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另類禁忌] 换妻游戏
本頁主題: [另類禁忌] 换妻游戏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大麦麦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7657
威望:589 點
金錢:354932 USD
貢獻:8030 點
註冊:2019-03-07

章节目录 一起干,才过瘾!

    妻子感觉到我似乎松开了身体,就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正盯着她看,就羞愧的闭上了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老婆此刻肯定羞愧难言,被自己老公的表弟不停的蹂躏着,她自己居然还用手把玩着表弟下体硕大的东西,这样刺激的场面,让我顿感兴奋无比。

    “我的好嫂子,你倒是叫出声呀,难道你不想让我狠狠的操你吗?”阿琛喘着粗气,边说边用他那粗大的东西快速的在我老婆性感圆滑的屁股上顶着。

    我老婆依然紧闭着口没发出声音,身强力壮的阿琛动作越来越大,老婆被他顶的站立不住,身子往前一倾,双手趴在了床上。

    这样的动作,让我原本性感的老婆显得更加风骚,雪白圆滑的屁股正对着表弟,我偷偷的看了一眼表弟,只见他面色潮红,下体挺立着,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老婆嫩滑的身体。

    我羡慕的看着表弟健硕的身材,就连他坚挺威猛的东西也比我的要粗大。

    只见阿琛走到我老婆身后,一只手我着我老婆的屁股,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粗大的家伙不停的在我老婆光滑的臀部磨蹭抽打着,我老婆被刺激的承受不了,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老婆知道我此刻还在这里看着表弟用他粗大的东西在自己的屁股上磨蹭着,就将脸埋在被褥中不好意思抬头,时不时还发出些诱人的哼唧声,这种声音在我和她做爱时从来没有发出过。

    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让他表弟肆无忌惮的玩弄着,很快就会被他粗大的东西插自己了,这让她既羞愧,又期待。

    此刻阿琛用双手拍打着我老婆的屁股,每次拍打老婆都会紧缩身体,显然很享受的样子。

    阿琛继续问我老婆感受如何,我老婆这次彻底忍不住了,肯定的哼了一声。见我老婆肯定了他,阿琛越发兴奋,双手不停的在我老婆性感的屁股上揉搓着,弄的我老婆的屁股越抬越高,叫声越来越大。

    这时的阿琛近乎到了疯狂的地步,他看着我说:“哥哥,对不住了,我要插嫂子了,你要是接受不了,要不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要让嫂子彻底疯狂一次,你要是在,我怕嫂子放不开。或者你就去小婉的房间,按我们合计好的做就行了。”

    “我的好嫂子,你把裙子撩起来让我看一眼成不?”阿琛此刻已经接近疯狂了,我老婆可能是感受太大刺激了,伸出手把紧绷着自己臀部上的薄纱短裙聊了起来。

    阿琛此时的眼神犹如喷火,随着妻子的来回摇摆,几乎要自己燃烧起来。

    而妻子裙子已经滑至腿部,圆润的美臀彻底呈现在表弟的眼前,稍微瞄一眼,便能看到黑色诱惑中紧绷的幽谷。

    因为阿琛在进门之间,房间是虚掩的,所以很明显隔音并不太好的苏小婉也听到了异动。

    房门门的响声顿时让妻子和阿琛吓了一跳,紧接着妻子满脸通红的把手松开,整个人都在极力保持让自己不要瘫软在床上,她羞躁地把脸埋于手上,不想让我和阿琛看到她此时荡漾的神情。

    阿琛哪怕是再失望,周气都快要与火焚烧了,在自己刚刚追到手的苏小婉面前,还需要保持理性。

    “我只是有点口渴,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哦哦,我们只是在聊天,这就给你去倒,你现在好些了吗?即便是红酒不上头,也不能喝得太多,如果你还难受,就再去躺会,我倒完水给你送进去。”阿琛边说,边贪婪地继续用手揉捏着我妻子性感的臀部。

