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情迷小晚香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情迷小晚香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山上悠亚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815
威望:230 點
金錢:99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4-28

情迷小晚香

第一章
  午后的扬州城十分热闹,人语的嘈杂中却隐约传出哭声,让人听了鼻酸,越来越多好奇的民众往哭声的来源走去,在路旁形成人潮。
  天空晴朗无云,却有连串的水珠落在地上。
  “呜……爹……”女娃儿的脸上一片凄怆,哽咽的哭声不断,身穿素白的麻衣,单薄的身子跪在崎岖不平的地面,立在旁边的木板上写著“卖身葬父”四个娟秀的字体。
  “哎哟……多可怜啊!小小年纪就……”一个矮胖的妇人开门,看到女娃儿孤零零的模样,忍不住湿了眼眶,一阵哽咽,“真不知道她在这里跪了多久?膝头部泛著血丝了!”
  “唉……就是啊……可怜哟!”站在妇人旁边的老人摇摇头,“前阵子巷尾那户大家才招过下人,不然就可以叫她去试试。”
  “可惜晚了……”众人点点头,却帮不上忙。
  毕竟他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实在没有多余的闲钱呀!
  在小村庄待了几个月后,尹宣辰昨日才到了热闹的扬州城。
  今日刚好是一个月才有一次的市集,每条路上都有满满的摊位和看热闹的人群。但是他对市集一点兴趣也没有,高大的身影穿梭在各大药铺之间,每从一家药铺出来,扛在他肩上的布袋就更加充实。
  看样子他心情极佳,脸上挂著大大的笑容,徐行的脚步也轻快起来,与方才的老态不太相符。
  也许是因为心情好,所以才起了好奇心吧!
  他注意到有一群人停在路口,他喃喃自语的道:“怎么聚集那么多人?”
  身形如疾电般穿梭于人群中,然后停在最前头。
  只见女孩举起手往脸上一抹,忍住哭泣,急声的说:“好心的伯伯大婶们,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会做事的,求求你们……”
  她的双手突然又往地上一按,用力的磕起头来,发出咚咚的撞击声,再多的疼痛早已麻木。
  听到女孩这么说,人群又散了大半。
  不要走呀……她不断哀求,磕头的动作加剧,泪流满面。
  一阵风卷起满地的落叶,行道上的人来来往往,应是充满生气的夏日,不知何时染上了愁绪,连路人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
  而原意在看热闹的尹宣辰收起笑容,不发一语。
  看戏的人群已散了场,她还静静的跪著,茫然的大眼不知看往何处,直到他认定她没有打算起身的念头,他才扯动唇角,开了口。
  “你流血了。”尹宣辰拿出放在衣袖中的小型药盒,再从裤袋中掏出手巾,沾了一点药膏后才递给她。
  默默垂泪的于小晚一愣,没有反应。
  尹宣辰看她还不接下,本想转身就走,可是脚步像被定住似的,一点也不想栘动。
  他向来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今天他是怎么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拿著手巾覆盖住她受伤的额头,再抽掉自己系发的长绳缠绕在她头上。
  她这才回过神,看著他俐落的打了一个绳结。
  “老伯,谢谢你!”她摸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被手巾覆盖的伤口泛著舒服的凉意。
  其实她一点也不在意那个伤口,她心里想的是……老伯是目前唯一理她的人,他是不是需要一个下人呢?
  尹宣辰没有发现她若有所思,脸一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她喊他老伯?
  他是易了容没有错,甚至喝特殊的草药改变原本的嗓音,但是这张脸皮跟他真实的年龄相去不远。
  拜讬!他是有多老!
  这张脸皮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况且是丑不是老吧!
  更奇的是,她好像一点也不怕他?
  他摸摸脸皮,想起这一路上有多少人被这张脸吓得脸色发白,连病患看到他都直发抖,而她却连眼皮也没眨一下。
  “呃……老伯?”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就怕吓跑了唯一的机会。
  不过,是她多心吗?她刚刚好像看到他的脸抖动一下?
  “咳!有什么事?”他掩手一咳,故作从容。
  “请问老伯是不是想要一个婢女?”她怯怯的问道,大眼中满是期待。
  “啥?”被这么一问,他突然接不上话。
  要是往常,他连考虑都不会考虑。
  除了眼拙之外,她实在让他感到好奇……
  她垂下黯淡的眼眸,小手揪著裙子,久跪的双腿已经麻木,清秀的素颜被泪水洗过,显得楚楚可怜,眉宇间还有份书卷气。
  原来不是啊!她想也是,怎么可能会有人想买她这种看起来就不禁用的下人呢!
