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大城小警(1-13章)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大城小警(1-13章)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Azreal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21
威望:111 點
金錢:15 USD
貢獻:25000 點
註冊:2020-07-16

第七章
  之后的几天,方圆特意翻查了相关的资料,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文晓梅在案发前一天晚上八点到第二天下午五点,一直在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手术室里,并没有离开。这一点,得到了文晓梅医院同事和领导的一致证实。这也意味着,除非文晓梅有分身术,否则她不可能在做手术的同时,先到王家村杀掉陈奇玉,再返回安亭区国税局宿舍杀掉陈俊锋。方圆一时之间,陷入了迷局之中,无法理清其中方方面面的头绪。他感觉这个时候的自己,就像一个在丛林中迷失方向的孩子,体验到的只有恐惧和茫然。尽管方圆的心里很同情文晓梅,但是出于职业道德,他还是想把案情弄个明明白白。方圆读警校时,就无数次听到过教官的教诲:「我们看到的事物表面,就好像冰山露出在水面上的10%,冰山的其余90%都隐藏在水面下。」
  「那么,这该死的90%到底在哪呢?自己又要到哪里去找那90%呢?」
  方圆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星期四的刑警队办公室,一如平常的那般忙碌。时针转得飞快,下午的下班时间很快到了,方圆刚走出警局大门,就看见了令人诧异的景象——队长姚长青竟然和妻子苗芊芊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姚长青的妹妹姚芳在一旁劝架。苗芊芊是安亭区桃源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她和姚长青一向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方圆怎么也想不到,被外界看作是模范夫妻的姚长青和苗芊芊,居然在公开场合闹起了矛盾,且两人之间的争吵一发不可收拾,简直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姚长青脸上满是不耐烦的样子,一把推开了苗芊芊,转身就要走。苗芊芊紧紧地抓住姚长青的一只手,哭了起来,「长青,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你说!你说啊!」
  姚长青没有回头,冷冷地说:「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告诉你,苗芊芊,你把我惹急了,我和你离婚!」
  听到离婚这两个字,苗芊芊犹如遇到了晴天霹雳一般,立刻瘫坐在地上,动也不动。姚芳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嫂子,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哥,你怎么能这么对嫂子说话?」
  姚长青转过头来,奇怪地笑了一下,「姚芳,我怎么不能这么对她说话?我告诉你,这婚我还真的离定了!苗芊芊,我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干你屁事!」
  说罢,姚长青头也不回地走上了车,一踩油门,汽车飞快地驶去,留下原地一大批目瞪口呆的人。方圆走过去,忍住心中的怒火,和姚芳一起扶稳了苗芊芊,低声说道,「嫂子,小芳,这里人多,我们还是走吧!」
  苗芊芊三魂不见了七魄,双目无神,只得任由方圆和姚芳架着自己,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姚长青的家。一进家门,苗芊芊呆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默默流着泪。姚芳哭了起来,抓住方圆的手臂,「方圆,我求你了!你帮帮忙,找出那个狐狸精!我要看看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如此狠心,要拆散我哥和嫂子!」
  方圆的心里一阵难过,「小芳,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下!」
  姚芳抹了抹眼睛,「最近十几天来,哥的脾气突然很暴躁,动不动就在家里随便发脾气,骂嫂子,差点没动起手来。」
