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俺走出了上海火车站,头回觉得那么松快,身边没有大包小包,喘气都跟往
常不一样的泰和。杜明答应让俺赊货,又能搭免费车皮运到上海,俺不知道这是
不是他的酒话,也不知道这种便宜能到哪天,可这好歹还是让俺缓了一口大气,
心里总觉得有些底了。俺一时高兴,破例打了一辆出租,舒舒服服的回了家。好
几十块的车费,俺到了家才觉着心疼,可一想,算了!不是才这么一回嘛!

  果然,因为春节就要到了,东北的山珍野味特别好出货,俺把货提出来两天
就全出手了。俺问客户还要些啥,完了,试着给杜明打了长途,杜明还真的把货
赊给俺了,还是跟着铁坤的车皮过来,我高兴的只顾谢他,撂下电话,乐得都忘
了自己说过啥了。货直接到上海,不用俺操心,俺还是头一回在家这么闲待着。
说是家,其实就是间又住人又当仓库的出租房,没有婆婆,也没有女儿,最多只
能勉强算个窝。

  俺胡乱换台看着电视,闲得发慌,又想起小庄,可小庄这些日子全没人影,
俺估摸着他回南京了。俺又想起倩倩,也不知道她找到她妈了没有,俩人相处的
咋样。

  下午,俺干脆逛商场打发时间,说来也巧,俺在商场碰上了列车长老曹,老
曹来给老家的亲人买礼物,俺一看,跟老曹就伴逛了。俺俩一直转悠到六点多,
老曹热情的请俺吃晚饭,俺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也就没拒绝。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大概齐老曹平常没啥能说话的朋友,所以三杯下肚,就
跟俺叨叨起来,讲当年他老婆咋偷汉子,俩人咋离婚,他为工作照看不了儿子,
咋把儿子送回老家姐姐家,他自己一个人在上海又咋孤单的过日子,一肚子苦水
都倒给了俺。俺听完,也觉得老曹一个人怪可怜的,就说:「曹叔,咋不再找一
个?你工作也稳当,钱也不少挣,又不是养不了家。」老曹苦笑说:「开始那几
年,我也想再找,别管怎么说,日子总得过下去,对吧?」俺点点头。老曹又说:
「可是我,唉!我的工作常年跟车跑,三天两头不在家,就是再娶个老婆,搁家
里我也不放心。」俺说:「能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好女人还是有的,曹叔你咋这么
想呀?」老曹说:「我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再说还得顾着孩子不是?
当时孩子还小,万一后妈对孩子不好,那孩子不更遭罪了。」

  俺瞅瞅老曹,也不知咋地,眼前的老曹好像一下子蔫巴了不少,全没了当初
俺在车上遇见他时的那股子精神气了。俺一阵心酸,心里挺可怜他的。虽然老曹
每回都让俺用身子顶卧铺票钱,可俺看得出来,老曹其实是个实诚人,来回车票
一千多块,俺知道自己一个老娘们的身子不值那个价钱,可老曹从来没跟俺计较
过,也没跟俺摆过臭架子,每趟还都忙前忙后,帮俺存货物、找卧铺,说实在的
俺心里一直对他挺感激的。

  这时候,老曹已经喝得有些醉了,可还在倒酒,俺一看,把老曹拦下了,想
都没想,就说:「曹叔,别喝了。晚上去俺那睡吧。」老曹一愣,拿着酒瓶的手
微微颤抖,抬头看俺,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你,大妹子。」说着,一扬脖还是
把酒一口灌下去了。俺知道,他喝的是苦酒。

  俺带着曹叔到家,主动脱光衣服,曹叔看着俺光溜溜的身子,一阵激动,俩
眼冒火,啥也不顾的就上来抱紧俺,使劲亲俺的嘴,啃俺的脸。曹叔嘴上新掌出
来的硬胡茬子,浑身都是喝酒后臭汗味,可俺闻着受着,却觉着曹叔更有男人味
了,跟俺先头死了的老公很像,俺一下子就来劲了,欲火燎得俺浑身发热,骚屄
里一个劲的泛酸泛痒。俺实在忍不住了,拽着曹叔退到床边,曹叔就势一压,就
把俺扑倒在床上了。

  以前俺都是和曹叔在火车上的车长室里弄,床铺也小,还得防着有人撞见,
曹叔还是头一回看俺脱光了,俺这白花花的身子他看着直流哈拉子。曹叔的结实
身子压在俺身上,脸埋在俺一对大奶子当中,左右乱蹭,胡茬子扎得俺有点疼、
又有点痒,贼辣辣爽,老带劲了。俺一个劲的浪哼哼!主动托着大奶子往曹叔嘴
边送。曹叔也不含乎,张嘴把俺的奶头叼个正着,又用舌头舔,又用嘴唑,哈拉
子顺着俺的大奶子一直流到俺的胳肢窝。

  俺觉着奶头被曹叔弄得挺痒痒,咯咯笑着又将另一边的大奶子也送上去,说:
「曹叔,再尝尝这个。」人都说酒后乱性,曹叔这时候眼里恐怕只剩俺的身子了,
看俺的奶头一到嘴边,麻溜的舍了那个,又叼上这个,可这回曹叔不光又舔又唑
了,还咬俺的奶头,也没特别使劲,俺只是有点疼,生养过的女人都给孩子咬过
奶头,当初被咬的那个幸福劲,好像跟这差不离。给曹叔这么一咬,俺倒是更来
劲了……

  曹叔把俺的两个奶子上玩得都是哈拉子,在灯光下闪闪乎乎的发亮光,俺实
在忍不住,骚声骚气的说:「曹叔,脱了衣服,快肏俺吧,俺都要浪死了。」说
着,俺伸手帮曹叔解扣子、解皮带,曹叔也急急火火的脱衬衣、脱裤子,扒得精
光。俺一看,曹叔的鸡巴原来已经硬起来了。曹叔的鸡巴长得很有意思,乌漆嘛
黑的,虽然没小庄的常,可不比小庄的细。俺一把握住,说:「快进来,肏俺吧!」
俺扯着大鸡巴送到门口,曹叔比俺更急,一使劲,大鸡巴一下子全肏进去了,把
俺的骚屄填得满满当当的,俺当时那个知足劲,就甭提了。

