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欲望的黑蟒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72
威望:1996 點
金錢:458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2幕:墓碑前的疯狂性爱
  墓碑前的性爱气氛开始显得愈发的热烈诱人,伊晓岚月,在众镇民眼里一位平时雍容高贵,气质典雅动人,保养异常得当的成熟美妇,此时正衣衫不整地身穿着一件颇有挑逗性质的火红色情趣连体内衣,双膝跪在了先前被自己丈夫褪落在地的米黄色大衣上,脸颊绯红,神情爱慕地注视着后者的高耸裤裆处,春情蒙尘的棕褐色双眼更是透着一股无比饥渴的眷恋,而后,她动作优雅地抬起自己的双手,伸向了对方的皮带,意图将那根隐藏在布料之下的巨根黑蟒彻底解放出来,其细腻无比的一举一动在充满着诱人的风情之余,更透着一种无比荒诞的堕落意味。
  死者,理应得到尊重,更何况墓碑底下所埋的还是自己的前夫,但身为伊晓家一家之主的伊晓岚月却表现得没有这种意识一般,其一举一动反倒像个毫无廉耻之心的下贱性奴,脑海里尽显对肉欲的渴望,而她身上所穿的这件火红的情趣连体内衣也完美地栓释了这一点,像是特意而为之,这件内衣原本该遮住汹涌双波的地方却被剪裁出一对浑圆大洞,将女主人那对呼之欲出的E 罩杯美熟乳房衬托得更为挺拔诱人,至于其点缀在乳峰的红褐乳头,更是透着一股勃发挺翘的淫欲姿态。
  虽然年龄有51岁有余,但不得不说的是……伊晓岚月一身的小麦色肌肤却紧致到有如不到40岁的年月一般,不仅不显丝毫衰老之态,宛若还透着一种只有岁月沉甸所才能带来的特殊光华,而透过内衣上剪裁的大洞,她那对哺育过两个孩子的乳房如今更现万种风情,就连肿圆扩大的红褐乳晕也不显任何累赘之意,反倒随同挺翘勃发的乳头彰显着诱人品尝的光泽。至于通过这件情趣连体内衣暴露于空气之中的其他部位,也是显得霎时诱人,其细腻匀称的锁骨,苗条骨感的腰腹,拥有凹陷曲线的窈窕美背自不用说,在所剩不多的布料的作用下,伊晓岚月虽然将自己深邃的股缝与胯间隐私部位遮掩得很好,但也将暴露在外的肥美臀肉映衬得更为浑圆美妙,令其仿若透着一股渴望热烈爱抚的欲望之意,与此同时,她的一双修长玉腿下跪屈膝成近90度的方式跪着,大腿在毫不意外地显得笔直挺拔之余,其小腿也透着饱满匀称的曲线。
  在一双优雅玉手的努力下,挺立于博尔巴胯间的黑根巨炮终于被解放出来,但见它以精力十足的兴奋状态凶狠地勃起着,其尺寸之雄伟硕壮,少说都有30公分出头,棒身直径也去到了6 公分有余,仅凭这两点,便足以令让伊晓诚的胯下肉棒自卑到无地形容的程度,如果让后者的新婚娇妻洁芮雪见到,更不知道会震惊到何种地步,但伊晓岚月目视到此惊天巨物后,其脸上的痴迷神色却又顿时浓郁了好几分。
  眼见令自己欲仙欲死的巨伟阳具就在自己眼前,伊晓岚月却先行伸出自己的香滑热舌,舔了舔自己熟透了的娇红嘴唇,诉说着自己的饥渴,不管怎样,她终究没有急着张开嘴唇,前去品尝丈夫的胯下巨屌,而是继续以欣赏且痴迷的眼光注视着这根离自己鼻尖仅有寸许之遥的凶狠巨物。巨硕无匹的龟头矗立于雄壮粗长的棒身顶端,如凶狠霸气的龙头般高昂耸立,它在散发着阵阵浓烈的雄性气息之余,甚至乎有些许不知名的体液从其马眼处流出。因勃起之故,平时就显粗长的阴茎体此时只会变得更为雄伟惊人,其粗糙的表皮也凸起条条狰狞无比的青筋,蕴含着非一般的力量,而在更显粗壮的阴茎根部,则挂着两团沉甸无比的阴囊睾丸,里头则透着惊人的分量。
  对完全沉溺于性欲海洋中的伊晓岚月来讲,让她对眼前的销魂巨物说“不”
  就是种难以忍受的煎熬,然而,就在她闭目含春,脸带如痴如醉之色地低头轻吻下去之时,其令人血脉贲张口交行径却被丈夫所阻止,而后,对方要求她站起来,转过身,面向着前夫的墓碑。原来,就在伊晓岚月下跪欣赏注视博尔巴的胯下巨物的同时,后者已然将自己身上的西装上衣与洁白衬衫给解开,展露出一身令人生畏的魁梧肌肉。
  顶着耀眼的阳光,博尔巴这身难以匹敌的黑色肌肉呈现着健康有力的光泽,预示着每一块强横霸道的肌肉底下都蕴含着令人生畏的力道,而从外表上来看的话,它们不仅不显丝毫的衰老之色,宛若还散发着非一般的雄性气息,足以令诸多欲望横陈的雌性心猿意马,不过更让他人所意想不到的是,这身强横肌肉的拥有者博尔巴已有45岁有余。
  与此同时,伊晓岚月已然站起,她在卖了一个风骚入骨的顽皮媚眼之后,便依着博尔巴的要求照做了,但见她以颇为优雅且又不失放荡之感的姿态转了半个圈,然后微抬起自己的浑圆翘臀,恭顺无比地背对起后者。当然,这位欲望人妻也不会忘记挺起自己胸前的两团浑圆乳肉,面向其自己前夫的墓碑,她的迷离眼神在显得若离若即之余,还透着一股因要展示自我堕落的淫态而萌发的兴奋之感。
  稍一片刻,博尔巴的两双黑色魔手毫无征兆地袭向挺立于自己眼前的饥渴肉体,他左手上的食,中,无名三指并作一路,拨开碍事的布料,向着妻子淫湿已久的下体袭去,轻车路熟地拨开那一对有如蚌肉般丰满的美肉阴唇,更进一步地向着更为湿热的区域探去,右手则彻底张开,贪婪无比地把握着妻子的傲人巨乳,还不忘用魔鬼般的指头挑逗着点缀于峰顶的激凸蓓蕾,从而制造出令对方不能自己的快感电流。
  “啊……啊……”面临自身敏感部位受袭,伊晓岚月除了像顺从的雌兽一般唤出欲望的喉音之外,便无能为力了,毕竟自己的这幅饥渴肉体已然被身后的男人掌控已久,身上的敏感地带也都被对方所熟知,况且此时爱抚自己的还是现任丈夫,自己更加找不出理由来拒绝。
  虽然是爱抚,但博尔巴却有所保留地控制着力道,意图令伊晓岚月保留着最低限度的理智,不多时,他在妻子耳边吹起魔鬼一般的嗓音:“岚月,我已打算给你的长子戴上一顶大绿帽,就这件事,你打算与你的小鸡巴前夫怎么讲?”。
