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另類禁忌] 姨娘与表姐
本頁主題: [另類禁忌] 姨娘与表姐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大麦麦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7657
威望:589 點
金錢:354932 USD
貢獻:8030 點
註冊:2019-03-07

  (二)姨甥足交

  中午,我们匆匆吃了饭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和姨娘就骑着自行车走了。因为
没有机会,所以我和表姐在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机会再「做爱」,分别前,她只是
把她今天穿过的那双原味丝袜悄悄的塞在了我的裤兜里。刚刚骑出了村。

  「坏了姨娘,你跟我回去一趟吧,我忘了带家里的钥匙。」这是我和表姐事
先编好的借口。

  「你自己回去吧,我在这等你。」姨娘似乎累了。

  「一起去吧,这种天气越呆着越热,有风吹着活动活动不会太热。」

  姨娘被我说服了,我俩又一起回到了家。由于大家心里都很着急,所以开门
进院子直到进屋子我们都很快,当我们一进屋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事先有准备
的我都没有想到。

  床上是表姐和姨夫两个人的赤身裸体,姨夫躺在床上,表姐则趴在姨夫下体
处正含着他的大鸡巴上下套弄,嘴边还沾满了姨夫的分泌物闪闪发光。这是完全
没有想到的,太意外了,父女之间的乱伦就在眼前。

  整个画面静止了,姨夫、表姐、姨娘三个人看在一起都楞了。姨娘发疯似的
沖过去胡乱的撕打姨夫和表姐。剩下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姨娘哭,表姐也哭,
姨夫拼命的说好话劝姨娘。

  我当然知道表姐的哭是假的,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为了让姨娘能够接受我
,接受姨夫以外别的男人,而前提的底线就是要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也同样的不
忠,这是起码的条件,不然以姨娘的秉性是不会红杏出墙的,只是这样做代价太
大了,一个家就这样毁了。

  姨娘没有原谅他们,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们一起去了我家。在这个时
候姨娘依旧没有忘记装上几条性感的内裤和这种薄薄的肉色丝袜。

  由于一场闹剧的上演,使本来是串门的姨娘成了目前的这种暂住,她说她不
愿回那个没有人性的家。我原以为她只是厌恶了表姐和姨夫,但事实上她是不愿
回到那个伤心的地方,因为在我们走后的第二天,表姐随她们的伙伴们去了外地
打工,姨夫也提前结束了本月的休假回了单位。

  姨娘依旧住在我们家里,这让我非常兴奋,因为我可以每天看到姨娘,但由
于小玉表姐的远走他乡我很痛苦,因为她毕竟是我的性启蒙老师。当然,这些都
是后话。

  因为我家比较宽敞,姨娘的到来并不显的紧张,妈妈给她收拾出了一个屋子
,就在我的隔壁。想着我心中的女神现在就住进了我家,想着她那诱人的身体,
性感的丝袜,整整一个晚上我都闭不上眼。

  我拿出表姐送我的原味丝袜狠狠的嗅着,由于表姐只穿过半天,现在丝袜已
经没什么味道了,原本想靠闻着这双丝袜手淫的我失望了。

  这时我又想起了姨娘的丝袜。家里人都睡了,我摸着黑起来走到了鞋柜那里
,一把就把姨娘那双今天穿的黑色平底皮鞋抓起,遗憾,里面没有丝袜,看来被
姨娘穿到卧室了。

  我把皮鞋放在鼻前轻轻的闻着,原本以为会是一些臭的皮革味道,没想到却
有些一丝丝的清香,淡淡的,接着又有些新鲜的皮革味,可这双鞋却明明是旧的


  「还真骚,皮鞋都喷香水。」我在心里想着姨娘为什么这么骚但就是对我很
正经呢。手里拿着姨娘穿过的原味皮鞋,我又快勃起了。顿时我又生一计。

  「姨娘,睡了吗,我拿一盘蚊香。」因为这个屋子以前是放杂物的,今天并
没有彻底的收拾干净。

  「小勇吧,进来吧。」原来没有锁门。「自己找吧,姨娘累了。」听的出姨
娘刚刚又哭过,我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丝难受。

