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0
威望:2251 點
金錢:436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7幕:密道里的激情
  伴随着性器间的抽插节奏变得愈发急促有力,其回荡在书房里的高亢呻吟之音也自是毫无阻隔地迈过正门大开的古朴门口,毫无意外地在走廊里蔓延而起……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股撩人心扉的情欲之音里又赫然夹杂起了一支格格不入的清脆脚步声,且隐隐带着一股从容不迫的势头。
  “主人,你继子快到楼下,我母亲正准备拖住他。”一身休闲正装的安琪拉从门外走进,神色平静地向着背对着自己的博尔巴报告着,浅黄如金的眼眉间赫然掠过一丝坐看好戏的玩味之意。
  “什么,诚他居然提前回来了?还有,婆婆呢,她没有回来吗?”刚才还沉溺于激烈性交中的洁芮雪,其满面红霞的颧骨处顷刻浮现起无边的惊恐,犹如被当头一棒般。
  “公公,快放我下来!”出于对出轨之事被丈夫识破的恐惧,新婚人妻惊慌失措地手舞足蹈间,竭力想从挂在对方雄躯上这幅姿态上挣扎而出,但其残留在绯红双颊处的高潮余韵,仍旧难掩她心里的一片迷乱。
  “好好招待我的继子,顺便给他下些药,让他睡个好觉。”博尔巴有如泰山一般安然若定,其不慌不忙的语气也透着非同一般的胸有成足,与此同时,他粗大强壮的双手则如坚固的铁钳一般,依旧不动分毫地箍在惊惶儿媳的挺翘雪臀,以让自己的巨阳黑屌继续停留在对方的阴道与子宫里,借此昭示自己那无可违逆的雄性意愿。
  “是,我这就去照办。”说着,安琪拉转身离去,其精致粉红的嘴角处上随之浮现起一丝不怀好意,且难以察觉的邪魅笑意。
  “公公,求你了,让我下来。”拥有花容月貌一般的洁芮雪宛若急得就要哭了出来,但由于被深入自己体内的黑根巨蟒所掣肘,她的反抗在某种程度上只能用弱不禁风来形容,再加上其本人又是以一丝不挂的妙曼姿容示人……这些所谓的反抗最终只会更进一步激起雄壮男性前去征伐她的欲望。
  “啊……”迷乱佳人忽如其来一记惊诧呻吟的同时,但见宛若巨人再临的博尔巴手托着对方的浑圆雪臀顿时一举,顿时将自己的赤裸儿媳从宽阔的书桌上给抬了起来。
  “公公,你……”面对着这毫无征兆的放纵举动,无力反抗的洁芮雪顿时娇叱喝着,她意乱情迷的脸上虽流露出颇不情愿的矛盾神色,但其一整副红潮泛滥的曲致肉躯在伸出双臂互绕在中年长辈的后颈之余,更是双腿交叉且缠绕在对方的强劲腰后,本能般地凸显着自己的真实意愿。
  “今天就暂时忘掉你的小鸡巴丈夫吧,别让我那绿帽龟儿子干扰我俩间的欢爱,来,让公公带你去密道那继续做……”道出自己真实目的同时,博尔巴继而面色豪爽地一个转身,迈出从容不迫的豪迈步伐,就这般用自己的巨伟黑炮“支撑”着依附在自身雄躯的迷乱儿媳,一起走向了藏有密道入口的那间房。
  很快,空旷修长的走廊里便又重新回荡起那沉寂不久的情欲声调,且伴随着那稳固有力的步伐节奏,其音调也是有上有下地来回游荡着,透着一股悠长高亢的情欲意味。
  而在洁芮雪娇躯缠绕在自家公公身上的同一时间,但见她也是眉间舒缓蒙尘,其望向博尔巴的朦胧目光中虽夹杂着耐人询问的矛盾之色,可流露更多的……却是颇令人回味的信赖之意。
  可以说,娇欲儿媳最终选择顺从于巨阳黑魔,虽然对方此时的举动是那般的荒诞,可前者却依然用夹紧于强劲熊腰的矫健双腿,外加那淫水四溅的娇艳阴道口来证明自己对黑色男子的信赖,同意将这场不失风险的乱伦性交继续下去,从而带到隐秘的密道里去做。
  从另一方面来讲的话,虽然洁芮雪已经从博尔巴那里体验到多种交媾体位,但像一支弱不禁风的花朵这般依附于坚固有力的树干上,以无比羞人的姿态挂在男性雄躯之上,享受着深入自身腹地的黑根巨蟒以同步于步伐的韵律来回冲撞着娇嫩子宫,且左右挤压着紧窄阴道……所带来的阵阵回味无穷的快感,对深陷于欲望深渊的她可还是第一次。
  于是,本着对新奇快感的追求,再加上巨伟黑炮所带来的醉人冲击,赤裸佳人的反抗愈发无力,待被自己的公公带到密道的入口之时,其本该还残留着些许人妻矜持之色的绝色面孔,则已然神色空旷茫然,充斥着对情欲的无比渴望,甚至乎尚未等赤裸相对的两人彻底步入空旷幽静的密道,秋眸迷离一片的洁芮雪便已主动奉上自己的粉嫩双唇,在用娇红乳晕挤压对方宽阔胸膛之时,顿时与眼前的中年长辈来了个激荡热烈的相拥之吻。