    听着丝丝奇怪的声音,苏小婉有些诧异地想要一探究竟,但是阿琛一直档在身前,她也不好过多追问,当下答应便转身离去。

    听着穿着拖鞋的脚步声渐渐向走廊外圆满离去,应该是自己找水喝了。

    “大哥,我先出去一会,应付完女朋友之后,我再回来,今晚……今晚,我一定要干翻嫂子。”阿琛说着话,又狠狠地在我妻子胸部搓了一把。

    我妻子刚才已经黑色丝袜全部褪下,修长的美腿直立,此时极度的兴奋和意外的刺激,美腿一曲跪在了地上,上身趴在了床上。

    从苏小婉意外出现直到现在,妻子娇喘的呻吟声和诱人的闷哼声便嘎然而止,在对年轻力壮的阿琛,妻子已经觉得极度羞耻,  现在听到了苏小婉的声音,更是压抑得不敢出半丝动静,生怕失了颜面。

    可在阿琛忍不住揉捏胸部的时候,让她事实清楚是止不住喘息起来,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愉悦的快感,没有想到表弟会对她这个嫂子这么直接而大胆。

    可妻子的呻吟声在我听来,比之前更加性感魅惑,此刻她的痛苦中竟然还带着兴奋的欢愉之色,这在我眼里是难以想像的。

    这一刻,我甚至认为这么多年以来,一贯保守传统的妻子,在骨子里居然喜欢被虐,粗暴的方式竟然令她更加的兴奋。

    “嫂子,我等一会儿回来接着干你,等着我。”阿琛说完,便把手伸进兜里,看起来是把傲立的小兄弟掰到腿的一侧,以免过于尴尬。

    当阿琛恋恋不舍,欲求不满,准备离开之时,我看着趴在床上娇艳欲滴的妻子,我脑海中突然有了另一个想法,它是那么疯狂,我自己在身体内开始叫嚣,一直在暴烈中的身体,再次变得更加强硬起来。

    “阿琛。”我轻声喊了一句,刚刚走到卧室门口的男子转身看着我,我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透着古怪的沙哑,或许是看着强壮的表弟拨弄妻子,刺激得我也有些承受不住。

    面对阿琛探寻的目光,看着这个家伙再一次炙热地盯着我妻子成熟火辣的身子上时,我继续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一会你离开之后,把卧室的门开出一条缝来,然后想办法,把苏小婉带过来,我和你嫂子佯装不知,就在卧室里做爱,你和小婉在门口偷看,在这种氛围上,你女朋友一定会受不了的。”

    “这时候,你再推开房门,或者你直接可以对小婉动手动脚享受的时候,装作用力过度,把她撞进房间也可以。”

    “到时候你再趁热而上,想办法让小婉更加刺激,逗弄她的时候,把兴奋点调动起来,再然后,我们可以在房间里一起做。”

    “这样一来,我们四人就等于可以一起玩了,玩到兴奋的时候,再提出互换,想必她们也不会拒绝,等那个是候,只想着刺激和兴奋,顺便还能干死小婉,是不是更让人满足?”

章节目录 欲求不满的女人

    我告诉阿琛我的想法后,我看着这个家伙,此刻他明显变得兴奋起来,当我还觉得有点唐突和不合适的时候,阿琛的脸上又露出惊讶的表情。

    “表哥,这个想法太刺激了,只管去做,以前我试过很多次想把小婉干了。

    现在大学生谈恋爱,有几个不做爱的,我确信小婉也会想要的。毕竟她是一个成年人,她的身体也需要。

    就这么办,我出去等她喝完水,表哥你先忍一会儿,慢慢来,到时怎么刺激,几怎么干。

    等我跟小婉过来以后,我猜你肯定把嫂子干的热血沸腾了,我就跟小婉一起过去,假装不知道情况,暗中偷窥你们。”

    阿琛说完,匆匆离开了卧室。

    这家伙总是毛手毛脚,以至于卧室的门都没关严。

    脚步声也渐渐远了,这下卧室里只剩下我和妻子,

    我前后打量着妻子,她还是那样的姿势。也许是由于刚才的冲动和兴奋,阿琛离开了卧室,我的妻子感到羞愧和尴尬,所以她仍然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脸埋在床上,不敢看我。

    “好呀,你还在仰面躺着等我表弟帮你的忙?”现在他出去了,先让你享受一下丈夫的家伙吧。”