  看她如此自责,尹宣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如果你爹知道你为了他的后事打算卖身,他在地下若有知也不会安宁的。”
  一眼看到木板上的字体,他就知道那是出于她手。女孩子家能够习字的不多,可想而知,她的亲人对她极好。
  “以天地为棺,与草木共生,我想你爹会比较开心。”他轻声说道,清朗的眼眸中闪著异样的光芒。
  这番异于常人的见解,字字敲入她的心头,透过泪珠看见了他眼中的神采,还行那不容忽略的自信。
  她身子一晃,思索他的话语。
  她没有想过这些……
  就当他的日子太无聊了,找个人来玩玩也不错,而她就是现成的人选。
  尹宣辰如海的平静眼眸闪著一道诡光,一般人是难以察觉到的,何况是涉世尚浅的她呢?
  她垂著头,还在犹豫。
  “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认同我说的话。”他直言。
  师父走的时候,他也是找个地方埋了,刚才的话只是说得好听,说穿了,他是觉得麻烦……
  他勾起一抹不自然的笑痕,耸了耸肩,“起来吧!你一个人也成不了事,我就好人做到底。”
  她没有拒绝,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呀……好麻!”她站了起来,清秀的小脸皱成一团,酸软的双腿无法使力,差点就倒向他。她额面冒著汗,不愿求助。
  他微弯的嘴角又动了动,也只是等著,没有出手。
  勉强驱使双腿活动,过了一会儿,麻意稍梢退去后,她才主动伸出手握住他的,“我家在几条巷子外,要麻烦老伯多走些路了。”
  尹宣辰突然一震,像是被一股气流贯穿全身似的,生茧的掌心发麻,下意识的想挣脱她温暖的小手。
  “怎么了吗?”她抬头看他,觉得他的面色有些古怪。
  望著她那对全然信任的双眼,他沉默不语,眼眸流转,久久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啊!跟老伯说了这么多话,我都忘了这回事。”她有些羞涩,向他行个礼,“你叫我小晚就行了,前阵子刚过十七岁。”
  他仔细端看著她。依他的标准,她虽然没有艳冠群芳的容貌,也算是个清秀佳人,既然已过了十七,为何还没许人?
  算了,这样正合他意!
  “走吧!你带路。”他反握住于小晚的手,调整步伐配合她。
  老伯虽然长得不好看,却是个温柔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但是和爹爹的感觉又不一样。
  日色渐渐染上一抹晕黄,柔和得令人心醉,夏风徐徐的吹拂在他们的脸上,一长一短的影子渐行渐远。
  茅屋外几里有一湾小河,天色将河面染上了一片金黄。
  于小晚手上握著白菊走上前,停在一拢土堆弯身放下花,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祈祷。
  生前您总是说这里远,女儿将您葬在您最爱的河畔旁,这样的安排还喜欢吗?爹爹,女儿会好好照顾自己,请您安息吧!
  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最后化为一笑。
  黄昏的光辉轻拂她的脸,显得柔和。
  尹宣辰站在后方沉默不语,衣袍飘飞。
  过了许久,她才拖著沉重的脚步离开河畔,不时回眸流连。
  尹宣辰一路跟随在后,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步伐时,已经走了大段路,天色也变得灰暗。
  虽然老伯没有说话,但她知道他一直陪在身边。
  “老伯,谢谢你的帮忙,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
  他直直的看向她,像要看入她的内心深处,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的心跳得这么快?
  尹宣辰见她慌张的样子,才敛下眸光,轻声说:“既然你想报答我,那就来当我的药人吧!”
  他的语气隐藏著危险投下鱼饵,等待单纯的她上钩。
  “原来老伯是大夫……”难怪刚才靠近他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药味,闻起来很舒服,让她感到安心。
  他没有否认也没承认。
  “药人……要做些什么事呢?”她有点担心自己会笨手笨脚,反而害了好心肠的老伯,那就糟了。
  “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照顾药草之类的小事罢了。到时如果真的做不来,我不会勉强你留下。”他故意说反话,她听了不可能会拒绝。
  虽然觉得老伯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可是老伯是她遇到最好的人,所以能报答老伯的恩情,当然最好了。
  “谢谢老伯给我机会,我会好好努力的。”她眯起圆眼,朝他一笑。
  尹宣辰握住她的手,“那就跟我回去吧!”
  感觉手中传来的热度,这下换于小晚心头一颤。
  料峭峻陡的山路上,于小晚吃力的迈步跟在尹宣辰的后头,试图赶上他,可是还是差了一大段路。
  天呀!为什么老伯走路这么快啊?
  看他健步如飞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而且老伯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就是来这不见人烟的深山?