  与此同时,两人像受到某种震奋的刺激一般,其紧密媾和的性器结合部赫然涌出一小股情欲的溪流,若仔细观察的话,将会发觉有一条清晰可见的淫湿痕迹,从博尔巴的脚下一直延伸到书房里的书桌前……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密道里弥漫着令人亢奋的性欲气息,而通过安放在此,可供他人偷窥房里动静的双向镜,双颊绯红的洁芮雪完全可察觉到自己的新婚丈夫在忙些什么——此时此刻,伊晓诚正身处于新婚卧房里,坐在镜前的一张书桌前,安静地读着一本自己妻子所写的纯爱小说,可他在沉醉于书里的美好情节之时,可能并不知晓自己所爱之人正一丝不挂,赤裸着一身前凸后翘的欲望肉体,就身处在其正前方看不到的地方,离自己更是仅有咫尺之遥。
  虽身心皆沉沦于无边的肉欲流沙之中,可一目睹到已有三个星期未见的丈夫,迷欲人妻也禁不住心里的一阵紊乱,不由自主地浮现起因乱伦出轨而起的愧疚之情,所以其先前还春色泛滥的绯色面孔,不久后便流露出了犹豫且迟疑的为难之色……只可惜的是,在她矫健有致的美背后面,站立着的毕竟是贪婪美色的博尔巴——后者断不会令到嘴的美肉不翼而飞。
  “啊……啊……”伴随着一只黑色魔手摸上矫健浑圆的大腿,顺着那油亮光洁的雪肌玉肤向上游走,覆盖在一片狼藉的玉胯阴户上之时,但见已然恢复些许理智的洁芮雪顿时又忘我一般地动情呻吟起来,其闪烁不定的黑褐双眸也宛若重新蒙上了一层春情的迷雾,而在她诱人探索的大腿根部之间,则可目睹到溪流兮兮的醉人淫泉正从张开成o型的桃源洞口之处流出,毫不自知地淋湿着那只撩人发情的粗黑大手。
  稍一片刻,另一只黑色魔手也加入了战圈,但见它先是在欲情佳人的平坦腹部上来回爱抚,不久之后便迫不及待地顺着向里凹陷的身躯中线向上游走,覆盖在了尺码足有d罩杯之饱满的浑圆玉乳上,以恰到好处的力道与动向拿捏揉动着这座被彻底掌控的雪山乳峰。
  于是,光滑雪亮的乳房肌肤与不失火热粗糙之感的手掌表皮做着无比亲密的接触,从而在富有节奏韵律的爱抚之下,泛起阵阵欲望的红潮,就如同日落前的晚霞般娇艳。
  当然,娇欲丰胸的皮下乳肉也展现出触感极佳的柔性与弹性,当魔掌揉捏乳肉的力道加大之时,它就如同最为逆来顺受的柔软胶泥,顺应着火热大手的意愿,展现着后者所想要的任何放荡形状,而当魔掌掌控乳肉的力道一经减弱,它又像是富有灵性的魔性生物一般,顷刻间恢复成了诱人爱抚的挺翘浑圆之势。
  至于那处于饱满美乳之顶的娇红乳晕,也没少经受着魔性黑手的关照,在连绵不绝的热烈爱抚中不住地充血变大,开始变得有如成熟草莓般红艳照人,透着一股诱人品尝的迷欲气息……丰泽娇艳的乳晕已是这般诱人迷醉,相信那点缀于俏丽乳尖之处的乳头更不会令人失望,果不其然的是,在粗黑手指的特别撩拨之下,发情充血多时的蓓蕾就如同红葡萄一般诱人夺目,且马不停蹄地跟随触摸着它的火热指头来回不定地打着诱人的小转盘。
  敏感隐私部位几近被控,再加上博尔巴那令人销魂的高超爱抚技巧,想让现下痴迷于官能快感的洁芮雪从对方编织而出的肉欲深渊里抽身而出……已是件几近不可能的事了。
  实际上,当欲望儿媳从自己的淫湿下体处感受到黑色公公的细腻爱抚之时,便知会了对方的心思,之后的她,就如同一位完全放弃贞洁道德之观的背德人妻,仰头后倾之余,双眼闭目地与身后的中年长辈来了个悠长深远的纵情之吻,从而彰显出对方在自己心底里的非一般的地位。
  迷欲佳人知道丈夫就在双向镜后面,也深知对方完全看不到自己,但也许是受无边情欲的感染,自己却在无法自抑地幻想着丈夫,幻想着他正以无力挽回的可悲目光注视着自己的乱伦出轨之举……然而自己却像个毫无廉耻之心的荡妇一般醉心于官能快感之中,毫无羞耻地浪荡淫叫,且更为奋不顾身地投入于这场禁忌之极的乱伦性交。
  深情接吻过后,博尔巴也随之放下挑逗撩拨中的黑色双手,其中的一只更是从欲流不止的阴道口抽出,带出无数条缠绕不止的丝状之物,继而被它摸涂到矫健窈窕的美背之上。
  同一时间,感受着阵阵从背脊曲线那传来的火热快感,知会黑色公公意愿的洁芮雪也顿时睁开优雅朦胧的乌黑星眸,在向身后的魁梧男性抛了个意味深长的醉人眼神后,便姿态冉冉地伏下挺立着一对丰满乳房的曲致上半身,双臂张开且有力地靠在近在咫尺的双向镜上,且配合着那条向里凹陷的s型脊椎轨迹,从而在对方眼里勾出一条无比妙曼的身姿曲线。
  至于娇媚儿媳的一双挺拔如杨柳的美腿,也在欲望本能的驱使之下大方张开,无论是有力的矫健大腿,抑或是利落的修长小腿,皆在奋力曲张着不失柔和美感的健康肌肉,并责无旁贷地支撑着女主人的上半身躯,还有那对挺翘圆润的绯红美臀。
  就如同与其他散发着情欲气息的发情部位一般,此时此刻,存在于深邃股缝下方的饱满阴户也是门户大开,两片饱满如开合蚌肉的娇艳阴唇则微微地张开着,展露出一条欲流不止的深邃蜜缝。
  也许是因为迎着黑色男子的火热目光所致,但见几近闭合的阴唇缝隙在颤抖些许后,从里面所流淌而出的阴汁欲液又浓郁了好几分,昭示着自身对雄性阳具的无比渴望……最终,青筋缠绕的大黑鸡巴顶着硕大火热的龟头顶了过来,却只浅尝辄止地停留在淫湿火热的蜜穴口之处,故意而为之撩拨着这片秘密花园,吊着对方的胃口……不久之后,恶意满满的挑逗性言语便从巨伟阳具的拥有者口里道出:“芮雪,对诚说说你对他鸡巴的一番感想吧。”
