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古典武俠] 淫者武松(长篇更新)
本頁主題: [古典武俠] 淫者武松(长篇更新)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烂木头i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1872
威望:223 點
金錢:200322 USD
貢獻:40322 點
註冊:2014-12-15

第四回

上回说到,武松色欲薰心,使得计策,将金莲骗入房中,趁其不备,将她压在身下。
———————————————————————————————————
金莲毫无防备,吓得花容失色。又不敢大声叫唤,只哀哀叫道:“还请叔叔自重。”
我冷笑一声道,“嫂嫂日间,却不是这般言语。”
金莲羞红了脸:“今日之事,非我所愿,是你硬要污我.....我......我并非那水性杨花之人。”
我心里暗想:“好个冰清玉洁潘金莲!”也不愿撕破脸皮,却软下了口气道:“嫂嫂不知,我自见你一眼,便茶不思饭不想,只愿得一亲芳泽。嫂嫂这等花容月貌,教我魂儿也飞了。你这天仙般的身段,我却如何忍受的住。”
这一套言辞,那是各种小说里用滥了的。金莲却十分受用,叹一口气道,“你劝大郎喝酒,我便知你不怀好意。”脸上一红,道,“今日......你这般污了我,还不逞意么?”
我一听此话,便知金莲已然不再设防。把热烘烘的身子冲她的娇躯拱了几下,腆着脸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嫂嫂这等神仙一般的人物,我便是从早弄到晚,也不疲惫哩!”
金莲噗嗤一笑:“好个贫嘴滑舌的打虎英雄,却从哪里学来这般下流的言语调笑于我。”眼见得十分欢喜。
我见她这笑靥如花,更显娇俏,裆下又硬了几分,不由得往下压了压她的身子,见她不加抗拒,只觉得心荡神摇。
金莲被我虎躯压制住,轻叹一声,只得认命,任由得我大肆轻薄。
我心想,长夜漫漫,我今晚要好好地把这美人肏弄一番。
我将她的裙摆拉到腰部,把两条雪白的大腿拢在一处,扯下衣裤,赤条条压将在她身上,把硬邦邦的阳具,插入她大腿的缝隙间,开始享受腿交的快感。那充满弹性和光滑的皮肤,让我爽得忍不住直打哆嗦。
金莲趴在床上,只感觉到我在肏她的美腿,只好顺从地夹紧了双脚。
须臾,我不再满足于腿部的抽插,便直起身子,骑在她的粉臀上,把已经渗出润滑液的龟头在她股缝间一撬,顺势臀交起来。
金莲的臀部十分丰满,臀沟又深又滑,肉肉的两爿屁股夹着我的肉棒,我前后抽插,享用着这肥美的丰臀,真儿个十分销魂。
我屌得兴起,双手一阵撕扯,将金莲的衣裙、亵衣全扔在一旁。只将她剥成小白羊似地,全身赤裸,唯剩下脚上两只绣花鞋。
这小淫妇果真是天生尤物。身材均匀有致,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该凸的凸,该细的细,配上那白嫩得要掐出水儿来的肌肤,哪个男人看了不食指大动?
金莲见扒光了衣裳,羞得埋下脸去,肩膀耸动,更显得细长的后颈雪白娇嫩。被我弄得狠了,两只绣花鞋小脚上上下下扑棱着。
这等媚态,便是神仙也要动色心。我兽性大发,把她身子扳到一侧,抬起她一条粉腿,粗大的肉棒对准她那水灵灵的私处,一挺而入。
金莲一声娇吟,却听得十分畅快,显是戳到了爽处。我梅开二度,更是轻车熟路,搓弄着她挺拔的酥胸,却把一根打虎棒,在阴阜里捣弄。
好一个美妇人,被干得娇喘连连,一条玉腿无力地扛在我肩上,媚眼如丝,只教人更想狠狠地欺负。我受不得她这清纯脸上的淫荡表情,只恐怕把持不住立刻缴枪,索性把眼一闭,专心致志地往里拱。
但这个姿势,每一下都连根没入,下下直捣花心,这小骚货的淫穴紧紧夹着我的命根子,我也几乎招架不住。定了定神,把她翻身朝上,换了个姿势继续战斗。
金莲是一被肏就身子软的类型,恰好也是我的所爱,怎么摆弄都可以。我把她摆了个大字,整个身体趴在她身上,压住她手腕,用嘴堵住她的香唇,下身又一挺,再次进入。
这个姿势,没那么刺激肉棒,我调整了节奏,开始九浅一深地抽插。嘴里却含住她的甜舌,绞弄起来。
对金莲来说,这却是更经受不住。上下两张小口,被我同时侵犯,身子手腕却被压着动弹不得。她本能地挣扎着,无奈自己的身体却对这雄性的刺激欲拒还迎。
我明知金莲其实在享受我的抽插,但她这种无济于事的挣扎,还是令我有了一种强奸的心理快感,阳物不禁更加坚挺,抽插速度也加快了几分,只肏得她满面潮红,眼神迷离,嘴里“呜呜”不断。直感觉她阴部阵阵紧缩,夹得我心花怒放。
这高强度的刺激,我只好强忍快感,暂时将肉棒抽离,决定先挑弄一下这小淫娃。
我把她双手松开,嘴巴含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尖不停转圈舔舐。左手捻住了一个挺立的乳头,时松时紧地揉搓捏放。右手钩着她湿漉漉的阴阜,指尖逗弄着那粒肉豆。
这从日本AV学来的本领,便是贞洁烈女,也要变荡妇婊子了。金莲哪里承受得住,双手拽紧了床单,浪叫夹着娇喘,香汗淋漓,连连求饶:“好叔叔,你饶过奴家吧......”
