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早上醒来,倩倩像小孩子一样偎在俺怀里,俺问:「现在还做那个吗?」倩
倩说:「没有,我已经好几天没接客了。」俺又问:「那你往后有什么打算?」
倩倩说:「不知道,不过我不想再卖了,想找个正经工作,挣点干净钱,这样我
才有勇气去见我妈,养活她。」俺说:「这么想就对了。虽然大姐也为钱跟男人
睡觉,没脸跟你说这话,可……」俺还没说完,倩倩抢着说:「不,大姐,我很
佩服你,你有目标有追求,再苦再难也努力往上笨,而我是自甘堕落,过一天算
一天,越活越烂。」倩倩停了停,又说:「我离家出来做鸡,没人看得起我,客
人谁拿鸡当人看。只有大姐你,你当我是个人,可怜我,照顾我,不嫌弃我脏。
要不是遇上大姐,我可能真的就烂到底了。」

  俺看着比俺闺女才大两岁的倩倩,心里真的可怜她,希望她往后能过上好日
子。倩倩忽然说:「大姐,往后我跟你干行吗?」俺一愣,其实俺的生意刚够养
家糊口的,要不是俺各处陪男人睡觉换人情,大概齐一年下来都难存下钱,可俺
瞅着可怜巴巴的倩倩,又不忍心跟她说不行,说:「行,咱们俩一起干,等咱们
买卖做大了,赚了大钱,俺陪你一起去见你妈妈。」倩倩可能没以为俺会答应,
很感激俺,眼睛里含着眼泪,把俺抱得更紧,大概在她心里,俺现在就是她妈妈。

  俺俩人唠扯到十一点多,眼看快中午了,俺起来收拾桌子,倩倩也帮俺收拾,
俺拾起冯奎还给俺的那两百块钱,又笑了。倩倩问俺为啥笑,俺把前因后果说了
一遍,倩倩也笑了,说:「这事我也遇上过一次。」俺问:「也是把钱塞屄里?」
倩倩说:「更缺德!……我接的那个宁波老板更坏,都六七十岁的人了,特别好
色,还特别变态。」俺又问:「咋个变态法?」倩倩说:「他拿崭新崭新的百元
钞票团成团,用鸡巴一下一个的往我屄里顶,说我能装下多少、就都是我的。
……大姐,那新票子多硬啊,尖尖棱棱的一堆,弄得我屄里就像塞了个刺猬,难
受死了。」

  俺笑着说:「塞这么多,咋拿出来的?」倩倩一笑,说:「还好是晚上,我
去医院找了我的一个熟客,他是大夫,正好值夜班,我叫他一张一张给我夹出来
的。」倩倩咯咯笑,又说:「他夹完鸡巴就硬了,在诊室里就求着和我弄,中间
还叫护士撞见了,不过幸好那个护士是他家亲戚,才没报告给医院知道。」俺听
了哈哈大笑,倩倩也跟着笑了,早上的难过和伤心登时一扫而空。

  吃完中午饭,倩倩说要出去一趟,我问她干啥去,她说去拿行李来和俺住,
俺说:「那你早点回家,晚上我给你做几样我们东北菜尝尝。」倩倩听我叫她早
回家,差点哭了,俺知道这个『家』字,对她太重要了。

  倩倩走了以后,俺收拾完屋子,给老曹打电话,老曹说后天上午有车去哈尔
滨,俺心里想带倩倩回老家过年,问老曹能不能多捎一个姐妹,老曹没打锛就答
应了,还说他给俺闺女买了个学习机,等上车时给俺,俺听了心里一阵热乎,又
一阵感激。

  俺心里想着给倩倩做顿好吃的,下午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家刚开开门,就听
着脑袋后面有人说:「妈啦巴子的,敢情还真是你这娘们。」俺听着声音耳熟,
忙回头一瞅,吓了俺一大跳,俺身后站的竟然是二驴子。二驴子剃了个大光头,
一身高级西装,穿金带银,瞅着俺一个劲阴笑。俺不知咋地,看着二驴子就害怕,
脚底下不听使唤的倒退进屋子,手一软,菜篮子也掉了。俺结结巴巴的说:「你,
……你咋?你,……你来干啥?」

  二驴子笑着说:「你这是干啥,看见老公咋也不高兴呀?」这时候,冯奎的
屋里走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圆脸蛋子,身材贼啦丰满,神色也妖道。
那女人上来挎住二驴子的胳膊,骚声骚气的问:「老板,这就是你以前的老相好
呀?」二驴子说:「是啊,爱优。你顶的就是她的窝。不过你比她有良心,这娘
们我调教她两年,好不容易把她调教好了,她却闷不吭声的蹽杆子啦。」

  俺这才知道,原来那女的就是冯奎带回来玩过的爱优,而二驴子就是爱优的
老板。

  二驴子一步一步向俺逼进,俺吓得往后倒退,问:「你干啥?咱俩已经没关
系了,你快走吧,不然俺喊人了。」二驴子的脸一下子拉下来了,跟着俺进屋,
唰的抽出一把刀子,刀尖对着俺,说:「你喊啊,你喊,老子就弄死你。……哼!
你是老子的女人,老子不叫你滚,你就敢自己跑,你奶奶个屄的!」说着,二驴
子一脚就把俺踹倒在了地上。俺不知道二驴子咋变得这么凶了,心里怕的要死,
哆嗦着争辩:「俺就拿你那点工钱,叫你玩了两年,你还嫌不够吗?」二驴子叫:
「贱货,要不是老子抬举你,让你有钱养家,你们一家子早他妈喝西北风饿死了,
肏!还不知道感激老子。」

  二驴子回头对爱优说:「关门!老子今天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贱货!」爱优
一笑,咣的一声,把门关上了,上来跟二驴子说:「老板,等会叫我也玩玩这个
老贱货。」二驴子一捏爱优的脸蛋子,说:「还是你她妈的懂老子的心,叫人来
劲!」说着,二驴子一把薅住俺的头发,把俺抡到了沙发上,对爱优说:「来,
给她来个『苏秦背剑』。」爱优听了,抄过俺捆货的绳子上来,俺想挣巴,可二
驴子的刀已经顶到了俺的胸脯上,说:「别他妈瞎挣歪了,叫老子痛快痛快,兴
许老子还能放过你,不然老子把你剐得纷纷碎。」俺登时不敢动了,爱优倒俺背
后,把俺的右胳膊从上往下弯,左胳膊从下往上弯,用绳子捆住。俺俩胳膊扭着,
疼得直哼哼,一下子汗就出来。