  我进来后依然没有开灯,熟悉的在姨娘的床头柜上摸,果然,我摸到了,姨
娘的丝袜就在我手里。接着我那只手把表姐送我的丝袜放在了床头柜上,见姨娘
还是转着头没有看我,我马上借口走了。

  天啊!两天以来我梦想的东西就在我手中,回到我屋,我放在鼻前拼命的闻
起来。啊,在经过了昨夜与姨夫的做爱,还有今天一天捂在皮鞋里,我认为这双
丝袜一定有些淡淡的酸味甚至臭味。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双性感的丝袜居然是香的,一种比丝袜本身还要香的
天然的香味,我的鸡巴迅速膨胀,一边嗅着姨娘香香的丝袜一边手淫,简直比让
表姐口交还要舒服,因为我感到姨娘的玉足就在我鼻前。

  「姨娘,淑慧姨娘,我的淑慧,你太性感了,太骚了,你连脚都要喷这么浓
的香水,我太想要你了,我一定要上了你。」

  想着姨娘发情时的样子,不到一分钟,我的精液喷的到处都是。又是一个疯
狂的夜晚,今夜虽然没有表姐的陪伴,但是我依然泄了三次,甚至比昨天还要舒
服,我知道,这是因为姨娘的丝袜。

  第二天早晨,我把丝袜藏好,打算就这样和姨娘换来换去,每天都可以闻她
的原味丝袜。

  可是天亮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两双丝袜的颜色并不一样,虽然都是肉色的,但
姨娘的有些深表姐的有些淡,我提心吊胆的祈祷着希望姨娘不会发现这些细节。
果然,姨娘似乎没有什么不妥,起床后依旧穿着肉色丝袜。

  在以后的几天里,姨娘的生活有了规律。她一双丝袜会穿两天,第一天会在
自己房间里才脱去,第二天晚上会在门口的鞋柜那脱去,而我就会在那天晚上换
掉姨娘的原味丝袜。

  第二天早晨,姨娘会早早的起床洗了那双丝袜。

  起初我认为姨娘并不算很干净的人,因为一双袜子都会穿两天,但后来我发
现我错了,她很爱干净,除了丝袜以外,其他的内衣、内裤都是一天一换,因为
阳台上总是晒着她不同的内衣。

  我很想不通,为什么丝袜对姨娘来说这么特别呢,不过这样也好,姨娘穿过
两天的丝袜味道会浓一些,我闻着会更舒服一些。

  这样大概过了半年多吧,已是第二年的春天了。在这期间姨夫来过家里很多
次,在妈妈和爸爸的劝说下可能姨娘的气也消了些吧,但就是不肯跟他走。连春
节都是姨夫自己过的,表姐也没有回家。

  表姐给我来过信,她很想我,现在在南方的城市打工,而且她对我透露了不
肯和我做爱的原因,原来她被强奸过,害怕自己有性病和我接触后怕传染我。现
在好了,她已经证实了自己没什么不妥,而且答应我回来后一定把身体送给我。

  我哭了,认为这个家的破碎和我有直接的关系,表姐说她不后悔,因为她爱
我。连同信的还有一个包裹,里面有表姐刚刚换下的原味丝袜、连裤袜还有几条
性感的透明的原味内裤。

  她说她知道我会得到姨娘的丝袜,但现在天气冷了,姨娘一定换上了棉袜子
,所以她给我寄来这些东西暂时帮我度过这些空虚的日子。

  她说的没错,天气终于变暖了,我已经19岁了,姨娘终于换上了我盼望已
久的丝袜。她的生活规律没有变,我依旧可以每两天得到她原味的丝袜,只是上
面的香味变淡了。

  生活也在依旧规律的进行,姨娘每天帮助家里收拾卫生,其余的时间就是看
电视或者到街上转转,父母都在忙工作,妈妈白天在单位,下了班也是和邻里们
打麻将,爸爸经常出差所以白天晚上都很少看到他。