  曹叔的酒劲大概全上来了,压着俺,只知道拼命肏俺的屄,又快又狠,俺屄
里浪水不断溜,滑不溜丢的,挨起肏来贼德劲,俺干脆把俩腿劈开更大,好让曹
叔肏得更深更顺溜。估摸着曹叔也觉着痛快,所以鸡巴不打锛,铆大劲的狠肏俺。
俺闲了这好些天,可算遇上个趁心如意的,胎嗨得直浪哼哼:「啊,曹叔,你真
能干,使劲肏俺,往里肏,把俺肏死吧。」曹叔也没一句话,只顾闷头肏俺。

  过了几分钟,俺突然觉着耳边发湿,伸手一摸,俺还以为是曹叔出的汗,可
偷眼一瞅,倒吓了俺一跳,原来曹叔哭了。俺身上的欲火一下子全凉了,心里只
剩可怜身上这个老男人,俺猜俺让他想起了他从前的家,一个男人离婚十七年,
家里没个女人,儿子又远在老家,俺想起他过的日子,心里一阵揪得慌。虽然当
初是曹叔想占俺便宜,俺们才认识的,可俺知道曹叔是个好男人,要不是他遇上
了一个不要脸偷汉子的老婆,一家人的日子准保能过得甜美幸福。

  曹叔咬牙压着俺,越肏越凶,大鸡巴每次撞俺的屄,都能发出啪、啪、啪的
大响。俺知道曹叔是醉了,把俺当成了他老婆,又爱又恨,想亲近,又想惩罚。
俺替曹叔心疼,不知咋地,俺眼窝里一热乎,也流泪了。俺激动的紧抱住曹叔,
啥话也没说,只是让曹叔在俺身上使劲发泄他这些年的憋屈。俺一直想报答曹叔,
可俺一个刚能养活家的女人,能给他的也只剩这身子了。

  没多久,曹叔就射精了。完了,疲惫的趴在俺身上睡着了。

  转天早晨醒来,曹叔好像只记得晚上对俺很粗暴,直跟俺说对不起。俺不想
戳曹叔的伤疤,笑着说:「没啥,哪个男人喝高了不这样,女人家三十如虎,四
十如狼,要杀狼打虎,就得下重家伙,不凶不带劲,俺喜欢!」曹叔激动的说:
「谢谢你,大妹子,你对我真好。」俺说:「曹叔,你平常这么照顾俺,俺心里
不把你当外人。」曹叔说:「那算什么照顾,我知道自己不好,一直占你的便宜。」
俺拦住曹叔的话,说:「曹叔,你千万别这么说,是俺占你便宜才对,每回的车
票你都帮俺免了,还让俺存货,给俺找卧铺睡,可俺从来没让你弄痛快过,俺心
里还觉着亏欠你呢。」

  曹叔还响说道歉的话,俺见不得好男人低头,抢着说:「哎呀,曹叔,咱啥
也甭扯了,俺一个寡妇,你一个光棍,王八看绿豆——对眼的事,一个愿打一个
愿挨。……干脆!俺也不跟你外道,你也别跟俺客气,俺就稀罕你这大鸡巴,只
要你不嫌弃俺,咱们往后屄照肏,车照坐,行吗?」俺一通糙话说得曹叔也哈哈
笑了,说:「我一个老头子还能嫌弃你嘛?」

  曹叔还要上班,临走问:「你什么时候回老家?」俺说:「还得等几天,俺
还有一批货要来,等出了手就回去。」曹叔说:「什么时候走,提前给我打电话。」
俺玩笑着说:「行!咱们是进进出出的老交情,俺也就不说那个谢字,假客套了。」
老曹叫俺给逗笑了,看来心情敞亮了不少,说:「就是!老交情,谢什么谢呀。」

  俺送老曹出门去。正巧,隔壁这时候搬进来一个男的,三十来岁,挺胖,看
见俺就住隔壁,热情的上前跟俺打招呼。那男的说他叫冯奎,江苏盐城人,在上
海开过公交车,后来看跑运输来钱,就自己买卡车跑起了长途。

  晚上,家里又只剩俺一个人,冷冷清清的,俺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频道,自
己嘟囔:「妈的!也没个好电视。」这时候,就听外面有人走动,还有男女说笑
声,俺撩窗帘瞅了一眼,原来是冯奎搂着一个女人回来了,黑灯瞎火的也没看真
切,俩人就进屋了。俺也没当回事,关了电视要睡觉,可就听隔壁冯奎叫:「爱
优,宝贝,快脱,快脱!」那女的浪笑说:「干啥,吵儿巴火、火昌钻天的,才
刚在车上你还没鼓秋够呀!人家的屄水到现在可还津津拉拉的,没干呢。」

  俺一听口音,那女的敢情也是东北人,岁数还不大。又听隔壁一阵乱响,跟
着一声焖响,那女的大叫:「你妈的!差点闪了老娘腰。」冯奎嘿嘿大笑,说:
「小骚货,快来吧!」紧接着就听那女的唉呦一声,说:「浪鸡巴犊子,又跟我
耍狠。」冯奎玩笑说:「谁叫你浪水流个不停,让我滑了一跤,只好整个摔进去
的。」那女的咯咯浪笑,说:「去你妈的!摔你个咯屁朝凉,进棺材!」

  墙壁就像纸糊的一样,咋也挡不住声音,啪!啪!啪的,大鸡巴肏屄的响动,
俺在床上听的清清楚楚,俺心里胡思乱想,脑袋瓜子里画面一闪一闪的,就像看
黄色录像,身子也跟着燥热起来。就听那女的一直唉呦唉呦的浪叫,骚声骚气的
说:「肏死人家的小骚屄了,不行了,把人家小骚屄肏坏了。」冯奎淫笑着说:
「什么小屄,你天天挨你老板那根大驴鸡巴肏,骚屄里都能塞拳头了,还跟我装
骚相,咱们俩常来常往,谁不知道谁呀!」那女的说:「你这浪鸡巴犊子,咋一
点情趣都没有。」冯奎说:「你有情趣,那你快叫啊,我就喜欢你唉呦唉呦的叫
床,听着就让人鸡巴硬,用你们东北话说,钢钢的!」

