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意外用俗语攻略了女友的妹妹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意外用俗语攻略了女友的妹妹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戏水长流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20
威望:109 點
金錢: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7-1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9 15:54 #3樓 引用 | 點評
HoneyMico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9197
威望:925 點
金錢:5 USD
貢獻:40 點
註冊:2015-10-1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9 17:17 #4樓 引用 | 點評
阡陌红尘子知 [樓主]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7
威望:13 點
金錢: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4-24

意外用俗语攻略了女友的妹妹(后续)

  但她对于韩宇的恐惧,却是没有办法抹除。
  本来就不喜欢,还要被迫服务一根那么粗大的肉棒,只要是个女孩,都很难接受。
  “受不了?我们都已经这样了,还有挽救的余地吗?没有,【既来之,则安之】!安心啦~情况不会再坏了,快让姐夫好好爽爽!”
  再次使用一句新的俗语,惴惴不安的少女,深深吸了口气。
  是啊,都已经被姐夫彻彻底底地操过,还被狠狠内射了两次了,身子已经被他完全玷污了,反正都拒绝不了强奸,不如放弃反抗,默默承受算了。
  被俗语改变了心态的少女,抱在一起的身子缓缓打开,白沫璃叹了口气,主动把上衣脱了下来,颇为怜惜的摸了一下自己傲人的巨乳后,她怯生生地看着韩宇,小声地念道:
  “姐夫,沫璃,沫璃不反抗,你也不可以那么粗暴,嗯,人家给你操,但是,嗯,不可以一直欺负人家~”
  “当然,姐夫最喜欢小沫璃啦!来,我们来个舌吻~主动一点,姐夫这次很温柔的!”
  韩宇开始了自己的循循善诱,白沫璃本来接受了这个事实,自然没有了反抗的欲望,小美女轻轻闭起星眸,可爱的小脑袋羞涩地靠了过去。
  下一秒,韩宇从后面伸手,环住了少女的玉颈,微微侧过脑袋,她张开大嘴,像是要把白沫璃的樱桃小嘴吃掉一般,完完全全地吻住了少女。
  虽然之前曾被韩宇硬生生地撬开贝齿,夺走了初吻,一点体验都没有。
  但那毕竟是被强迫的状态,现在的白沫璃不仅没有抵抗,只是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羞涩无比地和姐夫的粗壮舌头互动。
  韩宇本身也不是什么虐待狂,并非要折磨女性,才会得到快感,相比于强上,他其实更喜欢调教这种一点技巧都没有的小女生。
  “唔,好棒~”
  松开白沫璃的小嘴后,韩宇兴奋地把舌头,舔在了少女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上。
  “小沫璃泪眼花花的,可没有平时漂亮!”
  韩宇嘟哝了一句,舌头开始着重清理那些淡淡的泪痕。
  略带咸味的泪水痕迹和少女身体淡淡的体香充斥着韩宇的口腔,这种又香又涩的气息直传男人的大脑,轻而易举地,激发了韩宇的侵占欲望。
  从最开始的脸蛋,到琼鼻,耳垂,下巴,玉颈……
  韩宇越是亲吻,便越发喜欢怀中香气十足的可人,他的大嘴“哇”的一声含住那团尚未发育完全,但一手却难以覆盖的美乳后,便开始用力哚吸。
  “咿呀~不要~啊!姐夫!”
  小乳头被轻轻压住的瞬间,韩宇清晰地感觉到了怀里的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
  听着白沫璃担心十足的娇吟,韩宇动作立刻变得温柔,强壮的舌头来回摆动,开始拍打着粉嫩的乳头!
  在韩宇高超的口技之下,白沫璃的奶子被玩得发情,最后嘴巴松开的时候,被韩宇含住的那部分乳房,早已变得通红,上面全是男人的口水,而粉嫩的小乳头也完全充血硬起,韩宇用指尖轻轻地戳了一下,那微微发硬的触感,让他感觉这更像是一颗漂亮的红宝石。
  “姐夫弄得你舒服吗?”
  韩宇双手放在白沫璃的细腰上,说话的时候,也睡到了床上。
  “我,我不知道,嗯,姐夫弄得人家,嗯痒痒的,啊,不可以,嗯啊~”
  在少女回答的时候,韩宇双手突然发力,把小美女直接抽起,让坐在床上的屁股,直接坐到了自己的胯上。
  高高耸立的肉棒瞬间便被少女微微湿润的小穴和阴唇压住,韩宇迫不及待地掀起短裙,立刻看到了棒身卡在少女没有一点阴毛的干净阴唇之中,外面只余一个紫红色大龟头的淫荡画面。
  “不要插~嗯,小沫璃还没,嗯呐,准备好啦~姐夫,让,让沫璃,准备一下,嗯,好吗?”
