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我的高中生涯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我的高中生涯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paramim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74
威望:38 點
金錢:8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3-16

1024
TOP Posted: 2021-05-08 21:48 #3樓 引用 | 點評
Narrator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964
威望:97 點
金錢:58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1-01

1024
TOP Posted: 2021-05-08 23:27 #4樓 引用 | 點評
一起买醉吧 [樓主]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11158
威望:5915 點
金錢:901728 USD
貢獻:1715 點
註冊:2020-10-30

第02章
  ***********************************
    今天本来有安排肉戏,但是我喝了太多酒,身子很不舒服,稿子实在赶不出来了,大家见谅,明天我想办法放出来。
  ***********************************
    空荡荡的田野上,其实也不能算田野,根本就是一片荒地,地上的草很深,那时我胆子是很大的,可走着走着也有些胆寒了。这个季节其实仍然算是夏季,草丛里有很多毒蛇,很容易被蛇咬。九月份的晚上会转凉,我和潘茜穿的都不多,有时候风很大,吹过来特别冷,潘茜会躲到我身后,这样的情况下,我和潘茜都没有心情再聊什么。
  我们顺着一个方向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仍然没有遇到人家或者大路,潘茜的胆子很大,有好几次路过坟头,她趴在我背上就让我冲,完全都不管有没有鬼。
  已经夜晚三点多钟了,潘茜越来越困,但我们俩都非常有默契的保持着一种兴奋状态,有时候她会趴到我背上歇一会,但很快就会下来,大概知道我也很累。
  「周正,我们会不会走到天亮呀?」
  潘茜越来越困了,只能由我背着她。
  「我们回去吧,早上五点半老师会查寝。我倒是不怕,不过你……」
  我说着看了看身后,在我回头的时候,我的确被吓到了,我居然看到了人。一个佝偻的老奶奶,穿着布褂,因为太黑,所以也看不清什么颜色,她从一个坟头后走了出来,挽着一个篮子,拿着一把铲子,在挖着什么东西。我和潘茜刚刚路过那里,根本没有看到人(此处百分百真实)「啊!」
  我吓地叫了一句,人也倒在了地上。
  「怎么了?周正?」
  潘茜因为太困,所以声音有些迷糊,她问道。
  「有人。」
  潘茜闻言似乎不太相信,四处看了看,才发现在坟头上的老奶奶。
  老奶奶可能因为耳朵和眼睛都不好,也没有发现我们,仍然在挖着什么。
  「周正,你上去问问。」
  潘茜说着拉了拉我。
  「我靠,这人估计精神不正常,我们还是快走吧。」
  我说着拉了拉潘茜。
  「你去问问嘛,她又不会割你舌头。」
  潘茜不依不饶。
  没有办法,我只能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大概在四米之外,我叫了叫老人,老人才抬头看见我。老人看见我们时似乎也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用我也听不清楚的乡音骂了我们俩一顿,大概是说我们装神弄鬼吧。
  我们向老人问了一下路,然后顺着老人指引的方向走了十几分钟后,就看见了一条公路。这条公路我和潘茜都知道,于是我们顺着公路开始走,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远远地就听见有一群人在大声吆喝。
  对这种情况我比较熟悉,一般我们十几个人出去玩的时候,如果喝了酒,也会这个样子,在路上瞎逛,然后互相打闹。我本能的感觉不妥,拉着潘茜脚步微微加快。
  「潘茜,过会别和他们说话。」
  我小声叮嘱她。
  我和潘茜都低着头,然后尽量与那些人隔的远一些,不过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一大群人吆喝着追了上来,把我们围在了中间。
  「哟,这妹子好漂亮!」
  一个大概一米七左右的小子叫道。我打量了一下,他们都喝了酒,有几个我还在网吧遇到过。
  「来,抽烟,你们今天怎么没去上网?我昨天打了一个麻痹戒指。」
  我直接套近乎。
  「正哥,怎么是你?」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看了看,居然是我们学校的,不过我并不认识他。
  「是啊,带她出去上网,妈的个B 迷路了,走到现在才出来,我们还遇到一个老婆婆,像个鬼一样,在坟上挖红薯。」
  我说着递给他一根烟。他正准备接,另一个人直接把他推开了,然后把烟丢在了地上。那个时候我们比较讲规矩,丢人烟这种事,摆明赤裸裸地挑衅,要是在平常,我早爆他头了。
  我忍着脾气又递给他一根烟,他本来不想接,我们学校那小子说话了,让他算了。
  「周正,我听说你混地蛮牛逼,敢不敢跟我单挑?」
  他大概是喝了酒,脾气很冲。
  我冷笑了一声,瞪了他一眼,说:「我混地再叼,这不也没你狂嘛!你到底想怎样?妈的!是不是想干?」
  最后一句我是吼出来的。
  「正哥,给我个面子,算了,他喝了酒。」
  我们学校的那小子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看着想和我单挑的小子,眼皮都不眨一下。
  「周正,算了。」
  潘茜拉了拉我。
  「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指着他鼻子问道。他没有看我,只是哼了一声。
  「正哥,他是我表哥,算了,抽烟。」
  我们学校的那小子递给我一根烟,我僵持了半刻,还是把烟接了,然后也不搭理他们,拉着潘茜就走,潘茜这会儿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一直等我们走了很远之后,她才问道:「周正,你打的过他吗?」
  「他?他算个屁,来十个都不是问题,不就是仗着人多!要是平常,老子不搞死他,妈了个B 的,敢丢老子的烟,明天再跟他算账。」
  我说着十分生气,把嘴里的烟也丢了。
  「你又要去打架?」
  潘茜皱眉道。
  「怎么了?他丢老子烟,老子未必不搞他?算了,不说这事,肖扬家在哪里?我过会还要回去睡一会,明天有事。」
  我说着心情明显不好了。
  「你明天能不去吗?老打架不好,再说了,他又没干什么。」
  潘茜劝道。
  「这你也管?他妈的几个叼毛喝了酒,要不是我,他们可能强奸你。」
