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wx8330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03
威望:58 點
金錢:563 USD
貢獻:9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現代奇幻] 东北浪妇



俺叫郭庭芳,一九九八年,俺男人在矿上干活、让炸药给炸死了,给俺留下
个婆婆、还个闺女。眼瞅一家子就没生路了,村里的二驴子找上俺,跟俺说:
「我看上你身子了,你要原意、就跟我走!我带你往上海,跟我捣服装去。」俺
一个三十五岁的寡妇,要养老、要养小,还怕啥丢脸失身的!把心一横,牙一咬,
肏她奶奶的!爱咋地咋地吧!就和二驴子走了。

  刚开始,俺还真受不了。二驴子人跟名字一样,那大鸡巴比俺死去男人的大
老鼻子了,硬起来六七寸长,贼黑贼臭,真他娘是条大驴鞭!平时,他邪火一上
来,就跟强奸一样,扒了俺裤子就往屄里肏,也不管俺屄里是干是湿,滑溜不滑
溜!有时候肏得俺真像挨刀子捅一样疼。可是俺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他养活,
没法子只好忍了,还要装笑脸、装骚装浪,叫床让他高兴。

  二驴子肏了俺仨月,肏腻了俺的屄,又叫俺给他舔大鸡巴,肏俺的嘴,他说:
「这叫口交,现在外国就流行这个!」俺一个乡下老娘们,知道啥口交、屄交的,
他想玩啥,只好随便他。

  上海不像东北,天气老闷热了,没事都能一身汗,可这瘪犊子!臭鸡巴十天
半月也不洗一回,跟俺肏完屄,要么在外面肏完妓女也不洗,还说:「这个样闷
出来的骚鸡巴,才够味道!」肏他娘的够味道!又是尿骚又是淫臭,俺舔着都恶
心。可二驴子每次倒很得意,看着俺给他舔大鸡巴,还问俺香不香?好不好吃?
等俺把他的鸡巴舔硬了,他一来劲,就叫俺跪在他面前,把俺的俩手用裤腰带捆
在背后,抱着俺的脑袋,把俺的嘴当屄一样肏,大鸡巴头直顶俺嗓子眼。

  头几回,俺经不惯,一阵阵的反胃呕吐,老难受了!当天吃的饭跟着大鸡巴
一进一出,都能呕出来。俺一吐就是一地,顺着俺嘴角能流俺一身子,弄得二驴
子的鸡巴毛上也能挂不老少。可二驴子这瘪犊子,不但不嫌埋汰,更拼命的抱着
俺脑袋,大鸡巴全肏进俺嘴里,大鸡巴头顶着俺嗓子眼,成心大鸡巴头一跳一跳
的,逗俺呕吐。俺憋的喘不过气,脸红脖子粗,眼泪鼻涕直流,嗓子眼里贼辣辣
的疼,下面屄里都管不住尿。等他把大鸡巴抽出去,俺就『吼!吼的吐,嘴里像
绝了大坝一样,往外吐胃里的饭啊、汤啊啥的。

  日子久了,俺发现,二驴子买好酒好菜回来,劝俺多吃多喝,就准定的要肏
俺的嘴。俺也学精了,先装浪,给二驴子手淫鸡巴,又说淫话又劝酒,弄他先出
一回,醉醺醺的,后面应付岂来,还能轻松一些。

  一转眼半年多,俺费劲吧拉的练出一副好嘴、好嗓子眼,叫大鸡巴肏也不呕
吐反胃了。一天下午,二驴子拿回家一盘录像带,晃着跟俺显摆,说:「这可是
我从外国海员那里高价弄来的,好东西!贼她妈的带劲!」俺不看也知道是黄色
电影,二驴子也不是头一回拿家,俺不稀罕,说:「家里搁着一大摞呢,早看腻
了。」二驴子看俺没啥反映,有点来气,把录像带放进录像机,打开电视,说:
「你这贱货,知道个啥!这可不一样。那些都是香港拍的烂片,这可是正宗美国
货,贼刺激!老厉害了。」说完,就拉着俺一起看录像……

  俺顺着二驴子的心思,跟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电视屏幕上的画面、果然比香
港的清楚多了。没过多久,俺看傻眼了。电视上,一个高大健壮的外国黑人,满
胸脯的黑卷胸毛,浑身上下的肌肉一块硬过一块,很吓人。再看黑人的大鸡巴,
更吓人了,硬梆梆的挺着,足有一尺长,跟俺的手腕子一样粗。俺看得下面差点
流出尿来。

  二驴子一撩俺的裙子,手伸进俺两条大腿中间,说:「骚货!看大黑鸡巴,
你他妈的来浪火了吧?」二驴子在家里从来不叫俺穿奶罩裤衩,俺裙子底下光溜
溜的,他一摸,就抠进了屄里。俺也习惯了,扭了扭身子,没说话。就见电视上
多了一个、金发白皮肤的外国女人,大奶子大屁股,差不多和俺一样的年纪,一
黑一白,上来就一通亲嘴,对着摸下面。完了,女人躺在床上,头后仰着、悬在
床边,黑人将大鸡巴头肏进女人张大的嘴里,先一点一点的挑逗,等女人嘴里流
哈拉子了,黑人才一下子肏进去。女人鼻子里吭哧两声,嗓子眼呃呃的响了两下,
竟让大鸡巴全肏进去了。

  「唉呀妈呀!」俺看了都不敢信。

  二驴子淫笑着说:「看见没有,学着点!这才叫口交。你看那大鸡巴肏起来,
岗岗的!才爽呢!」

  黑人开始抽插,大鸡巴就像寺庙里撞钟一样、在女人的嘴里进进出出。那女
人没像俺一样呕吐,但眼泪哈拉子也花花的流,可还是一脸笑容、让黑人狠肏.