  “公公,这……好像不大好吧。”虽有由双向镜所带来的隔音效果,但对全身赤裸的年青儿媳而言,隔着玻璃以咫尺之距注视着丈夫,到底是太过羞人,即便如此,仍可见到她精致双颊上的迷乱红霞却在一阵左右为难的矛盾神情中弥漫得更为热烈。
  “别担心,反正密道里的隔音效果良好,诚那小子也听不到你说些什么的,可如果你不配合我的话,那……”刻意提醒对方的同时,博尔巴用大黑鸡巴研磨其发情阴户的力道顿时又强了好几份,可依然悬而未决地停留在饥渴空虚的阴道口外,宛若完全没有抽插进去的意愿。
  “公公……我说……我说……只要你待会儿肯用大肉棒狠狠操我一番就好了。”在近乎无境止的肉棒撩拨之下,洁芮雪的敏感神经早就变得无比脆弱且不堪重负,只需微微施压一下,就会步入屈服的境地,于是,身为有夫之妇的她无论是多么地羞愧为难,依旧支支吾吾继而说道,“诚……你知道吗?你的肉棒对我来讲的话,实在是……不够大……”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w4w4w.co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com“啊……”像是在奖励自己的迷乱儿媳一般,巨阳黑魔骤然间不动声色地一个勇猛前插,直截了当地将硕壮龟头顶进其饥渴已久的狭窄阴道口里,从而在对淫湿壁肉的瞬时挤压中带出一股无法抗拒的欲裂快感,直刺激得伏下身姿的对方高亢淫叫。
  “啊……啊……不仅仅是不够大……而且也太短了……只有公公大肉棒的一半来长,连我的子宫口都够不着,实在太差了……啊……啊……”伴随着愈发过分的淫秽之言从欲望佳人那脱口而出,博尔巴的黑根巨蟒也                      是步步推进,穿过那纠缠不清的层层褶皱后,便直截了当地撞击了在不堪冲击的子宫口上,开始了对子宫颈管的征伐,顺带毫不吝啬地赐予着对方最为急需的感官快感。
  “啊……啊……顶不到还算了,你知道吗?你做爱的耐力也比你养父差远了……每次坚持的时间均不超过半个小时……而公公……而公公他每次都能把我操晕……真不知道比你强多少倍……啊……看到没,他现在顶到了我的子宫最里边了……啊……公公,再大力点,大力点……”感受到无边快感来袭,瞳孔微张的洁芮雪在一阵意乱情迷间,其春潮满堂的绯红面孔上顿时弥漫而起堕落意味的欢愉神情,其被大黑鸡巴狠狠撑开地迷欲通道,也在有感而发地流淌出更为浓郁的淫液。
  在这之后,承受着中年长辈默然不语且又冲劲十足的活塞运动,迷乱佳人的呻吟之音愈发变得悠长高亢,其在公公示意之下,主动羞辱自己丈夫的下流言语也在断断续续间变得零碎且离散,而临到深入灵魂的愉悦高潮来临之时,但见眉间凄迷的洁芮雪更是口不择言地道:“啊……啊……啊……诚……你看到没……你的新婚妻子已经被……你的养父给彻底征服了……我……我再也无法……离开公公的大肉棒了……可……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叫你的阳具太短太小了……根本就满足不了我啊……”
  “芮雪,说得好,你能承认你离不开我的大黑鸡巴,这就是进步,值得嘉奖。”说着,博尔巴黝黑深邃的脸上浮现出久违之极的满意微笑,驱使着自己的勇猛胯下以更快的频率运动着。
  一时之间,摆出恭顺迎合姿态的娇欲儿媳更加深陷于快感的深渊而不可自拔,摇臀摆腰地跟随着巨伟黑炮的抽插节奏,疯狂交加地晃动着胸前下垂的一对美乳,且放开自我地高亢淫叫。
  至于那欲望横陈的绝色面孔上,也赫然流露出崩坏意味的迷醉欢愉……曾几何时,欲壑难填的洁芮雪曾不止一次在密道里幻想着自己被公公的巨阳黑屌所征服,从而展露出前所未见的堕落之态,而现今,这种放肆荒诞幻想却在某种程度上灵验了。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8 #21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0
威望:2251 點
金錢:436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8幕:药物
  “芮雪,你终于醒了——我原以为你会睡到第二天上午呢。”
  虽已时至晚上8点,可此时此刻的博尔巴却身着一身暗灰休闲正装,正坐在夫妻卧床边的椅子上,双目祥和地注视着正从床上醒过来的年青人妻,其深邃乌黑的笑意后面,不知潜藏着何种意味。
  “公公……”
  慵懒的瞬间,但见窈窕儿媳缓缓睁开朦胧秋目,酸骨无力地坐立起身,可稍一片刻之后,便见其惊惶之色在她沉鱼落雁般的面孔上浮现而起。
  “你……你怎么在这?”
