总是偷瞄他的眼神,好像在观察他与常人有啥不同。对他说话也和缓起来。她说:你知道自己啥样吗?你注意别人看你的眼神了吗?你们一起来的同学都已经是正科级领导,而你还是个技术员,你觉得这些无用,而有用的恰恰是这些,人们看的是这些,评价的是这些,而这些都被你忽略了。妻子又叹口气说:我说这些不是要你当官,咱当技术员也没啥不好,可你总得正常吧,感情好的两口子在大街上拉拉手就了不起了,你咋啥洋相都敢出啊?他说:两,两口子,搂到被窝,被窝子里,啥,啥不干?那算,算啥洋相事啊?妻子无力地说:不算洋相事,对,不算洋相事。说完,就不再理他。过了一会儿,见妻子的冰冷甚于以往,他说:我知道,在,在社会,社会上,我没有,没有一席之地,可,可我想让,让你过上,好日子,你别,别瞧不起我,我工资高,我不是,不是黄土坷垃,是块,是块金子,时时都会放射,放射光芒。然后他颤着声说在社会上他屁都不是,社会让他手足无措,所以他就逃避社会。最后他满怀信心地说他要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搞好科研做出贡献,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同时职称得到晋升,工资得以上涨。第二件事就是营造一个温暖的家,安宁的乐园,这样,在妻子身上能够释放热情得到温暖,从而激发他科研的攻坚能力创造卓越。听到他的表白,妻子回卧室在内把门反锁了。面对妻子的冷落,他去商店买回一条烟,用了一夜的时间开创他吸烟的历史。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后悔自己对妻子说了掏心窝子话,让妻子彻底看透了他在社会上的无能,让自己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伤害;他本可以说自己不喜欢社会的,看不起那里的浅薄无知自以为是夸夸其谈和目空一切。他后悔一百遍一千遍,也没想自己该如何进入社会。此时他觉得自己和社会之间有着巨大的隔阂,他已无法跨越,炎凉世态漠视的神情和阴险的嘴脸,激起他的对立情绪。于是,他更固执地占据自己的阵地,并为自己套上更厚的茧壳。

  他能讨妻子欢心之处只有晚上了。每次晚上的“必读”他都有无穷的精力,这让妻子难以招架,继而躲避,他找不到妻子,就闯到亲大姨子家嚷嚷,大姨子说:嚷嚷啥,不怕人笑话,我妹妹给你泼米了还是撒面了?他说:她不,不跟我睡觉!大姨子说:别跟我说这事,天天没正事。他说:这,这咋不是正,正事。生,生孩子是正事不,两,两口子不睡觉,哪,哪来的孩子,你,你也有孩子,你不跟男人,男人睡觉能有,孩子吗?你说,两口子,睡觉,是不是正事。大姨子说:是正事,你说的都是正事,可你他妈是个大潮种。滚,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江工被大姨子骂大潮种感到委屈,心里有一种酸楚楚的感觉,而妻子回来了,妻子怒不可遏地抽了他个嘴巴,说:离婚!这个嘴巴把他抽得天旋地转,血压升高,这个嘴巴把他们的婚姻抽得粉碎。江工,志向远大的江工不会和一个打过自己嘴巴的人同床共枕。
  但离婚对江工的影响还是很大,妻子离去后,再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他,有些好心人曾劝他们别离婚,妻子心意回转,但他心如铁石。他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夜晚销魂的片段,他感到凄凉感到悲伤,但他不会哭,他认准了路不会转弯,他会一直走下去。
  六
  有一段日子,他常常得到一对夫妻的关心,他俩是他的同事,常常宽慰他。尤其女的话语温柔,令他感到安慰。他常常去那个女的面前枯坐,后来去他们家,小狗咬他裤腿他也往屋里走,别人问他再娶个啥样的,他就说娶女同事那样的。男同事说:本来关心他出于好心,他却看上了自己老婆。真不是东西。可大家接着就发现:江工神经了。他常常呆呆傻傻一个人坐在一处,需要好久才回过神来。从此他悠悠荡荡,不再看书,单位也没再给他安排工作。但不到一年时间,他又神奇的好了。他开始戒烟,但戒不彻底,常常找个烟头过过瘾;他喝茶刺激神经,但他不买茶,就从别人办公室要残次茶叶,好的没人给他;他还神往女人,喜欢看黄色书籍,年轻同事凑在一起看黄色录像,他跟去,人家不给他开门。他去红灯区的路边看美女进出洗头房,但他又不敢进去,同时也舍不得钱。于是有人给他编了几句话:捡烟头,喝茶根,站在路旁看小妮,躺在床上玩小鸡。