  我对着潘茜发脾气。
  「算了,你要去就去吧。」
  潘茜说完有些生气,自己一个人在前面走。我当时脑袋里一直在想找人去把面子要回来,也没管她。
  大概四点钟的时候,我们到了肖扬楼下,肖扬住在二楼,想了很久,也没有办法在不惊动他父母的情况下把他叫出来,最后我只有捡了块泥巴,砸他家的玻璃。
  寂静的夜里,泥巴砸在玻璃上很响,不过仍然没有惊醒肖扬,我当时心里本来就烦,直接换了块石块,把他家玻璃砸了个稀烂。
  「那个呀?半夜砸玻璃!」
  屋里穿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估计是肖扬的妈妈,不过等那女人从窗户伸出头来时,才知道原来是肖扬的姐姐肖仙。
  「叫肖扬出来。」
  我直接吼道。
  「爸爸,他又来打肖扬。」
  肖仙听到我喊肖扬,直接对着屋子喊道。
  本能我感觉不妙,果然没多久,只见肖扬的爸爸拿着一把菜刀,光着膀子就冲出来了,口里大声骂道:「臭小子,还没完没了了,老子今天砍死你。」
  我一看这场景,也不顾潘茜,拔腿就跑。肖扬爸爸估计快疯了,吹着我砍了两三里路,只把我吓得够呛,最后他爸爸实在追不上我,才骂骂咧咧地回去了。他爸爸回去之后,我找了地方休息了足足有十分钟,才看到潘茜走了过来。
  潘茜看见我之后,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笑。我心里郁闷的很,直接冲上去把她按在了地上,潘茜估计被我吓住了,动都不敢动一下。
  「对不起!」
  我放开了潘茜。我刚才几乎没想到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只觉得被人嘲笑很丢脸。
  「对不起有用吗?」
  潘茜好像很生气,认识她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生气。
  「你见到肖扬了吗?」
  我问道。
  「他爸爸在门口。」
  潘茜冷着脸说道。
  「你妈白费劲,算了,我去网吧了,你回学校吧。」
  我说着就要去网吧。
  「学校没开门,怎么回去?」
  「你去肖扬家,天亮了,和他一起去学校。」
  我说完没有管她,自己去了网吧。
  天亮的时候,我和李炎回了学校,从网吧出来的时候,我们俩都身无分文,所以也没有吃早餐,上早自习的时候,基本一点精神也没有,只是看了看旁边,潘茜没有来上课。下了早自习之后,我去隔壁班看了看,发现肖扬来学校了,于是找人叫他。
  「肖扬,你爸昨天晚上蛮牛逼啊。」
  我说着横了他一眼。
  「你找我有什么事?」
  肖扬直接问道。
  「潘茜昨天晚上去找你了,你知道不?」
  我问道。
  「我知道,不过我爸不让我见她。」
  肖扬道。
  「昨天不是我要打你,你自己搞清楚,帮我把子星叫出来一下。」
  我说着对他笑了笑,毕竟他是潘茜的男朋友。
  「好!」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进班把子星叫了出来。子星穿着紫色外套,头发刚刚剪成齐刘海,大概不习惯,一直用手盖着。
  「你老捂着脑袋干什么?魏波在不在班上?」
  我看着她说道,她的眼睛很漂亮,我不太敢看。
  子星闻言皱了皱眉头,道:「你找我不会就因为魏波吧,他刚才还在的,我帮你去叫他。」
  子星说着就要走。
  「等一下,其实我想找你。」
  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算了,你还是去找魏波吧。」
  子星说着撇了我一眼。
  「我真的是找你的。晚上一起出去玩吧?」
  我说道。
  「我今晚要给我爸打电话,不能出去。」
  子星拒绝道。
  「用手机打不就可以了,出去玩一下吧。」
  「我问下她们去不去,她们去我就去。」
  子星说着走进了班里,她说的她们是指她同寝室的几个姐妹。
  过了没一会,魏波和小猪一起来了,小猪带了点早餐给我吃,我笑着问他怎么知道我没吃,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魏波,过会中午找几个人,我们去八中一趟。」
  我直接说道。
  「怎么了?」
  魏波问到。
  「搞人。对了,叫李双一起去,他和我们都是三中的。」
  我说道。
  「李双会去吗?」
  魏波问道。
  「一个学校的,搞外校的人,他应该会去的。」
  我们具体说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然后就上课了。上午是政治课,也是张大姐的课,当中有这么一句话「我的信誉好,所以你们都很信赖我」,这句话本来没什么问题,不过之前被潘茜改成了「我的性欲好,所以你们都性赖我」。当时听潘茜这么读的时候,前前后后的人都笑地前扑后仰,她的普通话很标准,很容易听出来,她故意用一种很勾魂地声音读,确实很搞笑。
  潘茜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正常,可她每次朗诵的时候,就会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可以把声音分出男女来,对嗓子的控制很好。
  一上午,潘茜都没有来上课,我也没有太在意。中午的时候,李双叫了一大群人,我也叫了一大群人,然后从学校后面翻墙出去,直接跑去了八中。八中比我们学校人要多,不过都是一些爱学习的,所以我们基本没费什么功夫,就把八中搅得一塌糊涂。
  我和李双以前是同桌,只是后来闹僵了,这次因为八中的事情,合作还算比较愉快,完事之后,在学校门口的小餐馆里炒了几个小菜,二三十人的午饭就那么对付了。
  晚上,我和李炎到女生宿舍楼去找子星,子星竟然没有拒绝,换了件挺漂亮的衣服就下了楼,好像还挺高兴,但是当我们正准备出校门的时候,潘茜无精打采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潘茜!」
  好死不死,子星居然喊她。
  潘茜看见我们,依然无精打采,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我打量了她一眼,头发还是湿的,应该是刚起来。
  「牛逼啊,张大姐的课你也翘。」
  我开玩笑地说。
  谁知潘茜只是对我翻了个白眼,拉着子星的手就向宿舍走去,我知道她是故意的,不过也没有办法,子星肯定不会甩开她的手跟我走。我一急,直接吼道:「李炎,你去把肖扬找来。」
  李炎闻言,傻问了句:「怎么又打他?」
  潘茜在远方听到,明显气地一抖,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讲子星推到我面前,然后飘飘然地向宿舍走去。
  「她怎么了?」
  子星问道。
  「管她做什么,我们出去吧。」
  晚上,我带着子星去了网吧,教她玩泡泡堂,刚开始她还很兴奋,但快到两点的时候就睡着了,我见她睡着了,就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盖着。
  「周正,帮我砍死他,这叼毛枪亲噶没有玩过烈火(这小子像从来没有玩过烈火)你看你看,他妈的,一直追着我砍。」
  李炎在旁边叫唤。
  「来了,来了,小点声音,子星刚睡着。」