  与洁芮雪脸上那扭曲之至的恐惧神色成鲜明对比的是,却是那声音低如蚊响的质问言语,昭示着娇丽人妻在担惊受怕着某些东西。
  “别担心,我已经叫杰奎琳在诚的中午饭菜里下过药了,即便雷声在他耳边打响,这家伙也不会醒过来的,会直接睡到明天上午。”
  博尔巴一脸轻松地看了看昏睡在窈窕佳人旁的继子,在用颇不在意的眼神在后者身上停留片刻后后,又将意味深长的祥和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年青儿媳。
  “你……”本想继续出口呵斥,但一联想到自己与对方干过的多次苟且之事,洁芮雪发觉不让新婚丈夫知晓自己与黑色公公之间曾有过的乱伦关系,才是现下最为稳妥的选择,而且从腹部传来的阵阵空虚无力感,也提醒着自己该好好补偿下胃口。
  宛若看出娇丽人妻所想,于是趁着对方犹豫的瞬间,但见有如一家之主之势的巨阳黑魔骤然站起,继而说道:“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相信你也有很多问题要问我,我在楼下的用餐间等着你。”
  看着消失于新婚卧房的高大背影,身穿着洁白睡衣的洁芮雪趁势掀开被子,从柔软宽大的床上起来,并裸露着半截修长小腿,走向了坐落于角落的古朴衣柜……可在拉开高大柜门,褪下身上的单薄睡衣之时,年青儿媳却又油然心生一种异样的落寞之感……天哪,不会吧?仅仅……仅仅是因为黑色公公没留在屋里观赏自己宽衣解带的样子而已,自己居然就会几近失态。
  幽静温暖的用餐间洋溢着醉人的饭菜香气,且混杂着一股悠长的酒香,长型餐桌的一头,正坐着脸色惬意的博尔巴,但见他悠然得意地享受着玻璃杯中的迷色红酒,宛若一位胸有成足的成功者,而在长型餐桌的另一头,则摆放着一份精心准备的晚餐,等待着那位用餐者。
  不久之后,伴随着喃喃碎步之声的响起,但见一具优雅动人的身影来到了用餐之位上,其面带凝重神色之余,更是与享受着杯中红酒的黑色男子来了个意味深重的遥目相视,后者见此,却故意而为之地微微一笑,不合时宜地举杯示意,表示由衷的高兴。
  坐下来,品尝着悠然入口的美味饭菜,眉间微皱的洁芮雪在心事重重间,终于停下了手中刀叉,开口问道:“博尔巴,你是人类吗?”话毕,但见年青儿媳双眸微张,用颇为认真的目光凝视着对方。
  “不,我是个巨阳黑魔。”
  中年长辈敛去微笑,严肃如实地回答了问题,而在同一时间,在温暖灯光的笼罩下,他的黑色光头显得无比油亮。
  “巨阳黑魔,那是什么?”洁芮雪追问着,“还有,安琪拉曾说过她与我都是淫魅荡女,这与巨阳黑魔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端庄人妻在追问的同时,脑海里却又不经意间唤起了自己曾在博尔巴胯下大力承欢的羞人情景,其白皙精致的双颊处自是本能般地弥漫起一丝迷乱羞人的绯红。
  “一个为性爱而生的古老雄性种族,外表很像你们人类中的黑色人种,光头无发,且有着人类男性无可比拟的巨大性器。”说着,黑色男子喝完了杯中的剩余红酒,腾出自己的粗大左手,伸向了摆放在一旁的瓶装红酒。
  “无可比拟的巨大性器……”年青儿媳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其脸颊处的粉红晚霞也更显浓郁,稍一片刻,但见她抬头凝视起对方,继而道,“你们巨阳黑魔一族对人类中的美貌女性都很感兴趣?”
  “不,只是人类中的淫魅荡女而已……不过她们也确实是一个个天生丽质,且有红颜祸水的潜质,对性都有着深入骨髓的渴求,其性器也能够完美承受巨阳黑魔一族的巨大性器,所以……淫魅荡女总是巨阳黑魔一族的绝配性伴侣。”
  博尔巴有条不紊地倒满一杯红酒,且看他气定神闲的表情,像在讨论一件本就理所当然的事,而在放下酒瓶之后,这位身材魁梧的光头雄性又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至于人类男性,由于胯下的鸡巴又短又小,加上可持续力太差,是无法满足淫魅荡女的……就像诚那小子一样。”
  像是在为这个结论定调一般,黑色男子又喝上几口红酒,举手投足之间,宛若透着一种无可拂逆的雄性意志。
  “公公,请别那么说诚,他的阳具勃起来也有15厘米长,不算小……”
  有感于自己的丈夫被对方私下羞辱,洁芮雪骤然娇叱反驳道,但仍谁都听得出,她反击的语气里流露着无法掩饰的动摇。
  “那他的鸡巴有我的鸡巴大么?只怕长度最多只有我的一半,比我的也细得多。”
  博尔巴略有不耐烦地打断年青儿媳的话,而后更是纵情豪迈地喝下杯中的一半红酒。
  “公公,诚……他毕竟是你的继子,请别这般侮辱他,好么?”
  娇丽人妻的反击愈发显得无力,临到最后,像是默认了对方的看法一般。
  “这不是侮辱,只是在指出事实而已——诚的鸡巴短小无力,注定无法满足你,否则的话,你又为何多次与我出轨乱伦?”话毕,黑色公公一气呵成地喝完最后的杯中之酒,且以带有质问意味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儿媳。
  洁芮雪终究没再说什么,而是神色黯然地低下头,清丽的眼梢处也赫然滴落出失神的泪珠,与此同时,伴随着在其脸上逐步消退的迷乱红霞,美丽人妻的心底也油然而生因多次放纵出轨而起的愧疚……是呀,自己不就是因为从丈夫那得不到满足才与自己的公公乱伦的吗?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脸与对方争辩呢。
  可惜命运无常,博尔巴就像善察人心的恶魔一般,断不会令自己的儿媳从欲望的深渊中走出,在察觉到对方的低落情绪之后,便赫然用语重心长的语气安慰道:“芮雪,你也不用怪自己出轨,毕竟你是淫魅荡女,性欲极高,所以完全可像安琪拉一样放开自我,接受更强大的鸡巴,况且……你我本就无血缘关系,做爱根本就算不上乱伦。”
  有如拨开云雾见青天一般,但见凝聚在佳人眉间的阴云顿时被一扫而光,洁芮雪在二度抬头凝视着对方之时,原本黯然的面孔也豁然开朗地泛起乐观神色,而在毫不自知的扭曲逻辑之影响下,失神人妻更是心生种种自我开脱的荒谬念头……公公说得没错,自己就是个只有巨伟阳具才能满足得了的淫魅荡女,像安琪拉那样追求大黑鸡巴完全就是自己应有的权利,丈夫因为肉棒短小无力而无法满足自己,虽说没有任何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但自己若与阳具更大更雄伟的公公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也没有任何对不起丈夫的地方,不是吗?
