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躁动的青春  作者:SHAZHABI931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躁动的青春  作者:SHAZHABI931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好久不见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50
威望:76 點
金錢: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25

1024
TOP Posted: 2019-04-16 06:36 | 回54樓
可见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1082
威望:350 點
金錢:68590 USD
貢獻:12000 點
註冊:2012-04-24

  第六章:张东国与宋晓
  八月三日,早晨。完成晨跑的宋晓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短衫,下身穿了一条粉色的宽松短裤,披着一条真丝的披肩,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手中的经济早报。丈夫出轨离开后给宋晓母子留下了一大笔钱,在加上每月给张东国的抚养费,宋晓家的经济十分优越。但不甘坐吃山空的宋晓将财产用做了投资,股票、期货、房产等等宋晓都有涉猎,虽然有赔有赚,但总体上计算,宋晓近几年将家庭的资产翻了八倍有余。最近股市暴涨,宋晓又有一笔不错的款项进账,儿子自从交了张东国和李伟两个班里的尖子生最近成绩直线提高,所以宋晓最近的心情很不错。想想再过两天就是星期五了,自己又能和妹妹翻云覆雨一番,开心的笑容浮现在宋晓的脸上。「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畜生,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更好维持。」宋晓这样想到。
  院子里的「大黑」,王鹏养的一条德国黑背牧羊犬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着一个熟悉的男人从自己面前摇摇晃晃地走过。它甚至头都懒得抬一下,小主人的好朋友又来玩了,唯一奇怪的是今天来的好早,而小主人好像很早就出门了。
  房门被轻轻地打推了,背对房门的宋晓正专心地看着报纸,对身后的情况一无所知,直到一个高大的男孩坐在自己身边。宋晓被下了一跳,当看清来人是张东国时,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宋晓很喜欢张东国这个孩子,高大,英俊谈吐风趣,性格开朗,具备言情肥皂剧中男主角的一切优点。
  「张东国?你进来为什么也不敲门?王鹏不在家,很早就出去玩了,听说是去找李伟了,好像是很急的事情。」宋晓不紧不慢地说着话,一点也没有因为张东国悄声地来到自己身边儿生气。
  张东国对宋晓送出了一个迷倒无数学妹的微笑说道:「阿姨,我不找王鹏,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呢?」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出发出疑惑的目光,宋晓将手中的报纸放到桌子上,看着张东国说道。
  张东国将身子凑近宋晓说道:「阿姨!我喜欢你!你做我的女人好不好?」宋晓被张东国气乐了,用手指点了一下张东国的脑瓜说道:「你个小孩子在说什么鬼话,我和你妈差不多大。你这帅气的小伙是不是在学校被哪家姑娘甩了,到这里来拿阿姨我消遣。我跟你说啊,张东国,你现在的年纪对异性感到好奇很正常,但一定要收心,毕竟你还是学生,一切已学业为重。」张东国一把抓住宋晓柔弱无骨的小手,贴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搂过宋晓的肩膀,对宋晓说道:「阿姨!我是认真的,每次见到你都令我心跳加速,无法自持!」
  被张东国强行搂到怀里后宋晓终于发现情况的不对,张东国脸涨得通红,嘴里散发着酒气,眼神爆发着一往无前般的狂热,似乎要吃掉自己一样。内心感到害怕的宋晓一边用力地推着张东国,一边说道:「张东国你喝酒了?你冷静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在这样我可要喊人了!」无视宋晓的警告,张东国将宋晓报进怀里,试图去亲吻宋晓的脸颊。
  慌乱中的宋晓摸到了桌子上的茶杯,里面还有半杯没喝完的清水,宋晓顺手向张东国泼去。冰凉的液体从打湿了张东国的脸和头发,使他在酒精刺激下发热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下,宋晓趁机逃离了他的魔爪,拿起手边的一个陶瓷做的糖罐,做出一付戒备的姿势,同时说道:「张东国!你疯了么?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做出非礼的事情,你马上给我出去,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不要再来我家了。」
  在宋晓警惕的眼神下,张东国晃了晃被打湿的脑袋。望着眼前全神防备的女人,咋了咋嘴唇想到:「连生气都这么有味道。李伟这小子果然是个天才,这种成熟的女性比办理哪些一个飞眼就能骗过来的小丫头们有趣多了。」「走?我才不会走。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张东国笑着向对面的女人说道。
  同时用手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简单地摆弄之后将屏幕朝向宋晓说道:「阿姨,看看这个,你晚上的样子好淫荡欧。」
  手机的屏幕中出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在用自慰棒刺激自己的阴道,女性已经出去亢奋状态,平躺在床上的身体臀部翘起,使自慰棒能够以更深的角度插入,最终发出淫靡的呻吟声。并且一只手正在快速的揉捏着自己的乳头。
  宋晓惊呆了,虽然视频还没有播放到女人的脸,但那熟悉的身影及卧室的布局,视频中的那个正在享受自慰带来快感的裸体女性不正是自己么?