  我道。
  「别叫那么清热,你们又没发生什么。」
  李炎随口道。
  「李炎,你女朋友最近很长时间没有过来了?」
  我随口说道。
  「分了,不提她,没得劲。」
  李炎道。
  「我和子星去吃宵夜,你先玩会。」
  我道。
  「网吧不是有泡面吗?」
  「你自己吃吧,我马上回来。」
  我说完,轻轻叫醒子星,谁知子星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天亮了?」
  我和李炎都十分无语。
  「去吃宵夜,现在才两点多。」
  我说道。
  「哦!那我请你们。」
  子星说着就向外面走去。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李炎说道。
  「果然是兄弟啊,关键时候很上道。」
  我心里暗道。
  「我们走吧,他吃泡面的。」
  说完,我拉着子星出了门。
  因为已经两点多了,外面比较黑,风也比较大,我和子星牵着手走了一会,我胆子一大,把她搂进了怀里。
  「周正,这样走路不舒服。」
  子星说着推了推我的手。
  「没事,习惯了就好了。」
  我说着,仔细地看着她,想趁她不注意,吻她一下。
  「周正,你是不是想吻我?」
  子星很机灵,立刻发现了我的小心思,直接点明道。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哦,本来准备让你亲一下的,原来是我自作多情,唉!算了吧。」
  子星说着摇头叹息。
  「高手!」
  我啥也说不出来,她绝对没有意思让我吻她,只是在捉弄我而已。
  我们俩沉默着走了很久,其实早过了几个吃宵夜的地方,不过我们都没有停下来,我琢磨了很久,才说道:「子星,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子星闻言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身子颤了一下,接着又假装若无其事地说道:「说呗!什么事。」
  「我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还没说完,子星就捂着耳朵,「嗷嗷」地大叫,像小狗一样。
  「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好肉麻!」
  子星说着「呵呵」直笑。
  「子星,为什么?」
  我知道她是借法子拒绝我。
  子星看了我一眼,认真说道:「我对你有一点好感,但是我们发展太块了。」
  「不快了吧。好子星,答应我吧,我想你都快疯了。」
  「谁信你。」
  子星说着跑开了。
第03章
  ***********************************
    中间还有一些我跟潘茜的小事,因为篇幅原因,所以就不写太详细了,大家看的爽就好。如果您看的爽了,请给我红心支持,如果您想和我一起讨论一下高中的事,或者有一些对文中人物的YY,也可以在回帖的时候告诉我,后面写的一些东西,真实度会有些降低,因为毕竟很多事情用文字是无法描述的。
  ***********************************
    上次对子星表白过后,她一直不肯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也感觉我们的感情还没有到,所以也不再强求她。
  记得一个很蛋疼的日子——11月11日,这个日子对所有单身的朋友来说,的确是比较难熬。那天早上,我约了子星晚上出去玩,她本来是答应了的,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说是临时有事,不愿意出去了。
  我心情十分不好,拉了李炎去上网。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潘茜和肖扬也一起到了网吧。潘茜是来找我的,让我陪她出去玩。我看肖扬在旁边,并没有心思做电灯泡,而且本来心情也不好,所以就拒绝了。
  后来晚上三点多的时候,潘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很郑重地问我到底去不去。
  我看她语气都变了,就和李炎打了一个招呼,独自坐车赶过去了。
  那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晚上比较冷,我赶过去的时候没看见肖扬,只看见潘茜一个人坐在石凳上,好像有些不太高兴。
  「潘茜,肖扬呢?」
  我走过去问她。
  「他回去了。」
  潘茜说完,嘟起小嘴拉着我坐到了她旁边,把头趴在了我腿上。上课的时候,也有过一些类似这样的动作,知道她心情不好了,所以也就任她。
  「怎么了?」
  她的样子很低落,长长的黑发都垂到了地上,她也没有心思去整理。我很想安慰她,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很想抚摸她的头发,却又怕她生气,只能拍一拍她的肩膀。
  「肖扬不理我了。」
  潘茜说着哭了起来。
  「好好的,他怎么会不理你,你们吵架了?」
  我说着叹了口气。
  潘茜并没有回答我,我也不想再问,安慰道:「算了,吵架是正常的,我今天本来和子星约好了的,结果她又不出来了。」
  「她今天约了其他人。」
  潘茜悠悠说道。
  「我知道。」
  「你不生气吗?」
  潘茜说着看了看我。
  「有什么好生气的?她本来就没有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学校里的事情,我大多都知道,前几天,魏波给她写过信,最近她和魏波走得很近,而且李双也找过她。」
  「这你都不生气?有点不像你脾气。」
  潘茜说着撩了撩额前的头发,趁着月光,她的睫毛有种迷蒙的感觉,我看着略微出了一下神。
  「我早没有脾气了。你和肖扬吵架是因为我吧?」
  我说着笑了笑。
  「我做得很过分吗?」
  潘茜仰头问我。
  「其实如果我是他,我也会生气,你想一想,我们天天上课在一起,以前你下课了会去找他,现在基本都是他来找你,而且你都不太搭理他了,他能不生气吗?今天什么日子,你还让我出去陪你,你这不是故意气他吗?」
  我说着笑了笑。
  「我有那么过分吗?」
  潘茜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我。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一直都想你和保持距离的,是你自己老爱和我纠缠,你想想咱们这段日子干的蠢事,张大姐都找我谈话了,她以为我和你在谈朋友。」
  「哪里有?我们不蛮正常吗?」
  「你记得吗?前几天我们上课的时候,两个人吃一根薯条,我当时其实蛮尴尬的,第一次跟你那么近。」
  「那又怎么了?分享一下嘛,我和肖扬经常这样。」
  潘茜说着像没什么的样子。
  「算了,不说这些,你过会是回学校还是跟我去网吧,这里这么冷,我们不可能在这里坐一晚上吧。」
  我说道。
  「我不想去网吧,味道太难闻了,而且我跟他们不熟。我想回学校。」
  潘茜说道。
  「大门今天是不能走了,难道我们又走小路回去?」
  「我们开房去吧。」