  本着这样的想法,但见本有些动摇的新婚儿媳又重回心安理得的状态,其一对富有立体感的双颊虽是迷情不再,可她本人所凝视着博尔巴的一对黑褐双眸里……却流露着明目张胆的欣慰,宛若在感激于对方令自己走出了无所适从的困局,从而拥有了一番新的天地。
  也不是有意还是无意,洁芮雪骤然间眼神一飘,悄然问道:“公公,你说你叫杰奎琳给诚下了些药……那药叫什么名字呀?”
  “就叫沉默。”
  显然无意于在言语上直接点破自家儿媳的真实想法,博尔巴继而站起身,收好桌上的红酒后,方才默然不语地来到对方身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尊小巧玲珑的墨绿色玻璃药瓶,将其放在桌上后,以开门见山的意味说道:“只需轻轻一滴,便足以令一个力壮如牛的人类男性睡得像头阳痿已久的死猪,再大的声音都吵他不醒,效力则至少持续12个小时……至于有什么危害嘛?放心,没有的。”
  交待过后,黑色男子顺势大步走出用餐间,胸有成足地将选择权交于洁芮雪,至于这位新婚不久的优雅人妻,则以一种意味深长的复杂目光注视着桌上的“沉默”药水,其富有立体美感的端庄面容也在微微抽动着,宛若在掩饰着某种情绪的流露……
  差……实在是太差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丈夫怎么现在连短短的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住……居然在十分钟之内就缴械射精了?就在欲求不满的洁芮雪仰躺在床,不可抑制地暗自埋怨婚姻伴侣之时,她的新婚丈夫已然在其枕边已然沉沉地睡去,残留在他额头上的无边汗迹也诉说着刚才的性战有多激烈……然而事到如今,无论伊晓诚在床上想表现有多么的勇猛,都注定不能满足身为他那淫魅荡女的新婚娇妻了。
  在被博尔巴胯下的的黑根巨蟒开垦多次后,洁芮雪的私密性器又发生了进一步的嬗变,其蜜肉层叠的阴道在经受过此巨硕阳物的多次锤炼后,不是像寻常人类女性般变得松弛无力,而是在多重挤压与扩张的刺激之下,变得从未有过的紧致有力,还有饥渴……毫无疑问,面对这等索求无度的魔性淫穴之时,她的人类丈夫自会很快败下阵来,爽快地缴械射精。
  “……诚的鸡巴短小无力,注定无法满足你……你我本就无血缘关系,做爱根本就算不上乱伦……”
  像是被魔鬼操控一般,黑色公公在前晚说过的话,就这般在年青儿媳的脑海里流连忘返着,而慢慢地,但见她仰望着天花板的失神双目又重生昔日的风采,像是在感叹自己已然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在这之后,她缓缓看向安睡中的新婚丈夫,用安然自定的宁静语气说道:“诚,不要怪我对不起你……实际上,我这么做也算不上有什么……对你不起。”
  虽然已然释怀,但洁芮雪还是得先渡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而当时间来到隔天深夜之时,屋外却是明月当空,星空闪烁,美不胜收的夜景也仿若勾起了迷欲人妻对那晚激情之事,令她在双颊绯红,心思荡漾之余,也驱使着其本人掀开被子,惦着一双洁白细腻的玉足走下床,撇下熟睡中的丈夫,继而迈出灵动且坚定的碎小步伐,走出了这间温馨幽静的夫妻卧房。
  在二楼悠长黯淡的走廊里,只有在尽头之处的书房外扬着显而易见的温暖灯光,而它就如同一座屹立在黑暗小径的灯塔一般,点明着意乱情迷的迷茫人妻该去往何处……不久之后,伴随着一道窈窕丽影走进了这间尚未熄灭灯光的房间,也从而响起了博尔巴那久违的深沉嗓音:“芮雪,你终于主动来找我了,是不是因为诚那小子满足不了你?”
  说着,一脸自信的中年长辈放下手中之书,继而注视着出现在书房里年青儿媳,其询问的目的自是不言而喻。与此同时,在黄白灯光的笼罩之下,身着洁白睡衣的洁芮雪就如同一位从黑夜中走出的黎明神女,宛若散发着淡雅如仙的光华,可在这端庄装扮的身后,也可看得出这身的光滑睡袍是那般的薄如锡纸,虽非半透明的可透材质,却依然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女主人的一身妙曼曲线,并毫不忌讳地将那对激昂高凸中的两点映现而起……端庄与性感,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顿时在这位知性佳人的身上得到了绝好的栓释。
  “公公可谓所言极是……”
  洁芮雪尽显矜持的同时,却是黛眉轻佻,但见她在赤裸着玉足向前走动数步,拉进自己与对方的距离后,便用坦然且宁静的语气强调道:“诚……他的肉棒虽然不算小,可与公公胯下的巨伟黑炮一比起来的话……就只能说渺小得可爱了。没错,那种尺寸的阳具确实是能给我带来快乐,可惜的是,那点儿快乐毕竟太少了,还远远不够,所以我今晚……”
  后面的话,娇欲人妻虽没再说下去,可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明目张胆的宽衣解带之举,伴随着上举的精巧双手将玉骨双肩上的细窄肩带往两边剥去,依附在窈窕身躯上的单薄睡衣顿时在重力的作用下冉冉坠地,遮体之衣下的无瑕娇躯就这般一丝不挂地暴露在黑色男子的火热视线之内,就连点缀着晶亮热液的私密阴唇都毫不例外。
  “所以你今晚就来找我的大黑鸡巴了,是吧?”