    “我先帮你适应一下,然后再把我表弟的东西放进去,到时会让你神魂颠倒的,刚才你也听到了,老婆,别害羞,跪在床边就好。”

    我捧着她的屁股,这姿势和角度,肯定会刺激死阿琛和小婉,我和我的妻子说的同时,站在阿琛刚刚的位置,模仿表弟做法,捏着我妻子成熟的臀部和美腿。

    这时,妻子终于从床上转过脸来。当我看到她的长发散落在肩膀和床上,看到她那美丽的容颜,我知道我的妻子兴奋到了一种奇怪的程度。

    我的妻子抬起膝盖,终于倒在了床上,但她并没有按照我说的姿势跪在床边。

    他的妻子躺在那里,好像是为了掩盖他的羞耻,这样她就可以保留一点尊严和矜持性。

    但那一双火热迷离的妩媚眼睛,散发着无法掩盖的光泽,那么强烈。

    我坐在妻子旁边,把手伸进她的臀裙。我感觉她的臀部很紧,偶尔会把她性感的内在部分拉到她的臀部深处。

    我的妻子偶尔会止不住那微妙的嗡嗡声,在中间轻微地扭动,偶尔会翘起屁股来回应我。

    妻子通常都是那么温文尔雅,那么传统,那么矜持,但当妻子被欲望所鼓舞时,她看起来就像一个非常风流的生物。

    然而,我的妻子仍然张大了嘴,带着她的一点点感觉和羞愧,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慵懒无力的风情,也有一些期待和不安的复杂情绪,她对我说:“老公,这太下流了。

    我没有说即使我同意你这样玩,至少也要分开吧,四个人在一起,还要看着你和其他女人做,我真的受不了。”

    妻子的声音里充满了苦涩、卖弄风情和强烈的兴奋。

    事实上,自从我开始谈论交换,我妻子就一直抵触这件事。但是刚才,我的妻子居然主动伸出手来握住阿琛的东西,默默地满足着他的要求。

    其实我知道妻子只是一个潜意识的反应,真正的的内心一定有最堕落、最狂野的一面。

    这种被压抑的欲望,无论一个女人多么开放,多么保守,心里都会有幻想,会有极度兴奋的反应。

    这时,妻子也一定是这样,嘴上说不,但身体反应和迎合举动却背叛了她的真实想法。

    我的手停了下来,我能感觉到我妻子温暖成熟的身体,有点失落。

    “妻子,我们恋爱结婚已经七八年了吗?”告诉我,当李强摸你、推你、打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这时,我突然严肃地问道。

    他的妻子的多情的表情愣了一会儿,然后又装出羞愧的样子。妻子慢慢地从床边坐起来,坐在我身边,仍然穿着这件性感而火辣的衣服。

    妻子望着那扇半掩着的门,轻轻地对我说:“老公,我有点害羞,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面对着苏小婉。”

    毕竟,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女孩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和她的男朋友那样做。

    想想。我觉得很疯狂。但是我的丈夫,刚才李强进来摸我的时候,我感觉就像触电了一样。

    如果不是拥抱你,亲吻你,我会瘫痪的。要说刺激,那一定是我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和刺激。

    毕竟妻子同时被两个男人操,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另外一个是她丈夫,另一个是她丈夫的表弟。

    当阿琛又揉又打我妻子的时候,她兴奋极了,激动得停不下来,刚才我恍惚的时候,我甚至想让这个坏男孩快点操自己的妻子。

    我想发泄一下,我觉得我要爆炸了,急于疏解欲望。

    妻子仍处于兴奋状态,说到结束时,她的声音因变得麻木而颤抖,一位保守的妻子说这样的话还是第一次。

    说完之后,我的妻子主动伸出手,透过薄短裤抓住了我的东西,那个几乎要爆炸的东西在她的小手里不停的跳动着。

    当我妻子握紧时,我几乎立刻叫了出来。随着她温柔的上下移动,我觉得我的灵魂都被她带走了。

    像妻子这样叁十多岁的女人是无数男人最迷恋的对象,她有丰富的经验,知道男人最舒服的方式,知道如何让男人的欲望更加旺盛。

    更重要的是,妻子的身体如此的性感,看起来很漂亮,也有我现在看不够的害羞和矜持。这种感觉可以刺激无数男人的欲望。

    “今晚作为一个美丽而疯狂的梦怎么样?”至少现在,我们俩都感觉不错。你们都是兴奋。这是我以前在你身上从没见过的。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你还很害羞,不懂风情万种。即使我们大喊大叫,我们也试图压制声音。我们做了很多次之后,你就不那么兴奋了。

    “老婆,你是今晚我见过的最性感的女人,等一下,我们再彻底放松地做一次,充分享受它的味道。天明以后,我们遍回归正常的夫妻,你觉得如何?”