  博尔巴的要求似带来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刺激,但见伊晓岚月骤然身形一震,双腿一合,淫湿的下体也跟着一紧,洒出小一股蜜汁淫水,立时将那只用粗黑手指深入敏感阴道的魔手淋得更湿。稍一片刻,伊晓家族的一家之主便脸带悠然之色,用娇媚且略显遗憾的语气对着前夫的墓碑说道:“国栋,你知道吗?我与你的亲生儿子——诚,他最近结婚娶妻了,对象名叫洁芮雪。可惜的是,娶来的妻子却像我一样,是个天生的淫魅荡女,一个只有巨阳黑魔才能满足其性欲的放荡淫妇,所以即便博尔巴不出手,与我最后的区别也只是向哪头巨阳黑魔屈服而已”。
  配合着说话时所透露出的遗憾语气,伊晓岚月如百变魔女一般,布满春情红霞的脸上立时浮现出一股忧愁之色,然而,在忧愁的神情背后,却又隐隐透着一种无比扭曲的兴奋,果不其然,随着她语气毫无征兆的一变,整个人脸上的忧虑神情立刻被忽如其来的惊喜与兴奋所淹没。
  “……但你不要担心,好在博尔巴就是个强大的巨阳黑魔,他胯下的大黑鸡巴可是又粗又壮,而且长度也来得十分惊人,可以毫不费力地顶进我的子宫最深处,把我操得服服帖帖的,将我这个伊晓家的一家之主变成服从于他的肉欲性奴,相信以他可怕的性能力,也绝对可以把洁芮雪操成一个魂不守舍的荡妇淫妻……啊……啊……”。
  但见伊晓岚月话在说,脸在笑,配合着自己脸上那扭曲兴奋的神情,她骤然身躯一震,其下体在丈夫的爱抚之下又释放出新一波的欲流淫汁,之后,这位欲望人妻便陷入了沉默,似乎在理清着自己的思绪,可稍一片刻,更显堕落意味的下流之语便脱口而出,其脸上更是重新浮现出有感而发的诡异媚笑。
  “……国栋……让洁芮雪成为博尔巴的胯下性奴,是不是对我俩的亲生儿子——诚很不公平呢?我告诉你,才不是呢,因为诚跟你一样,胯下的肉棒都又短又小,勃起来顶多只有博尔巴的巨阳黑屌一半长而已。试想想,这样尺寸平庸的鸡巴怎么能满足淫魅荡女呢,所以让博尔巴成为洁芮雪的性爱主宰岂不不是更好的一件事吗?如此一来,洁芮雪的性欲自会得到满足,到那时,她也会乖乖地呆在伊晓家里,给伊晓家传宗接代……”。
  随着一阵刺耳的布料撕扯之声毫无征兆地响起,伊晓岚月身上仅存的情趣内衣终于被褪下,而后更是被一只黑色大手粗暴地扔在孤零零的墓碑之上,其对她前夫羞辱的意味自是不言而喻。与此同时,博尔巴抽出自己湿漉的左手,在妻子的挺翘肥臀上轻轻一拍,示意其四肢跪地,像条恭顺的宠物母狗一般面对着前夫的墓碑,而毫无疑问的是,伊晓岚月自会照做,乖乖地履行着自己身为性奴的职责。
  由于在前夫墓碑前铺有被褪下的柔软衣物,对这位伊晓家族的一家之主来讲,让她四肢跪地,挺起后翘的浑圆肥臀,以无比恭顺的姿态趴伏在墓碑前并不是件多么吃力的事,相反,这样子做只会令她倍感快乐与满足,而后,随着脸带满意笑容的博尔巴双腿屈膝,挺着胯间的巨阳黑屌,对着红肿发情的蜜洞淫穴猛插进去,顿时之间,伊晓岚月脸上的兴奋与满足扭曲得更为厉害了,她本能般地呻吟着,像一只欲火中烧的发情雌兽般喊叫着,脑海里完全没有任何道德上的禁忌之感,相反,在欲望驱使之下,她甚至说出了更有失自尊的下流淫语。
  “……所以……这个办法是不是很好呢?而且你不用担心,诚是不会介意继父给他自己戴上一顶大绿帽的,用博尔巴的话来说,诚是一个无比尊敬继父的绿帽龟儿子,最喜欢看自己所迷恋的女人被继父的大黑鸡巴操了。要知道,在诚还是青春期的时候,就不知道偷看我被博尔巴操的情景多少次了,而等到我与洁芮雪真正当着他的面被博尔巴操得欲仙欲死的时候,相信诚绝对会兴奋满足地自个儿射精出来……啊……啊……国栋,你知道吗?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啊……”。
  忽如其来的一阵阳精内射,立刻将伊晓岚月送上高潮的顶峰,但见她发出着喜极而泣的呻吟之音,脸颊上弥漫不止的春情跎红更是燃烧到极致,而后,随着那根深入其子宫深处的黑根巨蟒缓缓退出,一股涌之不尽的浑浊白汁也从那被挤开成圆形的阴道口喷撒洒出,弄脏了身下的洁净衣物。而在喘息片刻之后,伊晓家的一家之主却完全没有从这场忘情性爱中回复任何理智的迹象,相反,她似完全忘记了这里有前夫墓碑的存在,整个人的脸上挂着幸福满足的媚笑,迷茫春情的双眼则透着对某种巨物的崇拜与眷恋,之后,一个优雅转身加半起身,伊晓岚月有如喜好伺候帝王的妃子一般双膝跪在了博尔巴强壮的下体面前,其望向对方的妩媚眼神中,更是燃烧起无边的迷恋之火。
  博尔巴已然背对着阳光些许时间了,由于他身材魁梧高大,其投下来的阴影也似乎显得格外的深沉与庞大,某种程度上来讲,便宛如一只贪婪无比的巨大恶魔一般,妄图想吞噬与扭曲着这世上高洁的一切,但被阴影笼罩其中的伊晓岚月却觉得,现任丈夫的身影显得比以往更为崇高与伟岸,至于那根在自己面前高昂耸立着的黑根巨炮,则更是散发一股足以让自己臣服的无上气息,所以丈夫的意愿无论有多荒诞淫欲,自己不能也不该违背。
  本着如此之堕落的意愿与立场,媚眼如丝的伊晓岚月赫然以无比娇淫的语气说道:“博尔巴,我都迫不及待地等着你彻底征服洁芮雪的那一天了,说真的,我好想与她一起脱光全身的衣服,然后一丝不挂地跪在你胯下,像一对恭顺的母狗来伺候你的大黑鸡巴。”说着,伊晓家的一家之主双手捧起自己胸前的那一对E 罩杯美乳,将其稳稳地柔软夹住丈夫胯下巨炮的根部,至于从那深邃乳谷处凸出来的长长一截,她自会懂得怎样应付……。
  待博尔巴与伊晓岚月回到住宅之时,已是7 点钟出头,可两人的着装不见丝毫异常之处,就像刚从家里出发时那般地端庄与整洁,完全让人联想不到这对夫妻先前还在墓碑前做过荒谬淫荡之事,至于洁芮雪,则还对博尔巴的阴谋诡计蒙在鼓里……而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整座庄园里洋溢着祥和快乐的气氛,每个人都完美地履行着自己的角色,没有丝毫的争吵或冲突,在洁芮雪看来,似乎有点儿梦幻美妙得不真实,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与伊晓家的人生活在一起,确实是种难得一见的享受。
