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789
威望:770 點
金錢:175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8幕:密道里的自慰
  蒙眼丝巾,角色扮演,假套阳具,还有性幻想……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洁芮雪很好地从丈夫那里体会到了这些玩意儿所带来的莫名刺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仅仅是她,就连后者也似乎变得异常沉醉于此了。
  每次与自己的爱妻欢爱交媾之时,伊晓诚都热衷于带上粗厚结实的假套阳具,改变着自己的嗓音,扮演着一位意图征服对方的陌生黑人,而洁芮雪每次都顺从丈夫的意愿,媚眼如丝地带上蒙眼丝巾,毫无抵触之心地融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一个从丈夫那得不到满足的出轨淫妻。当然,这位富于想象力的新婚人妻是决不会告诉他……在自己性幻想里所浮现的陌生黑人形象一直是对方的继父博尔巴·菲克特。
  然而,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伊晓诚又需要跟着婆婆伊晓岚月出去办理业务了。眼见自己这次即将要与丈夫分开近一个月的时间,洁芮雪不免在心底浮现出萧瑟的落寞之感,还有一股蠢蠢欲动的莫名怨念,她发觉自己居然还没有从伊晓诚那得到足够多的满足,虽然在这段与丈夫相处的时间里,已经是每晚夜夜笙箫,高潮迭起了……
  这也难怪,伊晓诚所佩戴的假套阳具毕竟是虚假之物,与博尔巴胯下那根真正的大黑鸡巴一经相比,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更何况受限于他那平庸的体能与力量,在抽插中也是无法展现出匹敌于自己黑色继父的凶猛力道,然而恰恰是这种近似永不停歇的压迫性力量,却是巨阳黑魔一族征服淫魅荡女的关键因素之一。
  “小,实在太小了,伊晓诚的阳具相比于他继父大黑鸡巴……就根本毫无存在感可言呀……”
  每次与丈夫欢爱之时,迷醉于性幻想的洁芮雪都会在心底发出如此之淫秽感言,不过出于对前者的爱,矛盾且纠结的她并不会把这番话说出来,但在多次沉醉于这种与自己公公的放纵想象之后,也不免令到这位新婚人妻的心态产生微妙的变化。
  “也许博尔巴与其他人偷情是因为婆婆伊晓岚月长期不在家,令他心生寂寞所致,而且杰奎琳也是长时间单身,离异已久,有着自己的需求……”
  不知在什么时候,洁芮雪开始在心底为这对偷情中的男女不停地开脱着,为两人想象乃至编织着各种难言之隐或苦衷,而每当回忆起自己在湖边沙滩意外目睹到那场性爱,这位新婚人妻就不免呼吸急促,明眸微闭与双颊发红,乃至下体湿润地联想起更疯狂的景象……
  “啊……啊……公公……请你再用你的大黑鸡巴狠狠地操我……因为芮雪就要升天了……”
  好多次,已经好多次了,即便在不与自己丈夫做爱之时,作为新婚人妻的洁芮雪也远远不止一次在脑海里深处幻想着这种羞人堕落的偷情之举……自己心甘情愿地脱光全身的衣物,毫无羞耻之心地在如黑色泰坦一般的公公面前展现出欲求不满的妙曼胴体,然后摇乳摆臀,扭腰动腹,做出各种撩人心扉的诱惑姿态,最后更是依着对方的无耻要求,受宠若惊地张开修长有力的双腿,将象征着人妻贞洁的阴户蜜穴暴露于后者的火热目光之下,只为令欲水横流的阴道与子宫接受其巨伟黑炮的审判……
  另一方面,就在伊晓诚随自己母亲离行的前一天上午,他故作神秘地将一具造型古朴的银灰钥匙交到了爱妻手中,继而在其柔嫩耳边细声碎语了一番,而洁芮雪在听后,俏丽的嘴角顿时微微上扬,脸颊处也浮现出笑意的酒窝,其明丽的秋水双眸更是向着丈夫投去了一番颇有意味的顽皮目光。
  第二天,伴随着伊晓岚月母子的离行,这个偌大宽阔的郊野别墅似乎又变得落寞起来,至于洁芮雪,则依着丈夫提示,去到了二楼的杂物间。就如同这座古老的郊野别墅一般,这个房间显然也好些年头了,堆积着各种旧时代的杂物,比如淘汰已久的点唱机,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儿童玩具。
  由于久久无人打扫且光顾,杂物间里已然布满着灰尘与蛛网,但这并没有难倒洁芮雪,但见她在将目光放在了一座矗立在角落的褐色衣柜后,便以淡定从容的步伐走了过去,并拿出丈夫赠予自己的钥匙。伴随着这把银灰钥匙在钥匙孔里的缓缓转动,衣柜之锁轻而易举地被开启,而后,紧闭的柜门也被一双洁净有力的玉手缓缓拉开,从而抖落出厚重的灰尘,一条深重阴暗的密道摆在了洁芮雪面前,宛若一条张开巨嘴的巨龙,等待着哪个牺牲品送上门来,后者见罢,脸上不免流露出惊叹与犹豫不决。
  “这个房子里有着一条神秘的密道,我自青春期便不时在那里面走动……挺好玩的……”
  联想起到丈夫曾对自己说过的话,洁芮雪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巧的手电筒,开灯走了进去,她的动作显得轻巧且小心,有如一只在黑洞中探险的灵猫,当然啦,她在进入密道口后也不会忘记把身后的柜门给关上。
  密道里四通八达,且一经关上柜门,其墙壁上便凸显出令人惊叹的莹白荧光,所以整条密道远没有想象中那般昏暗,其实仅靠目视即可畅通不行,所以在洁芮雪看来,自己手中的手电筒倒显多余。本着这样的想法,她毫不犹豫地关掉手电筒的灯光,以一探究竟的心态在密道里继续走动,也从而察觉到了某些秘密……每条密道都通向一个房间的巨幅横镜背面,对身处于在密道里的人来讲,这些镜子更如同于玻璃,因为他们大可透过镜子背面观察到房间里的景况,而房间里人则会以为眼前的古朴镜面就真的只是一面坚固的镜子而已,完全察觉不到镜子后面是一条可供偷窥者隐藏的密道。