    我享受着妻子的手带给我的快乐,当我的话刚落下,妻子的手握着我爆炸性的东西越来越紧。

    我说完后,听了妻子无可争辩的温柔声音,她低着头,美丽的脸涨红了,不敢抬眸看我。

    “真是个骚货。”我接近我妻子的耳朵,感觉她身体的热量,这是我第一次用这样下流的话对妻子交谈。

    说完后,我站起来,站在我妻子面前,她正坐在床边,从这个高度看去,我妻子美丽迷人的脸就在我两腿之间。

    我撩起短裤,只留下帐篷里的内衣贴在我妻子完美的脸上。

章节目录 热辣口交,来回翻滚

    “老婆,平时让你帮我口交你都不答应,这么多年帮我口交加起来也不过十次,每次都很不情愿的样子。

    如果阿琛让你帮他口交,你会这么做吗?我问我的妻子。

    此刻我妻子直直的盯着我的内裤,她的手再次伸出,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宝贝东西,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在被我宝贝顶的高高帐篷内裤上,轻轻地抚摸着。

    妻子低声说:“我,我也不知道。”"

    “真是骚货,老公让你用嘴都这么难,现在表弟让你用嘴,你到答应的痛快,快把我的家伙从内裤里拿出来,如果你想尝尝年轻男人家伙的滋味,就先尝尝你丈夫的味道如何”。我站在妻子面前,轻轻地向她说道。

    我看着妻子的表情行为,显然已经兴奋到没有任何排斥的意思,每当到听丈夫叫她时,妻子的身体总会激动的抖动起来。

    似乎一个简单的称呼,对我和我的妻子来说,都充满了巨大的心理刺激。

    我妻子美丽的眼睛痴迷地盯着我的身体,两个大球紧随其后。

    通常我和妻子都很矜持,即使在最热烈的时候,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我之所以这样说,还是因为表弟提出来的,因为他刚才不止一次地说过,他希望我的妻子,也就是他的表嫂,能在他面前敞开心扉,展示我妻子最骚的一面,正是因为这个粗俗的词,令我的兴奋猛增。

    显然妻子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呼唤,我说完后,并没有碰我的妻子,我看到我妻子的性感丝袜美腿紧了又紧,红唇微微的张开,发出了美丽的叫声。

    我的妻子伸出手,然后拉着我内裤的边缘,开始慢慢往下拉,甚至把里面紧箍着的东西都被压垂了下来。

    她的动作缓慢而温柔,但在这样缓慢的动作中,那种渴望和期待的感觉是最美妙的。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悄悄地向前移动了一点,这样我就站得离我妻子的脸更近了。

    妻子微微抬起性感的下巴看着我的内裤,内裤已经被妻子退到了我的大腿上,当内裤被扯到在大腿上时,再也无法拉伸下垂的东西时,内裤突然挣脱了束缚,剧烈地弹了起来。

    当龟头几乎要划到妻子红润诱惑的脸庞时,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硕大的家伙还在不停的颤抖着,不时上下跳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门没关,听着外面表弟和女朋友对话的声音,你在卧室里吃老公的东西,感觉好兴奋,  亲爱的,我受不了了,救救我。”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向前移动了一点点,把我粗壮东西放在我妻子性感的红唇上。

    而我的话也深深地刺激了妻子,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卧室的门,客厅里含糊不清的话语声,很明显,清纯美丽的女孩正在和表弟阿琛聊天。