  潘茜突然冷不丁地说道。
  「开房?」
  我以为我听错了。
  「我想睡觉了,你陪我聊会天,我们只是睡觉,又不干什么。」
  潘茜说完就站起来拉我。
  「等等,你不怕别人告诉肖扬?」
  我问道。
  「我和他分手了。」
  潘茜说得很轻松,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现在基本就是没有用脑子去想任何事情,不然她一定哭得稀里哗啦。
  「好吧。反正我也不吃亏。」
  我和潘茜在路上走了很久才找到一家旅店,然后我们开了一个单人房,有卫生间的那种。房间里面很干净,当我锁上门的时候,潘茜不声不响走到床头,把屋里的灯关了,一下子,屋里漆黑一片。
  「潘茜,你怎么把灯关了?」
  我下意识地问道。
  屋子里很安静,潘茜并没有说话,我凭着感觉走了过去。因为实在太黑,我撞到了她身上,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早就哭了。
  「潘茜,别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潘茜的背影看起来很消瘦,让人忍不住就想疼爱,我不知不觉中抱住了她,她微微挣扎了一会,便不再挣扎了。
  「睡吧。」
  我低低地唤了一句。
  她「嗯」了一声,缓缓地开始脱衣服,我只是凭着感觉估计她把外套脱了,然后鞋子,袜子。
  「潘茜,我看不见,你把毛衣脱了吧,穿着衣服睡觉不好的。」
  我随口说道。
  「我都脱了,你还要我脱什么?」
  她突然大声哭喊道。
  我闻言一愣,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生气,只是自己脱了外套和上衣,也钻进了被子里。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我随口问道:「潘茜,你用香水了吗?」
  「没有。」
  她背对着我说。
  「好香。」
  「你混蛋,你占我便宜。」
  她说着转过身体,踢了我一脚。
  「妈的,老大你也敢踢,找死啊?」
  知道她心情不好,我想哄一下她,所以假装生气地骂道。
  「哼,你算什么老大?」
  潘茜说着不依不饶地踢我,我没有还手,怕用力伤了她,谁知她一下居然踢在了我老二上。
  「啊,你好狠。」
  我说着把头缩到了被子里,用手捂住下面开始痛叫。
  「我,我不是故意的。」
  潘茜说着也有些慌了,拉开我的手,似乎想看伤口。
  「你力气真大,不行,你得让我也踢一下。」
  我说道。
  潘茜闻言,立刻躲开我,笑嘻嘻地说:「不行,你脚臭死了。」
  「难道你脚是香的?不准找借口,给我踢一下。」
  我说着就把脚提了起来。
  「你傻呀,我没有。」
  她说着笑了笑。
  「没有什么?」
  我不坏好意地问道。
  「没有JJ,怎么了?你要踢就来踢呀,我不疼的。」
  潘茜说着也不躲了,挺起小胸脯看着我,样子十分嚣张。因为刚才闹了一会,她一直在喘气,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肚兜,没有胸罩,胸部一上一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口干舌燥,下意识地抓了一下。
  「你吃我豆腐。」
  潘茜说着掐了掐我。
  「唉!以前上课的时候一直偷偷看,今天终于给我摸着了。」
  我故意气她道。
  「你好色。」
  潘茜说着踢了我一脚。
  「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
  我道。
  「嘻嘻,那你继续摸吧,反正也少不了一块肉,不过我看你过会怎么消火?」
  潘茜说着用牙齿咬住下嘴唇,缓缓地松开,抚媚地撇了我一眼,也不知道她从来哪里学来的,但的确很迷人。
  「我打飞机,怎么了?」
  我不甘示弱。
  「哈哈,快去,快去,别弄床上了。」
  潘茜说着推了推我。
  「我又不想打了。」
  「去嘛,去嘛,我也想看看。」
  「我现在没欲望了,怎么打?」
  我说完转过身子,闭上眼睛开始睡觉。沉默了一会,潘茜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胸部紧紧地贴在我背上,嘴里也传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立刻,我的鸡巴又硬了。
  我回头一把抓住她的胸部,开始搓揉。她的胸部比我想象的还要大,非常的坚挺,非常的有弹性。
  「轻点。」
  潘茜在我耳边小声叮嘱道,声音很勾魂,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你摸过子星的吗?」
  潘茜小声问我。
  「没有,我们都没接过吻。」
  我说着转过身子,把双手按在了她双乳上,将她的肚兜扯下来一点点,让她大半个胸部都露了出来,深深的乳沟,浑圆地胸部,在我手中不停地变幻着形态。
  「肖扬摸过吗?」
  我问道。
  「嗯!我们之前一直在教室的后面,他总偷偷地摸,不过他很轻,没你这么用力。」
  潘茜说着深吸了一口气。
  「潘茜,你怎么没有乳头?我看电视上,那些女的乳头都很大。」
  我说着在她胸部上仔细找了找。
  「有啊,比较小,等一下,我把衣服脱了。」
  潘茜说完,把身上仅有的肚兜脱了。看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性感妖娆的胴体,我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一个劲地挤压她,下面偷偷地顶着她的小腹摩擦。
  「好痒!」
  潘茜呻吟道。
  我的手在她光滑地背部滑过,那种感觉就像绸缎一样,我一直往下摸,终于抓到了她的屁股,很翘很圆,我用力抓了一下,潘茜猛地「哼」了一声,然后打了一个颤抖。
  「用力一点。」
  潘茜在我怀里小声说道。
  我闻言更加大胆了,手直接伸入了她的裤子里,然后抓住她的屁股用力捏,她用手想把我的手拉出来,但我好像疯了一样,死命地搓揉她的屁股,就是不肯放手。
  「疼,周正!」
  潘茜突然十分清醒地喝道。
  我闻言一阵,脑子里如电火石光一般闪过种种念头,最终我猛一咬牙,将她双手扣到身后,把她的裤子给拔了,然后起身坐到了她的屁股上。她大概是被我吓坏了,拿起枕头拼命地砸我。
  「周正!你别这样,你清醒一点。」
  潘茜喝道。
  我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如猛兽一般地低声吼叫,她白皙的肌肤,性感的背部都在我的眼前,两瓣雪白的屁股被我坐在身下,四片屁股叠在一起,她光滑的屁部就像在给我按摩一样,我当时只觉的就算是死了,也要得到她。
  「周正,我不玩了,你放开我。」
  潘茜拼命地挣扎。
  「潘茜,安静一点,我想要你,对不起,我死也要。」
  我说完趴在了她的身上,整个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她拼命地挣扎,终于还是挣不开,只能拼命地踹气。我看她不挣扎了,忙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但在我脱裤子的时候,她猛地一下子推开我,起身坐了起来。