  “博尔巴……杰奎琳……密道……偷窥……”
  联想到这条密道对自己的有用之处,洁芮雪便浑身发热,下体变湿,脑海里更是浮现起各种疯狂淫荡的景象,很快,她双眼微闭,靠在了一幅“镜子”的背面,解开了裤带,将手电筒捅向了自己的下体处,不经意间,双颊绯红的新婚人妻想到了丈夫似乎把假套阳具留在了夫妻卧房,于是乎,欣慰的笑意在她脸上浮现而起……
  数天过后的一个上午,洁芮雪衣着整洁端庄地走进了密道,但见她手提着一具造型精致的棕褐木箱,身穿一件素白高雅的中袖连身裙,脚踏一双铮亮高贵的浅褐中跟鞋,以略显急促的脚步在泛着阴凉光辉的密道中前行着,颇有点儿为某场精彩演出而赶集的意味……其实就在没多久之前,她在走廊里发觉自己的黑色公公揽着杰奎琳的匀称蜂腰,走进了婆婆伊晓岚月的夫妻卧房里,那两人的目的是什么,新婚人妻自不会不知道。
  不多时,洁芮雪来到了镜面跟前,透过这面可供他人偷窥的巨幅“玻璃”,博尔巴与杰奎琳间的偷情之举可谓尽收她的眼底……那深黑的雄躯有如一座顶天立地的巨塔般高不可攀,一身横炼精壮的肌肉则透着不可违背的霸气,正宛若以一种不可违背的意志征服着一幅丰腴雪白的妙曼胴体,伴随着无与伦比的巨屌冲击,妙曼胴体的女主人无可抑制地张嘴淫叫,双目失神地摇乳摆臀,四肢热情无比地缠绕着征服自己的黑色主人,以示自己那深如大海一般的眷恋。
  虽听不到从夫妻卧室那传来的激烈荡漾的性爱之音,但从那摇曳不止的丰腴乳肉,颤抖不息的肥臀美肉,外加那淫水汁液四的性器交媾结合处,身在镜子另一侧的洁芮雪不用细听,相信也可体会到其动静会有多大。也许是受这对偷情男女所带来的情欲影响,这位新婚人妻开始不免双颊绯红,明眸蒙尘,整个人在缓慢蹲下之余,也将手里的精致木箱轻放在地,将其打开。
  木箱里,摆放着一具柔软整洁的毛毯,但见它被一双苗条知性的玉手抽出,继而被摊开在地,展现出一幅刺绣在上的素洁图案,正对着那面可令偷窥者透视房间里一切的镜子。而后,伴随着一阵简短细腻的脱鞋之声,一双精致修长的玉足踏上了这片做工不菲的毛毯,之后接踵而至的……则是其宛若于润物细雨的宽衣解带之音,洁芮雪终于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衣带,释放起酝酿已久的身体欲望,以往,她也用性幻想外加手淫自慰的方式解决着自身的生理需求,缓解着丈夫那平庸阳具在性爱生活中所带来的严重不足。可是以这种身在密道,用偷窥的方式来近距离欣赏着偷情者的交媾之举,然后将自己想象成那位此时正被大黑鸡巴所征伐的欲望雌性,借此在手淫自慰中来获得感官上的高潮,对身为新婚人妻的洁芮雪来讲这还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宽衣解带的优雅动作中又毫无意外地透着一种无比兴奋的颤抖。
  很快,象征着高洁素雅的中袖连身裙缓缓地跌落在柔软地毯上,它的颜色为纯洁的雪白,宛若一片从天而降的白雪,而精细雕琢在上的各路蕾丝花纹,既突出了这件衣物的做工考究,又令它仿若蒙上了一层知性高贵的风采,某种程度上,可谓与身为言情小说家的洁芮雪极为搭调。可此时此刻,这位知性才女已然半裸于偷窥镜前,好似已然淡忘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知性气息,只见她透过眼前的“玻璃”,注目不定地看着那对偷情男女,其欲望迷茫的目光中更是夹杂着无边的羡慕。
  “公公……芮雪好想被你的大黑鸡巴操……”想着,新婚人妻嘴唇微张,眼神迷离地双膝跪在了柔软的地毯上,她在优雅抬起自己洁净颈脖的同时,更是幻想着对方挺着胯间的巨屌已然来到了自己面前,正居高临下用着主人一般的目光俯视着自己。
  夫妻卧室间里,金发褐眼的杰奎琳已然在巨人一般的博尔巴面前双膝跪了下来,但见她就有如一位侍奉至高无上帝王的恭顺,在用眷恋深情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巨阳黑炮之余,更是神情激动地手捧起胸前的一双F 罩杯丰腴乳果,夹起了这条从深谷中飞跃而出冲天巨龙。之后,伴随着这对肥厚巨乳的来回夹弄与挑逗,美熟女仆又随即张开自己那丰厚性感的娇艳嘴唇,伸出了粘满津汁香液的丝滑香舌,半含半吻地与矗立在自己鼻尖处的硕壮龟头做着亲密接触。
  “美……实在是……太美了……”
  真的很难想象偷窥中的洁芮雪会在心底发出如此感叹,不知在什么时候,这位新婚人妻已然认为博尔巴与杰奎琳的偷情之举堪比人间的最美之景,但见她看向这两人的迷情目光宛若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秋雾,其动人的明眸更是凄迷得要滴落出春晨的含露出来……而受眼前羞人之景的进一步感染,洁芮雪终于将自己的双手抚向了自己的内衣,隔着单薄的蕾丝衣料给予着肉体上的安慰,脑海里所编织的景象也更显疯狂。
  “……要我满足你……好,就先在我面前自慰一番,看看你有多淫荡……”在欲望人妻的脑海里,自己所幻想出来的博尔巴正以居高临下的口吻表述着其要求。
  “是的,公公,我会乖乖照做的。”
  自言自语的同时,洁芮雪抚弄自身肉躯的动作不禁显得更为妩媚动人,伴随着力道的逐步加大,她黑色蕾丝胸罩的右半边不禁一个剥落,暴露出了大半个浑圆右乳,连点缀在饱满乳晕上的娇艳乳头也未能幸免,其发情激凸得有如一颗诱人采摘品尝的红葡萄。
  虽然蕾丝花边内衣在动情玉手的连番搓动下已然变形厉害,但平心而论,这件诱人的黑色内衣却与女主人那一身泛起粉红春潮的雪肌玉肤形成了绝佳的搭配,无不昭显出一种存在于漆黑的高贵与雪白的纯洁之间的动人风情。而且说到造型,这件黑色内衣并非洁芮雪以往所穿的传统三点式造型,而是不多见的Y 型,虽然其胸罩部分依然来得保守,仅展露出相当一部分丰盈乳肉,可那件内裤却有所不同了,它在正面虽还是寻常可见的倒三角,但在向后延伸之时却逐步地变成了显眼的细丝黑带,最后更是合二为一地勒进深邃迷人的股间,将一对浑圆挺翘的雪臀映衬得更为凸起迷人,令其看起来就像一对泛着美妙光泽的肥厚玉石,正等待着人手的爱抚。