  无疑,洁芮雪对丈夫的家人是满意的,然而,在这满意的背后,她也感觉到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异样,奇怪,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要知道,婆婆是如此的祥和与安宁,对自己十分关心,而作为仆人的杰奎琳母女对自己也十分的热情与友好,至于公公,看向自己的眼光却隐隐地透着一种不让人安心的审视……不过这或许只是自己多虑而已,所以到底会是什么导致了这异样的感觉呢?难道……是隔阂,也就是说自己还没有完全融入伊晓家里,对方也没有真正地视自己为家庭里的一份子,那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然而,对洁芮雪来讲,烦恼,不仅仅存在于她与丈夫家人相处之间,现也存在于其创作方面,在结束快乐甜蜜的蜜月旅行后,洁芮雪本以为会突破自己的创作瓶颈,但在对着自己的手提电脑一连好几天,包括今天的半个上午后,她却发觉自己仍然写不出半个字,新构思的纯爱小说连个像样的开头也没完成,难道自己已经江郎才尽?算了,还是先到阳台那观赏观赏风景好了。
  于是乎,略有丧气的新婚人妻当即合上手提电脑,缓步来到卧室处的阳台,由于她与伊晓诚的新婚房间地处住宅的第二层楼,所以阳台总归还是给她提供了些许眺望风景的高度,而且这座庄园别墅本就傍湖而建,洁芮雪自然能毫不费力地观赏到这片洁净的清湖,而在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射之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更是时不时泛起阵阵明亮的白金光华,加上那片倒影在湖面上的翡翠绿景,更加显得美不胜收。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5 #6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72
威望:1996 點
金錢:458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3幕:偷窥
  面对其美不胜收的湖光风景,身在二楼阳台的洁芮雪很快便沉迷于其中,目不转睛地盯着波光粼粼的深蓝湖面,并感叹于自己对兰茵镇乃至这里的一无无知,原因无二,自己在与伊晓诚结婚之前,虽来过这座小镇游玩过好几次,却不知道在它的郊野之处居然坐落着一面如此之美丽动人的清澈镜湖,从而错过了在这享受。
  稍一片刻,这位遐想中的言情小说家毫无征兆地喟叹一声,像是为某些事所烦恼,其美奂绝伦的知性面庞上更是浮现起一丝落寞的神色,这也难怪,自己的丈夫一大早便跟随婆婆到兰茵镇外的地方去某位重要的客户见面去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但婆婆却不这么看,用她的话来说便是:“年轻人就该多多出去历练,这样才能担当得起家业的传承”。
  而说到这个早上离家到镇上的人,其实还有男主人博尔巴·菲尔特与女仆杰奎琳·诺恩,至于其外出的缘由,他们两人说也是办公,只不过不是到镇外的地方,而是到镇上的伊晓家企业,就这么一下,这个偌大的郊野别墅里便只暂时性剩下新婚燕尔的洁芮雪与担当女仆没多久的安吉拉·诺恩。
  或许是因为两者年龄相差不太大的原因,当初这两位气质出众,各具风情的美丽女性甫一见面,便颇为投缘地交谈起来,涉猎了不少话题,而洁芮雪与伊晓诚的婚礼,安琪拉更是没有忘记参加,还主动充当了对方的伴娘,为其送上由衷的真诚祝福,宛若亲密得就像亲姐妹一般,也因为如此,比之除丈夫以外的人,洁芮雪发觉自己更能在安吉拉面前敞开自己的心扉,进行更进一步的深交与密谈。
  既然丈夫不在身边,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回家,加上此时屋里也只有安琪拉一人在,那么为何就不能邀请她与自己到湖边散散步,一起漫步于湖边的丛林里,感受着这梦幻般的美丽风光呢?本着这样的想法与打算,洁芮雪转身离开阳台,走出新婚卧室,顺着幽深僻静的走廊去向了楼下的栽培室,她记得安琪拉不久前还在那打理过花草。
  栽培室的面积不大,也就100 平方有余,但胜在采光充足,空气清新流通,相信即便无所事事地身在这里,但只要闻着这些混杂着花草芳香的空气,相信便是件令人心生惬意的事了。至于这里所选栽种的花草,它们中虽然大多只是易于养活的寻常品种,可也有些难以叫出名字的稀有品种,而在栽培室里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更是坐落着一盆让洁芮雪初次见着,便让她感到有种说不出古怪感觉的花草。
  这株花草高约一米,长着紫蓝的花瓣与火红的花蕊,翠绿的枝干上留着再普通不过的绿叶,就如同它所处的角落一样毫不起眼,可在洁芮雪看来,安琪拉却在照料这株盆栽上花的时间最长,也因为如此,她曾询问过对方,安琪拉听后,却故作神秘微笑,以半开认真的顽皮语气地作答:“这株花草是美颜花,女主人与我母亲能保养得这么好,靠的就是它,而且我时不时也用它做食材的配料,说不定你这几天吃的饭菜,也有它”。
  有关于这株花草的解释,洁芮雪听后,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当真,但因为此时需要照料美颜花的缘故,安琪拉却表示自己不得不婉拒与对方一起去漫步的邀请,不过在栽培室送别洁芮雪之前,她赫然以别有意味的语气半开玩笑说道:“芮雪,独自一人欣赏美景时自有独自一人的好处,没有他人的干扰,说不定更然能看到令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在安琪拉的再三推脱之下,洁芮雪的邀请只得作罢,随后更是不得不独自一人离开郊野别墅,迎着那温暖明媚的上午阳光,走进那茂密的丛林里,来到柔软细腻的湖边沙滩,面对着这水天一色的迷人风光,她很快便忘记了种种烦恼所带来的不快,更加沉迷于眼前这诱人迷失的风景里,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在湖边的沙滩上漫步着,似打算想彻底绕这个美丽的湖泊行走一周一般,直到……赫然出现在沙滩上散落一地的衣物才猛然令她从遐想中清醒过来。