这娇声浪喘,我听在耳里,只觉更加兴奋,手上尤是卖力淫弄。金莲这敏感的身子再也抵抗不住,急促地浪叫了几声,底下洪水滔天,阴精射得我满手都是。
金莲羞得面红耳赤,身子软如烂泥,真个有气无力。
我笑着把手放在鼻下嗅嗅道,好香!
金莲更显羞怯,却只是气喘吁吁,咬着唇看我,委实让人心动。
我见这梨花带雨的娇羞媚态,身下又硬铁一般。把阴精往阳物上一抹,跪在她身前,双手一掰,把她两条大白长腿儿分开扛在肩上,再次屌入。
金莲更无半分力气抗拒,软绵绵的娇躯任我奸淫。两条丰腴的美腿真是极好的炮台,我兴奋地插着她湿滑的小屄,每一下都撞击着她的粉臀,这极致的快感,真是如在云里雾中。
被肏了百十余下,金莲的小屄依然紧致温暖,润滑如初。我暗自心下赞叹。
金莲两条长腿在空中摇摇荡荡,煞是迷人。只见两只绣花鞋在肩头,松松地似要脱落。
我一时兴起,剥下一只,只露出白嫩秀美的小脚,圆润光滑的脚踝,纤细紧绷的玉趾,完美无瑕的足弓,还有淡淡的女人足香,真教人心驰神往。
我心中暗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尤物,连这骚蹄子也长得这般美丽。下回定要将这一双玉足,好好肏玩。
心念至此,阳物不禁更加肿胀,感受着金莲小骚屄的嫩肉刺激,再也忍耐不住,死死顶住她的花心,一泻千里。
......
不知过了多久,房里静悄悄地,只听到我们的喘息声。突然,楼下传来鼾声,我们这才意识到,楼下还睡着一个烂醉的武大。
金莲无力地爬起身来,不声不响穿好衣服。
我轻轻抱住她的腰身,说道,“好嫂子,咱们来日方长。”
金莲红着脸轻啐一口,轻手轻脚下楼去了。
只见窗户透光,我才惊觉天已快亮,居然整整肏了金莲一宿。这是要把我榨干的节奏啊。这个朝代,可没有营养快线可买啊。唉......我心满意足,昏昏沉沉睡去。
正是
酒作淫媒,武松梅开二度,
夜为色衾,金莲花折三更。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TOP Posted: 2021-04-24 23:59 #15樓 引用 | 點評
烂木头i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1872
威望:223 點
金錢:200322 USD
貢獻:40322 點
註冊:2014-12-15

第五回

却说那夜趁武大醉酒,我略施小计,淫了金莲一整夜。便是打虎英雄,也要歇他一歇。好在我年轻力盛,不过几日也就恢复过来了。
数日间平安无事。衙门这边却忙碌起来了。武大家在城西,离得甚远,交通不便。再说总是和金莲独处一屋,就算武大不怀疑,这些个老老少少的朝阳区群众们也免不了乱嚼舌根。
一为便利,二为避嫌,我就在衙门附近找了个住所,和武大交待了,收拾搬去彼处。
临走前偷瞄金莲,只见她手牵衣角,显是不舍。心中颇有些感动。
我将银两分了些给武大,让他购置些家中物事,又偷偷塞些碎银给金莲,嘱她买些新衣,和喜欢的胭脂水粉。平时见她素面朝天,知道武大也无多余钱财,只叹息命运造化弄人,这样的美女竟连化妆的钱财也没有。
却说金莲得了银子,便去扯了些布匹,做了几件新衣,又买了些妆奁物品,梳妆打扮一番,兼之得了雄根滋润,俞见得光彩夺目,艳丽娇媚,不可方物。周遭一群浪荡子弟,更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却知道了如今有个打虎英雄的二叔武松,不敢造次,只远远地垂涎三尺。
我这边厢却连着几日衙门事多,四处奔波,早出晚归,连住所也只是夜宿昼出,更无暇到大郎家顾望。
终于事情罢了,闲了心情,便思念起潘金莲这美少妇来。不想还好,一念到她姣好的面目,婀娜的身姿,不由心痒难挠。
心动不如行动,离了住所便径往大郎家来。
敲了几下门,不闻动静,心道,莫不是出去行街了?
