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現代奇幻] 伪娘在女校的悲惨经历(1)
--> 本頁主題: [現代奇幻] 伪娘在女校的悲惨经历(1)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
阡陌红尘子知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
威望:3 點
金錢:2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21-04-24


[現代奇幻] 伪娘在女校的悲惨经历(1)



我的名字叫做川崎洋子。如你所见,这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但是并非如你所想,我实际上是个男孩。母亲太想要一个女孩子了,所以不论男女这个名字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订好了。从幼儿园到小学,然后再到初中,现在在高中,我也是一个以女孩子身份活着的的男孩子。衣着,谈吐,饮食,兴趣爱好,都是在按照女生的标准来培养的。在我14岁那年,我在厨房收拾垃圾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板药,上面写着 “戊酸雌二醇片”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增加雌性激素的药,而母亲则每个月在给我的饭里偷偷定量加这种药。我不知道我已经吃了多少药了,但是身体上的变化已经明显的表现了出来—略微凸显的乳房,并不是很明显的喉结,丰满的臀部,以及稀少的体毛。
    发现我被喂药的人还有我父亲,为了这件事他和母亲大吵了一架,最后是祖母的1介入调停让母亲放弃了继续给我喂药的想法。但是,从身体上的变化来看,现在停药已经晚了。
    我除了苦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沿着母亲的规划走。母亲是家里的主心骨,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外人眼中的“贤妻良母”。而父亲,则更多是看起来在给母亲打下手一样。为了逃离这个家,我主动接受了母亲的高中安排,前往了一所私立女校读书。我跟母亲请求住在学校,估计是因为我听话的表现令母亲很满意,所以母亲欣然地答应了我住校的请求。
    离开了这个怪异的家,我开始了我的“正常”高中生活。作为一个女生。



