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古典武俠] 乱世妖姬
本頁主題: [古典武俠] 乱世妖姬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阡陌红尘子知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7
威望:13 點
金錢:1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4-24

在合肥新城内,魏王曹丕正欣赏着自己统治的一切。
其实,最令曹丕骄傲的,并不是父亲曹操与先代武将们打下的大片江山;也不是人才辈出、卧虎藏龙的群朝文武百官。而是他那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美娇妻,甄姬!
这么数一下,三国时期的美女也真是不少。
那貂蝉,以自己的美貌弄的号称“三国第一猛将”的吕布与义父董卓反目成仇,吕布杀了董卓,到最后却败在了我大魏国的手下!
大乔和小乔,素有“江东二乔”之称。听说江东江南的美女数不胜数,但名气能大过这两位的可倒一个没有。甚至父王在位时期还想将她们二女锁在铜雀台上哩!
再说那南中之地,竟有一祝融夫人,乃南蛮大王孟获之妻。据说那女子能征善战,长枪使得出神入化,凌厉无比!还曾与蜀国大将长山赵子龙一对一交锋,两人酣战几十回合,祝融夫人硬是不落下风!
虽说是蛮族,但当她们妩媚起来可不输中原女子。曹丕听说南蛮女子都把皮肤晒成小麦色,配合她们用草和树叶编成的衣服裙子,跳着活泼的舞蹈,其性感程度,恐怕一般的白皮肤中原女子可比不过!
再说她们生性狂野,上了床可不会乖乖被你操,而是会反过来把你扑倒,狠狠地像骑马一样骑你!与她们的性交就是一场挥汗如雨的盘肠大战!想象着能与这样的女子肉搏一晚,平常一直冷酷的曹丕竟露出了一丝奸笑!
是呀,虽说三国时期的美女多得数不胜数。但,我的妻子可不比你们任何一个美女要差!
甄宓,原本是那冀州牧袁绍的二子袁熙之妻,当袁绍军在官渡落败,曹丕率军杀入敌方本部后看到了这等美人,便再也无心作战了。
那天下无双的美貌宛若天女下凡,让性格一直冷酷如冰霜的曹丕一下子软了下来。
原来天下……还有这么美丽的人儿啊
当时的曹丕,心里大概只剩这么一丝想法了
将甄宓霸占以后,曹丕完全不顾什么功劳,名利。那些东西?全都让给二弟三弟他们吧。
对我来说……甄宓,有了你那些东西算什么?
甚至曹操召集群臣前来开会时,曹丕也以战斗负伤为由整日整夜在床上与甄宓激情肉搏,缠绕交欢。仅仅是段短暂的时光,曹丕也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不过甄宓可真是个吸精鬼!和她第一次做爱时,在她的蜜穴里,曹丕没过两分钟就满满地射了出来!那时曹丕才发现,此女子,绝非凡人!不仅具备仙女的美貌与身材,更有着恶鬼般的性能力!任何男人在她面前都撑不过5分钟!当你的肉棒进入她可爱的花蕾中,那美妙的阴壁对你进行温柔的摩擦,挤压。简直就让曹丕爽到升天!他甚至想要马上快乐赴死!
虽然接下来便是女子对他的“蹂躏”,曹丕的精华全部都被甄宓吸入体内,但曹丕每次都乐在其中,恨不得被她榨成一具干尸!
不过甄姬也是将分寸掌握的恰到好处,在曹丕咽气之前总会停下,再温柔伺候这位新任丈夫,为曹丕准备一些恢复精力的食品,让曹丕在身体上和心理上都获得极大满足!
后来,不甘心在床上落于妻子下风,曹丕竟有一次磕了一晚上的药,为了把甄姬操到极限!
然而,那便是他绝望的一天……
这个女人完全没有极限!她就是为了做爱而生的!精液就是她的粮食!
尝到苦头的曹丕只好作罢,但他依然很快乐,这么一位天生的尤物只属于我一个人,我还是知足吧,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过了一段时间,曹丕才得知敌方败将竟被我方生擒,而甄宓的前夫袁熙正被关押在其中一个地牢!而同时得知此事的甄宓竟表现出了惊恐之情,一开始还不敢让曹丕发现,怕是以为曹丕会猜测她念旧情放跑落为阶下囚的袁熙,结果没想到其中另有隐情!
原来,袁熙一直对自己在床事方面不是妻子的对手而怀恨于心,长长打骂和欺辱妻子。这日服一日,年复一年已对甄宓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所以甄宓大概是听到袁熙还活着,才会害怕的魂不守舍,寝食难安吧。
要问曹丕是怎么知道的,那也不难。就是在做爱之后,进入贤者时间里问过甄宓:我和你那前夫袁熙,哪个对你好?开始甄宓回答的很保守,两个人的优点都各说一点,也没有在曹丕面前说出对前夫的怨恨。这点曹丕当然心中有数,无非是怕曹丕以为自己是个阿谀奉承,攀龙附凤,看见权势就去投靠的无耻淫荡女人。然而,当曹丕道出袁熙竟还苟活于世的消息后,甄宓起初是大惊,然后经过了一段性冷淡的时期,才在曹丕的百般劝诱下,说出了自己的过往。
听到这事时,曹丕竟如同承受当面一拳,久久无法释怀。一想到妻子竟有这么悲痛的过去,曹丕下定决心要好好报复那个男人!