正迟疑间,却听得门户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
半张俏脸探出头来。却不正是我日思夜想的俏金莲?
我喜出望外,赶紧叫道:“嫂嫂开门,武松来也。”
金莲见是我,便打开门户,让我进去。
我赶紧趋进屋里,回头把门闩一插,急不可耐地便要与金莲亲热。
一把抱紧了佳人,嘴上连声道:“多日不见,可想死我了!”
正欲轻薄,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往金莲脸上一瞧,却见她眉垂目闭,泪痕未干,显是刚刚哭过一场。
我不由得又是惊讶,又是心疼,急忙问道:“嫂嫂却是为何垂泪?哪个这般大胆欺负了你?”
金莲拿手帕拭了拭眼角,说出一番话来。
————————————————
原来这几日冬已将残,天色回阳微暖,武大早起出门。便是今朝,武大走后,金莲收拾房屋,在门前叉那帘子。也是合当有事,却好一个人从帘子边走过。无巧不成书,金莲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
我听到此处,心中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
金莲却还在述说。那人立住了脚,怒气冲冲正要发作,一抬头见了金莲,却楞在当地。金莲好生愧疚,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头整顿头巾,一面却不发作,把腰曲着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 金莲忙道,不曾。那人笑道:“这是小人不是。冲撞娘子,休怪。”金莲也笑道: “官人恕奴些个。”便欲自收了帘子叉竿入去。
刚要掩上大门,却见一只脚顶住了,金莲一惊,抬头却是那官人,满脸堆笑,道,娘子莫慌。经过此地,恰好有些口渴了,问娘子讨杯茶喝。
金莲正待犹豫,想到是自己刚打了人家,也不好意思退却,便打开门,喏道,“粗茶自有一杯奉上。官人喝了,还请赶路便是,莫耽误了行程。”
那人一笑,抬腿进门。
金莲这才细细打量此人。却见这官人油头粉面,打扮齐整,似是有钱人家子弟。面貌端正,但一双眼却贼溜溜地在自己身上乱转。
这种淫邪的目光金莲倒是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不作他想,说道,“官人稍待片刻,我去去就来。”官人道,不妨。
金莲沏了一壶碧螺春,将几碟点心,连杯箸放在盘里,端出厅上。那官人连声道谢,端起茶吹了几吹,便不紧不慢,吃将起来。
金莲见他吃得慢,也不好催促,只好旁边干坐作陪。那人问了几句话,金莲只敷衍过去。
只听得一声响,却是那官人一双箸,跌落在地。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金莲脚边。那人蹲身下去拾,瞅着金莲尖尖的一双绣花鞋小脚儿正翘在箸边,竟将手摸了一下......
我听到此处,不由恶向胆边生,喝一句:“好个色胆包天的淫贼!” 待要发作,却见金莲欲言又止,心下知道还有更多,连忙催促她继续。
金莲羞红了脸,道:“我疑是那官人无心,连忙把脚一缩,不意他竟伸手捏住我的绣花鞋......”
我听到这段,想起那晚金莲那只被我剥了鞋的纤纤玉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大是不忿。
金莲接着道:“我急忙缩回脚,道,‘官人休要无礼!’那人却嬉皮笑脸,站起身来,若无其事。我正脸说道,官人这就请赶路罢!却不曾想......”说到此处,已是委屈的泪水涟涟。
我一跺脚道:“却是怎地?!你快说来!”
金莲抽抽嗒嗒地泣道:“那人却一把将我抱住,便要......便要脱我的衣衫,意图不轨。”
我咬紧牙关道:“你让他污了?”
金莲忙道:“所幸不曾。那隔壁的王妈恰好进来借油,叫了一声,那人急忙溜走了。并未得逞。然而今朝奴家,却总是已然遭这恶人侮辱了.....”说完又眼上抹泪。
我义愤填膺,大叫一句:“好你个西门庆!总有一日,教你撞在我手上!!!”