  「周正,你太过分了,我们说好什么也不干的,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潘茜怒视着我。
  我看着潘茜,终于因为底气不足,冷静下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解释道。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潘茜说着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我知道她在哭,心里一阵难过,想起她说的话,只要强奸了之后,勇于认错,女方一般不会追究的,我只觉哭笑不得。
  「潘茜,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睡在她旁边,没有盖被子,给她道歉。
  如此,我一直说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自己都块没耐心的时候,潘茜将被子腾出来一点给我盖上,并且细心地替我压好,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忍不住哭了。
  「周正,你怎么了?」
  潘茜见我哭了,转过身来看我,我怕她看见,转过身去不让她看。
  「潘茜,除了我妈妈,没有人给我盖过被子。我从小就笨,家人都不喜欢我,我一直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爱情,会有一个女人担心我感冒了,替我盖被子。」
  「你……」
  「睡吧,我过会就好。」
  我说着把眼泪擦干了。
  「周正,我帮你打飞机吧。」
  潘茜突然说道。
  「我不想打飞机,我想和你做爱。」
  我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跟你做,只要不做,你要干什么,我都答应你。」
  潘茜安慰我。
  「我就想做,我死也想,你太好了,为什么属于肖扬的?」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潘茜突然生气地说道。
  「你别走,帮我打飞机吧。」
  我说着转过身子看着她。她被我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低头不去看我,用手握住我的鸡巴。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鸡巴,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感觉,只是很兴奋。
  「潘茜,我想亲你。」
  我道。
  「嗯。」
  潘茜嗯了一声,微微抬起头,这是我第二次和她接吻,压制着狂乱的心跳,我吻了上去。这次没等她把舌头伸过来,我已经伸了过去,在她嘴里打转,舔她的舌头,吸她的舌头,我只觉她嘴里有种甜甜的东西,怎么亲都不够。
  「唔唔!」
  潘茜呻吟了一下,抓我鸡巴的手加了些力气,可能她也没有帮肖扬打过飞机,所以没什么经验,弄得我有些疼。
  「潘茜,你捏得我有点疼。」
  我小声说道。
  「我不会。」
  潘茜说着亲了我一下。
  「用胸部吧,你吐点口水在胸上。」
  我说着跪了起来。
  「嗯,我漂亮吗?」
  潘茜低吟了一声,问道。
  「漂亮。」
  我说着又吻了吻她。她有些兴奋,也跪了起来,一只手指头在嘴角舔了几下,然后伸入我的嘴里,嘴角故意流出许多口水,我看得差点窒息,口水从嘴角一直滴到胸部上,我不再迟疑,把鸡巴放在了她的胸间,刹那,我只觉天旋地转一般,鸡巴被两团柔软的肉球挤压,十分的舒服,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麻麻的。
  「我要动了,潘茜,你胸好大。」
  我赞道。
  「你动吧,我自己扶着。」
  潘茜说着自己把胸部扶好,把我的鸡巴埋了进去,一点也看不到。深深的乳沟超越了她的年龄,一个十四岁的女孩,胸部真的太美了,粉嫩的乳头,如果不仔细查找,还真不容易发现。
  我抽动了一下鸡巴,虽然口水并没有滴到乳沟里,但她细腻的肌肤,如丝绸一般光滑,不用口水也可以抽插地很顺利。
  「嗯!嗯!~ 慢点。」
  潘茜呻吟道。
  「潘茜,你舒服吗?」
  我问道。
  「舒服,你的好烫。」
  潘茜说完,滴了些口水在乳沟上,然后用手抹了抹,握住我的鸡巴划了几下,沾满了口水。
  「这样舒服点了吧。」
  潘茜说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她性感的嘴唇,我有一点冲动,她的嘴很小,应该没有营养快线的瓶口大。
  「潘茜,你帮我舔一下吧。」
  我得寸进尺地说道。
  潘茜闻言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抓住了我的鸡巴,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刺鼻的气味让她皱了皱眉。
  「好腥。」
  潘茜说道。
  「潘茜,帮我一下,我爱你,真的。」
  我说着把鸡巴伸了伸,她扭过头去,并不肯含住。「潘茜,含一下就没味道了。」
  「不要,太难闻了,再说了,肖扬我都没有舔过,怎么可以舔你的。」
  潘茜说着打死也不同意。
  「你能不能先忘了他?我知道你爱他,但是……」
  「好了,别提他。」
  潘茜说完横了我一眼,似乎有些责怪我,然后把我的鸡巴舔了一下,我只觉好似被蛇咬了一下似的,条件反射地缩了缩屁股,龟头麻麻的感觉,一直不停歇。我深吸了一口气,又把鸡巴伸了上去。
  「你别这样像蛇一样,温柔一点。」
  我说道。
  「你再说,我就咬你。」
  潘茜说着有些生气,打了我鸡巴一下,然后抓住,一口含了进去。她吞吐了几下,大概味道太难闻,猛地吐了出来,在旁边不停地干呕。我看着有些心疼,亲了亲她的额头,她略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又帮我含住了龟头,这次她含了很久,只是用舌头刮着我的龟头,并没有套动。
  「潘茜,我动了。」
  我提醒她一声,然后开始缓慢地抽插,她的嘴很小,口腔完全被我的鸡巴塞满了,但是也只能塞进去一半。我虽然感觉十分刺激,但是并不能射出来,于是示意她头抬起来,然后我缓缓地向里面插去。
  龟头在喉咙里游动得感觉十分舒服,我沉醉了,将整根鸡巴往里面塞,潘茜拼命地推我,我看她脸都红了,忙抽了出来。我刚抽出来,她就拼命地咳嗽,眼角都湿润了。我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又把鸡巴伸了进去,这次也是伸入到了喉咙里面,不过她好像有点经验了,并没有像刚才那样难受,反而自己动了几下。
  「潘茜,舒服吗?」
  我问道。
  她将我的鸡巴吐了出来,边舔边说:「刚开始不舒服,不过放一会了,感觉会很奇怪,说不上舒服。」
  她说着又把我鸡巴吞了进去。我看着她的喉咙都鼓起来了,想必是因为我的鸡巴插在里面,但是她一点也不难受,反而十分沉醉的样子,每次吞进去之后,很久才吐出来,有好几次都呛地眼泪都出来了。