  伴随着抚弄身躯力道的加剧,单薄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终于支撑不住,在一阵手起手落间跌落在柔软的毛毯上,将女主人的动人的娇躯彻底地展现在镜面的后面,而那细腻性感的锁骨肩胛,饱满圆润的丰乳,矫健柔韧的腰腹,挺翘结实的美臀,外加那一双透着结实力道的修长玉腿,无不彰显出一种夹杂着利落英姿之感的万种风情。
  没有了来自于布料的阻碍,但见洁芮雪的动作与姿态也是愈发显得奔放与放荡,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双眼闭目的她已然双腿屈起,脚趾微张地仰躺在地,其左手在抚胸弄乳之余,右手也不甘寂寞地腾出食,中,无名三指,呈并拢合一之状捅进自己的玉胯蜜穴之中,在反复的抽插中带出一股股难以抑制的淫浪蜜汁,至于发生在这位娇媚人妻脑海里的性幻想,其放荡程度,更是夸张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果然是个淫荡可怜的儿媳,真可惜诚的鸡巴实在太短太小了,根本无法满足你。”存在于洁芮雪脑海里的博尔巴一脸淫笑,还口出脏言的羞辱着对方的丈夫。
  “公公说得对,诚的鸡巴就是因为太短太小,所以才无法满足芮雪的淫湿浪穴,这就是芮雪需要公公的大黑鸡巴来安慰的缘由。”配合着脑海里的疯狂幻想,欲望人妻口带幽怨失落的语气,口若悬河地道出羞辱自己丈夫的放荡言语,其语速利落之畅快,直让人怀疑她还是不是那位深爱着自己丈夫的言情小说家。
  “很好,那你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趴下来,挺起自己的漂亮臀部,迎接我的大黑鸡巴吧。”在洁芮雪的幻想里,一脸倨傲的黑色公公以主人架势俯视着自己,像是在下达着最后的通牒。
  “遵命,公公。”
  自然而然地,洁芮雪神色顺从地照做了,只不过她在睁开自己朦胧双眼的同时,也将手伸向了摆放在毛毯旁的木盒,从那拿出了一具尺寸硕巨的黑色假套阳具。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6 #12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789
威望:770 點
金錢:175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9幕:矛盾的纠结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洁芮雪颤抖着全身,将微微发抖的右手伸进毛毯旁的精致木盒,从中拿出那根尺寸无比硕巨的黑色假套阳具之时,“玻璃”另一边的杰奎琳已然将自己那弥漫着堕落神情的美绝面庞凑近了梳妆台前的镜子,其靠近镜面的距离之近,足以在上面留下呼吸的朦胧印记。而后,神色茫然的美熟女仆便无比乖顺地张开双臂,在梳妆台上支撑着自己的娇人丰腴的上半身躯,她的修长双腿则呈笔直利落之势分叉打开——就像那一晚的安琪拉一般,摆开一幅迎合强大雄性征服的诱人姿态,挺起着自己的丰厚翘臀,在充斥着淫热氛围的房间里支起着一条撩人心扉的曲线,以此取悦着征服自己的黑色主人。
  接下来,伴随着博尔巴胯下黑根巨蟒的一阵冲击,但见眼神迷离的杰奎琳顿时嘴唇大张,外加脖颈长仰,不可抑制地自我淫叫起来。至于其挂在迷人胸前的那一对沉甸乳房,更是配合着抽插的韵律而来回摇摆着,激荡着雪肤皮下的层层丰腴乳肉,从而幻化出阵阵疯狂的动情乳浪。与此同时,身在密道的洁芮雪虽然依旧听不到从夫妻卧房那传来的丁点声响,但透过眼前身在咫尺的“玻璃”,远离丈夫的寂寞人妻仍可事无巨细地观察着这场热烈交媾中的任何神态与动作。
  源自于这场激烈性战所带来的情欲感染,身同感受的言情小说家不禁双膝下跪,将弥漫着渴求神情的绯红脸蛋更加贴近于“透视镜”的背面,一双动人凄迷的秋眸则以羡慕的目光地注视着卧室里的男欢女爱之景,整个人宛若在以深宫怨妇式的角色在感叹为何是对方,而不是自己在享受这根巨阳黑炮的抽插研磨……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怨念,但不管怎样,对身为新婚人妻的洁芮雪来讲,能以近在咫尺的距离观赏着博尔巴与杰奎琳间的偷情之举,也是件令自己心思荡漾的刺激之事,再加上其脑海里所编织的疯狂景象,自己更是在双膝下跪之时,摆出了一幅类似于母狗翘臀的俯身后入式,即便如此,这幅诱人征服的姿态若与镜子另一边的俯身后入式一经相比,还是有所不同的。
  出于模拟巨阳黑屌抽插的需要,身姿优雅的洁芮雪不得不用修长矫健的右臂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躯,并单独腾出左臂一手拿着尺寸雄伟硕巨的黑色假套阳具,狠插进淫水横流的饥渴蜜穴里,并顺着富有韵律的节奏进行着一前一后的来回运动,在满足着空虚阴道对巨伟雄物的渴望之余,也带出一波接一波洒落于柔软毛毯上的热流阴汁。受此来回运动力道的影响,娇欲人妻那一双外形优美,丰盈饱满的D 罩杯乳房立刻配合着其自慰抽插的节奏晃动起来,其激颤的力道虽远不如杰奎琳的乳摇那般来得激烈,但胜在富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朦胧情调,所以其荡漾而出的乳波云浪也足以令他人沉醉不已了。
  “芮雪,公公的大黑鸡巴带给你的感觉如何?”
