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三十而已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三十而已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一起买醉吧 [樓主]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6145
威望:503 點
金錢:119 USD
貢獻:2015 點
註冊:2020-10-30

第09章

    顾景鸿此时重新进入贤者模式,后悔和愧疚的情绪交织,女儿的一句老爸真棒,让他既有作为男人的骄傲,又有作为父亲的羞耻,他想回答女儿些什么,却涨红着脸,什么也说不出来。
    感到了父亲的窘迫,顾佳松开了勾住顾景鸿脖子的双手,轻轻的把小穴里父亲尚未完全软下来的肉棒拔出。『哦』,又是一声舒服的呻吟,顾佳转过身体,两只硕大乳房颤颤悠悠,她正面对着父亲,两只手紧紧的把他拥在自己的怀里。
    “爸,让我们一起堕落吧。”顾佳的声音轻柔而坚定。
    一声叹息,顾景鸿抱住了女儿的后背,这就是他的回应。两具身体,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一高一矮,乳房贴着胸膛,就这样拥抱住。在顾佳的阴唇和他的肉棒之间,还有一条晶莹的液体丝线相连,淫靡而妖冶。
    顾佳更是仰起头,向着父亲送上了自己火热的香唇,顾景鸿低头看着女儿凑过来的火热樱嘴,终于还是再无顾忌的吻了下去。
    久久之后,唇分。
    “爸,我们去洗漱吧。”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十点半了,顾佳道。
    “你先去吧,我看着子言,应该要醒了。”顾景鸿回答。
    “我六点半才给他吻完奶,应该没事,再说他醒来就会哭的,我们再回来看他就是。”
    “那走吧。”顾景鸿就要放开怀里的顾佳。
  “爸爸抱我过去。”顾佳一个熊抱,就挂在了顾景鸿的身上。
  顾景鸿只好抱着顾佳下床,他现在全身的汗水已渐渐褪去,本想找一件衣服穿着,无奈只能再次光着身体,抱着全裸的顾佳去了卫生间。
    这次的清洗很快,淋浴的冲刷很快就完成,清洗掉了他们父女大部分交合的痕迹,彼此擦干身体,洗脸刷牙吹发很快的完成。然后顾佳找来两套绸缎睡衣,一套自己穿,一套给父亲穿上,这是她之前买给她和许幻山的情侣睡衣,只是还没来得及穿过,她甚至连内衣内裤都省了。她实在有些饿了,昨晚本就只喝了一杯牛奶,早饭更是没吃,一阵的忙活,孩子中间还醒来一次,到他们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钟了。
    吃完了饭,收拾碗筷,再就是收拾床铺,终于整理完全部的战斗痕迹,已经接近一点。父女二人昨晚两点才睡,又经过一上午的战斗和忙碌,已是累得不行。当他们躺在松软的床铺上,便相互依偎着倒头睡去,更是一口气睡到天黑,也只有顾景鸿中间起来一次给孙子喂奶。
    顾佳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回到了高中,她要搬去住校爸爸死活都不让她去。她不但留在了家里,还像小时候那样抱着爸爸睡觉,她每天都可以躺在爸爸温暖的怀里,她觉得好温暖好温暖。只是有一件事让她有些不舒服,因为她每次睡得正香时,会都被爸爸胯间的一个东西往外顶,似乎是要把她给推开这个让她依恋的怀抱,她有些生气。直到有一天她再次被顶开,她实在太生气了,就在爸爸睡着的时候,偷偷的扒下了他的内裤,她要看看这个每天把她推开的是个什么东西。终于一个巨大的像根棍子一样的丑家伙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她怎么把玩逗弄它都不理她,只是那样杵着。她该怎么办才能不让它把自己推开呢,她思来想去,终于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方法。她羞涩的褪去了自己的小内裤,那个每个月都会让她苦恼,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小洞穴,正好可以用这个肉滚滚的棒子堵住,以后她就不用再每个月都那么痛苦了,它简直就是为解决自己的苦恼而生的。于是她高兴的开始行动起来,她拿起爸爸的肉棒子向着自己的小洞塞去。可是肉棒前面像乌龟头一样的东西实在太大了,怎么都塞不进去,她只能一点一点的磨,一点一点的撑开自己的小洞。还好自己的小洞流出了浅浅的溪水,这让她很舒服很快乐,有了这一股股润滑剂,她终于不费力气把乌龟头塞了进去。她高兴的把屁股向后坐去,仿佛完成了一件壮举一般,她发出胜利的欢呼,她和爸爸连在了一起。爸爸的肉棒子不但堵住了她的苦难,还让她和爸爸连为一体,她再一次拥有了温暖的怀抱,她幸福的醒了过去。