  “老伯、老伯……”真的不行了,她要休息一下。
  尹宣辰其实早就知道她在逞强,却故意漠视。
  他加快速度,不理会后方的叫喊。
  “天呀!老伯越走越快了,再不跟上,会走丢的。”于小晚勉强直起身子,两条腿不停的打颤,虽然如此,她抹了抹汗湿的秀颜,咬著牙继续迈开脚步,试著缩短彼此的距离。
  当她还在努力的时候,尹宣辰早已到达山顶。
  他的脸上不见惧色,一手负后,强劲的山风未能动摇他挺直的身躯一丝一毫,武功底子想必深不可测。
  “对不起……我刚才实在是跟不上……”她清丽的脸蛋红扑扑的,未妆点的素容变得娇艳,汗水浸湿了她的布衣,发育成熟的身段隐约可见。
  他的眼神放肆的打量著她,丝毫不觉得失礼。
  “小晚,你靠近一点。”
  于小晚十分听话的上前几步,“我们要上哪去?”
  “回光谷,我住的地方。”他又道:“现在把眼睛闭上。”
  “喔!”她依言闭上双眼。
  尹宣辰抱紧她的腰,提上一口气后,毅然跃入山崖。
  她的足尖悬空,一阵疾风迎面而来。
  她忍不住张开双眼,发现自己不断往下坠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天呀!这是怎么回事?
  她有些害怕,僵著身子没有挣扎。
  她只知道乱动的下场一定会很惨……而且会害了他。
  “呃……”
  她虽压抑著嗓音,还是让尹宣辰听著了,环住她的腰的手突然一紧。
  于小晚回过神,发现眼前的景物不停转换,看著他灵活的避开岩石,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他盯著她的脸,知道她心中的疑惑。
  “为了避免一堆烦人的事找上门,我不想随便让人进来光谷,所以要回光谷只有这个办法。”
  “原来是这样啊!”她点了点头,镇定下来。
  想到以前妓楼里的女人吵著要跟他回来,光走上山腰就叫苦连天了,好不容易有一个撑到最后,发现要从峭壁下去,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虽然身在妓楼,但他不曾看轻过她们,因此他通常会答应她们的要求,只是她们都撑不到最后。
  除了师父和他,第一次进来光谷的人,只有她。
  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有她可以取乐,他忍不住要放声大笑。
  “哈!你真是好玩。”
  一个飞旋,他的足尖已经轻盈落地,未曾扬起一片尘土。
  他放开她的腰,转了转微僵的颈子,扯开绑住长发的系绳随意一甩,低吐了一口气,“呼……”
  “这里的屋子,随你挑。”说完,他便丢下她。
  “谢……”她正要道谢,人影却不见了。
  老伯真是奇怪的人。
  她那双灵巧的美目环顾四周,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淡淡的清香,还有充满阳光的味道。
  她微微一笑。原来这就是老伯住的光谷呀!
  看得出满地的植物都是稀有的种类,他却任其生长,地上的藤蔓纠结、杂草丛生,各种花朵草类穿插其中,难怪他需要一个药人。
  沿著他离去的小径,她拉起裙襬,小心避开满地的缤纷。
  小手拍去桌上厚厚的一层灰尘,让于小晚不禁轻咳出声,放下手上的包袱。
  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好不容易找到窗户,她赶紧打开窗子,顿时,新鲜的空气透了进来。
  呼……她差点窒息而死!
  光线慢慢渗进屋内,一一照明。
  天呀!她这才看清楚这间屋子有多大。
  她忍不住皱眉,一想到打扫起来……
  何况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太奢侈了。
  她发愣了一会,才卷起衣袖,开始动手整理。
  小小的身影进进又出出,铜盆中的清水已经换了无数次,她也挥汗了无数次,从头到尾不曾说句抱怨的话,似乎怡然自得。
  故意丢下她的尹宣辰躲在暗处,观察她好些时候,支著下颚的手来回游移,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虽然知道她很特别,可是看到她粉唇扬起,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让他感到大大的不悦。
  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她的表现在他的预料之中?还是这小丫头即使没有他的帮忙,也能一个人过得很好?
  哼!不管是哪一种,他会照著一开始的打算,把她当成无聊时的乐趣!
  尹宣辰卸去易容的伪装后,露出一张年轻俊俏的脸孔。他的脸色千变万化,看起来有些不快。
  最后他又回头瞥了她一眼,才飞身离去。
  而忙碌的可人儿,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呼……终于大功告成了!”于小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拭去额头上的薄汗。
  一放松下来,她才发现天色变得黑漫漫,重重的疲惫感向她袭来,连站著都可以睡著了。
  她摸摸肚子,过了晚膳的时刻,她早已忘了饥饿。
  糟了!她都忘了老伯!