  或许这正是姨娘能够安心住下来的原因,家里并不显的人多,她呆着也不觉
得自己是多余的。而且毕竟城市和农村不一样,姨娘在这里居住了半年多气质变
了很多,人人都说比在农村时更漂亮了,人也苗条了一些。

  在我眼中,姨娘更有韵味了,我手淫的次数也由两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一次,
有时姨娘的丝袜味道大些甚至会变成一天两次。但我一直没有逾越我俩之间那道
防线。

  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旅游中,我意外的发现了卖窃听器的,听老板介绍效果很
好,隔着墙就和在一个屋子一样。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一个,因为我的隔壁就是姨
娘。

  盼望着旅游的结束,又盼望着晚上的到来,姨娘终于回屋休息了。我把窃听
器固定好在墙上,自己躺在床上等待着姨娘自己的叫春,因为我断定她一定会手
淫,因为她已经将近一年没有男人了,而且她一定会叫床,因为以前做爱不叫床
让她这么压抑,现在的环境隔音这么好她一定会喊出声的。

  今晚正好又是姨娘换丝袜的日子,我拿着姨娘刚刚换下的还带着她体温的丝
袜放在我的脸上,耳朵里塞着耳机,闻着她清香的丝袜幻想着她手淫时的喊叫,
我自己套弄着我这粗大的鸡巴,可是等了好久,直到隔壁传来轻轻的鼾声,我才
知道今夜没戏了。

  我遗憾的射精了,都射到了姨娘的丝袜上,犹如射到了她那雪白的乳房上一
样过瘾。第二天晚上我依旧在盼望着,但身边已没有了姨娘的丝袜,今天她的丝
袜是属于姨娘自己的。上天是公平的,我失去了丝袜却等到了姨娘的呻吟。

  「啊……啊……」窃听器的效果果然不错,姨娘好象就躺在我身边叫一样。

  「给你……快……」姨娘果然变了,现在她的叫床就像是刻意的表演一样,
和我第一次偷看时完全是两个人。

  「快啊……哥哥……再快……一点……就好……别让别让……小慧着急……


  姨娘暴露出了风骚的本性,自己手淫都叫的这么淫荡,或许她压抑太久的原
因吧。我在这边也忍不住了,掏出自己已经涨的通红的鸡巴一阵套弄。

  「我不行了……要……要……丢了……哥……亲丈夫……小慧丢了」姨娘发
疯似的喊叫。

  「啊……啊……哥……射吧……喷到我……乳头上……啊……啊……真是…
…真是坏孩子!」接着一片寂静,姨娘睡着了。

  「坏孩子?她刚才喊坏孩子?」我心里纳闷到,「难道姨娘说的是我?她刚
才手淫的对象是我?」

  我不敢相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姨娘已经受不了寂寞了,我离成功又近了
。拿出姨娘昨天脱下的丝袜,我喷在上面的精液已经干了,我闻着我的精液和姨
娘玉足结合的味道,又一次的泄了。

  次日的晚上,依旧等空了,但我有原味丝袜的陪伴。

  次日,没有丝袜,但姨娘手淫了,又是忘情的叫春。

  我发现了新的规律,姨娘把丝袜脱下来放在外面的那天她是不手淫的,早晨
起床后到卫生间洗内裤还有胸罩。而姨娘穿丝袜回屋的那天晚上肯定要手淫,而
且早晨起的特别早,起来还是去洗衣服,只是多了一双丝袜。

  我每天都要手淫,姨娘手淫的那天差不多要两三次,而有丝袜陪伴的那天一
般都是两次。渐渐的我越来越单薄了,身体越来越虚了,我知道这是频繁手淫的
结果,但是我不能克制,我太需要我的姨娘了。

  一天晚上,家里依旧是我和姨娘,这天是姨娘把丝袜放在外边的日子。但姨
娘在今天回屋前却没有去脱,直接穿着进了屋。我楞住了,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傻
了,我不知道姨娘为什么要反常。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姨娘从她房间出来,看出来她是躺下后再起来的,因为
头发很凌乱。姨娘穿着肥大的睡衣,但丝毫掩盖不住她婀娜的身材,她走过来坐
到我身边时还飘着淡淡的香味,与她的丝袜不同的香味。