    窗外已经天黑,顾佳发现床边的顾景鸿已不在,她掀起被子下了床,饭菜的香味已经沿着卧室的门缝飘进了。她走出卧室,看见父亲正在沙发上逗着孙子,她感觉一切是这么的不真实。上午还把她肏弄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男人,那汹涌的冲刺和撞击让她舒服的死去活来,她的小穴现在觉得还火辣辣疼,感觉像是已经肿起来了。现在那个结实的男人,却又似乎回到了爷爷和父亲的身份,在那里含饴弄孙其乐融融。
    顾佳的心底其实一直有些隐隐的担心,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害怕失去这个男人,害怕他躲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次她誓要牢牢把他给栓在自己的身边。自从生产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产后抑郁,她发觉自己越来越需要被爱的感觉,那种渴望一天比一天的强烈,她无法从许幻山那里得到半点被爱的感觉,有时候她甚至会怀疑他真的是自己的爱人吗?还是只是一个生活的伙伴,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让她沮丧,直到她的父亲这次到来。他们的关系在意外的簇拥下,超越了父女超越了伦理,发生了不可思议的转变,却让她重新找回被爱的感觉。这种被爱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而巨大,像肥皂泡泡一样拥抱着她,让她的身心都说不出的舒服,她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她绝不允许这种感觉再次溜走。
    顾佳整理了下头发,挺起胸膛向着客厅走去。她现在终于知道抓住这个叫爸爸的男人的方法,这个男人也有弱点。他经过十多年空荡压抑的欲望,一朝泛滥是如此的汹涌,他现在就像是一个食髓知味的老小孩,只要她给出小小的糖块,就会向立刻她臣服。她才不要给他介绍什么老伴,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占有,她也知道她有傲人的资本可以做到。她向着父亲走着,嘴角开始泛起笑意,她又回到了贤惠的妻子身份,只是这次父亲是她的丈夫,是她儿子的父亲,她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着,并且永远幸福下去。
    “爸,饭熟了呀?”顾佳喊道。
    正在逗弄孙子的顾景鸿听到声音抬头,正看见女儿顾佳走来,此刻的顾佳容光焕发,仿佛刚刚春睡过的海棠一样,散发着迷人的光彩。一对饱满的乳球没有了束胸的约束,在睡衣下上下起伏,像两座摇晃的山丘,直看的顾景鸿两眼隐隐有些发直。
    顾佳却装作没看见一样,走上前去,把两个大乳房更是贴在了顾景鸿的胳膊和手掌,对着襁褓里的儿子道:“子言乖不乖,和爷爷玩开不开心。”
    接着就是一阵的挑逗和戏弄。只是一个月的孩童哪里理会大人的趣味,只是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看见了妈妈就想着要吃奶,对着顾佳便哭了起来。
    顾佳从父亲的手里接过儿子,掀起了睡衣开始喂奶。顾景鸿就要离开去餐厅盛饭,却是被顾佳两根手指扯住了睡衣,顾景鸿疑惑的看着女儿。
    “涨……”说着顾佳又扯了扯顾景鸿的睡衣,像是在撒娇又仿佛在诱惑。
    “吸奶器怎么一天还没到。”顾景鸿一边在女儿的旁边蹲下,一边说着正经话儿缓解自己内心的尴尬,在威严的父亲和女儿的情人之间寻找着分寸。
    “我退了。“顾佳的声音仿佛生气,又透着说不出的娇媚。“快递的服务也太差了。”
    顾景鸿当然明白女儿的话语之外的意思,俯首捉住了女儿的另一只乳房,整个身体略显激动。
    “那咱……换一家买。”顾景鸿说着,嘴巴已经吸住了乳头。
    “哦……”一声舒服的声音从顾佳的口中发出,一边是儿子一边是父亲,两个乳房被同时吸住,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不……买了……有了全自动……谁还要……半自动呀……”顾佳有些大喘气的道,来自乳头的刺激让她有些大脑空白,说话也断断续续起来。
    顾景鸿身体一抖,乳房抓的更紧,吸的更卖力了。喂奶在旖旎之中缓慢的进行,爷孙俩一起享用着这人间的美食。
    时间悄悄流逝,奶水很快被吸完,许子言也已经舒服的再次睡去,顾佳感觉自己的桃源又有些湿了,她把儿子抱去了卧室的摇篮。再次出来看见父亲已经在餐厅把饭菜盛好,她是真的饿了,在餐椅上坐下来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顾景鸿给顾佳盛了一碗鸡汤道。
    “嗯。”回答他的是顾佳继续埋头吃饭的声音。
    顾佳的食量本来就不大,她很快便吃饱,拍了怕鼓鼓的小腹,便躺在餐椅发呆。看着低头吃饭的父亲,她瞬间又起了逗弄的心思。她把一双长腿抬起,把一双小脚放在了旁边吃饭的顾景鸿的大腿上道:“爸,吃猪蹄吗?”
