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捏出血的红花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捏出血的红花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若事若是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8
威望:32 點
金錢:318 USD
貢獻:6 點
註冊:2021-10-08


[現代奇幻] 捏出血的红花



大学男子宿舍某房。
房内昏沈一片,仅床边的一盏灯发出昏黄的光芒。
床上,一副纤瘦匀称的身子几乎呈大字型躺着,手被人用领带绑在床头的左右边。
女子闭眼,脸上的红晕为略显平凡的脸添上一丝媚色。长发披散在裸露的胸前,隐约看见被发盖着,已充血挺立的乳蒂。
她微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脸被汗水、泪水沾湿,那模样既憔悴,却又不可思议地媚人、脆弱。
一个俊秀的大男孩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将女子的模样尽收于眼底,那清澄见底的灵动黑眸升起一股火热。
与女子的全身赤裸不同,大男孩身上仍穿着整齐的纯黑睡衣。那张比女人还要秀美的脸透着残酷的笑意。
「学姐,你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大男孩俯首在女子耳边低声说,有意无意呵出热气,使女子敏感的身子轻颤。
纤长如艺术家的手游到女子胸前,用力一捏那被折磨多时的红蕊,女子不禁逸出一声充满痛苦的哀吟。然后,他又俯下身子,抚慰似的轻舔着那乳蒂。
女子受不住这技巧性的挑逗,已有点沙哑的嗓子不受控制地发出些许低吟:「嗯…停…停手,伊朴…」
被唤作伊朴的大男孩没有理会,手移向女子腿间红肿的私处,有点冰凉的手指伸入狭小的甬道,掏出浊白的液体和一些黏稠的花液。
伊朴把沾满湿液的手指移各女子半闭的凤眼前,带点孩子气的黑眸竟有着邪魅的笑意:「停?你真想我停吗?真不诚实啊,纪文。」
纪文别开脸,贝齿咬着被吻得微肿的唇。
伊朴黑眸一沉,又把手指粗暴捅进纪文体内,快速地抽动。
纪文先是感到一阵熟悉的撕裂痛楚,然后一阵痛中带麻的快感便席卷而来。她把唇咬得更紧。
伊朴看纪文还嘴硬,红唇勾起一抹媚惑的微笑。他分开纪文双腿,埋首到她腿间,舔弄那高潮过后的敏感花瓣。
纪文弓起身子,手脚无助地扭动、挣扎,欲逃离这种疯狂的感觉,奈何只加深了体内的渴求。
「啊啊…嗯啊…不要…这样…」
像是故意唱反调似的,他伸出舌舔弄着她。吟叫声逸出纪文的唇,泪从墨色的凤眼流出来。
那痛苦的模样使伊朴的施虐心更旺盛。他悠悠出声:「想要就求我吧。」
纪文握紧拳,指甲刺入掌心,但那轻微的刺痛并未能驱走噬人的快感。
「求…求…你…」
「什么?说清楚一点吧。」
嘴已违背了自己的理智:「我..求你…」
他一下子侵入她的体内,两人都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
他粗暴地挺进、退出,暧昧的声音响彻整间房,添上一丝淫靡。
彷佛之间,纪文半眯着眼,看着上方那张被情欲染红的容颜,似乐又似痛。
泪又滑下来了。是因极致的快感而流泪?是为自己年少时的错?或是为那早已逝去的、天真的伊朴已哭?