  二驴子扒光衣服,手里撸着自己的大鸡巴,叫俺也脱衣服,兴奋的说:「外
国婊子就是经肏!」

  俺正看得愣神,没听见二驴子说啥。二驴子上来把俺扑倒在沙发上,三把两
把扒光俺的衣裙,底下一顶,将大鸡巴肏进俺的屄里。俺被二驴子一肏,才发现
俺的骚屄里已经流水了。二驴子猛顶猛肏,说:「你他妈的骚货,浪出水了吧。
看老子肏死你。一会把你的浪嘴也给你肏烂了。」二驴子疯子一样的淫话、俺早
听惯了,假装舒服的跟着他浪叫。其实虽然俺屄里挺满足,可心里一点也不舒服,
俺就是隔应二驴子的臭鸡巴。

  电视上,女人的哈拉子流了一地,雪白的脸憋的通红。黑人放开女人,又压
着她肏屄,女人的两条大白腿驾在黑人肩上,黑人对着女人的毛屄狠起狠落,啪
嗞啪嗞的,就跟县城盖大楼打地桩子一样,肏的女人嗷嗷直叫,嘴里「发棵!发
棵!」不知是哪国话。

  黑人狠肏了十几分钟,拔出湿拉拉的大鸡巴,送到女人面前,自己快速的撸
了几下,大鸡巴头一个劲的哆嗦,一股一股的喷出老多白花花的精液。那女人张
嘴都接住了,用舌头把精液在嘴里搅给黑人看,完了才咽下去。

  二驴子也拔出大鸡巴,拉俺坐起来,大鸡巴送到俺嘴边,说:「张嘴。老子
肏完了,也尿你嘴里。」俺备不住是刚才看了外国女人口交,心里还有些怕,说:
「你要跟那黑鬼一样、往死里肏俺,俺可受不了。」二驴子一把抓住俺的后脖子,
淫笑着说:「你妈的贱货,老子肏过你几回,你数的过来吗?哪回你受不了了,
还不是她妈的流着骚水浪叫。」说完,也不管俺乐不乐意,大鸡巴硬往俺嘴里杵。
俺只好张嘴含住大鸡巴,用舌尖勾舔,就希望二驴子早早射出来。

  果然二驴子顶了俺十几下,抱着俺的脑袋,扑扑的,一大泡精液都射进俺嗓
子眼里,俺想不吞下去都不行。完了,二驴子搂着俺,摸着俺的大奶子,还看录
像。电视上又多一个小姑娘,身材娇小,模样幼稚,也就十六七岁,比俺闺女大
不了多少。那女人和小姑娘一起跪在黑人面前,女人给黑人吃大鸡巴,小姑娘舔
鸡巴蛋子,俩人一起伺候黑人。

  俺看了,说:「这么小的闺女,就演这电影啊?」二驴子冷笑了笑,说:
「小啥!屄毛也有了,奶子也鼓出来了,早该叫男人肏了。」停了停,又说:
「我还见过更小的呢,上回有个当爹的,炒股票赔的要跳楼,想把她老婆跟闺女
卖给人睡,他闺女才十二,开苞要一万块,可惜俺没舍得,就花了两百块,看她
闺女洗了回澡,自己用手弄出来的。俺听了,心里骂禽兽不如的爹,心疼小闺女,
更惦记起俺闺女来。

  电视上的黑人的大鸡巴又挺起来了,小姑娘跪着趴在床上,女人拿出一根半
透明粉色橡胶棒,自己将橡胶棒舔得湿哒哒的,然后俯下身去,手扶小姑娘的屁
股,把橡胶棒往小姑娘的屁眼里捅,小姑娘尖叫了一声,让俺一阵揪心。女人弄
几下,抽出来,舔湿了,再捅进去。黑人站在女人身后,往女人屁眼里啐了一大
口唾沫,用大鸡巴头沾着唾沫,润湿女人的屁眼,腰一用力,大鸡巴肏进女人的
屁眼里,而且一下子就肏到了鸡巴根。俺想着自己的屁眼,不知咋一哆嗦,心想:
咋地!屁眼子还能肏啊!这么一根大鸡巴,咋一下子就肏进去了,那屁眼子还不
肏烂了。

  二驴子看俺坐的地方湿了一大块,很高兴,以为俺流淫水了,把俺搂得更紧。
俺哪是流淫水了,其实是吓得流尿了。二驴子不知道,一手从俺身后伸过来摸俺
的屄毛,一手套弄自己的大鸡巴,说:「浪货,看得流浪水了吧。这带子够带尽
吧?」俺说:「外国人真他娘的有病,连臭屁眼子都肏,埋汰死人了。」二驴子
说:「你个臭老娘们懂个啥,这叫肛交……先口交,再屄交,完了肛交,末了再
口交,这可是一套活。」

  俺很吃惊,说:「肏完嘴再肏屄,没啥说的。可肏完屁眼子,又肏嘴,往死
里埋汰人!哪有这样闹的。」二驴子哈哈笑,说:「今天开眼了吧?现在外国都
兴这样玩,这才出火呢!」跟着又说:「前几天,我在外滩那遇上只老鸡,天津
过来的,都四十多了还在卖屄。不过她那奶子比你的还大,就没你白嫩,老子当
时还就硬了,一百块包她一夜。可等扒了裤子一看,肏她奶奶的,那老臭货、烂
屄不知道叫过多少人肏,我的大鸡巴也够拔尖了吧?可肏着那烂屄都嫌松,老子
一急眼,她也怕了,求我肏她屁眼子。我一肏,真她妈的爽啊,比肏前面痛快多
了。我肏她一晚上屁眼子,肏完又叫她给我把鸡巴舔干净,还往她嘴里撒了抛尿,
老舒服了。」

  俺听着二驴子乱讲花花事,抬头看着房顶子,心里一阵磕趁。心想:俺跟婊
子不是也没啥两样嘛?天天叫二驴子糟践,就为了那点钱。忽的,二驴子猛摇着
俺,大叫:「快看!快看!精彩的来了。」

  俺一看电视,原来是黑人正要肏小姑娘的屁眼。小姑娘躺在女人的两腿间,
脑袋枕着女人肚子,两条腿左右分开举着,交给女人用手扶着,黑人的大鸡巴头、
顶住小姑娘湿溜溜的屁眼,慢慢往里挤,小姑娘咬着嘴角,好像忍着疼。二驴子
很兴奋,活像条闹春的赖皮狗,一边撸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冲着电视叫:「快
肏!肏进去!肏她妈的,干死这小骚货。把她屁眼子肏烂了。」

  那黑人确实跟二驴子喊的一样,越肏越快,越肏越狠,越肏大鸡巴进去的越
多。小姑娘先大口大口的喘气,慢慢的变成哼哼,再往后就成惨嚎了。幸好黑人
只能肏进半根大鸡巴,不然非肏死小姑娘不可。