  张东国看着宋晓惊呆的样子笑了!一副胜利的感觉油然而生。
    「李伟不亏是个阴险的疯子,这个主意简直太好了。看看此时宋晓的表情,哈哈,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胁迫的感觉,淫荡的女人啊!你马上就是我的了。」确认眼前的女性已经完全看清了视频的内容,张东国放下手机,上前一步双手环抱住宋晓的腰道:「阿姨!你自慰的样子好迷人。怎么样?如果你不想这段视频外泄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我的要求也不高,做我的女人就好。不要总是用哪个自慰棒了,你需要个男人。我来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
      呯!的一声巨响,火辣辣的疼痛感从左侧头部传来,同时一股热流顺着脸边流淌下来。宋晓手中的糖罐不偏不斜地打中了张东国的脑袋,糖果撒了一地。张东国退后一步,头部传来一阵轻微的眩晕感,他被打蒙了。糖罐的打击对于张东国来说并不沉重,从小便练习搏击的他抗击打能力很强,平时和人干架棍棒打到头上都没有什么大碍。但宋晓的反应是在与他心理的想象差距太大了,本以为女人会在自己怀里不情愿地服从自己,但迎面飞来一个糖罐是什么鬼?
  张东国傻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宋晓,女人脸涨的红红的,眼神中既有愤怒,又有鄙视。她看着张东国,手中又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水瓶,全身摆出了一副戒备的姿态。
  张东国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喜欢宋晓这个女人,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成熟女人魅力是张东国平时泡的班花以及上的那些妓女所不具备的,而且宋晓由于保养得当,此时看起外貌顶多二十五六岁。所以张东国在先于两个兄弟拿到视频之前并没有采用亮出视频威胁宋晓的方法,而是追求了宋晓七八天。不过年轻的张东国追求女人的手段在宋晓眼里太过稚嫩,她更多是将他当作张东国青春期的躁动,为此张东国还遭受过王鹏的嘲笑。
  当张东国按李伟的说法亮出底牌开始威胁宋晓时,看到宋晓眼中那深深的鄙视,张东国疯狂了,酒精的刺激是他的头脑充满了占有宋晓的欲望,他再次扑向了宋晓。
  宋晓被眼前男孩的疯狂吓懵了,手中的水瓶再次向张东国砸去。已经有了防备的张东国轻易地缴下了女人手中的「武器」,将女人扑到在地上。宋晓全力地挣扎,拳头没头没脸地向张东国打去,但这种程度的攻击对健壮如牛的张东国毫无威胁。张东国轻易地将宋晓压在身下,将她的两手控制住。
  宋晓喊着:「张东国你这个流氓,你放开我。」女性软弱的挣扎时徒劳的,很快,宋晓嘴里的谩骂变成了呼救,但宋晓所住的豪宅是带有院子的,房间的隔音效果也非常好,她的呼救根本无法传到外面。
  但在张东国的耳中,宋晓的叫声却如同雷鸣一般,他伸手从茶几上拿起了抹布,用力将宋晓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令女人嘴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又顺手拉下了宋晓披在身上的真丝披肩,将宋晓的双手牢牢地困在了沙发腿上。平躺在地板上的宋晓只剩下了无用的挣扎。
  张东国骑在宋晓身上,望着身下女人丰满的肉体,刚刚洗完澡的宋晓没有穿胸罩,两粒乳头在黑色的吊带背心下若隐若现张东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俯下身体吻向的宋晓的脸蛋,同时一只手抓住了宋晓丰满的左乳,隔着衣服揉弄起宋晓的乳头来。
  身下的女性挣扎的更厉害了,同时被堵住的小嘴发出呜呜的呻吟。头拼命地左右摇摆但看快便被张东国的右手至住。男人忘情地亲着女人的脸蛋。