起先,曹丕先是自己去地牢里目睹了袁熙,看到他已如风中残烛般的惨状,曹丕便将甄宓拉入,在那个人面面狠狠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而且每次曹丕都夸着甄宓的美妙,而甄宓竟也在欢愉中说出,自己虽是被曹丕掳掠来的,但他却比袁熙对自己要好一百万倍!这下可搞垮了袁熙的精神,在持续一个月的精神折磨后,袁熙已是人不人,鬼不鬼。早已泯灭了希望,要不是一直被锁着四肢并有卫兵看守,恐怕早就用各种方法自尽了!
可就在经历了如同永恒一般的一个月后,他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你的妻子将会回到你身边,而且只要你愿意,她可以在牢里一直伺候你!
这个消息的发出者不是别人,正是曹丕!
虽然怎么也揣测不出曹丕的用意,但为了迎接与甄宓相见的日子,袁熙尽最大努力的补充了营养,并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那天,手脚恢复自由的袁熙真的在牢里看到了妻子到来,当牢门紧紧关闭,守卫全都撤出牢房时,一时间无数种复杂心情涌上心头的袁熙二话不说便扑向了甄宓……
当第二天清晨,亲自去视察牢房的曹丕果然没有失望。在稻草堆里,一旁是头发凌乱,衣服被撕碎的美丽佳人;而另一边躺着的则是一具皮包骨头,面部扭曲到变形,皮肤毫无血色甚至开始发黑的干尸!而他那胯下之物,已是连看都看不见了。
果然让你亲自结果自己最恨的人,是个正确的选择啊~
虽然不管过了多少年,一想到妻子的过往还是会令曹丕心生不快,果然这也是他一直的遗憾之一
另一个遗憾,
曾有一位风水师为曹丕做风水,说他在床上无法克制妻子,自己的阳精会全部被妻子吞掉当做营养,所以生不出孩子,就不会有后人继位。
可曹丕并没有信这些,甚至将风水师秘密处死了……
然而从那以后,甄姬竟一改柔弱女子的个性,逐渐变得强势起来。并展现出精明能干的能力,在事业上大力辅佐夫君,连司马懿有时都很是嫉妒。很快,甄姬就成为了全魏国人民心中当之无愧的女王大人!

城外草原上,几个小兵正围坐在一起喝着酒,吹着牛皮。
“累死了,为什么工农干的活要交给我们干呀?建设城市这种苦力他们不干誰干呀?”
“嗨!你以为自己是谁呀?保家卫国的英雄?醒醒吧兄弟!我们就是些后勤方面的小杂兵,没事的时候被赶去干杂活,有大战事就是上前送死!”
“是呀,都是生错了时代的人,你怪老天爷也没用。谁叫我们都是农民出身呢?现在是皇帝独揽大权。”
“可恶,都说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一定要找到机会往上爬,然后把那些看不起我的家伙统统踩在脚底下!”
“都说别做梦了,阿牛。你以为当高官那么容易啊?比你我有钱,有关系的人有的是。而且就我们营里的至少20个!都来了3年了,你看他们爬上去了吗?”
“是呀,阿牛。你也就二十三四,是我们几个中最年轻的,别成天做梦,踏踏实实干活。你现在能进军队里已经不容易了,好歹吃的用的都是国家的。虽说我们都是军营中最下等的小杂兵,但就这份工作外面的人也是挤破了头要进来呀!”
“可恶,这种破活天天被上司当牛马一样使唤来使唤去,干的稍微有一点不好还要挨骂挨打,哪里有什么尊严?我就是回去种地,去打猎,甚至市井间为盗贼也比这来得要好一百倍!”
“你还是年轻气盛,受不了委屈。像我们这些老的,头铁!只管你去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当没发生过。”
“对,你看看你,跟我们这么久了,就是冲!那驴一样的脾气磨了三年硬是没一点变化。你自己数数在军营里打过多少次架了?况且你从小是个孤儿,举目无亲。要是离开了军队,一个人孤零零的以后可如何度日?”
“嗨!算了算了。我知道龙哥虎哥是为了我好,不说这些了。好好休息,等时间到了还得去干活呢。”
“就是嘛,哦对了阿虎,听说你昨晚上去妓院了?你可真行,没被人看着?”
“嗨!别说了,咱一玩就玩个大的。虽说辛辛苦苦攒了三个月的钱全花光了,但那一晚上可真的值!阿牛,你还是处男吧?你可真应该去一趟!”
“什什什……什么!?我才不会去妓院那种地方呢!那些表面上美丽的女人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操过了!淫贱的母猪!我打心底瞧不起她们!”