  等黑人拔出大鸡巴时,俺看见小姑娘的屁股沟都叫写染红了。俺心里阵阵发
酸。

  俺看不下去了,就要起身离开。二驴子缠着俺不放,说:「哪去?还没完呢。
别走,赔我看完了。」

  黑人和女人让小姑娘蜷着身子,抱住两条腿,二人看着小姑娘被肏的合不拢
的屁眼,很得意、很高兴,指指点点,说了一堆俺听不懂的外国话。说完话,女
人又给黑人舔大鸡巴上的血。不一会,女人也趴到床上,黑人开始肏女人的屁眼,
还搂着小姑娘亲嘴。

  二驴子听着女人的浪叫,眼珠子都红了。跟俺说:「咱俩肏回屁眼子。你没
肏过吧?我今天给你开苞,叫你舒服舒服。」俺一听,吓了一哆嗦。还没醒过神,
二驴子已经将俺翻过去,压在身子下面,挺着大鸡巴就来寻俺的屁眼。俺忙叫:
「别!俺没弄过这个。你那鸡巴这么大,还不肏死俺啊!」二驴子发了疯,使尽
按住俺,说:「怕什么,你没见那外国婊子给肏得嗷嗷叫嘛?多爽,多浪啊!我
多肏你几回就知道爽了。」又说:「我肏的那只老鸡肠子都脱出来了,她还一个
尽的叫舒服呢。」

  今天就到月底了,二驴子每月这时候都会给俺开工资。一千块,对俺这个没
文化没本事的乡下寡妇来说,已经很多了。俺有了这笔钱,才能寄回老家养活婆
婆和闺女,所以俺没敢真的挣扎抵抗,僵持一阵子,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二驴子顶住俺的屁眼,狠狠往里挤。俺的屁眼贼辣辣的疼,说:「咋像拿刀
子剜肉啊,当年和俺男人结婚,开苞也没这么疼哪!」俺没叫男人肏过屁眼,屁
眼很紧,二驴子弄了好一阵子也没成事。俺俩人一个急,一个疼,脑门上都冒汗。
俺实在忍不住了,说:「俺的亲爹!你弄死俺了。」二驴子也火了,打着俺的大
屁股蛋子,大骂:「肏你妈的浪货,你不会把屁眼子扒开,弄大点叫老子肏啊!」

  俺怕二驴子乱来,想法子,说:「俺的屁眼子没挨过肏,里面干。不行你拿
油来灌灌,弄滑溜了,备不住就肏进去了。」二驴子听了,还真是好主意,光着
身子跑到厨房,抓了一瓶香油来,往俺屁眼上浇了一股,用手指送进俺屁眼里润
润,完了,二驴子在自己的大鸡巴上也抹了,一拍俺屁股蛋子,大鸡巴往俺屁眼
上一顶,就狠狠的往里肏. 折腾好半天,大鸡巴总算全肏进去了,俺难受的一阵
阵头晕,眼前好几次发黑。二驴子不管俺死活,不要命的往死里肏俺。肏了十几
分钟,他在俺屁眼里射精,俺差点没死过去。那天,俺跟录像里那小姑娘一样,
屁眼里也流血了。

  转眼又过了一年多,算算,俺跟着二驴子整两年了。天天叫二驴子花样百出
的糟践着,什么玩女人的法子他都往俺身上招呼。俺也锻练出来了,管他肏嘴插
屄捅屁股,俺都能受得住了,而且还有了快感。

  生意上,慢慢的俺也学伶俐了,一天一天的,把批发上货、零售推销都学的
明白清楚。那时,二驴子发了大财,就开始吸毒,又勾搭上了别的女人。俺一看,
自己已经存下一万多块钱,又认识几个小批发商,干脆甩了二驴子,自己出来单
干了。从上海往长春捣服装,再从长春往上海捣土产山货,虽然都是小本买卖,
可养活一家老小已经没啥问题了。

  【第一集完】连载待续…… 


赞(9)
TOP Posted:2021-04-26 12:23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03
威望:58 點
金錢:563 USD
貢獻:9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俗话说,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女人到了中年,对性生活的需要越来越强烈。
俺也不例外,如今没二驴子肏俺了,俺屄里倒空出火来了。俺的服装生意还算顺,
开始赚钱了。上面的嘴一吃饱,下面的嘴就饿了,天天想男人。俺干脆偷偷买了
个自慰棒,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在家插屄。客户里有跟俺看对眼的,俺也跟他们睡,
又解馋又套交情。

  后来,俺跑生意时认识了小庄。小庄是个24岁的健壮小伙子,从南京来上
海做生意好几年了,他对中年女人特别喜欢。俺长的模样还算可以,虽然比不上
那些街上的上海小野鸡,可俺奶子大屁股肥,身子也白净滑溜,所以小庄每回一
见到俺,那大鸡巴准挺起来,俺们俩孤男寡女的,干脆就经常一起肏屄玩了。

  刚过了国庆节,俺从东北回来,小庄接俺到俺在上海租的房子。到家一进门,
小庄就急吃巴火的从后面抱住俺,说:「我的浪大姐,你可回来了,想坏我了。」
说着就掏出大鸡巴从后面顶俺。俺笑着打了他一下,说:「你想俺?是想和俺肏
屄吧?」小庄淫笑着说:「你快让我肏肏吧!你这几天没在,我都快憋死了!」
说完,就扒俺的裤子,俺一边阻挡一边说:「大兄弟,大姐刚回来,你让大姐喝
点水、歇歇脚,大姐让你肏个够。」小庄脱下裤子,说:「都急死人了,先肏一
炮再说吧!」说完,把大鸡巴挺起来,一手按着俺的后背,让俺扶着床沿趴俯下
去,一手把俺的裤子扒下来。

  三十多岁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小庄急的把手扬起来,冲着俺的
屁股就啪、啪的几下,抽的俺的屁股蛋子直颤。俺顿时一阵激动,浪屄里的淫水
马上就冒出来了,嘴里浪浪哼哼:「呃!大兄弟,抽的大姐骚屄里流水了。」小
庄一听更来劲了,下手更狠,啪、啪的一阵接连不断的脆响,打得俺屁股蛋子都
红了,俺说:「别打了,快进来吧。」小庄猛的从后面把大鸡巴一挺,扑嗞一声!
就肏进俺的屄里去了。