  「潘茜,吃下去好吗?」
  我感觉龟头麻痹感越来越强烈,打过飞机的我自然知道要射了,于是提示她。
  「嗯,我不吐出来。」
  潘茜说着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喉咙的最里面,脸都贴在了我的小腹上,我终于忍不住了,精子一波一波地射入了她的喉咙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吞下去了大半。
  接着,我把鸡巴拔了出来,射了一点点在她的脸上,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蛋被我的精子污染,我都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第04章
    不知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当一件你特别喜欢的艺术品,在你面前被你亲自摧毁的时候,会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你大脑彻底空白,让你患得患失,让你连痛和爽都搞不清,你以为你很爽,其实你心在痛,你以为你心痛时,其实你很爽。
  当我看着潘茜艰难地忍受因吞食精液而产生的反胃感时,我确实心疼了,甚至后悔了。我跳下床,也不管看不看得见,直接冲进洗手间,用手捧了一点水,递到了她的面前。她没有拒绝,可能真的太难忍受了,看着她将我手中的水全部喝了进去,我转身准备再去打点水。
  「不用了,已经喝下去了。」
  潘茜低声说。
  「潘茜,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请求,还是在叙述。
  过了很久,潘茜也没有说话,我感到胸口堵得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知道她是真正爱肖扬的。
  「潘茜,睡吧!」
  我扶着潘茜躺下。
  她安静地闭上了眼睛,顺着我的手躺下,看着她脸上还有一点点泪痕,我打开屋子里面的红色小灯,拿了一些纸巾替她擦了擦。
  「这还有!」
  我正准备丢掉纸巾,潘茜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我顺指看去,原来是刚才射的精液。
  「脏不脏?」
  我替她擦去精液。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责怪的意思,反问我:「你说呢?」
  「很脏吧,我帮你弄水洗洗。」
  我说着又跳下了床,用旅店的毛巾沾了些水。
  「不脏的!」
  潘茜在我身后突然说道。看不到她的表情,我没办法猜出她的意思,还是拿着毛巾转过了身,然后帮她把脸擦干净。
  「这里有热水,你要不要洗个澡?」
  我将毛巾放好问她。
  「不了,我好困,先睡了。」
  「那我洗洗了再睡。」
  关了房间里面的灯,我进入卫生间洗了个澡,等我洗完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小时,这个时候已经三点多了,我也有些困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并没有睡多久,大概五点钟的时候,我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床上,潘茜并不在床上,但是她的衣服都还在,内衣整齐地叠放在板凳上,卫生间隐约有水声。
  「她去洗澡了?」
  我脑中条件反射般的出现一个答案。
  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鞋子也没穿,偷偷地走到了洗手间门口,透着门缝向里面看去。潘茜果然在里面洗澡,妙曼的背部对着门,挺翘的屁股在门缝间若隐若现。卫生间里面开着灯,不像之前黑灯瞎火的,她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现着晶莹的乳白色光芒,看着她的屁股沟,我的鸡巴又硬了。
  她用热水淋着身子,好像是想什么事情出了神,一动不动的。水花从她的头发上滴落到她的屁股上,又顺着股间流到大腿上。我看得痴了,可惜门缝太小,并不能看的真切。下意识的,我用手握住鸡巴开始套动。
  正在这时,她突然转过了身子,虽然隔着一道门,但是她的目光却死死地盯住我了,我心中一惊,难道被发现了。心中如闪电一般分析了一下,她在明亮的卫生间里面,我在漆黑的房间里,她是不可能看见的。
  我定了定心神,又向门缝看去,谁知这时门竟然开了,潘茜一丝不挂的站在门口,双眼冷冷地看着我。感受到她眼神的冰冷,我没有解释,壮着胆子从她身边进入了卫生间,当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回头瞧了瞧她坚挺的胸部,在她的双乳上,果然有两点又鲜又嫩的乳头。
  我对着便池假装尿尿,但是坚硬的鸡巴一直软不下来,根本没有办法尿出来。
  我努力让自己忘记潘茜的裸体,但愈是这么想就愈硬。
  「你是不是偷看我了?」
  潘茜没有转身,冷冷地问我。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十分生气,跑到床上拿起枕头砸我,我也不躲避,任她砸了半天,等她砸累了,我才回到床上。她看了我一眼,她似乎很不解气,我不敢招惹她,拿起床头的衣服,自顾自地穿了起来。
  她一直盯着我看,让人很有压力,我只有了三分钟就把衣服穿好了,看她仍然赤裸裸地站在门边,我笑道:「你不会有暴露癖吧?穿衣服吧,起床了。」
  「我暴露你就偷窥?」
  她冷冷地反问道。
  「我就看了一会,好了,我先下去买点吃的,你快点穿衣服。」
  我说着到卫生间洗了一个脸就出门了。
  五点多钟还有点早,很多早餐店没有开门,我走了有十几分钟才买到早餐,然后买了一杯豆浆和一些包子就回了旅店。十一月的早上有些冷,我进门的时候,只感觉屋里暖暖地,潘茜穿好了衣服,正在梳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我傻乎乎地问道:「你会梳头发?」
  潘茜被我问得愣了一会,大概她也想不到我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你说我什么发型好看?」
  她问道。
  「什么发型都好看,只要不是卷发就好,卷发看起来太成熟了。」
  我将早餐放下,示意她吃一点。
  「我晚上就去电成卷发,气死你。」
  潘茜说话的功夫,已经把头发梳好了,拿起凳子上的豆浆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嘴角滴落了几滴。
  「你喝豆浆不要这么淫荡好不好?」
  我忍不住说道。
  「你买的,还怪我!」
  潘茜说完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好了,别勾引我了,看得到又吃不到。」
  我抱怨道。
  「呵呵,活该。」
  潘茜说着十分惬意地喝了一口豆浆。我走上去,把豆浆夺了回来。