  白沫璃的双手死死抓住了韩宇的胳膊,生怕对方再次用力把自己抬起,然后让自己的小穴将那根粗大的肉棒完全吞入。
  “是吗?那就给小沫璃自己玩哦~想要的时候,再插入也是可以的呢!”
  之前射了一次,所以现在韩宇立刻插入的欲望并不是很强。
  随手抽来一个枕头垫在脑后,韩宇便松开了白沫璃的细腰,淫笑着欣赏起身上少女的表演。
  见韩宇不再逼迫,白沫璃微微松了口气,少女松开了韩宇的胳膊,接着撑住对方的胸口,弹性十足的屁股压住肉棒,开始缓缓移动。
  白沫璃低着脑袋,脸蛋通红地看着自己阴唇夹住大肉棒的淫荡动作。
  为了能让韩宇获得更好的快感,更早地结束这个糟糕的状态,少女甚至伸出小手,两根玉指轻轻捏住龟头,随着身体的前后动作不断抓紧放松。
  韩宇微眯眯眼睛,感觉好似有张小嘴正在用力吮吸龟头一样,忍不住爽得开口惊呼。
  享受了一阵时间后,韩宇又忍不住对白沫璃胸前的雪白玉兔动起了歪心思,一手抓住一只奶子不断揉捏,不轻不重的力度,将坚挺的玉乳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饶是白沫璃那张紧张兮兮的小脸,都忍不住浮现出了丝丝享受,而她那不断前后移动,控制阴唇夹紧大肉棒的身子,也逐渐燥热起来。
  “小沫璃,手法很熟练吗?是不是经常躲在房间里看AV,学习如何服侍男人啊?”
  “姐,姐夫,嗯,不可以乱说啦~人家,嗯,是……是好孩子啦!才,才不看,嗯嗯,AV呢!”
  “哦?是吗?那你可真是一位无师自通的天生小骚货!奶头变得那么硬,身体是不是要发情了啊?”
  韩宇嘲弄一句,把玩白沫璃奶子的双手,开始玩起了新的花样。
  只见男人的大手时而握紧成拳,压住乳房不断打转;时而伸出双指,夹紧乳头轻轻拉扯;时而五指并拢,变换成掌,淫笑着拍打微微发红的乳身……
  接二连三的手法挑逗和语言羞辱下,白沫璃终于被挑起了大量的淫欲。
  淫水不知不觉地从她的花穴中分泌而出,透过穴口浸湿阴唇,而阴唇夹住的肉棒,又将棒身浸得滑滑的。
  “小沫璃下面流了好多的水水呢!是不是想被大肉棒狠狠地草一顿了?”
  韩宇把碍事的裙子卷起来,兴奋的眼眸死死盯住两人性器不断相交的地方,插入的欲望,越发高涨!
  “唔~才,才没有啊!人家,嗯,不,不想要!”
  坐在男人身上的少女还想抵赖,但韩宇直接动用俗语【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瞬间便让小沫璃吐露出了真实的想法。
  “啊~不是,是,哈,小穴好奇怪,嗯呐,有点痒痒的,沫璃不知道,嗯啊,不知道,哼呐,怎么解决啦!”
  虽然和韩宇无套做过了两次,但两次的手法都很粗暴,白沫璃都没怎么体验过做爱的快感,自然不清楚自己的小蜜穴是发骚了,渴望大肉棒用力插入!
  面对这个漂亮小姨子的困惑,韩宇立刻兴奋地开口,对着白沫璃科普起了这个知识:
  “这是小沫璃的小穴发骚了哦!它要大肉棒用力灌满自己,然后快速抽插,不停地做爱,然后噗呲噗呲地射精,最后把自己喂得饱饱的!”
  “嗯~姐,姐夫又,哼,又想骗沫璃,又,又想操人家小穴穴,不可以啦!肉棒那么大,嗯嗯,沫璃,啊,会,会哭的啦!”
  “那这可由不得小沫璃哦!”
  男人面无表情地答复一句,身体忽然往前挪了一下,白沫璃短时没有反应过来,依旧按照相同的动作用阴唇前后摩擦着肉棒。
  如果是韩宇还是之前的位置,那么穴口会刚好卡在龟头和棒身的中间,也就是冠状沟的位置上。
  但是现在狡猾的韩宇改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白沫璃依旧按照原来动作服侍下去的话,只会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龟头会被吸入阴唇中间,正好卡在蜜穴口的位置!