身体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痛,把纪文的注意力拉回来。
「看来我还是对你太温柔了。」伊朴笑了,笑得让人打从心底里寒起来。
他以凶暴的速度律动,手也急切地摸索着她的身子。
她求饶,她痛,受不了这种令人疯狂的感觉。
他们都迷失在欲望之中,只懂向对方索求。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纪文迷糊之中,不觉想起四年前,二人相遇时的那天ˉ那时如天使一般的他…
捏出血的红花-01(微虐)
伊朴后来也许想不起他和纪文相遇时的细节,可纪文记得ˉ这辈子也记得这灵秀少年走进自己生命的那天。
那是几年前,在丘华高中发生的事了。
已是初秋。
细细密密的小黄叶如丝雨,轻得不由自主地随风飘零。天仍是一片如盛夏时的蔚蓝-蓝得那么纯净。
在早上就已颇炽烈的阳光下,纪文以领袖生长的身分守在门口ˉ那是她每天的工作,即便是开学日,她也不例行地站着。
一身熨得直挺、在阳光下灿然雪亮的纯白校裙,胸口上原应显得俏丽青春的黑色小领带,套在她身上,却显得拘谨木然。
『很热。』背、额已有一层薄汗,但纪文不在意,仍是以标准的笔直姿势挺傲地站着。
狭长冷漠的单凤眼如一潭静水,打量着自她身旁走过的学生。每张稚气的脸都不约而同地带着朝气笑容。
『大概是脑袋秀逗吧,不然怎会在开学日感到快乐?』纪文心想。
不过,比起那个『家』,学校大概要好一点吧…
「啊!」一声惊呼,伴随着物品跌落到地的声音,把纪文的注意力拉回来。她眼一扫,看到一个以不雅姿势伏在地上的少年,身旁还散着几本书和一个书包。
『走平地也能跌倒?』纪文快速敛去眼中的戏谑,走到那少年面前。
「你要到医疗室吗?」那少年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手捂住额,怕是出血了。
「没…没事…」比一般男生还要纤细一点的骨架,配上这柔润中性的嗓子,倒不突兀。
「出血了吗?」纪文看他一直捂住额,不住呼痛。
「嗯…没事!真的!」少年急急忙忙地抬起头,教纪文看得有点呆了。
那是一张比女生还要秀逸一分的中性脸庞。白晢如玉的肌肤,就是不摸下去也能想象到那紧滑如丝的触感。还有一双灵动水亮的纯黑眼眸,即便是纪文这等心如止水的人,也不觉看得有点失态了,幸好那少年看不出来。
纪文不着痕迹地收回看得有点放肆的眼光,默默拾起少年的物品,整理好再递给他。
少年有点慌张地接下自己的书包。捂住额的手一放开,便露出那还在出血的伤口。
血本就鲜血,在阳光下更是红得刺眼,皮肤下那些微血肉露出,吸住纪文的眼,像是邀她碰下去,用力地揭下脆弱的皮肉。
「谢谢您!」少年被纪文似是专注、又像是死寂的眼光盯得尴尬起来,带着一脸红晕,抛下一句含糊的道谢后,便风也似的离开。
一阵清风在纪文身旁擦过,她不觉意望向疾走入校的少年,突然有点后悔没有问他的名字。
那时纪文还知道自己会再碰见这少年,更不用提后来二人那一段风流冤孽。
不知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有些事注定了会发生,终归不能逃避。缘分真是一种磨人的东西ˉ这是纪文后来回想时的感叹。
开学几天,纪文还是没去找那天的少年。她是有点想再次看见他,但倒没有花功夫去寻找他ˉ反正她就算找到他,也不知要跟他说什么。
只是每天早上守校门时,也不觉意的看一眼那张让她难以忘怀的脸。
「你认识那男孩吗?纪文。」副领袖生长ˉ温尔悠连续几天也注意到纪文那双眼,总有意无意地跟着那少年的背影,便好奇问一句。
纪文微微侧起头,凤眼带着轻蔑:「开学日便忘了来当值的人,也有资格问问题吗?」
温尔悠不自在地托一托眼镜,俊朗的脸因尴尬而微红:「纪文,有时候说话也不用这么直接吧,好歹我也和你当了五年同学,也给我几分薄面吧。」
纪文没有回答,转回头,脑后一束长马尾随她的动作微微甩动。
温尔悠摸摸鼻子,也不再搭话。虽与纪文相识了五年,但他仍猜不透这人的心思。
他的眼悄悄瞄向纪文的马尾,不自觉在想:这头乌油油的发要是放下来,可不知是怎样的一副模样。这样一头秀发,却搭在这张有点平凡的冷漠脸蛋,可真有点浪费。笑…若这冰山似的她笑了…
纪文以奇异而不耐烦的目光看着旁边一副憋笑模样的男生,决定不再理会这莫名其妙的人。凤眼别开,无情绪,无波动。
几日后,在一次领袖生会议中,纪文看到了使她有点在意的少年。
训导老师把几名新丁带到纪文面前:「纪文,这几名新手就归你照顾了啊。」他说过这样一句,便挺着一个大肚皮,施施然地走了。