  俺紧夹俩腿,可手还是忍不住摸进腿中间,一抠一挖,身子激灵灵一哆嗦,
淫水都流出来了。隔壁的肏屄声好像越来越响亮,冯奎淫笑,那女的浪笑,俩人
肏起来啪啪啪的直响,没一点停的意思。俺听来听去,可真熬不住了,干脆把衣
服一脱,俩腿一劈,架在床尾的栏杆上,拿过俺那根大自慰棒,座座实实的一下
子塞进俺屄里。俺一声闷叫,寻思:老天爷,你为啥非叫俺们女人掌这个熬人命
的东西。俺心里有火,双手抓着自慰棒,一个劲的往屄里又送又抽,浪水被自慰
棒捣出来,一直往下流到俺的屁眼那里,弄得俺屁眼直痒痒。

  俺晕晕糊糊的只顾自己弄屄,耳朵里听见隔壁的冯奎越肏越快,大鸡巴撞屄
的响声越来越急,快得就像鸡咄米一样,连床铺也跟着吱呀吱呀的乱响。还有那
女的,一个劲的唉呦唉呦不断溜的叫,声音又骚又媚,俺要是个男人也准保想肏
她。俺越想越浪,把自慰棒加快抽捅。这时候,俺真巴望能有个男人来,用火热
的身子压着俺肏屄。

  冯奎肏了好一阵子,不知咋地就没声音了,俺正乱猜,就听见那女的大声惊
叫:「唉呦!肏你奶奶的,不是跟你说今天不能走后门嘛!……人家闹肚子蹿稀,
蹿了一天,这才没事,屁眼骸他妈贼辣辣的疼呢。」冯奎哀求:「爱优,好宝贝,
就肏一下,就一下我就出来了!」那女的说:「一下也不行。别动!唉呦!你他
妈干啥?」俺猜大概齐是冯奎动粗了,果然那女的唉呦唉呦惨叫起来。俺听着那
女的叫,也来劲了,抽出自慰棒,一下子又塞进俺的屁眼里。

  那女的一边唉呦唉呦的叫,一边大骂冯奎,那糙话骂得就像顺口溜,听着真
过瘾。冯奎只是嘿嘿的笑,也不回话。不多会,冯奎高声的哼哼两声,就没动静
了。俺知道他射精了,心里一阵乱颤,忙用手使劲搓俺屄上的那颗珍珠肉,身子
管不住的猛哆嗦,屄里喷出一大泡阴精。完了,俺就觉乎脑袋瓜子里一片白,耳
朵啥也听不见,身子软得像滩面糊糊,动弹不得了。

  过了一会,俺终于缓过神来,就听隔壁冯奎说:「难怪你叫爱优,没你这唉
呦唉呦的浪叫,我也射不出来这么多。」那女的好像不咋生气了,咯咯笑着说:
「去你妈的!人家这个『爱优』,可不是那个『唉呦』,我们祖上可是大清皇族,
你看过电视没有,爱新觉罗,金贵着呢!记住了,我是爱新觉罗的爱,优秀的优。」
冯奎大笑,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呀!是最爱优秀大鸡巴的『爱、优』。」

  俺一听,才明白从开始到完事,冯奎为啥老是爱优爱优的叫,敢情那女的就
叫『爱优』,而且挨肏时、还爱『唉呦』。

  俩人嘻嘻哈哈一通笑,爱优说:「我就爱大鸡巴,咋啦?『英雄鸡巴大,好
汉卵蛋强。』男人要是连这根玩意都不行,还算他妈啥男人?」她的糙话把俺都
给逗乐了,俺本来尿急,可身子软得起不来,这么一笑,当时俺就憋不住,眼看
尿就要兹出来了,俺忙扒开尿眼,尿一下子就射出去了,俺身上一阵松快。这是
俺头一回躺着撒尿,看着热乎乎黄澄澄的臊尿像喷泉一样,画出一条水线落到地
上,俺不知咋地,浪劲又上来了……


  【第七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0 #6樓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等来等去,过了一个星期,杜明突然来电报,说铁坤的货要的急,车皮直接
到杭州了,叫俺自己想法子去拉。俺出门找货车,傻眼了,大年下的啥买卖都火
的要命,货来货往的,想找辆有闲工夫的货车比登天还难。俺一下子就懵门了,
心想:要不快把货运回来,错过春节旺季,这批货非得砸俺手里,起码压上俩仨
月难出手。

  俺没法子,只好找隔壁的冯奎帮忙,没成想冯奎还真答应了,说:「我今天
要送货去温州,明天反正跑空车,顺道给你拉回来,你给个油钱就行。」俺听了,
可真乐坏了,忙谢他。冯奎笑着说:「都是邻居,帮忙还不是应该的。」冯奎的
笑里冒着邪气,俺知道他心里有啥弯弯绕,他这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男人俺见过
老鼻子了。

  发车时,冯奎跟货主说俺是他表姐,货主看俺是个女的,也就没在意。到了
温州卸完货,吃过晚饭,已经九点多了。冯奎把俺拉到一家小旅馆住下,完了,
他说有事,就一个人出去了。俺估摸着他是去找女人,也懒得问他干啥去。

  旅馆住的差不离都是跑长途运输的司机,房间破旧,除了床铺和两把折叠椅,
啥也没有,那墙都是用木框子两面钉三层板做的,有的地方的木板都破了洞,隔
壁干啥不但听得真真的,还能看得一清二楚。

  没过一小时,俺又听见冯奎回来了,他的房间在俺隔壁,俺借着床头边上一
个鸡蛋大的窟窿偷看,进屋的是仨人,除了冯奎,还有一个挺着七八个月身孕浓
妆艳抹的中年孕妇,和一个十五六岁的骚媚女孩子。仨人进了屋就脱衣服。俺这
才明白,敢情孕妇和女孩子都是出来卖的野鸡。俺心里骂冯奎缺德,不想偷看了,
可这家旅馆就跟窑子没啥两样,十有七八的屋里是嫖客妓女在鬼混,骚声浪话,
哎哟嗯呀的,闹得人睡不着觉。俺干脆往床上一趴,从那窟窿看冯奎咋嫖妓,就
当是看电影解闷了。

  冯奎坐到床上,一下子把女孩子搂进怀里,大手抓住女孩子鼓囊囊的奶子,
说:「阿娣,几个月不见、奶子又大了。别说,还真有你妈的遗传。」阿娣媚笑
着推开冯奎的手,说:「冯叔,你轻点!弄得人家的奶子都痛了。」冯奎哈哈大
笑,冷不丁的张嘴咬住了阿娣的一只奶子,又咬又啃。阿娣向后一缩,身子倒在
床上,笑骂着想把冯奎推开,大叫:「冯叔,你坏死了。妈,你快看冯叔,咬我
奶子。」俺一听,吓了一大跳,敢情这是娘俩,心说:天底下咋还有这么不要脸
的人,就是做鸡,可哪有娘俩睡一个男人的。

