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倾城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96
威望:66 點
金錢:2000782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一年零九个月十三天。龙小奇碰到倾城手指的时候,觉得和平时有些不太一
样。下楼的时候,他发现指尖有一点湿,他看着自己的手,很久。当时他不清楚
那意味着什么,只是感觉很奇妙。关于倾城,任何一点细微的不同,他都会留意
到,然后记下来,深夜的时候,躺在床上回味。

  第二天,倾城看见他的时候,脸很红,却没有低头,甚至,转身以后又回过
头看了他一眼。

  龙小奇又一次感到了指尖的湿滑。

  倾城的手,很白细,通常都会很干燥。无数次的碰触,龙小奇对那种感觉已
经很熟悉。他曾经无数次把那柔软的指尖想象成倾城的手掌,倾城的脸,倾城的
大腿或者倾城的乳房!他就用那只手抚摸自己的阴茎,用指尖触碰自己的龟头,
手指就化成了倾城,辗转在他身体里欢快和呻吟。

  他从来没有想过倾城的阴部,他甚至觉得倾城不需要有阴部!倾城用身体的
任何一个部位,都能让男人射精!哪怕没有碰触没有呻吟,只要她看着,看着一
个男人的阴茎,那个男人也可以达到高潮。

  这一次,龙小奇想到了阴部,他的手指一直在无法抑制的颤抖,这种颤抖从
指尖扩散到全身。他把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指尖是湿的,他的舌头可以清楚
地感受到微咸的味道,他就突然知道了湿的来历,也第一次知道了倾城下体的味
道。那是屄的味道,倾城的!

  从这一天起,龙小奇觉得倾城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

  他有了新的习惯。用一块很干净的白纱,擦拭每次倾城留给他的濡湿,仔细
的保存好,等到深夜的时候,把纱拿在手里把玩,就像把玩倾城的身体。然后凑
过去,嗅那淡淡的味道,就像嗅倾城的身体。最后,他把倾城的身体覆盖在自己
脸上,用手淫结束这一天。他总是把白纱放在胸口睡觉,就睡得十分踏实,像抱
着自己的爱人。

  倾城的目光,每次都会在他脸上停留一下,既不停顿也不匆忙,但是眼睛里
的光芒却越来越亮,像是在燃烧的火焰。龙小奇勇敢的迎接她,那个短短的一瞬
间里,他觉得自己也成了火焰,把倾城的脸烤得通红。倾城的脸,本来很白皙,
但是她脸红的时候,就会很娇艳!

  龙小奇很想在那个时候对倾城眨一下眼,像对情人的暧昧和调皮那样。可是
他舍不得,在目光交错的时候,他不愿意缺失任何一个瞬间!他仔细地记忆倾城
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眼神。然后让自己的目光跟随着她,最后消
失在门后。

  日子在沉默里度过,火焰却在沉默里燃烧,越来越旺盛炙热。

  这一年的冬天,是个格外寒冷的冬天。在最冷的那天晚上,倾城给了龙小奇
一个特别的礼物。

  在递回来空碗的时候,倾城突然用另一只手扶了一下,好像是担心他接不稳
碗筷,害怕跌落到地上一样。这样的动作,以前从来没有过。龙小奇在那只空碗
里面,发现了一根毛发。毛发是弯曲的,末梢有些发黄,像是少女染过的头发。

  那个晚上,龙小奇一夜没睡。就好像结婚前夜的新郎,他把那根弯曲的毛发
放在掌心,仔细地端详,就像是在看订婚的戒指。

  礼物渐渐多起来,总是在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或者是一根头发,或者是剪
下来的一片指甲。龙小奇觉得,倾城正在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身子送给他,就像
是彼此思念了一个世纪的恋人,毫无保留,彻底的而完整。

  除夕的晚上,方达没有回家。龙小奇坐在楼梯上,抱着收音机度过了漫长的
一年。新年的钟声敲响,鞭炮的响声掩盖了收音机的声音。他突然很想看倾城一
眼,看看她过完年以后的样子。但是那房间的门紧闭着,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他再也忍受不住渴望,打开了方达的房门。

