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4
威望:2294 點
金錢:440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4幕:沦陷
    在洁芮雪的看来,一个男人的阳具即便再雄伟粗长,可当它碰触到阴道的尽头之时,也意味着不可能有寸许之进,所以当她清晰感受到博尔巴的火热龟头顶撞到自己的敏感花心之时,自会认定这也是对方的巨伟黑炮的回抽之时。当然,欲望儿媳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前,还没有哪个男人的阳具能像黑色公公的巨根黑炮这般稳固有力地重顶在自己的子宫口上,这也难怪,毕竟自己的阴道比之一般的女性要来得修长蜿蜒,还有饥渴。
  不过,就在洁芮雪认定黑根巨蟒即将退出的当口,便感觉到其敏感娇嫩的子宫花心却又传来一阵难以想象的痉挛之感……天哪,大黑鸡巴不是应该退出去么,怎么还在往里面顶,但……这种感觉真的好过瘾,完全无法抗拒……很快,象征着感官快乐的呻吟之音周而复始地响起了,满面绯红的娇欲人妻也不知是第几次在仰天淫叫了,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她脸上的惊喜之色已然被震撼的意味所取代,其眼眶微微瞪大的亮丽星眸透着难以形容的茫然,宛若昭示着赤裸佳人的神智去到了九天云霄之外。
  至于洁芮雪那激荡无比的呻吟之音,也如同一首脱胎换骨的灵魂曲调,预示着某种情感的升华……是的,大黑鸡巴挤进了自己的狭窄子宫颈,还能继续前进,最后甚至乎去到了自己的子宫腔,顶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尽头——子宫底……天哪,公公的大阳具实在太厉害了,居然能去到这么深的地方,不知比自己丈夫的平庸鸡巴强上多少倍……所以,自己应该感谢它的临幸,因为正是它的到来,才令自己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子宫快感……
  伴随着欲望人妻心满意足地闭上朦胧茫然的双眸,但见一种在性爱中从未见过的释怀之感在她跎红迷醉的双颊处浮现而出,宛若在诉说着洁芮雪所彻悟的某种人生至理。不过也没错,才华横溢的年青儿媳终究意识了困扰自己多时的性爱缺憾是什么了,就是以前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像自己的公公博尔巴一般,有一条尺寸无与伦比的大黑鸡巴,在贯穿着自己整条渴望填满的阴道之时,又能强横无比地叩开子宫颈管的封锁,碰触到真正意义上的最深之处——子宫底,从而赐予自己一直所需的这般感官快感。
  既然已有此感悟,那么洁芮雪也自是乐得彻底放开自己的身心,享受着黑根巨蟒在湿热子宫里的深入,于是乎,面带悠闲春情的她将环绕于博尔巴的细致玉手松开,优雅且宁静地平放在对方的坚实双肩之上,并以一种宛若于感悟人生,且又夹杂着无上信赖的凄迷目光注视着年长自己一辈的黑色公公,就好像……是在祈求对方进一步的激烈之举。
  佳人之意,见多识广的博尔巴不会不明白,伴随着他貌不惊人的黝黑脸上浮现起一丝阴沉狡黠的笑意,便见到其托举着妙曼胴体的宽厚双手依托着深入儿媳性器的大黑鸡巴,顺势而为的地开始了周而复始的上下式活塞运动。刚一开始,黑色男子动作的频率并不快,即便如此,孔武有力的巨伟黑炮依然在每次的耐心抽插中贯穿着整条紧致阴道,且不忘初心地重击在娇嫩子宫的最里之处——子宫底,而当它有条不紊地退出之时,总会见到有两片点缀着种种淫湿闪亮迹象的饱满阴唇以依依不舍的势头吸吮着雄伟棒身,从而在青筋暴突的黑色表面上留下种种欲流的湿痕,甚至乎在整个圆黑龟头退出阴唇外翻的阴道口之时,都会有散发着欲望气息的淫液溪流从那娇艳不止的桃源口涌出。
  别有心思的巨阳黑魔愿意用自己的大黑鸡巴来满足自己的年青儿媳,但他更愿意用它来令对方堕落,在这条黑根巨蟒的连番打击下,也不知道洁芮雪已经高亢淫叫多久了,而从其精致面庞上所流露出的神情之美艳妖娆,相信绝非可从她与丈夫欢爱时看到。实际上,伴随着活塞运动的频率加剧,身处于感官风暴中的欲望人妻也感受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常,不知为何,在博尔巴的巨伟阳具之调教下,某种扭曲黑暗的东西已然在自己心灵深处苏醒,正化作某种不可名状的怪物,将自己的灵魂吞噬而去,可这种心智迷失于欲望迷雾里的感觉又真的好棒,自己实在不想喊停……
  在接踵而至的一片茫然间,洁芮雪又开始听到对方的沉稳话语在自己羞涩泛红的耳边响起:“芮雪,我要你的子宫里内射了……但请放心,你不会因此怀上我的孩子……相信我。”
  巨阳黑魔在“好意”提醒自己儿媳的同时,仍不忘用胯下的雄根黑炮深插进掌上佳人的子宫之中,以示自己对她肉体上的彻底掌控。
  “等等……你说什么……啊……啊……啊……公公,你真的好猛……”虽心生疑惑,但在随之而来猛烈冲击中,神智稍一清醒的洁芮雪便又脑海空白,整个人被卷进沉沦的流沙里,在凄迷凌乱地呻吟不止的同时,更是语无伦次地道出盛赞公公勇猛床技的妖娆淫荡之言。