  阿娣妈笑着上去拉扯冯奎,说:「冯哥,你要是把我们家阿娣的奶子咬坏了,
我可不饶你。」冯奎这才放开阿娣。俺看见阿娣的奶子上还真叫冯奎给咬出了一
个牙印。阿娣搓揉着牙印,说:「死冯叔,你咬死我了。」阿娣妈一杵冯奎的脑
门,说:「死鬼,你就缺德吧!你们男人没个好东西!」冯奎大笑,说:「男人
要都是不缺德的好东西,你们赚谁的钱去?」说着,冯奎又将阿娣妈搂到大腿上,
伸手抓住阿娣妈的大奶子。阿娣妈的奶子比俺的还肥,可就是已经耷拉了,奶晕
和奶头都是黑的,奶晕足有烧饼那么大片,奶头跟巨峰葡萄差不离。

  阿娣妈顺手一勾冯奎的脖子,说:「我从怀上就没出来卖过,不看咱们是老
交情,我才不来呢。我今天可是舍命陪君子了,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来让你肏,
你看……」阿娣妈手里做了个捻钱的手势。冯奎一笑,说:「放心,不就是钱嘛?
要多少给你多少,我什么时候小气过?」说完,冯奎往床上一躺,抱着阿娣摸屄
啃奶子,阿娣妈跪到冯奎的俩腿中间,给冯奎嗦了鸡巴,舔鸡巴蛋子。

  不一会,冯奎的鸡巴就硬起来了。鸡巴挺大,可根子粗鸡巴头小,显不出啥
威武劲来,像根竹笋。冯奎看对阿娣说:「来,我先肏肏你的小骚屄。」说完,
把阿娣一压,大鸡巴顶住阿娣的小屄,一下子就肏进去了,阿娣嗯呀一声,说:
「冯叔,你太坏了,人家的小屄哪经得住你大鸡巴这么使劲肏. 」冯奎嘿嘿一笑,
说:「经不住才好玩!」说着,前后抽送大鸡巴,一下一下往阿娣的屄里用力肏
. 阿娣勾着冯奎的脖子,娇娇骚骚的跟着叫床。

  冯奎卖力的肏了阿娣一顿,又对阿娣妈说:「来,接你女儿的班。我也尝尝
肏孕妇是什么子味。」阿娣妈躺到阿娣身边,说:「冯哥,你可小心我的肚子。」
冯奎说:「放心吧,用我的大鸡巴给你通通屄,生的时候保证你顺当。」说着,
冯奎一顶,大鸡巴肏进了阿娣妈的屄里。

  过了一会,冯奎就想放开劲大肏,狠狠捅了几下。阿娣妈受不了的叫:「哎
呀,冯哥,你轻点,挤着我肚子了。」冯奎说:「那你撅着,我从后面来。」阿
娣妈听话的翻身,跪趴在床上,冯奎跟着跪到阿娣妈的屁股后面,大鸡巴又肏进
了屄里去,也不管阿娣妈受不受得了,用力往屄里一个劲狠肏. 肏得阿娣妈哎哎
哟哟的直叫唤。

  俺看得心里来气,怀了孕,挺个大肚子还出来卖屄,还拐带闺女一起当婊子,
真他妈不要脸,还算当人家妈的,还是人嘛!俺心里骂,可不知咋地,还是浪起
来了,手也不知啥时候就伸进了裤裆里。俺忍不住抠了抠骚屄,身子一阵哆嗦,
流出了淫水。

  没有十分钟,阿娣妈脑门冒汗,大叫:「冯哥,不行了,让我歇歇,我肚子
都疼了。」冯奎大概齐也怕弄出事来,抽出大鸡巴,又拉过阿娣,让阿娣给他舔
鸡巴。阿娣妈靠在冯奎身边,喘吁吁的说:「要不是你冯哥,换了别人我可不叫
他肏. 」冯奎笑着一拧阿娣妈大奶子,说:「老骚货,我还不知道你?不是你不
给人肏,是没人愿意花钱肏你吧?」阿娣妈哎哟一声,发浪的说:「瞧你说的,
我好心都叫你当驴肝肺了。」

  冯奎哈哈大笑,起来跪坐着,将阿娣的双腿扛在肩上,握着大鸡巴,用鸡巴
头磨阿娣的屄口,杵屄上的珍珠肉,阿娣咯咯浪笑,激灵灵的身子打颤,叫:
「冯叔,你坏死了,别弄那呀,哎哟!」冯奎一挖阿娣的小屄,说:「小骚货,
浪出水了吧。」阿娣说:「快进来吧。」冯奎一使劲,大鸡巴塞了两塞,全肏进
了阿娣的屄里。

  冯奎双手抓着阿娣的奶子,凶狠的肏了十来分钟,抽出大鸡巴,又对阿娣妈
说:「换屄,咱们接着肏. 」阿娣妈忙摆手说:「我真不能肏屄了,真的,肚子
都抽筋了。」冯奎说:「那就走后门。」说完,冯奎躺下,又说:「你上来自己
弄。」阿娣妈笑着说:「真缺德,看我这样,你成心累我呀!」说着,像撒尿一
样,骑上冯奎的身子,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抹到自己的屁眼上,完了,扶着大
鸡巴顶住屁眼,慢慢的坐下去,让大鸡巴全进到屁眼里。冯奎舒服的哼了一声,
阿娣妈也嘘了口气,开始一下一下的起落。

  俺看得浑身火烧火燎,骚屄和屁眼都跟着痒痒,尿都来了。出门在外,俺怕
尿裤,出门跑到厕所解手,完了,用凉水哗啦哗啦的洗脸,身上的那股子邪火却
咋也赶不走。

  俺从厕所出来,真想堵着上耳朵,楼道两边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全是嗯嗯呀呀、
噼噼啪啪的肏屄声,有的屋里肏起来快得鸡咄米,挨肏的女人哼哼得音都打颤;
有的屋慢得想撞大钟,肏得帝动山摇,一下一下甭提多瓷实。俺听着男人笑、女
人叫,俩腿直发软,像灌了铅一样,老沉老沉的,屄里一阵阵酸痒,没摸没碰的
都浪出淫水来了。俺心里骂:肏你奶奶的,这是啥鬼地方,还让人不让人消停啦!