  博尔巴面露赞许之色地接过自己儿媳的话,喃喃道出对方的未果之言,而后有条不为地站起身,带着非一般的气势走到了书桌前。
  听着公公的点明之言,洁芮雪顿时面色透红地点了点头,并不做声,透着一种矜持人妻才有的羞涩诱人,然而从她那眼神外飘的不安分目光之中,却又可瞧出一股已然迫不及待多时的悸动与迷情。
  “很好,那你现在就给我四肢跪地,像一条母狗般慢慢地向我爬来。”说着,博尔巴腾出空闲依旧的黝黑双手,先行伸向了自己身上碍事的衣物……
  与此同时,迎合着黑色长辈的期许目光,肉欲蒙尘的迷情儿媳也是微微一笑,在顺势抛了个捉摸不定的媚眼后,其本人便犹如一位钟情于伺候帝王的妃子,以无比恭顺的娇欲姿态跪了下去。未及片刻,可见她更是听从于对方的要求,摇晃着胸前的一对饱满丰乳,伏下了其前凸着美艳曲线的上半身,像一只渴望回到主人身边的宠物一般,摆出了一幅足以令无数雄性血脉贲张的归顺姿态。
  “公公,我爬过来了。”
  话音刚落,便见全身泛红的洁芮雪迫不及待地爬出了自我堕落的第一步,贯穿于她整副肉躯的的韵律也是油然而起,驱使着这位欲望佳人有感而发地扭摆摇曳着自己的蜂腰与翘臀,以更为诱人迷醉的姿态取悦着自己眼前的雄壮男性。
  深坠于肉欲深渊的纵情儿媳在义无反顾地爬向自己的公公,而后者身上的衣物也在逐步减少,一幅拥有着倒立三角轮廓的魁梧身躯逐步暴露于欲望高涨的空气之中,配上那线条分明的成块肌肉,宛若令这副雄躯的主人——博尔巴直生一股不容侵犯或拂逆的雄性威严。
  也许是受这股无与伦比的雄性之力的感染,当伏下身姿的洁芮雪爬到中年长辈的赤裸胯下,重新屹立起自己的上半身躯,仰望起对方的黑色面孔之时,其投向博尔巴的朦胧目光尽显深如大海一般的深情与眷恋。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8 #22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0
威望:2251 點
金錢:436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9幕:卧室里的羞耻
  屋外,月色撩人,屋内,则洋溢着一股安宁沉静的氛围,可就在这座荒野住宅的书房里,却又彰显出与此氛围格格不入的淫霏光景,但见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黑色男子站立在古色古香的书桌前,毫不忌讳地赤裸着全身的雄壮肌肉,散发着一股重兵压城式的威压,在其散发着浓重异味的胯间处,更是高耸矗立着一尊尺寸无与伦比的巨伟黑炮,就如同一头即将振翅高飞的黑龙般气势逼人。
  书房里的黑色光头男子已是那般的气势骇人,双膝跪地的赤裸佳人也是美艳交加,一丝不挂地展露着诱人堕落的曲致肉躯,而从她仰望前者的眷恋目光也可看出,这位欲望佳人对下跪之事可谓相当乐,其美奂绝伦的羞红面孔上也找不到一丝反感之意。
  “公公,你的肉棒真的好大,比诚的……阳具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伴随着洁芮雪仰望抬头的眷恋目光落在对方的粗壮黑炮上,其深邃幽情的明丽双眸骤然间凸显出一丝有感而发的惆帐与幽怨,可在一瞬间过后,便被一股宛若由来已久的欣喜之情所取代,昭示着这位娇欲儿媳对矗立于自己眼前的雄壮巨物早就陌生不再了。
  “芮雪,以后在我面前,要管这个叫鸡巴。”
  说着,博尔巴指了指自己胯间的粗黑巨物,其黝黑纯正的脸上也随之浮现起恶意低俗的笑意。可在倍受肉欲煎熬下的美艳佳人看来,自己公公的要求没有什么不当,于是在嫣然一笑间,柔声附和道:“是,公公……现在就让儿媳来伺候你的大黑鸡巴吧。”
  带着五光十色的轻盈笑意,但见洁芮雪手托起自己的一双轻盈浑圆的D罩杯,轻车路熟地夹住了这条火热十足的黑根巨蟒,且顺着那青筋缠绕的火热巨茎来回摩擦着,给予着对方非一般的乳交快感。
  以往,知性佳人也不止一次这般双手拖乳,为自己的丈夫奉上这般令人销魂的乳沟夹茎式服务,可受限于后者那尺寸不胜巨伟的阳具,对方的整条阴茎最多在深谷的尽头探出个龟头,便被汹涌不止的柔韧乳肉给淹没了,所以当巨阳黑魔的胯下雄物以不可阻挡之势窜出销魂乳沟,顶着粗硕浑圆的黑褐龙头矗立在淫魅荡女的眼前之时,后者那春情弥漫的脸上自会流露出震撼万分的惊喜表情。
  正所谓眼在看,鼻在闻,已被这根黑棒巨槌震撼多次的洁芮雪自不会拒绝,于是在伸出舌头轻舔了自己的一下嘴唇后,便眉黛轻佻地低头轻吻下去,毫不含糊地将对方的一整个龟头都纳入温暖湿热的嘴腔里,且用着柔软细腻的香舌撩拨着其顶头之处的马眼,给予着这位光头雄性非一般的感官快感。
  乳交与口交,共同降临在拥有巨伟黑炮的博尔巴身上,但见他在仰头闭目的同时,顿时将宽大的右手轻放在胯下儿媳的后脑勺上,显然颇为享受对方嘴舌的精心伺候。而在同一时间,洁芮雪也颇为沉醉于此种禁忌乱伦关系之中,若顺着她凹陷向里的背脊曲线向下看去,来到深埋于幽深股沟下方的隐秘之处,完全可察觉到正有雌性阴水滴滴不休地从穴口流出,就好像……这口蜜穴已然在承受着黑棒巨槌的冲击了。
