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三十而已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三十而已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jiregze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497
威望:247 點
金錢:80 USD
貢獻:10 點
註冊:2015-08-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6 09:41 #12樓 引用 | 點評
卵涨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52
威望:26 點
金錢:25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2-04

三十而已版本得《晚春》
TOP Posted: 2021-05-06 12:33 #13樓 引用 | 點評
一起买醉吧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686
威望:683 點
金錢:0 USD
貢獻:2015 點
註冊:2020-10-30

第11章

    很快,张和尘就从衣帽间蹦蹦跳跳的出来,手里还拿着两件刚拆封的衣服,一件白T恤,一件黑底格子裤衩,还有一个小的四角内裤。
    她刚要过来,突然想起什么,就对着顾景鸿招了招手道:“干爸,你帮我把包拿过来,那边的卫生间下水道堵了,还没来得及找物业修理,你先来卧室的卫生间洗吧。”
    顾景鸿起身,拎着张和尘的单肩包走了过去。到了卧室门口,把单肩包给了张和尘,又从她的手上接过三件衣物。只见衣服上都是一样的字母,好像是一个英文单词,短裤的格子就是英文字母交叉而成,什么牌子的他也不懂。
    张和尘拿出了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便直接关机,然后一只手牵住顾景鸿的手腕,再次被他搀扶进了卧室。张和尘的卧室也很大,不但有衣帽间,卧室更是有一个长长的衣柜。床头一幅巨大的婚纱照,顾景鸿终于看见了那个出轨的渣男。那是一张三十岁左右略显帅气的脸,但是眉宇间却有一股无法言喻的苍白,就算摄影师给足了光也无法掩盖。
    张和尘领着顾景鸿进了衣柜旁边的推拉门,这是一个很大的卫生间,淋浴浴缸样样不缺。开了灯,告诉他水温最好的位置,她便蹦跳着再次走了出去,手里还拎着顾景鸿的皮鞋,看得出她是一个很细心的女孩。
    水哗啦啦的下来,顾景鸿终于摆脱粘着身体的衣物,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卫生间外面的张和尘此时也并不好受,她的全身本就贴着顾景鸿,雪纺衫和短裙的材质本就容易被水洇,内裤更是被自己的桃源蜜汁打湿。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等下又不好自己一个人洗澡,让顾景鸿一人等着。她心一横,想先把衣服换了。她打开衣柜,这里本就是存放她经常穿的衣服,找了一件宽松的居家蚕丝长裙,一件白色无袖弹力吊带。拿内裤的时候她有些犹豫,这里多是些性感的内裤,但顾不了那么多了,再等顾景鸿怕是要出来了。
    很快张和尘就换好了全套的衣服,俨然变作一个居家的美少妇,等着顾景鸿洗好出来,把衣服一起打包洗了。浴室的水在她换内裤的时候就停了,她还担心顾景鸿会立刻出来呢,更是光速的整理衣服,可是等了半天,不见顾景鸿出来。
    终于浴室的门打开,顾景鸿穿着大裤衩和T恤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原来的衣服和裤子,还有一条刚刚张和尘给他的四角内裤。顾景鸿有些尴尬,看着张和尘正望着自己,涨红了脸道:“太小了,穿不上。”
    其实是能穿上的,只是卡的难受。