  俺没魂的往回走,这时候前面房间里走出俩小伙子来,跟俺走了个对脸,俺
直愣愣的就撞上了,就觉着跟俺撞在一起的小伙子的身子结实得像铁板一样,把
俺撞的倒退一步,后仰巴叉的差点摔了个屁股蹲。被俺撞的那个黑黑的小伙子手
疾眼快,上来伸手搂住俺的腰。俺给一闪,马上回过神来,俺一看,小伙子另外
那只手正抓在了俺的大奶子上,手指头还隔着衣服夹住了俺的奶头,俺不知他是
有心还是无意,只觉乎身子像过电一样,激灵灵哆嗦了一下。

  黑皮小伙子放开俺,说:「大姐,没事吧?」俺忙说:「没事,没事。」俩
小伙子对了个眼色,另外那个留平头的小伙子问:「听口音大姐是东北人吧?哪
的人?」俺说:「哈尔滨。」平头说:「喔!我们哥俩是山海关人,算起来咱们
都是关外来的,老乡。」黑皮说:「是啊大姐,要是没事,咱们一块玩玩吧。」
说着,俩小伙子就拿淫不溜丢的眼神盯着俺的大奶子大屁股看,俺这才醒过味来,
敢情他们把俺当成出来卖的东北野鸡了,俺不知咋地,还就没生气,瞅着两个年
轻又结实的小伙子,俺心里反倒他妈贼辣辣的热。

  平头一脸邪笑,说:「大姐,咱们『双龙闹海』,开个价吧!」俺脑袋瓜子
有点晕乎,想都没想就问:「你们俩人一起?」说完,俺自己个都觉着脸红,真
想削自己嘴巴子。黑皮说:「我们哥俩从来都是一块上,来吧大姐,看你也是个
能征惯战的,二百过夜,怎么样?……在这地方可算天价了。」俺一寻思:又能
过瘾,又有钱拿,值了!牙一咬,说:「好!去你们屋里弄。」

  一进门,黑皮和平头就把硬得岗岗的大鸡巴掏出来了。俺一笑,心说:嚯!
还是年轻小伙子的大鸡巴有看头,热乎乎的、光瞅着都来劲。这时候俺心里除了
想挨肏,啥都不想了。

  黑皮叫俺先脱了裤子,扶着床撅屁股站着。完了,黑皮伸手摸了摸俺的骚屄,
说:「不错,老屄还真肥。」说完,大鸡巴对准俺的屄,一下子整根都肏进去了。
俺的屄里早湿啦啦的滑溜了,给黑皮这么一肏,爽得俩腿直发软,叫:「喔!大
哥,你大鸡巴真烫人,真硬真大。」黑皮嘿嘿一笑,啥话没说,抓着俺的腰一个
劲猛肏. 平头边看着,边脱光衣服,对黑皮说:「来!换我了!」黑皮又狠肏俺
几下,把俺让给平头,平头也是二话没有,大鸡巴顶上俺的屄就使劲肏到底。黑
皮趁这工夫把衣服脱了,上来又帮俺脱。没两分钟,仨人都俺光滑溜溜了。

  俺浪声浪气的对黑皮说:「大哥,俺给你吃鸡巴咋样?」平头一笑,说:
「大姐,你不愧是东北娘们,还他妈的真浪。」黑皮一抓俺的大奶子,说:「要
不我怎么一眼就看上了,别看牙口老,可货色好,……瞧这大奶子,看着就来劲。」
平头也左右开弓,啪!啪!啪!啪的扇了俺屁股蛋子四下,说:「这大屁股也不
错,够肥实。」黑皮说:「找鸡就得找这样的。」说着,手里一抬大鸡巴,送到
俺嘴边,说:「来,让我看看你吹的怎么样。」

  俺跟黑皮的鸡巴眼对眼,嘴里哈拉子一个劲打转悠,忙大口将鸡巴含进嘴里,
一吞到根,再慢慢的兔出来。黑皮舒服的哼了一声,说:「好活,真地道!。」
俺心里也馋,叼着大鸡巴不想松口,又一下子整根吞进嘴里,完了,开始来回吞
兔,上下舔。

  过了一阵子,黑皮对平头说:「你也来试试这浪嘴,我去肏下面。」说完,
俩人交换,叫俺像母狗一样跪趴在床上,黑皮从俺屁股后面,大鸡巴一顶,肏起
俺的骚屄来,平头来到俺面前,大鸡巴一送,俺忙张嘴含住,给平头卖力的嗦了
大鸡巴。

  俺被两根大鸡巴一通前后夹攻,爽得脑袋瓜子里天旋地转一片白,俺也不记
得过了多久了,黑皮忽然松开俺的大奶子,滚烫的大鸡巴也抽出去了,俺回头浪
叫:「大哥,使劲肏,别停呀!」黑皮啪的一声,扇了俺屁股蛋子一巴掌,说:
「别急,待会肏死你!」完了,平头替下黑皮,把俺翻过来压着肏,又快又猛,
比刚才的姿势肏起来更深更响,啪!啪!啪的,那声音要多脆生有多脆生。

  黑皮说:「张嘴,我射你嘴里。」俺一听,就张开嘴等着,黑皮抓着俺的一
个大奶子乱揉,一边来回撸大鸡巴,俺瞅着眼前的大鸡巴头,真馋得想一口把它
咬下来。黑皮撸了二十来下,哼了一声,热乎乎的精液一下子就从鸡巴眼子里射
了出来,正射进俺嘴里。黑皮撸的更急,大鸡巴乱抖,俺伸着嘴去接,可一口也
没接住,剩下的精液全射在了俺的脸蛋子上。

  射完了,黑皮坐到傍边看。平头一边狠肏俺,一边伸手搓俺屄上珍珠肉,俺
身上就跟来回过电一样,心啊肝啊的乱颤悠,屄里浪水流老鼻子了,俺叫:「哎
呀妈呀,大哥,你玩死俺了。」平头嘿嘿淫笑,更使劲的用大鸡巴撞俺的屄,床
铺都跟着嘎吱嘎吱的想起来了。