  脸蛋上传来一阵阵湿腻的感觉。「天啊!张东国这孩子正在用舌头舔我的脸,好恶心!」宋晓想到:「这家伙疯了,他真的疯了!他这是在非礼,我的上帝,他一会不会强奸我吧!他已经失去理智了。欧,我的胸,我的胸被她摸得好难受,该死的,我的乳头竟然被他摸得有反应了,不要摸哪里啊。」张东国闭着双眼趴在宋晓身上,正在尽情地舔着宋晓的脸蛋,舌头顺着宋晓红润的脸蛋来到了她的脖颈。右手轻易地控制住了宋晓的头部,而左手传来了宋晓胸前乳头勃起的感觉,两根手指夹着了乳头,轻轻地刺激着。胯下的女性似乎有了反应,双腿正在不停地扭动,有别于挣扎的那种扭动。
  张东国的左手搭上了宋晓的香肩,轻易地拽下了细细的黑色吊带,宋晓如蟠桃般的乳房裸露出来,上面点缀着一点勃起的嫣红。张东国的嘴唇终于顺着宋晓的脖颈游荡到她的胸前,嘴巴含住了宋晓的乳头,舌尖在乳头上顺时针地滑动着,偶尔伴随着一次深深地吮吸。
  「胸前好痒啊!不行,他不会是真的要强奸我吧?」宋晓挣扎着。但随着她的身体和双腿的不断扭动,肉体的摩擦令张东国的肉棒很快坚硬起来,宋晓很快地就感到一根坚硬的棒子顶在自己的小腹。
  「她是在迎合我么?她在刺激我的肉棒。不是,只是单纯的挣扎而已。」张东国抬头望了望宋晓的眼睛,眼神里表露出的信息是抵抗。张东国将宋晓另一边的肩带也拉了下来,宋晓的双峰完全地暴露在张东国淫荡的眼神下。张东国俯下身继续进攻着宋晓的乳房,嘴里继续舔舐着宋晓的左乳,而她的右乳则被张东国的魔爪所肆虐。
  宋晓在张东国的玩弄下脸上渐渐泛起了潮红。「该死,竟被一个小孩子搞的有了感觉,这样不行,我要忍住,要不该多丢人。不对,我在想什么啊,我应该考虑怎样才能从他的控制中逃出来。不行,他的手在摸哪里?哪里不能摸的。这该死的孩子,你摸哪里的话我很快就会湿的啊!」张东国的一只手放开了宋晓的乳房,穿过宋晓宽松的裤衩,将手指放到了她的肉缝处。挤开紧闭的肉缝,用手指的指节慢慢地摩挲起来。
  宋晓加紧了双腿,用大腿根部紧紧地夹住了张东国的手掌。但抵抗是徒劳的,大腿内侧嫩肉的挤压丝毫没有延缓张东国手指的动作,反而加快它滑动的速度。
  「欧,不行,我竟然有感觉了,被一个孩子!」宋晓徒劳地扭动着身体,但丝毫无法躲开张东国对她的爱抚。「啊!不行,我要转移一下注意力,想些其他的事情吧……该死的,下面的感觉,好舒服,不行!不要在摸了。」宋晓加紧张东国手掌的双腿猛的一挺,一丝潮湿润滑的感觉从张东国手指中传来,虽然只有一点点。
  张东国张嘴放开了宋晓的乳房,将脸贴近到宋晓面前,用挑逗的语气说道:
  「阿姨,你的下身好像湿了,你似乎很享受么。」宋晓反驳的话语只能化作呜呜声从嘴中发出,听起来却更像淫荡的呻吟。她只好扭过头,闭眼不再看张东国。
  张东国淫笑地将双手抓住宋晓宽松的裤衩,趁着宋晓害羞之际猛地将她的短裤撤下,在宋晓还没来得及惊呼前,嘴巴已经贴到宋晓的下阴舌尖顺着湿润的阴户顺利地顶了进去,舌头上下地舔舐起宋晓的下阴。
  下身传来湿热的感觉,一个软嫩的物体顺着紧闭的阴缝顶了进来,并在阴道壁内无规律地滑动着,内壁的液体顺着舌头流入了对方的口腔,但更多的液体却不争气的争先恐后地分泌出来。而吞噬液体的口腔似乎很享受这种美味一样竟然吮吸起来,发出滋滋的液体声。
  下体向宋晓所传递的是赤裸裸地舒爽的信号,虽然宋晓早已羞愧地无地自容了,拼命想转移注意力来克制自己的肉欲,但身体是诚实的,更多的爱液顺着阴道分泌出来。而胯下的张东国则尽情地吸食着。舌尖对宋晓的挑逗更加放肆起来,宋晓的阴蒂正在被舌尖不停地刺激着,随着阴蒂的胀大令张东国清楚地感觉到怀中的女人正在渐渐发情,虽然她一双美丽的双腿正在死命地夹着自己的脑袋,但张东国清楚地感觉到,这只是女人为了遮羞所做的抵抗而已,因为女人的双手推搡自己肩膀的力度是如此无力,不一会,宋晓紧夹的双腿逐渐松开,变为更加无力地蹬踏。
  张东过的舌尖继续在宋晓的下身肆虐,有时是舔弄阴蒂,有时是进入阴道,而有时却仅仅只是调弄宋晓的阴户。双手紧紧地抱住宋晓的白花花的大腿,使其无法逃离。
  不久,似乎张东国品尝够了宋晓的下身,他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宋晓,宋晓的脸蛋早已变得通红,眼神中有羞愧,有忍耐,有挣扎,似乎还有着一丝享受。
  张东国轻轻地取出了宋晓嘴中的抹布。自由的小嘴中并没有传来惊天的喊叫,而是发出一个无力的声音「别这样,请放了我。」宋晓疲惫地说着。