  嘴舌在配合,乳肉在蠕动,在迷欲人妻那动情万份的无尽撩拨之下,博尔巴终于爽快惬意地在对方的嘴腔里缴了械。在这之后,黑色巨棒依旧雄伟硬挺,且从洁芮雪的湿热嘴腔里缓缓退出,继而带出一整个淫湿淋淋的粗黑龟头,与此同时,后者也没忘记将嘴里的黑魔雄液一滴不剩地咽下食道,没错,它们的确不是什么阳精,但在欲望横陈的乱伦儿媳看来,却来得比自己丈夫的精液要可口的多,自然不能白白浪费。
  接下来,迎合着中年长辈的火热目光,神色妩媚的洁芮雪挺立着胸前的一双浑圆美乳,在对方的示意下冉冉站起起来,就如同一朵正在盛开的迎春花般春色撩人,然后笑意冉冉地坐在了博尔巴让渡而出的书桌上,自觉乐意地张开挺拔矫健的双腿,将欲流不止的蜜唇缝口以门户大开之势展现在黑色雄性面前,以示自己的心悦臣服。
  “啊……公公……你的鸡巴真的好粗好长,比诚的小鸡巴都不知要强大多少倍了……”
  当博尔巴挺立着的黑根棒槌甫一挺进那热情万份的阴壁里,不知廉耻的欲望儿媳便春意冉冉地道出羞辱自己丈夫的无耻之言,媚笑间,更是本能自发般地收紧自己的蜜穴壁肉,给自己,也是为对方带来更具刺激性的快感。
  当然,就凭洁芮雪设下来的这些考验,自然难不倒巨阳黑魔一族的胯下巨物,而后者在稍费心思一番后,便如愿所偿地杀进更为紧窄的子宫颈管里,继而自由自在地遨游在洋溢着温暖羊水的子宫腔里,一下接下一下地撞击着最为敏感的子宫顶……而到了这个时候,但见满面春情的迷欲佳人更显堕落痴迷,甚至乎口不择言地欢愉道:“啊……啊……没错,就是那里,公公,再大力一点……啊……啊……芮雪爱死公公的大黑鸡巴了……”
  在连番毫不羞耻的自我感言中,双眼蒙尘的洁芮雪就这般迎来了朝思暮想的官能快感……没错,这才叫真正的高潮,至于诚那几下,根本就不算什么,实在太微不足道了,完完全全就无法满足自己嘛——真是可悲之至。
  不多时,博尔巴在自己儿媳的子宫深处释放了第二轮的黑魔雄液,与此同时,后者也微颤着一双蓓蕾充血凸起的发情乳房,用意味深长的凄迷目光凝视着对方,且任凭这根粗黑巨屌缓慢退出自己的阴道穴口。而后,便见其面色娇艳的洁芮雪在一记有感而发的娇叱中,双腿有所虚软地从古朴结实的书桌上滑落,也不知是不是命中注定一般,又重新双膝跪在了自己的黑色公公面前。
  然而,巨阳黑魔终究没有急着将黑根巨蟒插进对方的嘴腔里,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道:“芮雪,闭上你的眼睛。”
  出于对黑色中年长辈无比信赖与眷恋,迷欲交加多时的堕落人妻自然不会拒绝对方的要求,在惬意自乐地闭上蒙尘双目,陷入一片黑暗没多久之后,便感受到自己的眉目部位被缠上了丝巾,不仅仅如此,其火热发烫的颈脖间也随即传来了一阵凉意,就好像是被扣上了……某种项圈之物。
  “芮雪,来……跟着我,像条母狗般爬出去。”
  听着博尔巴那悠然自得的语气,即便心里有这般那般狐疑,可全身泛红的绝色佳人依旧照做了,因为在经历过多次征伐后,她已然无法抗拒任何牵弄的力道了,只能随波逐流地伏下其妖媚娇艳的身姿,顺从着对方的意思,像只被驯服的宠物般往书房外爬去。
  落寞幽静的走廊里,此时上演的是一幅放荡无匹的春宫艳景,洁芮雪,身为伊晓家族的新婚儿媳,有知性优雅之称的她,现在却毫不介怀地赤身裸体,眉目蒙巾地摆出一幅曲致妙曼的身姿,在地上有如一条荒淫放荡的性奴爬行着,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散发着更进一步的妖媚风情。
  当然,双目被遮的欲望佳人也需要他人的引导,所以顺着她颈脖上的金属项圈向前看去,完全可察觉有一条银灰锁链被掌控在一只粗实的黑色大手里。毫无疑问,牵引着洁芮雪向前爬行的中年长辈不是别人,正是前者的黑色公公博尔巴,而拥有巨伟阳具的他也在大步向前着,其魁梧高壮的雄姿则在有意无意间展现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主人姿态。
  “公公,我们要去哪里?”顺从着黑色光头雄性的牵引,迷途儿媳发觉自己仿若来到了一个熟悉的房间,这里就弥漫着某个挚爱之人的气息。
  “芮雪,站起来吧。”伴随着博尔巴的声语响起,美艳人妻继而停下爬行中的诱人步幅,其矫健利落的有力腰腹也随之中止晃动与摇摆,顺从着自己主人意愿而直挺起来,且配合着一双挺翘着浑圆美臀的流线玉腿,毫不费力地将一幅欲望毕露的曲致肉躯给支撑了起来。
  另一方面,透过自己的浅薄眼皮,双目蒙巾的洁芮雪也察觉到屋里的电灯被点了起来,于是乎,其心里的疑虑也更进一步加重了,即便如此,她依旧好奇心起地聆听着自己公公的下一步指示,不作任何异议。
  “别动,让我把你的项圈与丝巾给取下来。”
  在开启房间里的吊灯后,但见有如铁塔高山一般的博尔巴有条不紊地走近自己的新婚儿媳,继而来到对方身后。而在同一时间,感受到有魁梧雄性在逼近的迷欲娇妻,也禁不住一阵意乱情迷,其本就略显急促的呼吸频率便更显加剧了。
  “公公,请别在这里做那事……”
  伴随着脸上与脖子束缚且被褪去,迷茫中的洁芮雪继而满怀之心地睁开眼睛了,可转眼间便陷入一阵惊慌失措中……天哪,这不就是自己与伊晓诚的新婚卧房吗?服下“沉默”之药的丈夫还躺在床上昏睡呢,为何博尔巴就一定要选择在此场合做爱呢?
  “不在这做那事,那又要在哪做那事呢?”