    这时我顾不上注意外面,也不在意他们假装偷看,这一刻我强烈地希望我的妻子给口爆,这种感觉与身体所带来的刺激和兴奋相比,心理上更能得到满足。

    没有什么比一个成熟、火辣、性感的年轻女人更令人兴奋的了,她有一张迷人的脸,两腿之间发出啧啧声。

    面对我的期待,妻子听着外面模糊的对话,今晚的妻子真的比以往更疯狂。

    妻子好像在告诉我,她之所以要这么做,是迫于无奈,所以她眼中存着隐隐的怨恨,这使我茫然不知所措。紧接着,妻子又因我的诱惑,而张开了嘴,性感的红唇让她欲拒还迎。

    妻子动作缓慢,当红色的嘴唇包裹着我的龟头时,我禁不住抬起头深呼吸了一口,全身立刻颤抖起来。

    我妻子的嘴继续,当我感到龟头再次被湿热地紧紧包裹着时,我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声音。

    这种声音可能会对我的妻子带来最好的释放灵感,当我觉得我的妻子已经达到极限并慢慢吐出来时,可她还在继续努力的工作着。

    我的妻子竭尽全力保持红唇,无论是吞咽还是舌绕,妻子美丽的红唇总能给我带来终极的磨擦和抓挠的感觉。

    “抱着我,继续口交,用你的手抚摸我。”我感到我的腿在不可控制地施加力量,即使像这样站立着,也感觉似乎在做剧烈的运动。

    我话落下,妻子把手放在我的腰上,然后开始绕着大腿走到我身后,有点害羞和尴尬,但妻子仍在努力工作。

    我不知道像妻子这样的成熟女人是否具有直觉能力来感受男人的反应。

    我的妻子慢慢摇着头,并吞着我的家伙,同时,她柔软的长发略微摇摆,我的妻子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柔软小蛋,我感觉像电击一般,麻酥爽快。

    妻子的动作不很熟练,但是她还是下意识地收紧红唇并抓挠着我,给我带来升天的感觉。

    之后,我的妻子在保持着吞咽动作的同时,立即开始用手摸摸我那敏感且皱纹的蛋蛋,好像她发现了一个新颖的玩具一样,和之前妻子保守的状态相比,我不知道今晚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俩似乎都被唤醒,无法形容的兴奋和激动。

    也许这一切都来自客厅里两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男人和女人,以及今晚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

    在享受终极美味的同时,我考虑了一下,我伸出手,轻轻地将其放在妻子的头上,并帮助她来回摆动头。同时,我稍微站起来迎合着。

    通过此操作,妻子也感到了一些羞辱的感觉,但是妻子似乎沉迷于此,并且移动速度比以前快。

    妻子陷入了如此可耻的兴奋之中,实际上,女人的嘴巴最性感,最诱人,那是因为男人丑陋而令人作呕的东西在不断涌入。本身带有强烈的耻辱感,再加上耳边男女对话的微弱声音,和卧室的门半开着。  这一切都在深深刺激着妻子。

    如此强烈的刺激对我来说也是无法忍受的。以前我和妻子在一起时,我们会感到很无聊,但现在知道我年轻又结实的表弟将要占据并享受我成熟又热辣的妻子时,我又有点后悔了。

    我拖着妻子的头让她停下来,因为我担心如果妻子这样做下去,我会在她性感而温暖的口中深处爆炸。我的妻子微微抬起头,白色的脸和我的东西彼此靠近,迷人的大眼睛看着我,充满怀疑。

    “老婆,不要在吃了,如果再吃一会儿,我会爆发的,我没想到你今晚会变得如此强大,你差点推翻了我。”当我微笑着和的妻子交谈时,屋外说话声音突然增大了。

    我被惊呆了,妻子明显也被刺激到了,她也呆住了。

    我和我的妻子互相看着对方,她羞愧愧地闭上了眼睛。
------------------------
S

TOP Posted: 2021-04-30 19:42 引用 | 點評
大麦麦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7657
威望:589 點
金錢:354932 USD
貢獻:8030 點
註冊:2019-03-07

章节目录 含着我的肉棒,发出淫叫

    这时候的我全身已经酥软麻木,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着,因为用力过度变得快速颤抖着。

    双手双腿已经不受自己把控,我感觉自己的灵魂真的出窍了,那种魔幻,那种不断攀升到云端,然后又不断四处飘散,仿佛自己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也仿佛自己跟这个世界融为了一体。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现在的感觉,我只感觉自己因为身体上想都想不到的感受,让我整个人都紧绷到了极致。