  “女装外套,胸罩,男装外套,内裤……奇怪,还有其他人在这?”但见洁芮雪一脸疑惑走近散落一地的衣物,不住地思索着,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眼前的这堆衣物总给自己有些许熟悉的感觉,就宛若在今早那两人身上穿过。
  “难道会是他俩……”想着,洁芮雪顺着沙滩上所留下的两连串并排脚印来到了湖水边,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投向波光粼粼的湖面,可稍一片刻,其洁白高雅的脸颊便在微微一红,整个人的端庄身姿也轻轻一颤,似为意识到了点什么骇人的真相而感到震惊与紧张,而在这位新婚人妻身后,则摆放着一张足可容纳两位成年人躺下的宽幅沙滩席。
  洁芮雪继续怔怔地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整个人也在岸边显得驻步不前,宛若想要探寻出什么东西才肯罢休,然而,就在她视线范围之内的湖面上泛起一阵狂乱的涟漪后,这位善于观察的言情小说家却像受到惊吓的小鸟一般,本能地一阵飞快小跑,离开沙滩,溜进了岸边处的茂密丛林里,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
  如果是平时的话,洁芮雪绝对会二话不说地离开现场,毕竟偷窥他人隐私并不是件好事,但这一次,她不打算这么做了,因为就算只是为了丈夫伊晓诚与婆婆伊晓岚月,她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里弄个水落石出。
  “出来吧,你们俩……”本着一探究竟的心思,洁芮雪平复了下自己有所急促的呼吸节奏,而后背靠着大树,背过头,挪着自己微微发抖的身躯,向着右边靠去,将那片宽幅沙滩席所处的沙滩尽收自己眼底。
  仅仅在片刻之后,新婚人妻双眉下的那对好奇且清净的星眸便瞪得更大了,扩张的瞳孔里更是透着一种难以想象的震惊,整个人连那所放缓的呼吸也重新变得急促起来,似目睹到某种令人惊惧的事物。
  “奇怪,他俩不是今早到镇上的企业办公去了吗,怎会在这?”洁芮雪万分无奈地在心底质问着,而若顺着她暗中偷窥的视角往沙滩望去,可见到一男一女正毫不在意地一丝不挂,展露着各自的赤裸躯体,且有说有笑,亲密万分地相互揽着对方的腰部,一同走向沙滩席。
  那男的留着光头,虽其貌不扬,肤色深黑,却魁梧高大,身高足以接近2 米,一身雄壮强横的肌肉则仿若透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凶猛力道,而那根挂在坚实胯下的黑根巨蟒更是散发着非一般的雄性魅力,牢牢地吸引着偷窥者的目光。
  “大,真的好大,想不到还未勃起,便不比诚的那话儿勃起时的长度来得要短,而且论其粗壮程度……好像来得并不逊色,真是好厉害,如果它完全勃起的话……”后面的自我感言,洁芮雪没有在自己心底续写下去,但若在这根完全勃起的黑色巨屌面前问起自己该用什么字词来形容丈夫伊晓诚的阳具,自己也许会用上“软绵羸弱”,“短小无力”的字眼?抑或是毫不留情地直接来一句“渺小到忽略不计”来定调。
  随着偷窥距离的拉进,黑色男子的身份对洁芮雪来说不再是秘密,除了博尔巴之外,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人了,而那伴随于公公来到宽幅沙滩席前的赤裸女性,也正是安琪拉之母杰奎琳——两人说今早是去镇上的企业去办公,但显然说了谎,为的只是在湖边享受鱼水之欢而已……可婆婆伊晓岚月,丈夫伊晓诚,还有好友安吉拉,他们三人知道这件事吗?如果自己告之他们这件事的话,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信,但若不告之他们三人,似又对不起这三人……目睹到这忽如其来的变故,洁芮雪的脑海里可谓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但公公胯间的那根大黑鸡巴真的好雄伟,而且杰奎琳也是容貌身材两相俱佳,是个魅力非凡的成熟美妇,或许这就是两人走在一起,搞偷情的原因?。
  很快,博尔巴与杰奎琳便有了新的动作,但见两人在微笑间转换一下位置,便有如一对不知情的亲密情侣一般,侧身面对着偷窥中的洁芮雪,之后,美丽成熟的家族仆人便优雅冉冉地在男主人面前双膝跪地,手捧着胸前那对成熟无比的浑圆乳房,神色迷离地夹住着下垂悠长的大黑鸡巴,口吐轻微热气,有如在呵护怀中至宝一般上下套弄起来。在这种接踵而至乳交刺激之下,深陷于柔美温暖乳沟中的黑根巨蟒很快地昂然勃起,有如一条振翅高飞的冲天巨龙一般,将凶狠无比的龙头探到了一对光泽湿润的蜜唇面前,领会其意的杰奎琳则蒙尘一笑,不见她有任何迟疑之色地张嘴伸舌,将这一整个浑圆硕壮的黑色龟头纳入了温暖湿润的嘴腔里,与此同时,她那双温暖沉静的浅棕色双眼也更显痴迷与眷恋。
  另一方面,洁芮雪在目睹着博尔巴那巨阳黑屌全然勃起的骇人雄姿的同时,其惴惴不安的偷窥目光也是毫无意外地更显震惊,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低估了这根大黑鸡巴勃起之后的真正尺寸,或许还包括它插进阴道里所带来的快感程度,至于自己的新婚丈夫伊晓诚,若他的鸡巴与这样真正雄伟无匹的阳具一经比较,自己就真的只能用“渺小到忽略不计”来形容了……没错,伊晓诚的阳具单从尺寸来讲,无论是粗度还是长度都远远无法与他的黑色继父相比,就像稚嫩小树与苍天大树之间的差别,某种程度上来讲,甚至乎有些令自己失望……。