  「到了这几天,哥都没有回家,嫂子再也忍受不住,想去找他问一个明白,接下来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方圆点了点头,「那好,我明天下班以后帮你跟踪一下姚队,看一下具体情况!」
  姚芳感激地说:「谢谢你,方圆!」
  离开了姚长青家以后,方圆心烦意乱,在街上随意地走着,无意中走到了安亭区国税局门前。但是他却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画面——姚长青在一辆车子里,抱着一名女子在激烈拥吻,两人吻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天昏地暗,全然不顾身旁众人的「注目礼」。方圆的心里没来由地一阵苦涩,他想起了苗芊芊和姚芳,此刻的他,有了一种痛打姚长青的冲动。但是,令方圆更加震惊的是,和姚长青接吻的女人,看上去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姚长青和女子吻了十几分钟以后,女子才整理了一下衣服,从车上走下来。方圆到底还是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她就是文晓梅!方圆的心瞬间有暴走的感觉,「和姚长青勾搭在一起的竟然是文晓梅!」
  今天的文晓梅,一身性感的打扮,头发烫得有些卷曲,嘴部涂上了鲜艳的口红,身穿无袖衬衣,下面是黑色的短裙子,脚上是白色丝袜和黑色发亮的高跟凉拖。文晓梅抬头便看见了方圆,她的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望向姚长青,妖媚地笑了笑,「啵」一声飞了个吻,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安亭区国税局宿舍。方圆气愤地冲到了姚长青的汽车前,对着车窗内的姚长青喊,「姚队,你怎么对得起嫂子!」
  姚长青目无表情,「滚开,老子爱谁谁,轮不到你这黄毛小子来管!」
  没等方圆说话,姚长青发动起车子,绝尘而去。方圆久久注视着姚长青驶离的方向,然后又望向文晓梅在国税局的单元,脚步沉重地离开。方圆并不知道,文晓梅这个时候正躲在窗帘后面看着自己,一脸的眷恋和痛苦,两行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第二天是星期五,方圆下了班以后,决定再去医院看望一下文晓梅的妈妈。这不是方圆心血来潮,而是因为他觉得老人过得实在是太苦了,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应该好好安慰她一下。方圆提着一带橘子,走进了ICU病房,老人一见方圆进来,高兴得叫了起来,「小方,你可来了!我整天都盼着你来,可你怎么就是这么多天没来看我这个老骨头啊?」
  方圆一脸歉意地拉起老人的手,「这几天工作忙,所以没有时间来看您!」
  老人笑着说:「不碍事,不碍事,能来就好!」
  方圆拿出一个橘子,「我剥橘子给你吃!」
  老人笑着说,「我爱吃!」
  老人一瓣一瓣地将方圆的剥开来的橘子吃完,突然问了一句,「小方,你叫什么名字?」
  方圆怔了一怔,很快说道,「我叫方圆,方正的方,圆圈的圆。」
  老人说,「好名字!简简单单的,听起来好顺耳!那你干什么职业?」
  方圆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回答道:「我是干刑警的,我在安亭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工作。」
  「那敢情好啊,我就喜欢你这个职业,专门惩治那些坏人的!」
  老人欣慰地说道。方圆只顾着和老人聊着天,没有注意到文晓梅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老人忽然惊奇地问,「梅儿,你怎么来了?」
  方圆连忙回过头,却发现文晓梅一脸冰霜地看着自己,她平静地说:「病人需要休息,请你出去!」
  方圆无奈地站起身,对老人说,「我下次再来看您了!您多保重!」
  老人不满地堆文晓梅抱怨起来,「梅儿,你把我的方圆赶走了!」
  文晓梅没有理会老人的抱怨,指着门对方圆说,「请你赶快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方圆走出病房门,转过身对跟在身后的文晓梅说,「晓梅,你对我有任何意见,我都没有怨言,但是你不该破坏姚队长的家庭,姚队长……」
  文晓梅冰冷地打断了方圆的话,「方圆警官,我不是你的什么晓梅,至于我喜欢谁,那是我的自由。在现代社会里,男欢女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结婚离婚司空见惯,我一个小医生,没能破坏得了谁的家庭,请不要将这么大的帽子压到我的头上!」
  方圆看着这个让自己迷醉不已的女人,突然伸出手来,紧紧抱住她,狠狠地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梅儿,我不管你以前受过什么样的苦,有我在,绝不会再让你受苦的!」