  显而易见,博尔巴不再想将自己的话重复一次……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阵忽如其来的浑浊淫液从性器间的交媾之处猛烈涌出,仰天淫叫中的迷情人妻终于在这股强烈的爆发中停止了高亢淫叫,但见她随后有如虚脱一般,双眼闭目地向前倒去,神色安宁地靠在了黑色男子的坚实左肩上,透着对眼前这幅魁梧雄躯的非一般信赖与依靠,就像是身在丈夫的亲密怀抱里,而后,整个人便像柔弱无助的小女人一般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丈夫不在身边的欲望佳人再度醒来之时,却发觉自己已然身躺在夫妻卧房里的大床之上,此时此刻,已至晌午,几道强烈的阳光从窗帘间的空挡闯进,令到这间没开灯光的房间不至于显得过于昏暗。坐起身,却发现被单下的自己赫然一丝不挂,其羞耻隐秘的下体处,还残留着不少交媾后的淫湿痕迹,想到昨晚自己与黑色公公间的性爱之举,洁芮雪便双颊绯红,外加耳根发羞,埋怨自己怎可把持不住,做出此种背叛丈夫的背德之事,可当脑海里随之浮现起那根令自己欲仙欲死的黑根巨蟒,娇欲儿媳心中的矛盾负罪之感便在无形中消退,并为自己能体会到此等强大巨伟的阳具而庆幸。
  就在洁芮雪遐想的同时,腹中又传来了阵阵空旷无力之感,这也难怪,新婚人妻在昨晚间便已经过一场热烈的性战后,体力已然消耗大半,所以在晌午间苏醒后,难免会感到胃里空空。于是乎,被饥饿感所驱使的年青儿媳稍一歇息,便赤裸着前凸后翘的妙曼身躯,惦着细腻精致的玉足,小心翼翼地脚踩着地,迈着灵动且知性的步伐,走向了摆在角落处的高大衣柜,而显而易见的是,一双仿若焕然天成如皎洁玉柱,且在空气中勾勒着矫健曲线的修长双腿,依旧在紧致挺拔地支撑着她,令其整副窈窕身姿在饥饿的影响下,不至于显得过于无精打采。
  伴随着沉重的衣柜大门被优雅玉手所缓缓拉开,一时之间,一连串满目凛然,各具风情的女装衣物摆在了洁芮雪的面前,在她细致挑选之间,好几件身处于不起眼角落的情趣内衣顿时勾起了知性人妻的兴趣,但说实在的,她不记得自己有将这种挑逗意味浓重的玩意儿摆在这的举动。即便如此,一丝欲望的迷情仍旧在绝美儿媳的端庄眼梢处浮现而出,其赤裸皎洁的整副胴体也随之透着微红的情调,宛若在昭示她陷入了某种引人遐想的迷思之中……
  长宽明亮的饭桌上洋溢着扑鼻而来的香气,但在这桌精致的美味佳肴面前,现在坐下来安心吃饭的也就洁芮雪与博尔巴,还有在伊晓家担当管家工作的杰奎琳而已,至于后者的女儿安琪拉,用男主人的话来说,就是前去处理昨晚抛锚在路边的轿车而已,要到晚上才会回来。
  黑色公公所提到的那辆轿车到底是谁开出去的,心知肚明的俏丽儿媳不会不清楚,但见她绝美的双颊处泛起一丝羞涩的红晕后,便见其整个人埋头下去,手持餐刀处理着盘中的牛排。也许是为维护洁芮雪的贞洁尊严而言,不想逼得对方太急的博尔巴也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引申下去,而是与温柔娴雅的杰奎琳聊起了其他的话题,但两人间对视时所不时流露出的信赖目光,外加交谈间所用的亲密言语,也着实令到用餐中的知性人妻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异样——以前的他们在自己面前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事情似乎变得复杂起来,自昨晚彻底出轨之后,洁芮雪便隐约察觉杰奎琳望向自己的目光里……怎么说呢?好像多了一种不知名的亲密关怀,直令自己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归宿之感……难道杰奎琳已经知道自己与公公所做的那档子羞人之事了……应该不会吧,如果她知道,她理应对我怀有敌意,哪还会对自己这般亲密无间……
  抱着这样的疑问,知性人妻就这般渡过晚餐,去到了睡眠时间,此时此刻,安琪拉依旧没在别墅里出现,也不知去哪了,连晚餐时间都没有出现。片刻之后,洁芮雪已然穿好睡袍,关上台灯,拉好被子,躺在了空旷的夫妻卧床上,可枕边之人不在身边,难免会感到落寞,于是落寞儿媳在床上不停地辗转覆辙,不经意间,甚至乎伸出灵动的玉指,前去缓解饥渴万分的下体,要知道,此时倍感空虚的她在昨晚之时还被自己公公的大黑鸡巴临幸过。
  就在这自慰的当口,难受情欲之煎熬的妙曼儿媳却又骤然停下动作,原因无二,也不知道是从哪传来的动情呻吟之音,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但也有如一首无法抗拒的魔咒一般,唤醒了隐藏在其心灵深处的某些东西,令到心知肚明的洁芮雪也深知——自己今夜已是彻夜难眠。
  好奇心既起,脸色不免微红的迷途人妻自会走下床,赤裸着均匀苗条的小腿,外加精致洁净的玉足,以不欲声张的轻缓脚步走出卧房,循着落寞空旷的走廊,前去找寻情欲之声的源头。仅稍一片刻,一间古朴大门敞开,橘白灯光外放的卧室引起了洁芮雪的注意,也在同一时间告诉了她欲望呻吟的源头是什么……天哪,他们就这般敞开门在做,不怕被人发觉吗……等等,自己已经答应公公不把他的偷情之事告之婆婆了……所以也就……
  意识到当下实在有些自讨无趣,端庄儿媳觉得也该是时候回卧房里了,虽然自己的丈夫此时并不在那,可其修长矫健的双腿便有如鬼使神差一般,完全迈不出转身回去的步伐,反倒像被某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欲望所操控一样,驱使着自己心知肚明地向着博尔巴的卧室走去,而越接近那,动情激颤的欲望呻吟便愈显凄迷且疯狂。
  迎着阵阵扣人心弦的情欲声调,神色复杂的洁芮雪终于停下了矛盾不已的脚步,驻步与门槛旁的墙壁之处,情难自禁地窥视着激烈交媾中的欲望男女,不多时,其偷窥中的羞涩目光,赫然流露出一种羡慕嫉妒的意味,好似在质问为何是杰奎琳,而不是自己在博尔巴的胯下大力承欢,享受着那巨伟黑炮的抽插与临幸。与此同时,黑色男子对金发熟女的猛力征伐也是进一步加剧,而后者那放我高亢的呻吟语调也如同一首最为撩人心扉的情欲曲调,感染着偷窥中的娇欲儿媳,在令她的呼吸频率不免变得高涨加速之余,也令其富有立体美感的圆润面庞染上一层情欲的色调。