  小庄的鸡巴可是特大号的,比原先二驴子那条驴鞭大多了,又粗又常,大鸡
巴头、和小孩子的拳头差不多,两棵大鸡巴蛋在下面当啷着,一肏屄就拍在俺的
大腿上,特带劲!特来劲!。

  小庄这么狠狠一杵,正杵到俺的花心上,俺唉呦一声,叫:「大兄弟,你慢
点,等大姐屄里滑溜了你再肏狠的。」小庄可不听,挺起大鸡巴就死命的来了几
下,直入直出,俺屄里的淫水就流的更多了,屄里一滑溜,大鸡巴进出就更带劲,
滑不流丢的,肏起来还带着啪嗞啪嗞的水声……

  小庄越拼命肏俺,俺心里就越发骚,浪淫淫的说:「大兄弟,使劲肏你大姐
的浪屄!把你大姐肏的嗷嗷的叫!你快肏大姐!俺浪死了!俺就欠你的大鸡巴肏!
肏到俺心里去了!你肏俺,俺给你报数!一,二,三,四,五。……」这是小庄
教俺的,他说:「我肏你一下,你就叫个数,最后我射精的时候告诉我,一共肏
了你多少下。」俺也喜欢这么来,挨肏还要报数,挺有意思的。

  俺一边报数,一边把橡胶的自慰棒找出来,递给小庄。小庄先让俺用嘴把自
慰棒舔湿了,然后扑滋的一声,插进俺的屁眼里,下面用大鸡巴肏俺的骚屄,上
面用自慰棒肏俺屁眼,肏的俺别提多爽了!

  俩人肏了有一刻钟,小庄要换个姿势玩,他往床上一躺,大鸡巴冲天挺立着,
然后让俺背对着他,蹲下去用骚屄去套大鸡巴,可俺屁眼里还插着根橡胶棒呢,
小庄就让俺自己拿着棒子,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从后面看着俺。俺一边喊数,
一边肏屄,一边还捅屁眼,心说:这大城市的男人怎么这么会玩女人呢?!

  玩了一阵子,小庄就来劲了,翻身坐起来,抽了俺两下屁股蛋子,说:「骚
货。趴那。」俺连忙趴在床上,把大屁股稍微掘起来。小庄把俺屁眼里的橡胶棒
拔出,冲着屁眼里吐了口唾沫,然后把大鸡巴顶着俺的屁眼,慢慢往里挤。鸡巴
头太大了,怎么也弄不进去,急的小庄直抽俺的屁股蛋子。俺浪叫:「大兄弟,
慢慢玩,别着急。你抽俺也没用呀!俺的屁眼就是口太小,你的鸡巴又那么大,
虽然不好进,可慢慢肏进去就舒服了。」俺还没说完,小庄猛的一用力,扑的一
声,楞是把大鸡巴肏进去了,然后往里来回抽送,直插到鸡巴根子。俺觉得屁眼
好象让人堵住了,大鸡巴插到俺的肚子里。俺笑着说:「大兄弟,今天又走大姐
后门了,别着急,慢慢玩,你大姐浪着呢。」小庄年轻力猛,在俺后面像公狗闹
春似的快速狠肏.

  小庄又折腾了二十来分钟,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鸡巴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
对俺说:「躺下!张大嘴,我喂你奶吃!」俺忙翻身躺下,把嘴张大了等着。小
庄顺势骑在俺胸脯上,屁股压着俺的大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见大鸡巴在俺面前
直晃当,大鸡巴头上,已经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大鸡巴棍子上还沾着俺屁眼里
的脏东西。

  小庄一边有节奏的挤俺的大奶子,一边把大鸡巴举到俺的脸上,问俺:「想
喝奶嘛?」俺说:「俺想喝。」小庄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又问俺:「我肏你,肏
的舒服吗?」俺说:「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让你的大鸡巴狠捅捅,真
爽!」小庄终于忍不住了,撸了几下,大鸡巴一阵猛挺,咕嗞一声!从鸡巴眼子
里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兹的老高,可是精液没落在俺的嘴里,却落在俺的脸上
了。俺撒娇的哼哼着,紧接着小庄又射出一股精液,这次正好掉进俺嘴里,这就
算喂了俺一口奶。小庄浑身哆嗦着,手里使劲攥着大鸡巴,一下下的射出精液,
让俺喝了好几口奶。

  最后小庄的鸡巴缩成了个蔫萝卜。看着他疲惫的躺在床上,俺下地打来热水,
把小庄的鸡巴清理干净,俺也洗了洗。俩人抱着睡了一觉,晚上小庄请俺下馆子
吃的饭,回家来又接着和我肏屄,一直闹到大半夜。

  小庄跟俺睡了三天,帮着俺把从东北带来的土产发出去了,俺手头上回来了
现钱,就去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上货。可谁知道路上堵车太严重,到市场时,批
发商泰哥兄弟正好锁店门,他们看见俺来很高兴,非要拉着俺去他们的朋友家玩,
还说这回给俺个低价,俺只好跟着去了。

  泰哥开车,俺和庆哥坐后座上,庆哥搂着俺,拉开裤链,掏出鸡巴,说:
「来,芳姐,先帮我吹吹箫吧。」俺看看车窗外,说:「叫人看见多埋汰呀!」
庆哥一笑,说:「别怕,车窗不透光,你就来吧。」说完,将俺的头按到他的双
腿间。俺只好张嘴,将软蔫蔫的鸡巴含进嘴里,上下吞舔,又用舌尖勾鸡巴眼子。
庆哥舒服的哼出声来,伸手把俺的裙子撩起来,隔着内裤挫揉俺的大屁股,还时
不时的抠俺的屁眼。俺装作骚媚,轻咬了庆哥的大鸡巴一口,说:「你们男人呀,
没一个好东西!」

  到了浩哥家,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叫玉妞,人长的很白净水嫩,
浩哥说她是老家的一个外甥女,父母都没了,刚到上海来投奔他。可俺看玉妞坐
在浩哥怀里,却咋也不像外甥女。

  泰哥也问:「真是你外甥女?」浩哥摸着玉妞的胸脯,笑着说:「都是女人,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庆哥说:「我说浩哥你怎么最近天天早关门,原来家里
有个小美人等着呢。」浩哥说:「趁着鲜活不吃,等放烂了吃呀!待会叫玉妞好
好跟你们玩玩。」庆哥说:「这怎么好意思。」浩哥说:「女人吗,开了苞就是
大家的了。何况玉妞正在帮我跑服装厂的门路,天天叫人肏,我要吃醋,早他妈
酸死了。」