  平头肏了俺多久俺也不知道,只觉着有老半天,平头喔的一声,大鸡巴慢慢
的却贼啦使劲的肏了几下,就死顶着俺的屄射精了,俺跟着一阵乱哆嗦,阴精也
喷了出来,完了,俺脑袋瓜子晕乎乎的,累得就想睡觉。可哪成想平头刚下了俺
的身子,黑皮又上来了。

  一晚上,别看就黑皮和平头俩人,可你进我出的,射了俺少说五六回,就跟
给一帮人轮奸没啥两样了。转天清早俺醒了,浑身上下软了巴叽的都快散架子了,
大奶子发胀发疼,屄里还热乎乎的流着男人的精液。俺心里笑,心想:还是年轻
小伙子气力足,能肏,难怪有的娘们爱养小白脸。

  俺左右一瞅,身边空空的,黑皮和平头没了人影,俺猛的醒过味来,爬起来
找,骂:钱呢?妈拉巴子的,说好两百,咋提裤子就走人了。俺床上床下的一通
翻腾,可连个钱渣子也没瞧见。俺心里大骂一痛,一想,自己个不要脸的上门找
挨肏,怪他妈谁!

  俺下床穿衣服,就觉着屄里粘巴巴湿乎乎的贼别扭,俺抄过枕巾来擦屄,可
越擦越觉着屄里不对劲,好像有啥东西。俺伸手一抠,还真抠出来了,敢情是张
五十的票子,团成了个团,塞在俺的屄里,那钞票已经叫俺屄里的淫水和精液泡
透泡软了。俺赶忙又抠又找,费了老大劲,可算又挖出三张五十的,正好二百。
俺看着湿哒哒又骚又腥的钞票,噗哧一笑,骂:「妈的,这俩鸡巴犊子,真阴损
到家了。……缺了八辈德的,这钱叫人咋花呀!」俺又好气又好笑,穿上衣服回
屋了。


  【第八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2 #7樓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78
威望:88 點
金錢:701 USD
貢獻:11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俺把货物从杭州拉回了上海发给客户。晚上,在家做了几个菜,请冯奎喝酒
谢他。三杯酒下肚,经俺一捧,冯奎就刺毛撅腚的装起大瓣蒜来了,又借着酒劲,
跟俺东扯葫芦西扯瓢的胡嘞嘞、唻大彪。俺知道冯奎对俺有意思,想勾引俺,俺
想往后少不了要用他的车,跟他套上交情吃不了亏,就跟他也扯荤的。

  冯奎看我不是板板正正的女人,得寸进尺的跟俺动手动脚。俺半推半就,冯
奎一看有门,干脆一把抱住俺。俺假装吃惊,说:「冯哥,你这是干啥?快放开
俺。」冯奎笑着说:「芳姐,我是孤男,你是寡女,正好一对。来吧,只要你跟
我睡,往后你运货的事我全包了。」

  俺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问:「真的?」冯奎火刺棱的说:「真的芳姐,我不
骗你,我对天发誓。」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塞给俺,又说:「这是这
回的运费,我也还给你,行了吧?」俺看那两百块钱心里就想笑,那两百就是黑
皮和平头给俺过夜钱,俺过后连洗也没洗,就直接给冯奎了,也不知道他闻没闻
见上面的骚腥味。

  冯奎抱着俺起来,一搡一扑,俩人就倒床上了。冯奎胖墩墩的身子少说得二
百几十斤,整个压在了俺身上,俺还是头回叫这么肥实的男人压,喘气都不顺溜
了。冯奎的胡茬子扎得俺脸和脖子也贼啦难受,满嘴的酒气熏人,还打了两个酒
嗝。俺心里一阵硌应,心说:妈的,今天算俺点背,就当给公猪精祸祸了。

  冯奎火昌钻天的掏出鸡巴,看来他打俺的歪歪主意不是一会了,鸡巴钢钢的,
硬铁了。冯奎又解俺裤子,往下扒到露出俺的屄,完了,大鸡巴玩命一顶,整个
肏进去了。俺这时候没来劲,屄里干巴呲咧的,给他愣头愣脑的一肏,要多难受
有多难受。俺叫:「冯哥,你轻着点,咱们脱了衣服慢慢玩,一晚上呢,急啥!」
冯奎抱着俺,说:「芳姐,让我先痛快痛快吧,我的鸡巴都快憋爆了。」

  俺自打离开二驴子,还没挨过这么窝火的肏,真想一脚丫子把这头公猪蹬床
下去,拿刀阉了他拉倒。俺心里正咒骂着,谁成想冯奎哼哼一声,身子一阵哆嗦,
就顶着俺的屄射精了。俺看看表,连五分钟都没到。俺剜苦冯奎,笑着说:「咋!
冯哥,这么麻利就完了,看你鸡巴挺大,咋这么没底气,性无能吧?还是老爷们
吗?」冯奎喘了几口大气,嘿嘿一笑,说:「这是先泄泄虚火,放心吧,我这根
鸡巴后劲足着呢。来,脱衣服,我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说实在的,俺真硌应冯奎,可又有啥法子,俺一个乡下老娘们出来讨生活,
俩眼一嘛黑,就算冯奎是根稻草叶,俺也逮当救命绳抓着!

  冯奎三把两把的把他和俺都扒光了,完了,躺下跟俺亲嘴摸奶子,说:「芳
姐,不瞒你说,在温州那晚上我就想上你了。」俺不乐意跟冯奎的臭嘴亲嘴,只
好引着他说话,说:「俺说你咋把俺带那种小旅馆去了,成心逗俺火对吧?」冯
奎淫笑着说:「对。我想试试你正经不正经,你要是正经女人,那地方你住不下
去,你要是不正经的女人,那地方你熬不下去。」

  俺装着发骚,一捶冯奎的胸脯,说:「缺德带冒烟的,花花肠子弯弯绕还真
多。」又问:「那你晚上咋不来找俺,倒弄了俩野鸡回来?还是娘俩!」冯奎嘿
嘿一笑,说:「你听见了?」俺说:「何止听见了?俺还看见了呐!从头看到尾。
你也真够骰的,妈跟闺女一勺烩,孕妇也不放过。」冯奎说:「半路碰上的,都
是老相好,我走南闯北的、还真没肏过孕妇,就想尝个新鲜。」