  两年后,他喜获双丰收,他晋升为副高职,而且从老家领回来一个女人。女人和他的年龄相若,说是三十八岁的黄花大姑娘。人们一听就产生怀疑,哪会有三十八岁的大姑娘。听到一段故事后,人们还是半信半疑。姑娘是江工的母亲托人介绍的,江工和姑娘见面后,江工问她:是,是不是处女。姑娘一听,转身走了。介绍人问他咋问出这样话来。他说:不,不干净的我不要。姑娘耳朵尖,在另一个屋听到他的话,就直接过来,说:谁不干净了,你这人说话咋这么难听?把我看成啥人了?
  江工的母亲相看满意,就领了结婚证,他自编了一副对联,回来路过县城的时候找人写了,回到宿舍贴好。上联是:脱括弧去括号生妻分子,下联是:过切点引垂线直通圆心,横批:一针见血。他没发喜糖,也没人随礼,在当时的民俗显得过于冷清了,但也很自然,因为别人的红白喜事都是妻子拿礼钱随份子,人们记的是他妻子的好处,跟他无关。人们又把他自编的对联宣扬一番,有人说江工还是有才,就有人说:屁!渐渐就有人开他的玩笑。人说:江工,三十八岁的黄花大姑娘还是真姑娘吗?那黄花早就让人采了吧?他反问:你,你媳妇和你那会是,是真姑娘吗?人说:我那是真姑娘,纯的,不掺假的黄花大姑娘。江工说:你那是,我那,我那咋,咋就不是呢?。人说:江工,你是搞科研的,你得认真。你看啊,是不是这么个理,我媳妇呢,嫁我那会儿岁数小,还没到憋着难受的时候我俩就结婚了,可你媳妇就不一样了,三十八岁的大姑娘,从二十出头就开始憋着,那得憋多少年啊!那憋的得多难受啊!江工脸上很不得劲似的说:我,我媳妇也没,也没憋着。人说:没憋着,那么多年,不早就把裤裆湿的呱唧呱唧的了?哈哈哈哈。大家跟着哈哈哈哈,呵呵呵呵的笑。

  一年后,江工的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与他长相酷似,却是聪明伶俐, 到会说话时,一天到晚的咿咿呀呀的说,而且淘气异常。两岁时就爱拿根树枝学孙悟空,三岁时妈妈就给他找木匠做了一根木棍,从此他就把这个木棍当成他的至宝金箍棒。舞动着喊着打妖怪。
  别人看着眼热,断言说:这孩子长大了比他爹可强多了。可江工却常常唉声叹气。老婆性冷淡,自生育后,就不让他近身,她说她从青春期就没想过男人,这次不是妈妈逼着,她就做一辈子老姑娘了。江工可不管你什么老姑娘金姑娘玉姑娘,他就想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把钥匙插进锁孔里。但老婆许动嘴不许动手,把个江工急的火魔钻天,憋的灵魂出窍。无奈,老婆就装出一付苦相。怀上崽后,她不是这疼就那不舒服,整天没个好时候,他说:做,做做那事就好了。她就哄他说:生了孩子,想咋弄都随你弄。他说生孩子后要她连本带利一起还。她只说:行行行。可生了孩子后,她又说孩子小,没那闲心,等孩子大了吧。那陈年旧帐不还,又添新帐,江工把这帐记在一个专用小日记本上,他用了个‘日’的字眼,记着某年某月某日欠日一次。他也不知道那帐要挂到哪年哪月,老婆给他开的空头支票还有没有指望兑现?
  江工不气馁,像个性学专家,他认真比较前后两个女人所有所有的不同,同样记录下来,像搞科研课题一样认真,并说给老婆听。老婆骂他:不要脸。他说:食,食色性也。他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他说和前妻每次都能达到性高潮,可她却常常让他扫兴。老婆说:你找她去。
  此时,大北原林场走下坡路,有权的捞钱,没权的眼馋,出工不出力,机关里更是人浮于事,一盘散沙。江工已从科研所出来,课题和他无关,他又回到技术股,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股室里每桌一台电脑,独他没有。他常常是几支香烟一杯茶,烟抽的吞云吐雾,水喝的吸溜吸溜的。别人说的热热闹闹吵得乌七八糟也影响不到他抽烟喝茶。整个技术股人员最低学历是高中毕业,他学历最高也最无用,股长从不用他,他成了技术股里的一个摆设,一件招人烦的摆设。他早已习惯这样,他无所事事沉郁寂寞的功夫无人匹敌,有人在嚷嚷:'我干得少捞的还少'的同时,他却很宁静,他不想打破这种宁静,他在这种宁静中得到了些许安宁。此时他的性生活还等于空白,他和老婆缠磨拧蹭,得到一点点甜头,却不能深入。
  他又以他的论文著作晋升为正高职,工资又涨了一截。他的工资总额在单位名列第一,人们羡慕嫉妒恨,却是他精神的支柱,炫耀的资本。他对老婆说:我,工资第,第一,一个顶俩。老婆说:一个顶俩,我看你俩不顶一个。
  他要求老婆每天晚上都脱光溜的,可老婆把孩子怀前搂着孩子睡,他就往老婆身后挤贴。老婆就故意把儿子弄醒,还说:看,你把孩子弄醒了。小家伙醒了,一看爸爸趴在妈妈身上,就抄起枕边的金箍棒一边喊着打妖精,一边劈头盖脸的打他。一次打到他耳叉子上把他打急了,他回手扇了儿子一个耳光,老婆跟他豁命,说他打三岁的孩子就打耳光,世上没这么狠心的爹。儿子哇哇的哭一会不哭了,骂他:草泥马,你滚出去。从此,儿子视他如仇敌。而且不屈不挠,看他不顺眼就拿棍子修理他一顿,更甭说跟老婆做爱了。他跟老婆说:竟下,下黑手。真,真狠!得,得管了。老婆说:管,管成你那个熊样?从此老婆和儿子是一伙的,老婆不给他好气,儿子把他当贼,一见他回家,儿子就守着妈妈,一刻不离,有时憋了尿也不出去,就往屋里尿,尿完了还用手指着他说:给我擦了。从此他在家里不得好气,更不敢奢望和老婆有那事。