  爱优一拽绳扣,将俺拉起来,站着给二驴子瞧,完了,俩手在俺胸前一撕,
撕开了俺的衣裳,俺的俩大奶子一下子就露出来了。二驴子阴阴一笑,左手抓住
俺一只大奶子,说:「这对浪奶子还没叫男人玩耷拉呀?」说着,刀子在大奶子
上一划,俺一声惊叫,奶子上已经多了一条血印子,俺怕的哀咕:「吕老板,你
放过俺吧,求求你,放过俺吧。」二驴子疯魔一样的嗷嗷叫:「妈的,你应该求
我玩你,肏你。快说,不然我现在就割了你的奶头。……爱优,给她看看,没奶
头是啥样子?」爱优贱笑着来到俺面前,把衣襟一扯,露出了左边的大奶子。俺
看见,爱优左边的奶头已经齐刷刷的没了。俺心里一哆嗦,就觉着裤裆湿了。

  爱优咯咯大笑,指着说:「老板,她尿了。」二驴子看见我怕得尿裤子,高
兴起来,刀尖顶着俺的奶头,说:「快点跟老子说好听的。」俺怕得要死,哆嗦
着说:「吕老板,求你肏我吧,求你玩我吧,……我想要你的大鸡巴。」二驴子
听了哈哈大笑,啪!啪的给了俺俩耳刮子,说:「老子的女人,到死都是老子的。
说,你是谁的女人?」俺说:「俺,俺是你的女人。」二驴子啪!啪的又给了俺
俩耳刮子,一薅俺的头发,说:「记住了,你是老子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明白
吗?贱货!」俺哭着说:「明白。」

  二驴子看俺伏贴了,用刀在俺身上割扯俺的衣服,俺惊叫着,不一会就被扒
光了。二驴子瞅了瞅俺光滑溜溜的身子,得意把刀往沙发靠背上一扎,完了,自
己也脱光了,命令俺:「给老子跪下。」爱优在傍边一踹俺的腿弯,叫:「跪下,
给老板吃大鸡巴。」俺不敢不听话,跪到地上。二驴子一把薅住俺的头发,托着
大鸡巴送到俺面前,淫笑着说:「骚货,叫老子看看你的浪嘴长进了没有。」俺
张开嘴凑上去,二驴子的大鸡巴还是跟早前一样又臊又臭,俺含住大鸡巴头,用
舌头在嘴里舔鸡巴眼子,完了,劲量把大鸡巴往俺嘴里吞。

  二驴子的气喘得粗起来,搂过爱优,狠狠的亲了回嘴,又冲俺说:「妈的,
看来你这贱货没少吃鸡巴,功夫一点没放下。」说着,薅着俺的头发,大鸡巴来
回的使劲往俺嘴里捅,下下顶到俺嗓子眼。俺哈拉子直流,一阵干恶心。

  爱优看着二驴子肏俺的嘴,发浪的把手伸进自己的短裙里,隔着连裤袜搓屄。
二驴子掐了爱优的屁股蛋子一把,说:「小贱货,浪了就脱,把你的鸡巴给她瞅
瞅。」爱优唉哟一声,浪笑着解下短裙,脱下连裤袜。又解开里面穿着的皮革三
角内裤,一拉,从屄里拽出一条又粗又长的上面都是一排一排小疙瘩的橡胶大鸡
巴。俺才看清楚,原来皮内裤跟那根橡胶大鸡巴是连在一起的。

  爱优又将皮内裤反穿上,那根橡胶大鸡巴就像男人的鸡巴一样,挺在俩腿中
间了。二驴子放开俺,爱优把橡胶大鸡巴一挺,说:「过来吃老娘的大鸡巴。」
俺跪着靠前两步,张开嘴,爱优一送,橡胶大鸡巴一下子塞进了俺的嘴里。二驴
子高兴的说:「给老子使劲肏她的浪嘴。」说着,来到俺身后,两根手指一下子
抠进了俺的屁眼,往上一提拉,俺就跟着站起来了。二驴子扶住俺的大屁股蛋子,
大鸡巴猛的肏进俺的屄里,俺吓得来不了浪劲,屄里干巴呲咧的,叫二驴子肏得
贼啦啦疼,跟挨刀子差不离。

  俺憋屈得真想哭,可俺又不敢。过了一会,俺就觉着嗓子眼里被橡胶大鸡巴
上的疙瘩刮越来越痒痒,一阵恶心,唔一口,胃口里的东西就喷出来了。爱优早
知道俺要吐,闪到一边,完了,接着肏,看俺又要吐,她又闪开,折腾得俺吐了
一地。

  二驴子把俺又扔倒沙发上,扛起俺一条大腿,又把大鸡巴肏进俺的屄里,接
着肏俺的屄。爱优把上衣也脱光了,蹲在俺脑袋傍边,一边用手指抠进皮内裤里
挖骚屄,一边搓揉自己的大奶子,使劲捏捻自己右边的奶头,还不停的浪叫。二
驴子听了很来劲,也像爱优捻奶头一样的捻俺屄上的珍珠肉,俺唉呀呀的痛叫,
身子抽筋一样的乱哆嗦,屄里都管不住尿了。

  没过十分钟,二驴子就在俺的屄里射精了。完了,二驴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喘粗气,冲爱优说:「你给老子接着肏这贱货。」爱优听了很高兴,上来拉俺的
胳膊,俺大叫:「哎呀,疼,……疼死了,俺听话,……帮俺解开吧,俺真的听
话。」爱优把俺扯到床上,说:「好啊,老娘给你解开。」说着,爱优还真的给
俺解开了,可俺才觉着松快,爱优突然把俺的俩胳膊换了个方向,还用『苏秦背
剑』的姿势给捆上了,俺疼得直哼哼,爱优不管俺死活,叫俺像母狗一样的头贴
着床跪趴着,完了,她用橡胶大鸡巴顶住俺的屁眼,一下子捅了进去。