    张和尘从顾景鸿手里拿过衣服,打算连带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拿去外面的卫生间洗了。她瞄了一眼浴室,看里面已经被顾景鸿拖得干干净净,不禁又有些小感动,和她去世的爸爸一样的体贴呢。
    刚走到卧室的门口,张和尘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她一下就慌了神。这个时间根本不可能是清扫的阿姨,那最有可能的是自己的婆婆和老公了。她现在和顾景鸿的状态,她手里拿着双方的外套和内衣,顾景鸿头发还湿漉漉的,明显刚洗过澡。任谁看到这,也不会认为是一对正常的男女关系。不管了,只能先躲起来,她来不及多想。
    张和尘也顾不上崴脚了,拉着顾景鸿就往里侧的衣柜里钻,还一边发出求救的急切眼神。衣柜里面都是她的衣物,除了她自己,一般没人会去开。顾景鸿有些无奈,虽然说两人的状态确实有些奇怪,但至少现在还是可以解释的清楚,如果自己跟着进去,被逮到可就真的说不清了。只是看着张和尘那快要哭出来的眼神,他还是心一软跟着躲了进去。
    衣柜门被拉开,又轻轻的拉上,抱着二人衣服的张和尘,还不忘把顾景鸿的皮鞋踢进了床下,捎带把床上的单肩包一起收了进来。衣柜里漆黑一片,他们躲进了角落的一个狭小区域,再也不敢出声,因为卧室虚掩的门已经被推开。
    “嗨,放心,晚上肯定过去,这种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本公子呢。”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声音很大,语气透着得意。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妈非要上我家送吃的,说是瑞士来的补品,我妈想抱孙子都想疯了。”男子继续哈哈大笑着。
    衣柜里后面很窄,外面的衣服又不敢去触碰,两个人只能紧紧的往里面贴。此时的张和尘在前面抱着衣服,顾景鸿则躲在后面,变成了女前男后的姿势,两个人挨得很近。顾景鸿的手有些无处安放,张和尘感到了他手臂的无助,用腰对他蹭了蹭,示意他勾在自己的腰上。此时两人已经非常的紧密了,张和尘的屁股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却十分的翘挺,虽然没有紧挨着顾景鸿的裆部,但时不时就会蹭摩一下,顾景鸿低下去的肉棒,又有些开始抬头。
    『滋啦』一声,另一边的柜门被拉开。张和尘已经能够透过前面露出的光,隔着衣服看见自己丈夫的脸庞,他一边取着衣服,还不忘打着电话。
    “放心,晚上七点之前肯定过去,骗是你孙子。”电话声还在继续。
    张和尘和顾景鸿两人,此刻已经全都紧紧屏住了呼吸,张和尘现在更是整个人已经紧张的瘫在了顾景鸿的身体上。顾景鸿下意识的抱紧了她的腰肢,肉棒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抬起了头。
    顾景鸿本就没穿内裤,巨大的肉棒更是一下子隔着衣服顶在了张和尘小穴的缝隙。还好她此时双腿紧紧并拢,没有给顾景鸿的肉棒冲进来的机会。
    顾景鸿的肉棒实在太大太长了,张和尘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被顶的向前了。她从未接触过如此大的肉棒,或者说她只接触过一个很小很小的毛毛虫,甚至连毛毛虫都不算。和这个巨大的肉棒相比,她老公那个只能算一条小蚯蚓罢了,还是有着长长包皮的小蚯蚓。
    顾景鸿的肉棒带给张和尘的震撼太巨大了,她紧咬着牙关没让自己呻吟出来。丈夫那边的拉门终于关上,她和顾景鸿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只是这个呼吸不约而同很慢很轻。张和尘此时身上的酒味已经不怎么明显,更是有阵阵的体香传来,让顾景鸿觉得十分的舒服。这黑暗狭小的角落,瞬间也没有那么憋屈了。