“瞧瞧你,年纪轻轻的思想那么顽固。你是去玩的,又不是娶她们为妻!现在这个世上哪还有个美丽的处女?漂亮姑娘们早都投靠那些贵族老爷们去了。说句难听的,你瞧不起妓女,她们还瞧不起你呢!俗话说躺着都能赚到钱说的就是她们。”
“哼,是呀。什么窈窕淑女……那种东西,终归只是故事里的幻想吧,现实中怎么可能有啊……”
“说起来,阿虎。你那么愿意找妓女,你看我们合肥新城的几座青楼,哪位姑娘可算得上这镇城的“头牌”呀?(坏笑)”
“哈哈哈,你明明上过的女人也不少……好!要我看来,这青鸾阁的水仙姑娘小巧玲珑,光看外表完全猜不着她是干这行的。那迷人的小嘴加上若即若离的小眼神,甚至透着丝丝仙气啊!”
“嗨!我以为你能道出什么绝世美女,水仙姑娘终归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喜欢她的都是特殊人群,要我说,那凤雨楼的牡丹姑娘才是一等一的上品!”
“啊!你说那牡丹姑娘?确实,像那种成熟大方又浓妆艳抹的女人,估计是每个男人的美梦吧?等等,我想到一人,只怕你是找遍全魏国上下也没有比她更美丽的人!”
“是谁?倘若世界上有这等美人,我就是花上毕生积蓄,也要和她共度一夜良宵!”
“说出来别吓死你,就是我们魏国的皇后,甄姬夫人!你可说,前面那几个女子,哪一个能和她比得了?”
“啊?你……你不要命了!敢把皇后娘娘跟青楼女子相提并论。万一被谁听见了怎么办?”
“皇后怎么了?”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阿牛突然插进话来“皇后跟那几个妓女有什么区别吗?”
傍边的两人直冒冷汗,而年轻的阿牛突然开始起劲儿的说起来。“那甄宓,本来的丈夫可不是现今皇帝,就是当年她们国家被打败后用美色勾引了曹丕,保住了性命,现在才当上了皇后。而且啊,据不可靠消息称,甄宓还和皇帝他三弟曹植有着不正当关系,曹丕为这个险些要杀了他!再说了,甄宓为什么能当上皇后据说也是她心狠手辣,在暗地里把几个和自己争宠的妃子搞残,让皇帝抛弃了她们呢!”
“阿……阿牛……”
“怎么了?虽然部分都是谣言,但我敢肯定90%都是正确的!那女人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敢承认是怎么着啊?”
“看来,妾身被你贬的一文不值啊。”
阿牛猛然回头,顺着成熟的女性声音望去,甄姬就在身后!

“哇!皇后娘娘饶命呀,阿牛这个糊涂蛋昨天睡懵了……”
“闭嘴!这儿轮得到你说话了吗?”
“是……”
听到甄姬的呵斥。阿龙,阿虎二人均不敢再多言,而阿牛更是羞愧地低下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叫阿牛是吧,跟我过来。”
阿牛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甄姬。真不知道这一袭紫衣的美人有什么念头,若是想要羞辱自己也好,处死自己也好,完全可以就地执行,跟她过去又是上哪去?
顺着城墙外郭,两人来到一片森林空地上。似乎离码头挺近,拨开草丛还能看到过往的船只和卸货的商人们。
“继续说吧,刚才你对妾身的感想,当真属实?”
“没……没有。”
“呼呼,愚笨的家伙。若是你旁边那俩伙计,肯定早就跪地求饶了吧,而你可真是连舔麼主人都不会呀。这样的奴才不早早处死,留着有何用?”
“娘娘……饶命……”
“什么?一个大男人说话声音这么小,说给谁听呢?”
“饶……饶命……”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狠狠打在阿牛脸上。阿牛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他并不惊讶甄姬会打他,只是惊讶这力道居然如此之重,活像个男人!整个左半边脸颊火辣辣地疼……
“狗奴才!给我跪下!”
阿牛赶忙跪在地上,而甄姬把一只脚搭在对方肩膀上,高跟鞋弄的他生疼。
“抬起头来。”当阿牛抬起头时,又一记耳光狠狠抽在他的右脸。
“连求饶都不会,还不如一条狗。就你一介杂兵还想升官发财?别做梦了!”
“唔……”阿牛吐着不甘的气息,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怎么了?生气了吗?呵呵,你这等下人的愤怒顶多也就是以头跄地,被人使唤的命根本毫无尊严可言!”
“不是的……”阿牛压低声音,就像一只准备爆发的公牛一样,“就算是我们,也是有尊严的……”
啪!又一记无情的耳光砸在他脸上。
“怎么样呀?一开始说我是什么呀?你这个贱货!没有尊严的狗奴才!本来呢,胆敢侮辱皇后乃是罪该万死,可是看你这么倔,我要把你关起来,好好调教你~”
“你才是个贱货……”
“什么?”