  俺看玉妞跟俺闺女差不多大,就叫男人玩,还有点替她可惜,可玉妞却全不
在乎,娇笑着在浩哥身上拧了一把,说:「表舅,我一个怎么对付俩,那不成轮
奸了。」

  晚饭后,俺们三男两女都脱光了衣服。浩哥头回见俺,想尝个新鲜的,所以
先拉着俺上床,压着俺嘬大奶子,又抠俺的屄,俺也来了骚劲,屄里开始流浪水。

  旁边的泰哥和庆哥坐到床沿上,叫玉妞轮流给他们舔鸡巴,玉妞双手分别托
着两人的卵蛋,左右来回吃,泰哥和庆哥十分来劲,鸡巴很快在玉妞的嘴里胀挺
起来。泰哥说:「行啊,你还真会吹。」玉妞骚媚一笑,说:「表舅叫我天天看
黄盘,学着外国女人拿香蕉练。」泰哥说:「我说呢,来!」说着,把大鸡巴直
往玉妞嗓子眼里插。玉妞难受的』呃了一声,吐出大鸡巴,干咳了几下,抱怨说:
「泰哥,你这么大的鸡巴,谁吃的下啊。」

  庆哥在旁笑着说:「看来你的火候还不够,看你芳姐的,那才叫好本事呢,
鸡巴一口吞!」浩哥问:「是吗?」泰哥说:「芳姐可是三项全能,肏嘴肏屄肏
屁眼,样样精通。」浩哥听完很高兴,起身叫俺跪着,然后站到俺面前,将大鸡
巴送到俺嘴边。俺的性欲也上来了,看着浩哥的大鸡巴,干咽了口唾沫,张嘴含
住,卖力的来回吞套,上下舔弄。

  浩哥等我弄了几个来回,大鸡巴完全硬挺起来了,主动扶住俺的脑袋,前后
挺动屁股,使劲用大鸡巴往俺的嗓子眼里扎,把俺的嘴当屄肏. 俺张大嘴,好让
大鸡巴肏得更深。浩哥的大鸡巴头冲撞着俺的嗓子眼,俺鼻子里哼哼,嘴里直流
哈拉子。

  玉妞看得吃惊,说:「这样我可玩不来,要是我,还不非把刚吃的饭都吐出
来。」泰哥说:「没关系,我陪你慢慢练。」泰哥也要学着浩哥的样子去肏玉妞
的嘴,玉妞挨了几下,一阵干呕,再也不肯弄了。泰哥只好拉起玉妞,压倒在床
上,粗暴的将大鸡巴头挤入了玉妞的鲜嫩小屄,然后猛的一用力,插进去大半根
鸡巴。玉妞哎哟哟的痛叫,说:「泰哥,别那么使劲,人家小屄疼死了。」泰哥
不理玉妞,又一下,将整根大鸡巴全肏进去了,才笑着说:「你这样的极品小骚
屄,不这么肏,那可就太浪费了!」说着,一阵急促的狠抽猛捅,把玉妞肏得尖
声惊叫起来。

  庆哥挪到俺身后,伸手抓俺的大奶子,又掏俺的屄玩。俺被弄得屄里发痒,
恨不得立刻有根大鸡巴能塞进去才好,于是干脆撅起屁股蛋子,把骚屄露给庆哥。
庆哥知道俺的意思,扶着大鸡巴从后面肏进俺的屄里,一下子就把整根大鸡巴都
捅进去了。俺鼻子里哼哼得更浪更骚,庆哥双手抓着俺的一对大奶子使劲乱揉,
下面拼命的肏俺的骚屄。俺被他们两根大鸡巴一阵前后夹攻,浑身都软了,屄里
和嘴里的浪水、哈拉子也流的更多了。

  旁边的玉妞被泰哥压着狠肏,哎哎哟哟直叫唤,向浩哥求救:「表舅,你看
泰哥,想肏死我。」浩哥笑着说:「你泰哥属猪八戒的,看见人参果就想一口吞
下去,你就让他肏呗,又少不了你一块肉。」说完,浩哥从俺嘴里拔出大鸡巴,
要跟庆哥交换。于是庆哥挪到俺面前,而浩哥挪去俺屁股后面。庆哥坐在床上,
叫我给他舔鸡巴。

  浩哥看了看俺的屁眼,将大鸡巴顶上去。俺这才知觉,回过头骚声骚气的说:
「浩哥,你干啥?不肏屄,咋肏俺的屁眼子呀?」浩哥说:「我还没肏过女人的
屁眼,先拿你的尝尝滋味。」说着,浩哥的大鸡巴头已经顶到了俺的屁眼上,一
点一点的往里挤。俺实在不好受,叫:「慢点,浩哥,俺的屁眼里边太干,不好
进,你还是先肏屄吧,把大鸡巴磨滑溜了,再肏屁眼。」浩哥笑着说:「不行。
客随主便,我今天就想肏个原汁原味的屁眼。」说完,浩哥也不管俺难受不难受,
使劲把大鸡巴往俺屁眼里狠捅。真亏得俺平常给小庄的驴鸡巴肏惯了,虽然有点
疼,但还是叫浩哥肏进去了。

  浩哥高兴叫:「真他妈爽!没想到肏屁眼比肏屄过瘾!」泰哥说:「要不怎
么说,三个扁屄不如一个圆眼子呢。」浩哥大笑,使劲在俺屁眼里快速抽送。浩
哥的鸡巴不是十分粗壮,俺被他捅了一阵,也就惯意了,随着他的大鸡巴一进一
出,俺淫荡的哼哼:「浩哥,你真厉害,肏死俺了!使劲肏,大鸡巴全捅进去。
啊!俺浪死了。」

  此时,玉妞的小嫩屄里好像也滑溜了,被泰哥凶狠的肏着也不疼了,跟俺的
大声浪不同,玉妞只是娇娇柔柔的呻吟,那骚声更让男人着迷,逗得泰哥越肏越
狠,俺觉着整个床都在前后逛荡。