    顾景鸿的最爱就是猪脚,可是因为脂肪太高影响血脂,已经很少吃了。
    “别闹。”
    “吃一口嘛。”顾佳笑着继续挑逗。
    顾景鸿此时已经吃完,放下手中的碗筷,擦了擦嘴巴,然后就伸手去捉顾佳的脚丫,顾佳也不逃跑,任由父亲捉住。因为她发现父亲的肉棒,不知道何时已经偷偷抬头,在顾景鸿的双手捉住她脚丫的同时,她也用两只脚掌夹住了父亲的肉棒。
    “嗯。”一声舒服的呻吟声,顾景鸿与其说是捉住了顾佳的脚,不如说是按住更为贴切。顾佳开始用脚掌在父亲的肉棒上来回搓着,顾景鸿的肉棒再次膨胀壮大,睡裤被顶的老高。
    隔着丝绸面料的内裤,顾佳的小脚在父亲的肉棒上快速的搓擦,顾景鸿的肉棒已经开始渐渐膨胀到了极致,重新回到了巅峰的状态,仿佛出鞘的利剑,它渴望战斗。
    “吃……猪蹄……吗?”顾佳的声音充满了魅惑,把顾景鸿残存的理智一扫而空。
    顾景鸿抓住了顾佳的一只小脚,一下就把顾佳的大脚趾吸进了他的嘴巴,吸舔磨咬。顾佳的每一只脚指头,脚掌,脚面都沾满了顾景鸿的口水,他还不满足。还有另一只脚,又时一阵的吸弄舔擦,顾景鸿的舌头和嘴巴舔完了顾佳的每一寸脚丫。
    “哦……嗯……哦……啊……”顾佳的呻吟绵延,如泣如诉。
    顾景鸿渐渐不满足于顾佳的脚丫,他开始吸吮着顾佳的小腿,膝盖,大腿,顾景鸿一步一步向上,睡裤被越推越高。终于他蹲在了顾佳的腿边,双手伸向睡裤的边沿,顾佳很配合的抬起了屁股,睡裤脱落在顾佳了脚下。
    终于,顾景鸿的大嘴盖在了顾佳的桃源洞口,小穴早已是水花泛滥,泥泞不堪。
    “哦……嗯……”又是一阵骚媚蚀骨的呻吟,顾佳的腿岔的更开,睡裤早已被她蹄去了一边。
    顾景鸿对着女儿的桃源洞口一阵的吸吮,女儿的蜜汁像溪水一样被他吸进了咽喉,他像一头沙漠中久未饮水的骆驼,贪婪牛饮着甘甜的露汁。两瓣肥厚的阴唇在他的舌头之下被翻转蹂躏,他的一对牙齿轻轻的咬在了女儿的米粒般的珍珠。
    “哦……”又是一股绵密悠长的呻吟,顾佳的穴水像清泉一般涌动。顾佳感到自己的阴蒂被父亲的牙齿轻轻的咬住,酸麻爽疼的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
    父亲轻轻咬了一阵,又开始用舌尖点弄,就像蜻蜓点水一样,每一下都点在她的灵魂。点了几十下之后父亲还不满足,舌头开始舔弄,再然后他用嘴唇把阴蒂全部包裹,一波又一波紧密悠长的吸吮。紧接着便是无尽的重复,顾佳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毛孔在放大,小穴开始收缩,她紧紧的按住了父亲的头。
    “啊……恩……”一阵的抽搐之后,潮水像激流一样喷发,顾佳高潮了,她脸蛋酡红,小口微张,眼神迷蒙,身体斜摊在餐椅上,双腿成大字一样张开。
    顾景鸿吮吸着女儿喷发的甘露,大口大口的全部吞下,嘴巴却没有停下,舌头更是向着女儿紧密的桃源洞中进发。他的舌头就像一条灵巧的蛇,刺挑钻磨,舔勾吸冲,顾佳的呻吟随着他的进攻而起伏,婉转悠扬。
    顾佳没想到自己的身体是这么的不争气,她刚刚还是戏耍父亲的女儿,挑逗情人的美妇,转眼之间就变做了父亲口中的美食。又是一波波灵巧细腻的舔弄,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此刻她早已化作欲望的奴隶,一双大腿合拢,和一双小手配合着夹按住了父亲的头颅。
    “嗯……哦……嗯……啊……”
    感受到了女儿的变化,顾景鸿开始更加的卖力,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吮吸和舔弄,舌尖更是挤进了女儿的穴口,在穴壁四周摩擦和探索。
    痒,顾佳感到无尽的酥痒在小穴伸出骚动,父亲的舌头和嘴巴虽然让她舒适,却是无法止住来自桃源深处的刺挠。她的双手和双腿更用力了,仿佛要把父亲的脑袋填充进幽深的小洞。
    “嗯……哦……嗯……啊……”
    仿佛是听到了女儿灵魂深处的召唤,又或是来自来肉棒的需求越来越强烈。顾景鸿的嘴巴终于放开了女儿的桃源,他抱起顾佳把她放坐在餐桌的一脚,举起肉棒开始向着顾佳的小穴进发,肉棒狰狞而丑陋,雄赳赳的抖动着紫红的头颅。
    顾佳的小穴已经感受到了父亲的火热,和龟头那柔软的触感,她双手扶着桌子,虽然她的腿长足够支撑着她坐在桌角上,她还是踮起了脚把双腿岔的更开,欢迎着肉棒的到来,欢迎它的回家。
    “噢……嗯……”伴着顾景鸿粗重的呼吸和呻吟,伴着顾佳销魂蚀骨的吟唱,龟头慢慢挺进了幽深的桃源,肉棒向着小穴深处进发。
    “疼……轻……点……”
    经过一天无数场的战斗,小穴的内壁因为肿胀而特别的肥厚,肉棒的粗大让顾佳不堪重负,肉棒每推进一寸都让她疼痛酥麻的感觉更加强烈。
    顾景鸿停止了挺进,让顾佳慢慢的适应,让淫水继续润滑,他的扶着肉棒在原地转动摩擦。渐渐,顾佳紧蹙的眉头开始散开,她鼓励的眼神望着父亲,眉眼的春情像桃花一样荡开。
    顾景鸿继续缓缓的推进着,这一场推进因为顾佳的蹙眉而停止,因为舒眉而前进,终于在几分钟后,肉棒才完全进入了整个小穴。接下来就是缓慢的抽插和适应,终于,十几分钟之后餐厅里还是迎来了欢快的节拍。
    “可以……快……点……了……”
    半个小时之后,顾景鸿终于等来了女儿娇柔酥媚的信号,他再次化身野兽,没有了怜香惜玉,只有疾风骤雨的冲撞,残香遍地,落水飞花。