  韩宇没有犹豫,当龟头传来触碰蜜穴湿滑嫩肉快感的同时,便立刻往上挺腰。
  没有一点意外,大肉棒借助阴道里的大量淫水,轻而易举地插入了白沫璃的小穴深处。
  “啊喂?咦,肉,肉棒呢?”
  因为插入过程过于顺利,这次的白沫璃并没有感觉到很大的痛苦,只感觉自己的小腹,莫名其妙多出了一股奇怪的肿胀感。
  当白沫璃看了一眼姐夫脸上带着的坏笑后,她心里咯噔一下,迅速把脑袋看向自己的小穴,差点没吓得直接站起。
  “啊?我……”少女小手捂住娇唇,全裸的娇躯瞬间僵住,不敢有一点的轻举妄动。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觉得小穴不痛了?”
  “啊?是,是这样,我,以为,嗯,和,和刚刚一样,会,疼死,但是现在,好,好奇怪,只是有点,嗯,小小的,涨,而,而已。”
  白沫璃说得很慢,她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每说出一个字,她都要把心思放在下体上,细细感受一番阴道和大肉棒的紧密接触。
  “那是小沫璃接受了姐夫的大鸡巴啦!做爱其实很快乐的啦~之前都是小沫璃在反抗,只要不反抗的话,做爱一点都不会痛的咧!”
  韩宇随口胡诌着,然后又诱导身上的小美女,主动服务自己的肉棒。
  “你现在试着坐起来一点,然后再慢慢落下,用小穴套弄大鸡巴,其实是很舒服的啦!”
  听着姐夫的鼓励,小美女紧张地把小手握紧,小小的屁股轻轻往上抬了一点,然后又不安地迅速落下。
  虽然幅度很小很小,抽插似乎几乎只有几厘米不到,但对于白沫璃而言,却是一次格外成功的尝试。
  “诶,好像真的不是很疼呢!哼~都怪姐夫之前干得那么用力,小穴有点肿肿的,沫璃都不敢弄大动作啦!”
  听着小美女略带不满的埋怨,韩宇生气地哼了一句,接着屁股猛地用力往上一顶,用力撞击了一下白沫璃的花心,吓得对方赶紧压低身子抱住自己,嘴里不停地“呜呜”求饶。
  “不,不可以,欺负,嗯,沫璃啦!坏蛋姐夫,再,再这样弄,沫璃,嗯,沫璃就,就告你强奸哦!”
  听着小姨子有点娇憨的威胁,韩宇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一个刺激的玩法。
  也懒得计较这样会有什么后果,韩宇没有一点犹豫,嘴巴对准趴在自己胸口上的小女生径直开口:
  “小沫璃不要激动啦!姐夫给你欺负回来还不行吗?之前强奸了你两次,姐夫心里怪不好意思的,俗话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姐夫强奸了你,你也可以强奸回姐夫嘛!”
  因为用上了俗语,白沫璃毫无保留地接受了韩宇话语里的建议。
  小美女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张开小嘴,贝齿轻轻咬住了韩宇的小奶头,稍微用力,韩宇便生疼得惊呼一句,只呼不要~
  白沫璃缓缓松开抱住的韩宇,重新立起的身子居高临下地盯着男人,最后少女微微歪头,噗嗤一笑的她,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快速骑乘!
  “咯咯~姐夫不要害怕哦!强奸就是这样的啦!没有痛苦,怎么叫强奸啊!”
  “嗯啊!姐夫的大肉棒真是厉害啊!这么粗大的肉棒,平时一定没少被其他小骚穴夹紧榨精吧?居然敢勾引你小姨子我,哼哼!看老娘今天不狠狠地夹死你!”
  “准备好了吗?既然是做爱,就算是强奸,也必须射干净大肉棒里的精液,才可以停下来哦!嘻嘻……”
  白沫璃嬉笑着,骑乘的动作愈发大胆,少女眼里满是欣喜,完全进入强奸犯的白沫璃,对于男性肉棒施暴的渴望,愈发强烈!
  “啊~肉棒好大,嗯,大龟头被人家花心吸住了!呜呜,居然那么硬,是忍不住要发射了吗?吸死你,吸死你!哼!”
  “啊呜~好,好棒!姐夫坚硬的大龟头,好,好舒服呀!”