  过了一阵,泰哥先在玉妞屄里射精,玉妞松了一口气,满脸红润的喘着说:
「哎呀,死泰哥,想肏死人呀!」泰哥嘿嘿奸笑,说:「女人被男人肏死,那是
福气。」说完,抽出鸡巴离开,坐到一边抽烟。庆哥紧跟着火急火燎的扑上去。
玉妞拦住庆哥,叫:「啊,你们太坏了,也不叫人家喘口气。」庆哥淫笑,叫玉
妞跟俺相反方向的用同样姿势跪趴在床上,庆哥从身后、把被俺舔得铁硬的大鸡
巴一下子肏进玉妞的嫩屄里。玉妞大叫一声妈呀!庆哥一笑,扇了玉妞的屁股蛋
子一巴掌,随后开始猛烈的抽送。

  浩哥看玉妞的脸就在俺屁股旁边,扳过玉妞的脸,淫笑着说:学着点,回头
表舅也给你的小屁眼开苞。玉妞瞅着大鸡巴在俺的屁眼里来回进出,有点傻眼了,
说:我的妈,我可不干这个。浩哥说:贼船上来下不去,干不干可由不得你了。
此时,庆哥已经肏了玉妞好几十下,抽出大鸡巴又送入俺的嘴里,叫俺舔几下,
又去接着肏玉妞,来回交换着玩。浩哥说:「你还真会玩。」说着,也抽出大鸡
巴递到玉妞面前。玉妞呀的一声惊叫,慌忙闪开身子,说:「表舅!肏完屁眼的
鸡巴,叫人家怎么吃,脏死人了,臭死人了。」浩哥哈哈大笑,也不强求,又把
大鸡巴捅进俺的屁眼里。

  没几分钟,浩哥吼叫着,身子一阵乱哆嗦,大鸡巴顶在俺的屁眼里射出好多
精液。又过不一会,庆哥也在玉妞的屄里射精了。接着,泰哥歇足精神,又来跟
我肏屄,俺们三男两女一直折腾到半夜两点多……

  转天,俺跟着泰哥和庆哥回到市场批服装,叫他们肏了一晚上,其实俺才省
下三百块钱,俺知道他们嫖妓、花的都比这多,可谁叫俺本钱少,批发量小呢,
只好能省就省了。


  【第二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2021-04-26 12:24 #1樓 引用 | 點評
wx8330 [樓主]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6003
威望:58 點
金錢:563 USD
貢獻:900246 點
註冊:2008-08-16

眼看快到年底了,再捣两趟货,俺也就该回家过年了。一天晚上,刚下过雨,
俺正要洗洗睡觉,好些天不见人的小庄却来了。一进门,就掖给俺一大鞑钞票,
足有一万块,对俺说:「过几天、我要回南京一趟,过了年才能回来。这给你,
回家过年给闺女买台电脑,现在不是兴这个嘛。拿着吧。」俺看了看钞票、又看
看小庄,心里一阵热乎,眼泪差点流出来。自从离开二驴子,俺为了生意和好些
男人睡过,只有小庄睡完俺,还跟俺讲情义。俺忙着问:「吃饭了吗?」小庄说:
「吃过了。」俺就给他沏茶倒水,让他去洗澡。

  小庄洗完了,没穿衣服,坐在床上喝茶。俺以为小庄要跟俺肏屄,也脱的光
溜溜的,上赶着勾搭小庄,钻到他怀里、摸他的鸡巴。小庄看着电视,对俺没啥
反应,鸡巴动也不动。俺捏着大鸡巴头问:「这几天在外面打野食吃了吧?回家
就蔫了巴机不抬头了。」小庄搂着俺说:「男人嘛!哪个管的住裤裆里的东西。
你吃醋了?」俺心里其实酸溜溜的,可嘴上说:「俺吃哪家醋,俺又不是你老婆。」
小庄笑了笑,说:「看你都酸出锈了。别生气!段明,你也见过吧?就是眼角有
胎记的那个,这几天我帮他捣了一车皮电机零件,今天发完货,晚上他非拉着我
去吃饭按摩、叫鸡打炮。说实话,现在上海的鸡十个有八个是卖脸的,弄什么花
活都不乐意,恨不得你只看她一眼,就喷出来,撂下钱走人最好。肏她妈的,玩
的我不痛快。出来,段明看我没消火,就问我爱不爱吃老鸡,说他认识一个天津
来的,什么花样都能玩,搞起来特别败火。我当时火没出透,鸡巴还硬着呢。就
叫他找了,谁知道找来的老鸡,他妈的都有五十了,我肏!还在卖呢。就找了间
旅馆、三人一起玩。别看老,屄松肉软的,可花样多,他妈的还真爽!」

  俺听了、就想起当年二驴子说的那个天津老鸡,说:「你们男人都有毛病,
鸡巴饿了不挑食,啥都吃!那老娘们都能当你妈了,抱着你、奶孩子啊!」小庄
嘴里嘁了一声,笑着说:「我管她是谁妈。反正我那不要脸的妈,都跟人私奔二
十年了,就是她现在在这里,只要她肯卖屄、我也照肏不误!」俺笑着说:「越
说越磕趁,把你妈都鼓捣出来了。干啥!俺一个人喂不饱你哈?」说完,手里上
下的撸套小庄的鸡巴。

  小庄一把搂住俺,翻身压在俺身上,说:「我今天子弹都射光了,硬不起来。
先睡吧,明天我再好好肏你!说着,用手摸着俺的屄,趴在俺胸脯上就要睡。俺
看他是真累了,没再闹腾他,忍了半天,也睡着了。

  转天,小庄老晚才回来,还领来一个大闺女,是个上海本地的妓女,掌的挺
水灵的,身条也不错。俺摸不着头脑,就问:「小庄,她是谁?」小庄笑着对俺
说:「他是我叫的野鸡,今晚咱仨一块玩玩。」俺一听就急眼了,叫:「肏俺一
个还不够,还叫个小的来!她跟俺闺女差不多!你让俺咋来!」小庄也不生气,
说:「大姐,你别生气呀,她怎么能和你比,她是鸡!你是正经女人。我不就想
让你也玩个新鲜吗?你要是不答应,我走也行!」说完,小庄就往外走。