  监控是永远开着的,房间里的灯也是永远开着的,倾城也永远在监控里面。
龙小奇看到一个奇怪的画面:倾城卧在冰冷的地上,安详地闭着眼,把耳朵贴在
地板上,像是在倾听。她的手,舒展开五指,轻轻的抚摸着地面,就像抚摸情人
的身体。

  龙小奇咬着牙,看着屏幕在眼前模糊。他努力抑制着冲动,不让自己冲进倾
城的房间。他在方达的卧室里呆了一夜,等倾城睡了,他就翻看以前的画面。倾
城永远都在画面里,她呆坐着,她站在窗前,她化妆,她换衣服……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能看到倾城的乳房,赤裸的身体就像花一样开放。长长
的腿和细细的腰,优美的臀部缓缓闪动,雪一样影射着灯光。

  倾城会在穿衣服之前自慰,那个时候她蜷缩起身子,把手紧紧地夹在双腿中
间,然后让身体从慢慢蠕动到颤抖。她会闭着眼,让另一只手在虚空里展开,要
抓住什么东西一样停留在半空。

  倾城每次换完衣服,都会在门口站一会儿。有时候,会拉开门,把脚伸到门
槛的位置,再收回来,再伸出去,又收回来,低着头,不停地重复。

  龙小奇不能经常进方达的卧室,他知道被人发现的后果是什么。但他永远记
住了倾城的身体,记住了她伸在空中的手掌。

  那天以后,龙小奇在睡觉前,总会用一根竹棍,在房顶上敲三下。

  春天是多情的季节,这个春天,是龙小奇最多情的一个春天,也是他最幸福
的一个春天。

  他跟着方达去了一趟天津,整整六天,他都没有看见过倾城。在回来之后进
门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倾城。她安静地站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目光却始终停留在他脸上。龙小奇不能仰头去看她,方达就站在院子里,像平常
那样叉着腰,咒骂着天气。龙小奇只能在院子里洗车,把自己停留在倾城的目光
里,他一遍一遍地洗,然后仔细地擦。他能感受到倾城的目光,像是道火焰,慢
慢把自己融化。

  晚上送饭的时候,方达已经走了,他的晚上永远都在忙碌。龙小奇等倾城接
过碗以后,没有向往常那样转身走开。他退到监控的范围以外,对着倾城做了个
手势:伸展了五指,让手掌停留在空中。

  倾城看到了,停下正在转回的身体,就那么半回着头,安静地看着他。她立
刻就明白了那手势代表的意思,却没有羞涩和畏缩,甚至连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她的目光一点一点地下移,缓慢又坚定。最后,停留在龙小奇的下体,就定在裆
部的位置。龙小奇觉得那是一种暗示,或者是倾城的鼓励!就像是久别新婚丈夫
的妻子,把渴望包裹在沉默中告诉他。

  龙小奇就做了一件他从来都没想到过的疯狂的事。他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
阴茎从里面掏了出来,然后看着倾城,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胸口,从胸口移动
到双腿。倾城什么表情也没有,却紧紧地盯着他的阴茎,

  倾城穿的是一条牛仔裤,紧身的布料绷在腿上,甚至可以清楚滴看到贲起的
阴阜。龙小奇的阴茎就在倾城的目光里勃起,坚硬着。他的手有些凉,握着阴茎
缓缓套动,目光里有朝圣者的痴迷,也有狼一样的贪婪!

  没有惊愕,没有羞愧,他们中间只隔着短短的距离,可这短短的几步,却如
同亘古不变的银河一样把两人远远地隔开。没有拥抱,没有爱抚,甚至也没有了
目光的交错。除了动作的那只手,都静止着,所有的情欲都在静止里流动。

  除了倾城的房间,没有别的灯光,倾城站在灯光里,影子拖在地上,长长的
拉开去,像一条孤独的魂魄,被挤压在冰冷的地上。

  除了沉重的呼吸,没有别的声响,龙小奇站在黑影里,身形隐藏入黑夜,暮
色压下来,吞噬了整个世界,只留下一缕灯光。

  这一年的夏天,闰五月。到了五月最后的一天晚上,龙小奇买来了蛋糕,插
上二十六支蜡烛,坐在熄了灯的小屋里等着十二点的到来。六月一日,是倾城的
生日,明天方达会在家。方达在家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