  然而,就如同有人在体谅迷茫人妻所处的困境一般,动人销魂的呻吟之音在去到云霄一般的高峰同时,这场热烈激颤的交媾性战也随之戛然而止,但不管怎样,矛盾且纠结的洁芮雪就如同获得解脱一般,收回了偷窥中的视角,双眼闭目且背靠在冰冷的墙上,意图平伏自己那意乱情迷的神思。
  欢爱过后的卧室里可谓静得异常,连丝毫动静都打听不出,也许兴致勃然的博尔巴在经过一场激烈的性战后,已然体力不支地睡过去了,所以并没有过多地留意门槛边到底有没有人,但背靠墙壁的迷思儿媳也确实没有发觉……此时正有人以悄然无声之势走近于她。
  “芮雪,你怎么在这?难道……”伴随着一股别有意味的语调声起,但见苗条矫健,且肤白似雪的安琪拉站在了面色红晕的纠结人妻面前。
  “安琪拉,你……”眼见熟悉之人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洁芮雪顿时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但更令她震撼的……却是对方那衣不遮体的半裸身姿。
  是的,杰奎琳之女儿身上的内衣款式固然来得保守,像那一对饱满洁白的蕾丝文胸,就以绝妙之势将安琪拉的大半个C 罩杯乳胸给包裹而住,只留下些许引人遐想的雪白之处,可在此时此处,一个外貌清纯如水,身材妙曼窈窕的年青女子,却毫不介怀地只身着这么一套三点式的蕾丝内衣,还恰好出现在黑色男主人的夫妻卧房门前,也着实令人想入非非。
  “安琪拉,你过来了。”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未等震撼中的洁芮雪组织起用以掩饰的言语,博尔巴的深沉话语已然从卧室里传出。
  “嗯,不仅仅是我,连芮雪也在门口外呢。”回应黑色男子的同时,安琪拉也在特意而为之地用调皮的眼光注视着耳根赤红的纠结人妻,不经意间,一丝邪魅的微笑甚至乎在她那堪比纯洁无辜的天使面孔上浮现而出。
  “喔,那你俩就一起进来吧。”博尔巴的语气显得平静坦然,但又好似深沉威严得来自于深渊的王者,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意味。
  “芮雪,我先进去啦……不过你知道吗?你昨晚被博尔巴主人狠操的事,我与我母亲都知道了,那一晚,当他抱着你入屋的时候,你可是赤身裸体地躺在主人的怀抱里,一脸的幸福且满足,乳头还挺翘得厉害的,下体处更是湿得一塌糊涂。”柔声细语间,故作同情神色的安琪拉顿时点出一个惊人的事实,之后便有如一个事不关己的乖乖女般,以迫不及待的欢快步伐走进了黑色男主人的卧室里。
  杰奎琳之女既走,可知性人妻依旧身靠在墙壁之上,但见她清雅明亮的双眸微微瞪大,不知在失神遥望着窗外的某些什么,与此同时,其柔丝睡袍包裹下的曲致胴体也在微微地颤抖着,宛若在昭示着一种事实既定的无力之感。
  而后,一波接一波不知是愤恨,震惊,抑或是悲哀的神色在洁芮雪脸上接连浮现而出,而到了最后,其定格在多愁善感面庞上的却又是一抹难得一见的释怀微笑,而后,便见她略带悲伤的目光顿时变得朦胧迷情起来,整个人更是迈出决定性一般的自我步伐,走进了黑色公公的卧室里。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7 #18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4
威望:2294 點
金錢:440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5幕:口交与坦陈
  郊野别墅里的走廊显得空旷且落寞,不久前,杰奎琳的女儿已然走进了黑色主人的夫妻卧室里,但洁芮雪所想象中的激烈动静却没有顷刻而来,相反的是,灯光外溢的房间里反倒彰显出一股莫名的安静,好像在等待着某位期盼之人的到来……没错,黑色公公确实在要求自己进来,对于这件事,心思细腻的知性儿媳不会不心知肚明,可真进入对方的卧室之后,又会发生怎样的羞人之事,却不是自己所能把控得了的了,即便如此,自己不想也不愿逃避……
  本着这样的想法,背靠在墙上的纠结人妻还是外露着一双矫健小腿,迈出了从容且认命的步伐,转身走入这间给自己发出过邀请的夫妻卧房。宽敞的卧室里明亮且不刺眼,还残留着浓郁之极的爱欲气息,与此同时,拥有着一身强横矫健肌肉的博尔巴则端坐在床沿边上,宛若一位来自于异世界的帝王,以沉如山渊之势扫视着进入房间的洁芮雪,他胯下的黑根巨蟒已然高耸矗立,粗硕的龟头显得浑圆且昂然,透着一股炫耀自我的意味。至于身着三点式内衣的安琪拉,则依然毫不害羞地半裸着自身的苗条矫健身材,且面露不怀好意的调皮微笑,用犹如幸灾乐祸一般的目光注视着已然步入卧室里的落寞人妻。
  “公公……”走进门,迎接着中年黑色男子那颇有意味的深邃眼光,年青的洁芮雪终究微低下了自己的头,其精致骨感的双颊处顿时浮现起数抹跎红,透着惹人怜爱的羞意。
  “芮雪……你还是进来了……要不,我俩一起去伺候博尔巴的大黑鸡巴,怎样?”金发蓝眼的安琪拉宛若注意到什么,脸带盈盈笑意地走近了手足无措的对方,并故作无辜表情地说道,“如果你什么话都不说的话,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喔。”
  与杰奎琳的女儿一起对着黑色公公的大黑鸡巴进行口交?不管怎样,这背德的步子也未免迈得太开了,可本想开口说“不”的洁芮雪却鬼使神差地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就如同全身被鬼魂所附体一般所邪门。深陷于情欲流沙的新婚儿媳并不知道,杰奎琳在今天饭菜里所投放的春毒又比以往强了好几倍,再加上昨晚所经历的无数次性爱高潮所带来的影响,其潜藏着灵魂深处的性奴本能正以前所未见的速度苏醒,直接影响着女主人的一举一动。