  她居然自顾自的忙了起来,用饭的时间都过了这么久,她却没有帮老伯准备饭菜,亏她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报恩呢!
  于小晚抹了抹手,赶忙跑了出去。
  一眼望去,哪一间才是老伯的房间?
  在回廊的尽头透出了火光,她沿著光源走去,发现屋子的门扇半掩。她步上前,轻喊,“老伯、老伯……你在吗?”
  回应她的是一片静默。
  她又叫了几声,才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只有几样简单的摆设,不过散落到处的书册为量不少。
  从房间的摆设就可以看出主人的性子。
  好像踩到了什么?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件发皱的外衫,她弯腰捡起揽进怀里,打算明儿个帮他洗干净。
  她坐在他的床上发呆了一会,闻著屋子里散发出的淡香,差点倒在他的床上睡去,“既然找不到老伯,我只好回去休息啰!”
  她掩嘴,打了个不怎么优雅的呵欠,小手放在僵硬的肩上捶了几下,拖著疲惫的身子走回房间,稍微梳洗一番,便爬上床去,倒头就睡。
  夜色已深,于小晚缩著身子入眠。
  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乍到新环境终究感到陌生,也让她更加想念已亡的亲爹,连在梦中都不得平静。
  “呜……爹……”她的眉头深锁,珍珠般的泪水滑落下来,沾湿了衣襟,却不知她这副泪痕斑斑的脆弱模样,全然落入尹宣辰的眼中。
  摸黑进来的尹宣辰无声的站在床头,见她不断的啜泣著,幽深的眼眸转柔,用温热的指背轻轻的拭去她的泪珠。
  今日看她露出开朗的笑容,原来只是在掩饰……
  尹宣辰未干而微湿的长发随性的散落在胸前,一袭飘逸的白袍在黑暗之中显得突兀。
  他悄悄的坐在床前凝视著入睡的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他的手轻轻的覆上她的脸,来回的抚摸。
  于小晚在梦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暖意,不自觉的更加靠近他。
  当他回过神,微凉的唇不知何时,已经印上她的……
  梦中的可人儿不解风情,皱著眉,手一扬……
  “啪”的一声巨响,回荡满室。
  他的俊脸立刻浮现热辣辣的五花指印。
  这个杀风景的女人!居然在他英俊的脸上留下痕迹……从来没人能伤了他的脸。
  而她是第一个,还是在睡梦中!
  尹宣辰恨不得将她摇醒,好好修理一顿。
  可是看到她眼下的阴影,却又不忍吵醒她,只好将怒气转移到她的红唇,狠狠的咬了她一口!
  “唔……痛……”于小晚嗫嚅了一下,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他突然勾起一痕玩昧的笑意,想到了捉弄她的方法。
  于小晚,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他翻身上了床,动作轻灵。
  他侧著脸静看她美丽的睡容,大手轻轻一揽将她卷进怀里,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情。
  呵……他期待明天的到来!
  翌日鸟语花香,晨气清新。
  于小晚幽幽清醒,正要伸个懒腰时,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浅眠的尹宣辰发现身旁的人儿开始骚动,搂著她肩头的手施压,将她用力挤入自己的怀中。
  她的身子一僵,不禁瞪大双眼。
  她、她是睡昏头了吗?
  “早!”他对她笑了笑,主动打破沉默。
  呵……她的性子再迟钝,发现自己床上躺著一个陌生男子……他就不信她还能若无其事!
  “啊……你是谁?”她呆呆的问。她睡糊涂了吗?
  “你说呢?”狡猾的他,不答反问。
  这个光谷应该只有她和老伯,没有其他人才对呀!那他是……
  “你、你该不会是鬼吧?”她抖著唇。
  “你有看过在大白天出现的鬼吗?”他忍住发火的冲动,语气中有一丝无奈,冷冷的说。
  “对喔!既然你不是鬼……难道我在作梦?”她拍拍脸颊,甩甩头。
  定晴一看,发现他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靠越近……
  “你、不、是、在、作、梦!”他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说,狠狠的捏住她的双颊来泄愤。
  “啊……好痛!如果不是梦,难道你是老伯?”她急忙又说。
  “没错,我就是你口中的老伯。”她的眼睛是没看见眼前的男子有多俊美潇洒吗!
  “老伯,你的医术一定很好,是吃了什么仙丹妙药呀?居然变得好年轻呢!”她的眼中闪著崇拜的光芒。
  这个蠢丫头,他会被她气死!