  在他在倾城房门口点着蜡烛的时候,门就轻轻的拉开了,好像倾城早就知道
他在。门开得很小,只有一道缝隙,倾城的脸就隐在缝隙里。

  龙小奇捧着蛋糕,远远地站着,他不能再往前走。一天里面,除了送饭,他
不能进那个房间,甚至连上楼都是禁忌。所以,倾城吃不到蛋糕,她只能远远地
看着。门缝里的倾城,对着远远的蜡烛吹了口气,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儿。龙小奇
觉得这时候的倾城,突然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也许是因为这门的高大,也许是因
为这楼的空旷,他们一下子渺小起来。

  龙小奇用手指挑起奶油,远远地伸过来,向着倾城。然后缩回手臂,把奶油
送进自己嘴里。他看见倾城张开了嘴,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来。
接着做了一个轻咬的动作。那是倾城很久都没有的笑!他继续重复自己的动作,
直到把蛋糕吃得干干净净。倾城也重复着那个轻咬的动作,直到眼睛里的泪流下
来,经过嘴边,落在地上。

  龙小奇的心在那一刻疼得无以复加,他突然疯了一样把蛋糕盒摔在地上,用
尽力气大声唱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声音穿过夜空,回荡在寂静的深夜。

  门,被慢慢地拉开,灯光里,美丽的倾城穿着最美丽的裙子。她把肩带缓缓
地从肩膀上褪下来,光洁的肩膀被灯光罩上了一层光晕,神圣得如同仙女。里面
没有胸罩,丰满,圆润,柔软却又坚挺的乳房对着前面的男人,骄傲着。

  龙小奇就对着乳房手淫,他能对着倾城手淫的时候并不多。虽然方达经常不
在家,可如果不能确定,龙小奇就不能冒险。他不怕惩罚!可他害怕看不到孤独
的倾城,害怕倾城没有了他会更孤独!

  倾城爱怜地看着那个男人,她把胸膛高高地挺起,她第一次不举得羞耻,像
是要奉身给神坛的处女。龙小奇努力套弄着阴茎,他的心里却满是悲哀,可他要
射精,射给倾城看。

  倾城忽然抬起手,在空气中握住,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虚空里握着,然后
一下一下地,慢慢地套动。

  天空没有月亮,一颗星星也看不见,漆黑的夜里,孤独的楼中,光明里的乳
房和黑暗里的阴茎,交织出一副淫荡的画面,伤感的却如同一首老歌。

(待续)
TOP Posted: 2021-05-08 09:31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96
威望:66 點
金錢:2000782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倾城走出房门的那天,方达不在。也许,他是不想在。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
的时候,倾城从房间里走出来,顺着楼梯一步一步迈下台阶。龙小奇在院子里,
他穿了西服,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倾城绽开了倾城的一笑。

  倾城说:『早。』

  然后她的眼泪就流下来,在美丽的容颜上流淌,可她仍旧保持着矜持而又尊
贵的微笑。秋天是落叶的季节,倾城却在落叶里如花绽放。

  『早。』龙小奇说。从车里拿了纸巾递给倾城,他没哭,只是仰起头,让阳
光照着自己的眼睛。

  那一天,是龙小奇认识倾城的第一千九百八十七天。

  倾城哪里都没去,一直坐在院子里,看龙小奇洗车。龙小奇就洗了一天车。
两个人都没说话,他们也不需要说话。

  吃了晚饭,倾城就在他的小屋里坐着,等方达回来。

  一直等到深夜。龙小奇说:『睡吧,也许,今天不回来了……』倾城就笑着
说:『好。』她仍旧坐着,像个新婚洞房里的新娘。龙小奇从抽屉里拿出洁白的
纱巾,放在桌子上展开。里面,是倾城的身体,有头发,有指甲。