  就在洁芮雪暗自纠结为难之时,安琪拉已如鬼魅一般来到对方身后,继而不动声色地解除了衣带的束缚,将整件睡袍褪落在地,而当神识迷离的前者发觉之时,已然来不及了。可伴随着遮挡衣物的剥落,但见害羞儿媳裸露而出的,却不是想象中的全裸之躯,而是一具身着黑色情趣蕾丝内衣的半裸之躯,即便如此,其诱人血脉喷张的力度却没有来得逊色半分。
  相比于昨晚,洁芮雪身上所穿的情趣内衣在尺度方面又有了大的突破,文胸的面积已然大幅度缩小,呈现出一幅三角形的轮廓,虽仍能完好地遮住女性最为宝贵私密的乳晕,但已然能将饱满酥胸的内外两侧大方地呈现给黑色男子观赏,至于她的三角内裤,虽在正面还是中规中矩的倒三角形,但在依着女性胯部的圆润曲线往后延伸后,便随之演变成了一条深陷于高深股缝的细丝黑带。
  “安琪拉,别胡闹……”就在杰奎琳的女儿将灵巧手指伸向半裸人妻的背后内衣丝带之时,坐立于床沿边的博尔巴骤然微喝一声,阻止了对方的进一步的出格之举。
  稍一片刻,身材魁梧的巨阳黑魔以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今晚是与我做还是不与我做,就让芮雪自己来决定吧,至于你,现在就乖乖地爬过来给我口交。”
  洁芮雪听罢,当即心里一惊,抬起了脸带害羞神情的头颅,在这么一瞬间,她仿若觉得黑色公公是那么的陌生,原先的绅士气息可谓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完全就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帝王之感,可诡异的是——自己却怎么也反感不起来……
  与此同时,迎着迷途儿媳的惊诧目光,博尔巴又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诚,他不会知道这件事的……”
  是呀,对方说得确实没错……自己的丈夫正远在天边,完全没有得知到那种事的任何可能……就在洁芮雪暗自纠结的同时,身在她旁的安琪拉已然宽衣解带完毕,而后轻车路熟地四肢跪地,翘起浑圆曲致的美臀,其清纯如天使的绝色面孔上也随之浮现起邪欲魅魔一般的媚笑,最后整个人更是如同一只被主人驯服多时的宠物,以无比恭顺且淫霏的姿态爬向了博尔巴的雄伟胯间。
  伴随着一扭一摆的可爱翘臀,外加那晃荡摇曳的C罩杯雪乳,拥有一身雪肌玉肤的安琪拉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青春原始的情欲气息,其一双清澈明亮如宝石的蓝灰双眸,则毫无羞涩之心地流露着对大黑鸡巴的渴望与眷恋,宛若表达着自己对黑色主人的无尽忠诚与依赖……终于,杰奎琳的女儿来到了巨阳黑魔的胯下,而后,便见她有如最为虔诚的邪教魔女一般,伸舌舔向了高耸矗立于眼前的黑根巨蟒,虽然其火热粗糙的表面上还残留着数之不清的淫液痕迹。
  犹如在无视于舔弄自己阳具的安琪拉,身带森然气息的巨阳黑魔依旧用看破一切人心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窘迫儿媳,脸带莫测深意的等待着对方的最终选择。迎接着这股令人心生不安的深邃目光,双颊绯红的洁芮雪也是心思荡漾,感受着源自于双腿根部深处的欲裂饥渴,深知自己已然无法逃离这股笼罩而来肉欲情网……她继而双眼蒙尘地看向那根在安琪拉嘴舌舔弄下的高耸肉棒,整个人在满面神色逐步变得迷离之余,甚至乎开始在心底滋生出前所未有的淫欲想法……像公公这种拥有巨伟阳具的强大男性,就该拥有不止一位性伴侣,即便对方是一对母女也可以,而不仅仅是杰奎琳与安琪拉,自己也该有享受这根大黑鸡巴的权利……
  迷途人妻似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笼罩于自己心头的想法是如何的荒诞,但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看法偏偏出自于一位平时崇尚男女间纯美爱情,倾注于言情小说创作的女性作家的脑海里……宛若被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真实自己所牵引一般,伴随着绝美脸庞上一层高过一层的朦胧迷情,洁芮雪终于自发一般地将手伸向了情色内衣上的纤细丝带,处境不惊地解开这层碍事的束缚,而后往左右两边优雅一拨,令包裹着娇艳蓓蕾的蕾丝文胸悠然落地,毫不介怀地将挺立于女性上半身,最为隐私宝贵的浑圆部位展露于黑色公公的火热视线之内。
  事已至此,娇欲儿媳仍旧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但见她在意味深长地抛给博尔巴一个风情媚眼后,便伏下妙曼曲致的上半娇躯,双手也随之悠然且轻巧地搭在情趣内裤的细窄边缘上,顺着修长矫健的腿部曲线将这最后的遮挡给褪了去,从而将点缀着些许亮洁阴毛的饱满阴户暴露于火热淫霏的空气之中,一时之间,巨阳黑魔的幽深瞳孔微微瞪大了。而后,一丝不挂的洁芮雪直立起自己的上半娇躯,用手拂过垂落于俏丽耳边的乌黑长发,且用闪烁不定的含情目光注视于博尔巴,她先是注意到昏睡于对方身后,赤裸着整副成熟肉躯,脸带幸福且满足的杰奎琳,而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屈服于其雄壮胯下,有如恭顺宠妃一般细心伺候着帝王雄根的安琪拉身上……
  “诚,他不会知道这件事的……”不多时,伴随着黑色公公的“善意”提醒之言在自己脑海里回荡而起,迷欲儿媳顿时想起了此时远在天边的新婚丈夫,其凄迷朦胧的神色更显捉摸不定。