    前所未有的夯实感觉,冲击着顾佳的小穴和子宫,瘙痒难耐被止住,火辣辣的热浪袭来。她在父亲一这波激烈的冲撞和抽插之中,渐渐松软无力,她渐渐放下身子,把后背躺在了餐桌上,颇有任尔摧残的觉悟和勇气。父亲火热粗大的肉棒让她又爱又恨,爱它的饱满充实,恨它的粗大激烈。
    顾景鸿只是默默地冲刺着,感受着女儿青春的肉体,感受着上帝造物的精美,这也有他的功劳。倒不是他不想和女儿交流,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点什么,问你女儿舒服吗?他当然知道女儿舒不舒服,娇媚的呻吟和飞溅的淫水就是最好的证明。问女儿自己的肉棒大不大,他问不出口。凌晨在浴缸自己喷发前说出的话,让他现在想起来脸上都还觉得火辣辣的。况且他的大小自己知道,他的大屌不知道羡煞了院里的多少老同志们。
    “嗯……哦……嗯……啊……”
    顾景鸿继续抽查,他还是想说点什么。因为他不能总是让女儿主动下贱的勾引着他,这让他有些心疼。即便是让人不耻的乱伦,他也要撑起父亲的责任,把这份沉重的负担扛起来。至少也要让女儿觉得,这是他们父女两个人共同的错误。
    “佳佳好棒!”顾景鸿肉棒向前挺进,终于说出了一句不知所谓的鼓励的话,老脸更是臊的通红。
    “嗯……哦……嗯……啊……”
    回答顾景鸿的是女儿的呻吟。顾佳此时已经听不进去什么话语,她在父亲的激烈炽热的冲撞之下已经再一次开始颤栗。白皙的皮肤泛起粒粒红点,若是掀开她上面的睡衣,就可以看到一对丰盈的饱满之上,一对乳头已经凝聚成花生豆一样紧实的颗粒,高高挺立。
    感受到了女儿的异状,顾景鸿加速了肉棒的抽插,穴水飞溅,桃源盛开。
    “哦……”伴随着一声绵长夺魄的呻吟,伴着餐桌上碗筷晃动的声音,顾佳迎来了又一波的高潮。随着子宫的收缩,小穴花蕊喷出一波汹涌的花露,喷洒在顾景鸿的龟头上面。小穴的内壁因为肿胀和痉挛叠起层层的峦嶂,像小嘴一层一层吸附着顾景鸿的肉棒,他差一点就喷发而出。顾景鸿赶紧收敛,继续耸动,他可不想这美妙的晚餐就此结束。
    随着顾景鸿放慢了抽插,顾佳渐渐的从高潮的余韵之中缓了过来,她微微起身,鼻腔里发着娇媚的哼动。
    “嗯……啊……爸……嗯……”
    “哦……累了……换……个……姿势……哦……”
    顾景鸿赶紧抱起女儿,怜惜的放了下来。顾佳把肉棒从小穴之中退出,转身趴在了刚刚的餐椅上,屁股向着顾景鸿撅了起来。
    顾景鸿扶着女儿的腰肢,肉棒再次挺进那个让他流连忘返、紧密幽长的水穴之中,欢快的节拍继续响起。
    “嗯……哦……嗯……啊……”此起彼伏。
    经过两轮的喷发,顾佳终于再次适应了父亲的巨大和粗壮,充实和温暖占据了她的小穴。她舒服的耸动着肥硕的大臀,配合着父亲绵密的抽插和撞击。淫浪的水花再次肆虐,也让父女二人的交合更加的顺畅和丝滑。良性的循环开始展开,快乐的节拍更加迅疾和悦耳。
    顾佳的家在锦江花园六层电梯洋房的第三层,厨房的阳台外是一大片绿化的植被,并不担心邻居会看到,所以她和父亲肆无忌惮的性交着,进行着这本该属于夫妻爱与欲的交融。
    “嗯……哦……嗯……啊……”“嗯……哦……嗯……啊……”
    不知道这样的交合持续了多久,顾佳感觉自己和父亲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她和父亲的身体就像两个等距的弹簧,一起分开到小穴入口的边缘,又一起撞击重合在子宫的深渊。她感到发自身心灵魂的愉悦,原来性爱也可以如此美好,她要牢牢的记住这感觉。
    抽插,撞击,抽插,撞击。他们合作无间,紧密无暇,每一次的撞击都能到达花心,带起无数的浪花。顾佳感觉到她的灵魂即将飞起,她也感到了父亲身体的战栗,她知道父亲和他一样即将到达高潮,她更加卖力的耸动着屁股。
    “嗯……哦……嗯……啊……”“嗯……哦……嗯……啊……”
    顾景鸿也感受到了女儿身体的抽搐,他已经开始最后的冲刺,他的肉棒化作铁杵猛烈的向着女儿的花蕊捣去,水花拍打着顾佳的肥臀和他的小腹,然后再沿着两人的身体化作小溪流去。
    “啪……啪……啪……啪……”
    终于最后的高潮来临,顾佳的小穴再次化作绞肉的机器,蜜汁像升腾的泉水一样喷发,一波波的热浪向着顾景鸿龟头冲刷。他的腰眼传来空虚和酥麻,精液像喷射的岩浆冲进了顾佳的子宫,两股热浪合流,两声舒服到骨髓的呻吟响起。
    “啊……哦……”
    顾景鸿紧紧的趴在顾佳的屁股上,双手从后面紧紧的捏住顾佳的乳房,他还在喷发,顾景鸿紧紧的抱着女儿的身体,开始继续颤抖和抽搐。
    顾佳此时脑袋一片的空白,她的小穴被滚烫的精液填的满满当当,身体随着父亲的战栗而战栗,抽搐而抽搐。高潮像潮汐一波波的冲洗着她的灵魂,她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仿佛现在只要她扇动两只胳膊,整个人就可以飞起。
    “哦……嗯……”又是一波呻吟和战栗,高潮继续。


第10章

    久久,两父女从高潮的余韵之中分开。
    顾景鸿经过一天四次的喷发,终于没有了一丁点的欲望。只是简单的冲了一个淋浴,便回了自己的卧室休息。顾佳则是主动承担起了洗碗、擦桌、拖地的职责。
    这一晚,顾佳没有过来,毕竟她还要照顾儿子的吃喝拉撒。顾景鸿这一觉睡的又死又沉,他已经十多年没有睡的这么死过了。
    一觉已是大天亮,顾景鸿换了一套衣服便走出了房间,看见顾佳已经在餐厅的餐桌上,准备了煎蛋面包和香肠,别的都是双份,却只有一杯牛奶。