  倾城过去看,站在他身后,说:『把这些还给我吧,我给你新的。』说话的
声音轻轻的,柔柔的,然后就从后面抱住了他。她抱得很紧,把自己火热的身体
贴在他背上,美丽的脸庞贴着他的脖颈,说:『我,永远也不回那屋里了。』

  倾城的唇是甜的,花露甘霖一样。她坐在龙小奇腿上,轻盈地像是花瓣,花
瓣的下面,是坚挺的树根,花瓣就在树根上研磨,让那坚硬变得更挺拔。她的手
柔软得像春天的枝条,轻拂在他胸膛上,她拉着他的手,让粗壮的大手伸进衣服
里面,握住水一样的乳房。

  龙小奇觉得自己变成了鹰,正在啄食秋后的白兔。他把女人放在床上,揉搓
得如同面团,衣服就在揉搓里散落,露出里面花白温暖的蕊。倾城咬着牙,轻声
地呻吟着,眼睛却对着他,虽然脸庞羞红的像火,却勇敢的迎接过去。她蛇一样
缠绕在他身上,双腿夹着他的腰,小腹下面,水草萋萋撩拨着他的欲望。盘在脑
后的长发散落开,铺在床上,漆黑如墨,身体却莹白胜雪,黑白交映,妖艳妩媚
得如夜里的明月。

  『操我,操我的屄……』倾城说。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手指插入他的头发,
祈求雨露的花一样仰着头。

  龙小奇第一次听到这样淫荡的字眼儿,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话,从倾城的
嘴里说出来,倾城的热情,比他体内的岩浆更炽热。他分开她的腿,扶着滑腻的
轻颤的肉,仔细审视那腿中间的嫣红,两瓣粉红充血的阴唇饱满如蚌,中间一粒
晶亮的阴蒂水淋淋散着光,清泉般的水汩汩流淌。就把嘴压了上去,亲吻着,抵
舔着,把润滑的水涂满嘴和脸。

  倾城夹着他的头,呻吟的悠长婉转。这样的呻吟龙小奇曾经听过,却从来没
有过今天的热烈!只觉一股水儿涌出来,流在舌头上,暖暖的,咸咸的。他狂热
者在她身上亲吻,柔软的小腹,柔软的乳房,柔软的嘴唇……倾城的一切都是柔
软的,花一样娇嫩,水一样蜿蜒。在女人的呻吟里将腿压过去,那腿弯就搁在肩
膀上,翘翘得颤动。

  火热的阴茎拨开阴唇,一点一点地往里杵,感觉那屄肉随着阴茎陷进去,直
到贴着了柔软的毛发。倾城张着嘴,头努力向后仰着,牙齿咬得紧紧的,修长雪
白的脖子伸展在他眼里。阴茎向外拔的时候,水就跟着流淌下去,从股沟漫下去
直到床上,下面就湿了一片,再挨上去,冰凉冰凉的。

  龙小奇起伏着身体,打桩机一样地夯下去,软的臀肉和硬的肌肉撞在一起,
『吧唧吧唧』的响声在房间里回荡,健硕的身体把面条一样的女人压得扭曲而瘫
软。他把那洁白的腿曲起来,捉着小巧的脚,把脚趾含在嘴里。脚趾在嘴里蠕动
着,腿蹬着,下面的女人颤抖着声音说别,说那里脏。他觉得倾城全身上下没有
脏的地方,倾城就是倾城,干净得像纸一样。

  倾城索要无度,她不断地说着:『操我吧操我吧操我吧……』龙小奇就不停
地操,他觉得自己有无穷的力量。

  一轮疯狂过去,倾城就翻身到了他身上,把阴茎套进去,扶着他的胸,把嫩
白的手臂伸直开,慢慢地起伏自己,让那粗硬在她身体里进出。她居高临下,看
着身子底下的男人,觉得那是她的寄所,觉得那是她栖身的故乡。看着男人抬手
握着自己的乳房,轻捻着坚硬的乳头,倾城就笑,颤得全身散垮垮的,痒得腿也
没了力气。身下的男人像头牛,蛮力地从下面顶起来,颠簸着她,摇晃着她,长
长的头发就在空中飞舞,再散落在雪一样的身上。

  那个夜晚,整栋楼充满了情欲,仿佛这冰冷的楼,原本就是为了这火热的情
欲而一直等待着的,仿佛这秋天,就是为了收获这却情欲才来临的!