  脑海里,欲求不满的洁芮雪幻想着如泰坦降临一般的博尔巴正屹立于自己身后,挺着胯下的巨伟黑色阳具,狠狠地抽插进自己的饥渴阴道里,毫不留情地向着圣洁子宫的最深处挺进着,带来着乃至自己一生一世从丈夫那都无法体会到的肉欲快感。
  “美……实在太美妙了,我感觉到自己去到了极乐之地……”
  沉醉于性爱幻想的娇欲人妻在有感而发的呻吟声中赞叹着黑色公公的馈赠,她觉得自己仿若去到了极乐的天堂,却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滑进了肉欲的地狱里,其美奂绝伦的面庞上所弥漫而起的堕落神色,更是毫不逊色于“玻璃”另一边的杰奎琳。
  另一方面,伴随着假套阳具抽插力道的加剧与频率的加快,洁芮雪的视线也愈发变得模糊,不一会儿,在一阵接踵而至的朦胧中,她发觉“玻璃”另一边的黑色公公怎么说呢……好像其火热的目光变得有点儿奇怪,正宛若透过镜子看着自慰中的自己,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杰奎琳身上。
  “算了吧,也许真是我多虑了……但公公好像真的看到我了……不过被他这样”盯着“……我却觉得好刺激……天哪,我真是疯了……”
  本着这样的想法,媚眼如丝的洁芮雪赫然姿态一变,毫无征兆地向后一倒,毫不介怀地仰躺在地,修长利落的双腿立刻本能般地呈V 字型抬起,将深插着假套阳具的淫耻蜜穴以更为开放的姿态正对着“玻璃”那一边的博尔巴,而在不经意间,但见娇欲人妻那欲望横陈的脸上浮现起一丝诡异媚笑。媚笑虽然转瞬即逝,但却隐隐透着无边的堕落之意,似在昭示着女主人为自己的这幅肉欲之躯所展现的放荡媚态而高兴,只因她觉得自己真正地引起了黑色公公的注意……
  之后,在更进一步的欲望的驱使下,神情激动的洁芮雪伸出颤抖但又坚定的玉手,将是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一般,将已然没入自己阴道大半的假套阳具尽数按进淫热饥渴的耻蜜淫穴里。伴随整条虚假阳具的没入,在那一刹那,娇欲人妻的呻吟之音去到了最高峰,宛若整条密道里都荡漾着其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欲望旋律,但她在双眼闭目,挺着优雅的脖颈向后倒去,无可救药地沉醉其幻想的深渊之时,并没有发觉身处在“玻璃”另一边的博尔巴……其深邃如渊的双眼赫然闪烁出一阵异样的兴奋。
  往后,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晓岚月母子的暂时性离去可谓给了博尔巴与杰奎琳莫大的自由,洁芮雪发觉这对热衷于偷情的男女只要一有空闲时间,便抓紧时间欢爱,透过那条能通往大部分房间的密道,再加上多面可供偷窥者观察的“透视镜”,她惊奇地发觉不仅仅是公公与婆婆的夫妻卧房,就连高雅的书房与明亮的健身房都留下了这对偷情者的痕迹。可以说,这对欲望男女的偷情行径已变得愈发放肆热烈,后来发展到连单手摄像机也用上了,可每当面对博尔巴的右手所持的摄像机之时,不仅仅是杰奎琳,就连身在镜子后面的洁芮雪也会表现的异常疯狂……诚然,借助密道的掩护,后者自然清楚镜子另一边的黑色公公不会发现自己,但在多次性幻想的感染下,富有想象力的她已然习惯于把自己当成一个乐于为大黑鸡巴出轨的放荡人妻,能毫无贞洁之感地在博尔巴面前搔首弄姿,心怀眷恋荡漾之意地宽衣解带,将这幅丈夫完全无法满足的胴体肉躯彻底在暴露在幽深的镜头之下,接受另一个男人的目光审视。
  若是在以前,洁芮雪绝对会对自己这种身心皆为出轨,背叛婚姻伴侣的行为大感羞愧,但现在,心态已然转变的她却将博尔巴与杰奎琳的偷情之景视为满足自身性欲的解决之道,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下意识地与这两人保持距离,而是颇为热心地与对方进行亲切互动,其氛围融洽之和谐,就像是真正意义上的家人一般。至于博尔巴时而流露而出的异样眼光,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身为年青儿媳的洁芮雪已然不再心生反感或回避之意,整个人倒好像在某种从心灵深处涌出的力量驱使下,总是以颇为闪烁不定的神色迎合着,虽然每次与黑色公公的暧昧交谈都以点到即止而告终,但她在欲言又止之余,其俏丽优雅的脸上似又隐隐透着某种期待之意。