  最后猛地往下一坐,白沫璃的身子爽得立刻失去了重心,若非小手死死撑住韩宇的胸口,估计现在的她,早已瘫软在韩宇的身上,默默地恢复刚刚因为快速骑乘而消耗的大量体力。
  尽管这样狼狈的画面并未出现,但白沫璃依旧低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小沫璃真可爱,做一会就受不了了吗?小穴这么懒,还学人家强奸~真是搞笑啦!”
  韩宇很合时宜地激将一句。
  果不其然,还在休息的白沫璃听了韩宇的嘲讽,俏脸立刻阴沉下来。
  白沫璃把垂在眼前的发丝捋到身后,似笑非笑地看了韩宇一眼,然后挺直腰杆,小小的身体缓缓的动着,不急不缓地用蜜穴,套弄着韩宇的大肉棒。
  “人家的小穴可不懒呢!嘻嘻~沫璃可不是街上几十块钱就能做一晚上的野鸡哦!人家可是准大学生哒~身份那么高贵,可不会像野鸡们那样疯狂摇动着身子,大喊大叫着强奸姐夫!”
  “姐夫小沫璃,可是昨晚才破处哦!从被姐夫的坏蛋大肉棒强奸破处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二个小时,这么嫩的小穴,只是稍微动一下,大肉棒就很难受,要爽得射精了呢!”
  “唔嘛~姐夫不会有感觉了吧?哈哈,肉棒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喂喂喂,这是强奸啊!姐夫,被人家的小嫩穴夹出快感,可不行哦!”
  “不许用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着沫璃啦!就许你的坏蛋大肉棒强奸人家的小蜜穴?不许人家的小骚穴,强奸你的无辜大肉棒啦?咯咯,姐夫不会是想要双标吧?这么大的男生,真是一点小屈辱都受不了呢!”
  “嗯嗯,夹死你,夹死你个废物姐夫的坏蛋肉棒,被,嗯嗯,被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姨子强奸,有手有脚的还不敢反抗,废物姐夫,嘻嘻,夹死你的大肉棒!”
  白沫璃早就想好了,自己的性交技术还是太少,但从小就学习厉害的她,充分地发挥出了自己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
  几句高高在上的挑逗,惋惜,嘲讽,竟然真的挑起了韩宇的神经。
  虽然觉得真的很搞笑,但韩宇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姨子,弄得心里不爽了。
  “小沫璃那么得意,强奸人家那么舒服,但是之后呢?不怕我告诉家里人,然后把你扭送到监狱里吗?你这个色魔浪女,法律会制裁你的!”
  韩宇慢悠悠地说着,本想看看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姨子会作何反驳,未曾想对待只是咯咯大笑,瞬间就给出了的答复:
  “废物姐夫不要痴心妄想啦!沫璃今年都19啦!怎么可能被这种骗小孩子的话语吓到!
  “家丑不可外扬】!就算你把事情真相告诉了爸妈,叔叔阿姨们,那又怎么样呢!他们照样会因为害怕被外人嘲笑,而选择隐瞒!”
  “就算姐夫你鱼死网破,直接去警局报警又怎么样?人家还只是个上学的孩子,出狱之后,最多也就被同学骂骂婊子,妓女,女色魔而已!”
  “而姐夫呢!不仅会因为被人家的小骚穴强奸而痛失好女友,还得遭受社会上的人指指点点,能不能找到工作,还两说咧!”
  “嘻嘻,姐夫怎么不说话了啊?不会是被人家的小骚穴夹爽鸡巴了吧?哦哦,肉棒真是又硬又大了,每天穿条大短裤在人家面前晃,秀自己的身材,现在被人家强奸到了,后悔吧?知道错了吧?”
  难以置信,被俗语扭曲了部分常识后,受害者居然会把这句俗语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反作用在别人身上!
  当然,白沫璃只是可以运用,但她并没有强行修改听到的人常识的能力!
  无论她的威胁多么精彩,但在韩宇眼里,都不过是在增加这场荒唐性爱的趣味性罢了!
  “你……你骗我?这,这不可能?”
  韩宇也是很配合地演起了戏,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就算是按照规定好的剧本和台词,最出色的演员,都没法重复白沫璃此刻这张洋洋得意,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算计里的高傲脸庞!
  “嘻嘻,姐夫又诈我!不过这样做,受伤害的可不是沫璃哦!”
  白沫璃冷笑一声,小手不知何时抓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拨打了一个她和韩宇都熟络无比的电话。
  “哈喽~小沫璃,打电话给姐姐,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白沫礼的声音!
  白沫璃在同韩宇疯狂性爱的时候,居然还主动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当然,白沫礼的身份,可不止是姐姐那么简单,她还是韩宇的宝贝女友!