  黎明的时候,方达回来了,带着人,把倾城堵在了楼下的小屋里。他在倾城
惨厉的尖声哭泣里,把龙小奇的手脚,一条一条地打断。

  他似乎并不生气,对着床上赤裸的倾城笑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很舒
服吧?他操得你爽不爽?我知道你忍不住,我知道你会找男人,因为你本来就是
个骚货!大家都看看,我这个骚货老婆,跟个狗一样的司机干,都来看看吧。』

  笑够了,搬来张凳子坐下,看着已经忘了穿衣服的倾城,恶毒地说:『你怎
么不多忍忍?别忘了你还是我老婆!我们还没离婚呢。你说,你又给我带了顶绿
帽子,我该不该能不能饶了你?我也不为难你,还是老样子,你现在回楼上去,
再呆三年,到时候,再来要我离婚……』

  倾城疯了。

  那一天黎明,她赤裸着身体在院子里哀嚎,声音凄厉得如杜鹃啼血。

  倾城被送进精神病院,那天她的亲人都在。他们有的还住着方达的房子,有
的还花着方达的钱,也有的,在方达的公司上班。他们看着倾城被扯进救护车,
听着倾城不停地叫:『我不去那屋里,我不去那屋里……』

  龙小奇是被老乡抬走的,他好像不知道疼痛,只是喃喃着重复着,说:『我
为什么不等等,要是那天忍住就好了,要是那天忍住就好了……』

※※※※※※※※※※※※※※※※※※※※※※※※※※※※※※※※※※※

【结局一】

  龙小奇养了三个月,能走动的那天晚上,他翻进了那栋已经烙在记忆里的庭
院,用倾城的衣服,吊死了方达。然后,就从京城消失了。

  倾城治疗了七年,还是不会说别的话,仍然每天重复原来的话。只是,人安
静下来了,不吵也不闹,等护士经过身边的时候,会突然问一句:

  『龙小奇呢?他不来娶我了?』

  医院围墙的外面,有个草棚,草棚里,住着个乞丐,他没有脸,也没有鼻子
和耳朵,恐怖得像只鬼。只有眼睛是好的,没有人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什么时
候来的。他执着地赖在那里,赶也赶不走。

  医院的围墙上,有个洞。从洞里看进去,是医院的草坪,草坪上,经常有散
步的病人。

  有时候,也能看到倾城。(完)

※※※※※※※※※※※※※※※※※※※※※※※※※※※※※※※※※※※

【结局二】


  龙小奇养了三个月,能走动的那天晚上,他翻进了那栋已经烙在记忆里的庭
院,用倾城的衣服,勒死了方达。

  在方家的干预下,方达被害案的审理迅速而秘密。凶手龙小奇因蓄意杀人罪
被判处死刑,不得上诉,从开庭到执行枪决只用了七天。老乡把他埋在了村后的
荒草地里,他从前放鹰的地方。

  龙小奇被枪决的那一天,京城罕见地下了一场大雨,造成若干重大交通事故
,同时精神病院走失一个名叫倾城的女病人。病人家属通情达理地没有追究院方
的责任,只在报上刊登了一份寻人启事。启事上的照片还是六年前照的,模糊不
清的一团油墨中隐约看到失踪者笑得很甜。

  若干年后,城市化进程扩展到龙小奇的家乡,村后的荒地卖给了开发商盖楼
。当施工队挖开一座荒坟时,发现里面有两具尸骸,高大的一具四肢都有折断过
的痕迹,另一具身躯娇小,紧紧搂抱着高大的这具骨骸,再不分开。施工队员试
图移动这两具骨骸时,他们顿时化作了尘土。 (完)
TOP Posted: 2021-05-08 09:33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07-30 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