  “之前你看到的是易容、是易容!”他加重语气,有点火爆。
  “啊……原来是这样。”她还愣愣的,不知道已经激怒了他。
  她展开一个腼腆的笑容,圆圆的眼眯成细线,浑然没发现自己和个男子共处一床。
  看她这副模样,如果没带她回来,肯定会被不怀好心的男人吃干抹净!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好看的俊脸顿时变色,却没有察觉自己亦是不怀好心的男人之一。
  就算发觉,想必他也不会承认。
  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他失去了逗弄她的兴致。
  大手放开,冷冷扫了她一眼之后转身就走。
  于小晚不知所措,收起笑容。
  刚才她说错了什么吗?
  于小晚下了床摺好棉被之后,打了一些水倒入铜盆。
  站在盆前,她的身影映在平静无痕的水镜上。
  奇怪了,为什么她的嘴唇有些红肿,好像被什么咬过?
  她的素手抚上唇瓣。
  难道是……
  不不,肯定是她多疑了。
  她掬起水,让水花打在脸上,好清醒一些。
  一个老到可以当她爹的人,突然变成一个年轻男子?
  这样的转变让她觉得好不真实!
  自从遇上他之后,似乎许多事都不足为奇了。
  她摇了摇头不再乱想,扬起一个微笑,走入阳光中。


情迷小晚香 第二章
  “唉……老伯去哪了?”望著满地的杂草,于小晚大大的叹了口气。
  因为不知道他的名,所以她还是叫他老伯。
  虽然她想动手做做事,可是一连好几日都不见他的踪影,没有他的吩咐,她也不敢擅自作主。
  她支著手,坐在椅子上发呆。
  一个人是很悠哉,却也有些寂寞。
  老伯是不是讨厌她呀?所以才躲著她?
  她看著手中的小红花,感到一阵迷茫。
  这是她刚才在路边发现的,瞧起来像是野花,就顺手摘一朵。
  红色花朵散发著淡淡的清香,和艳色的花瓣不太相符。
  她小巧的鼻头忍不住凑近一闻,那股清香顺著她的鼻息沁入她的骨子里,让她的身体有些发软。
  她眨了眨眼,正想起身时,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昏厥了过去。
  消失几日的尹宣辰其实哪里也没去,只是刻意避开她。
  他一开始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态带她进谷,可是现在,他已经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外头的莺莺燕燕对他而言,不具任何意义,他也乐得轻松,然而,于小晚的一举一动却紧紧牵动著他的心。
  当他以真面目示人的时候,她的眼中没有一丝心动,那时他就知道她很奇特,这让他的内心起了不小的骚动……
  他的双手靠在天然的石岸上,露出光裸的胸膛,半湿的黑发贴在他的裸背上,四处烟雾弥漫。
  他美丽的俊颜不时流露著沉思的表情。
  呵……何时他变得如此不干脆了?
  手拿起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他闭上双眸,仰头一笑。
  或许让她离开,才不会乱了他原本的生活。
  远方传来一阵骚动,尹宣辰倏地睁开眼眸,扫射四周。
  于小晚穿过花林而来,小脸潮红,双眼透著迷濛,手上还捏著一朵红色的花儿,在黑暗中可以看见从花瓣散落的花粉……
  她怎么找到这里的?
  没有他的带领,她是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
  他站起身走向她,犀利的眼直视她的脸色,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的样子看起来……分明是中毒!
  尹宣辰皱著眉,看到她手上的那朵红花,脸色一黯。
  该死的!她怎么拿到它的?
  这种毒会侵蚀中毒者的心魂,会引诱中毒之人寻找交合的对象,直到淫毒散去才能解脱,难怪她找得到这里!
  于小晚痴痴的笑著,踏入泉池之中,一步一步走向尹宣辰。
  温热的泉水浸湿了她的衣,美好的曲线若隐若现。她不由自主的抱住前方的男人,潮红的脸蛋贴在他光滑的胸膛磨蹭。
  他赶紧推开她,沉声一喝,“你清醒一点!”
  他可不想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做出会让彼此都后悔的事。
  这个小笨蛋!他本来已经打算让她离开光谷……看样子难了!
  “我……我好难受……”她的柳眉微蹙,发出如小猫般的呢喃。
  在月光的照射下,她湿透的身子近乎光裸。
  他不是柳下惠,况且他对她已经动心了。
  他咬著牙,抑住升起的欲念,一手拉起外衫披上,拦腰抱住发抖的于小晚,跨出冒烟的泉池。
  尹宣辰抱著于小晚,用最快的速度奔回他的房间,大脚豪迈的一踢,将门踹开,将她抛上床榻。
  “唔……”她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后,晕了过去。
  他沉著脸,伸出两指探向她的穴道用力一按,那股在她体内流窜的热气暂时被他灌入的真气压抑住。
  但是要消除她的痛苦,就只有和男人交合一途。
  他双手环臂,幽深的眼眸看著她,脸上布满复杂的情绪。
  过了一会,于小晚才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定神一看,才发现自己身在何处。
  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想起身却虚软无力,连声音都变得娇媚。
  “奇怪了……我怎么会在这里?”她瘫软在床上,动弹不得。
  “是我抱你过来的。”他冷静的说,然后从旁边的柜子中拿出一罐瓷瓶,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递给她。
  “这是什么?好香喔!”