  文晓梅惊恐地挣开了方圆的怀抱,眼里竟然带上了深深的震撼和绝望,「方圆,请你放尊重点!我也请你永远离开我的身边,将我彻底地忘却吧!」
  方圆看着畏缩成一个惶恐小兔子的文晓梅,立刻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带着深深地歉疚看了文晓梅一眼,转身离开,只留下身后的文晓梅浑身哆嗦,沉默地看着墙壁。就在这个时候,医院走廊里的灯一下子全部熄灭,走廊里顿时发出一阵惊慌的叫嚷声。方圆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停电了!」
  文晓梅在身后大声呼喊,「大家冷静一下,医院的电力供应很快会恢复正常!」
  文晓梅的这一句话,让方圆如同醍醐灌顶,所有的一切谜团,终于因为这一句话有了解开的关键线索。他快步地飞奔开去,他要去印证一件事情。方圆走出医院,打了个电话给杨曼,电话接通以后,方圆忙不迭地杨曼说,「曼姐,帮我到供电局查一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X月X日晚上的用电情况,有没有发生过停电的记录?」
  杨曼点了点头,「好的,待会儿你接我的电话!」
  方圆焦躁不安地在医院门口等待着杨曼的电话,此刻在他的心中,简直就是度秒如年。不多时,杨曼终于拨来了电话,「当晚的确有停电的记录,而且一停就是四个小时。」
  「曼姐,谢谢你,停电的时间从几点到几点?」
  「晚上23点50分到凌晨4点。」
  「那么医院方面有没有应急电力跟上呢?」
  「这个我帮你问一下我在医院工作的同学。」
  杨曼的这个答复,让方圆的心一下子又吊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双手捧住手机,生怕手机会突然掉在地上摔坏。五分钟后,杨曼的电话终于来了,「那天晚上停电一停就是四个小时,所有的应急电力都转向ICU病房、手术室、住院部,好几个不那么紧要的手术都被迫推迟。」
  方圆连忙道谢,「谢谢你,曼姐!到时我请你吃饭!」
  「那我可就谨谢不敏了!」
  杨曼笑了起来。方圆又跑回了医院,在一楼挂号处附近抓住了一个护士,张口就问,「请问你知道文若兰在哪上班吗?」
  由于医院的应急电力没有用在挂号处,所以挂号处黑灯瞎火的,方圆也认不出这个小护士就是文若兰。护士有点害羞地说,「我就是文若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方圆急切地问,「文大夫最近的一次大手术是不是推迟到X月X日了?」
  文若兰想了一想,「是的,前一天晚上停电,姐姐的手术推迟到那天上午的八点钟才继续进行!」
  终于,所有谜团的最后一块拼图找到了,方圆的心中大石完全放下,他激动得搂住了文若兰,将她抱得喘不过气,然后狠狠地亲了文若兰一下,离开了她。文若兰红着脸看着这个远去的男人,心里头一阵荡漾。方圆终于理清了案件的全部脉络。文晓梅在上夜班之前,先往陈俊锋的水里加进了致死分量的安眠药,陈俊锋在第二天凌晨五点钟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在看完足球比赛,回到书房以后,喝下了过量的安眠药而死亡。至于陈俊锋请假,那正好是巧合,就算他不请假,也必定会因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而难逃一死。另一方面,由于医院停电,所有应急电力转向重要部门,一些手术推迟,文晓梅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离开医院,前往王家村。在王家村,她用身体做诱饵,让陈奇玉醉酒不醒,再往他的体内注射混合着致幻剂的高浓度酒精,在陈奇玉在凌晨三点酒精中毒死后,将他的尸体沉入住宅附近的河中。最后一步,在凌晨五点钟到早上八点钟这段时间,文晓梅悄悄潜回不设防的区国税局宿舍,用准备好的小刀,切开已经中毒死亡的陈俊锋的咽喉,接着把刀放进他的手里,造成服安眠药和割喉自杀的假象,然后将一早准备好的遗书放在桌面上,最后返回医院。医院方面出于维护自身形象的考虑,自然不会把当晚发生停电的事情向警方如实反映,这样一来就造成了文晓梅不在场的假证据。不过,文晓梅看似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还是存在了一定的漏洞。首先,陈俊锋既然要自杀,不可能既服用安眠药之后,又切开自己的颈部;其次,遗书的笔迹并不是百分百重合;再次,陈俊锋不可能用刀切割颈部的这个位置,而应该再往上一些,才符合一个人拿着刀自杀时的正确切割位置,这分明时别人用刀切割这个部位造成的。这一刻,方圆感到真的再难以面对文晓梅了,或许将这个美丽的杀人犯忘却掉是他唯一的正确选择。方圆回头看了看医院,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离开。方圆觉得再也无法担任刑警这份工作,因为他无法狠下心来将真相公诸于众,去将文晓梅绳之于法,更加无法和领导的意志相抗衡,坚持认定二陈是死于谋杀。方圆发现原来自己竟然可以这么软弱,他有时简直痛恨起自己来。他现在开始有意无意地尝试忘掉文晓梅了,但是命运偏偏就是这样作弄人,方圆不去招惹文晓梅,可文晓梅还是招惹上了方圆。

 