  在这段远离丈夫的时间里,洁芮雪实则也没有闲着放弃写作,她虽然没再继续自己的小说创作,但却将脑海里种种荒诞无比的性幻想以第一人称的随笔方式给写了出来,故事中的“我”,即女主角自然是欲求不满的自己,至于那位能将自己搭救出来的男主角,则直接以点名道姓的方式表明是自己的黑色公公。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寂寞的新婚人妻似乎只需博尔巴来一个小小的“主动突破”,就会心甘情愿地拜倒于这位黑色公公的强壮胯下,将自己荡漾已久的身心托付于对方,但可惜的是,某个打断此种幻想的意外终究还是发生了,还是与杰奎琳的年轻女儿安琪拉有关。
  “安琪拉,说真的……有时我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吸引你?”因好奇心之故,洁芮雪曾面带善解人意的微笑,一度询问过好友这么一个问题。
  “一个男人若要征服我……首先得有根这么大的阳具。”说着,安琪拉抬起自己的一双洁白玉手,比划出一个尺寸无比夸张的巨物,而她纯洁如天使的面庞上,则赫然浮现起一昧意味深长的微笑……
  就在那片探究多次的隐秘密道深处,透过那些已然使用过多次的窥视镜,洁芮雪终于发觉了安琪拉与博尔巴之间的秘密,也算终于明白这位好友曾说过的那番玩笑话是为何意了。
  “……题材我也给你想好了,就是母女共侍一男……”
  伴随着脑海里所浮现的这番话语,但见洁芮雪瞠目结舌地注视“玻璃”那边上演着的春宫秀,整个人就像中了魔咒一般僵立在原地,不知该干什么好……就像她曾经所目睹过的多次偷情之举一般,这场春宫秀虽一样地发生在婆婆与公公的夫妻卧室里,但从偷窥者的个人感受来讲的话,她不得不承认此时卧室里所酝酿的情欲氛围却比以往来得更为浓烈,仅因为这次的取悦雄性者比以往多了一人而已。
  在那张不知滚过多少次赤裸肉体的柔软大床上,犹如黑色泰坦临世一般的博尔巴深重如山地坐立在床边,配合着他那一身魁梧雄壮的黑色肌腱,其矗立于雄壮胯间的黑根巨蟒更是不甘示弱地高耸怒吼着,宛若在宣示着黑色主人有着一种无可匹敌的雄性力量,能令世间的欲望雌性尽数臣服于自己的胯下,而颇有意味的是,此时此刻,正好有两条弥漫着情欲与灵动的湿热香舌在巨阳黑屌的粗糙表皮上来回舔弄着,留下了一条接一条的湿润印记。
  正如洁芮雪在密道里所看到的那样,此时舔弄着硕壮阳具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杰奎琳母女,但见她俩眼神飘忽不定,面露幸福满足的眷恋媚笑,在展露着各具风情的娇躯玉体之余,分别匍匐于博尔巴强壮双腿的两旁,晃动着胸前各有千秋的销魂美乳,呈左右开弓之势,张嘴吐舌,负责着矗立于眼前的不同部位。在精心伺候眼前的主宰巨根之时,两条舌头时而相互远离,清扫着巨根黑蟒的不同区域,透着一种争宠的竞争意味,又时而相互交织在一起,一同重点刺激着黑色巨蟒的某个重点部位,而在这个时候,两条湿滑香舌舔弄于粗黑表皮的动作往往更显出温柔与细腻,透着一种亲密无间的通力合作。
  然而,对洁芮雪来讲,如此之激情四溅的口交之举只是件令她饱受煎熬的事物,伴随着震惊情绪的加剧,但见她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幽深黑褐的明眸里更是透着惊恐,就这么僵持好一会之后,落寞的新婚人妻才从惊恐余韵中走出,将捂紧张嘴巴的双手给缓缓放下。而后,一抹不知是以义愤意味居多还是以嫉恨意味居多的复杂神情在这位年青儿媳的脸上弥漫而起,扭曲着她美奂绝伦的脸庞,令其蒙上了一层难以察觉的阴影。
  怨念的阴影可谓久留而不散,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在密道里继续待下去是件毫无意义的事,面色不免阴沉的洁芮雪终于一个转身,动身向出口走去,她紧握的右手手里仍旧提着那具小巧精致的褐色木箱,只不过其彰显而出的力道却比以往都多了一份凶狠,宛若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报复意味。与此同时,与落寞压抑的密道成鲜明对比的,却仍是“玻璃”那一边的夫妻卧室,但见那里的气氛依旧热烈且高亢,有条不紊地继续上演着一男两女式的性爱春宫秀,至于沉溺于这场交媾性战里的欲望男女,似更意识不到他们所正对镜子后面发生之事。
  不久之后,在另一处冷清的夫妻卧室里,伴随着大门的缓慢开启与洁芮雪的到来,其气氛一下子却更显落寞与压抑,而情绪低沉的言情小说家在心不在焉地关上身后之门,将手里的精致木箱弃之于床上后,便像是受了某种剧烈的打击一般,身形不稳地向前倒去,直接扑倒在柔软高洁的被单上,稍一片刻,便见其抑制不住的悲鸣泪水从她倔强紧闭的眼梢处流露而出,润湿了脸下的枕头。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他又为什么要做那些事?”