  白沫礼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妹妹,居然在和心爱男友做爱的时候,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而且语气还是那么地得意!
  “哪有什么事啦?都是在家太无聊了啦!哼呐,姐姐真坏,人家小脚刚刚崴了,就和大家一起离开家,去外面玩,真是坏死了!”
  白沫璃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韩宇,一边自顾自地骑乘着身体,努力夹紧蜜穴,套弄着韩宇的大肉棒!
  “坏你个头!我还没找你麻烦呢!哪天崴到脚不行,偏偏是今天!人家都气死了,搞得直接把笨猪留在了家里伺候你,这还不够啊!”
  白沫礼以为这个调皮的妹妹是开玩笑,所以也很开起了玩笑,语气里满是笑意。
  “当然不够啦!这个笨蛋姐夫,都,嗯,好大!都不会伺候人啦!”
  白沫璃隐约觉得插在穴里的大肉棒又变大了一圈,忍不住娇吟一句。
  姐姐白沫礼听在耳里,忍不住反问一句:“什么好大?小沫璃你在说什么啊!”
  “哎呀,是姐姐听错了啦!我说的是,唔好疼,坏蛋姐夫的动作好兴奋,弄得人家很难受诶!”
  “呃?你……你说话好怪诶!是韩宇在帮你擦药吗?话说动作得用粗暴,兴奋是什么鬼啊!”
  白沫礼为自己妹妹的形容话语弄得轻轻扶额。
  殊不知自作聪明的,只是她罢了。
  韩宇的动作自然是兴奋的!
  在心爱女友的电话里,被她的漂亮妹妹努力榨精,那尽情摇晃的淫荡娇躯,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兴奋啊!
  而且白沫璃的难受,也是因为自己的动作过于激烈,蜜穴被干得爽过头的她,即将高潮!
  这些形容放在做爱上,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有问题的,只是白沫礼而已。
  “呐,你语气那么喘,一定是疼得不行了吧?把电话给那笨猪,看我不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白沫礼笑呵呵地说着,下一秒钟,被大肉棒奸得高潮,只能拼命捂住小嘴,发出兴奋“呜呜”声的白沫璃,把电话丢给了韩宇。
  “啊?沫礼,是我啊!”
  韩宇现在也快到了射精关头,注意力完全都集中在小沫璃因为高潮而用力绞紧的紧致美穴上,所以电话接得,自然很敷衍。
  “喂,不许这么心不在焉啊!对小沫璃温柔一点,不许欺负她哦!”
  白沫礼的话语,提高了几个分贝,听在韩宇耳里,却是有点怪异。
  自己现在可是被强奸诶,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韩宇还想说点什么,但下一秒白沫璃就气冲冲地抢过手机,然后用力捂住,嘴里生气地大叫道:
  “废物姐夫!因为听到姐姐的声音,但是没法求救,所以大肉棒才变得那么疯狂的吗?”
  “嗯啊!真是根贱肉棒!操不到姐姐就算了,现在还被妹妹强奸!哼啊!而且肉棒还变得那么兴奋,这不是下贱是什么!”
  “哦哦,肉棒真硬啊!终于受不了了对吗?哈哈,那就发射啊!尽情射在人家的小穴里面,让大肉棒彻底被人家的骚穴玷污!嗯嗯,废物姐夫,永远都只是沫璃骚穴的性奴!”
  “啊哦!大肉棒受不了了!动得好快!嗯嗯啊啊,快,射,射在最里面!嘻嘻,被强奸还要被被迫内射,姐夫心里一定很绝望吧?不过都没用哦!因为【家丑不可外扬】!”
  韩宇听着身上小魔女的不断嘲弄,眼神死死盯着少女手上的手机。
  脑海里幻想着女友正焦急等待自己的回复而不得,而自己却只能用力操弄她妹妹的淫荡蜜穴,并且还要在里面痛快灌精!
  感觉肉棒像是炸开了一样,韩宇闷哼一句,肉棒瞬间顶住那刚刚高潮完毕,而敏感至极的花心,旋即便开始大力喷射!
  身上的小沫璃被这么猛烈的精液一射,小小的身体立刻颤抖着趴俯下来,小美女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因为这迅猛精液的冲击而欢呼。
  即便这般,白沫璃的小手,依旧死死地捂住了手机,守护住了现在淫荡至极的画面,没有让自己和大肉棒姐夫的奸情,暴露半分……
TOP Posted: 2021-05-09 21:13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6-25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