  洁芮雪依然隐藏在大树背面,不住地在心底比较着两个男人胯下阳具的大小,也许是脑海里所遐想的事情过于羞人,加上眼前所目睹的淫荡的景象,平时专注于纯爱小说创作的她终于把持不住,一个转身,紧闭着双眼,背靠在大树上,意图平伏着胸脯下那愈发激动的呼吸频率,然而,伴随着不绝于耳的阵阵性器抽插之声与带着欢愉意味女性呻吟之音的响起,新婚人妻的脸颊与耳根处却燃烧得更为娇红血艳了,她甚至乎感受到从下体出传来的无尽落寞,正引诱着自己伸手向下探去……。
  不知在什么时候,双膝跪地的杰奎琳已然结束了对博尔巴乳交与口交,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场沙滩性爱的结束,相反,她的下一个性交姿态却更显淫霏撩人,整个人赫然摆出了四肢着地,挺臀垂乳的后入狗趴姿态,其趴跪的朝向也是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地正对着洁芮雪所隐藏的那棵大树,像是刻意而为之一般。
  与此同时,屹立在杰奎琳身后的博尔巴也有如一只黑色巨兽般双膝跪了下来,并挺立着胯间的黑根巨蟒,熟练且娴熟地插入了那道深陷于两团肥厚丰腴臀肉之间的淫靡肉缝,伴随着那根巨阳黑屌在阴道与子宫里活动时所带来的凶猛力道,杰奎琳除了顺从于它的抽插而摇乳摆臀,发出喜极而泣的欲望呻吟之声外,便没有其他的动作了,而从她脸上流露出如痴如醉的神色也可看出,这位美丽熟女显然非常享受男主人的抽插,乃至驾驭,可以说,现在的杰奎琳,与其说是那位平时在男女主人面前不卑不亢,温柔待人的沉静女仆,不如说只是头自愿舍弃所有尊严,只为得到博尔巴胯下那大黑鸡巴临幸的性奴母狗。
  伴随着愈发急促激烈的性器抽插声,杰奎琳的呻吟之音也有如一曲富有情调的讴歌,在一步步地走向高亢与冲动,之后更是在一阵浓烈阳精的爆发中去到了愉悦的巅峰,而后,这股情欲之音便毫无意外地缓慢回落,结束得悠然且有韵味,也让在情欲声中备受心烦的洁芮雪回复了些许理智……。
  “奇怪,杰奎琳没再呻吟了……”本着一探究竟的目的,好不容易才平伏住自己情绪的洁芮雪重新挪了挪自己的身躯,背靠着身后大树向右靠前,且眼带偷窥且好奇的目光,重新瞄向了湖边沙滩那一边……却发觉只有杰奎琳一人双眼闭目,压胸翘臀地伏躺在那张经历过性战后的沙滩席上,至于公公博尔巴,却不见其踪影。
  “难道……他又到湖里游泳去了?”然而,随着一阵细碎轻微的脚步声骤然响起,洁芮雪才惊觉自己的猜测错了,依着这股难以捉摸的声响所传来的方向,一脸不安的她猛然回头,才发觉自己要偷窥的人已然不知在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面前,且神情变得无比的陌生骇人,正用着宛若深渊一般的诡异双眼打量着自己。
  不安很快转变了恐惧,伴随着毛骨悚然的惊骇之感在心底的泛起,心慌意乱的洁芮雪连忙开口道:“公公,我可以解释这一切……”可后面的借口,新婚人妻却再也说不出口,但见她在博尔巴那双连同眼白部位都变得漆黑无不的眼睛注视之下,整个人的神情很快便变得木讷且僵硬,宛若被抽去了灵魂,空洞得如同一个失去了往日神采的人造玩偶。
  “在我面前,你不必解释任何借口,只需展现你心中的欲望即可……”博尔巴的声音也是变得沙哑且深沉,陌生得与平时判若两人,犹如恶魔附体一般,而后,在他的示意下,眼神空洞的洁芮雪迈着机械的步伐,犹如一具没有自我的扯线木偶,跟着自己的公公离开浓密的树林,走向了眼前的湖边沙滩。
  “主人,看样子你已将你的小儿媳搞到手了,真是厉害。”先前还伏躺在沙滩席上的杰奎琳,现在已然双手叉腰地站着,还毫不介怀地继续挺胸翘臀,展露着一身比之伊晓岚月还要丰腴好几分的妖娆身材,且一脸面带着难以想象的邪魅微笑,恭贺着博尔巴。
  “还没那么快,毕竟我对她的深度催眠不能持续太久,但终有一天,她必将在清醒的状态下脱去全身衣物,心甘情愿地在我面前双膝跪下,哀求着我用大黑鸡巴狠狠地操她。”说着,博尔巴颇有深意地看向一脸漠然的洁芮雪,然而诚如他所说的那样,伊晓诚的新婚娇妻现在就如同一具扯线木偶般木讷沉闷,毫无往昔之日的神采与活力……而与这种了无自我的人肉傀儡做爱,博尔巴实在提不起兴趣来,但他偏偏又需要此种深度催眠来叩开洁芮雪的心防,以此将某些精神暗示植入在对方的灵魂深处。
  “芮雪,你打算把我与杰奎琳的偷情之事告之其他人吗?”博尔巴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我还没想好……”但见洁芮雪双眉微皱,为难的神情上浮现出一阵难以做出抉择的矛盾与犹豫。
  “你觉得我的大黑鸡巴怎样?”博尔巴没在原来的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另辟蹊径地从另一个角度出发,颇有意味地换了个更为邪恶的话题来谈论。
  “又粗又长,比我丈夫的阳具雄伟多了,也强大太多了。”说到此处,洁芮雪木讷沉闷的脸上又赫然流露出有感而发的落寞与失望。
  “那你喜欢我的大黑鸡巴吗?”。
  “喜欢”。
  “想被它操吗?”博尔巴恶意满满地继续询问着心智已失的洁芮雪,至于屹立在他身旁的杰奎琳,也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新婚人妻的一举一动。
  “这……我不能做对不起伊晓诚的事,虽然他的阳具在这根巨阳黑屌面前确实显得无比的弱小与可怜。”转眼间,洁芮雪脸上的为难之色更显浓厚,凸显着理智与肉欲角力之下的挣扎。
  “很好,你既然承认喜欢我的大黑鸡巴,那你便不应该将我与杰奎琳间的偷情之事告诉他人,这样一来,你以后就有更多的机会看到我的大黑鸡巴,是吧?”