    “今晚的几个妞正不正点?”张和尘的老公在外面大胆的聊着自己的丑事。张和尘那沮丧窝囊的委屈瞬间又被勾起,只是她老公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靠,能好看过我老婆,胸大就行,凑合耍耍。”男子继续表演着单口相声。
    张和尘忽然把双腿张开了一些,丈夫才是出轨的那个,她现在却憋屈的躲在衣柜里,这让她感到羞辱、委屈和窝囊,她急需要报复来发泄心里的愤怒。她把腿张得更开了,屁股对着顾景鸿的小腹坐下,脸和脑袋更是依偎在了顾景鸿的颈下。
    顾景鸿一下子就感到,自己的肉棒隔着衣服顶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自己女儿顾佳的那个位置,这两天已经被他无数次的开发。他一下子变得血脉喷张,女人还很配合的开始前后的摩擦,虽然幅度很小,却让他舒服的想叫出声来。
    煎熬,既是愉悦的享受,又是忍耐的煎熬。
    张和尘的丈夫突然躺在了卧室的床上,和他的损友聊起了天,内容无非是哪个模特腿长,哪个网红胸大,哪几个他玩过,哪几个他正准备玩。
    张和尘也很配合的被撩起了熊熊的怒火,她已经失去了理智,褪下了她的长裙。
    如果说张和尘此时的状态,是愤怒更多一些那肯定正确,但说完全是因为愤怒也不尽然。因为渴望的河流已经在流淌,她的小穴早已泛滥,顾景那巨大粗壮的肉棒,像一根坚硬火龙,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来回的摩擦早已让她坠入欲望的深渊中,愤怒只是更好的理由和润滑剂罢了。
    顾景鸿此时也进入了野兽模式,只是残存的理智让他不敢疯狂的冲杀。外面的男人还在继续聊着电话,他讲的内容尺度直接惊掉了顾景鸿的下巴,这是怎样一个糜烂的人生啊,简直就是社会的残渣,人类的蛀虫。只是此时他已无暇去关注这个烂人,张和尘这时已经褪下了自己的内裤。
    顾景鸿感到黑暗中一只小手,摸索着深入了自己的裤衩,他也很配合的顺势脱了下裤衩。然后一只小手抓住巨大的肉棒,引导着来到自己的穴口。桃花泛滥,巨棒轻挑。
    没有话语,没有呻吟,一切都在轻声而又急促的呼吸中进行,幽暗而神秘,激而诡谲。
    这时,卧室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呼唤,听声音应该是一位中年妇女,张和尘知道那是她的婆婆。
    张和尘的丈夫走了出去,脚步消失在门外,衣柜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声。一个低沉而又轻微的声音,飘进了张和尘的耳朵之中。
    “你不后悔?”
    没有回答,张和尘的手已经引导着顾景鸿的肉棒顶在了自己紧致的穴口,她的阴唇被龟头覆盖,她的屁股向后隐隐用力。
    突然,顾景鸿的龟头卡在了穴口,张和尘疼痛的浑身颤抖。她那只刚刚松开顾景鸿肉棒的小手,一下子抓在了顾景鸿的大腿上,狠狠抓牢,说不出的用力。
    顾景鸿感觉到肉棒被一个残缺的膈膜挡住,让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结婚一年的像花一样充满魅力的女人,竟然处女膜还有残余。他那个脸色看起来阴郁苍白的老公是有多废物,竟然还妄想着娇妻能给他生子。
    顾景鸿隐隐有些激动,但肉棒却是没有停下,失去了张和尘屁股的助力,缓慢而坚定的向着小穴进发。残缺的处女膜像纸一样被扫荡,龟头终于挤进了张和尘的穴口。
    “疼。”从开始酥痒难耐,到现在的疼痛难忍,张和尘开始有些后悔。顾景鸿的肉棒对于她的小穴来说实在太过巨大了,她感觉自己小穴的肉被生生的撕开,这已经超越了她的想象范畴。
    顾景鸿仿佛体会到了她的痛苦,龟头在穴口轻轻的研磨,渐渐的,酸痒酥麻的感觉又回来了,小穴的溪水也再次泛滥,肉棒再次推进,终于整个龟头被小穴包裹。
    这次轮到顾景鸿惊讶了,龟头进去之后,张和尘的小穴像是化作一个漩涡,又仿佛一个小嘴。一口一口把自己的肉棒慢慢吸了进去,直到肉棒进去三分之二时才停止。只是那小穴壁的吸力依然还在,似乎当他再一次回到穴口,还会再次被这样吸进来。顾景鸿像是发现了玩具一般,把肉棒抽出到只剩下龟头在里面,果然,肉棒不用用力,就再一次被吸了进去,还是三分之二,他如此反复,喜不自胜。