  “你摘下的红花散发出的气味是有毒的。先把这颗药丸吃下去,”原来是这样呀!难怪她觉得头好晕。
  都怪她自作聪明,以为那朵看似不起眼的红花是一般的野花,没想到却是有毒的,现在还要麻烦他照顾她……
  她忘了刚才对他投怀送抱的事,以为是他发现她晕倒在石椅上。
  要不是她中毒了,他肯定不会出现的……他一定很不喜欢她,所以才避著她吧?
  她乖乖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将药丸含在口中,混著水吞入肚里。
  见她没有一丝怀疑,他的黑眸闪过一道光芒。
  其实那颗药丸并不是解药,只是增强体力和精气的补药,中了淫毒的她正好需要,否则连武功高深的人都很难熬过这漫漫的长夜。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浪费了老伯的药丸。”那颗解毒的药丸不但晶透淡香,吃下去后还有股莫名的力量涌出,想必是很珍贵的。
  “那种药丸还有很多,你不用在意,还有……我叫尹宣辰!”从她口中吐出“老伯”这两个字,让他觉得刺耳,“你先休息一会,不然等一下会更难受。”
  他迷人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纤长的手指掩住她的眼睛。
  他的手好温暖……还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他说他叫尹宣辰……是个好听的名字,和他的人很相配。
  她在心中反覆默唸他的名字几遍。
  她的双眼缓缓阖上,呼吸趋于平缓。
  蒙眬之际,好像有个热热的东西在咬她的唇?
  但是沉重的双眼让她睁不开。
  尹宣辰不能控制自己的贪念,张口咬住她柔软的樱唇,尝到她混合药香的蜜津,让他更不由自主的探出舌尖撬开她的贝齿,与她的小舌交缠。
  直到听见规律的呼吸声,他才清醒过来。
  他的脸色顿时一变,连忙放开她倒退了好几步,急忙逃了出去。
  吹了一会的冷风,尹宣辰才稍稍平复了欲念。
  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容易被她引诱……
  他陷入沉思之中。
  以为他这样的性子终究孤独一身,直到遇上于小晚……他从来没有如此重视一个女人,女人对他而言应该是发泄欲望的调剂品,他却想永远拥有她……
  永远?
  那股内心深处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他无法欺骗自己。
  既然如此,他何不顺心而为?
  想不到他活了二十六个年头,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掳获,让他想用尽心机索取她的心。
  他潇洒扬笑,走入房内。
  才踏进门,就看到令他血脉偾张的画面。
  于小晚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身上的衣服被扯了开来,暴露出瑰红色的肌肤和姣好的曲线。
  她满脸桃红,原本清纯的大眼变得迷濛媚艳。
  比他预期的要早,她体内的毒性已经开始发作……
  于小晚的手悄悄的覆上自己的兜衣,隔著薄薄的一层布料捏揉饱满的胸乳,鲜嫩欲滴的粉唇吐出声声娇吟。
  没想到青涩的嫩芽,迫不及待要绽放诱人的艳色。
  他屏住呼吸,眼眸紧紧跟随她的手,膜拜她美丽的胴体。
  她体内的欲火渐渐苏醒,细滑的肌肤泌出香湿的薄汗,半透明的肚兜紧贴著丰圆的双乳,隐约可见乳蕾的颜色。
  嫩色的乳尖……
  他在心中发出赞叹。没想到隐藏在素衫之下,居然是如此娇艳的身段,就连妓楼里的名妓也少有她那么美丽的颜色,何况他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过。
  她真是令他惊艳不已!
  他清朗的眸子染上了一抹情欲,年轻而俊秀的脸庞变得更有男人味,散发著强烈的侵略性。
  “我曾经给你机会了,现在是你自找的。”尹宣辰轻轻的低语,深邃的眼眸锁住一脸红艳的于小晚,下定决心。
  即使以后她想逃离他,他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他会摘下她这朵稚嫩的晚香花!