  「我想拥有你!做我的女人!」
  「你这是在犯罪,放开我,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追究的。」「你觉得可能么?你的身体很诚实,你明明很享受的,也很期待吧?」张东国质问道。
  「那只是身体的正常反映罢了,张东国,你不要执迷不悟了,现在回头还来的及。」
  「可是我爱你,我想要你的身体。」
  宋晓看着张东国的脸,缓缓地摇了摇头:「不行!」张东国有些疯狂了,他想拥有她,他甚至真的想强奸她,但他又不想强奸她,他想拥有她。矛盾的内心挣扎使张东国胸口有种憋闷的感觉,痛苦且强烈。
  他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硕大的阳具。他用力扒开宋晓的双腿,将阳具顶在宋晓的阴户。只要轻轻一用力,张东国便会拥有这个梦寐以求的女人。
  下体被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宋晓很害怕,眼泪从宋晓的眼睛中留了下来,自己就要被一个男孩强奸了,虽然她并不讨厌这个男孩,但是,但是……他年龄太小,如果他在大二十岁的话……
  张东国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他的内心还在挣扎。张东国缓缓地说道:
  「张开嘴。」
  宋晓下意识地问道:「什么?」
  「你如果不想被我强奸的话就张开嘴。」
  宋晓有些疑惑问道「你什么意思。」
  张东国拱了下身子,将肉棒离开宋晓的肉缝,说道:「张开嘴,伸出舌头,我就不强奸你!」
  「你要干什么?」
  「吻你!」
  「啊!」宋晓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让我吻你的话我今天就不强奸你!」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望着张东国一副坚韧的模样,宋晓犹豫了片刻她妥协了,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这至少是个不与眼前少年发生肉体关系的机会。宋晓放松了身体,慢慢地张开樱桃般的小嘴。
  望着眼前女人梨花带雨的模样,张东国内心是狂喜的。他爱怜地摸了摸女人的脸颊,将嘴凑过去,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缓慢而轻柔。女性的嘴唇不厚,含在口中,感觉很柔软,舌尖轻轻地触碰着,舔舐着。嗯,很香,很甜。在享受完宋晓朱唇的问道后,张东国的舌尖慢慢探入到宋晓的口中。
  「嗯?是牙齿的感觉。」张东国的舌尖顶在宋晓紧闭的牙齿上,用力地顶着,牙齿的抵抗很微弱,因为主人的放弃很快便张开了一条小缝,任由那舌头滑入。
  很快张东国的舌尖碰到了梦想中的另一半,它轻轻地触碰着,见到细小柔软的「它」没有抵抗,它弯曲着,钩弄着「它」,想把「它」带回自己的家。「它」犹豫着,但意志并不坚定,似乎失神般很快便被它带出了闺房,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空间,在这里,它肆意挑逗着「它」,它强壮且疯狂,它与「它」缠绕在一起,不久它们又回到了「它」的闺房,如此反复着。张东国忘情地享受着宋晓得唇。
  被张东国抱在怀里亲吻着,宋晓有些失神。自己有多久没被男人这样了?自己都快记不清了。这是有别与妹妹宋烁的亲吻,着个吻暴躁且有力,仿佛想要吃掉自己一般,但却更加刺激自己的神经。
  「哎,男人的味道,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
  宋晓顺从地躺在张东国的怀中,任由他随意地亲吻自己。许久,张东国解开了宋晓绑在沙发腿上的手腕,宋晓完全自由了。张东国将她连带臂膀一起拥在怀中,亲吻着,抚摸着。宋晓挣扎地推开了拥抱着自己的大男孩,说道:「结束吧,就到这里吧。」
  「结束?怎么可能?」张东国盯着宋晓。他将自己得肉棒举到平躺在身下宋晓得面前说道:「含住它!」