    你们无法想象到我现在的感觉,尤其是在美玉和我老婆并驾齐驱时,我真的感觉到了天堂的愉悦,舒服到死去的那种感觉。

    总之很难用言语描述,或许有人在现实中也体会过了这种滋味,可是对于我这个老实到了叁十岁的男人,在同时面对这两个性感尤物,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很丢人,似乎被刺激的反应太强烈了一些。

    那种酥麻,那种像是口舌几乎撩拨扫弄到了我的心灵深处。

    我努力的绷紧脖子,在重重呼吸中,我的身体还是跟触电一样,冷不丁的紧绷颤抖一下。

    当我抬头看着分别跪在我左右两侧的美玉和我老婆时,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我想今晚,能够享受这样美妙的滋味,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美玉的确骚的很,只见她不断梳拢着自己的时尚短发,垂着头在我腿间的正上方,性感红唇紧箍着我的黢黑狰狞的茎秆,不停的快速套弄着。

    当美玉吐出我的家伙时,茎秆上沾满了光泽晶莹的口,我的家伙不由自主的又高高挺立起来,表面上的青筋凸起,顶端紫红暴涨,看起来更加的恐怖。

    只见美玉用红唇刮蹭着我的茎秆一直到尽头,用口包裹着我的敏感圆头时,然后再慢慢的向下低头,用口腔一寸寸的将我的东西重新没入在她的小口中。

    美玉的嘴真的太厉害了,在我已经感觉足够深的时候,她还在不断的向下垂着头,一直到红唇贴在我的腹上,侯咙偶尔动两下时,我大东西传来的一样压迫感是不同于她丝滑烫热的口腔壁,我知道她又熟练的开始对着我做出深喉。

    她就这样不断的吞吐着我的大肉棒,不断的上下摇摆着头部,那张魅力的脸庞正对着我丑陋的家伙。

    此情此景,真令我心旷神怡。

    除了她这样的刺激,我的心理刺激已经高涨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我看到美玉跪在我旁边,弯腰翘臀的同时,我老婆也在我另一边跟她一样姿势的跪着。

    我老婆的腰肢细软,而圆臀的臀型弧线和丰满程度都要比美玉的完美诱惑,所以一样的姿势下,我老婆跪着看起来就是有种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风骚与诱惑。

    我老婆努力的把头垂低,和美玉不同的是我妻子此刻是侧着脸趴在我腿间深处的。

    伴随着大肉棒被美玉深深的吞吐着,而我老婆的那张绵软小口,则是不时的亲吻着我柔软至极的阴囊。

    她的柔舌轻轻扫动,划过我的囊袋时,那种刮蹭格外敏感,以至于让我能轻易的感觉到,我囊带上的夸张褶皱被老婆的小舌刮蹭时,我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老婆从最初的时候,舌的动作很笨拙,并且生疏缓慢的很,羞臊放不开,还有就是她在之前这些年里,真的没有给我这样刺激过,口交的次数都少的可怜,更不要说让她帮我舔舐囊袋这个部位了。