    张和尘的小穴感受着顾景鸿的玩弄,她蹙着眉,还在慢慢适应这份粗壮。渐渐随着顾景鸿的肉棒一次次反复进出,她开始逐渐适应,再然后她开始不满足于顾景鸿缓慢的玩弄,屁股开始前后的加速,小穴的淫水化作碎花飞溅。
    感受到了干女儿的不满,顾景鸿开始加速了抽插。突然,他猛的使力,肉棒尽根全没,龟头直接捣在了子宫深处的花心上。
    张和尘已经开始慢慢适应了肉棒的粗大和抽插,她的身体舒服的舒展开来,小穴内壁带来的刺激一波波冲刷出美妙的感觉,她仿佛在蓝天碧海下晒着太阳,如此美妙。只是突然,巨大粗壮的肉棒一下子像铁杵一样冲进她的子宫,捣在她的花心上,她像是被剧烈的风浪拍打,一下子整个人就被海水淹没。
    这就是高潮吗?张和尘结婚一年多,第一次体会到了高潮的感觉。她的小穴像抽搐一样痉挛着,她的灵魂被高高举起又悄悄放下,她有一种想要尿尿的冲动,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抖动,穴水像春潮一样喷发。
    “哦……啊……”黑暗之中,她再也忍不住了。张和尘捂着嘴巴,还是舒服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仿佛美丽的歌者,唱出她发自内心的愉悦。
    抽插还在继续,只是顾景鸿此时感觉抽插的十分不舒服。他喜欢那种猛烈的冲撞,喜欢那种疾风骤雨一样的向前冲锋的感觉,那能让他有种青春回来的感觉。可是这衣柜之中的空间实在太过狭小了,让他无法施展。
    顾景鸿有些沮丧的把张和尘的吊带推了上去脱掉,张和尘也很配合的举起的双手。可是到了解乳罩时他有些束手无策,他已经十几年没玩弄过这种东西了。顾佳因为怀孕喂奶也只是戴一个束胸,他很轻松就翻开,再加上现在胸罩又说不出的高档,和他那时候的一根带子是无法比拟的。现在他遇到了他性福生活的第一个难题,他弄了几次不成之后越来越愤怒。还好张和尘感受到了他的意图,一只手引导着他完成了单手解罩的基本动作。
    顾景鸿一对大手从后面握住一对高挺丰满的乳房,张和尘的乳房和顾佳很不一样。顾佳的是饱满和肥硕,张合尘的则是高耸和挺拔,像两个又圆又尖的高山。她们的乳头也不一样,顾佳的是花生米一样母亲哺乳的乳头,张和尘的则是米粒一样尖尖少女的乳头。柔软滑嫩的乳房在顾景鸿的手里变幻出无数的形状,手指还玩弄着小荷才露尖尖的角。
    张和尘感到被玩的很舒服,她越来越觉得遇到这个老男人是她的幸运。乳头上传来电流一样的刺激,巨棒进进出出,小穴被填满的很充实。还有那厚实的臂膀,粗重的大手,温暖的臂弯。即使这个老男人的呼吸都让她迷恋,那粗重的呼吸是如此的性感,她忍不住昂起头吻了上去,献上了自己的香唇。她像一个请求皇帝怜爱的妃子一般,勾住他的脖子,口中的津液交替,舌头在嘴巴里翻滚。
    他们就这样无声的在黑暗之中抽插着,玩弄着,体验性交带来的快感,十分淫靡而安详。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一声舒服的呻吟,张和尘迎来了第二波高潮。她全身颤栗,皮肤鸡皮疙瘩竖起,春潮拍打着她的灵魂,老男人却似乎永不疲倦,仿佛要带把她带往天上去。
    终于,外面传来锁门的声音。许久之后,客厅再无动静。
    顾景鸿再也无法抑制心里的冲动,抱着早已被他玩弄的松软不堪的张和尘从衣柜之中走了出来。他像一只从黑暗中走出的野兽一般,把张和尘放在了宽大舒适的床上。他的肉棒上还沾着张和尘残缺处女膜上的血迹,透着野性与不羁,仿佛他就是王,就是统治这个女人的无上君主。
    女人被摆成了大字的形状,浓密的长发在床铺上散开。顾景鸿低头欣赏着干女儿的裸体,柳叶一样的眉毛,瘦瘦尖尖的瓜子脸颊,额头白皙而光滑,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樱桃小口透着火红和热情;比小米粒还要小几圈的黑痣可爱而性感,一双灵巧的耳朵,脖子像天鹅的颈一样细长。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完美了,脸上的每一个器官都是那么完美,比顾景鸿从电视里看过的所有女人都要漂亮。还有那双此刻微微闭着的桃花眼,仿佛只要她一睁开,全世界都会因为她黯然。