  宋晓用愤怒得眼神瞪着张东国:「你骗我!」
  张东国摇头说道:「阿姨,我是真心得喜欢你,你答应我吧!把心和身体都交给我!今后我做你得男朋友!」
  「滚开!」宋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把把身高 187得张东国从自己身推了下去。站起身来向门外跑去,顺手还从地上捡起了被扯掉得吊带背心。在宋晓得手推开房门得一刹那,张东国再次将宋晓扑倒在地,还没等宋晓喊出声,小嘴已经被抹布塞住。张东国恶狠狠地骑在宋晓身上,低声地嘶喊着:「你就不能乖一点么?非要逼着我对你无礼!你知不知道我得内心究竟有多么痛苦。」宋晓在张东国身下疯狂地挣扎着,虽然无济于事但也等于向张东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张东国死死地将宋晓按在身下,女性得力气毕竟远远小于男性,何况张东国还有着比一般男性强壮的多的身躯,宋晓得挣扎越来越弱。正当张东国庆幸的时候,「呼呼」的低吠声从身边传来。
  张东国侧过头,发现王鹏养的那只黑背狼狗正站在自己身边,乌黑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宋晓似乎看见了救星一样,被堵住的小嘴发出「呜呜」的呻吟,似乎在向爱犬求救。



 
TOP Posted: 2019-04-16 07:56 | 回55樓
可见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1082
威望:350 點
金錢:68590 USD
貢獻:12000 點
註冊:2012-04-24

第七章:李伟的故事
  张东国差点下意识地放开身下的宋晓,但很快他便镇静下来。自己喜欢狗而宋晓讨厌狗,王鹏的这条宠物宋晓根本就没怎么管过,他决定赌。身体仍然死死地压住宋晓,但眼睛盯住身边的黑背,嘴里缓缓地说着:「乖狗狗,我在和你的女主人做游戏,你不必担心,快走开,走开啊。」牧羊犬似乎无动于衷,歪着头继续看着两个人。似乎在判断两个人究竟在干些什么。张东国不敢动,身下的宋晓仍然在向自家的狗求救,时间在缓缓地流逝。
  但张东国却感到无比地漫长,仿佛过了数个世纪之久。心中在不断地祈祷:「乖狗狗,好狗狗,我们大人在干正经事,你要是也想的话哥们改天给你介绍条母狗,一条不满意的话我多给你找几条,什么金毛、博美、哈士奇,只要你想要,我都给你,拜托了狗兄,你赶紧走啊!」
  宋晓此时也在祈祷:「好狗狗,快扑上去咬他,平时我对你不好,只要你这次救了我,我保证给你改善伙食,你的狗窝也换个大的……」似乎听到了祈祷,这条黑背牧羊犬发出一阵高昂的犬吠声后扭头走了。张东国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全身好像虚脱了一般有股浓浓地乏力感。
  宋晓有些失神,自家的狗竟然连主人都不管。难道今天真的要被这个男孩奸淫么?「我,似乎跑不掉了?」宋晓平躺在地上想,但她猛地摇了摇头。感到压在身上的男孩似乎力气小了些,宋晓又一次逃离了张东国的控制,但张东国更靠近大门,她只好向屋内跑去。
  张东国愤怒了,这个女人屡屡地逃脱令他对肉体的欲望失去了控制,愤怒与淫欲冲击着他发热的大脑,他双目开始变得血红,表情也越发狰狞。
  宋晓向自己卧室奔跑着,在她冲进房间想要将房门关上的时候,张东国的脚卡在了门缝处。宋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把门关上但一阵强大的力量隔着房门冲向她的身体,宋晓差点被撞倒。张东国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一把抓住宋晓的脖子将她狠狠地掼倒墙上。
  宋晓被摔的有些脑袋发晕,身体无力地坐到墙边的矮柜上,脖子上的禁锢使她有些喘不上气来。她一对娇小的双手扶在卡在自己喉咙的强壮手臂上,用力地扳着。突然,她感到脖颈处传来一阵金属的冰凉。