明确听到一介小杂兵的侮辱,甄姬的表情开始扭曲。
甄姬抄起巴掌,狠狠扇过来,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兵竟然挡下,随后一拳打在她的脸上……
“啊!你这……”摸着被揍得通红的脸,甄姬美丽的脸蛋上露出了杀意。
而对方浮现的杀意也完全不输于她。
“管你是皇后还是什么……我现在就要狠狠揍你一顿!让你好好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贱货!”
“混账,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啪的一声,四只手狠狠掐在一起。甄姬虽然纤细,但是身材高挑,而且该丰满的地方都很丰满,很有肉感。而阿牛生得挺瘦,甚至比甄姬还矮一个头,不过以他的身材来说还算结实。
两个人的手掌狠狠碰撞在一起,相互比着力气,十个手指也死死掐着对方不松手,把两人弄的生疼,一会儿变红,一会变白,还出了大量的汗液。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推不动谁。不过很快,他们就松开了对方,改为紧紧包成一团。
两人的身体一接触,甄姬的胸部就被阿牛的胸板狠狠顶住,两个柔软的大奶子被挤压成不规则的形状,两个人上半身拼命熊抱住对方,下半身四条腿也相互纠缠在一起,不一会就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了地上。
摔倒后两个人开始上下翻滚。一会阿牛在上,一会甄姬在上,两个人一边相互扇巴掌,一边用拳头揍对方的脸,腿脚还时不时踢在一起。两个人从小树林这头滚到那头,再从那头滚到这头。突然,甄姬一把推开阿牛,一脚把他踹开。
两个慢慢站起来,原来在翻滚的过程中,甄姬的丝绸衣服脱落了不少。两个人再次扑向对方,开始相互撕扯,从上衣扯到裤子,一边撕扯还一边扭打、缠抱,不一会又双双摔倒在地上。此时两人都是头离对方远,脚离对方近,下体正好交叉在一起。阿牛抱起甄姬的脚,就开始给她脱鞋,甄姬也胡乱地脱下阿牛的鞋。这时候阿牛一脚踹在甄姬的两个奶子上,并用脚掌狠狠揉搓两个大胸脯,脚趾玩弄着乳头,让甄姬又是疼,又是爽。不过阿牛很快也眼前一黑,原来甄姬的黑丝美足正好也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他的脸上,整个脚掌也狠狠地揉搓着阿牛脸,甚至还用两个脚掌夹住他的脑袋使劲挤压,准备把男人的头给挤爆!
很快,两个人又把脚趾塞进对方的鼻子眼儿里,互相用臭脚丫子狠狠熏对方,弄的两个人直咳嗦,但就是不挪开。
阿牛费劲地搬开甄姬的脚丫,朝着脚趾一口咬下去!啊!疼地甄姬赶紧伸开了脚。同时,甄姬也狠狠咬了一口阿牛的脚,迫使他松开了脚。但两个仍然死死搂着对方的腿脚,居然不松手,看来谁也不想把对方的腿还给对方。
刚才腿部的激烈运动也带动了下体的碰撞,甄姬和阿牛隔着内亵裤的下体狠狠撞击在一起,两人就这么抱着对方的腿,下体狠狠撞击,每撞一下都全身一阵酸麻,感觉浑身都爽到颤抖。
“臭奴才,你就这点本事吗?嗯?哦……哦。”
“贱货,看我……撞不死你……唔……啊……”
两个人都不想松开紧紧缠绕的下体,于是开始用另一只自由的腿伸向对方脸部,脚丫狠狠扇对方耳光,直扇的两人眼冒金星,鼻子也流了血。
唔……这样下去不行,会破相的。
察觉到这点的甄姬也管不了下体有多爽了,一脚踹在阿牛下巴上,啊!阿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蹬了出去。
甄姬一个转身,正准备爬起来,可是阿牛手疾眼快,突然从背后扑上来,把甄姬牢牢压在了身下。
“贱货,打不过我就想跑吗?”
“混蛋,咱们换一种方式打!”
“我看这个姿势就挺好!”
说着,阿牛一只手捏着甄姬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脱她的亵裤。
“混账!你想死吗!?这可是死罪……哦……”
原来阿牛扒下了甄姬的亵裤就把两个手指伸了进去,小穴里面很湿,每一颗肉蕾都在吸着阿牛的手指。
“哈哈,都这么湿了,果然是个万人操的贱货。别担心,我这就来满足你。”
“住……手,你这个……罪该万死的狗奴才。”
说着,阿牛一手压着甄姬不让她起身,一手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的亵裤。那颗早已肿胀到充血的大屌对准甄姬的蜜穴,狠狠刺去……
没想到甄姬屁股一胎,顶上了阿牛的肚子,鸡巴居然没有进入小穴,而是滑入了她两腿之间。甄姬一手撑住地,一手伸到下面握住了阿牛的鸡巴,狠狠地撸了起来!
“唔啊!”
“怎么了?不是说要干我吗?鸡巴被撸的爽不爽啊?狗奴才,让你现在就射出来!”