  看小庄要走,俺想起他往常的好处,又舍不得他,赶忙拉住小庄,说:「俺
知道,俺一个乡下老娘们埋汰你了,可你别嫌弃俺,你想咋来都行,俺都依你。」
小庄听完,才又乐了。让俺和那妓女都脱的光溜溜的,完了从他书包里拿出两包
肉色长筒袜,让俺们穿上。俺一穿,竟然象条裤子一样,还带裤衩,紧崩崩的挺
提神。俺问:「闺女,你叫啥?多大了?」那妓女冲俺一笑,说:「我叫倩倩,
十八了。」俺叹口气,说:「年轻轻的大闺女咋干这个?」倩倩一笑,说:「大
姐,干这个来钱快哪!我年轻,正好卖,睡一晚上一千块,趁年轻多捞点,就能
提前退休了。」俺一听,心说:「妈呀!原来嫖妓这么贵,一晚上顶俺半个月挣
的了!」

  小庄叫俺坐在炕头上,双手向后支着,把大腿两边分开,先让倩倩跪在地上
舔俺的骚屄,他自己往厕所解手去了。起先俺还不好意思,可倩倩全没当回事,
舌头舔得哒哒的,隔着袜子舔俺,还能把俺弄的来劲,一会俺屄里就流出了骚水。
俺不好意思,又问:「你做、做这个、这个多常时间了?」倩倩抬脸看着俺,嘴
角俏皮的一笑,说:「什么这个、那个的,大姐你就说做鸡,当婊子,卖屄,我
不在意,咱就是干这个的嘛!早听惯了。」跟着又舔了俺几下,说:「我十六就
卖了。给我开苞的是我妈的姘头,那老王八是个香港人,开公司的,很有钱,背
着我妈搞我。头一夜、给了我五千开苞费,我就叫他干了。」

  我听的心惊肉跳,不知咋地想起了俺闺女,心里对倩倩很同情,伸手像母亲
一样、摸了摸她的头。倩倩似乎明白俺的心思,把脸撒娇的在俺手上蹭了蹭,但
很快又换上那幅满不在乎的表情,说:「我爹和朋友去抢东西,叫警察打死了。
我娘天天和男人乱搞,也跟婊子没两样。后来她贴上这个香港老头,以为抱上了
金饭碗,天天只知道发浪讨好,听那老王八蛋把我开苞了,她竟然还高兴,还叫
我跟她一起伺候那老头。我肏!她还不就是为了老头那点钱。哼!不过她也没赚
几天好日子,去年那老王八公司捣闭,一个人跑回香港躲债。我干脆就一个人出
来做鸡了,嫁个男人是挨肏,当个婊子也是挨肏,一个白干、一个给钱。」

  正说着话,小庄回来了。倩倩又开始在俺下面忙活,一见俺的淫水越流越多,
娇声冲小庄说:「老板,您真好福气,大姐的屄水真多,您每天肏这样的屄,多
爽呀!」小庄已经脱了裤子,在傍边撸鸡巴,听完,笑着说:「你真识货,这可
是个宝贝,这叫水蜜桃!肏起来爽死了。」俺听着他们聊淫话,心里一阵激动,
屄里的水冒的更多了,把袜子弄湿了一大片。

  小庄一见俺舒服的浪哼哼,大鸡巴马上就挺起来了,上炕站在俺身边,一边
用手弄大鸡巴,一边看俺发浪。倩倩在底下用嘴唑俺的屄,一唑一兜水。小庄看
着,大鸡巴更硬了,跨到俺面前,说:「把嘴张开。」俺忙张大嘴,小庄把大鸡
巴撸了几下,当时挤出了一股精液,黏糊糊的,直接挤到俺嘴里、让俺吃了,这
也是小庄教俺的,这叫『吃蛋清』。小庄让俺吃完蛋清,然后把大鸡巴头塞进俺
嘴里,让俺象吃奶一样、给他嗦了大鸡巴头,俺还故意发出滋滋的声音。

  倩倩在下面舔俺屄,小庄在上面让俺吃鸡巴,就这模样玩了一会,小庄扭头
对地下的倩倩说:你过来看看。倩倩听话的站起来,坐在旁边看着俺们肏嘴。俺
的脸臊红了,小庄把大鸡巴往俺嘴里插了插,又抽出来,用大鸡巴头抽俺的脸蛋
子,然后再插入,反复几次,猛一回插的深了,直捅俺嗓子眼,好在俺从跟二驴
子那时、就经常这么玩,已经习惯了……

  倩倩在旁边仔细的看着俺们玩,笑着说:「庄老板,你的大鸡巴真够厉害,
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呢。一会让我也试试?」小庄笑着说:「一会有你忙的。」
倩倩说:「我给大姐舔奶子吧!」小庄点点头。倩倩把俺的两个大奶子捧在手心
里,说:「大姐,你奶子真够大的。」说完,低下头唑俺的奶头,唑完左边、又
唑右边,还发出啧啧的声音。小庄对俺说:「你自己动动嘴。」俺用嘴紧紧的含
着大鸡巴,前后摇晃着头。小庄低头看着俺的浪样,心里一激动,大鸡巴头里冒
出一丝精液,差点没喷出来。小庄忙让俺停下,然后对倩倩说:「你过来趴那!
我先肏你这小婊子。」倩倩忙把俺的奶头吐出来,上床趴下,娇娇嫩嫩的屁股高
高翘着。小庄先把倩倩的袜子撕扒开,用手抽了两下屁股蛋子,抽的倩倩直哼哼,
完了,小庄把大鸡巴插进倩倩的屄里,就狠肏起来。

  俺仔细看看倩倩的屄,屄毛没俺的密实,比俺的屄窄小,那屄肉紧紧的箍着
大鸡巴,好像马上就能崩裂一样,不过她和俺一样,也是个水蜜桃,大鸡巴一肏
就冒很多水。

  小庄带劲的肏着,俺看着他们两个玩,心里痒痒。小庄命令俺说:「你把你
那自慰棒拿出来,让倩倩给你通屁眼。」俺忙从枕头底下拿出自慰棒,然后自己
先舔了舔,交给倩倩。倩倩一边挨着肏,一边对俺说:「大姐,你放心,我经常
搞这个,不会弄疼你,保证让你舒服。」俺说:「你来吧,俺放心。」

  俺把袜子褪到大腿,跪在床上,大屁股向后翘,两只手扒开两片屁股蛋子,
露出芝麻酱色的屁眼。倩倩先把自己的手指头含在嘴里舔湿,完了、在俺屁眼上
按了按,扑的一声,手指头插了进去,俺浑身一哆嗦。倩倩又轻轻的把手指晃了
晃,插的更深了。