  张东国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一把水果刀(他刚刚从客厅桌子上顺手抄起的)顶在女人柔嫩的脖颈上。缓缓地说道:「别再挣扎了,除非你想死!」望着眼前这个被欲望冲昏头脑的男孩子,宋晓害怕了。他的眼睛血红,表情充满了不顾一切的疯狂!她放弃了,双手缓缓地放开了张东国的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体的两边,眼睛中满含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流下来。
  张东国放开了掐着宋晓脖子的手,宋晓白嫩的颈部出现了一道红痕。张东国凑近宋晓的脸,望着梨花带雨的女性,开口对她说道:「说乖。」宋晓闭上了双眼,不敢看眼前的疯子,脸倔强地扭向一边。脖子处的冰凉感重了一分,水果刀仍然抵在她的脖子上。男孩威胁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说乖……说啊。」
  宋晓低声地哭泣着,她放弃了,她彻底地放弃了抵抗,极低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发出。「乖……」低不可闻的声音在张东国的耳边确如响雷一般,这个声音象征这面前女性彻底的屈服。张东国扔掉了手中的水果刀,双手用力地扒开瘫坐在墙边矮柜女性的双腿,粉嫩的阴户出现在他的面前。宋晓嘴中发出「啊!」的一声绝望呻吟。张东国笑了,得意地笑了,将肉棒对准宋晓的小穴,全力地插了进去,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
  早已被淫液润滑的阴道紧紧地裹着肉棒,刺激着张东国的龟头,就好像无数手指和舌头同时把它往里拉那样,张东国享受着龟头传来的快感一插到底,将巨大的阳具顶到了宋晓的子宫。痛苦的哀嚎从宋晓嘴中发出,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
  「我真的被强奸了,被一个男孩!不!这不是真的!」宋晓痛苦地想着。眼泪控制不住地留下来,仿佛一颗颗晶莹的珍珠。
  张东国用双手搂住宋晓的臀部,用力地向自己的身体拽,使肉棒能更加深入地插进宋晓的身体。毫无调情的准备,有的只是疯狂反复的大力抽查,张东国坚挺巨大的肉棒近似于疯狂地冲击着宋晓的蜜穴。刚才很紧的腔里在刺激下更加的紧了,龟头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阴道壁紧贴着肉棒,缠绕着,摩擦着。
  张东国口中发出满足的嘶吼,短暂且强烈。宋晓面无表情地扭头望向一边,任由张东国肆意地摧残着自己的身体,精神上的打击远远超过了肉体上的痛苦,或者说是快乐也说不定呢。宋晓仿佛失神了一般坐在哪里。
  张东国搂着她的腰,肉棒快速地捅着蜜穴,每次都深入没柄,龟头被爱抚着,在宋晓的身体里剧烈地抽动着并且发出噗呲噗呲的潮湿的声音,宋晓的淫液不受控制地从蜜穴中流淌出来。
  张东国的手伸向宋晓的后背,稍稍用力便将失神的女人靠在自己的怀里,她胸前那两个硕大的乳房紧紧地贴在张东国强壮的胸膛上,张东国的嘴唇肆无忌惮地在宋晓的脸上吻着,吞噬着她的泪花;时而又伸进她的小嘴里,吸食着她的唾液。
  下身的肉棒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在阴道壁的包裹刺激下冲击着宋晓的小穴。
  「真是个极品尤物!李伟的点子太棒了。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比他妈平时那些学妹或妓女刺激的多,这种强烈的兴奋感,我要内射,我要射进她的子宫!!!」
  怀中女性偶尔发出的细不可闻的呻吟及呼出在自己胸膛的微弱气息进一步地刺激着张东国的大脑,一股不想自己的感觉向张东国袭来,他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抱着宋晓的头部,张东国入惊涛骇浪般气势持续抽送着,混合着潮湿的声音,在肉棒和小穴结合处,淫液四溅。随着大脑中那疯狂快感的传来,张东国最后一次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宋晓的小穴,再也没有拔出来。