  「小勇,」姨娘把手放在我腿上,拢了拢自己已经过肩的卷曲的头发,这是
姨娘住在城里外型上最大的改变,头发长了,而且也烫了。接着继续说,「姨娘
刚才躺着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对你说。」

  我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因为我觉得姨娘似乎知道了我对她的感觉,我脸
红了,我不敢面对姨娘,我更害怕姨娘会离开,「你说吧姨娘,我在听。」

  「最近你的脸色很不好,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了,病了吗?」姨娘搂住我一侧
,像慈母一样,这让我很难对她产生邪念,但作为一个男人,我却同样拒绝不了
这样的女人。

  「没有,挺好的,姨娘别担心。」

  「小勇每次都会拿姨娘的丝袜,对吗?」姨娘还是搂着我,她把头靠在沙发
的靠背上故意不看我的脸。

  「你……都知道了?」我的脸一定红透了,真想找个缝钻进去。

  「傻孩子,姨娘自己贴身的东西怎么会不知道呢?为什么拿姨娘的丝袜?喜
欢吗?」

  「恩,喜欢,特别喜欢姨娘的丝袜。」我知道姨娘揭露了我的丑事后肯定会
离开我家了,我索性全盘托出。

  「拿丝袜干什么?光是手淫用来擦拭吗?」

  原来这是我失误的地方,给姨娘还回去的丝袜大都沾有精液,即使干了以后
也会留下痕迹,一个成年女性是不会不知道的。

  「不,我喜欢姨娘丝袜的味道,有时候手淫后会沾上一点点。姨娘,我喜欢
你的丝袜。」我胆大了。

  「傻孩子,知道手淫的危害吗?现在你的身体虚弱了,也许会成为你一生的
病痛。不要再手淫了,听姨娘的话,好吗?」

  姨娘抚摩着我的头,我又想起了她与姨夫做爱的情节了。本来我可以答应的
,但我的欲火似乎在这时燃烧了。

  「不,姨娘,你能理解吗?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有欲望?谁能够坚持一辈子
?」我的目光紧盯着姨娘。

  「那,」姨娘不自然的低下了头,「可以坚持的时间长一些吗?比如,一个
月?姨娘到时候给你?」

  这时,姨娘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如果你听话,姨娘到时候还会把丝袜给
你。」

  「啊?真的?」我兴奋极了,「姨娘你不生气?你不走了?」我欣喜若狂竟
然上去就亲了姨娘的脸一口。

  「不许没大没小,」姨娘假装生气,「谁说我要走了,不过如果你不听话,
姨娘不但不给你丝袜,而且明天马上就走!」

  「我听话我听话我听话,」我一百个满意,「不过姨娘,你也知道,这些日
子我每天都要好几次,你让我一个月才可以一次怎么受得了?」

  「啊?」姨娘张大了嘴,「一天你就要好多次,你不要命了!」

  「我们可以商量着把时间缩短些吗?」我用头顶着性感的姨娘撒娇。

  最后,经过姨娘和我协商决定,每个星期六晚上可以手淫,而且她那天才会
把丝袜给我,并且是一下给三双,条件是我不可以在射到她的丝袜上了。

  这真是个美好的夜晚,没想到这成了我与姨娘的开始,因为她默许我使用她
的丝袜了,或者说她心里有一点点接受我了,我正开心的往屋里时,姨娘又叫住
了我。

  「小勇,还有个事,」姨娘低着头似乎难以启齿。

  「说吧,姨娘,我现在对于你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秘密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
思?」

  「你能把……把你的……手淫完后的精液留给我吗?」姨娘脸红了。

  「你……喜欢?」难道姨娘和表姐一样喜欢食精?