    我看不到老婆的魅力脸庞,因为她的头侧着在我腿间很向下的位置,但是我看着她双臂撑在床面上,跪伏在我身侧时,圆臀偶尔还会扭动,不时的也会悄悄的夹紧自己的双腿。

    足矣证明她在极度羞耻中,始终享受着兴奋的感觉。

    我老婆的舔舐在不间断的进行着,我感觉到她的适应能力是这么强大,这会儿已经把红唇贴在我的囊袋上了,除了轻轻的舔舐,温柔的亲几下之外,渐渐的,也放松了很多。

    充分证明之前跟美玉和麦克叁个人玩过这样的游戏,想到老婆和美玉一起,用这样风骚且无比刺激的方式取悦别的男人,我这时的欲望更加强烈。

    老婆此刻慢慢张开了小口,将红唇抵触在我敏感无比的囊袋,努力的将我囊袋含在口腔中。

    美玉还在不断的吞吐着,做出美妙的深侯,而我老婆则是用这样的刺激方式来将我的兴奋感撩的更旺盛。

    我充分享受着这样极致的快乐滋味,幸好的是我老婆和美玉两个人的动作都很轻柔舒缓,这样一来带给我的感觉更强之外,却能让我不立刻一泻千里。

    如果老婆和美玉着两个性感尤物,真的上来就这样的方式,对着我快速的刺激着,我估计顷刻间就一泄为快了。

    我无意间发出了舒畅的哼声,这声音对于两个女人就是最好的赞美和夸奖了,她们相视一笑,又奋力进行着。

    此刻整个房间里都变得异常炙热,特别是对我的视觉冲击那么大,我的手松开了撕扯的床单,然后向身体两侧伸了过去。

    当我的手分别左右的按在我老婆和美玉的一瓣臀肉上时,两个女人为了迎合我的揉捏和抚摸,竟然都悄悄的调整了一些角度,把腰臀转动着,更方便让我揉捏触碰。

    一只手揉着一个女人的美臀,这一刻我简直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我的手几乎带上了慌乱的感觉,不断的游走着,不断的在两个女人的臀缝中享受。

    在我各自碰触两个女人的前后门时,发现她们的前门都变得湿泞不堪,看起来这样的情形对于两个女人来说,都是一种刺激。

    对于女人来说,有时候男人的羞辱,或者是自己放纵一样的堕落与下贱,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心理冲击。

    我的手部力量愈发的用力,当我的手作怪一样,分别伸出了中间的手指,将手指肚抵在两个女人的前门口时,我双手微微的用力,分别向两个女人最敏感的前门挤了进去。

    美玉口里含着我的肉棒,发出一声美妙的哼声,而我老婆也在我的手指深入她的前门时,含糊不清的发出淫叫。

    此刻美玉继续保持着弯腰翘臀,被我手穿过臀缝玩弄她腿间的举动,她看着我老婆侧脸还在舔舐着我的囊袋,美玉骚声说道:“妹妹,下面我们俩来换个方式,让你老公尝试一下欲仙欲死的感觉!”

章节目录 老公的肉棒,坚挺无比

    今天的我,如同游走在梦幻世界里一般,自从我和老婆来到这里,一切都像是在梦境里,这一切简直是太美妙绝伦了。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是那么打的令人激动,期间也有过让人尴尬和心酸,但最终总会演变的让你心旷神怡,这种刺激心灵和身体的感觉,让你沉醉期内,久久难以平息。

    至少现在来看,在这个酒店房间里,我经历了太多的心路历程,还有心情的大起大落,我知道自己对于这一切,能轻松坦然去面对。

    性本来就是最美妙的事情,在我和老婆还能享受的年纪里,那就尽情的去享受和沉浸其中。

    在不影响家庭和生活的前提下,我想我喜欢上了这样美妙的滋味。

    毕竟时间一年年飞快过去,当我和老婆老的时候,不至于在回忆以前生活,却发现除了平淡菜米油盐,还有枯燥乏味的每天生活,没有任何深刻的记忆,这辈子没有疯狂过,没有大胆的去做过刺激的事情。

    那这辈子该是有多悲哀。

    我的思绪在千回百转,身体上的兴奋和强烈刺激感,却如同滔天海浪一样,一次次的冲击着我。

    我的手不断的在老婆和美玉这两个成熟性感的热辣少妇身子上游走着。

    性感的大腿,还有平滑的美背,包括两个人都跪着对我口的时候,还有因为地心引力关系,更显得硕大夸张的圆球在摆动着。

    我的手像是不够用的一样,不断的在两人身上游走着。

    美玉招呼着我妻子之后,老婆纠结了一下,继而还是低着头,配合着美玉的动作,一起刺激着我。

    美玉和我老婆这时候都各自侧头,把唇舌在我黢黑丑陋的茎秆上来回扫动着,两个人的手还不断的在我腹和大腿上游走着。

    两人从开始同时跪着低头,到现在也就过去了叁五分钟时间,我就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