  下体传来一阵浓烈的炙热感觉,已为人妇的宋晓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猛地范弓,嘴中发出了痛苦的悲鸣。大量的精子从张东国的肉棒中磅礴而出,涌入了宋晓的子宫。白浊的液体汹涌澎湃,伴随着张东国身体几次无力地颤抖,肉棒终于滑离了阴道,子宫无法容纳的白色粘稠物顺着小穴流淌在矮柜上。
  张东国揽住宋晓的身子,两人缠绕在一起跌跌撞撞地瘫倒在宋晓的床上。张东国十分放松,因为他终于如愿以偿了,经历了放纵之后浓烈地疲惫感袭击者张东国的大脑,他昏睡过去了。宋晓无力地瘫软在张东国怀里,入死尸般寂静。
  张东国醒了,他睡得时间并不不长,大概仅有十五分钟。醒来的瞬间张东国的头脑激灵了一下。我怎么睡着了,该死。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睡呢!张东国充满了自责。但当他扭头看到一具美丽赤裸的胴体无声地躺在身边时,下身的阳具再次勃起了。
  「她没有跑!她竟然没有跑!」张东国内心狂喜着。他不知道宋晓的内心。
  被张东国强奸后,宋晓的身心都已放弃了抵抗,一股自暴自弃的想法充满了宋晓的大脑。「算了,不再挣扎了,由他去吧,我好累,也好怕。」身体是诚实的,度过了最开始的恐慌,下身传来的实实在在地舒爽感,久违的感觉,远远超过自慰棒的炙热感,宋晓有些羞愧但又有一丝满足,但更多的却是被强奸后的屈辱感,她无力地躺在张东国身边,大脑渐渐变得一片空白。
  再次勃起的肉棒令张东国有一次地扑向了身边的宋晓,当张东国再次面对宋晓时,他发现她并没有睡着,是清醒的,眼睛无神地望着他,发出空洞的目光。
  张东国讨厌这种目光,甚至有些惧怕,他将宋晓翻了个身,让她赤裸地趴在床上。
  曼妙的躯体没有发出任何抵抗,张东国搂着宋晓的腰,调整着她的臀部。当宋晓美丽的臀部高高翘起时,张东国的肉棒再次找到了冲击的绝佳位置,再一次地奸淫开始了……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张东国仰面躺在床上,「这是第几次了?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哎,记不清了。好有味道的女人。」已经快直不起腰的张东国,走出房间,拿出了摄像机,摇摇晃晃地回到宋晓的身边,她还是那副失神的样子,好令人怜惜。
  从侧面将面无表情的女性报入怀里,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一边抚弄她的乳头。怀中的女性就犹如一个硅胶娃娃一边,平静地接受着张东国的爱抚,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
  耳边传来了张东国魔鬼般的声音:「阿姨,你真是人间的尤物,我已经快被你榨干了。不过我很担心,你不会去报警吧?」女性的眼睛似乎恢复了些神采,缓缓地扭过头,盯着张东国,看的张东国心里竟有些发毛。
  「不会。请你赶紧离开吧。让我静一静。」宋晓的最终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不会?我不大相信。你刚才的抵抗太强烈了,何况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你不会轻易饶过我。」张东国盯着宋晓的眼神道。「你是一个不大会撒谎的女人,连小孩子都骗不了。」
  「我没骗你,你走吧,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吧,请你忘记它。以后都不要再提起。」宋晓向张东国说道。
  张东国的判断没有错,宋晓是个不大会撒谎的女人。一阵肉体的疯狂过后,宋晓从开始的震惊、屈辱、崩溃的情绪中渐渐缓过神来,她现在只想让张东国尽快离开。「得让他赶紧走,然后我会去报警!虽然被人强奸得事情很丢人,但如果就此沉默得话将来等待我得将是无法想象得地狱,这个混蛋男孩不会就此罢休得,今后得日子将永远无法安宁,他一定会不停地来骚扰我得。」「撒谎!阿姨,你真是个不诚实得女人,但也是个不大会撒谎得女人。你如果现在主动迎合我得话没准我还真会相信你的话,可惜,你的态度暴露了你真实的想法,我才十七岁,学校的成绩也不错,将来还有着大好前程,还有无数的美丽女人等待着我的爱抚,所以我不会给你毁了我的机会。」张东国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宋晓的乳头,另一只手将摄像机举到宋晓面前,按下了播放的开关。