第八章
  方圆回到家以后,一连几天,不敢接听姚芳打来的电话,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向姚芳和苗芊芊她们交代。做人难,难做人啊!方圆再一次看到文晓梅,是在五天之后的下午,文晓梅满脸哀伤地出现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同时带来了一个震撼的消息——她的妹妹文若兰昨天晚上在下班途中被不知名的人绑架,绑匪同时勒索两百万元的赎金,指定她在这天晚上八点整到人民公园东湖亭交款。方圆清楚,绑匪应该是陈俊锋的结拜兄弟,那个身上有纹身的男人。这个男人肯定是知道了陈俊锋和陈奇玉的死讯,推断文晓梅有杀人的嫌疑,进而实施相关报复,才绑架了文若兰的。这样一来,文家姐妹的安全就岌岌可危,因为绑匪不是索要钱财,而是志在报仇,方圆很想向姚长青说明相关的情况,可是他又无法说得出口。刑警队很快地制定了营救人质方案——派人到人民公园埋伏,匪徒一来拿赎金,就当场把他拘捕,再解救人质。对于这个方案,方圆心存疑虑,他断定歹徒不会那么傻,进而轻易堕入警方的圈套。但是领导决定了的事情,谁能否定呢?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一向人烟稀少的人民公园东湖亭附近一带,霎时之间冒出了不少人:有摆地摊的小贩,有饭后到公园散步的夫妇,更加有坐在座椅上卿卿我我的男女情侣……不用说这些都是刑警队的人。那么方圆呢,方圆和杨曼此刻正坐在座椅上,方圆用手搂住杨曼的肩膀,神情警惕地看着东湖亭上拿着一个手提箱的文晓梅,至于他怀中的杨曼,则假装把头伏在方圆胸口上,整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家碧玉形象。杨曼恨恨地伸出手来,使劲拧了方圆一下,「呆子,你再这样虎视眈眈,罪犯都要被你吓跑了!」
  方圆有点无奈,他忍住杨曼使坏造成的疼痛,「曼姐,我们这是执行任务!我还能怎么样?」
  杨曼生气地说:「你难道不能自然点?你这个样子,哪像是来谈恋爱的?」
  方圆最近比较烦,听了杨曼的话,没来由地张嘴就吻下去。杨曼猝不及防,想竭力避开,却被方圆在嘴唇上成功袭击了几下。杨曼气得重重敲了方圆几下脑袋,方圆叫起屈来,「曼姐,是你说要自然一点的,我怎么做才合你的意啊?」
  杨曼抿嘴一笑,「这是给你这个小色狼一个教训,不问自取乃为贼!」
  这时,姚长青的话音从耳机里传了出来,「方圆,杨曼,有情况!」
  两人立刻停止了打闹,望向东湖亭,文晓梅身边不远处,多了个正不断窥视她的男人。那个男人目光闪缩,除了紧盯文晓梅外,还时不时注意四周的环境。方圆低声对杨曼说:「曼姐,这人肯定有问题!」
  杨曼点了点头,姚长青发来了新的指示,「小曼,你和方圆假装闹别扭,先后走过去,文晓梅一把箱子给他,马上实施拘捕!」
  杨曼忽然站了起来,用力跺了方圆一脚,「你总是骗我,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了!」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直往东湖亭奔去。方圆站了起来,大声叫着,「小曼,你听我解释!」
  说毕,他也迈开脚步,追向东湖亭。东湖亭上,在文晓梅身边转悠的男子,迅速靠近文晓梅,没等她反应过来,抢过箱子,转身就想跑。可刚跑了几步,就被从后赶上的杨曼一脚踢翻在地,杨曼掏出手枪,「不许动!」
  举手投足之间,颇有豪气。跟上来的方圆掏出手铐,将男人的双手扭到身后,铐了起来。随后,方圆对姚长青汇报,「姚队,抓捕完毕!」
  两个小时以后,姚长青恼怒地走出审讯室,铁青着脸,一语不发。绑匪果然狡兔三窟,派到东湖亭和文晓梅接头的不过是一个无事可干的小混混,他除了奉命前来取钱以外,根本没见过绑匪的面。对方允诺把钱拿到手后,给他一千,这傻帽居然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线索到这里不得不中断了,刑警队里的气氛很压抑,所有人的脸上都不再有平时的轻松。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姚长青布置了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杨曼和赵瑶一块,到文晓梅家监听电话,等待绑匪给文晓梅的最新指示,其他人留在刑警队里,随时候命。方圆觉得一向人声鼎沸的刑警队办公室,此时鸦雀无声,真的是任何轻微的声响也能听得到。大约十一点半的时候,杨曼她们监听到绑匪最新打来的电话,绑匪警告文晓梅,如果再敢叫警察来埋伏,就等着收尸,最新的交款地点和时间另外再告知。等了一夜,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大家的心难免沮丧,姚长青不得不让大部分队员解散,自己和方圆几个年轻干警留下应付突发情况。方圆离开办公室后,给杨曼拨了个电话,「曼姐,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杨曼有点怨气地说:「忙活了大半天,什么线索都断了,今天晚上我可要在这边熬通宵了!」