  江工,一路脚印从家到单位又一路脚印从单位回家的这么一个人,喜好上了赌博,开始是娱乐式的,看他来扒眼,忙有人让位,热情招呼:江工哎,江工扶贫来了!江工赢了几回钱,信心倍增,自我意识又提高很多,玩友都夸他:大脑袋里有东西,赢他两个钱真难,人家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本科生,货真价实,能举一反三,学一会十。渐渐他玩上瘾了,有人领着他进入大耍钱场,在那他赢了输,输了又赢,归本有余之后,他想远离赌窝,但那里人的热情,江工江工的叫声,那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还有那个白瓷娃娃一样女人诱惑的眼神都牵动着他的心,他想:去看看不下场,来到赌窝,站在一边,大家对他依然那么热情,并不因为他不下场而冷落他,看了两天之后,那个白瓷娃娃胖乎乎的小手捣着他的脊梁,给他心里一种麻酥酥的感觉,真舒服。她软软地说:上吧。同时身体散发的一股香气让他如坠云里雾里,他稀里糊涂又下了场。几天之后算总账,他输了6万。此时他真的收手了,因为他钱袋空了。那江工江工的叫声再听不到了,那热情的笑脸也变得毫无表情。
  伤了6万块钱,他伤的深,但也没有失去了性爱的凄凉伤的深。没有了性爱就没了安乐也没了情,这婚姻还有啥用。他决定离婚,向法庭起诉,法庭说得分居6个月,他说让老婆出去找住处,老婆说没地。他把行李搬到技术股办公室,办公室的人没差点把他的行李扔出来。他天天去法庭找庭长要求叛离,一天一次,厅长见他目光呆滞,不敢再说6个月,只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判。江工又神经了,常常去人工湖边呆呆地一动不动地看湖水,一看就半天儿,老婆害怕了,摇着他的胳膊,说:我同意离婚,我同意离婚,只要你好好的,让我干啥我都依你,只要你好好的,好好的。她拉着丈夫的手让他摸她的身子。回到家她对他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用热哄哄的身子暖他那颗冷冰冰的心。性爱是一剂良药,这剂良药让江工起死回生,他又神奇的好了,也不提离婚了。见他一切恢复正常,妻子对他的脸就又回到旧社会,儿子又担负起保护妈妈的责任。