    听到顾景鸿房间开门的声音,顾佳从卧室跑了出来,她穿着一套新的睡衣,身材是那样的高挑迷人,一双乳球还在睡衣里可爱的晃动着。
    “爸,你醒了?”顾佳上前,一把环住了顾景鸿的胳膊,一只乳房在顾景鸿的胳膊上晃动摩擦。
    “嗯。”顾景鸿老脸一窘,还是点了点头应声道。顾佳看着父亲的窘样,说不出的开心。
    “那你快去洗漱吧。”顾佳说着放开了顾景鸿的胳膊,走去了餐厅。
    等顾景鸿洗漱完毕,顾佳已经在餐厅等着了,他看着女儿旁边拉开的餐椅,很自觉地走了过去。接下来的任务变得简单,顾佳早已经解开了睡衣的扣子,一条深深的乳沟,和两只半圆的乳球裸露在外。
    顾景鸿这一顿饭吃的十分窘迫,香肠煎蛋还好,面包实在太过噎人,他吃两口就要低头在顾佳的奶头上喝一口。
    看着父亲的窘样,顾佳抿嘴偷笑,等到面包吃完,顾佳的乳头上更是挂满了面包的碎屑。顾景鸿再次俯首,这一次是最后的清扫和吮吸,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淫糜而有趣。
    吃完了饭,顾佳拉着父亲非要教他瑜伽。顾景鸿像是个卑微的犯错孩子,只能任由着顾佳的指挥。虽然丑态百出,但是乐得女儿哈哈大笑,两父女之间的气氛也被笑容感染了,变得更加融洽,至少让他觉得自己没那么卑微了。看着女儿玲珑的身材,仿佛还有些得意。
    十点多钟,顾景鸿要出去市场买菜,顾佳死活要自己去,顾景鸿只能作罢,留在家里看孩子。等到中午,看着顾佳提着大袋小袋的一堆的东西,让他有些傻眼。打开袋子更让他傻眼,只见海参鲍鱼,鱼翅人参,鸡鸭鱼肉更是一样不少。顾佳这是要把他往死里补呀,然后顾佳便径直进了厨房。
    临近中午,看着桌子上满满当当菜色,就这还不到顾佳买的四分之一,这一顿肯定是吃不完的,好在顾佳家里的冰箱够大。
    一顿饭,顾景鸿吃了一只海参两只鲍鱼,外加一碗参鸡汤,只撑得肚子满满当当。饭后更是在楼下遛起了弯,晚上还有鱼翅和排骨在等着他呢。
    顾佳的小区虽然不是顶级的豪宅,但也算是相对高档的小区,加上位置不错,靠近市府和人民公园,自然是价格不菲。这个小区算是相对新的小区,所以住的基本都是年轻人居多。顾景鸿沿着小区中间的人工湖溜达,绿树成荫说不出的惬意和悠闲。
    今天是上班日,所以小区里并没有什么人,顾景鸿就这么溜达着。
    忽然,他听见前面传来轻声的啜泣声。放眼望去,只见一个婀娜的女子的背影,正在前面栈桥的拐角处抽搐着,身体晃晃悠悠,仿佛喝醉酒随时会跌到的样子。顾景鸿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向前,栈桥根本没有护栏,虽说人工湖的水并不深,但这个女人的状态,倒进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姑娘,姑娘。”顾景鸿喊着,小跑走了上来。
    那个窈窕的背影,听到后面仿佛有人在喊自己,停止了啜泣向后转身望来。她本就摇摇晃晃的很不稳当,脚上更是一双细长的高跟,转身的时候脚下一个趔趄,『啊』一声轻呼,仿佛是扭住了脚,身体瞬间就失去了平衡。还好顾景鸿此时已经赶到,一把扶住了她的柳腰。女子双手慌张的勾住了顾景鸿的脖子,整个身体倚靠在了他的身上,一双柔软饱满的丰盈乳房,更是紧紧贴在顾景鸿的胸口。
    “没事吧,姑娘,喝了酒千万别在河边晃悠。”顾景鸿说着,只闻的一阵浓浓的酒味扑鼻而来,夹杂着女人的淡淡体香。
    “谢谢,我没事。“女子一双手抓住顾景鸿的胳膊,挣扎着就要起身,有了刚刚的惊慌失措,她的酒劲已下去了大半。
    “哎呦,我的脚。”女子再一次倒向顾景鸿的身体,乳房和胸口贴的更紧了。
    无暇领会这旖旎的感觉,顾景鸿双手搀扶着女子的胳膊,终于让她在颤颤悠悠中站了起了,只是变成了一只脚金鸡独立。
    顾景鸿这才看到女子的面容,这女子约莫二十四五的样子,身高一米六七左右,尖尖的瓜子脸呈锥子型,小小的鼻子高而挺,一张樱桃小口火红而性感,嘴角还有一粒小小的美人痣。皮肤白皙而光滑,像是鸡蛋清一样的粉嫩可人。最让人难忘的是她那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仿佛里面藏着一朵桃花一样迷人,典型的桃花眼,配上一条乌黑细长的眉毛,说不出的招人怜爱。过肩的大波浪长发染成了深棕的颜色,上身浅粉色雪纺短袖衫,下身牡丹花叶黑色底OL露膝短裙。因为刚刚哭过的样子,更是我见犹怜。
    “要不我扶你先去前面的长椅坐下?”顾景鸿收敛目光,询问道。
    “我一点也走不成了。”女子委屈道。顾景鸿刚刚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回看顾景鸿,见是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大叔,便放下心来。顾景鸿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去年刚刚办了内退,他其实面上并不显老,却是有着一张威严正直的慈父脸孔,更是让人生不起戒心。
    “那怎么办?要不你先打电话给家人吧。”顾景鸿道。