    可是现在发生的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我想要遭遇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种变态是怎么进到学校里面来的?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邋遢的男人,比我和褚高一头多的男人,将我和褚拦在了女厕所门口。
    褚是我在这所学校的室友,住校的人不多,再加上今天是周末,原本住校的不少女生也和朋友三三两两的出去玩了。我和褚两个人比较特殊,今天要在图书管理室里面值班,所以留了下来。
    那个男人喘着粗气,向我们慢慢挪动,我和褚两个人被堵在了女洗手间里出不去。我知道如果让这个男人抓住了褚的话,会发生什么。她可能这辈子都……
    在那个男人露出猥琐的笑容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了这个人已经没有了理智,从他身上的邋遢和酒味来看,这对褚来说都会是一场毁灭人生的折磨。我往前挪了挪,那个男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在他看来,我估计可能要比褚更加的“秀色可餐”吧?褚那一副土妹子的打扮,我自己都有的时候看不下去了。
    “褚……快跑……”我小声的对着褚说,她拉着我的裙角,似乎并不知道该怎么做,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男人扑了过来,太过突然的袭击让我们两个人都尖声叫了起来,而这更激发了那个男人的兽欲。因为我站在前面,那个男人直接将我扑到在地上,我尝试反抗着踢他捶打他,但是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反倒我被狠狠的在脸上殴打了两拳。褚在我被扑到的时候撞到在地上,这个时候她已经爬了起来,她已经被吓得叫不出来声音了,我艰难的用手撑着不让那个男人更加靠近我,对褚大喊:“赶紧跑啊笨……啊!”话还没有说完,这个男人又给了我一拳。我感到鼻子一热,然后有液体在缓缓的往外流。
    褚惊恐的看着我狼狈的样子,那个男的已经将我压在胯下,尝试踢他的动作变成了无助的蹬腿,勉强撑着那个男人的胳膊现在也一只被压在了胯下,另外一只则被死死的按在了地上。终于,褚不知道是反应过来还是彻底崩溃,尖叫着从厕所里跑了出去。现在,就只剩下我和这个男的在厕所里面了。
    他另外一只空闲的手伸向了他的裤裆,并不是很流利的将拉链拉开,然后掏出了他那根腥臭的黑色大屌。我这个时候才切实的感受到了恐惧,我看着那根腥臭的东西向我的脸颊袭来,本能的将脸偏了过去,“不要!”我抗议着,但是那个男人并没放弃对我的侵犯,他见自己的阴茎并没有像想象一般的戳进我的嘴巴里,他生气的用手将我的脸掰了回来,他的手紧紧的捏着我的脸,我的嘴唇不自觉地张开,但是还是紧咬着牙关抵触他的阴茎。他的龟头已经在我的嘴唇上摩擦了两三下,腥臭的味道涌入我的鼻腔,我差点被熏的失神。
    突然,他停下了将阴茎塞到我嘴里的动作,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那只捏在我脸上的手突然使劲,然后清脆的一声“咔吧”……
    我的下巴被他弄脱臼了!
    完了完了完了,那个东西要塞到我的嘴巴里来了,不要,不要,不要!!
我惊恐的看着他将自己的阴茎想我嘴巴塞去,我的双腿蹬的更加的激烈,但是因为嘴巴脱臼只能发出并不是很清晰的声音。他粗暴的将他那根腥臭的大屌塞进了我的嘴里。我的喉咙直接被龟头顶到,一股不适应的反胃感涌了上来,我想要吐却吐不出来。我的舌头感觉到一阵淡淡的咸味,头皮发麻的感觉让我更加想要呕吐。嘴巴现在被塞得满满的,除了“呜呜”的声音根本发不出其他声音。巨大的阴茎将我脱臼的嘴撑开,只能勉强用留着鼻血的鼻子进行着呼吸,但仍然感觉有些窒息。
    他开始疯狂的动了起来。他的阴茎在我的嘴巴里疯狂的进出,我的喉咙被捅的非常疼痛。害怕加上伤痛让我哭了起来。然而这并没有改善什么,反而使这个变态更加卖力的侵犯我的嘴巴。我想要尝试去咬他的阴茎但是才想起来我的下巴已经脱臼,根本无法做到。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嘴巴里的东西膨胀了一些,然后一阵颤抖……
    我不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就算外貌是个女生的样子但是我自己还是会撸管自慰!我瞪大了双眼,大脑里绝望地恳求他不要射在我的嘴里。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颤抖的阴茎将浓厚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一部分涌向了气管。我被呛得咳嗽了起来,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大量的精液射了出来,甚至有一部分从我的鼻腔里反涌了出来将我呛的差点窒息。我想要将精液吐出来,但是他并没有将阴茎从我嘴里拔出,还在温存刚才高超的快感。
    这个死变态快点拔出来啊啊不然我要被呛死了!
    我极力的想要挣脱束缚,但是我的动作给我带来苦头,刚才塞满我喉咙的精液被我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去。随即,我便想将刚才意外吞下去的精液吐出来。我的喉咙在疯狂的干呕,在他停下去撸的冲击后我的鼻腔终于“回过神来”,血腥和精液的腥臭充斥着我的鼻腔让我几乎昏厥。这时,他将他那硕大的阴茎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我如得到救赎一般疯狂地咳嗽了起来。他这个时候也停止将我压在胯下,我的胳膊和身体得到了解放。但是我此时只顾着咳嗽和干呕,口水和一部分残留的精液从我的嘴角留下。被压了太久的身子有些发麻,我挣扎着爬了起来,趴在地上继续咳嗽。
    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那个死变态一脚将我踩到在地上。痛苦使我在地上艰难的呻吟着,而他则在一次压到了我的身上,只不过这一次,他压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惊慌的想要往前爬,逃离他的控制,但是我的头被摁的死死的。就算我的双手可以自由的活动但是背对着这个男人我也无法做出什么。酒臭味还有精液的腥臭味以及血腥味弥漫在洗手间里。我的格子裙被粗鲁的掀开,内裤则直接被暴力的撕扯开来。
    我的屁股感受到了滚烫的阴茎压在上面的不适。这个变态并没有因为我是个男人而停止侵犯我,或者说,酒精并没有让他意识到我是个男人。
    我已经绝望了。
    他的阴茎在我的屁股上摩擦力一会,然后硬邦邦的龟头在我的菊花处顶了两三下。我的屁股紧紧的守护着我最后的底线,我尝试努力夹紧屁股,并且尝试大声呼救。然而脱臼的下巴只能让我发出无力的“啊,啊”声,而就在这时,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感从我屁股那里传来。
    !!!
    绝对被撑烂了!
    在被粗暴的塞进来的一瞬间,我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小腿不自觉地往回弯曲着,嘴巴里除了一声“嘎”,便没有发出其他声音。我的双手在无助的乱抓,前面的空气还是后面的空气,想要够到些什么。我的菊花现在极端的不舒服,一股便意涌了上来,想要通过本能的反应将他的阴茎排斥出去。然而这没有什么作用。紧致的肛门死死的夹住了这个变态的阴茎,他兴奋的低吼出来,然后开始使劲的顶着我的屁股。
    剧痛从屁股传来,阴茎的摩擦让我的肛门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粗大的阴茎顶到了我的结肠,我的肚子传来了阵阵痛感。我的前列腺虽然被摩擦着,但是粗鲁的行为所带了的疼痛完全盖过了可能存在的快感。我除了哭泣和无用的挣扎没有什么办法。
    相比刚才在我嘴里的行为,在我屁股里进行的性行为更快的结束了。我的肛门感受到了剧烈的抽动,随即而来的便是大量的精液涌向了我的直肠。
    “啊啊啊!!”我想喊出不要啊,但是脱臼的下巴只让我发出来这样的单音。粗鲁的射精和猛烈的运动还有压在我身上的重量让我整个人不自觉地痉挛了起来,浑身不受控制地发抖。而这个变态并没有停下动作的样子,在射完后继续疯狂的冲击着我的屁股。
    我恐惧而绝望地叫喊着,只有“啊啊啊”的声音从我嘴里传出。
    然而我的吵闹,只给我带来了更多灾难。这个变态用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然后狠狠的向洗手间的磁砖地上砸去。
    “嗡”的一下,我的大脑停止了思考,一切感觉的丧失了,突然又是一下,我感觉到我的头部撞在了地上。然后又是一下……
   