  方圆接着问,「文晓梅呢,她还在家吗?」
  杨曼没好气地说,「她说明天还要进行一个大手术,所以先回医院去了!」
  方圆听了以后,惊呼起来,「什么!她一个人就这样走了!」
  「我也没办法啊!现在只有我和赵瑶在这里!好了,我得先补一下觉!」
  杨曼随即挂断了电话。方圆飞快地想了起来,他的心猛然一惊,文晓梅一定是知道绑匪是什么人,知道他会在什么地方,所以才借口回医院,悄悄离开了警方的视线。方圆的心一急,不顾三七二十一,转身推开了刑警队办公室的大门,径自走到姚长青面前,轻声说道,「姚队,我有话想跟你说一下!」
  姚长青点了点头,跟方圆走出门,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方圆急切地说:「姚队,我估计绑匪的窝点就在王家村陈奇玉的家中!」
  姚长青颇有深意地看了方圆一眼,「你肯定?」
  方圆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顾虑,「姚队,我不知怎么对你说,我在那间屋子里找到了一些东西……」
  然后,方圆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讲了出来,到了最后,方圆恳切地对姚长青说,「姚队,我建议现在立即展开对王家村的侦查和搜捕工作。」
  姚长青目光复杂地看了方圆一眼,然后一字一句地对方圆讲:「方圆,你要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烂在肚子里,否则你会对不起方同!」
  方圆一惊,「姚队,你这是什么意思?」
  姚长青没回答,快步走开,方圆愣愣地看着他,竟然觉得自己都有一点不认识姚长青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姚长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随手接通了手机。方圆看到,姚长青在听了那个电话之后,一反常态地飞奔起来,直往停车场冲去。方圆紧追着来到停车场,姚长青驾驶着汽车,飞快地驶去。方圆心里一震,连忙发动第二辆汽车,也跟了上去。凌晨时分,两辆汽车一先一后地驶向王家村,似乎在进行着一场竞赛。岂料天公不作美,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方圆的车子眼看就要追上姚长青,就在这个节骨眼,他的车子死了火,再也不能发动。方圆眼睁睁地看着姚长青的车子越走越远,气得一拍方向盘。好在这时距离王家村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方圆下了车,在泥泞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王家村走过去。雨越下越大,雨水拼命地灌进方圆的衣服,把他全身都浇了个透。方圆浑身打起了哆嗦,他几经艰难,才来到了王家村。凭借着他过人的记忆力,他悄悄地摸到了陈奇玉租住的房子前。陈奇玉的房子漆黑一片,根本无法从外面看清楚里面的形势,方圆并没有佩戴枪械,也不敢贸然闯进去。蓦地,屋子里传出来一声枪响,还有女人隐隐约约的哭叫声,方圆无法等待下去,从屋子外墙处操了一根木棍,走到门前,用手轻轻一推,门竟然没有上锁,就被他推开。借着窗外不时滑过的闪电,方圆看清楚了屋子里面的摆设,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人。他走到屋子后门附近,赫然看见地板上有个通往地下室的阶梯入口,入口下面传出一些光芒。方圆猫着腰,沿着阶梯一步步走了下去,前面越来越明亮,声响也越来越清晰。他走下阶梯,顺着墙沿望向里边,却看到了一幅一生中最不想回忆的画面!姚长青倒在血泊之中,胸口不停地往外流血,他的头歪向方圆这边,两眼无力地看着地下室的墙壁,生命的光彩正一点一点地从他的眼睛里削减。方圆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操起木棍,疯了一样地冲进地下室,可没等他看清楚环境,忽然头部一痛,两眼发黑,昏了过去。等到方圆被冷水泼醒,他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身后,躺倒在地板上。就在他的正前方的床上,文晓梅和文若兰两姐妹全身赤裸,同样被束缚得结结实实,那位在视频中出现过的纹身男子,正如一头淫兽,趴在文若兰身上疯狂肆虐。纹身男子现在干着文若兰,他一边干,一边嚎叫,「处女就是真他妈的爽!老子这次可算是赚够本了!」