金莲闻得此言,惊诧地望着我道:“叔叔却如何知道此人姓甚名谁?”
我自知说溜嘴了,连忙圆道:“此人臭名远扬。富有家产,专爱攀花问柳,勾搭淫妇,欺辱良家,端的是恶贼一名。我听你描述此人样貌,定是他无疑。”
金莲点头道:“此人正是西门,单名一个庆字。却不知如此劣迹斑斑。”
我奇道:“你又如何得知?”
金莲道,“那王妈恰好认得此人。”
我心中五味杂陈。西门大官人,王婆,潘金莲......这已经熟读了多少遍的情节,似乎全都乱了套。难道,一切都是因为我?
不对,必然是因为我!!!
想那真的盖世英雄武松,又怎会叔嫂通奸,给自己的大哥带绿帽?我与金莲有这等事情,她才不至于芳心寂寞,被西门庆勾引......
转念又想:至少武大这条性命,应该是保得住了......脑海里响起一句台词来:“大郎,该吃药了......”
想到此节,忍不住回头看着金莲,那柔弱的身段,无辜的脸孔,怎么也不能相信她能做出这等谋杀亲夫的恶行来。
金莲见我脸上阴晴不定,以为我还在为西门庆的事恼怒,强颜欢笑道:“叔叔不必气忿。奴家......也不曾真的受污。便由它去,可好?”
我叹了一声,轻轻摸了一下她的秀脸,估计她还在惊吓之中,也没了调戏的心情。便安慰她道:“是武二不好。我若常在此处,怎由得此等狗贼放肆!”
金莲闻得,眼圈登时红了。忍不住扑进我怀中,嘤嘤啜泣。
我又安抚了一阵,轻声道,明儿赶早,我来看你。将她臀儿轻捏了一下。
金莲红了脸,微微颌首。我作别去了。

有道是:
红杏本无心,偏惹浪蝶来。
秋波千层浪,却向何人去?
TOP Posted: 2021-04-25 00:00 #16樓 引用 | 點評
烂木头i [樓主]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1872
威望:223 點
金錢:200322 USD
貢獻:40322 點
註冊:2014-12-15

第六回

我回到衙门,一路上攥紧双拳,只想着如何惩治那天杀的西门淫贼。
问了几个衙役小厮,均不熟识此人。正无计可施,心念一动:“金莲说那王婆识得。”一拍大腿:“of course!!”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我为何如今才醒起此事?看来得从这王婆身上下手。当下叫过一个小厮,如此这般,吩咐了几句。和衙门同僚吃了一回酒,猜了些枚,当晚回到住处,闲话不提。
次日一早,洗漱完毕,吃了早点,购了些金莲爱吃的蜜饯点心,便朝武大处来。
周围看看无人,轻轻叩了叩门,不多时,金莲探出头来,低低一笑,放我进入。
我放下果子蜜饯,看着金莲,不由得两眼放光。
她今天穿了一袭绸布裙,着了一双新绣花鞋,化了个淡妆,唯有嘴上擦了朱红。真个是嘴若樱桃,香腮胜雪,一眉一眼笑意盈盈,一手一足撩人起意。亭亭玉立地站着,娇而不艳,光彩夺目,飘飘袅袅,我不由得看得痴了。知道她是特意为我装扮,尤觉得心中大乐。
金莲见我直勾勾站定,扑哧一笑道:“叔叔为何痴着不动?”
我坏笑道,不错,我正是痴痴地被你这小淫娃勾了魂儿去。大步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
金莲整个儿倒入我怀里,端的是温香软玉,惹人怜惜。我一手便往她胸上摸去。
金莲羞道:“叔叔忒也急色。” 却不抗拒,任由我把她鼓鼓的胸儿摸来捏去。
我看着她道:“今儿个起,人前你我叔嫂相称,底下里却休要再提。你我已有夫妻之实。从今儿起,你是我的夫人好莲妹,我是你的官人虎哥儿。可要作得?”