  是呀……公公确实是说得没错……远在天边的新婚丈夫什么都不知道的……更何况自己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走下去还有什么可顾忌得了……本着如此之义无反顾的荒诞想法,双颊绯红洁芮雪在一阵按捺不住的欲望颤抖中,伏下了其高挑挺拔的优雅身姿,像不久之前安琪拉一般四肢跪地,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好比在跨越某个意义非凡的里程碑,而在同一时刻,巨阳黑魔的嘴角处则泛起一丝满意至极的微笑。
  迎合着黑色男子的点赞目光,且将渴望目光放在巨伟阳具上的娇欲人妻终于爬向了对方的雄壮胯下,其饥渴的目标是什么,自是不言而喻。平心而论,洁芮雪并不排斥口交,就在婚前,她便吸吮过伊晓诚的平庸阳具不少次了,可像这么四肢跪地,像一位渴望着主人临幸的淫欲女奴爬过去,对这位崇尚纯洁爱情的知性作家来说的话,可还是第一次,更为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这般做过。
  不得不承认的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洁芮雪虽与安琪拉虽都拥有着令人血脉喷张的冰肌玉肤,但两人各自给他人的观感是不同的……安琪拉的雪白娇躯宛若一具未经雕琢的天然冰雕,却透着一种毫无顾忌的青春原始欲望,就如同纯洁的天使与本能的魅魔共聚一体般,至于洁芮雪,其诱人迷醉的冰肌玉肤虽没有前者那般来得雪白耀眼,但得益于本人的充沛写作才华,再加上源自于新婚过后所带来的轻熟女风情,一身的雪白肌体都宛若透着深邃迷人的知性光华。
  不管怎样,现在这两幅各具诱人风情的妙曼肉体已然齐聚于同一位巨阳黑魔的雄壮胯下,而眼见到饥渴人妻轻爬到自己面前,杰奎琳的女儿也不免微露得意笑容,邪魅冉冉地发出“口交”上的邀请:“芮雪,不如让我俩一起来伺候主人的大黑鸡巴,做回应有的朋友吧。”说着,便见她清眸蒙尘地伸舌添上粗壮棒身的左侧,从而将同样雄伟的阴茎右侧留给了面色泛红的对方。
  虽已在昨晚的性爱中体验过巨伟黑炮的勇猛威力,但用自己的眼睛去亲自感受着它在咫尺之距上所带来的视觉冲击,这对迷情儿媳来说还是第一次,是的,身为作家的自己确实善于描述事物,可若要说现在自己对丈夫的阳具还有什么看法的话……自己也只能表示它实在太短太小了,已越来越难满足欲壑难填的自己……既然如此,那自己为何不能选择更为强大的阳具来满足于自身的生理需求呢?
  仿若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任何不妥一般,但见洁芮雪的黑褐双眸在尽显饥渴目光的那一刹那间,整个人便有如义无反顾的扑火飞蛾一般,吻上了高耸巨伟的黑根巨蟒,连同着眼前的安琪拉一起爱欲无间地舔弄着这根尺寸非凡的雄性阳具……两条火热湿滑的娇舌,两对饱满冷艳的红唇,似在某股魔鬼般的力量牵引下,时而纠缠紧绕,又时而轻触分开,在巨伟黑炮的火热表皮上一一留下混杂着女性唾液的淫湿痕迹,直到雄性淫液的爆发方才令到这场润物细无声一般的口交告一段落。
  “居然有些甘甜味……公公的精液与诚的一经相比,真的好大的不同。”说着,欲望人妻用舌头舔过残留在自己嘴角处的浑白滤纸,春情蒙尘的脸上不禁浮现起类似于沉醉于美食的凄迷神色。
  “那是因为主人他射的根本就不是精液,而是别的一些东西……淫液——无论分量多少,都不能令到女性怀孕,只不过看起来很像人类的精液罢了。”为对方解惑的同时,安琪拉用手指从自己的脸上蘸起些许浓厚的汁液,继而悠然轻佻地送进自己的嘴里,双眼闭目含情地品尝着口中之物。
  “什……什么……”一时之间,洁芮雪陷入了更大的疑惑之中,她继而抬头望向高高在上的博尔巴,却迎来一阵无声的沉默。
  未等迷途儿媳继而说些什么,安琪拉的声音却接踵而至地响起:“芮雪,诚的肉棒是不是很小,完全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需要主人的大黑鸡巴?”
  面对着这出乎意料的问题,美艳人妻当即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不知该如何应对,虽说安琪拉的所问之言是切中要害,但要自己前去当面附和这种羞辱丈夫的话语,也着实太过分了……可不知为何……自己却又隐隐地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刺激……
  “芮雪,安琪拉在问你话呢,你难道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公公,我……”
  这一次,巨阳黑魔出人意料地并没有站在自己儿媳那边,而后者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的,所以转而沉默示人。
  “芮雪,要学会承认自己的渴望,反正诚也不会知道这事的……”说着,博尔巴面带慈祥微笑地轻抬起起迷茫人妻的精巧左手腕,将对方的左手放在自己的高耸巨根之上。
  “公公……”迎合着对方眼中那无比令人信赖的目光,却见年青儿媳更显纠结,可她在透过自己手掌感受到从黑根巨蟒那传来的重重火热之后,其闪烁不定的迷途双眼里赫然泛起了无可拟制的动摇。
  公公说得没错……诚不会知道这件事的……所以为啥要害怕承认自己心中的渴望呢……宛若在鼓起勇气克服心中的恐惧一般,沉默过后的洁芮雪终于张开紧闭的双唇,用着淡看一切的口吻说道:“诚……他的肉棒不算小,但确实不如公公的那般雄伟。”
  “喔……不算小,但又不如我的那般雄伟……我怎么觉得芮雪你还不够坦诚,在对我说谎啊……”博尔巴话在说,手在动,在故作不信任之状的同时,顿时一举紧扣住对方的左手腕,令紧握住巨伟黑炮的精致玉手更加挣脱不得,稍一片刻,便见他用莫名凝重的语气问道,“芮雪,告诉我,诚的鸡巴有没有我的长?”