  「坏小子,我是用来喂鱼。」说完姨娘指了指她养的几条鱼,「反正扔了怪
可惜的,这东西营养很大。」

  「知道了,一定留给你姨娘,别人的要不要,我朋友们都会有很多。」

  「别拿别人的恶心我来,就要你的,别人的不行,知道吗?」

  「一定一定。」我高兴极了。

  自从这次谈话后,姨娘和我亲近多了,像个大姐姐,又像个亲密无间的朋友
,而我也会时不时的和她开些有色玩笑,姨娘习惯后不再端着长辈的架子了,也
会和我开玩笑,有时甚至会打打闹闹,当然,只是在家里没人的时候。

  星期六终于到了,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亲手从姨娘手中接过三双丝袜的感觉,
有一双深肉色的,一双浅肉色的,还有一双接近红的特别深的肉色的。

  这都是姨娘穿了好多天的,姨娘说怕味道淡了,都是轮流穿的,而且昨天晚
上这三双一起穿的一夜没脱。我跑回了屋锁上门就是一阵狂嗅,每只丝袜都是暖
暖的,而且有着浓浓的香味,或许是姨娘特意奖励给我的吧!

  我闭上眼想起了姨娘赤裸的身体,雪白的乳房,粉红的乳头,乌黑的阴毛,
太久没有手淫的原因,不到一分钟我就喷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香皂盒,把整个
盒子的底部都漫过了。

  我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忽然想到姨娘也和我一样有一个星期不手淫了,她会
不会今晚也开戒呢?我找出窃听器,原来好戏早上演了。

  「啊……啊……要丢了……」

  「哥……亲哥哥……一个星期不见……你还是这么厉害……」

  「啊……啊……亲丈夫……小慧来了……」

  「啊啊啊啊……」

  一片寂静。姨娘,我的内心又是骚动,我一定要得到你!

  天气热的很快,夏天到了。我和姨娘的约定还在继续,我会每周六接过姨娘
三双香喷喷的原味丝袜,周日早晨起床如数还给姨娘,还有香皂盒里我的精液。
姨娘也会在每周六晚上手淫,呻吟声越来越大。

  又是周日的早晨,父母依旧不在家。我起床后姨娘已经收拾完客厅的卫生,
我把盛有精液的盒子和丝袜放在姨娘的卧室然后开始洗漱。

  「小勇,你拿那个喂鱼啦?」姨娘叫我。

  「没有啊,在你屋放着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来不就是喂鱼吗?」

  「哪有啊,就一个空盒子。」

  「不可能,」我出来看了看盒子,「哦,天气热了,肯定是昨晚干了挥发了
,今天先饿着吧。」

  「这怎么行,这些小金鱼已经习惯了每个星期的这种食物,突然改变习惯会
得病的。」姨娘有些着急。

  「那好吧!」我扶着姨娘的双肩,把她按到床上坐下,然后抬起她的腿,瞬
间扒下她的两双肉色丝袜。姨娘有些吃惊,但没有反抗,看着我扒下她的丝袜拿
着盒子回到我屋。

  我激动的闻着这双由我自己扒下的原味丝袜,依旧是淡淡的香味,幻想着姨
娘如果对我扒她的内裤也是这样的顺从该有多好。几分钟后,我端着盛有精液的
盒子和姨娘的丝袜又回到了姨娘的卧室。