  完全无视自家儿媳的娇声抗议,面色深沉的巨阳黑魔在森然反问的同时,骤然间从对方身后发难,其粗黑结实的左手直截了当地越过前者的细致腋下,肆无忌惮地覆盖在这幅本能肉躯的D罩杯浑圆香乳之上。至于那宽厚贪婪的右手,则直取洁芮雪的隐秘私处吗,并配合着爱抚中的左手,一同制造出令对方无可抗拒的销魂快感,瓦解其层层抵抗。
  用深入骨髓的官能快感来迫使淫魅荡女就范,一直以来都是巨阳黑魔百试不爽的办法,所以身为他们中一员的博尔巴,不选择此战术来对付尚有矜持之心残余的自家儿媳,就真是件活见鬼的事了。
  于是乎,光头男子的火热左掌在轻盈挺翘的成熟乳果上流连忘返着,时而把握着富有弹性的整座乳峰,以恰到好处的力道调教着绯红肌肤下的饱满乳肉,又不忘以绝妙精湛的指法在饱满蓓蕾上撩拨停留,特意而为之地刺激着不堪逗弄的嫣红乳头,令其欲姿勃发的高凸耸立。
  当然,博尔巴的另一只热掌也不会闲着,早在先前,它便在黑色主人的意志驱动下钻到了洁芮雪的阴阜下方,狡诈无匹地腾出食指与无名指,以此轻缓拨开淫湿已久的两层阴唇,令隐没于嫣红小阴唇顶端的小巧阴蒂浮现而出。在这之后,处于食指与无名指之间的粗长中指便大有用武之地,随心所欲地撩拨玩弄着这颗敏感异常的朱红玉珠。
  毫无疑问,巨阳黑魔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且伴随着敏感三点所受刺激的降临,沦陷于他爱抚只势的欲望人妻自是娇喘连连,眉目含情地呻吟不止,且就这般双腿大开地站立在丈夫的床沿旁,脸带无边欢愉之色地沉浸在自家公公带来的快感洪流之中,任凭阴户门开的桃源穴口放纵出更多的兮兮淫流,而在同一时间,颇有心机的博尔巴也不忘用似是而非的扭曲逻辑来继续瓦解着对方的仅存理智……
  “芮雪,诚都已经服下我给你的“沉默”了,难道你还怕他醒过来?”
  “既然诚醒不来,也就不知道你与我干过这事了,有什么好顾虑的?”
  “怎么,难道你不想让我的大黑鸡巴来操你?”
  听着黑色中年长辈的良言相劝,洁芮雪的最后心防也被瓦解,驱使着她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对方的撩拨与爱抚,所以没过多久便在昏睡的丈夫面前……就那般厚颜无耻地站着潮吹了——其红肿发情的阴道口立刻迎来了好几波汹涌不止的洪峰,直截了当地震骇着神色蒙尘的欲望人妻,要知道,在她以四肢着地的恭顺之态从书房那爬向这里之时,其悠然绽放的幽谷蜜穴便已欲流不止地分泌出淫水了。
  “公公,芮雪怎会不需要的你的大黑鸡巴呢?否则得话,我也不用暗中给诚服下“沉默”这药了。”
  口出淫秽之言的同时,但见赤裸儿媳嫣然一笑,又在转眼间恢复成了淫堕之态,其轻佻黛眉下的离散双眸继而以无比眷恋的目光凝视着光头男子,从而流露出一种生怕被对方抛弃的凄迷深情……在这之后,又听到她以矫情自怜的口吻说道:“芮雪以后再也不要离开公公的大黑鸡巴了,就是因为诚的下面太短太小了——他注定一辈子都无法满足我。”
  话毕,便见面带红霞的迷乱人妻踮起其精致脚尖,直挺起自己的一幅诱人身躯,屈紧着凹陷向里的背脊线,含情闭目地吻上了眼前的黑色雄性,其动作之细腻娴熟,就好像是对方而不是自己丈夫……才是朝夕相处的亲密爱人。
  洁芮雪奉上了深情热吻,博尔巴自不会不热情回应,实际上,他打算藉着这次嘴舌相交的机会,将对方更进一步地带进肉欲的深渊里,令其永世不能翻身。接下来,赤裸相对中的两人又是一番动作,拥有雄壮之躯的巨阳黑魔继而坐在了梳妆台前的木椅上,一双粗壮巨腿大肆分开地展现着其强健有力的胯间,在那之上——矗立着一根宛若永不知疲倦的黑根棒槌。
  至于那全身微红的淫魅荡女,在察觉到雄伟阳具出现在自己视线之内后,其意乱情迷的脸上则更显堕落欢愉之色,之后眼神凄迷散乱地走了过去,一个优雅迷人的高抬跨步过后,便将泛着淫流蜜汁的阴道口对准了高耸入云的粗硕龟头,缓缓地坐了下去……
  “啊……”伴随着一阵高亢淫叫的声起,久无波澜之色的夫妻卧房里终于迎来了这般激烈的呻吟之音。这也难怪,毕竟伊晓诚的阴茎肉棒无法与自己的黑色继父所相比,当其尺寸平庸的它在尝试深入淫魅荡女的肉道阴穴之时,所带来的刺激也自不能与后者的巨伟黑炮相提并论,在此情形之下,被这种弱小阳具抽插的新婚人妻自不会表现得有多么热情。
  丈夫阳具羸弱且短小,远不及黑色公公的雄伟且粗长,所以那还等什么呢?对于该做出怎样的抉择,洁芮雪已然再清楚不过了,且本着这样的放荡认知,现在的她已能几近无心理负担地听从着欲望的本能,用饥渴紧窄的阴道将博尔巴的一整条黑根巨蟒都吞噬进去,且疯狂摇曳着自己的矫健的腰肢与丰润的翘臀,主动追随着那无边快感。
  就在欲望儿媳绷紧矫健美背,在中年长辈胯上喜极而泣的同时,其古朴厚重的梳妆台上正摆放着一张她与伊晓诚的新婚合照,在她身后的……则是昏睡在床的新婚丈夫,但对此时疯狂追求高潮的洁芮雪来讲的话,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8 #23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9-24 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