  「小气,豆浆都不给喝。」
  「这么纯洁的豆浆被你喝浪费了。」
  我说着把豆浆丢到了垃圾桶里,她见状忙过来抢,我身子一转,脚下一拌,她就向地上倒去。
  「啊!」
  她惊叫一声。我当然不会真正的摔她,在她快倒地的时候,把她拉了起来。
  「好玩吧?」
  我惬意地笑了笑。
  「你……」
  她貌似不肯认输,又扑了上来,这次脚下较稳,好似有了防备,但是对付一个女孩子实在太简单了,我身子一转,也不强扭她的力,把她手一牵,她自己就扑到了床上。
  我一把按住她的腰,将她的两只手缚了起来,问道:「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再来一次。」
  她说着挣扎了一下,我嘿嘿一笑,将她放开。
  她摆好架势说道:「这次换你过来。」
  我听着差点笑了出来,看着她那种从电影里面学来的起手式,真的很想告诉她,真正打架是没有人摆这种姿势的。
  「我来了。」
  我提醒她道。看着她点了点头,我才猛地抬脚向她头踢去,她吓地尖叫一声,用双手挡住头,我脚中途一转,插入她的双腿间,身子往前一倾,根本没有使什么力气,她就倒在了床上。
  「怎么样?这次服了吧。」
  「你踢我。」
  「我踢到你了吗?」
  我笑道。
  「你踢得那么凶,我怎么知道,不行,再来一次,这次不准踢我。」
  她说着又站了起来。
  「不行,你这没完没了了,我们得赌点什么,我不能白教你。」
  我说着看了看她。
  「堵什么?」
  她气鼓鼓地说道。
  「我们在寝室打牌的时候,谁要是输了就脱一件衣服。」
  我说着看了看她的胸部。她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点头道:「你来吧,我输了脱一件衣服,先说好,只准拌一下,第二下拌倒不算。」
  「要求还挺多,准备好了没有。」
  「没有,这样你再拌。」
  潘茜说着居然趴到了我身上,双脚缠在我腿上。
  「你这也太赖皮了吧,我又不能用力推你。」
  「我不管,就这样摔。」
  潘茜说着抓地更紧了。
  「别抓太紧,容易伤到手指甲。」
  我提醒道,她闻言手指果然松了一些,我忙趁机身子向另一侧倒去,她大惊之下,立刻放开了我,我瞧准时机,踢了她腿弯一下,她就跪在了地下,只要我膝盖一压,她就得趴地上。
  「脱不脱?」
  我问道。
  「不脱。」
  「不脱就趴下。」
  我说着膝盖用力一压,把她压在了地上,坚挺的胸部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我脱,你轻点。」
  她求饶道。我笑了笑松开了脚,她起身揉了揉腰,把外套脱了,在外套里面,还有一件很贴身的白色毛衣。
  「再来,你摔倒了,我就把衣服穿起来。」
  她说道。
  「好。」
  我点了点头笑道。
  潘茜的性子很倔,没一会脱得只剩下小肚兜(严格来说不是肚兜,就是类似背心的玩意,至今我也不知道到底叫什么名字,之前有问过我女朋友,但她说就是背心。我个人感觉背心是大老爷们穿的,不能被她们玷污,就用肚兜代替了)和小内裤了。但她还要来,输了好几次就是不肯脱,任我怎么说就是不脱。
  「潘茜,不带这么耍赖的,这样吧,内衣一件算两件,我让你一只手,你只要把我摔倒,所有衣服都穿起来,别搞感冒了。」
  我道。
  「好,你让一下我,让我先拌你。」
  她说着把脚伸到了我的双腿间,身子前倾,胸部死死地顶着我,想学我的招式把我推到。闻着她身体中散发出来的清香,感受着她的心跳,性感妖娆的胴体就在我的怀里,岂有坐怀不乱的道理?我任她使力推我,用一直手从她背后伸入她的肚兜里缓缓地抚摸,然后顺着向下,这次没有隔着内裤抓她的屁股,我直接伸入了她的内裤中,因为还没有抚摸过她阴部,应该说我从来没有抚摸过女人的阴部,一股强烈的好奇感,让我将手指伸入了她的股间。
  就在这时,她大概是急了,身子不知从那里来的力量,猛地将我压着向后到去,也怪我走了神,没有防备好,眼看着就要被她推倒,但是她经验不足,只推到倾斜的程度,就没有继续用力了,人的大脑反应是很快的,就在这个当口,我抓住她的腰,把她往下一甩,腰用力一挺,翻身而起,在倒地前将她压在了身下。
  其实这次我已经失手,所以下手没了保留,只是在落地的时候用手帮她撑了一下,但她确实被摔麻了,躺在地上动都不动。
  「潘茜,痛不痛?」
  我问道。
  「不知道,我浑身都麻了。」
  她哭着说道。
  「没事,一会就好了,别哭。」
  我说着亲了亲她。从额头一直吻到脖子上,然后又到她嘴上,把舌头伸入了她的口中,她舌头都好像麻了一样,傻傻地呆着不动,任我舔来舔去。
  「看你还闹不闹,这件衣服我帮你脱了。」
  我说着,右手开始下滑,舌头仍然在她口里钻取。
  地板上很冷,但是我没有抱她起来,怕她起来后赖账,趁着她麻痹的时候,我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抚摸了一会,想把她的肚兜脱掉,但是努力了很久,才发现这肚兜想拔下一点很容易,但是想脱下来,如果她不配合,根本就不可能。
  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让她坐起来配合我,于是我把手向下滑,假意取她的肚兜,其实脑子里早打定主意,想取她的内裤。我的手指在她小腹上绕了一会,她的小腹上肌肤很滑,也很暖,渐渐地我感觉她好像适应了我手的温度,之前抚摸她时,她总颤抖,大概是我的手很冷。
  我的手开始向其它地方游走。我把手伸到了她的腰后,她不知是身体麻了,还是不愿意,身子仍然不动。我努力了一会,才在她腰后找到一点点空隙,缓缓地抚摸她的腰,我将另一直手伸到她的脖子后面。
  我的嘴不再亲吻她的嘴,开始向下移动,一直到她的乳头,但是她的乳头太小了,粉红粉红的。我用舌头舔了一会,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就跟在胸部上舔是一样的,我似着用牙齿轻轻地摩。
  「啊~ 嗯~ 」她突然呻吟了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完全丧失理智的呻吟,我一听之下,激动不已。牙齿开始含着她的乳头不放,她呻吟了一会,闭上了眼睛,十分享受的样子。我瞧准时机,手缓缓下移,隔着内裤抚摸她的屁股,因为我已经摸过她的屁股,她并没有怀疑我有什么其它的企图。
  摸了一会,我试着摸她的大腿,然后缓缓向内,最后终于按在了她的阴阜上,但是我不敢用力,只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过了一会,我手开始上移,移到肚子上的时候,她很机灵地用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用力咬了一下她的乳头,同时松开她的乳头,吻上她的嘴。我知道只要她一说话,我可能就下不去手了。就在我将舌头伸入她口中的时候,她的舌头也活了过来,和我转来转去。我慢慢地勾引她将舌头伸到了我嘴里,然后猛地吸住,同时手上飞快地抓住她的裤子,猛地脱了下来。
  出乎意料的成功了,她抓住我手的手移开了,去捂自己的阴阜,我知道她守得紧,不去冒犯她。手开始上移到她的胸部,开始逗她的乳头,这时她的乳头才翘了起来,虽仍然很小,不过已经凸到极限了。