  洁芮雪在心底有此歇斯底里的呐喊实属正常,要知道,在前段时日里,博尔巴已成为了令她心生好感之人,但在目睹到黑色公公居然同时与杰奎琳母女有染(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好友),自然令年青的儿媳难以接受。不过在这令人纠结的呐喊背后,落寞的新婚人妻并没有发觉相比于之前,自己扭曲暧昧的心态又有了更新一步的微妙变化——她觉得公公辜负了她……辜负了她前段日子私下为其一番开脱的好意,就好比……某个自己暗恋之人突然间干了件大毁三观之事,从而让其形象彻底崩塌,甚至乎说几近不复存在。
  可以说,在不知不觉间,博尔巴已然自己儿媳的心里拥有了一种颇为超然的地位,而颇为讽刺的是,这种超然的地位又促使着后者顿时心生出另一种异样的情绪,那就是——嫉妒。于是乎,在这一负面情绪的牵引之下,洁芮雪的呐喊很快又有了新的变化,其申诉的对象顿时由自己的公公转变成了杰奎琳之女,也即是自己的好友安琪拉。
  “安琪拉……为什么……为什么就连你都欺骗我,你明知道博尔巴已勾搭上你母亲了,那你为何还要投入那家伙的怀抱,仅仅因为他有着一根尺寸无与伦比的大黑鸡巴?!”
  在这横生怨念的质问背后,逐步愈发高涨的却是洁芮雪的嫉妒之心,不过令人疑问的是,她不是该为自己遭受好友的欺骗而悲哀么,那又为何会心生此种异样的嫉妒之心呢?难道说这位多愁善感的言情小说家之所以嫉妒自己的好友……仅仅是因为自己是屋子里唯一一个没体会到博尔巴的大黑鸡巴的女性?
  或许问题的答案也许还真是这样……而后,洁芮雪在不经意间回想起自己先前所见的情欲场景,在她的脑海里,杰奎琳母女同时在博尔巴强壮胯下悠然缠绵着,一起卖力舔弄起那根巨根黑蟒的火热情。受其感染,但见遐想中的落寞人妻顿时双颊绯红,整个人则宛若在某种欲望之力的驱使下宽衣解带,展露着发情下的娇欲胴体,与此同时,她颤抖着的右手也没闲着,犹豫不定地伸向了载有黑色假套阳具的精致木箱,其弥漫着无边欲望的精致脸庞上,更是挂着即将步入欲望深渊才有的矛盾与纠结。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6 #13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789
威望:770 點
金錢:175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10幕:摊牌
  从某个夸张的角度上来讲,淫魅荡女们一生都在追求更高层次的性爱高潮,所以她们需要能真正满足自己的雄性,即便是非人类的生物也可以。
  可以说,从古到今,为了获得极致的高潮体验,有数之不清的淫魅荡女做出各种突破道德下限之事,从而成为了一些情色传说里所指代的各色放荡淫女,而另一方面,伴随着自身的淫奴本性的逐步苏醒,她们则只会越来越沉迷于此种销魂入骨的感官快感,不自觉地向拥有着无可匹敌性能力的巨阳黑魔一族屈服,从而完成自愿成奴这一命中注定的堕落宿命。
  此时此刻,居住在这间坐落于荒野,靠近湖边的郊野别墅里的杰奎琳母女就是一对淫奴本性觉醒完毕的淫魅荡女,自两人分别与博尔巴交媾性交过后,从而体验到从雄性人类那都永远获得不了的极致快感之后,便纷纷屈服于这位巨阳黑魔的强壮胯下——两人在沉溺于对方的大黑鸡巴之余,甚至乎自发地宽衣解带,不时地一起以母女身份服侍黑色的主人。
  至于洁芮雪,虽然也是一位淫魅荡女,但毕竟与伊晓诚成婚了一段时日,加上自身的淫奴本性尚未完全觉醒,所以这位窈窕佳人一直徘徊于欲望,情感与理智这三者间,从而长时间令自己处于一种为难纠结的心里状态。
  实际上,这位小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在成婚后便有些欲求满,对性爱快感的追求更是令她滋生了新的渴望,可新婚丈夫伊晓诚的胯下阳物实在来得稀松平常且让人失望,无法彻底填满其饥渴的阴道,因而在目睹到博尔巴与杰奎琳的激烈偷情之景后,颇受肉欲煎熬的新婚儿媳自会注意到黑色公公胯下那雄伟硕壮的巨阳黑屌。
  受此尺寸远超常人的巨伟阳具的吸引,富有想象力的洁芮雪开始在脑海里编织出各种以自己为主角的出轨情节,在几经迷醉于这种令人遐想的性幻想后,寂寞的知性人妻终于自发地迈向了堕落的深渊——仅仅是因为博尔巴拥有一根无与伦比的巨根黑蟒,她便对黑色公公产生了一种难以喻明的暧昧情愫……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洁芮雪跟开始为拥有偷情举动的博尔巴暗自开脱着,并一直期待着自己与黑色公公发生点什么,但欲望毕竟不同于情感,况且还是这种连自己都道不明,说不清的暧昧情愫,加上最后还有理智的防火墙所起的作用,所以,年青的儿媳最后也就只会停留在了期待的地步上了。
  至于肉体上的接触,实则是洁芮雪最后的底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变故的话,她是怎么都不会主动点燃肉体接触这条火线,做出实质上的出轨之举,而且那股因肉欲而生的异样情愫,促使着这位新婚人妻所期望更多的……却是博尔巴形象举止上的提升,而不是与对方发生些惊天动地的乱伦情事。
  不过,也正因为受这股异样情愫所带来的影响,洁芮雪在目睹到博尔巴与杰奎琳母女间的3P交媾之举后,居然不自觉地陷入了情欲的十字路口,她在毫无理由地因爱生恨之余,也赫然发觉到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加上全身的肉欲之火自点燃后一直未被熄灭,所以在万般左右为难之余,最终还是屈服于这股扭曲黑暗的力量之下,不可抑制地在床上自慰呻吟起来,脑海里也再度浮现出黑色公公的魁梧身影。