    顾景鸿忍不住欣赏着,这看似春睡的女人,她的锁骨里似乎可以放下鸡蛋。她的乳房,即使在她平躺的时候,也高高耸立,像两座雪白晶莹的雪山。雪山顶峰的两滴嫣红,是如此扎眼。她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白色的绸缎一样光滑,小腹紧实而平摊。这个女人就连肚脐都是那样完美,像一朵美丽盛开的雏菊。两条笔直白皙的大长腿,紧致小巧的玉足,神秘的倒三角,微微隆起的耻骨,蓬松茂密的毛发,毛发上还有晶莹的露珠。
    顾景鸿在她的大腿中间跪下来,此刻这份完美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现在就要把她占有。
    终于,巨大的龟头来到了桃源的穴口,只是它仿佛并不着急进入。开始在肥厚的阴唇上研磨,时而挑起露水,时而含住阴蒂,时而划过阴道,时而顶住菊花。淫水再次开始泛滥,跟随着龟头流淌,似乎它去往哪里,淫水就流去哪里。
    “哦……哦……”
    张和尘的呻吟此起彼伏的响起,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扭曲,一双纤细的玉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单,用力的撕扯,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顾景鸿像是一个安静垂钓的老渔夫,安静的看着自己的钓钩,他一点也不着急。
    不知道多少次的按摩和骚动,女人终于在马眼再一次噙住自己阴蒂的时候败下阵来。身体再一次抖动,全身泛起红潮,她此时仿佛春睡的仙女,被桃花洒满全身。
    “嗯……啊……”
    小穴开始抽搐和痉挛,穴水像喷泉一样喷发,她竟然潮吹了。淫水喷洒在了顾景鸿的胸部和身体。肉棒和阴毛,两个人的私处全部都被打湿了,呻吟在继续,潮吹还没有停。她的呻吟悠扬顿挫,随着潮吹的喷洒高高低低,像一个开了音乐的喷泉,美好而动听。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别人不知道,但顾景鸿觉得张和尘肯定是。张和尘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化作一团水,她的世界只有流淌和喷洒,去往那更浅的低洼。只是顾景鸿没有给她机会,因为他已经堵住了她的泉眼。
    肉棒推进,龟头向前,潮湿泛滥的穴口被轻轻的推开。张和尘再一次蹙眉,没有上一次那么疼痛,但是巨大肉棒还是给她带来不适的感觉,她的小穴还是太紧致了,还需要大肉棒一次次的开发。
    不同于女儿顾佳小穴带来的感觉,那种完美的贴合,张和尘的小穴像一个肉做的金箍,套在了顾景鸿的龟头。他只能再次费力的研磨推进,只是这一次至少比上一次快速许多。
    “嗯……哦……”
    龟头终于全部进去,来自小穴漩涡一般的吸力再一次显现。这一次有了顾景鸿腰部的用力,推进就像转动的螺丝一样丝滑紧致。顾景鸿感觉肉棒就在被一个戴着螺纹的的套筒紧紧的旋转着吃了进去,他想舒服的叫了出来,差点就要喷发而出,来自腰眼的空虚一闪而逝,他还是收摄住了熊熊喷发的意图。这个小穴太神奇了,自己就差点秒射,更别说那张苍白的脸了,他抬头看见了那张大大的婚纱照。
    终于,肉棒进入到三分之二处,小穴的吸力不再帮助推进,顾景鸿抬起了张和尘的双腿,肉棒开始发力。
    “呦……唔……”
    肉棒冲进了子宫,龟头顶在了花心上,张和尘发出了类似于海豚的叫声,紧随之后的是密集的肌肤撞击的声音。
    “啪……啪……啪……啪……”
    张和尘在现在的样子,从仙女春睡变成了仙女唱歌,虽然仙女现在还是闭着眼睛。在肉棒的抽插之下,不适的感觉渐渐退去,愉悦拍打着她的身心。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和饱满,也终于领会到了性爱的乐趣。以前老公说的爽她是从来不懂,她每次都是敷衍的附和,因为他每一次都秒射在自己的穴口,并未给自己带来任何感觉,自己的小穴似乎有一种魔力,总能让他秒射。