“唔啊……你这个……骚货……”
阿牛也保持着被撸的状态,用第三根手指刺入了甄姬的小穴。
“唔……你的鸡巴好大呀,一只手都握不过来,难怪你叫阿牛,简直是根牛鸡巴,牛屌。”
“你也是……我三根手指都塞进来了还嫌宽,你这样的肥穴不正好塞我的牛屌吗?”
“唔……休想……就凭你一个奴才还想干我……”
“能不能干你……咱们试试!”
说着,阿牛把手从甄姬小穴中抽出,抓住了甄姬撸动自己鸡巴的手,按在地上。甄姬努力想要挣脱,可是有个男人的重量压在身上,无奈只能使劲摇晃屁股,结果更加刺激了阿牛的性欲。阿牛鸡巴再次对准甄姬的小穴,用力一刺。结果甄姬双手一发力,居然把阿牛整个人翻倒在地。两个人仰面躺在地上,甄姬压在阿牛的身上。
这时,阿牛的鸡巴正好卡在甄姬的屁股和小穴的缝里,甄姬便开始用小穴撸动阿牛的鸡巴。阿牛气疯了,双手疯狂揉搓甄姬的两对奶子,双腿也从外而内框住甄姬的双腿。这下她逃不了了,甄姬气得用手抓住阿牛头发,生生往外拔,阿牛虽然头发很少,但被揪住发根也很疼。
“啊……你这个……贱人”
这时阿牛一只手按住甄姬脑袋转向自己,竟然凑上去一吻,夺下了甄姬的小嘴。
“唔!唔……唔……”
两个人都发出了呜呜的动静,一个是想说说不出来,一个是压根不想说话。
很快,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缠绕,一边舔着对方的牙齿,一边将自己的口水送入对方口中,竟然在口腔内玩起了舌头摔跤。
由于上面的刺激使甄姬下体的撸动逐渐松懈了,这时阿牛抓准时机用力一顶,整根鸡巴刺入了甄姬的蜜穴里!
“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两人高亢的叫声,下体开始了激烈的大战!
“混蛋……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居然……整根都进来了……”
“贱货……你的小穴可真肥……居然还真能塞的下我的整根鸡巴……”
“呜呜!”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再次吻在一起,下体也不断撞击着。女人躺在男人身上,男人抱紧了女人。两个人的双腿紧紧缠在一起,黝黑的皮肤和雪白的皮肤水乳交融,硬是分也分不开了。
随着激烈的交合,小穴紧紧裹住鸡巴,鸡巴也狠狠抽插小穴。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小树林,时不时传来“卟滋卟滋”的激吻声,“哈……哈……”的娇喘声。很快,甄姬变成了坐在阿牛身上的姿势,但依然是背对着他。“这个女人雪白的后背好美……”不仅这么想的阿牛双手抓紧甄姬肥美的屁股,鸡巴从上往下狠狠突刺这甄姬小穴,而甄姬也抬起屁股往下狠狠砸着阿牛的鸡巴。
“哦!牛鸡巴操得我好爽啊啊啊!!!”
“啊!小骚穴用力,好紧啊~夹的我好爽!”
随着两个男女激情的肉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夜幕降临,两个人也大泄特泄,阿牛的精液狠狠射在了甄姬的小穴里,甄姬的淫水也狠狠浇在了阿牛的鸡巴上。
“啊啊啊啊啊!!!!!”
当高潮结束后,两个人都无力地倒在了地上,甄姬面朝下趴在阿牛的腿上。阿牛面朝上躺在地上,还抱着甄姬的小丫亲着。
但两个人的下体依然紧紧结合在一起,被双方的淫液打湿。


自从上一次的战斗,甄姬充分感到了满足。
是啊,曹丕的鸡巴太小,已经好久没和甄姬行房事了,空虚了好久的甄姬第一次得到了满足。
是的,我不会让这个机会就这么溜走。
而另一边,阿牛也时时刻刻想着甄姬的胴体,白天没心思干活,夜里也无心睡眠。
终于,忍耐了好久的两个人再一次相遇了!
甄姬依然穿着紫色的丝衣,配上金色的手势简直如同仙女下凡一般,光彩夺目。
阿牛还是穿得像个小兵,破破烂烂的,但一想到一会儿能和这样的美人儿缠绕交合,鸡巴马上就兴奋地立了起来。
甄姬带着他来到了一处隐秘的闺房,这里有一张能够盛下十个人的大床。两个人相视一笑,也省去了言语,直接扒光了彼此的衣服抱成一团重重摔在了大床上!
在床上,两人早已如两条肉虫一般抱紧彼此,双方的下体狠狠撞击在一起,大鸡巴和小蜜穴的交战开始了。
两个人激情缠绵,在床上翻上滚下。一会阿牛在上,用鸡巴狠插甄姬小穴。一会甄姬在上,用小穴狠套阿牛的鸡巴。
两个男女已经没有了身份上的差距,就是一对渴求性爱的男女,现在谁也不能阻止他们俩的性斗了!