  博尔巴以退为进,重新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上。
  “公公,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将你与杰奎琳间的偷情之事告诉其他人。”洁芮雪眉头松懈,神色一阵释然,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芮雪,因为伊晓诚,你不想被我的大黑鸡巴操,这我理解,但你可以一边看着我的大黑鸡巴,一边幻想被我的大黑鸡巴操,借此自慰来发泄欲望,不是吗?”。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只要对着大黑鸡巴自慰,幻想被它操,就不会对伊晓诚不起了。”洁芮雪听罢,脸上顿时浮现起茅塞顿开式的惊喜之色,整个人更是眉开色舞地道,“公公,你这个注意真好”。
  话毕,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眼勾勾地盯着对方胯间的勃起巨屌,随即娇媚一笑,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衣带,脸颊处也随之浮现起欲望的潮红。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5 #7樓 引用 | 點評
小草鞋站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072
威望:1996 點
金錢:458 USD
貢獻:18410 點
註冊:2019-07-20

第4幕:-催眠下的自慰
  太阳东升,坐落于湖边的别墅则还像往常般幽静安宁,而在栽培室里,金发蓝眼的安琪拉在摆弄完最后一具盆栽后,有条不紊地走向了洗手盆,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杰奎琳的女儿在洗完擦干双手,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这里,继而离开住宅,走向了细腻柔软的湖边沙滩。
  打自童年懂事时,安琪拉便随帮工的母亲在伊晓家住了下来,还在别墅后的这座湖里游过泳,所以这片湖光风景到底有多美丽,她自然不会不清楚——对她来讲,在工作完成后的闲余之时,来这片沙滩上闲逛休息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本着这样的目的,安琪拉漫不经心地在沙滩上来回漫步起来,留下层层脚印,而当她在眺望水天一色的远方之时,黛眉下那对清澈明亮如蓝灰星石的眼睛更是毫不吝啬地流露出对当下美景的惊叹,不过,在她转移其视线,注意到另一连串在沙滩上所留的脚印后,那对看似无任何杂质遗存的星眸却不知为何泛起了一丝莫名的邪魅。
  “芮雪,相信你已经看到了某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是吧?”自言自语间,安琪拉的嘴角处赫然浮现起一丝不怀好意的邪魅微笑。
  同一个湖泊,一样动人的湖光景色,可就在这片沙滩的另一端,却上演着极为邪淫羞耻之事,但见眼神空洞,宛若失了灵魂的洁芮雪终于将洁净的双手伸了自己的衣带,在公公博尔巴与女仆杰奎琳面前一步步暴露出自己那洁白无瑕的迷人胴体。
  在出发前去观赏湖光风景之前,洁芮雪所选的衣着为一件白领粉底的丝质中袖休闲上衣,外加一条将自身长腿衬托得利落挺拔的白色休闲长裤,脚上则蹬着一双时尚油亮的女装皮鞋,毫无疑问的是,这套富有时尚气息的休闲套装自是将她衬得无比的英姿动人。
  伴随着一阵宽衣解带式的手起手落,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机械木讷般地将这套碍事的休闲套装尽数褪去,外加自己的鞋袜,展露出半裸下的曲致妙曼肉躯,其身上的那套三点式性感紫蓝内衣也随之将这位新婚人妻蒙上另一种撩人风情,可在这股撩人风情所的背后,又足可隐约察觉到一种生硬与空洞,这是深度催眠所带来的负面后果,而作为被催眠对象的洁芮雪,还没有完全释放出自己作为淫魅荡女所该有的淫欲奴性,她还需要更多潜移默化的精神暗示才行,对于这一点,博尔巴也是心知肚明的。
  另一方面,在博尔巴身旁的杰奎琳也在心底不时地点赞着洁芮雪的容貌与身材,觉得主人所选的驯服对象还真是极品一枚,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应该说,甚至乎比之自己还要来得更有所魅力……没错,对方的胸围与臀围固然没有自己的来得那般丰腴妖娆,但配合着更为矫健平直的腹肌及狭窄有力的腰部,外加那对分外挺拔修长的玉腿,整个人的身材曲线却更显得匀称协调且高挑矫健,再加上其他方面,怪不得主人在伊晓诚的婚礼过后会对这位新婚人妻念念不忘,非下定决心将她征服在胯下不可。
  在褪去全身外衣之后,洁芮雪先是迟疑片刻,脸上流露出迷惑的神情,然而未及片刻,其欲望横陈的脸上便泛起更具挑逗意味的媚笑,停下来的双手也随之往后背伸向了自己的胸罩,不过在这更进一步的关头,却传来了博尔巴那陌生到骇人的低沉嗓音:“芮雪,到沙滩席上对着我的大黑鸡巴自慰吧,相信那样会更方便”。
  “公公,你对我真是关心,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担心在沙滩上自慰会让细沙弄脏我的下面呢”。
  洁芮雪听罢,其回应对方的娇媚语气赫然带上一丝扭曲的感激,也让这场还没开始的自慰更添淫欲的氛围,与此同时,领会博尔巴意思的杰奎琳也相视一笑,利落万分地让出沙滩席了,当然,别误会了,她对洁芮雪可没有半点妒忌,相反还对主人能不久后拥有这样品质出众的性奴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也许是因要目睹到春宫淫戏而兴奋,这位成熟的美艳女仆其狼藉一片的隐秘胯下又变得淫湿起来,从而流露出些许透着欲望的浑浊阴汁。