    “要不你先背我过去吧。”女子有些黯然,并不想联系家人。见顾景鸿有些犹豫,正在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女子继续道:“都怪大叔您喊我,不然我也不会崴脚,您要全责到底。”女子耍起了小无赖,神态憨甜可爱,一双桃花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人心痒难耐无法拒绝。
    “好吧,我全责,我负责。”说着顾景鸿在女子勉强蹲下了身躯。
    顾景鸿感到一个软香温玉的身体贴在了他的后背上,那种丰挺和柔软再次袭来。经过了这几天和女儿之间关系的奇异升华,他感觉自己现在对女人的肉体越来越敏感,越来越经受不住诱惑,再也不像以前总是可以忍住,做到波澜不惊。
    收摄心神,安抚隐隐有些抬头的大兄弟,顾景鸿用手腕扶住女子的双腿,向前起身。顾景鸿刚走两步,就感到女子身体开始下滑,倒不是因为女子的体重,她身高一米六七左右,身体却是说不出的轻柔,比顾佳要轻上许多。只是她的衣服,雪纺材质说不出的光滑,OL短裙下面的开口又太窄,双腿无法分的太开,顾景鸿的手腕无法勾住光滑粉嫩的大腿。顾景鸿停下,把女子向上耸了耸。感受到了顾景鸿的窘迫,女子脸色微红,双手勾住了顾景鸿的脖子。可刚走了几步,女子的身体继续下滑,一双大腿上的短裙更是向上滑去。顾景鸿无奈,只能再次耸了耸背,让女子身体向上去了点,用双手搂住了她的大腿。
    长椅在前面不远的凉亭处,也就十几米的路,顾景鸿看了已经走了一半的路。手心隐隐有些出汗,搂着女子的大腿,说不出的滑溜,倒不是因为累,主要是女子的大腿太过光滑。而他的手已经从她大腿的前端,滑过了大腿的中间,顾景鸿觉得有些尴尬,便没话找话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女子此时也觉察到了什么,双手搂的更紧,只是丰挺饱满的乳房也贴的更紧,让顾景鸿的呼吸隐隐有些发重。
    “张和尘。”女子答,她的声音细软,带着女人的清香和淡淡的酒味,让人忍不住想要沉醉。
    “和光同尘,好名字。”顾景鸿说着。只是他的手,已经快来到女子大腿的根部,汗水更多了,手掌都隐隐有些颤抖。他只能再次耸了耸女子的身体,把她的大腿抓的更紧。
    “爸爸起的。”张和尘有些黯然,似乎忘记了来自身体的尴尬。
    “你爸爸一定很爱你。”顾景鸿说着,把张和尘放了下来,他终于把她背到了凉亭的长椅旁边。
    “他去世了。”张和尘更加的黯然,神情说不出的落寞,一双桃花大眼却是水汪汪的勾人心魄。
    “你是因为这件事才喝酒的呀?人走是早晚的事,慢慢会过去的。”顾景安慰道。他扶着张和尘坐了下来,然后自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我爸都走十几年了,我喝酒是因为老公出轨了。”张和尘变得更加落寞和低沉,又像是说着别人的事。
    顾景鸿有些错愕和了然,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顿了一下道:”我老伴也走十几年了。”他对张和尘说出了自己的伤心事,以示同理共情,却偷偷跳过了老公出轨这个话题。
    “你没再找一个吗?”张和尘有些惊讶的问道,似乎顾景鸿的这句话勾起了她的兴趣和好奇。
    “没找,女儿大了。”顾景鸿语态平静而随和。
    “那有什么关系,我妈在我爸去世的第二年就改嫁了。”张和尘说的很轻松,神态里却透着难过和不忿。
    “为女儿什么的都是借口,主要是心里容不下别人了。”顾景鸿第一次对着一个外人说出了心里话,莫名觉得轻松。
    张和尘扭头看着旁边这张朴实无华的脸庞,没来由的一阵感动。她把身体向着顾景鸿挪了挪,歪头靠在顾景鸿的肩膀,幽幽的说道:“你真是个好男人,我要是遇到你这样的男人,一定死也不会放手。”
    张和尘轻轻说着,似乎又想起了老公出轨的事,更加的难过和不甘。为什么这样的好男人,自己就遇不到呢?为什么自己的老公之前对自己山盟海誓,却还是要出轨呢?那个女人的模样,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他怎么就和她去酒店开房呢?她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难过,又开始啜泣起来。
    顾景鸿下意识的拍了拍女子的肩膀,想要给她一点安慰。张和尘像是委屈的孩子突然找到了倚靠,一把就把顾景鸿抱在了怀里,轻声的啜泣变作了失声的痛哭。
    顾景鸿静静的等着女子的平复,他其实并不平静,张和尘伏在他的怀里哭泣,身体却是起伏涌动,酒精和女人的体香冲击着他的鼻腔。一对高挺的乳房,更是在他的腹胸之间摩擦,渐渐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肉棒也隐隐的有些抬头,他只能努力的收敛着心神。
    终于,张和尘的情绪渐渐的平复起来,顾景鸿的左边的肩膀已经被她哭得湿透一片。她有些羞涩的从这个陌生的、第一次见面,却能给她带来无限安全感的老男人的身边起身,她起身的瞬间,看见了顾景鸿裆部微微的隆起。她明白那是什么,但她并不怪他,因为她知道自己身体对于男人的诱惑,毕竟她已经在这个男人身上哭泣了太久。
    突然,张和尘想到了什么,她的脸色一寒。她要报复那个男人,报复那个背叛他的男人,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离婚。
    顾景鸿看张和尘的情绪已经平复,起身掩盖住了自己的那个雄起道:“你家里没有别人吗?不然让他们过来接你下?”