  “没……没有……他的肉棒就算全力勃起,也只有公公的一半长。”察觉到中年长辈的不怀好意,逼急了的迷途人妻当即慌不择言地道出之羞人之言。
  “那有我的这般粗么?”巨阳黑魔继而问道,其探求的口吻中隐隐透着一股穷追猛打的意味。
  “远……远没有你的这般粗壮,实际上与你的肉棒相比,诚的阳具粗度只能算细。”手腕被扣,自感无可逃避的窘迫儿媳也只能乖乖地如实回答对方的问题,有时候……另类的坦陈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在硬度方面相比又如何呢?”说着,黑色男子得寸进尺地手抓着洁芮雪的精巧手腕,令对方的柔嫩手掌顺着自己的火硬巨根来回套弄着,从某个角度来讲的话,就好像博尔巴在肆无忌惮地强迫着年青儿媳给自己手淫一般。
  “也是公公的肉棒要硬得多,相比之下,诚的阳具就未免太柔软了。”感受着从大黑鸡巴中传来的阵阵火硬热感,心思荡漾的洁芮雪不假思索地说着,不知为何,眼神迷离的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像被浓烈的欲火灼烧一般。
  “这就对了,那你觉得你应该怎么描述诚的鸡巴?”说着,博尔巴犹如万事俱备一般松开黑色大手,将迷欲人妻的精巧右手放在粗硕浑圆的褐黑龟头之上,并以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无比短小与羸弱……在公公的巨阳黑屌面前毫无存在感,也无法满足我的需求。”有如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牵引一般,脸色泛红的娇欲儿媳在他人面前道出了羞辱丈夫的淫欲之言,与此同时,她洁白的右手则依旧鬼使神差地环抱着高昂的粗黑龟头,迟迟不肯放下来。
  “芮雪,你说得对,正是因为诚的鸡巴太过短小与羸弱,所以才无法真正地满足你……而你肯承认这一点,我感到由衷的高兴。来,躺在床上,分开你的双腿,让公公的大黑鸡巴来好好满足你吧。”
  “公公。”迎合着中年黑色长辈喜出望外的目光,迷欲人妻感激涕零地依着对方的要求照做了,而后,伴随着黑根巨蟒的插入,一时之间,整间卧室里的淫魅呻吟之音都不绝于耳。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7 #19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54
威望:2294 點
金錢:440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6幕:放纵
  夫妻卧室里的黄白灯光依旧照亮着房间里的一切,可伴随着不绝于耳的呻吟声起,弥漫在此的气氛除了更显热烈淫霏之外,便没有其他可预见的可能性了。与此同时,宽阔温馨的夫妻卧床上,除开一位已然闻声不动的沉睡裸女之外,尚有一位全身弥漫着绯红春潮,且仰躺在床的年青女性,但见她一丝不挂展露着自己的妙曼身姿,毫不忌讳地将最为隐私宝贵的部位暴露于黑色男子的面前,在双臂悠然张开,深情拥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魁梧雄性之余,更是扬起一双脚趾屈伸的修长玉腿,呈相互层叠交叉之势收紧在对方的雄壮腰后,透着一股依依不舍的势头。
  “啊……啊……公公……你真的比诚厉害多了……都顶到我的子宫里去了……”
  伴随着巨阳黑魔的猛烈的抽插,春情荡漾的淫叫之声自是连绵不绝,不过夹杂在这股欲望之音里的,还有稀稀落落的放荡言语,既露骨大胆地显露着交媾者之间的禁忌关系,又毫不顾忌地向外彰显着坦陈。
  是呀……公公的肉棒着实比自己丈夫的强上太多了……自己怎么以前就没有发觉呢……公公呀……请更激烈地爱着芮雪吧……怀着如此之荒诞堕落的感想,双目含情的欲望人妻顿时将双手爱抚至博尔巴的脸庞两侧,与其来了个深情拥吻,在滚烫舌头相互间激烈纠缠之余,两人间就如同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侣般亲密无暇,在当两对嘴唇缓缓分开之时,更是拉出了些许藕断丝连的唾液细丝。
  感受到娇欲儿媳的爱欲用心,中年黑色男子的抽插力度顿时又强上了好几分,其深入对方子宫深处的巨阳黑屌,更是为身下的欲望佳人带来了进一步的快感刺激,令其娇喘呻吟不止地攀向新一轮的欲乐高峰。
  对意乱情迷的洁芮雪来讲,虽已在昨天晚上深切体会到那胯下巨蟒的蛮横强劲,但毕竟只是以单一姿态承受的,像这么仰躺下来,以这种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来迎接博尔巴的奋力抽插,倒还是有人生中的第一次……罢了,第一次就第一次吧,反正对方的巨伟黑炮也是无与伦比,即便是最为普通的性交体位,相信也能为自己带来销魂入骨的快感,压根不会令自己失望。
  本着对黑色公公的无比信赖,迷欲儿媳在仰躺上床之后,便乖顺冉冉地分开勾勒着流线曲线的绝美玉腿,呈玉门大开之势,将溪流潺潺的桃源蜜穴奉献给顺势待发的巨伟黑炮,并心甘情愿地将交媾的主导之权拱手让与征伐自己的魁梧雄性。
  感受着黑根巨蟒在自己子宫深处里深度冲击,纵情肆欲的洁芮雪在本能淫叫之余,也在有感而发地惊叹于博尔巴阳具的强力惊人,对方抽插的频率与力道一开始虽并不激烈,但得益于那无与伦比的硕壮尺寸与火热硬度,自己即便是在脑海空白一切的情况下,仍可清晰体验到粗黑龟头在叩开紧窄的玉门关口之后,领着雄伟茎身贯穿着整条湿热饥渴的阴道,挤开布满层叠不休的紧致褶皱不说,而后更是以巨根尽没之势挤进深藏于阴道尽头的子宫颈管,畅游于一片温暖的海洋里,猛烈重击在子宫顶上,从而制造出令自己无从抗拒的深邃快感。
  “啊……啊……公公……你插得我好舒服……请你再大力点……让我更幸福吧……啊……啊……”
  伴随着巨伟黑炮在子宫深处翻江倒海之势的加剧,迷乱人妻的呻吟之音更显悠长且发情,还夹杂着语无伦次的放荡之言,不经意间,其娇靥跎红的绝色面孔上甚至浮现起一种小女人才有的娇羞神态,但在这幅媚态横陈的渴望表情的背后,又隐隐游离着一丝理智,而这,正是巨阳黑魔所特意保留的。
  “芮雪,主人的大黑鸡巴是不是很厉害呢?”不知在什么时候,同样裸身于房间里的安琪拉,骤然欺身侧躺在娇欲好友的旁边,在轻抬起不含一丝赘肉的修长右腿的同时,还展露着点缀着些许金色阴毛的娇艳玉胯间,从而摆出了一副轻佻诱人的窈窕姿态,还不忘明知故问着。
  “啊……啊……当然厉害……公公的肉棒不知比诚的要强大多少倍了……甚至都能顶到我子宫的最里面了……啊……啊……”
  虽经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冲击,可洁芮雪在大力承欢,神识朦胧的状态下回应着对方的问题,靠的正是博尔巴先前特意赏赐给她的一丝理智。
  “那你知道你的子宫为何能承载如此之强大的阳具抽插吗?”