  不久之后,伴随着其逐步高亢而起的呻吟之音,落寞人妻的自慰举动也变得愈发得放荡大胆,即便如此,她美奂绝伦的脸上仍旧挂着矛盾与纠结,似在为自己此种向肉欲低头的举动而羞愧……如果说洁芮雪与她丈夫的夫妻卧房里的氛围是热烈的压抑中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与高亢,那么此时此刻,在博尔巴与他妻子的夫妻卧室里,其氛围的淫欲程度,就只能用荒诞与放肆来形容了。
  在有如泰坦降临的巨阳黑魔面前,但见身心沦陷已久的杰奎琳母女皆满面的愉悦与满足,摆出发自于内心的撩人姿态,以无比热烈的姿态迎接着大黑鸡巴强有力的征伐与驾驭,两人还配合着那富有力量的抽插与捣腾,从而发出阵阵连绵不止,源自于自身欲望本性的动情呻吟之音。
  不过令人感到颇为吊诡的是,此时此刻,用巨阳黑炮驾驭征伐这对母女的黑色男子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严格来说的话,是两个博尔巴在分别与杰奎琳与安琪拉进行交媾着,而且这两个博尔巴单从外表体型来看的话,完全一模一样,就像是一对从科研克隆设施里诞生出来的孪生兄弟一样。
  分身,这是巨阳黑魔博尔巴菲克特暂时制造出来,用来模拟本尊外表与部分能力的分身,其性能力虽明显不如本尊,但依然远超那些所谓下体处天赋异禀的雄性人类。
  依靠着这些能力不可轻视的分身,巨阳黑魔一族可轻而易举地在性爱中同时满足好几个欲壑难填的淫魅荡女,将她们变为更加忠心于自己的性奴,不过这仅是分身的部分功效而已,除了本尊之外,巨阳黑魔实则还可以依要自己的意志与能力,将自己制造出来的分身幻化成其他的事物,以此来达成另一些目的……
  两间夫妻卧房里的气氛依然热烈诱人,但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命中注定的巧合,香汗淋漓的洁芮雪在结束其矛盾且纠结的自慰后,便在一阵力竭中仰躺在床上,整个人在不停地喘着气之余,也在全力平伏着自己几近崩溃的神思。
  与此同时,身在另一间夫妻卧室里的杰奎琳母女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各自在一阵暴烈翻腾的阳精内射中去到了高潮的最高峰,在这之后,两人更是脸带痴迷媚笑地软瘫在床上,依然以无比眷恋的深情目光注视着屹立于自己眼前的黑色主人,直到对方骤然间像一阵烟尘消散于空气中,这对堕落于肉欲深渊多时的母女依然笑意冉冉,好像早就对此种异常诡异之事司空见惯一般。
  不知在什么时候,瘫软在卧床上的洁芮雪骤然间惨淡一笑,其冷漠的声调宛若透着自我嘲讽的意味,但又好像隐含着某种无奈的解脱一般,而后,她猛然睁开了依然俏丽的双眼,其明亮的美瞳则展现出耐人寻问的变化……先前在自慰之时还凸显出纠结不定的迷茫双目,现在则透着一股异样的清明,且隐隐带着一股毛骨悚然的决绝之意。
  也许,这位新婚儿媳已然找到解决事情的办法了,只不过她在沉浸于脑海里所构想的计划之时,并没有发觉到此时正有一双深邃如渊的黑色双眼正透过梳妆台前的镜子,以颇为胸有成足的目光注视着她,而那位身材魁梧的黑色偷窥者所在之地也不是什么神秘场所,正是洁芮雪不久前呆过的密道。
  隔天之后,这栋坐落于湖边的郊野别墅似被笼罩于一股平静异样的氛围之下,好像连最偏僻的角落里都涌动着不知名的暗流,不过就像门窗外诱人沉醉的湖光风景一般,现在的洁芮雪无论是对待自己的黑色公公博尔巴,还是身为伊晓家族女仆的杰奎琳母女,虽还是那么的风和日丽与平易近人,但也变得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了。
  当与前者相处之时,这位知性人妻不再表现出闪烁不定的轻浮暧昧,反而彰显出自重意味颇为浓厚的知性与沉静,而在面对后两者之时,她在展现出淡定自如的友好与亲密之余,却又刻意而为之地与对方保持着一种不言而喻的距离,尤其是两人之中的安琪拉,这位曾经的亲密好友,现今在洁芮雪眼里已然不再值得信任。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整座郊野别墅里的气氛都显得波澜不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可谓平静得犹如暴风雨到来前的寂静一般,而在一次单独驱车开往兰茵镇之后,洁芮雪手里也多了一具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她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似乎已然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现在,心怀不满的新婚儿媳只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就可以了,当然,她始终需要耐心——耐心等待着杰奎琳母女再一次走进博尔巴的房间,与黑色公公干着那种苟且媾和之事。
  不过在这耐心的背后,洁芮雪仍旧经受着肉欲的煎熬,而为了缓解此种困扰,欲求不满的她终究没有克制住自己对黑色假套阳具的渴望,最终还是颤抖着双手握住了它,在将其插进自己饥渴万分的阴道之余,脑海里也顿时浮现出博尔巴的魁梧身影,没错,富有想象力的知性人妻依然纠结且矛盾着,虽然那些有关于自己与黑色公公的性幻想之文不久前便停笔了。
  虽然经受着这样那样的欲望煎熬,但在冥冥之中,也似乎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帮助着身在困境中的洁芮雪,在她从镇上买来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后才没几天,便偶然发觉到杰奎琳母女的背影再一次消失于公婆的卧房门口间。
  于是乎,眼见如此的新婚儿媳立刻下意识地一阵轻快小跑,如灵巧的灵猫一般溜进自己与丈夫的新婚卧房里,从衣柜的角落里拿出才买没多久的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在摆弄几下后便马不停蹄地离开房间,抓紧时间奔向密道的入口,其急促的步伐中不免透着浮躁。