那几名怯生生的少年少女逐一向纪文作简短的自我介绍。可纪文没怎么留心听,只听到少年的话。
少年不再像当日那般羞涩,脸上纯真的笑意为他秀气的脸添上一丝小孩似的天真。
眼中只看见他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秀丽容颜,耳中听到他温润的声音:「我是伊朴,四甲班,请多多指教。」
纪文没有作声,一双眼像是看向很远的地方。他们轻唤她的名字,才使她回神过来。
「不好意思,我刚才稍微想了想一些事。我是五甲班的纪文,亦是你们来年的领袖生长,多多指教。」她眨眨墨色的凤眼,回复原来冷然的形象。
伊朴打量着她:就是一个有点老气没趣的学姐ˉ可就是这分冷漠,让他有点在意。还记得开学那天,自己很白痴地在平地跌倒,当时就是受了她的帮助。
那双狭长的凤眼总在他脑海徘徊:那是少有的纯黑色,眼瞳深处却彷佛蕴藏了不知名的感情,使那分黑看起来似是纯净,又似是复杂。
「喂,你们只跟纪文打招呼,倒是不把我这个副领袖生长放在眼内呢。」一名戴着眼镜的俊朗青年在纪文身后出现。
纪文懒懒看着温尔悠。
他的出现化解了其它人的拘谨,然后,他注意到伊朴,饶有趣味地笑看着纪文,轻声沉吟:「哦?是你吗?」
纪文的眼神转为警告,瞪着青年那副笑得可恶的模样。
『从未看过纪文有如此明显的情绪变化,这少年…』温尔悠含笑不语。
伊朴被他别有深意的笑容看得毛毛的,白晢的脸泛起一抹红。
这是两人第一次从对方口中得知对方的名字。
相处了一段日子,纪文发觉伊朴出乎意料之外的黏人。
「文姐!」纪文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心想:又来了。
别着领袖生长襟章的她站在走廊,看着后方向自己跑过来的清秀少年。
伊朴跑到纪文面前,气喘吁吁,擦擦额上的薄汗:「怎么文姐昨天没来我们这层当值?」
微风吹拂,纪文把几缕青丝绕回耳后,那不经意流露的柔美,教伊朴稍稍走神。
「领袖生长不只得我一个。」清灵的声音落下,不冷不热。
使朴不自在的抚一抚头发,掩饰不自从何而来的羞意:「怎…怎么这样的…如果能和你一起当值就好了。」
纪文看着使朴一脸不服气、呶着嘴的可爱模样,凤眸深处一暗。她忽然抬起手,碰上他的脸:「脸,脏了。」
她在说谎,只是不知为何想触摸他而已。
伊朴脸上一热。纪文的手指本来是略带冰冷的,但她的手所触之处,像在他脸上燃起火焰,脸热辣辣的,却又存着纪文留下的微冷。
他不自觉抚上脸,扬起一抹纯真的笑容,微微笑弯的晶亮黑眸,衬上红红白白的脸就像是天使。
「谢…谢谢!文姐。我也不知自己的脸脏了…哈哈…」伊朴尽量装作自然的样子,粉饰太平似的打哈哈。
纪文没说话。手一动,又立刻垂下。凤眼看向下方,使睫毛轻轻掩住那双情绪复杂的黑瞳。
不要笑得那么刺眼,那笑,太让人心痛了。她眼里容不下这样令人难受的笑。
可以亲手抹掉它吗?
纪文转身离开ˉ她不想再招惹任何人。
伊朴凝视纪文秀挺的背影,心里一阵莫名的惆怅。
心像是突然被揪紧了似的ˉ是被那双难懂的纯黑凤眼无言地瞅住?
那双眼,太微妙,太难懂,明明是那么纯然的一抹黑,却像是蒙上了轻纱似的。
陷进去了。
从一开始,两人就陷进去了,只时当时无人发觉罢了。下午四时半,纪文准时踏入家门ˉ她总得在门禁前回家。
一进门,看见一名坐在沙发上阅报的中年男人。纪文毕恭毕敬地说:「伯父,我回来了。」
纪翔宇从报中抬起头来,虽将年届五十,一张刚毅严肃的脸依稀有着年青时的风采。镜片后的眼睛没什么情绪波动,只看了纪文一眼便再次埋首阅报。
「厨房里有蛋糕,吃点才温习吧。」不冷不热的声音从报中传来。
「是。」纪文走进厨房,不意外看见正在预备晚饭的龚秀英ˉ纪文的伯母。
「伯母。」纪文垂下眼,声音微微冷硬。
龚秀英放下菜刀,风韵犹存的脸上浮现一抹夸张的笑容:「嗳,怎么这么早就会来啊,小文。你不是什么领袖生长,工作多的是吗?」
那尖细的声音听在耳内,好不难受。纪文的眉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弯腰打开冰箱,取出蛋糕。
「还好,今天工作不算多。」总不够你的工作多,整天都要跟一堆太太聊天、茶聚、打麻将。没待龚秀英回答,她就迳自离开厨房。
纪文回到自己房中,先脱下穿了整天的制服。
眼不经意瞄到墙上的月历,原来还在解开衣服的手一顿。
星期五,今天是星期五。
那就是说,那人要回来了。
纪文把褪下来的制服一把掷在地上,身子不受控制地轻颤。
晚上七时正,门外响起敲门声,纪文一开门,便看到那张让她打从心底厌恶起来的脸。