    等我回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在医院里面。左眼完全被应该是纱布的东西遮挡着,头部被塑料壳子固定着不能转动。下巴貌似已经被装了回去,但是还是隐隐作痛。而屁股那里则感觉有一根粗粗的管子插了进去。我的便意并没有将这个管子排出,反而让我的肛门感受到了一丝火辣辣的疼。我的右胳膊被金属支架吊着,根本无法动。但是这让我勉强看到了我的右胳膊上面被石膏固定着,而空出来的手上也插着针管打着点滴。
    我的清醒让坐在旁边的老师惊喜又惊恐。估计是我的母亲已经知道这件事然后向学校施压了吧?
    老师见我醒来后便走出病房,然后过了一会,我的父亲走了进来。
    他告诉了我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褚在从洗手间逃出来后,恐惧逐渐的消退,这时她才想起来我还在厕所里面。但是在走廊这头她听见从另外一边传来的可怕的叫喊声又让她心生胆怯。褚跑遍了整个学校的办公室,最后是在教师宿舍附近找到了还未离去的数学老师。一位男老师。褚喘着粗气的在将事情讲的大致清楚后,这位数学老师让褚打电话报警,自己便匆忙往事发的地点赶。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个时候我已经被粗暴的侵犯着下体。当老师拿着一个灭火器出现在洗手间的时候,那个男的仍然在对进行着侵犯。我早已被砸的头破血流,精液从屁股缓缓地涌出,而嘴巴则在不停的被这个变态用阴茎胡乱的插着。洗手间的瓷砖地板上精液血液还有应该是我失禁的尿液混杂在一块。幸亏这个变态背对着门口,老师轻而易举地用灭火器将那个变态敲晕并且从我身上挪开。我被获救的时候,已经失去意识很久了。
    我现在已经在医院躺了将近三天。那个变态被老师敲晕后被控制了起来。褚打电话叫来的警察和救护车分别将变态和我带走。而我的病例上,则写着“下巴脱臼,右胳膊脱臼,鼻腔软组织挫伤,肛门括约肌撕裂,肛门脱肛,轻度脑震荡”
    但是我现在还是害怕的浑身发抖。
    我无法忘记那个变态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褚。
    我真该庆幸,我是个男生的事情还没在学校暴露。
    医院的人也被家里封了口。
    但是,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从那个老师异样惊恐的眼光来看,绝对哪里有些不对劲……


[ 此貼被阡陌红尘子知在2021-04-25 04:14重新編輯 ]

赞(5)
TOP Posted:2021-04-27 10:17 樓主 引用 | 發表評論
emmy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0256
威望:182 點
金錢:149 USD
貢獻:36446 點
註冊:2012-09-29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21-04-27 12:23 #1樓 引用 | 點評
林深处的密语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16351
威望:6017 點
金錢:6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02

比较别致,继续继续!
TOP Posted:2021-04-27 18:31 #2樓 引用 | 點評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