  “杰奎琳,多谢你。”洁芮雪先是风情万种地拨弄了下自己齐肩的乌黑秀发,而后便宛若一位喜好展示自己身体一切的欲望娇娃一般,媚眼如丝但眼神空洞,且迈着优雅轻佻的步伐走上了沙滩席,而后用喜爱的目光盯向公公的胯间巨屌,继续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胸罩。
  在一阵轻浮的手起手落中,尺度不甚暴露的紫蓝色内衣也被女主人自己逐一剥去,将遮掩下的最后隐私部位暴露在博尔巴面前,无论是点缀着娇媚乳头的圆润乳房,还是透着饱满唇肉的娇红阴道皆没有幸免。然而,迎着对方那宛若要吞噬一切的深邃目光,有如人肉傀儡的洁芮雪却表现得更为迷情动人,但见她先是伸出醇香肉舌,舔了一下自己竖起来的右手中指,而后便眼带魅惑目光,在沙滩席上双膝跪下,然后左手数指并拢,拨开两片早已淫湿已久的香艳阴唇,向里面探了进去,与此同时,她的右手也没有闲着,跟随者自己的呻吟节奏,不住地爱抚,挤压与揉捻着自己的诱人右乳。
  “啊……啊……”洁芮雪不住地动情娇喘呻吟着,其矫健有力的腰肢与挺翘浑厚的雪臀也有如缠人的灵巧欲蛇来回摆动着,她的神态与姿势虽带着莫名的空虚木讷,但也足以撩人心扉,可在神色漠然的博尔巴的看来,还得加一点东西才能更好地烘托在场的淫欲气氛,本着这样的想法,黑色公公骤然问道:“芮雪,说出你脑海里的性幻想吧,这样你能自慰得更为自在”。
  “可……这也太……难为情了……好像也对不起伊晓诚……啊……啊……”
  洁芮雪那沉溺于幻想快感中的媚然神情中悄然浮现起一丝为难与愧疚,但就像她先前所经历的为难与纠结一样,注定会在黑色公公的一番话语劝解下悄然释怀。
  “可伊晓诚并不在这,不是吗?况且你已经在我面前自慰了,难道你还怕把自己的性幻想给说出来?”果不其然,空气中响起了扭曲逻辑的劝解之言。
  “公公……这……啊……啊……”洁芮雪虽还在坚持,但那份空洞的矜持早就显得摇摇欲坠,即将被欲望的洪流所吞没,而且伴随着她那愈发动情高亢的呻吟之音,也可看得出其抽插淫湿阴道的手指变得更为急促起来,从而带出阵阵欲流不止的浑浊淫水……。
  而后,伴随着一阵急促高亢的呻吟声到来,被深度催眠的新婚人妻终于奔溃了,她也随之道出了自己脑海里所想的性爱幻想:“诚,你的鸡巴也不算小了,可在公公的大黑鸡巴面前就啥都不是了,连他长度的一半都没有,其耐久度更是短得可怜……”。
  “……以往每次在跟你做爱时,我总有些不尽兴,却不知道为什么,但在今天看了公公与杰奎琳做爱的情景后,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原因就是你的阳具还不够大,无法给我带来更多的快感……啊……啊……”。
  洁芮雪话在讲,手在动,空洞却动情的脸上赫然浮现出沉醉于幻想的神色,而在自己那纤细手指的灵巧挑逗下,点缀在诱人乳晕上的娇红乳头也欲姿勃发地挺翘着,宛若一枚诱人品尝的成熟红果,而在一记接踵而至的空洞呻吟声中,她不禁向后倒了去,即便如此,新婚人妻在迎面仰天高亢呻吟之余,仍不忘用修长矫健的玉腿支撑着欲流不止的阴部与挺翘结实的雪臀,更为巧合的是,那片宛若娇艳花瓣绽放的阴户,却不偏不倚地正对着着博尔巴的深邃目光,且在手指不时的翻动抽插中释放出了更多的蜜汁淫水。
  “啊……啊……诚……你看到你继父的大黑鸡巴没有……真的好长好壮……他……他正在狠狠地操着我呢……真……真的好刺激……啊……啊……”伴随着愈发离谱下流的话语到来,洁芮雪那娇喘不止的欲情呻吟终于去到了最高峰,也预示着全身高潮的到来,与此同时,她那双无比空洞的眼睛也流露出前所未见的喜极而泣,就好像……自己真的突破了道德上的束缚,毫无内疚地背叛丈夫,然后在公公面前心甘情愿地张开自己的大腿,让眼前那根无比强壮的大黑鸡巴狠狠地插了进来,从而令自己那空虚饥渴的阴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不知在什么时候,自慰结束了,洁芮雪则依然眼神空洞,她先是将深入自己阴道里的左手手指抽出,在抬起来失神地看了看后便放下摊在了身旁,在沙滩席上留下带有浓郁气味的淫湿痕迹,当然,连同左手放下摊在身旁的,还有那只还在抚胸弄乳的右手。就这般,新婚人妻仰天平躺在沙滩席上,神色木讷地仰望着点缀着些许白云的苍蓝天空,整个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就好比一具待命的木偶而已,直到公公博尔巴俯身来到她跟前,将右手轻放到圆润光华的额头之上。
  “芮雪,你很快便会忘了你自己在我与杰奎琳面前脱光全身衣服,对着我大黑鸡巴自慰的事实,相反,你只会记得你在偷看我与杰奎琳做爱之后,便由于忍受不了全身的欲火,偷偷地跑到了密林里自慰,并幻想着被我的大黑鸡巴操这档子事……而且你在心底承认自己非常喜欢我的大黑鸡巴,所以决定并不打算将我与杰奎琳偷情的事告诉其他任何人,包括你的婆婆伊晓岚月,你的丈夫伊晓诚,还有你的好友安琪拉……好了,我的嘱咐完了”。
  说着,博尔巴面带森然笑意地收回自己的右手,站了起来,并暗示着自己的儿媳去做该做的事。
  稍一会儿,便正如这位巨阳黑魔所说的那样,但见洁芮雪依然神色漠然地站起身,在以无比空洞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后,然后便机械般地拾起先前被褪落在地的衣物,将其一一穿戴好,迈着零碎死板的步伐走进了沙滩旁的密林里,继而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就好像自己没来过这片沙滩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缓慢行进中的新婚人妻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洁白光滑的脸颊则重新泛起了欲望的春潮,全身也像在某种邪恶力量的操控下而微微颤抖,而且仅在片刻之后,洁芮雪便开始了二度宽衣解带,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是那般的空虚而木然,但其乌黑瞳孔的深处已然泛起了一丝灵动的自我,就好像她的灵魂已然苏醒,整个人也宛若从黑色公公所施加的深度催眠中走了出来。