  小庄在后面狠狠的肏屄,两只手从前面绕过来、抓倩倩的奶子,爽的直哼哼。
倩倩也一边哼哼着,一边抠俺屁眼。一会,倩倩把手指头抽出来,拿起橡胶棒、
一下子杵进俺屁眼里,俺嗷的一声,倩倩没停下,马上又抽了出来,然后又插又
抽,一连几下,弄的俺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小庄看见俺这样浪,把大鸡巴在倩倩的屄里插了插,弄的滑溜溜的,插进倩
倩的屁眼里,倩倩吃了一惊,眉头皱起来,张嘴直喘大气,说:「庄老板,轻点!
慢慢肏,人家屁眼小。」小庄一拍倩倩的屁股蛋子,说:「肏你妈的臭婊子!装
大姑娘啊?不看你三个洞都能肏,老子才不要你呢!臭婊子!你屁眼叫多少鸡巴
肏过了,还跟我面前装!看老子不肏烂你。」说着,大鸡巴大抽大顶。倩倩也跟
着浪叫起来,满屋子都是俺们的淫声。

  小庄听着俺和倩倩淫叫,更来劲的肏倩倩的屁眼,倩倩屁眼挨肏,更来劲的
用橡胶棒捅俺,俺就更来劲的浪叫。小庄浑身一哆嗦,突然喊:「你们都下来!
快点!」倩倩和俺都知道小庄要射了,从床上下来,跪在小庄的面前,小庄眼睛
都红了,一根大鸡巴憋的直挺,眼看就要喷了!小庄左手抓着俺的头发,右手抓
着倩倩的头发,对着倩倩说:「把嘴张开!」倩倩忙说:「老板,让我先给您擦
擦!先……。」话还没说完,小庄就骂:「臭婊子,你当婊子的还嫌我脏啊!给
老子吃。」说着,就把刚从屁眼里拔出来的大鸡巴、狠狠插进倩倩嘴里!一直插
到嗓子眼,倩倩没了声息,直翻白眼。小庄可不管这个,屁股前后使劲的抽插,
把倩倩弄的快要死了。俺在傍边看着,心里直打颤,心说:疯了,咋这样唑践人!

  小庄肏了一会,一揪俺头发对俺说:「你也张开嘴!」俺把嘴张的大大的,
刚想说话,小庄一扭身,大鸡巴直接插了进来,完了,按住俺的头用大鸡巴肏嘴,
俺就觉得大鸡巴头已经插进俺的嗓子眼了,顶的俺连气都喘不过来。小庄就一会
左边肏肏,一会右边肏肏,把俺们两个娘们都快玩死了。末了,小庄在俺嘴里射
出了一大泡精液,贼骚贼浓,小庄射了几下,又换倩倩嘴里射,让俺们都喝了他
的蛋清。

  等喷完了,鸡巴头变小了,小庄把鸡巴放到俺嘴里,让俺含着。俺用嘴含着
鸡巴,用舌头舔鸡巴头,一会的工夫,小庄的鸡巴又硬了。小庄放开倩倩,把俺
拉到床上,袜子褪下来,扳住俺的两条腿,大鸡巴扑哧一声、肏进了俺的屄里,
俺的屄水早流出来了,小庄的大鸡巴在俺屄里滑不溜丢的,肏起来可得劲了!底
下的两个大鸡巴蛋子拍俺的屁眼,弄的俺痒痒的。小庄肏着,回头冲地下的倩倩
说:「你舔舔我的屁股。」倩倩挺起身,脸埋在小庄的屁股蛋子里、舔小庄屁眼。

  小庄刚射完一次精,所以这次玩的贼长久,肏了一阵子,小庄让俺换了个姿
势,俺趴在床上,屁股撅着,小庄从后面肏,还让倩倩和俺一样也趴下,小庄一
边肏俺,一边用手抽倩倩的屁股,抽的倩倩直叫唤。俺把头伸过去和倩倩亲嘴,
两个娘们对着嗦了舌头,弄的滋滋响。俺对小庄说:「大兄弟,俺出个主意,你
让俺趴在倩倩身上,俺们把屁眼子和屄都露出来,你上下随便玩。小庄很高兴,
让倩倩躺在床上,把腿分开,俺趴在倩倩身上,也把屁股撅着,小庄在后面玩俺
俩,一根大鸡巴乱杵,一会杵在俺屁眼里,一会杵在倩倩的屄里。俺和倩倩玩命
的亲嘴,两个娘们浪的哼哼着。

  小庄的大鸡巴狠狠的插进俺的屁眼里,还觉得不够深,又使劲的往里挤了挤,
俺觉得大鸡巴已经插到俺的肚脐眼了,哼哼说:「祖宗!俺、俺服你了,你饶了
俺的屁眼吧,唔哦!疼了!」小庄没理俺,又使劲的肏了俺几下,弄的俺直叫唤。
小庄把大鸡巴从俺屁眼里拔出来,又插到倩倩的屄里,倩倩浪声说:「老板,肏
我呀,使劲肏!小婊子浪死了!肏我的小浪屄!肏呀!」小庄听到俺们的淫声,
象发疯一样乱肏,俺们趴在他身下不停的浪着。

  一会,小庄来劲了,猛的把大鸡巴从俺屄里拔出来,到俺们的旁边跪下,一
根大鸡巴挺挺着,小庄让俺们并排躺下,张大嘴,完了,精液一股股的兹出来,
不是射到俺们的嘴里,就是射到俺们的脸上,足足喷了一分钟。

  小庄的鸡巴缩小以后,呃的长出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俺看到小庄疲惫的
睡了,下地给他打来水,帮他洗干净鸡巴。完了,俺和倩倩也洗了洗,俺们三个
把大被子一蒙,都呼呼睡觉了。

  转天,俺们起来后,小庄把一千元给倩倩结帐。倩倩临走时,对俺说:「大
姐,我以后要是没地方去了,就到你这来,可以吗?」俺忙点点头,说:「可以,
妹子,你别客气。」倩倩走后,小庄对俺说:「你别对她这么好,她是个鸡。」
俺心里很可怜倩倩,说:「鸡咋了?鸡就不是人呀?」小庄一听就笑了,说: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你没听过?拿鞑票子,街上一招呼,有的是。」说完,
小庄也出门去了。


  【第三集完】连载待续。。。
 
TOP Posted:2021-04-26 12:26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