  俺冷汗都冒出来了,叫:「唉哟,疼死了,……大姐……」俺没说完,爱优
就狠狠的给了俺后背上一巴掌,骂:「我肏你妈的臭屄老骚货,老娘的名字是你
随便叫的,你妈的,你是啥破烂东西,我肏!」说着,橡胶大鸡巴更用力肏俺的
屁眼,双手也跟着在俺的胳膊上、后背上、屁股上、大腿上乱掐乱拧。俺受不了
的扭动身子,叫:「大姐,俺不是叫你的名字,真的,……唉哟,真的。」爱优
以为俺又在叫她,生老气了,大骂:「我肏!你还敢他妈的乱叫,肏你妈的臭婊
子,下贱玩意,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老娘是谁!」说完,把橡胶大鸡巴
一下子抽了出来,完了,把手攥成中指突起的尖头拳头,凶恶的捣在了俺的屄口
上,又一使劲,把拳头塞捣了俺屄一半。俺一声惨叫,就觉着屄被撕裂了,可爱
优不理俺,又一使劲,整个拳头都进去了。俺像抽筋的直打哆嗦。

  这时候,二驴子过来,坐到了傍边观看。爱优见了二驴子更来劲了,把手在
俺的屄里张开,一下一下来回推拉,用她尖锐的指甲左右上下的抓挠俺屄里的嫩
肉。俺惨叫着,实在管不住尿了,臊尿一汩子一汩子的往外乱射。

  俺被爱优弄得脑袋瓜子发晕,眼前发黑,猛的,俺就觉着屄里的手没了,紧
跟着俺屁眼里给愣塞进个冰凉的不知啥东西来,登时整个屁眼里一阵火辣辣的要
人命的疼,俺嗷的一声,从床上跳起来,疼得俺哭着跳脚的满床蹦,二驴子和爱
优看着俺的惨样,都哈哈大笑,二驴子的大鸡巴抖了两抖,又硬起来了。

  俺的俩手被绑着,只能拼命的蹦,屁眼里像拉屎一样使劲挤,咚的一声,俺
屁眼里的东西掉到了床上,俺一看,原来是俺家的花露水瓶子。

  二驴子看得起劲,把俺扳倒,大鸡巴又肏进俺的屄里。突然,嘭咔一声,俺
家的门被撞开,紧跟着充进来好些拿枪的警察,喊叫着:「不许动,警察。」二
驴子和爱优还没等弄明白咋回事,就都被枪顶着脑袋,给警察制伏了。俺看见警
察,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大叫:「救命,警察同志,救命。」俺也顾不得光着
身子,拼命往床下挪。

  俺被送到医院治伤,幸好没啥大事,胳膊有点扭伤,屄和屁眼有些撕裂伤,
除此之外无大碍,不过,医生还是让俺住院一天。

  晚上,倩倩赶到医院,警察同志没让她见俺,还派了专人陪着俺,俺也弄不
明白为啥。转天下午,俺被带到了公安局,警察问俺跟二驴子啥关系,俺不敢隐
瞒,有啥都说了。完了,俺这才知道,原来二驴子是个大毒贩子,爱优和冯奎都
是帮手,公安局盯了他们已经很久了。而俺是因为冯奎在去宁波送毒品时被警察
逮个正着,所以才有证据抓二驴子和爱优,俺才被救的。

  转天早上,公安局看俺真的跟二驴子没啥关系,就把俺给放了,还跟俺说,
二驴子对俺犯下的是强奸罪,问俺要不要作证控告他,俺怕事情闹大了不好看,
就说算了。反正俺听警察说,二驴子贩毒已经是死罪了,听到这个消息,俺心里
甭提多踏实了。

  出了公安局大门,倩倩正在等俺,看见俺,俩人抱头就哭了。俺想起上午跟
老曹定好搭车回哈尔滨,就叫倩倩收拾东西跟俺一起回老家过年。倩倩没答应,
说要留在上海看着她妈妈,俺知道她舍不下她妈妈,也就没强求她,完了,俺回
家拿了行李,倩倩把俺送到火车站,俺登上火车,回俺真正的家了。


  【第十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4 #9樓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俺在老家过完正月十五,回到了上海。到家一看,倩倩的东西都在,可人不
知道干啥去了,俺打她手机,说已关机。俺心里真怕倩倩遇上啥事。

  半夜,倩倩回来了,看到俺,高兴得像孩子见了妈,一下子扑到俺怀里。俺
看看表,已经三点多了,问:「你干啥去了?你不会又干那个去了吧?」倩倩一
笑,说:「没有,大姐你放心,我现在晚上在酒吧当啤酒促销员,所以回来的晚。」
俺心里一宽,说:「不是说跟着大姐干吗?」倩倩说:「临时的。大姐你不在,
我闲着做点零工,又能打发时间,又能赚钱。」俺笑着说:「有你这么个精明的
丫头插伙,看来咱们往后不赚钱都不行了。」

  俺们睡下,倩倩抱着俺的胳膊,俺问:「你妈过的咋样?」倩倩说:「应该
还可以,我把过年打工赚的钱都给她了。」俺说:「你认你妈了?」倩倩说:
「没有。我把钱成心丢到地上,让她看见捡走了。」俺笑着说:「你还挺会想招
的。」又问:「那以后又咋办?」倩倩说:「不知道。其实我还有点存款,可那
是我赚的肮脏钱,我不想拿那样的钱养我妈。……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过了几天,倩倩辞完职回到家里,从皮包里倒出来一大堆成捆的钞票,说:
「大姐,给,算我入股吧。」俺一看,都傻眼了,忙问:「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倩倩一笑,说:「能哪来的,这是我这两年存下的,一共九万,都在这了。」俺
听着吃惊,心说:难怪连女大学生都出来做鸡呢,敢情这么赚钱。可俺又一想,
倩倩年纪轻轻能有这么多钱,不知道是遭了多少罪才换来的。俺看着倩倩,心里
一个劲发酸,说:「傻丫头,你存这些钱多难啊,要是跟大姐干赔了,你往后咋
办?」倩倩笑着说:「那我也不心疼,我能跟着大姐就觉着自己还像个人,这就
值了!」俺一听,不知咋地,眼泪就忍不住流出来了。