  苗条裸女嫣然一笑间,顿觉其天真无暇的面孔上的淫媚意味更浓,还透着捉弄他人的邪欲趣味。
  “……啊……啊……我不知道……安琪拉……请你告诉我吧……”
  显而易见,尚没意识到自己是淫魅荡女一员的迷途人妻自然不懂得问题的答案,可她除了眼神迷离地承受黑根巨蟒的无尽征伐之外,就只能双目宛若空洞无物地等待着对方的解惑。
  只不过,杰奎琳的女儿所预料不到的是,双颊绯红的洁芮雪在呻吟不止地等待答案的同时,实则也在尝试着自我解惑,寻找着问题的答案……黑色公公明明昨天就跟自己做过了,但在今晚依旧龙精虎猛一般,再加上他那壮硕持久得不像人类的巨黑阳具,直令自己不禁怀疑博尔巴是否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但如果对方不是人类的话,那自己又是什么……难道也不是人类……因为人类女性的子宫口向来十分狭窄,根本无法接受来自于雄性阳具的挺进。
  “那是因为你与我一样,都是人类女性中的异类——淫魅荡女。”
  安琪拉如春风沐浴一般道出问题的答案,而后便面露饶有兴趣之色观望着洁芮雪的反应。
  “啊……啊……淫……淫魅荡女……”在巨伟黑炮闷声不息的连绵抽插中,但见迷情儿媳面色兴奋,且夹杂着更进一步的绯色困惑。
  “是呀,淫魅荡女啊——天生的放荡女性,一个个都需求强烈且性器异常,根本不是人类男性所能满足得了,因为他们的鸡巴都太弱小了,勃起来后都一个个顶不到子宫的最里面,真不知道有什么用,所以呢……”
  杰奎琳的女儿如乐于助人的使女一般,笑意冉冉地解释着,其淡雅如仙的纯洁面孔上,顿时明目张胆地显露着推人落深渊一般的邪意。
  “所……所以……什么呢……啊……啊……安琪拉……请你告诉我……啊……啊……”
  娇喘呻吟不止的洁芮雪迫不及待地追问着,与此同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伴随着在她体内的黑根巨蟒征伐力道的加剧,其前者脸上那有感而发的欢愉神情更显兴奋扭曲。
  “所以呀……幸好有巨阳黑魔一族,他们胯下的鸡巴可是又粗又长,可以毫不费力地顶到淫魅荡女的子宫深处,把对方一个个操得魂不守舍,正因为如此,我们淫魅荡女注定成为他们的性奴。”
  安琪拉话在说,脸在笑,其精致玉雕一般的双颊顿而浮现起堕落的媚红,宛若在为自己的真实境遇而感到兴奋。
  “啊……啊……我……我……不要做他们的性奴……”
  宛若在为自己的未来命运感到悲哀一般,娇欲人妻在呻吟不止之余,其沉醉于欲望快感的迷离面孔上赫然闪过一阵不安的挣扎,可在这转瞬即逝的挣扎背后,却又隐隐透着一股别有意味的动摇,就好像其本人在下意识地为这种淫荡堕落下场感到兴奋。
  “芮雪,别挣扎了,你最为需要的根本不是纯洁美好的爱情,而是一个能用大黑鸡巴完全贯穿你阴道,狠插进你子宫里的巨阳黑魔……而魁梧雄壮的博尔巴先生就正好是他们中的一员,所以你注定会成为他的性奴。”
  杰奎琳的女儿的语气显得兴奋与肯定,像是在为挣扎中的迷途儿媳下达着最后的审判一般,其满面魅笑的脸上也毫不忌讳地显露着落井下石一般的快意。
  “不……不要……啊啊啊……”就好像在呼应安琪拉先前淫欲恶意满满的话语一般,但见博尔巴的勇猛雄胯赫然一个提速,以前所未见的力道与频率开始驰骋于淫水四溅的阴道口,伴随着粗黑巨槌在红肿丰满的阴道口处带出无数条散发着欲望气息的细丝,其隐然显现于洁芮雪下腹处的凸起轮廓也顿时变得更为明显,可见那巨伟阳具之强劲。而在经受着黑根巨蟒疯狂窜动的同时,嘴唇大张的惊惶儿媳也完全可清晰感受到那硕壮龟头一次次撞击在自己的敏感子宫顶,从而带来着从丈夫那永远都体会不到的欲裂快感。
  被席卷于如此之令人窒息的高潮风暴之中,洁芮雪自是瞳孔微张,其本人的神智也宛若游离于自己的妙曼肉躯之外,去到了另一个世界,然而,在这位欲望人妻的脑海里到底浮现的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想必也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了……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此时浮现于迷欲儿媳脑海里的景象确实来得有够淫荡荒诞的,要形容的话……就是在茫然一片间,她发觉自己来到了一间空白无一物的房间,在那,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洁白无瑕的石椅上,赤裸着一身油亮健壮的褐黑肌肉,且肆无忌惮地炫耀矗立于胯间的雄根阳具。
  那位出现于古怪房间的黑色男子并不令洁芮雪感到陌生,除了是自己的公公博尔巴之外,还能有谁呢?且像前者一般,知性人妻也是一丝不挂,从头到脚间,将精致性感的锁骨,精雕玉琢般的香肩玉臂,点缀着娇红蓓蕾的坚挺乳房,性感矫健的苗条腰腹,饱满曲致的胯臀部位,窈窕挺拔如杨柳的矫健长腿皆一一展露于欲望雄性眼前,完全没有因两者间的禁忌关系而有丝毫忌惮。