  冯奎把俺的手拉到他的大鸡巴上,问:「怎么样?够大吧?」俺一笑,说:
「大啥,都蔫巴了。」冯奎一脸淫笑,说:「那你帮我把它吹起来。」说着,起
身靠着床头,鸡巴正好挪到俺脸傍边。俺用手攥住冯奎的大鸡巴,上下撸了几下,
说:「刚射完俺的屄,你瞅瞅多臊气多埋汰呀,叫俺咋下嘴?」冯奎看俺嫌脏,
反倒更来劲了,跟俺哀咕:「芳姐,我的好大姐,你就快给我弄两口吧。」冯奎
嘴上说软话,可手上却来硬的,扳着俺的脑袋就往大鸡巴上凑,俺只好着叼住大
鸡巴头,手里上下撸,嘴里来回吞套。冯奎舒服的直哼哼,还说:「芳姐,你真
会吹。再大口点。」

  俺对付着给冯奎弄了阵子,冯奎的鸡巴就又立正敬礼了,根大头小,就像刚
打地里钻出来的竹笋。冯奎扶着大鸡巴,在俺眼前摇晃,问:「怎么样?这回够
大够硬了吧。」俺一拔拉,说:「越大越不是好东西。」冯奎哈哈大笑,说:
「当然不是东西,跟我上过床的女人都管他叫亲爹!」说着,冯奎把俺拉起来,
叫俺像撒尿一样的跨到他身上,用屄去套鸡巴,俺说:「真缺德,你倒会眚事。」
冯奎拍拍俺的大屁股蛋子,说:「芳姐,这叫礼上往来,刚才鸡巴找屄,现在该
屄找鸡巴了,谁也不吃亏。」

  虽然俺不待见冯奎,可还是被他的糙话给逗乐了。说实在的,冯奎的鸡巴也
不小,可就是缺那股子威武劲,再加上他一身肥猪肉一样的囊囊膪,俺看着咋也
不来浪劲,屄里还是干巴呲咧的没热乎气,俺只好含着唾沫唆啰唆啰手指头,往
屄里抹几回,让屄里滑溜滑溜,完了,一手分开屄门,一手扶着冯奎的大鸡巴坐
下去。

  冯奎舒服的嘘了口气,说:「来!芳姐,使劲坐!」俺懒得看冯奎的猪巴脸,
干脆眯上眼,一边自己搓屄上的珍珠肉,逗自己的欲火,一边起落大屁股,来回
给冯奎套弄大鸡巴。冯奎当然不知道俺咋想的,还当俺叫他的大鸡巴弄得不行了,
高兴的把俺的一对大奶子都抓进了手里,使劲揉捏着玩。

  俺的自慰经验不是一般的深厚,没多一会,俺身上就来劲了,屄里淫水也流
出来了,滑不溜丢的,肏起屄来噗嗞、噗嗞!啪吱、啪吱的直响。冯奎忍不住了,
说:「芳姐,你真骚!……光让你一个人玩太浪费了。」说完,冯奎起身抱住俺,
把俺俩腿盘到他身后,一口咬住俺的大奶子,屁股像坐了弹簧一样往上来回狠顶
俺的屄,俩人对脸坐着肏. 俺屄里也滑溜不怕肏了,乐得省心省力,就不动弹了,
让冯奎自己折腾。

  冯奎一边肏俺,一边问:「舒服吗?」俺装骚说:「嗯呐!舒服,老舒服了,
俺都乐颠馅儿了。冯哥,使劲肏俺,使劲!」冯奎的鸡巴根子挺粗,可鸡巴头小
得像个鹌鹑蛋,杵在屄里实在没啥劲,不如那有大鸡巴棱子的拉扯起来带劲,俺
就觉着屄里越往里越发空,逛逛当当的,左右碰不上边,越肏越不是味。

  肏了没多大会,冯奎抱着俺的手顺着俺的后背往下走,一直摸到了俺的屁眼,
手指在俺屁眼口悄么悄的转圈。俺觉着屁眼越来越痒痒,说:「干啥?咋摸俺屁
眼?」冯奎说:「好玩呀!」说着,冯奎将食指往俺屁眼里微微一抠。俺呀了一
声,说:「干啥?」冯奎一脸贱笑,问:「芳姐,肏过屁眼吗?」俺的屁眼叫男
人常来常往,知道骗不了他,干脆说:「肏过。」

  冯奎听了高兴的不得了,忙把俺放倒了,扒开俺的俩腿看俺屁眼,说:「看
模样常弄吧?」俺说:「俺死了的男人喜欢这调调,不过他一死,俺就没再叫男
人沾过。」俺瞎扯蛋,不想让冯奎知道俺跟好些男人上过床,把俺看低贱了。冯
奎说:「芳姐,让我肏肏吧?」俺一笑,说:「有啥好玩的,贼辣辣疼的要命。」
冯奎淫笑着说:「那是你男人不会肏,你看我的,一定叫你爽死。」说着,也不
管俺答应不答应,一推俺大腿,把俺的大屁股扬起来,照着俺的屁眼啐了口唾沫,
用手指往里捅了捅,完了,把俺俩腿抗到他肩上,小鸡巴头顶住了俺的屁眼,一
下子塞了进去。好在冯奎鸡巴头小,俺屁眼里也有他的唾沫润滑,俺没受罪就让
冯奎的大鸡巴全肏进去了。冯奎大叫:「好屁眼!爽!」说着,使劲来回肏起俺
来。

  挨了几十下,俺还就来劲了,就觉着屁眼外实内虚,屁眼口被冯奎的鸡巴根
子塞得瓷瓷实实,麻麻酥酥;屁眼里又像钻了条扭扭摆摆的毒蛇,专咬人痒痒处,
俺心说:唉讶妈呀!没想到这王八犊子的鸡巴肏屄不够劲,可肏屁眼子却爽得要
人命。妈的!这公猪精也有人招人爱的地方。

  俺一边挨肏,一边琢磨:原来是这道理,女人的屄都是口小肚大,所以逮用
小庄那样头大棱子宽的『蘑菇』肏才带劲,可是屁眼是越肏口越大,口大肚小,
所以逮用冯奎这样根粗头小的『竹笋』肏才快活。俺觉着好笑,把俺以前常听村
里农科员说过的词想起来了,嘴里小声自己念叨:因地制宜。蘑菇、竹笋,因地
制宜。冯奎问:「什么因地制宜?」俺真想哈哈大笑,忙说:「没啥,你快肏俺,
俺屁眼里可来劲呢。」