    这还是在之前我狠狠玩了一次美玉美妙的身子,我要是没射出来一次,估计现在已经爆发,败给两个尤物的口舌了。

    两个人的嘴不断的游走,不时的发出轻轻的吸气声音,更显得刺激。

    两个人的红唇不时还会碰触到一下,一触即分。

    我还想持续下去,可我真的快要撑不住了,我恋恋不舍的按住了两个人的头,让她们停止下来。

    同时被两个女人诱惑的唇舌这样刺激着,这种销魂的滋味,几乎神圣刻印在我的脑海中。

    当我揽着两个人的头,并且将她们揽在怀里的时候,我真正的左拥右抱,我的手她俩儿如同绸缎般的细腻皮肤上游走的时候,我也是同时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这么快丢人的射出来。

    “好妹妹,你老公快撑不住了,马上就要缴械投降了。我说过咱们俩通力合作,那个男人能够挺得住。说真的,有时候还真羡慕你,你老公的肉棒,实在是坚挺无比。

    ”美玉趴在我一侧的肩膀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我老婆的手,故意把我老婆的手移动到我的家伙上。

    茎秆上沾满了两个人的口水,湿漉漉的,被老婆的小手触碰着,轻轻的上下套弄时,我感受到美玉和我老婆那两团肉球的挤压。

    “玉姐,你简直太骚了,丢死人了。”对美玉言语挑逗,我老婆还是面皮薄,脸红羞耻的冲着美玉嘀咕了一声。

    女神却不以为然,不停的用两个肉球磨蹭着我的身子,腰臀向前,也紧紧贴在我的身侧。

    美玉在掌控着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在美妙绝伦,她总会用令人惊喜的方式刺激着我。

    不时她也体贴的给我一些缓冲的时间,想让我多享受一些,除了最初的强烈刺激之外,只要是慢慢的适应这样程度的兴奋,时间总能延长许久的。

    “妹妹,公司的林副总对你挺照顾的啊!老实说,他干过你没有?

    咱们公司有几个姿色不错,性感靓丽的员工都被他带到办公室里玩过呢。

    我估计那种又胖又丑的老男人,也就是匆匆把女人按在办公桌上,从后边抱着屁股弄,或者在沙发上夹着腿弄。

    那老家伙还向我示好过呢,不过咱们公司不是跟我老公的公司有业务嘛,我可是很有底气的,那家伙也不敢招惹我。

    像你这样外边矜持羞臊,内心风搔的性感少妇,这可就不好说了。

    林副总可是咱们公司底下议论最多的老刘氓。

    ”美玉轻轻抚摸着我,开始跟我身子另一侧躺着的妻子聊了起来。

    两个人聊着的还是她们公司的事情,我倒是不清楚,可在我听到公司里有个这样的副总时,心里有些憋闷。

    其实哪个公司都差不多,这样的规则和风气,私底下太多太多了,可是要真是骚扰到我老婆,那我就安心不了。

    “哪有啊玉姐,你,你说话就不能含蓄点吗?总是这么说,跟你平常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反差那么大。

    我跟林副总不熟悉,而且的除了工作关系之外,我也很少跟他交流过。

    林副总不是喜欢财务的一个刚毕业实习的小姑娘嘛,总是围着人家转。

    最早的时候他向我示好过,不过我很礼貌的保持距离,或许是林副总见我这个态度表现的很明白,他也就没有再继续向我表达亲近示好了。

    玉姐,你平时在公司那么高傲冷漠,没想到私底下还八卦这些事情。”我老婆一只手抱着我的胳膊,紧挨在我的身旁,另只手还是紧紧握着我湿漉漉的家伙,轻柔舒缓的上下动作着。

    俩人为了给我喘口气的时间,一边撩拨我的同时,一边随口聊起她们公司里的事情来,这可把我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那实习的小丫头确实水灵,你知道为什么林副总对她上心吗?因为她妈妈是咱公司业务部的啊。

    而且也是被林副总玩过的女人,这个老蠢猪肯定准备把这对母女花都给征服了呢。

    指不定还打着双飞母女花的念想。

    再说了,你这么性感,那个老家伙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对你放手的啊。

    ”美玉又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

    平日里老婆很少聊过工作的事情,更没有说过这些,在我侧头看着她的时候,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她突然之间表情紧张无比,而且那双美丽的眼睛开始心虚的闪烁。
------------------------
S

TOP Posted: 2021-04-30 19:47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7-24 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