  因为才刚过完春节,很少有人再购买服装,所以俺和倩倩商量了好几天,决
定把钱先用在山货土产上,俺和倩倩就开始拿着样品到处跑,可一晃俩月,没一
家酒楼酒店肯要俺们的货,俺俩一下子又泄气了。这时候已经进了五月,服装市
场又起来了,俺们把钱又投回服装上,俺的本钱多了,批发量也大了好几倍,俺
不用拿自己换折扣了,批发商们反到求着俺来进货,这让俺第一次觉着有面子。

  又过了些日子,有一天,倩倩从一个在某大酒楼里当厨师长的朋友那里打听
到了消息,那个厨师长是倩倩以前做鸡时的熟客,他告诉倩倩,他们酒楼的采购
经理跟供货商因为回扣的事闹了别扭。俺一听,登时觉着机会来了,完了,就用
杜明教俺的法子,给好色的厨师长送女人,给贪财的采购经理双倍回扣,有他们
两个在总经理面前说好话,俺们头一笔生意一下子就拿下来了,虽说利润不多,
可俺们还是很乐意,有了这么一家大酒楼进俺们的货,就等于给俺们立了招牌。

  真是俗话说的:人赚钱、难上难,钱赚钱、不费难。俺们用美女加金钱、一
软一硬两把钥匙,还真打开了不少门路,到十二月时,进俺们货的酒店酒楼就有
了六家,其中还有一家专门定购野山参、鹿茸、雪哈这样的高价货,俺们口袋里
的十五万,十个月里就翻了将近一翻,变成了二十七万。

  不过,一年里有顺心事,也有闹心事,第一桩,小庄自打年前说回南京后,
就再没来找过俺,俺打他手机,也停机了。俺不知道他是挂上别的女人了,还是
出啥事了,俺不知道他家地址,仔细想想,认识他一年多,除了知道他姓庄,鸡
巴够大,俺其实连他全名都不知道。俺俩到底算个啥关系?……大概齐跟俺们村
大戏里唱的词一样:你情我愿、露水姻缘。

  第二桩,是老曹说他想调回老家的车站当副站长,守着儿孙养老。俺觉着挺
舍不得的,俺这一年来,虽然都是用火车托运货物了,可来回还是老曹照顾俺们
坐免费车,连倩倩的车票也不要。而他要俺身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俺
陪他说说话,给他做顿饭,他就很高兴了。俺心里一直觉着占了老曹好大的便宜,
可又没能给他点啥报答他。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俺也不明白是个啥西洋节,反正外面挺热闹,俺
就让倩倩一个人出去玩了。完了,俺也去找老曹晚饭逛街。俺问:「曹叔,定下
来啥时候走了吗?」老曹说:「定下来了,今天已经交接完了,明天下午就坐车
回老家。」俺一愣,舍不得的问:「曹叔,往后还回来吗?」老曹说:「房子是
公产房,下个月就收回去了。……我就不回来了,在家看着小孙子过几年,这老
胳膊老腿的也该报废不能动了。」

  俺听着老曹的话,心里发酸,眼泪差点掉出来。俺挽住老曹的胳膊,说:
「曹叔,今天让俺陪你一夜吧。」老曹听了,激动的说:「别了,这两年我一个
老头子一直占你便宜,我对……」俺没让老曹说完,说:「曹叔,俺年前不就说
过吗?俺心甘情愿的,咱们是老交情,不说谢字,不讲客套话。……来吧,你要
不想要俺,俺给你找个年轻漂亮小姐,钱俺出。」

  老曹没想到俺说这话,忙说:「不不不,别叫小姐。」俺玩笑的说:「那就
俺这老娘们了,反正你今天得要一个,不然俺不放你走。」老曹被俺给逗笑了。

  俺拉着老曹找了家贼啦气派的大酒店,花了一千六百块开了间房,老曹要自
己出钱,俺死活没答应。老曹给俺免了两年车票钱,加起来至少也有两万多,俺
要是连这点钱都不出,那自己都觉着自己不是人了。

  进房间,俺陪老曹一起洗澡,给他搓背,洗鸡巴。老曹的大鸡巴在俺手里没
一会就硬起来了。俺笑着说:「曹叔,今天真够硬的,还说自己老,小伙子都比
不了呢。」说着,蹲到老曹身前,托住鸡巴蛋子,张口将老曹的大鸡巴含进嘴里。

  俺吞舔了几十下,老曹舒服的哼出声来,说:「今天还真感觉不一样。」俺
说:「因为这是酒店吧,是不是有找小姐的感觉。」老曹忙说:「没有没有,我
可没这么想。……就是觉着更想要你。」俺看得出老曹也是舍不得俺的,说:
「想要俺还不容易,那你今天就多卖卖力气,座座实实的轰俺几炮。」说着,俺
起来拥着老曹走出浴室。

  老曹把俺搂倒床上亲嘴,大手慢慢的抠进俺的骚屄里,俺也伸手握住老曹的
大鸡巴来回撸套。老曹虽然大鸡巴已经钢钢的了,可没来硬的,温温柔柔的逗俺
的火,俺也不经逗,没一会,屄里就湿了。老曹又挖了挖,把湿哒哒的手指拿到
俺俩人面前瞅。俺发骚的张嘴含住老曹的手指,嗦了上面的淫水,说:「曹叔,
你看俺都浪成这样了,还不快进来呀。」说着,俺握着老曹的大鸡巴,顶到了自
己的屄口。老曹笑着说:「来了!」老曹一挺,大鸡巴整个肏进俺的屄里。俺嗯
呀一声,说:「曹叔,你鸡巴真粗真大,快使劲肏俺,……野着点,俺受得了。」