  我用手掐着她的乳头,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放开了她的嘴,用口咬住了她的耳朵,她微微挣扎了一下,然后便伸着耳朵让我舔,我每舔一下,她就颤抖一下,但是却再也没有发出呻吟声。
  我有些失望,舌头无意间在她耳朵里扫了一下。她身子一亢,终于「嗯~ 嗯」地叫了一声。我心中一动,舌头伸入她的耳朵里,开始轻轻搅动。
  「嗯~ 嗯……好痒,别舔了。」
  她呻吟道。
  我不予理会,舌头伸得更里面一些,她颤抖着想推开我,趁着这功夫,我身子顺势躬起,将自己的裤子解开。我不禁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系皮带,我没有把裤子都脱下来,只是脱到了膝盖处。
  她闭着眼睛哼叫着,也不知道她发现我的小动作没。我压住狂乱的心跳,把手伸到她的小腹下,开始按摩她的阴阜,力道越来越重,最后已经到了正常自慰的强度,才开始缓缓向下移到。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阴阜跟阴道距离其实好远,我用了好大的勇气,手才碰到她的阴唇,只觉又软又湿。我蜻蜓点水般地抚摸着,并没有引起她的反感,这个时候,她的耳朵好像已经不太敏感了,我忙吻住了她的嘴。
  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些,开始若有若无地抚摸她的阴门,最终我摸到了她的阴蒂,在阴蒂上方有一小戳毛,我玩弄了一会,又回到了阴蒂上,开始抚摸阴蒂。
  「嗯~ 嗯~ 」她哼叫着。
  我开始加快动作,抚摸阴蒂的指头从一个手指变成了两个指头,然后另一个指头开始缓缓伸入她的阴道中。她的阴道果然如她说地那样,只有铅笔那么大的小口,我的手指根本没办法伸进去。
  好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淫水,我当时只觉有些不敢置信,原来女人下体真的会有淫水。沾了些淫水,我手指头伸进去了一小截,因为听说有处女膜,所以不敢太深入。
  我开始缓缓抽动,感受着她软软的细肉吸食着我的手指。
  我抽插了一会,感觉她渐入佳境,屁股在小幅度地晃动。我将手指移开了一会,大概三秒钟之后又插了进去,如此三次过后,我才真正用鸡巴去顶住她的阴道,她好似不知道我已经换成了鸡巴,仍然缓缓地摩擦,直到我开始深入时,她才惊醒过来,想要挣扎。
  我一口咬住她的乳头,下面用力向里一顶,龟头并没有顶进去。潘茜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哭闹起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十分的焦急,连顶了好几下,都没有顶进去。
  「潘茜,乖乖。」
  我吻住她的嘴开始哄她,下身也不再顶她。
  「唔唔~ 」她哭着和我接吻。
  我吻了一会,还是不愿意放弃,双手不再摸她,将她的双腿搬了起来,然后开始拼命地往里插。潘茜哭得像泪人一样,不停地打我。最终,我还是将龟头顶了进去,在那一刹那,我感觉潘茜的指甲都陷入了我的肉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往里一顶,只觉一道微小的阻碍过后,鸡巴顺利的插入了阴道中,并没有小说里面说得紧到插不进去。鸡巴插入之后,确实有种种奇怪的感觉传来,让我的鸡巴不停地跳动,好像有电一样。
  我不敢动,怕像小说里面那样,没动两下就射了。
  过了一会,我才缓缓地动了一下,潘茜立刻紧紧地抓着我,不让我动。我的裤子还在膝盖上,动起来很不方便。我亲了潘茜一下,道:「亲爱的,我进来了,帮我把裤子脱了吧。乖乖,别哭了。」
  潘茜并不肯帮忙,我知道她心中怪我,于是不停地哄她,那个时候,我也不管什么肉麻不肉麻,直觉越肉麻越好,反正过脑就忘了。最终,潘茜抽泣着用脚帮我把裤子蹬掉了。
  「宝贝,疼吗?」
  我问道。
  「嗯!疼死了。」
  潘茜说着刚刚忍住地泪水又流了出来。刚才她还忍着并没有哭出声来,这次竟然哭出声来。我也不知道安慰什么,下面缓缓抽动了一下,一股强烈的挤压感传来,我立刻不敢再动了。她阴道里的细肉居然在细细地蠕动,我只是放在里面,就差点射了出来。
  「嗯~ 」潘茜呻吟一声,抱住了我的腰。
  「小乖乖别哭了,老公动一下。」
  我说着吻了吻她,她淡淡地回应了一下我。
  我开始抽动,开始的时候,我动作比较慢,潘茜一直在颤抖,后来我抽插得速度快了,她身子估计颤不过来了,一阵阵冲击感不停地冲击着她,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我低头看了看鸡巴,有一半插在她的阴道里,上面有一点点血迹,然后湿淋淋的。
  她的阴道内的细肉顺着我的抽动而移动,我抽出来的时候,阴壁上的肉都跟着出来了,进去的时候,又跟着进去。
  「别看,别看。」
  潘茜哭着不让我看。
  我不再看下面,抽插了大概五分钟,潘茜好像受不了了,叫都叫不出来了,我才开始加速,拼命地抽插,一次比一次快,终于龟头一麻,我就要射了。潘茜大概也感觉到了,本能的感觉恐惧,开始拼命地躲闪,而我开始拼命地抽送。
  就这样我把鸡巴深入到了她的子宫里,精子从龟头中射了出去,潘茜也跟着颤抖了几下,然后身子缓缓软了下去。我任鸡巴留在她的阴道里,趴在了她的身上。
  过了没一会,我感觉鸡巴又硬了,潘茜大概也发现了我的企图,开始推我。
  我将她的手捏在一起,吻住了她的嘴,开始抽送,这次我有了些经验,抽插得速度块了一些,有时候也会慢一些。
  抽插了大概十几分钟,潘茜仍然再哭,我不得不开始哄她,哄了好一会,她才止住哭声,任我抽插。
  「潘茜,动一下。」
  我轻轻道。
  「嗯!」
  潘茜微微动了一下。
  我得到鼓励,抽动开始加速,潘茜也若有若无地挺起身子,开始配合我,这样一直抽插了十几分钟,我又射在了她的阴道里。她拼命地尖叫了一声,屁股高高翘起,迎合我的射精。
  五分钟后,我才恢复力气,从她体内拔了出来。潘茜躺在地上动也没动,只是眼泛泪花地看着我,用手轻轻触摸着下面,她的下面已经红肿了。
  我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这时我才感觉双膝火辣的痛,低下头看的时候,发现双膝都磨破了皮,流着鲜血。我心里一惊,想了想刚才在我身下的潘茜,连忙翻动她的身子,看了一下她的背部,果然,她的背上到处都是伤口。
  「疼吗?你怎么不说啊?」
  我看着她背上的伤口说道。
  潘茜并没有说话,发泄过后的我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只觉好像不是我做的一样。我从后面抱住他,不敢摩擦一下,贴着她的肌肤,摸着她的胸。她回头亲了我一口,似乎有什么话说,最终还是没说,转过头去睡着了,我看着她,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TOP Posted: 2021-05-09 00:11 #5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09-17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