  姨娘正坐在床边愣神,「放那吧,一会我喂。刚才真吓死姨娘了,以为……


  「以为什么?姨娘,我喜欢你,但我不会强迫你,永远不会。」说完我出了
屋带上姨娘的房门回到了我屋。

  刚坐下发现床上还有一只姨娘的丝袜,是昨天晚上那六只里的一只,我拿起
来嗅了嗅便给姨娘送过去了。由于我刚刚出来所以这次进去并没有敲门。

  开门后,我竟然看到姨娘把我的精液都倒在了她那迷人的玉足上,一边倒一
边搓着,她看到我后也呆了。

  「你……怎么不敲门?」

  「刚出去,也不知道你……干什么呢。」原来我的精液姨娘都是用来护理她
那美丽的香足,我很欣慰,至少她不讨厌我的精液。

  「你……坏孩子,真气人。」40岁的姨娘撒起娇来真是异常的可爱。

  「小勇,你知道了姨娘也不瞒你了,你的这个……精液,我都是用来护理我
的脚,你能理解吗?如果你不喜欢,那姨娘不会强迫你的。」

  「怎么会不喜欢,姨娘,你不讨厌我的精液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愿意为你
付出,别说脚的护理,全身的护理我都愿意为姨娘献出精液。姨娘,你的脚这么
香,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坏孩子,这么喜欢刨根问底。」说完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那前些日
子我没有给你,姨夫也不在这里,你的丝袜为什么还那么香呢?」

  「笨蛋,你以为这是香水啊,不抹就不香,姨娘这么多年白护理了?再说,
姨娘自己也有啊……」说完,姨娘突然意识到失言了,红着脸低下了头。

  看到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我又壮了壮胆,「姨娘,其实晚上你的声音有
时候还……蛮大的!」

  「啊?」姨娘脸更红了,「羞死了,都被你这个坏小子知道了。」姨娘转过
了头去。

  「姨娘,以后……我可以吻着你的脚手淫吗?」天啊,我说出来了。

  「小勇,你太随便了,这绝对不可以。」姨娘恢复了长辈的风度。

  「姨娘,我们现在已是如此,你需要我的精液,我需要你的丝袜,而且我们
始终没有逾越那伦理的鸿沟,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我们内心谁没有渴望过
?你没有手淫过?手淫的幻想对象一次都不是我?我不相信。而我会对你坦白,
我每次的对象都是你,自从看到那夜你和我姨夫做爱我就迷上了你,你的美脚,
丝袜,还有我没有看到的那最神秘的地方,都是我手淫时最大的幻想,现在我们
只不过是依靠在一起互相做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我们没有背叛伦理,我只不过是
抱拥着你的双脚自己手淫,而喷出来的精液又完全的送给了你的双脚,这样很过
分吗?」我说的有些激动,姨娘看着我不再说话。然后我们默默的分开了。

  大家僵持了一个星期,谁也没和谁说话。又是周六的晚上,父母照例不在家
。刚刚8点多,姨娘便洗漱完毕回屋睡觉了。在她走进房间的那一刹那,她开口
了,「如果你想那样就过来吧,一会你爸妈就回来了。」

  啊!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梦寐以求的事发生了,我跑着跟着姨娘进了屋,把
门反锁。我楞着看着姨娘,姨娘今天穿一条最近很流行的齐膝黑色百叶裙,上身
是件乳白色的接近透明的衬衣,里面的粉色胸罩隐约可见,脚下是一双接近碳色
的丝袜。

  姨娘缓缓坐到床边,把自己的丝袜扒下,我正要失望不能亲吻穿着丝袜的玉
足时,姨娘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连裤的深肉色丝袜。

  「小勇,这条连裤袜是姨娘特意为你而买的,姨娘知道你没有吻过这种,今
天,姨娘让你尝尝,还要让你亲自给姨娘穿上。」说完,姨娘把连裤袜递给了我


  我哆哆嗦嗦的接过,然后蹲在姨娘面前,让姨娘的一条腿搭在我腿上,姨娘
的玉足伸过来的一刹那,一股清香也随之而来。

  我低头亲吻了一下姨娘的脚面,姨娘轻轻的颤了一下,就像那夜被姨夫插的
第一下一样。好滑的美脚,今天姨娘出门穿了一天的皮鞋,丝毫没有一点异味。

  我记得表姐的脚有些微酸,或许正常人都会这样吧,但是姨娘不会,她有保
养秘诀,她的脚没有任何怪味,亲起来像水一样的纯净,闻起来淡淡的清香。

  我把这条丝袜穿到姨娘的膝盖处,开始为她穿另一条,我当然也会使劲的嗅
一嗅,啊,同样的清香。两条丝袜都穿到了姨娘的膝盖处,因为这是连裤袜,这
时候必须掀起她的裙子才可以把丝裤也裹在姨娘身上。