  俺把俩腿盘在老曹身后,叫老曹压着俺狠肏,嘴还不停的亲俺的嘴、亲俺的
脸蛋子、亲俺的脖滋,大手胡划拉俺的大屁股蛋子,俺浪叫:「啊,曹叔,你真
会肏屄,肏死俺了。……来,曹叔,抽俺的浪屁股。」说着,俺抓着老曹的大手
往俺自己的大屁股蛋子上打,啪!啪的,俺高兴的一哆嗦,老曹问:「疼吗?」
俺说:「不疼,越抽俺越浪,你使劲抽俺,叫俺浪死吧。」老曹听完,一边肏俺,
一边抽俺的大屁股蛋子,抽完左边,又换右边,两边轮着抽。俺的大白屁股蛋子
都红了,浪得屄里的浪水像撒尿一样的流,大鸡巴肏起来水啦巴叽的噗啪!噗啪
直响。

  老曹大概齐也觉着是最后一回和俺睡了,大鸡巴使老了劲的肏俺的骚屄,打
俺的大屁股蛋子。没一刻钟的工夫,老曹一阵哆嗦,顶着俺就射精了,俺被他一
射,也浪得不行了,屄里麻了,跟着也泄出好大一泡阴精。

  老曹趴在俺身上,俺俩对着喘粗气,歇了一会,老曹感激的说:「谢谢你,
大妹子。」说完,就要起身。俺忙把老曹拉住,说:「还没完呢,曹叔你就想挠
杠呀?」老曹一笑,说:「怎么?你还想要?」俺骚着脸说:「啊,谁叫俺浪呀,
嘴浪、屄浪、屁眼子也浪,你咋也得把俺这仨浪窝窝都收拾一遍吧。」老曹嗬嗬
笑着说:「这不要我老命吗?」俺也咯咯笑着说:「那也没法子,谁叫你跟俺这
浪娘们打上连连了。……反正今晚上你不把俺整趴下、整散架滋,整得俺服伏在
地,俺就不放你。」

  俺想让老曹最后玩痛快一回再走,老曹大估景也猜着俺心思了,笑里透着有
点激动,说:「行!大妹子,那我就跟你拼老命了。」俺说:「好啊,这才是站
着撒尿的真爷们。……来!俺这浪嘴里空得发慌,给俺先吃两口大鸡巴。」说着,
俺叫老曹躺平整了,完了,伸着脸上去,一口将老曹的大鸡巴全吞嘴里。老曹的
鸡巴老粗,可不长,俺含在嘴里还挺来劲,晃常都在火车上给老曹吃鸡巴,可那
都是赶时间舔舔套套凑合完事,今天俺才发现,敢情老曹的这带着精液和淫水的
大鸡巴搁在嘴里贼啦舒坦、贼啦来劲,塞得俺嘴里满满当当的,就像吃了一大口
炖肉,满口流油,还不顶得嗓子眼难受。

  老曹也觉着痛快,直喘大气,说:「大妹子,一口吞下去了?……嚯!你还
真能吃。」俺说:「俺是属虎的,见肉就想吃。」说着,俺上上下下的大口大口
的嗦了大鸡巴,完了,还搓那俩大鸡巴蛋子,舔鸡巴眼子。没多大工夫,老曹的
鸡巴就又硬起来了,比才刚肏俺屄时还硬,热乎乎的有点烫手。

  俺一看老曹的大鸡巴,老来劲了,像母狗一样爬在床上,说:「曹叔,你使
劲来肏俺嘴吧,你瞅,俺的浪嘴都流哈拉子了。」老曹听完有点不信,俺只给他
舔过,还没叫他肏过,老曹说:「肏嘴?」俺说:「嗯呐,像肏屄一样肏俺浪嘴,
可劲肏,俺老稀罕这个呢。」说着,俺把嘴张得大大的就等着。

  老曹高兴的呼呼喘大气,起身上来,往俺面前一跪,大鸡巴送进俺章开的嘴
里,俺含含糊糊的说:「曹叔,使劲肏,俺的嘴浪,就欠肏. 」老曹头一回这么
整,没敢太用力,里外抽捅了几下。俺说:「曹叔,使劲。」老曹大概齐觉着俺
没事,又挺好玩,这才开始搂着俺的脑袋瓜子使劲肏俺的嘴。

  俺叫老曹这么一肏,心里浪得直哆嗦,嘴里哈拉子不断溜的流,屄里的淫水
也一个劲的冒。俺干脆伸手自己去搓屄抠屄,唉呀妈呀,没几摸俺就爽晕了,真
想再有根大鸡巴把俺的骚屄也肏翻了拉倒。俺拍拍老曹,老曹以为俺受不了了,
忙停下,说:「怎么,把你弄难受了?」俺一笑,说:「啥难受,曹叔你真会肏,
俺都浪死了。……俺叫你这么一肏,嘴里舒坦,可屄里又痒痒了,真找个物件来,
你一边肏俺的嘴,俺一边自己捅屄。」

  老曹一听,哈哈大笑,说:「你今天还真浪。」俺说:「可不是咋地,俺今
个都浪死了。……是不是因为这是酒店啊,俺咋觉着自己都像鸡了。」说着,俺
学着妓女的样子,贴上老曹,骚声浪气的说:「曹老板,俺的活咋样呀?地道吗?」
说完,俺们俩都笑了。

  俺下床,在屋里踅踅摸摸,找能捅屄的东西,可趁手的一件没有,等俺开了
冰箱一看,乐坏了,拿起一瓶小瓶百威啤酒,俺抓着瓶颈看了看瓶身,心说:
「好家伙,这要塞进去,准比俺那根自慰棒带劲。」老曹看见了,心里会错了意,
以为俺给他拿的,说:「我不喝啤酒。」俺一听,哈哈笑得差点背过气去,说:
「我喝,连瓶一块喝。」老曹这才明白过来,俺要拿啤酒瓶肏屄,忍不住也笑了,
说:「你这也浪得没边了吧,要用这个?」

  我笑着说:「咋,以为俺不行呀!」说着,俺又上床,抻了个枕头枕在脖子
后面,脑袋往后仰,说:「曹叔,你压俺脸上,接着肏俺的嘴,就像肏屄那样,
完了,俺自己个肏屄给你看。」老曹听我这么说,大鸡巴一个劲直抖楞,说:
「没想到我今天开眼了。」说着,老曹上来,冲着俺脚的方向压下来,双手撑着
上身,大鸡巴送进俺嘴里,开始使劲肏.