  于小晚感受到那道火热的眼神,她睁开滚著泪珠的双眼,眼中含著乞求,伸出纤手抓住他的衣袖。
  “呜……我好难受……救救我……”她觉得全身像是被火烧一样,痛苦难耐。
  尹宣辰反握住她滑嫩无骨的小手,另一只手掌住她的小脸,性感的唇附在她的耳边,轻柔的说:“我会救你,但是你不能后悔。”
  于小晚已经迷乱欲狂,急急回应,“不会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他露出微笑,封住她柔软的唇瓣,火热的舌探入她的口中,狂肆的索取她的甜美。
  她的手悄悄的环上他的颈肩,伸出软嫩的丁香小舌与他交缠,却显得有些笨拙,然而他的心却为此悸动不已。
  他的吻沿著她的唇,一路来到泛红的胸口,隔著透明半湿的肚兜含住一颗乳尖,另一手握住其中一团凝乳,温热的指腹抵著敏感的乳首左右旋转,然后往上一拉。
  “嗯……啊……”她原本迷乱而无法思考的思绪,在体验了陌生的快感□之下,神智却一一回笼,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
  她的身体正被男人抚慰著,他的手指碰触著连自己都感到羞耻的乳尖。她应该要拒绝才是,可是她却不能控制自己,反而感到快慰。
  怎么会这样呢?
  注意到她的异样,他停下动作。
  “我怎么会……”她闭上圆眸,不敢看他的眼。
  因为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到自己放荡的样子。
  “这样也好,我可不想和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欢爱。”他勾起一痕浪笑,打破了他一脸无害的假象。
  说完,双手将她单薄的肚兜往上一推,粉色的凝乳少了布料的束缚之后弹跳而出,微微晃动著。
  “住手……不可以……”她企图阻止,却快不过他的手,只能赶紧环住发颤的自己。
  他两手一摊,忍不住发噱,“刚才可是你求我的,我可没逼你。”
  她真的这么说过吗?天呀!她一定是昏头了!不然她怎么会如此不知廉耻,居然要求她的恩人做这种事!
  亏她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呜……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说出这种话……”她深蹙眉心,贝齿重重的咬著下唇,眼泪眼看就要泛滥。
  看她这副模样,他顿时失去兴致,大掌伸向她的胸口。
  “你、你要做什么?”她害怕的往后一缩,像极了惊慌的小兔。
  他没有说话,两手将她的兜衣拉好。
  原来不是……她误会他了。
  于小晚红著脸,头一低,羞怯的说不出话来。
  尹宣辰趁这个时候,迅速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再度陷入昏睡之中。
  呼……他该拿她怎么办?
  “于小晚,当你再度求我的时候,即使是受淫毒所迫,不是真心的也无所谓,我都不会再罢手了!”
  当于小晚再度醒来,夜色已深。
  细细的汗珠泌出额际,她正要伸手拨开头上的散发,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这时,她才有机会细看他。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秀的男子,弯细的墨眉让他看起来好年轻,教人猜不透他实际的年数,也容易忽略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靠在床头的尹宣辰发现她在偷瞧,不禁扬起得意的笑痕,过了一会,迷人的嗓音响起,“对于我的长相还满意吗?”
  于小晚吓了一跳,试著抽回手指。
  他什么时候清醒的,又知道她看了多久……噢!她真不知羞耻!
  “你……放下啊……”她不懂他为什么用那种眼神望著她,仿佛她是好吃的食物一样,迫不及待的想吞入肚中。
  “我不会放手的!”他凝视著她的眼,宣示道。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心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大声,该不会也让他听见了吧?
  呵……她似乎忘了自己目前的情况。
  他的手假装不经意的划过她的肚兜,轻轻的磨蹭著她幼嫩的乳蕾。
  “呀……你、你做什么?”她惊呼,一股热流窜过脑际。
  尹宣辰的手握住她的左乳,大肆的揉捏起来,还用轻佻的口气对她解释,眼中没有一丝心虚,“我可是在帮你解毒呀!”
  天啊!他怎么可以面不改色的说谎!
  她正要开口反驳,却被他的唇堵住。
  “唔……”一颗药丸顺著津液滑入她的肚中。
  那朵红花是春药的引子之一,他现在让她吃下的,是催发情欲的本药。既然无法回头,那就和他一起坠入欲海吧!
  她抱著肚子,感觉小腹升起一股热气,“呜……好热……”
  为什么她比刚才还要难受?
  看见她眼中的疑惑,他才低语道:“小丫头,等一下你会感到舒服的,我将成为你第一个男人,也是最终!”
  他双手环胸,幽深的眸子眯起。
  她的那里好麻……
  于小晚伸出颤抖的手,探向私处……
  尹宣辰猛然捉住她的手,跨身一跃,置身于床榻之上与她相视。
  他笑著说:“呵!这可是我的权利!”