  而后,迎合着巨阳黑魔那颇有意味的火热目光,情欲交加的年青儿媳也是欲尘蒙眼,外加星眸凄迷,但见她在清眉轻佻间,用手撩拨了下垂落于肩胛骨处的青丝秀发后,便迈出了义无反顾的风情步伐,双眼直盯着前者的巨伟黑炮来到对方跟前,继而抬起右腿且张开隐秘的胯下,将淫湿不止的桃源口对准着青筋缠绕的雄伟阳具,轻缓着一口气坐了下去……受无边情欲的感染,两片丰满如蚌的唇瓣自发地张开着,里头娇艳如花的阴唇蜜肉也是欲流不息地分泌着雌香的阴液,从而溪流涓涓地滴落在散发着雄性气息的雄壮龟头上。
  鉴于迷欲人妻的阴道内壁已是如此的湿滑热烈,所以自能毫不费力地将整个浑圆粗大的龟头包裹而住,即便如此,顺着逐步下落的轻盈翘臀,外加整条阴茎棒对褶皱壁肉的挤压与挺进,晚霞一般的跎红春潮不仅仅在她的骨感双颊之处显现,也在羊脂白玉一般的全身肌肤上泛滥而起,令到洁芮雪就如同现实里的自己一般,双目失神地深陷于高潮的深渊里而不能自已,只能顺着抽插于阴道与子宫的巨阳黑屌,做出本能地性激反应。
  另一方面,眼见涉世未深的同辈女子已然彻底沦陷于黑色主人的勇猛抽插,脸带笑意的安琪拉也觉得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即便如此,未及片刻,她依旧用着意犹未尽的语气悠然道:“芮雪,你就好好享受主人的大黑鸡巴吧,很快,你就会像我一样,彻底臣服于他的胯下——做他的性奴。”
  “啊……啊……啊……”欲望人妻仰面朝天,依旧六神无主地呻吟着,其空洞无物的朦胧双眸也是茫然微张着,宛若昭示着她并没有把对方的话听进耳里。然而,就在杰奎琳的女儿欣赏着洁芮雪深陷于肉欲流沙所流露而出的种种窘态之时,前者并没有留意到一具魁梧雄壮的黑色身影正从自己的背后接近……
  稍一片刻,伴随着一对粗壮雄臂的悄声来袭,安琪拉便在一记娇叱惊呼声中落入了博尔巴分身的火热怀中,并被后者轻而易举地仰面推倒且被分开双腿,以此迎接着巨伟黑炮的挺进……很快,温暖淫霏的卧室里便奏响了另一支欲望的曲调,并悠长高亢融入先前的那支天澜之音中,某种程度上来讲,就如同两条看不见的欲蛇在横梁处相互环绕,纠缠不休。
  丈夫与婆婆虽还没有回来,但在与自家公公初次偷情后的近一个星期里,洁芮雪发觉自己宛若换了个人似的,每天都欲壑难填地渴望着对方胯下的巨阳黑屌,而在这股无边欲望的驱使之下,自己总会星眸蒙尘,眉头舒缓地沉浸在各式荒诞下流的性幻想里,甚至不由自主地当面接受博尔巴的性交要求,在接连不止的性爱高潮中呻吟不止,享受着被雄性巨物征伐所带来的种种激颤快感。
  更令人讽刺的是,虽然在每次云雨过后,知性儿媳总会暗下决心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可在第二天面对丈夫的黑色继父的索求之时,她却悲哀地发觉自己整副身心早就沦陷于肉欲的深渊之中,乳头在本能一般地挺翘之余,玉胯也随之变得欲流兮兮,就好像有只可怕的恶魔躲藏在身后,操控着自己的神识,令自己迫不及待地粉碎先前的决心,做出种种背叛新婚丈夫的出轨之举。
  “啊……啊……啊……”对洁芮雪来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在博尔巴的勇猛抽插下放荡呻吟了……与此同时,但见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撒了进来,点亮了整间书房,也为这对交媾中的火热肉体蒙上了一层更为诱人的朦胧光华。面对着黑色公公的勇猛冲刺,切身体会其无边力道多次的欲情人妻早就放弃抵抗了,懂得自己就该全裸着一身羊脂玉凝的雪肤娇躯,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将线条分明的有力玉臂置于其矫健美背之后,从而支撑起雪乳挺翘的曲致上半肉躯。
  当然,满面欲求之色的洁芮雪也没有忘记将修长挺拔的雪松美腿抬起,像海虾的铁钳一般紧紧箍在博尔巴的粗壮腰部,与其说是在以矛盾为难,倒不如说是在用乐于其成的态势在渴求着对方的强劲征伐。就在两人沉醉于这血脉贲张的性交淫戏之时,书房的大门依旧毫不介怀地敞开着,似毫不在意他人的踏入,不过考虑到现在这栋豪宅里的人数,便发觉除了这对还在放纵淫乱的公媳之外,就只有杰奎琳母女了,更何况这对各具风情的淫欲肉体早就沦为了巨阳黑魔的胯下性奴,所以更不会干出丝毫干扰那两人苟合的傻事。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7 #20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9-25 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