金莲咬着下唇道:“我这下贱苦命的身子,岂敢尊称夫人。奴家原与叔叔高攀不起。但叔叔.....哥哥若不嫌弃,我自是从命。”
金莲的身世,我当然从书里头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我心中从来的确没有任何看不起她的想法。自从睡了她,我逐渐觉得她是我的女人。并不只是她的身子,而是......她这个人。也许她的人设,就是让男人有征服欲和保护欲吧。
在书中她红颜薄命,我不忍让她在我这里重蹈覆辙。
将她身子搂得更紧了些,柔声道:“好莲儿。”
吃了这温言柔语,金莲眼圈倏地红了,棉花般软在我怀里。
金莲小鸟依人地偎着。但觉得她鼓鼓的胸膛在我怀中扑腾起伏,我忍不住又勃起色欲。
我一边低头朝她的樱唇索吻,一边牵起她的玉手,往我裤裆中塞入。
金莲微微一动,便任我摆布。张开了檀口,让我舌头进入,小手已然碰着了我的阳物。
尤物就是尤物,光被她的手儿一碰,我的肉棒便不可遏制地挺翘起来,又粗又硬,在裤裆里只觉热气腾腾。
金莲羞道:“好叔......好哥哥,你那话儿怎恁地雄壮哩?”
我心下暗笑:“当然不能和你那三寸丁老公相提并论。”心下也颇为自己的尺寸自豪。却挑她道:“这一柱擎天的本领,却见了你才施展得开哩!”
金莲莞尔一笑:“总是拿这贫嘴儿来逗我!”心下欢喜,轻轻地把命根儿握在手心。
我但觉那温暖细腻的掌心抵着,纤细柔软的五指裹着,肉棒越发兴奋,青筋凸起,突突直跳。抓着金莲的小手,引导她上下套弄起来。这温润的肉感,比自己打手冲实在舒服太多了。
抚弄了一番,肉棒在裤裆里硬得难受至极,直要破布而出。我感受着嘴里她的香舌蠕动徘徊,心里欲念陡盛,抽出舌来,把她的臻首便往裆下按去。
金莲明白了我的意图,只稍稍犹豫,便跪了下来,顺从地把小口贴近了那鼓胀的阴茎。我难遏心中的兴奋,屁股往前一挺,将阳物隔着裤子送入她口中。
金莲含住了我的命根子,哪怕隔着一层布,我也能感觉到她小嘴里的温暖湿润。我忍不住爽得轻轻抽插了几下,包着肉棍的布料被她的香津濡湿,还沾上了一圈朱红。
这当口,我再不解放命根子出来,只怕就要当场爆炸了。
我一抽腰带,裤子哗啦落地,粗大的肉棒弹跳而出,正拍打在金莲的粉嫩香腮上。
金莲忍不住轻轻惊呼一声,像是被它的尺寸震惊到了。她这惊吓的表情更让我欲火焚身,抓住肉棒,便在她的秀美脸庞上磨蹭起来。
金莲微微低头侧首,露出雪白的后颈,一张吹弹可破的娇俏小脸儿被大肉棒横过来竖过去地摩擦肏弄着,那狰狞黝黑的龟头和她白皙粉嫩的肌肤亲密接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从上望下看着着这淫靡的一幕,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心理快感,肉棒已是膨胀到极限。
我抓着肉棒,在金莲脸颊上轻轻一捏,她自然而然张开了檀香小口,这一次,肉棒赤裸裸硬邦邦地塞进了她的小嘴。
没有了任何阻碍,我的肉棒长驱而入。但她的嘴实在太娇小,容不下我整个命根子,我只好放入一小半。
只感觉阴茎在她的嘴里,被她暖暖湿湿的口腔紧紧地包裹住,香舌抵着龟头,上下两排贝齿轻轻微顶着冠部。我爽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到了这个地步,哪怕下一秒要上刀山下火海,我此刻也只想狠狠地泄欲。
我两手按着金莲的臻首,屁股前耸后动,把她的小嘴儿当作淫穴,操将起来。
金莲那小口被塞得满满当当,嘴里只呜呜作响。我前后抽插得不亦乐乎。
把她的樱桃小嘴屌了百几十下,每下都无比刺激,只觉得龟头阵阵酥麻。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想到这么一个令无数男人垂涎的美少妇,正跪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口交;这让一群浪荡儿只可远观偷偷意淫的娇俏脸庞,正臣服在我裆下;那多少好色男人想要一亲芳泽的美妙樱唇,正被自己的肉棒尽情肏弄......生理和心理的满足感瞬间膨胀炸裂。我一声闷哼,龟头直挺,将无数子孙射入金莲的口中。一波又一波,也不知道射了多少......
我低头看着金莲微微鼓起的腮帮子,心满意足地说,“好莲儿,爽死哥哥我了。”缓缓将软了的鸡儿抽出。
金莲这才一阵咳嗽,半躺在地,张开嘴儿,一股浓浊的精液从嘴角滴下。这等堪比AV名场面的画面,让我只恨手中没有现代设备可以拍摄下来,留待以后慢慢欣赏回味。
金莲缓过劲来,开口道.......
TOP Posted: 2021-04-25 00:00 #17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7-27 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