    张和尘丈夫那带着长长包皮的袖珍肉棒,和顾景鸿的这个一点也不一样。她能感受到这个巨大肉棒前面的光滑,和那像小嘴一样含住自己阴蒂的东西。那巨大肉冠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让她的花心颤抖。肉冠后面那条浅浅的肉沟,像是倒刺一样,每次都像要把自己的魂魄勾走。她觉得她和这个男人才应该是一体的,她的小穴仿佛就是为他而生,他的大肉棒仿佛为她量身定做,每一次都能顶得自己像是飘在云雾里。她再也忍受不住,开始放浪的呻吟。
    “嗯……啊……嗯……哦……”
    “啪……啪……啪……啪……”
    顾景鸿的速度越来越快,再次化身电动的马达,张和尘那高耸的雪峰,上下摇晃,仿佛即将雪崩的山丘。
    “呦……唔……”
    又是一声尖锐的呻吟,张和尘再一次高潮,没有给她细细体会的时间。插撞继续,还在加快,顾景鸿已经开始进入疯魔,他的世界里此刻只有撞击和抽插。
    突然,外面又传来开门的声音,一下把顾景鸿从疯魔中惊醒,他来不及多想,这次可是无法解释。见张和尘只是闭着眼睛在享受着性爱的愉悦,并无察觉开门的声音,他一把把她抱起,拿起一个枕头,盖住了他们在床上留下的泛滥印迹。只是刚刚的潮吹实在太多,并没办法完全遮盖。他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抱着张和尘就躲进了卧室的卫生间。脚步已经临近,没有了给他躲进衣柜的时间。
    在顾景鸿堪堪进入卫生间,拉门合上的瞬间,卧室门就传来被推开的声音。此时两个人还是性交的姿态,肉棒完全填充在小穴之中。张和尘也是一脸的惊慌,但却掩盖不住眼角的春情,一双桃花大眼已经睁开,散发着说不出的风情。她已经从高潮走神之中缓了过来。
    进来的那人并没有过来床头位置,只是在靠近门的位置寻找着什么。一种偷情的感觉再次刺激着顾景鸿的神经,他突然变得大胆,嘴巴吻住了张和尘的小嘴,张和尘此时被他抱着背靠墙壁的瓷砖,他抬起了张和尘的一只脚,开始了再次的抽插。
    抽插开始时快时慢,随着外面的动静而变化,挑动着两个人的神经。他们的舌头交替变幻着,津液在彼此的口中融合,张和尘高耸的胸部更是和顾景鸿的胸部紧紧贴合,这场交合注定紧张而又刺激。
    持续了几分钟,两人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男人离开了房间,偷情的快感却一点也没有消失,撞击变的大声,肉棒总是能从小穴带出水声。
    “嗯……啊……嗯……哦……”
    “啪……啪……啪……啪……”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抽插的速度越来越迅疾,他们似乎已经不再理会外面的男人,好在男人没有再回来,好在房间够大。如果此时他回来,一定会为被妻子现在的画面所震撼。她像一个美丽的荡妇一样,亲吻着一个老朽的男人,胸部在老男人的胸部挤压下变幻出各种的形状,一双肥美的翘臀前后耸动,配合着男人的抽插。
    “嗯……啊……嗯……哦……”
    外面传来关门的声音,在门关上的瞬间,两人的身体同时感到放松,又同时迎来一阵颤栗。女人小穴像汹涌的巨浪喷出狂涌的浪潮,男人的肉棒像火山喷发出海量的岩浆。这是水与火的交融。他们彼此激荡又互相消融,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冲开,快乐的浪潮把他们一起吞没。
    张和尘和顾景鸿紧紧地拥抱,仿佛他们是一体,此时他们也确实是一体,肉棒将他们紧紧相连。
    “干爸,谢谢你。”张和尘收获了快乐的巅峰,忘情的吻着老男人,回答她的是捧起她脸颊的手。
TOP Posted: 2021-05-06 14:04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06-18 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