  我犹豫了,不敢下手。这时姨娘站了起来,大方的掀起了自己的黑色百叶裙
。天啊,我的下体一下子勃起了,粉色的小腹全是蕾丝的性感内裤,这条内裤也
一定是姨娘今天上街买的,因为她以前从没有过。

  「傻孩子,给姨娘穿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姨娘嘛,和你的亲妈有什
么区别?」

  我把停留在膝盖处的丝裤缓缓的往姨娘腿上拉,我滑过了她的大腿,触碰到
了她那性感的内裤,翘挺的臀部,最后把整条连裤袜完美的包裹在了姨娘的身上


  这简直是人间尤物,太美了,粉红色的内裤就是要配这种丝袜才能尽显出它
的妩媚,我盯着看久久不能自拔。

  「怎么,现在不逞能了?怕了?」姨娘一下子把裙子放了下来,然后平躺在
了床上。

  「快过来,一会你爸妈回来了。记住,只当我没在,你亲吻的只是丝袜。不
过膝盖以上你是不可以亲的。」姨娘闭上了眼。

  我脱去了全身的衣服,扑到了姨娘的床上。我抓住姨娘的丝袜脚来回的嗅个
不停。薄薄的如同没穿一样的丝袜配有姨娘美脚特有的芳香。

  我吻着姨娘的脚背,脚心,脚后跟,最后停留在了脚趾处。我试图分开这几
跟被包在一起的脚趾,一根一根的吮吸,但是我失败了,我把它们全含在了嘴里
,我的舌头灵巧的一个个的挑逗着它们。

  最后它们几个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我开始往上亲吻,我的舌头走遍了姨娘
膝盖以下每寸肌肤。我的鸡巴膨胀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看着这一对美丽无比的
丝袜腿,我的鸡巴仅在我右手抚摩了了几下后就喷了,我急忙把姨娘的一只脚拿
过来接住这汹涌的精液,但还是有一部分飞到了姨娘的裙子上。

  我躺在姨娘身边喘着粗气,心想终于在姨娘身上射了,虽说只是体外,但能
看着美丽的姨娘射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事。

  姨娘要起来清理我的精液被我拦住了,我拿卫生纸擦掉了喷在她裙子上的一
些,然后把裙子轻轻的掀起,姨娘没有反对,静静的任我摆布。

  我拉下她的连裤袜,当然不会忘记看她的内裤的风采,透明的蕾丝处隐约可
见乌黑的阴毛,由于姨娘需抬起臀部才能脱下这套裤袜,这样她就不可避免的需
要抬腿和提臀,当两条腿分开的时候,姨娘的肉穴处已经湿润了,几根阴毛还露
出了裤外。

  我不敢做太久的停留,把裤袜扒下后,开始为姨娘清理玉足。我一边含着她
的一根脚趾一边为她按摩脚面,顺便让喷在上面的精液尽快吸收到皮肤。然后我
的舌头又钻进了她的脚趾缝,里面爽滑的感觉更是妙不可言。

  姨娘的身子又颤了一颤。姨娘的一条腿完全赤裸,另一条腿还裹着性感的连
裤袜,裤袜搭在姨娘右脚的脚踝处,而左脚的脚趾在我的口中,脚面在我的手中
被我轻轻按摩着。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简直比表姐的口交还要让人兴奋,我一根根的品尝着脚
趾,时而把右脚带有性感丝袜的放在鼻前用力的嗅嗅,时而让那只赤裸的美脚触
碰我的大鸡巴,不知不觉中,我的下身又硬了。

  当姨娘的美脚碰到我勃起的大鸡巴时,姨娘不自觉的「啊」了一声。然后不
情愿但又很希望的说:「当初我们没有说还要这样,这样不可以。」说完她那只
丝袜脚又凑了过来,对准我的鸡巴一阵抚摩。