  与上一次在他人面前自慰之时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洁芮雪仅是半解罗裳,并没把随身所穿的紫蓝内衣给褪下,因为她开始感觉到羞耻,所以自然而然会注意身上衣物的多寡,况且这仅是场自慰而已,还用得着脱光全身衣物吗,仅靠自己灵巧的双手不就可以摸进衣物与肌肤间的空隙,前去触摸让自己兴奋无比的敏感私处么?。
  很快,在这片空无一人,宛若只有洁芮雪存在的密林某处,又弥漫而起动情且压抑的呻吟声,伴随着深入阴道手指的快速进入,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脸上的跎红晚霞也是燃烧地愈发浓烈,显得霎时诱人,更为重要的是,她这次的姿态与动作在显得无比撩人之余,还透着一股彰显着真实自我的欲望,就好像是自己是真的因为目睹了博尔巴的偷情之举而欲火焚身,所以不得不偷偷离开,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停下来自慰,并幻想着自己在黑色公公的胯下呻吟不止,缠绵承欢,被那根无比雄伟的大黑鸡巴送上从未有过的愉悦巅峰……。
  是夜,残月当空,星空黯淡,晚餐在伊晓家的郊野别墅里按时进行,鉴于有两人在镇外因生意之事无法按时赶回家,所以安琪拉这次理所当然只准备了四人份。不得不说,热腾腾的饭菜还是像以往般香气扑鼻,诱人迷醉,完全不失水准,但用餐的气氛却大不如以前,怎么说了,便是透着一股明眼人都看得出的隔阂与距离,打自目睹公公与好友之母的偷情之举后,洁芮雪便暗自打算与这两人尽量疏远,她真的很难想象对方在大白天干过那档子羞耻之事后,还能在当天的晚餐中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或许……那两人已经偷情过好多次了,早就炼成一幅厚脸皮了,不过说真的,博尔巴的大黑鸡巴真的好粗好长,尺寸也着实来得无比巨伟,如果伊晓诚也能有这么一根强大的阳具就好了。
  遐想中,洁芮雪的洁白脸颊不免流露出一丝惹火的绯红,整个人在有所分神之余,其专注的眼神也透出一丝失神,直到好友安琪拉忽如其来的一阵询问才令她回过神来,避免了一阵小小的失态。
  “在想什么呢,大作家?”金发蓝眼的安琪拉面带顽皮微笑,好奇地问着。
  “在为陷入写作瓶颈烦恼而已,感觉最近都没有好的题材。”洁芮雪苦笑了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与此同时,她看向与自己一起同桌用餐的博尔巴与杰奎琳,发觉这两人在微笑细语交谈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先前的微小失神,顿时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是吗?那就转换转换思路,试试写情色小说,题材我也给你想好了,比如母女俩共侍一男。”说着,安琪拉风趣一笑,低头喝了口汤,意图避开好友的目光。
  “安琪拉……”杰奎琳立刻反应过来,狠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而后满面歉意地对洁芮雪说道,“请你别在意,我女儿虽然有20岁出头了,可有时就像个顽皮的小孩”。
  “没事,我并不在意。”洁芮雪客套地回应着,然而出于对眼前这位美熟女仆的不甚信任,她的释怀微笑都显得有些勉强,之后,整个饭局便陷入了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我吃饱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上楼休息了”。
  说着,洁芮雪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首先动身离开了座椅,而在目视她离开后,博尔巴也表示自己已经吃饱,需要回房休息,不过在离开餐桌之前,他却颇有意味地对安琪拉说道:“安琪拉,你待会到我房里来一下”。
  安琪拉听罢,并无当面回应,只颇为顽皮地向博尔巴抛了个情趣的媚眼,而待这位魁梧的黑色男子离开后,偌大的餐间便只剩下她与自己的母亲了。
  “母女俩共侍一男……安琪拉,这事还是别让芮雪过早知道为好,免得令她对主人心生过强的逆反心理。”杰奎琳眉头微皱,面露忧虑之色。
  “妈妈,放心啦,芮雪的联想能力还没有那么丰富,再说了,你我都是博尔巴的性奴这事,她不是终有一天会知道吗?”安琪拉的语气显得漫不经心,就好像没把母亲的提醒放在心上一样,而后,她更是轻松惬意地转移话题,问道,“妈妈,难道你今天上午还没有让主人尽兴?”。
  “安琪拉,你也知道,单靠一人是很难彻底满足主人的性欲,所以……”杰奎琳面色微红,后面的话不再说下去,原本专注的眼神也变得有所含糊不定,“所以就由妈妈你收拾饭桌吧,我吗?就先去陪主人了”。
  话毕,安琪拉面泛一阵轻快的笑意,动身离了去,就宛若一只夜猫般灵动。
------------------------
V

TOP Posted: 2021-04-29 11:45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0, 09-27 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