两人都誓要干挺了对方,就像不供戴天的仇人一样狠狠瞪着对方,同时又想要渴求对方的身体,死死抱着对方不松手,露出了妩媚的微笑。男人坚硬的胸板和女人柔软的乳房激烈碰撞,四个乳头也顶在一起相互摩擦。直刺激地两人满身是汗,呜呜叫爽。
随着鸡巴与逼的抽插、挤压,大量的淫液顺着他们的腿流了下来。可是激烈地翻滚中,鸡巴一刻也没用离开过逼,逼也死死咬住鸡巴,从来没有松开过。
两个人耳鬓厮磨,互相在对方耳边吐着热气,女人的娇喘和男人沉重的呼吸催化着二人的神经,两个人几乎忘却了一切,誓要在今天拼个你死我活,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甄姬和阿牛从大床这头滚到那头,再从那头滚到这头,下体激烈的交合使他们都绷紧了双腿,四条腿早已缠绕在一起,相互紧夹对方,如同要把对方的腿夹断一般。可惜谁也奈何不了谁,男人满是腿毛的大粗腿死死夹着女人光滑的大白腿,女人光滑的大白腿也死死锁住男人的粗毛腿。
随着体力的消耗,两人变成了侧面互抱的姿势,谁也没法把谁翻过去,而下体的激烈交合还在继续。阿牛感觉越干越爽,而听到甄姬那边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
只听
“啊啊啊~~~”“呜呜呜~~~”
一股精液满满地射了出来,却刚好和对方射出来的阴精对射在一起!
本来即将卸力的两人立马鼓足了劲儿,把力量集中在下体!
这场阳精于阴精的对决居然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最后还是混合着彼此的粘液打湿了两人的下体。当阿牛拔出他的牛屌时,整个大屌上都沾满黏黏糊糊的液体,而甄姬的小穴中还不断吞吐着白色的“牛奶”。
(⊙o⊙)哇,他的屌好坚挺,一点变软的迹象也没有!
“敢不敢继续操!直到一个人起不来!”
“呵呵,妾身怎么会怕你?就凭你这跟牛鸡巴,能战胜我的逼?”
甄姬也没了贵族女子的矜持,开始说话完全靠本能而行。
“哼哼,明明被我操到这么爽,下一次让我给你捅穿!”
“在那之前,你会先被我夹断!”
两人再次抱成一团,鸡巴狠狠往逼里一插,逼也立即狠狠咬住鸡巴。雪白的皮肤与黝黑的皮肤再次紧紧结合,在宽大的床上上下滚动起来。这一次,两个人全身上下都紧紧结合在一起。头顶着头,嘴堵着嘴,手别着手,胸贴着胸,鸡巴插着逼,逼咬着鸡巴,两条腿也如同一根麻花一样紧紧缠在一起。最下面,男人无耻的臭脚丫子也贴上女人白嫩的玉足,阿牛的脚趾使劲伸到甄姬的脚趾中,十个脚趾立刻紧紧对夹,渐渐变红、变白,似乎再也分不开彼此。
床上,一对牛奶巧克力相互混合着,相互吞噬着,放佛彼此要相互融合一般,一会儿牛奶覆盖住了巧克力,一会巧克力又盖住了牛奶。好似一种奇怪的艺术形式,不管变换着模样,上上下下,翻滚缠绕,正杀的男人直喘粗气,女人娇喘连连。
突然,不知道谁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扶住墙。结果不料拉下了清纱帷幕,马上,两个人被卷进了清纱之中。这一来两个人的身体都被帷幕包住,皮肤上的差异更是不出来,真的分不清谁是谁了。随着两具肉体激烈的缠卷翻滚,清纱就像渔网一般将两人缠的更紧!远处看,四条腿更分不清彼此谁是谁的相互乱踢,但又因为脚丫子夹在一起而无法分离。就这样,两具木乃伊又在床上狠狠对操了一个小时!而长时间皮肤与清纱的摩擦使得两人的后背都通红一片……
终于,房间内又安静了下来,看来两个人又泄了。
这时,昏暗的床上传来了两人的嘀嘀咕咕对话声。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的嘴部的活动加上身体的疲劳以及清纱的隔音,从外面已经听不清楚谁是谁的声音了。
“爽……爽不爽?”
“你爽不爽?”
“放开我,这个玩意太碍事了。”
“是你先抱着我的!还那么紧,真是个色狼!”
“明明是你先朝扑上来,你这个色狼!”
“赶快松开,我不能呼吸了。”
“憋死你。”
不知哪一具身体先开始行动,两个人再次卟滋卟滋吻起来,随后又开始了剧烈的缠滚。
“啊……笨蛋,我们这样,什么时候能分开”
“明明是你笨。你看,这个地方应该这样。”
“不对……你个笨蛋!腿越来越紧了啊……疼死我了”
“你夹的我那么疼,还好意思说自己疼。我干死你啊”
“我干死你啊”
“我干死你!”
“我干死你!”