  「啊……姨娘……太舒服了……你们……做爱是不是……就是这样爽……」

  我兴奋的躺在了床上,「姨娘,今天是我们的开始,而且我们已经开始了,
你的脚触碰我的时候我特别的舒服,姨娘,求你继续吧。」我可怜巴巴的等着姨
娘美脚的抚摩。

  姨娘这时坐了起来,盯着我的勃起的大鸡巴,「这么大了,姨娘没想到小勇
的会这么大。说好了,我再帮你一次,不要太贪心哦。」说完姨娘把双手往后一
拄,利用屁股做一个支点,然后两只脚一个套着丝袜一个光着,温柔的夹住了我
的鸡巴上下的套弄着。

  「啊……姨娘……舒服……再快点……」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脚淫的爽快。

  姨娘加快了速度,但她似乎也不愿意让我马上就泄身,在快速的套弄一会后
又停止了,然后她把我平躺的双腿抬起做了一个靠背型,一屁股做到了我胸前,
她的头靠在我的膝盖上,双手还是拄着床,两只脚伸到了我的面前,「再亲亲姨
娘的,刚才好舒服,亲亲脚趾缝……」

  很熟悉的一个画面,当初第一次看姨娘做爱时,她把双脚送到姨夫面前时就
是这个样子,我的鸡巴亢奋的顶着姨娘的后背,想着现在姨娘也可以和我这样,
看着嘴边的这一对美脚,毫不犹豫的伸出了舌头。

  「恩……舒服……小勇不嫌弃姨娘……姨娘好开心……」

  「姨娘……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小勇愿意一辈子和姨娘这样玩……」

  「真是乖孩子……小勇……这是我们的极限了……我们不能再往深发展了…
…」说完姨娘下意识的扭动了自己的臀部,我感到了那里已是洪水泛滥了。

  我抬起头想看看姨娘的肉穴是不是已经露出来时,姨娘的玉足毫不留情的把
我踩回去。

  「小勇……不许偷看……别让姨娘难做人……知道吗……」说完她闭上眼睛
头又向后靠了去。

  我知道姨娘已经有一点发情了,双手搂着姨娘的腰际来回摩挲,舌头灵巧的
挑逗着姨娘的玉足。

  「姨娘……这不公平……小勇已经……脱光了……你还穿着衣服……」

  「恩……坏孩子……姨娘不能……脱光光……要留一点点……」说完双手把
衬衣扒去,把裙子从头上脱了去。

  啊!姨娘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我满足了,这样姨娘已经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只能让你……看这些了……别的……不可以了……」姨娘依旧沉醉在我为
她吻足的兴奋中。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姨娘恢复了些许理智,红着脸从我身上下来,她劈开双
腿从我眼前经过时,内裤边上的阴毛暴露无疑。姨娘又回到了最初的姿势,两只
脚上下套弄我的鸡巴,仅仅两分钟,我再一次泄身了。

  姨娘和我都满足了,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以后,我们最多是这样,不可
以再发展了,知道吗?」

  「姨娘,你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不会让你难做的,我一定好好对你。」这些
话是发自内心的,当时我想,姨娘最大的限度也不过如此了。

  「快穿上衣服吧,一会你爸妈回来就坏了。」姨娘也赶紧找着自己的衣服。

  穿好衣服后我不忘深深的吻一下姨娘那美丽性感的玉足,「姨娘,我们下星
期再继续,谢谢你姨娘。」

  「快走吧傻孩子,又不是看不见了,跟多么长的离别似的。」

  在这以后,每个周末我和姨娘都会「偷情」一次,她用丝袜美脚帮我弄出来
,当然她会脱的只剩一条内裤和胸罩,我则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她面前,我们彼此
都习惯了这样的「做爱」方式。

  这样我们一起度过了半年多,又到了寒冷的日子了,不过姨娘没有换掉这薄
薄的丝袜,因为她知道我喜欢性感的丝袜。
------------------------
S

TOP Posted: 2021-04-30 19:53 引用 | 點評
明江帆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34
威望:54 點
金錢:534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21-03-19

1024
TOP Posted: 2021-05-01 21:04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07-25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