  俺一下子就来劲了,捏着啤酒瓶把粗头那边斜着顶到俺的屄缝里,一撬一捅
一使劲,还真叫俺鼓秋进去了,不多,也就一寸来深,把俺的屄口涨得紧绷绷的
贼溜溜圆。俺屄里有老曹的精液,还有俺的阴精和淫水,湿了巴叽的像口油井,
所以酒瓶子进去俺都没觉着疼,里面空空的地方还泛痒痒,跟俺提意见。俺一看,
干脆来个狠的,双手攥着瓶颈,使劲往屄里一捣,唉呀老天爷呀!俺屄里一阵满
腾,哆嗦着阴精又出来了。

  老曹吃惊的说:「嚯!真进去了?」俺嘴里塞着大鸡巴,哪说的出话来,只
好跟俺在家捣蒜泥一样,啥也不顾的乱捣啤酒瓶子,捣得俺浪上加浪,浪老鼻子
了。老曹不错眼珠的盯着俺的屄看,激动的不得了,那大鸡巴在俺嘴里肏得都邪
乎了,真拼上老命了。

  俺给自己捣来捣去,不知咋地,把屁眼也扯得痒痒起来,俺拦住叫老曹停下,
说:「曹叔,再把俺屁眼子收拾收拾吧,俺的屁眼子痒痒的不行了。」说着,俺
翻身脑袋贴在床上,又跪着撅了起来,自己扒开屁眼给老曹看。老曹正在兴头上,
二话不说,大鸡巴顶住俺的屁眼,一使劲整根肏了进去。

  俺张嘴大叫了一声,说:「好,曹叔,真带劲!再来!」老曹嘘了口大气,
马上开始肏起来,大鸡巴噗噗噗的肏得俺屁眼乱响,那声音俺听着贼爽,要多来
劲有多来劲。俺忍不住把两根手指像鸡巴一样的放在嘴里嗦了,另一只手从下面
伸过去,使劲拍俺屄上的珍珠肉,俺浪得都浑身哆嗦了。

  老曹这回坚持了十来分钟,才顶着俺的屁股狠狠射精了。俺被热乎乎的精液
一烫,屄里也打颤了,俺大叫:快拔瓶子。老曹听见,以为俺咋地啦,忙抓住瓶
颈用力一拔,俺啊的一声大叫,骚屄里一大泡阴精跟在酒瓶子后面喷了出来,俺
一阵哆嗦,像死狗一样瘫在床上动弹不了了。

  完事,老曹一看俺张着还没闭上的屄和屁眼,哈哈笑了,俺也笑了。


  【第十一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6 #10樓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转天下午,俺送老曹到火车站,把从家里拿来的一玻璃坛人参酒送给了老曹,
那还是去年俺给小庄泡的。俺说:「曹叔,一定要保养好身子,俺有工夫就去看
你。」老曹很感动,说:「别了,你赚点钱不容易,别浪费在车票上,回家给孩
子花吧。」

  老曹又掏出一个信封,说:「大妹子,你帮我最后办件事吧?」俺问:「行
啊,啥事呀?」老曹把信封交给俺,说:「这是一万块钱,你帮我想办法交给我
老婆吧。」俺一愣,心里替老曹来气,火刺棱的说:「给那个娘们干啥?她是
……」俺想骂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可看着老曹又压下了。老曹叹了口气,说:
「她现在是做鸡了,我也恨她,可她毕竟还是我儿子的亲妈,是我孙子的亲奶奶。
……当初离婚时,家里不富裕,我没给她什么,现在我就要离开上海了,给她点
钱,这也算我最后仁至义尽了。」

  俺说:「是她不对,你还要对她这么好呀!」老曹说:「人一老,就爱回想
过去的事,怎么说她也跟我过了五年,也给我生了儿子,这点钱也不多,算是买
个一刀两断,我心里也就清静了。」俺知道老曹的主意拿定了,说:「行啊,曹
叔,回头俺找见她,就把钱给她,就说是你给的,俺看她还有啥脸见人。」老曹
忙说:「不用,别说是我给的,你给她就行了,什么也别说。」俺说:「行,俺
扔给她就完了,那种女人俺也懒得理她。」

  老曹要提行李上车。俺说:「曹叔,俺看你钱包里那张和孙子的合影照的不
错,给我吧,算是给俺留个念想。」老曹听了挺激动,忙说:「好。」说着,掏
出钱包把照片拿出来给俺,还跟我玩笑说:「我有时间就来上海看你,到时候可
别忘了,不记得我是谁了。」俺看见老曹的眼窝都红了,俺不知咋地,眼窝也跟
着潮乎乎的热了。

  俺还想跟老曹说点啥,可火车已经鸣笛了,老曹跟俺告别,上了火车,就这
么老曹走了。看着火车顺着铁道没了影子,俺一下子就哭了。老曹心里喜欢俺,
可嘴上从来不说,俺知道老曹觉着俺比他小十几岁,怕他老了拖累俺,给不了俺
幸福。俺其实不在乎,老曹是好男人,俺想跟他一起过日子,可俺知道俺已经和
太多男人睡过,俺配不上老曹了。

  看着老曹和他孙子的照片,俺知道这是俺们俩最后一面了,虽说老曹说会回
上海看俺,可俺知道他绝对不会再回来了,因为他希望俺别想着他,过上自己的
好日子。俺心里一阵揪得慌,又想起了老曹的老婆,想起了老曹托俺交给她的一
万块钱,不知咋地,俺就气上来了,咬着牙,心想:臭婊子,不要脸的东西,俺
饶不了你,非收拾你一顿不可。

  俺心里想着为老曹最后近一份心,出这口二十年的恶气,于是俺回到家里,
等倩倩跑完业务回来,俺问:「倩倩,你知道那个『天津包』吗?」倩倩说:
「谁不认识她呀,大姐,你问她做什么?」俺来气的说:「收拾她。」倩倩猜迷
的看着俺,说:「大姐,你收拾她干什么?……她跟你有过节呀?」俺说:「没
有,俺都不认识她。」倩倩问:「那这是怎么了?」俺说:「替老曹出气。」倩
倩更不明白了,说:「老曹。曹车长不是走了,回老家了吗?他跟天津包有什么
关系?」