  方圆悲哀地注意到,文若兰全身伤痕,已经被纹身男子折磨得奄奄一息,她身边的文晓梅,看着妹妹,哭得死去活来,那声音是如此的撕心裂肺,饱含着无比的辛酸。方圆大叫起来,「畜生,你给我住手,你给我住手啊!」
  纹身男子回过头来,狞笑连连,「我既然是畜生了,又怎么可以停下来呢?我看你这小警察也不过是妒忌老子干炮干得爽吧!」
  说着,他继续凌辱着文若兰,「妈的,要是这小妞穿上护士制服,让老子干上一回,那就更加妙不可言了!」
  方圆怒斥,「你杀了警察,是逃不掉法律的制裁的!」
  男人轻蔑地「呸」了一声,「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有你们这两个倒霉警察垫底,老子也算死得不冤枉!」
  尽管他口头不停地讲话,可是胯下的动作却愈发凶狠起来,那条毒龙钻狠狠地冲刺进文若兰的阴部,拉出来时总会发出浑浊的水声。男人如是这般在文若兰身上折腾了百多下,嫌这个姿势不过瘾,停了下来,将文若兰翻了个身,从正面进入了她。不堪挞伐的文若兰头鬓发乱,两目无神,口水从嘴角一侧流了出来,时不时地呻吟几声。文晓梅无助地看着这残部落酷的画面,几乎崩溃掉。方圆急中生智,「你想知道你的两个兄弟是怎么被人害死的吗?」
  男人一听,两眼望向方圆,眼里透出仇恨的光芒,「你想骗我放过这小妞,门都没有!」
  方圆笑了起来,「亏你还和结拜兄弟说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现在却浑然不知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男人跳了下床,走到方圆的身边,一把扯起他的头,凶恶地威胁,「你给老子说个明明白白,要不然,我就让你和刚才的警察一个样!」
  方圆鄙夷地看了男人一眼,「我才是杀掉你这两个兄弟的人,我早就看上了文晓梅和文若兰,她们两个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许玷污她们!陈俊锋和陈奇玉这两个王八蛋,把我的女人占有了,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男人大怒,一脚踹向方圆的头部,「好啊,原来你就是害了我那两个弟兄的人,我还以为是刚才那个警察和文晓梅这贱货勾搭在一起谋害的呢,老子今天活活剥了你的皮!」
  文晓梅听到方圆这样说,吃惊地看着方圆,方圆忍住剧痛,没有理会文晓梅的视线,继续大声说:「你想不到吧,你的兄弟会死在我的手上,一个是我用刀子割断喉咙死的,一个是我打昏之后,推到河里淹死的,这两个畜生真是死得其所!」
  「住口,你他妈找死!」
  男人气急败坏起来,抬起脚,往方圆的头部又踩了几下。方圆正想开口说话,文晓梅哭叫了起来,「别听他的话,人是我杀的!人是我杀的!你放过他吧!」
  男人笑了起来,「好一对奸夫淫妇,郎有情,妾有意。不管是谁杀的,两个都要为我的兄弟填命,老子今天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
  说完,他拉扯着方圆,将方圆扔到了床上,仰面躺着。男人随后上床,拉过文晓梅,把她头按到方圆的裤裆上,邪恶地说:「婊子,好好服侍下你情人!」
  方圆焦急地对文晓梅说:「晓梅,不要听他的!我们就算死,也不能让他如愿!」
  男人听了,冷笑了几声,走下床,拿起一支手枪,指着方圆的太阳穴,命令文晓梅,「贱货,我数到三声,你还不舔这小子的鸡巴,老子一枪打爆他头!」
  文晓梅深情地看了看方圆,张开小口,用牙齿一点一点地将方圆裤裆的拉链拉了下来,方圆的鸡巴在黑色的内裤里涨得鼓鼓的。由于没有办法把方圆的阴茎从内裤里移出来,文晓梅只好用舌头隔着内裤吸吮着。方圆大声叫了出来,「晓梅,你快住手!」
  文晓梅痴痴地看着方圆,「圆,就让我为你做点事吧!要不我会疯掉的!」
  也不等方圆开口,文晓梅再次低下了头……
TOP Posted: 2021-05-08 12:59 引用 | 點評
百度大虾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775
威望:461 點
金錢:103 USD
貢獻:11314 點
註冊:2014-12-02

谢谢大佬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8 14:04 引用 | 點評
你都说能则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86
威望:109 點
金錢:1086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20-04-11

做个记号支持分享
TOP Posted: 2021-05-08 15:54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9-24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