  这时候,爱优给冯奎来了电话,她老板叫冯奎出车。冯奎看着俺,一口回绝,
可爱优发脾气不乐意,冯奎立时又瘪茄子了,满口答应下来。俺瞅着冯奎那贱相,
心里好笑,一听他要走,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俺硌应他这个人,可俺稀罕他的
大鸡巴肏俺屁眼子,贼啦来劲,老痛快了。俺说:「干啥冯哥,叫小娘们一勾,
你就想甩了俺这个老娘们、挠杠呀?」冯奎一脸贱笑,说:「不是不是,是她老
板找我有急事。他老板是我的财神爷,不能得罪的。」俺说:「瞧你那熊样,才
刚肏俺的那股子刚强劲呢?你要是爷们,就跟俺肏完再走,不然往后甭想再进俺
的屋,上俺的床。」冯奎怕俺真生气,笑着说:「芳姐,别生气,咱们接着肏,
不射干净我就不走,行了吧?」俺一笑,说:「嗯,这才有个老爷们样!快来,
俺这屁眼子就稀罕你的大鸡巴。」

  冯奎叫俺换了个姿势,平趴在床上,他双手撑着床铺,大鸡巴从俺背后肏俺
的屁眼。俺心里发浪,要多痛快又多痛快,那感觉比小庄强,二驴子更赶不上。
俺忍不住胡乱寻思:小庄的鸡巴棱子大,肏俺的骚屄;冯奎的鸡巴头尖,肏俺屁
眼子;二驴子的鸡巴臊得熏人,肏俺的嘴,仨人一块上,一顿乱棍,俺还不得,
哎呀妈呀!俺都不好意思往下想了,就觉着脸蛋子热辣辣发烧,骚屄里的浪水像
撒尿一样往外冒,俺心里好笑,心说:这是咋了,咋这么浪,想男人想疯了咋帝?
花痴呀!咋连把那狗日的、缺德带冒烟、生孩子没屁眼的二驴子也想起来了。

  俺浪得心酥肉软,一个劲的哼哼。冯奎听俺叫床,也更起劲了,俩人皮肉撞
得山想,啪啪啪的,一口气不歇,就像放鞭炮。俺玩笑说:「冯哥,你真能肏屁
眼子,啪啪的,真跟放鞭炮一样。」冯奎嘿嘿一笑,说:「那是,咱们第一回,
当然要讨个开门大吉,不放鞭炮怎么行。」俺咯咯笑,说:「你当俺是野鸡呀,
把身子当买卖干,要啥开门大吉!」冯奎说:「那就算新婚之夜,放鞭炮、助喜
气。」刚说完,冯奎闷哼了一声,哆嗦两下,就顶着俺的屁股蛋子不动了,热滚
滚的精液都射进了屁眼里,完了,咵啦一下,整个身子砸到俺的后备上,呼呼喘
粗气。

  这时候,冯奎的电话又响了,还是爱优来的,冯奎接完,急急火火的抽鸡巴
下床。俺屁眼里一空,就觉着有热乎乎的东西往外流,俺知道那是冯奎的精液,
忙扽了两张卫生纸堵进屁眼里。坐起来,问:「咋啦,这就要走?」冯奎套上裤
衩,过来亲了俺嘴巴子一口,说:「你瞧,又来电话催了,那边老板等急了。芳
姐,我改天一定给你补上。」俺一推他,笑着说:「去去去!俺才不稀罕你呢,
滚你奶奶的蛋吧。」冯奎看俺没真生气,又亲了俺一口,蹬上裤子、穿上鞋,抄
起褂子就跑了。

  俺下床来,套上小庄给俺买的睡裙,刚想打水洗洗身子,就听有人敲门,俺
还以为冯奎又回来了,说:「不去找你那爱优小娘们,咋又回来了?」俺开门一
看,吃了一惊,脸上登时红了,原来门外不是冯奎,而是好些日子没露面的倩倩。

  俺说:「俺还以为,嗨!说这干啥!快进来,大妹子。」俺高兴的拉住倩倩
的手进屋,拔拉开沙发上杂七杂八的东西,腾地方叫倩倩坐。倩倩玩笑着说:
「大姐,谁去找小娘们,又回来了?」俺正给倩倩倒水喝,说:「没谁?你别瞎
猜。」倩倩哈哈笑,说:「大姐,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我都在你门外待了快一个
小时了。」俺一愣,问:「你?你都听见啦?」倩倩点头说:「啊。原来这听声
比看戏更有意思。」俺噗哧一笑,说:「你这丫头,咋听起大姐墙根来了?…
…你来了咋不叫俺一声?」

  俺过去把水递给倩倩,也挨着倩倩坐下。倩倩说:「我听大姐干得正热闹,
也就没打搅你的雅性。」俺说:「啥雅性,那个男的你准也瞅见了吧?简直一头
公猪,浑身囊囊膪,俺其实不喜欢他,心里硌应他要命。」倩倩说:「那跟他弄
什么?」俺说:「你大姐也是没法子,他是前些天刚搬来的,就住隔壁,前天俺
求他拉了趟货,往后保不准还得用上他,不给点甜头哪行呀!」倩倩说:「切!
不就是个臭跑车的破司机吗,大姐你还真下本。」俺说:「你大姐做的是小本生
意,赚的是辛苦钱,能省的就得省。」俺说着,自己也觉着心里挺苦涩的。

  俺把话头转了,问:「倩倩,找到你妈了吗?」倩倩本来还有笑模样,一听
俺问他妈妈,当时眼窝里就流泪了。俺忙问:「咋啦?没找着?」倩倩苦笑着说:
「找到了。」俺说:「那不挺好的吗?……咋?娘俩相处的不好?」倩倩摇摇头,
说:「不是。我看着她,心里犹豫,我没勇气认她。」俺问:「为啥?怕她再卖
你?」倩倩又摇摇头,说:「我自己都把自己卖了,还怕她卖我吗?我是不想让
她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不想让她知道我跟她一样,是妓女、是婊子。」倩倩说完,
扑进俺怀里就大哭起来。

  俺这才知道才刚倩倩跟俺开玩笑,是强忍着不想让俺看出她心里的苦。俺听
着倩倩的哭声,也跟着心碎了,忍不住跟着落泪,心想:女人活在这世上,咋就
这么苦这么累呢!


  【第九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 2021-04-26 12:33 #8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4, 06-13 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