  俺说:「你不知道,那个天津包是老曹的前妻。」倩倩听了,吓了一跳,说:
「还有这事,大姐你怎么没跟我说过呀。」俺把装钱的信封摔到桌子上,说:
「老曹临走时要俺把这一万块钱给天津包。肏他奶奶个屄的!那婊子当初背着老
曹偷野汉子,一偷还就俩,仨人叫老曹抓了奸,弄得最后老曹妻离子散,一个人
在上海孤单了二十年。……妈的!这种不要脸的背夫弃子的女人就欠抽,俺得找
到她,着实的抽她一顿,再把钱拽给她。」

  倩倩这才明白,说:「噢!原来这样啊。……曹车长都和她离婚这么些年了,
还给她钱干什么?」俺说:「要不说曹叔是好人呢,还念着那婊子是孩子的妈,
孙子的奶奶。……妈的!都叫那个臭婊子坑苦了,还跟她讲啥『一日夫妻百日恩。』
临走还给她留钱,还不叫俺告诉那婊子是他给的。」倩倩听了,叹气的说:「曹
车长还真是好人。可这年头,好人只有吃亏受气的份。」忽的,倩倩又顽皮的说:
「大姐,你是不是喜欢曹车长啊?」

  俺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说:「死丫头,瞎说啥?」倩倩笑了,说:「看
看,我说中了吧?平常你做了好吃的,就往曹车长家送,送完了,你晚上也不见
回来,还在曹车长家睡。我没看你这样待过别的男人呀,还说不是。」俺一笑,
拧了倩倩一下,又伤心起来,叹气说:「俺配不上老曹,俺已经叫男人睡脏了。」
倩倩忙说:「这是什么话?身上脏,洗洗不就完了,关键是心里干净。……大姐,
我不信你的心也被男人睡脏了。你要是睡脏了,那我呢,睡过我的男人比你多几
十上百倍。我又……」倩倩说不下了,捂着脸哭了起来。俺真心疼倩倩,抱着倩
倩也落泪了。

  转天,我跟倩倩商量怎么惩治天津包,倩倩说可以找人打她一顿,俺听了觉
着不解气,就想起二驴子和爱优咋挫践俺了,俺把心思说给倩倩听,倩倩哈哈笑
了,出门没多久,给俺拿回好几张外国色情影碟叫俺学习。电影演的都是男人咋
给女人上刑的事,鞭子抽、洋蜡烧、针扎、啥花花样子都有,倩倩说这叫『性虐
待』,又叫『爱死爱母(SM)』,俺也不管啥是啥,就觉着这么收拾一顿天津
包才真解气。

  晚上,倩倩在一家酒吧门口发现了天津包,完了,给俺打手机,我就带着倩
倩跟俺一起准备好的性虐待工具来到了酒吧门口。一看那天津包穿得花里胡梢的,
挺着俩大奶子,恬着老脸的跟来往男人打招呼拦生意。俺一看她那下贱揍相就来
气了,可还不能显出来,强压着火跟倩倩凑过去。

  天津包看见俺们俩女的一愣。俺问:「你就是天津包吧?」天津包疑惑的点
头,说:「啊,大伙都这么叫我,两位大姐找我有什么事吗?」倩倩说:「听说
你什么活都接?女客人接不接?」天津包这才明白俺们的意思,忙说:「接!接!
只要价钱合适,叫我做什么都行。」倩倩又说:「那好,我大姐想找你玩性虐待,
拷问游戏,你干不干?……钱少不了你的!」天津包忙问:「能给多少?」

  俺伸出一个手指头。天津包问:「一千?」倩倩冷哼了一声,说:「你见过
钱吗?往大处猜!」天津包声音都哆嗦了,说:一,……一,……一万?」俺说:
「俺今晚上玩着高兴了,一万块就是你的。」天津包一听,脸上都乐开了花,说:
「行行行,大姐怎么玩都行。」倩倩说:「别见了钱就急着答应,一万块,玩起
来可得见红见血,不是你平常糊弄那些菜鸟男人,打两下屁股、拧两把就完了。」
天津包一呆。俺说:「要不了你老命,一万块,赚还是不赚,别耽误俺工夫。」
天津包一咬牙,说:「大姐,我赚我赚,怎么玩都行。」

  俺们带着天津包到了一家旧宾馆,选了三楼楼道最里面的一间套间,这间的
隔壁没住客,而且倩倩说这家宾馆楼老墙厚、隔音好,天津包叫再大声都没人听
的见,屋顶上的吊扇也结实,能吊人。

  进了屋,俺叫天津包先去洗澡。俺把工具都倒在床上,和倩倩把衣服脱了,
一人穿上一件带着橡胶假鸡巴的皮革内裤。完了,俺俩对着瞅瞅,都哈哈笑了,
俺还开玩笑的托着假鸡巴,问:「看俺的鸡巴大不大?」倩倩一挺下身,说:
「大!……我的鸡巴大不大?」俺说:「大!」

  这时候,天津包洗完澡出来了,站到俺们面前,一脸贱笑的等俺们下命令。
俺上去掂了掂天津包的大奶子,还真像奶牛一样的大,俺问:「你这俩浪奶子是
咋长的,咋这么大?」天津包说:「我也不知道,可能随我妈,她奶子就大,不
过也没我的大。」俺拧了一把,说:「看着就贱!」

  倩倩拿过绳子,把天津包的手腕捆住,完了,把绳子丢过吊扇头,垂下来又
跟天津包的手腕系住,把天津包举着胳膊捆了起来。俺跟着来到天津包的身后,
假鸡巴顶住天津包的屁眼,一下子就塞了进去。天津包惨叫了一声,说:「大姐,
疼了。」俺说:「疼?疼就对了。」倩倩把那一万块钱在天津包眼前晃悠了两下,
说:「你不疼,对得起它吗?」说着,倩倩把钱往桌子上一扔,上来也把假鸡巴
肏进了天津包的屄里。天津包看着那一万块钱,眼睛都直了。