    “没有。”张和尘答。她突然抬头,一双桃花眼闪着迷人的光芒,娇憨的道:“你全责。”
    “我全责。”顾景鸿无奈,谁让他摊上了呢,然后认命道:“你家在哪一栋,我送你回去吧。”
    “4号楼,左边单元顶楼。”张和尘指着远处一栋四层的洋房道。
    顾景鸿再次蹲下,女子再次俯身,又一次软玉香浓满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顾景鸿自然是双手直接紧紧搂住了她的大腿,张和尘也很配合的用两只手臂勾住了顾景鸿的肩膀和脖子。
    骄阳似火,五月初的太阳火辣辣的晒人,现在刚过中午一点钟,又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张和尘家的那栋楼看着其实并不远,也就二三百米的样子,但是他们要环绕人工湖半圈,路程差不多就要接近四五百米了。顾景鸿挺起身子,走出十多米,身体已经开始隐隐有些出汗了。
    “叔,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张和尘看着脖颈和脸庞已经开始渗出汗珠的顾景鸿,腾出一只手在旁边帮他扇风着小风一边问道。
    “顾景鸿,顾恺之的顾,风景的景,鸿雁传书的鸿。”顾景鸿答着,微微有些喘气,没办法天太热了。
    “奇景飞鸿,顾叔您的名字也很好。”张和尘继续扇动小手,虽然并没有什么降温的效果,但一阵阵香风扇进了顾景鸿的鼻孔,还是让他觉得十分的舒服和惬意。
    “哈哈,瞎编的吧,我这名字哪有什么出处,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文学功底还挺高。”顾景鸿开心的一笑。心里却有点美滋滋的。
    “不小了,都快奔三了。”张和尘说。
    “你今年多大了,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顾景鸿问,脚步继续向前,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顾叔您好不懂礼貌呀,不知道不能随便问女生的年龄呀。”张和尘娇嗔道,语气里却是没有半分生气的意思,然后继续回答:”上个月刚过完二十五岁生日。”
    说完,她又用那只扇风的小手,拢了拢因为俯身散开的头发,她的好多头发已经粘在了顾景鸿趟着汗珠的脸庞。
    “比我女儿还小一岁呢。”顾景鸿感叹,年轻可真好啊,可以任意的自艾自怜。感慨时光的流逝,而到了他的年纪,已经没有了幽思感慨的的资本,只能认真迎接每一天的来临。他不禁想起了他的女儿顾佳,想起她那丰韵火热的肉体,那个像毒罂粟一样,每次都能让他焕发青春活力的水润小穴,他觉得更热了。
    “您要是我爸爸就好了。”张和尘幽幽的道,语气中带着羡慕。亲昵的用小手为顾景鸿擦着额头的汗水,仿佛这个男人真的是他的爸爸一样。
    “哈哈,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小时,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个坏人。”顾景鸿自嘲。此刻他终于走出了一半的距离,他的后背已经湿透,和张和尘的胸部紧紧的贴在一起。那厚实松软的乳房,随着他前进的脚步而起伏摩擦,让他说不出的舒服和心痒难耐。他扶着她大腿的双手,手心全是汗水,早已越过了大腿的中线,正向着她的大腿的根部蠕动。
    “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您的眼睛和我爸爸的很像,温暖,朴实。”张和尘有些骄傲,语带回忆。
    “说真的,您做我干爸好不好?”张和尘继续道,她的心情有些雀跃和开心。她的双手抓住顾景鸿的肩膀,身体也在顾景鸿的身体上晃动着,仿佛撒娇的女儿,顾景鸿不答应她就不会停止摇动。
    顾景鸿有些犹豫,他只是出门遛一个弯,没想到就要白捡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只是家里边还有一个呢,那个才是亲闺女呀,女儿吃醋了怎么办?