  他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玉颈上的系绳,一把抽掉她的肚兜,大手沿著不堪盈握的柳腰,缓缓的探入亵裤之中,抚触她微颤的双腿。
  “你在发抖……感到害怕吗?我告诉你吧!那种毒花会使中毒者催情,以求交合,况且它是没有解药的,但是你却自投罗网,现在只有我能救你了。我想要你,而你也给了我机会。”
  他又是一笑,抚著她的脸蛋继续说:“我本来决定放你走了,可是你却来招惹我,这是你自己要走入我的世界。”
  他刚才说了什么?她不懂。
  像是看出她的想法,他扬起一痕嘲弄的笑丝,大手从燠热的亵裤中抽离,分开她的双腿,修长的手指隔著一层布料玩弄她的私处。
  “呃……”她咬著下唇,怕自己吐出羞人的呻吟。
  他的指尖按在她敏感的豆核,时而轻压,时而磨转,少女青涩的动情汁液缓缓的从轻薄的布料透出。
  他那双好看的眸子盯著眼前的美景,女性粉嫩的私唇隐约可见,让他呼吸一滞,“你好美!”
  她害羞的别过容颜,春情荡漾的身子不断颤抖且紧绷。
  她发出一声呜咽,试图将腿掩住。
  他轻轻的拨开她的手,微凉的唇吻上她的眼。
  “你必须学会习惯我。”他迷人的嗓音响起。
  他的舌尖沿著她的细颈向下,停在她的锁骨之间,一手突然用力握住一团浑圆的凝乳,少了方才的轻柔。
  接下来将是他真正的掠夺!
  感受到他的转变,更让她胸臆微微发颤。
  小巧粉色的乳尖受到压迫而缓缓颤立,变得十分敏感还夹带著一丝疼痛,让她止不住呻吟,“嗯……”
  天啊!她怎么会发出如此放荡的叫声?
  尹宣辰的手丝毫不放过她,指尖抵在敏感的乳尖轻轻转动,让发颤的乳尖变得更加竖立。
  “你的乳尖变硬了。”
  女人身体上的变化对男人是一种鼓舞。
  他的眼中掠过一道兴奋的光芒,浪荡的唇微启,含住那朵娇嫩欲滴的乳蕾,舌尖更在其中撩拨。
  “啊……”她身体一僵,快感倏地刷过全身。
  “真激动!看来你很喜欢。”他对于自己能引起她如此大的反应,感到兴奋不已。他就是要她只绕著他打转,所有的心思都只能被他占据。
  好舒服……她快要不能思考了!
  “求求你……”她红润的唇瓣吐出无意识的呢喃。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的身体更加湿润,否则将无法承受之后的狂欢。
  思及此,他火热的舌尖在她两颗乳果穿梭,修长的手指隔著底裤揉转凸起的豆核,还不时轻刺穴口。
  “嗯……”她忍不住拱起身子,迎合他的抚慰。
  黏滑的春液泌出底裤沾湿了他的手,让他的摩弄更加快速。
  少女花瓣中隐藏著充血的小豆,他依凭著丰富的经验顺利的找到它,放肆的指头故意用力一捏。
  “不要!”她的眼眶迸出泪水,发抖的小手握住抽动的手臂。
  “你真是一个胆小的丫头。”他才不想就这样放过她,这一切是她先开始的,现在可容不得她喊停!
  如一只惊慌的小动物,那双清丽的美眸半掩,莹透的泪珠滚滚,孰不知再温柔的男人看到她这副模样,都会引起玩弄的欲望。
  尹宣辰抬头对她一笑,趁她转移注意力之时,将浑圆的指头刺入潮湿的小穴之中,隔著薄透的亵裤左右转动。
  “嗯……啊……求求你停下来!”一股陌生的热流向她袭来,让她绷紧手脚,被他侵犯的私处隐隐的收缩著,从亵裤的边缝流出动情的蜜液。
  他这次倒是依了她的话,停下动作。
  “呜……”脱离他的侵犯后,她缩起脆弱的身子宛如熟透的虾米,小小的肩头不时耸动著,激情的余波荡漾。
  可他并不打算给她休息的机会,双手褪去她的亵裤,露出一双细白玉洁的腿,他强势的手分开她无瑕的美腿,直瞧她的私密。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可惜夜还很长……”
  在月色的照拂下,尹宣辰好看的脸上透出势在必得的光彩。


赞(0)
TOP Posted: 2021-05-08 18:04 發表評論
戏水长流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89
威望:116 點
金錢:5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7-1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9 11:42 #1樓 引用 | 點評
苍天之弑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9984
威望:1254 點
金錢:839 USD
貢獻:20414 點
註冊:2016-11-07

感谢分享
------------------------
T

TOP Posted: 2021-05-10 05:30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7-24 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