  俺跟倩倩一前一后的狠肏天津包,俺使尽在天津包的大奶子上拧,倩倩也在
天津包的屁股上掐。俺俩挑的假鸡巴是情趣商店里最大号的,粗细跟俺手腕子一
样,长短再少也有七寸,可肏在天津包的屄和屁眼里进出自如,俺看天津包竟然
没受多大罪,还真吃惊,心说:「这老婊子的窟窿到底有多大呀?」俺正想着,
倩倩也说:「这老屄肏着没意思,大姐,直接上拷问游戏吧。」俺也这么想的,
一薅天津包的头发,说:「那好,既然玩拷问游戏,就得问点什么,天津包,你
可得老老实实的招,不能说瞎话。天津包忙点头。」

  俺停下来,拿过俺用电线编出来的皮鞭,往天津包的屁股上狠狠一抽,啪的
一下,登时一道血溜子,俺一看挺管用的,噼噼啪啪的,抡起来就往死里抽天津
包。天津包疼得像杀猪一样叫,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俺问:「你真名叫啥?」
天津包忙说:「包春英。」俺又问:「老家哪的?」天津包说:「天津。」俺接
着问:「多大?」天津包说:「五十一。……大……大姐,你轻点吧。」

  俺没理会,把鞭子往天津包的后备、屁股、大腿上换地方抽,问:「你有老
公吗?」天津包说:「有,可我们早离了。」我又问:「孩子有吗?」天津包说:
「有一个儿子,给我老公了。」俺这时候有点累了,叫倩倩替俺接着抽。俺又抻
过电线来,一个一个的把天津包的奶子根给勒上了,这是俺从性虐待电影里学来
的,没一会,天津包的大奶子就被血憋成了两个大圆球。俺冷笑一下,拿起钢针
就往天津包的大奶子上扎,一扎一个血珠,俺痛快的问:「你老公是干啥的?」

  天津包疼得脸都扭曲不成样了,说:「大姐,你让我歇会吧,……我……我
要尿……尿了。」说着,一哆嗦,哗啦啦就尿了。俺跟倩倩忙躲开,等天津包尿
完,俺上去狠狠的撤了她五六个耳刮子,又往她肚子上踹了一脚,骂:「肏你妈
的,你那臭屄尿也敢往老娘身上沾,你是啥东西。」天津包忙说:「大姐,我不
是故意的,我实在管不住了。」

  倩倩扔了鞭子,抄起大红蜡烛点上,把蜡油往天津包身上的伤口上淋。天津
包一个劲的哆嗦,冷汗都冒出来了。俺看着可真解气,问:「你老公叫啥?…
…干啥的?」天津包想也不想,说:「他叫曹炳良,在上海火车站上班。」俺一
听就又火了,心说:妈的!臭婊子,自己当婊子还不嫌丢人,还好意思把自己老
公的事跟人说。俺把一根绣花针穿过天津包的一个奶头,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天津包忙说:「真的真的,我没说瞎话。」俺真来气了,薅住天津包的头发,使
尽撤她嘴巴子,打得她嘴角流血才住手,说:「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真欠抽,自
己都当婊子了,还好意思抖落啰自己男人的事。」

  天津包憋屈的说:「大姐,你不是让我说实话吗?」俺拿了一大把针,像鸡
咄米一样的一根一根全扎进天津包的大奶子里,把她一只大奶子扎成了刺猬,说:
「你就不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吗?……我让你说你就说。妈的!」这时候,倩
倩把大蜡烛一下子捅到了天津包的屁眼上,滚滚烫的蜡油冲进了屁眼,天津包哎
哟哟大叫,身子一哆嗦,又尿出一股子尿来。

  俺又拿起一个防色狼的电击器,可劲往天津包的另一个大奶子上戳,每一下
都叫天津包像打摆子一样的抽筋哆嗦。天津包叫得更惨了,比杀猪还难听,嗷嗷
的。俺问:「你们咋离的婚?看你这德行,准是你干了啥坏事吧。」天津包浑身
抽筋都说不出话了。俺停了停,说:「快说,要不俺电你的臭屄,电糊烂它。」
天津包哀咕:「大姐,你饶了我吧。……我说,我说。是我偷男人叫我老公抓了
奸。」

  俺又把电击器往天津包身上戳了几下,说:「妈的,偷汉子。你老公对你不
好吗?」天津包要说又不说。倩倩在后面用假鸡巴狠肏进天津包的屁眼,拧掐着
天津包的屁股蛋子,叫:「快说,老贱货!」俺也拿着电击器吓唬,天津包这才
说:「不是,我老公对我很疼我。……可……可我生完孩子以后,不知道怎么回
事,性欲变得特别旺,看见男人就觉着屄里痒,心里骚,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
能有男人玩我,我也管不住自己,所以后来趁我老公出车不在家,就偷偷找别的
男人乱搞了。」

  俺气得冒烟,狠捣狠踹天津包的肚子,骂:「妈拉巴子的,世上还有你这么
浪的货,真他妈天生的臭婊子。」说着,俺拿过花露水,使尽往天津包的屄里撒,
还叫倩倩也往她屁眼里灌。天津包疼得惨嚎,蹦脚的跳,没一会,都翻了白眼,
俺上去撤了她几个耳瓜子,把天津包打醒过来。拿起鞭子接着抽她身子前面,大
奶子、肚皮、大腿,连她的屄俺也没放过,屄毛都叫俺抽掉了好些。

  又惩治了一个来小时,俺跟倩倩都累的呼呼喘大气,一瞅天津包身上都是伤,
脸也叫俺给抽肿了,嘴角还流着血,俺心里贼啦痛快。完了,俺和倩倩穿好衣服,
把工具收拾了,放开天津包,跟着俺得意的笑着把钱一把扔到天津包脸上,钱撒
了一地,到处都是,天津包忙像狗一样的爬着往怀里划拉,一个劲谢俺,俺看着
她那下贱相,又一阵子恶心。

  临走时,俺掏出老曹跟俺的那张和孙子的合影照,丢给跪在地上捡钱的天津
包。天津包随手捡起来,一看,登时惊呆了,傻眼了,嘴里不知不觉的叫:「炳
良。」俺冷笑一声,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老贱货,抛夫弃子的臭婊子,恭喜你,
你当奶奶了。」说完,天津包捧着照片嗷嗷的大哭,俺瞅着天津包,心里说不出
的畅快,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十二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7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9, 06-13 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