随着两人的争吵,床上的木乃伊再次激烈的运动起来。只见两人腰部的位置在猛烈地扩张、收缩。接着又是激烈的翻滚,可是很快木乃伊的翻滚频率又变慢了,而两人似乎已经从面对面平躺的姿势变成了一人在上一人在下的姿势,可惜隔着清纱也不知道谁在上,谁在下。但是木乃伊的腰部依然在不停地抽插,由快而慢,由慢而快。
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木乃伊又经过了多次翻滚,而两个人上下的位置也发生了多次变化。而不管怎么变,上面的那个都拼命从上往下挺动屁股,而下面的那个也使劲从下往上挺动屁股。很快,腰部的抽插已经变成了扭动,蠕动,甚至是搅动,看来两个人的屁股已经紧紧绞在了一起!
终于,随着清纱木乃伊缓慢地滚动。咚!的一声,两人竟摔下了床!
两人在床下拼命扭打,竟将清纱撕破,总算是逃来了。大口呼吸着空气的两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地上狠狠瞪着对方,两个人都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看来是被对方掐的,而且身体各处还留有红色的抓痕和咬痕,尤其是两个人的嘴上,都流着血,看来他们俩卷进清纱里的时候真是吻了个够,打了一场痛快淋漓的唇枪舌战!
“臭男人,弄的我一身臭汗。”
“该!你这个贱货,我要把你染上我的颜色……今天我就要让你成为我的母狗!”
“狗奴才,谁是谁的狗,还不一定呢!你来呀~”说着甄姬勾了勾手指,便迈着轻盈的步伐奔去,而阿牛也露出猥琐的笑容,像个痴汉一样在后面跟着。
两人来到一片大浴场,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池子,因为古代没有香皂,所以池内有许多花瓣用来香体。
在水中坐下休息了片刻,甄姬和阿牛都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对方。两人从对视到看相对方的胸部,下体。
“看什么看?色狼!”
“你不也在看我?你个色娘们!”
“臭奴才,能入的了我的眼是你三生有幸,你应该感恩戴德!”
“省省吧,等我一会把你的逼操到只受得了我的鸡巴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奴才了!”
两人虽然互相骂着肮脏的语句,但脸上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仿佛一对打情骂俏的恋人。
结果没对骂一会儿……
“我受够你了!这个罪该万死的狗奴才!看我来废了你那根牛鸡巴!”
“应该是我废了你那个欠操的逼,贱货!”
啪!的一声,两个人狠狠对撞在一起,就好像日本的相扑手一样抓紧对方的屁股,随后“卟滋”一声,鸡巴滑入了女人的蜜穴中!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上半身紧紧抱在一起,试图把对方摔倒,而下班身还在对操中。
“牛鸡巴,真小!给我再大一点啊!”
“逼怎么松了?给我紧紧夹住呀!”
“是你的鸡巴不够大,填不满我的逼!”
“是你的逼太松,夹不紧我的鸡巴!”
“怎么着?”
“怎么着?”
“怎么着!?”
“怎么着!?”
就在两个人互相嘲讽的同时,甄姬的逼狠狠一夹,直接把阿牛的鸡巴夹的小了一圈!而阿牛的鸡巴也狠狠一捅,硬是把甄姬的小穴撑大了一圈!
“哦哦哦哦哦!!!!!”
两个人同时叫了一声,再次激吻起来!
随后,不知道是谁先伸出腿来缠住对方,两个人再次扭成一根麻花!摔倒在水中。随着男人和女人激烈的扭动,水面上溅起了不少水花。而水下,两个人贴身肉搏,火热得交缠在一起,两个人都紧紧吻住对方,通过嘴对嘴互相转送氧气。因为水下处于失重状态,两人抱在一起一会飘到这儿一会飘到那儿。不一会儿,一股热腾腾的液体又从二人下体射出,污秽了水池。
两人猛地从水里钻出来,就这样互相抱着对方移动到了水池边缘,然后一起侧躺着倒在了水池外边。不过两个人依然是抱成一团,脸贴着脸,耳鬓厮磨,四肢紧紧缠绕,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吸附在对方的身上,而下体却一刻也没有再分开过!鸡巴操着逼,逼操着鸡巴。
“操死你!”
“操死你!”
两个人就这么接着对操,从早晨操到晚上,再从晚上操到早上。终于操得两人身心俱疲,精疲力竭,感觉身体技能都完全要坏掉了一样。
啊,再这么操下去……鸡巴(小穴)真的要废了……
不行,我不能输给他(她)
我必须要把他给操到求饶……
我要让他(她)给我当奴才,下辈子,下下辈子也要……当我专属的肉奴隶……
可是在操下去,真的……真的要废了……
就在两个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下体一紧!
什么?鸡巴又硬了?(小穴又紧了?)
接着鸡巴又在小学里挺动了两下,而小穴同时也又套弄了两下鸡巴。
两个人大喜!同时看向对方,虽然两个人脸已经被对方打,抓,咬得看不出人型了,但他们俩还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是呀,明明知道再操下去会坏掉。
明明知道跟这个男人(女人)对操是没完的。
明明知道可能永远分不出胜负。
可是,这一生都没有这么爽过啊!