那是一个阴柔清俊的青年。偏白的肤色,衬上黑润的中长发,还有那双棕黑的深邃眼睛,说不出的赏心悦目ˉ但这张脸却让纪文有一股强烈的…恨?还是…更多纠结不清的感觉。
「凛哥。」纪文原已平淡的声音更低沉了。
纪凛走进来,亲腻地把纪文的发揉乱:「小文,好久不见了,有挂念我吗?」
纪文别开脸,避开纪凛的碰触。
纪凛原来有着温柔笑意的黑眸一沉。他附在纪文耳边低喃:「我下面那儿可是挂念你那淫荡的小嘴挂念得不得了啊。」
纪文一把推开纪凛,眉不自觉拢起。
「小文还是那么害羞。今晚…」纪凛舔了舔偏红的唇:「我会来啊。」
他带着一抹残酷又美丽的笑容,转身走向父亲房中。
吃晚饭永远是纪文最讨厌的时候ˉ特别是纪凛回来时。
纪凛刚升上一流的大学,所以平日都住在学校宿舍,只有周末才回家过两、三晚。
「爸、妈,多吃点吧。」纪凛一个劲地往父母碗中添饭菜,乐得龚秀英一双眼笑得成一条缝,眼角添上几丝笑纹。纪翔宇一张半是苍桑的脸也满是欣慰之色。
龚秀英一脸藏不住的骄傲,微微嘲讽地瞧向纪文:「小文,也要学学你凛哥,日后进一所好大学,省得像你爸一样一事无成,还去…」
「秀英!」纪翔宇截住她的话,眼内折射出凌厉的光芒。
纪凛像是个无事人似的,淡淡一笑,看向低着头、一股脑儿地吃饭的纪文。
她感觉到他的视线,可不欲对上那双如星子般、灿烂得过分的眸子。
纪凛勾起唇,就像头找到猎物的兽:「爸,妈,小文的成绩一向很好,你们不用为她担心了。难得回来,要不我一会儿和小文聊聊学习上的事吧。」
龚秀英正想发作,可被丈夫厉一厉,便没敢作声。
「这也好,凛,你就和小文聊聊吧。」
纪文知道纪翔宇向来待自己不薄,也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可这句话无疑把她推进深渊。手把饭碗拿得更紧,她低头,强迫自己挤出话来:「谢谢,凛哥。」
当夜十一时,纪凛趁父母都睡熟了,便迳自走进纪文房中。
纪文正伏案念书,冷不防被一双臂环住了肩。
「小文,怎么不来找我?我可是等了你很久呢。」温热的气息搔着纪文的耳,可她只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寒。
『要来的始终会来。』纪文没答话,闭上凤眼。
纪凛看纪文没什么反应,心内暗笑,手从纪文的上衣探进去,揉搓着她的胸部。纪文像是触电似的抓住纪凛不规矩的手,声音不禁发颤:「你…答应过不碰我的。」
纪凛笑了,眼瞳一片浓黑深沉,他把纪文的手引向已发热的分身:「那小文知道要怎样做吧。」
夜已深。
纪文房中传出丝丝暧昧的低喘。
房内正上演一场淫乱的活春宫:青年坐在床上,腿微微张开,眼舒服得半眯起来;少女跪在青年两腿之中,粉色的唇熟练地做着吞吐的动作,小舌不住舔着那巨大肿胀的欲望,在灯下泛着闪亮淫靡的水光。
纪凛被纪文取悦着,唇逸出几声低吟。
「小文的技巧…愈来愈好呢…说的也是,这种事毕竟也做了好几年…」
纪文闭上眼,把注意力放在那欲望,只想快些解决。
没多久,纪凛逸出一声低吼,灼热滚烫的精华尽射进纪文口中,强烈的腥臭使她的脸皱起来,就要把它吐掉。
纪凛却紧捏着她的下巴,阴狠地眯着眼:「咽下去。」
纪文拢着眉,凤眼痛苦地眯着,泛起水雾,在灯光下成了弯水当当的月牙儿。
「小文,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淫荡吗?一副欠操的模样,嘴都脏了…」纪凛用拇指抹去她嘴角逸出的乳白液体。


赞(2)
TOP Posted:2021-10-25 14:57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GAP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551
威望:200 點
金錢:406475 USD
貢獻:70679 點
註冊:2014-02-04


谢谢分享
------------------------
F
TOP Posted:2021-10-25 16:23 #1樓 引用 | 點評
暴走的屎壳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5
威望:16 點
金錢:15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9-2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21-10-25 19:20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