  寂静压抑的密道里闪亮着着摄像机的灯光,透过深邃幽亮的镜头,还有那面可供偷窥者观察的透视镜,发生在博尔巴与杰奎琳母女间的偷情之景,自是毫无意外地被收录进洁芮雪单手所持的摄像机里,而伴随着镜子另一边那三人交媾体位的不停地改变,手持着摄像机的新婚儿媳也颇为细心地在镜子这一边小碎步移动着,力图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期望将这荒诞的一切记录下来,将其作为自己对付黑色公公的王牌。
  可或许是发生在镜子另一边的偷情交媾之景终究来得过于激颤热烈,害怕自己受其感染的洁芮雪最后还是识趣地选择关闭摄像机……于是乎,当这位身在密道,孤身一人的知性人妻放下手中摄像机之时,但见她脸颊处赫然弥漫着羞愧自责意味的绯红,原本清丽干练的双眼明眸,也不免透着一丝纠结的动摇且迷茫,不过,伴随着这具窈窕落寞的身影重新迈开坚定的步伐,消失于密道的出口之时,似乎又昭示着一切皆已箭在弦上,不久后将做出该有的了结。
  数天过后的一个夜晚,但见星空黯淡,重云密布,颇有一股重兵压境之势,即便是再皎洁明亮的月光,也尽没于这股浓重的阴影之下。伴随着低垂下摆的枝条,湖边的空气也是沉静得出奇,似昭示着暴风雨前的寂静,而坐落于此的郊野别墅则照旧波澜不惊,点亮着寥寥几间房的灯光,外加几条落寞的走廊通道。
  因今晚缺失些许灯光照亮之故,别墅里的二楼走廊不免比往常要显得昏暗与压抑,不过伴随着一阵凌厉的脚步声响起,沉重压抑的氛围皆被一扫而空,但见身材高挑的洁芮雪正手持着那具买来没多久的摄影机,走向了从门缝处透着些许明亮灯光的书房,而在那——有着这位年青儿媳此时最想面对的人。
  片刻之后,响起了清脆果敢的敲门声,接着便是接踵而至的客套问候之语,而后,但见神色复杂的洁芮雪抬手握上门把,旋转出关键的里程,开门进了去。平心而论,书房里的灯光可谓开得恰当好处,在照亮了整座房间之余又不显得刺眼耀目,宛若透着一股暖人心扉的氛围,但当意欲摊牌的知性佳人在缓缓关上身后之门后,却骤然心生出一股不祥之感,不知为何,她发觉自己好像已然步入一个策划已久的陌生陷阱里。
  “芮雪,都这么晚了,不知你找我来是为何事?”
  只见一身黑色肌肤的博尔巴正坐在书桌后面,脸带亲切微笑地问候着自己儿媳,而摆放在古朴桌面上的,则是一台漆黑的手提电脑,其正对着黑色男子的屏幕似正播放着某些不言而喻的无声节目。
  “只是想找你来谈谈心而已。”
  说着,洁芮雪淡然一笑,向前走动了数步,而从她面露出有备而来的神态来看的话,这位心意已决的新婚儿媳似乎已然克服了先前心中的不祥之感。
  “芮雪,你今天选的这身衣服很是庄重雅致呀。”
  身材魁梧的博尔巴在继续微笑间,有意无意间来了这么一句。
  “多谢公公赞赏。”
  虽然博尔巴脸上的虚伪笑容是多么地令自己感到厌恶,但洁芮雪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看待服装的眼光确实颇为不错,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的话,自己的这身着装也诚如他所说的那样——确实透着一种无法忽视的庄重意味。
  因即将与博尔巴摊牌的缘故,洁芮雪给自己选择了一套不显丝毫彩色,主打黑白两色的休闲套装,其窈窕曲致上半身所穿的,便是一件宛若纯白到毫无瑕疵的圆领针织衫。
  颜色虽单调,但这件圆领针织衫在做工方面依然有独到之处,其用料精细不说,整件衣物在女主人的矫健腰部处赫然勾勒出富有层次的褶皱,而在它环绕于后者修长颈脖的圆领处,则缠绕着一连串别出心裁的蕾丝花边。
  可耐人寻味的是,这群蕾丝花边的用色不是别的,正是与洁白之色形成巨大反差的暗黑之色,然而从视觉效果来看的话,恰恰正是此种颜色的使用,才令到这群蕾丝花边在显得无比瞩目之余,还透着一种颇为难得的庄严肃穆之感。
  既然已给自己的上半身选择了一件圆领处绣有黑色蕾丝花边的洁白针织衫,那么本着反差庄重的意味,洁芮雪自是毫无意外地给自己修长双腿配了条暗黑利落的贴身长裤,外加一双漆黑铮亮的中跟女装皮鞋,然而,单靠这些,缺乏安全感的她发觉自己的气场仍不免显得单薄,所以最后又给自己添上一件同显暗黑色的休闲女装上衣。
  颜色选择虽不免雷同,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的话,这件女装上衣的做工同样不简单,且彰显出设计者的一番别有心裁,在它略显单调的暗黑色精工面料上,除了采用同一色调的丝质装饰之物外,还有着些许带有点睛之效的洁白格纹,宛若令到这件衣物彰显出一种厚重强势的意味,算是令穿戴着它的知性人妻心生出一股不弱的安全感。
  “公公,你爱着婆婆吗?”
  询问的同时,身姿沉稳且不失优雅的洁芮雪又向前走动数步,靠近了书桌的前缘,但见她用一种冷漠且清明的目光注视着博尔巴,间中更是隐隐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意味。
  “爱,我当然爱着她。”
  博尔巴敛去脸上的微笑,神情顿时变得庄重起来,好像在与对方讨论一件人生大事一般。
  神色漠然的洁芮雪听罢,顿时嘴角一扬,柳眉一皱,冷笑道:“是吗,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见新婚儿媳淡定从容的语气开始透出一股质问的味道,而她的双手也没闲着,在摆弄几下单手可持式摄像机后,便颇为娴熟地将它摆在了黑色公公面前,其自带的小屏幕也播放着段段不言而喻的香艳节目。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6 #14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07-24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