他的鸡巴(逼)简直就是为了我的逼(鸡巴)专属打造的一样!
我们俩的鸡巴和逼简直是天造地合的一对!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们更适合的鸡巴和逼了!
他(她)简直让我重新认识的我还是个女人(男人)!
这么想着,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下体。那里,浓密的阴毛相互缠绕,摩擦。弄的两人瘙痒无比,下体的力量好像又恢复了。
没错,接下来需要确认的,只有一件事了……
男人和女人再一次抱紧对方,上下翻滚,扭动,撕咬,如同两只依靠本能的动物一般,缠绵,翻滚。
终极大战开始了,两个人没日没夜的对操了起来,仿佛世界上除了和她(他)操就没有更舒服的事了!两个人从地上操到水里,再从水里操到地上,从屋外操到屋内,再从屋内操到屋外。
两天,三天,四天,不知是过了多久,两人如同不需要吃饭,不需要睡觉一样!摄入他的淫液就会饱!就有精神!
69式,骑乘式,老汉推车式,站立式,背后骑乘式,足交,乳交,口交,腋交……两人换了无数种玩法。
床上,地板,水池,墙上,草丛,没有一处不沾满了两人混合的液体。
终于,在某个晚上,弯弯的月儿悄然爬上夜空,这对性欲无穷的奸夫淫妇终于迎来了性斗的终结。
凌乱的室内,一对赤身的男女摆着大字躺在床的两头,床单和被子早已被两人混合的淫液所打湿,而从男人软下来鸡巴和女人外翻的逼看来,他们真的是没有力气在干下去了!
“呼……呼呼……”
“呼呼……呼呼呼……”
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喘着气,两个人就这么躺了很久。随后,终于有人开口了。
“还……还活着吗?”
“当……当然,我不会在你之前……先……先去的”
“真是嘴硬……都……都这幅惨样了……”
甄姬慢慢坐了起来,“好久没这么爽了,你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满足我的人。”
“是呀。”阿牛也坐了起来,“这世上只有我的鸡巴能满足你。”
两人相视一笑。
“是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和那些妓女一样。你作为一个女人只是一个想要能满足你的男人。”
“我也是,不该看不起你,没想到你还这么厉害。”
“你说这儿啊?”这时阿牛又不老实的用下体戳了一下甄姬,接着半个龟头没入小穴中。“又想挨操?”
“好啊你!”甄姬也立即露出生气又调皮的笑容“信不信我夹死你!”说着也用下体狠狠一夹阿牛。
“唔啊,你这个小骚穴。”
“你个牛鸡巴!”
他(她)的下体居然又硬(湿)了,好棒!
眼看两个人把胳膊搭在一起,马上又要扭打成一团……
哦对了!甄姬突然眼睛一亮,皇上好久没唤我去找他了,今天大概会来看我,你快点回去吧。
“可我舍不得你……”
“你是怕上司好几天找不着你要惩罚你吧?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你,安心的回去吧!”
“嗯……嗯,谢谢你了。”阿牛突然脸红了。
“你不适合说谢谢,要谢我的话……”甄姬居然也脸红了“就让我更爽一点吧……”
那一刻,他们两人就如同初恋的一对笨蛋情侣一般。阿牛呆看了甄姬几秒,随后他猛地把甄姬拉入怀里,狠狠地吻了她……


随后,合肥新城上下流传着一个传言,晚上经常会在林间,河边,甚至是牛棚马棚里听到一对男女的激情的交欢声。但是因为一直没有看到两人的本体,所以也被大家当成了幽灵的,甚至演变成了一对有夫之妇和有妇之夫因为沉迷偷情又怕被发现而在偷情时饮下毒药双双自尽,所以晚上会化为鬼混出来做爱的故事……







黄初二年六月,皇后甄姬的死讯传入了全国上下。有人说是甄皇后是因为与后来的贵妃争宠失败,引得皇帝愤怒而赐死。其他的说法也众说纷纭,只是没人敢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皇后的死讯。然而,时不时在夜里交欢的鬼魂的声音,居然也跟着消失了。
太和四年,魏明帝曹叡将甄姬的遗体从邺城改葬于朝阳陵,据说几天后,有人目击到一个
一名男性的尸体出现于甄姬墓前,而从他手上的凶器看来,貌似是自刎。
没过多久,因为一些流言蜚语,曹叡又对那具自刎的尸体秘密地进行了一项滴血验亲。没想到他的血液竟轻易地深入了死者骨髓,不过这个秘密还是被很好的藏了起来。
TOP Posted: 2021-05-12 14:10 #9樓 引用 | 點評
tsjz888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184
威望:114 點
金錢:618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5-03

1024
TOP Posted: 2021-05-12 16:59 #10樓 引用 | 點評
牧童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845
威望:271 點
金錢:119 USD
貢獻:29100 點
註冊:2007-09-30

有点玄幻
------------------------
v

TOP Posted: 2021-05-13 07:09 #11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6-18 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