  不久单位职工纷纷到县城投楼,老婆说让儿子去入县城幼儿园,该在县城买房了。在老婆的催逼下,他回了趟老家,哥哥姐姐都搞个体,富得流油,但一听说他要借钱投楼,不说不借给,都说:人家念书当干部,都升了官了,发了财了,你在外多年,家里啥事指望不上你,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结婚生孩子,你没拿过一毛钱,还混成这样,你好意思开口啊!这都不说,妈在病床上多年,你喂过一碗饭,还是伺候过一次拉尿。你啥时候打电话问过妈妈的病情。他说:你们,你们别,别说了。他回到妈妈屋子,他喂了妈妈几顿饭,给妈妈接了几次大小便。临走,妈妈把自己的1万块钱体己钱给了他,他哭了,这是好多年他第一次流泪。妈妈说:你说媳妇对你不好,将就吧,你得看清楚你自己,别再离婚了。他点点头。妈妈又说:我撑不了多少日子了,我不怕死,可放心不下你呀,你说,供你一回书,你咋就成这样了呢?
  他仅带着妈妈给他的1万块钱回到大北原林场。回来不多日子,传来妈妈病危的消息,他星夜赶回,哥哥已做主把妈妈埋葬了。他哭着喊着说:妈妈,让我再,再见你一面,看你,看你一眼。你一走,再没人,再没人疼,疼我了。他哭着喊着,用手扒妈妈坟头的泥土。
  由于想妈妈,他三天两夜滴水未进,回到家,好多日他不说一句话,也没同事问他母亲的情况。在那悲伤的日子里,他为妈妈写了一首五千多字的长诗,珍藏在他的书桌最底层。
十一
  两年过去了,因为没钱买楼,儿子只好进了大北原林场的幼儿园,儿子进了幼儿园,老婆在家,江工有机可乘,在单位坐在椅子上,面对空荡荡的办公桌,他的欲望渐渐升腾。他溜回家,见老婆刚给孩子洗完衣服,就饿虎扑食似的把老婆压倒在床上,嘴里还说:憋好,好几年了,都憋,憋死了。老婆挣扎两下就依了他。他嗷嗷怪叫着,像疯了一样,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他的身体像火山喷发,足足整了一下午,儿子在门外用金箍棒敲门,他才饶了老婆,老婆瘫在床上。第二天下午,他又溜回来,和老婆撕缠,老婆说:都肿了。他说:肿了,肿了好,你,你看那跑圈,跑圈的母猪……。老婆说:你才是猪。他说:猪,猪就猪!说着他扒老婆衣服,老婆没他力大,他给老婆扒光了,自己也扒光了,老婆拿笤帚疙瘩往他身上打,他疼的直跳高,边跳边喊:别,别打!老婆还挥舞着不让他近前,他忍了几下疼,把笤帚疙瘩抢过来扔到地下,又扑在老婆身上,老婆连蹬带踹,他也不放,老婆挠他后背,他忍着疼,老婆的右手中指伸进他的嘴里,拼命撕他的嘴,他的嘴一阵剧痛,一道血流从他的嘴角流下来,他的牙齿一开合,把老婆的中指死死的咬住,并使劲把它咬断。老婆惨叫一声,他的嘴里留下了半截手指,老婆的手血流如注。他放开她,老婆赤裸着身子像疯子一样跑出去。
  老婆带着儿子走了,说跟他离婚,他记住了妈妈的话,不离婚。一年三百六十五,三年过去了,他一次也没去看老婆儿子,他觉得那很麻烦。老婆不断给他打电话,每次电话不提名不道姓就叫他牲口,叫完牲口就跟他要钱说养儿子没钱。叫他牲口他听着,要钱他不给。而他领着高工资,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不嫖也不赌,他从没打算过他的钱用来干啥。他没有生活规划,只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活一天说一天。
十二
  一天晚饭后,他在场区独自溜达。忽然走不了了,他感到胸闷,喘不上气来,到医院检查:心脏病。他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回来时,是两个月之后。短短两个月,他的头发已经花白,面目也老去五年光景,又是一付病恹恹的神情。据说,做手术他没通知任何亲人,自始至终没人知道。从观察室出来那几天,只有一个态度恶劣的护工陪着他。他还住那间宿舍,愿意动弹就去单位餐厅吃一口,不愿动弹就不去。此时,北原林场还是一盘散沙,他不去上班也没人理会,他常把作息时间颠倒过来,大白天睡觉,有时不吃不喝睡个连轴转,到夜晚宿舍常常整夜亮着灯,有月光的夜晚,他时常深更半夜出来溜达。走在月光里,一条寂寞的影子无声地跟着他。
  又半年后,他的体力渐渐恢复过来,他开始正常上班,技术股虽然不安排他任何工作,他却每天去的很早,打满两壶热水,把屋地扫的干干净净,并且把每人的办公桌也擦得一尘不染。大家对他的眼神都有了暖色,他的眼神也不再躲避,笑呵呵地看着同事们,眼中放出光彩,就像云翳里射出的温暖阳光。
  此时,他已经不想再有家庭,但有时还会想老二那点事,但想想也就过去了……

  (完)


赞(4)
TOP Posted: 2021-05-10 09:21 發表評論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3 s.4, 09-26 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