    只是此时由不得他多想,张和尘饱满的胸部蹂躏着他的后背。她那薄薄的浅粉色雪纺短袖衫,早已被浸洇的通透如一张浅浅薄膜,隔着并不厚实的胸罩,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那小小的突起。他的双手也已再次下探,向着张和尘的大腿更深处进发,他不知该感谢还是该埋怨那条紧致的OL短裙。
    顾景鸿赶紧点了点头,因为他的肉棒已经开始在抬头。他张望了下,还好四下无人,不然引来围观的群众,一个色老头背着一个醉酒的女子,剧情都可以想象。
    还剩下不到一百米了,顾景鸿呼吸也越来越粗重,女子再轻也有八九十斤重,一个五十多岁的身体。虽说他还算健硕结实,但毕竟走了快一里地的路,再加上太阳的火辣,让他有些不堪重负,他真想停下来歇一歇。
    张和尘似乎领会了他的心理,在他耳边轻轻道:“干爸,要不您停下歇一会吧。”
    顾景鸿摇了摇头,仿佛默认了这个干女儿似的。
    “没事,坚持下马上就到了。”顾景鸿回答。他也想停下来,只是裆部的凸起实在是太明显了,张和尘下来一眼就能够瞧见,他可实在丢不起这人。只是他忘了,从上面也可以往下看的,虽然他弯着腰,但是他的肉棒尺寸实在太大了。
    张和尘还是发现了顾景鸿裆部的变化,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此时她的处境也很尴尬。顾景鸿两只厚实的大手,使劲的抓住她的大腿内侧的软肉,几乎已经要到大腿的根部了。软麻酥痒的感觉侵袭着她,让她感觉小穴都有些湿了。贴在顾景鸿后背上的乳房上那两颗米粒一样的豆豆,在湿热之中也开始变挺立,摩擦之下越来越瘙痒耐。
    两个人开始很有默契的同时闭口,只是没了聊天的分心,让他们变得更专注,更能体会那份瘙痒和湿热。最后这一百米,仿佛变成了对他们身体的煎熬,闭口不但没有帮助他们度过,反而更加加重了这份感觉。顾景鸿的肉棒越来越挺,裆部高高的凸起。张和尘的小穴溪水潺潺,顾景鸿的大手甚至感到了有一股热流,只是汗水实在太多了,他分不清。
    一百米的距离,漫长而煎熬,好在此时并无人经过,好在他们终于来到张和尘家的门口。
    这是一栋一梯八户的洋房,张和尘家独占顶层两户。顾景鸿把张和尘在门口放下,半抱着搀扶住她,只见她从挎着的单肩包里拿出一把钥匙。
    开了门,张和尘把手搭在顾景鸿的肩上,被他半抱半扶架着走了进去,然后同样的办法,进了电梯间直上四楼。一路旖旎销魂,只是顾景鸿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去想,裆前的凸起也就自然跟着渐渐消融。
    指纹解锁进了门,顾景鸿算是开了眼,两户一百六七十平的独户已经被打通,三百多平方的房子说不出的宽敞。再看装潢,更是透着富贵和奢华,反正具体他也不懂,就觉得客厅那个吊灯真是华丽。和人家比,他自己那个九十年代的单位福利房,简直就只能算是狗窝。不过他也并不羡慕,各人有各人的命,羡慕不来,他能做的只是知足常乐罢了。
    看着奢华的装修,顾景鸿正想换鞋,却是被张和尘说不用,她自己把高跟鞋放进了衣柜里,只是光着一双小脚。顾景鸿搀扶着张和尘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他就打算起身告辞。
    张和尘其实刚刚在楼下门口被放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脚踝没有那么疼了,只要垫着脚忍着些许疼痛,她应该可以一个人可以走动。
    但张和尘并没有说出来,一来是她很享受这种被父爱包围着的感觉,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顾景鸿能给她带来小时候父亲带给她的温暖安全的感受。二来是她不想让这个男人就这么走掉,她已经认了干爸,可不想就此丢失。再有就是对于丈夫背叛的怨恨,让她此时不想一个人呆着,现在的她恨极了丈夫,这个房间里却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她不想被这样的氛围包裹。正好顾景鸿的气味让她很喜欢,她想离这个男人近一点,就会冲淡丈夫的气味。
    “干爸,你帮我把那个柜子里的药箱拿过来一下。”张和尘向顾景鸿求助,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顾景鸿只好屁颠的去取,拿来药箱,取出一瓶云南白药喷雾喷了喷,张和尘感觉好了许多。只是顾景鸿此时却是难受的不行,汗水差不多打湿了他的整个上衣T恤,内裤后半部更是已经湿透,整个人被湿透了的衣服包裹着,说不出的难过。
    “闺女,我实在是浑身都湿透了,十分的不舒服,我想先回去洗个澡。”顾景鸿再次把药箱放了回去道。
    “干爸,您就在这洗吧,我现在就给你取两件干净的衣服,保证没人穿过。“说着张和尘起身,一只脚蹦着就要去找衣服。
    “不太方便吧。”顾景鸿赶忙拦住她。
    “放心,他不到晚上十二点是不会回来的。“张和尘仿佛提都不愿提起他老公,目光有些怨恨的道。只是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似水,说不出的好听。
    顾景鸿心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呀,怎么搞得跟咱俩偷情似的。虽说我是老了点,但咱们毕竟是孤男寡女啊,我也是个男人不是。
    顾景鸿正想说点什么,只是他看见张和尘那双桃花眼角泛起了的晶莹,目光中带着那隐隐的期盼,便索性也不再解释,这双桃花大眼也太勾人了。
    “好吧,那我就陪你一个小时吧。”看见时间还早,顾景鸿说道,毕竟刚刚认的干女儿,不能扭头就翻脸不认。
    张和尘听到顾景鸿答应,虽然只是一个小时,谁知道会不会再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呢,反正她的眼睛会说话,到点了再加个钟就是了。
    张和尘瞬间变成了一只快乐的小鸭子,单腿蹦蹦跳跳就去了衣帽间找衣服去了。
    这丫头也太会磨人了,顾景鸿心想。如果说顾佳是一个大家闺秀的话,这丫头就是一个狐狸精,魅惑众生。
TOP Posted: 2021-05-06 00:09 #6樓 引用 | 點評
蚂蚁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8
威望:8 點
金錢:7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0-04-09

写的不错,不知道后续还有吗?


點評

    TOP Posted: 2021-05-06 02:45 #7樓 引用 | 點評
    1378616307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551
    威望:619 點
    金錢:5256 USD
    貢獻:793 點
    註冊:2011-11-08

    ”那老
    TOP Posted: 2021-05-06 06:49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6-14 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