  宋晓本来是面无表情地坐在张东国怀里,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让男孩相信自己,难道真要向他说的去迎合他一下?但随着摄像机画面的前进,宋晓的内心被震惊所取代,画面中有两个裸体的女人正相拥在一起,她们拥抱着,缠绕着,扭动着。虽然看不到她们的脸,但她们所处的房间宋晓无比地熟悉,是自己的房间,时间是晚上,两具赤裸的胴体宋晓即使只看身体宋晓也清楚的知道,一个是自己,而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妹妹——宋烁。
  嘴中发出「啊!」的一声惊呼,宋晓像突然恢复了体力,猛地一把抢过了张东国过手中的摄像机,眼睛死死地盯着跳动的画面。屏幕中正在播放两个女人忘我地相互亲吻着,彼此的小手正插进对方的小穴中搅动着,脸庞已经出现在屏幕上,不正是自己和妹妹宋烁么?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有这段视频!天啊,我该怎么办!」宋晓内心在狂吼着。
  张东国已经起身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嘴里说道:「阿姨,你和你妹妹的百合场面还真是香艳呢,表现得不错,比日本得毛片还刺激。这个摄像机就留到你这里供你慢慢欣赏吧,我手里还有不少备份。你虽然是单身但你妹妹有家庭吧?姐妹之间随称不上乱伦,但我相信一旦曝光得话对你妹妹得生活肯定会产生巨大得影响。我只是想要你得身体罢了,不想敲诈你得钱,等我对你失去兴趣后自然不会再来骚扰你。所以你考虑一下,是去告发我曝光你们姐妹淫乱得秘密,还是在一段时间内服侍我。我期待你的选择。」
  张东国穿好衣服离开了宋晓得家,宋晓双手支着床,像一尊蜡像一样盯着摄像机闪烁得屏幕,没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8月3日傍晚,由于天长得原因,日光还显得比较明亮,阵阵微微得晚风为酷暑带来了些许得凉爽。暑假中的学校是平静空旷得,被学业折磨了一个假期得学生正在痛快地享受着这个漫长得假期,学校里只留下一些校工在维持着学校得日常,但在操场得角落里却出现了三个男孩得身影,一个坐在看台台阶上发呆,还有一个强壮得男孩正在殴打另一个比他身材还要魁梧得男孩。
  「张东国我操你妈!!!」王鹏又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在张东国得腹部。张东国身体微微一颤,强壮得腹肌将大部分得力道化解,但仍有一点打击穿过腹部刺激着他得内脏,令他很不舒服。王鹏在疯狂着殴打着张东国,而张东国则架起双臂护住头部,身体所有得肌肉绷得紧紧得,任由王鹏得拳头雨点般地打来。
  一阵疯狂地进攻后,王鹏打得没了力气。别看王鹏也有 180的身高,但论打架,他比张东国差的远了。张东国仅仅单方面得防守都使他累得有些脱力,但嘴里却没有停。「张东国你大爷的,你他妈怎么能这样对我妈,明明有视频在手你不会威胁她么?你他妈非要强上!王八羔子你脑袋缺跟弦儿么!」张东国自知理亏,辩解道:「这事得赖李伟!!!这小子完全判断失误,你不是也失败了!我开始以为凭借你妈自慰得视频就能将她拿下呢,没想用她们姐妹得视频。想日后慢慢地玩儿。谁想到你妈抵抗得那么厉害,脑子一发热就过激了点,事后我也挺后悔得,昨晚我一宿都没睡着觉,你妈不会真的拼个鱼死网破去告我吧!」
  「不会!」一直在任由他们打闹似乎进入冥想状态得李伟终于出声了。「那段视频对宋晓得杀伤力极大,即使她自己豁出去了她也一定会为她妹妹考虑得。
  她们是姐妹,也是情人,爱情是种奇妙得强迫症,使深陷其中得人即使会去伤害自己,也不愿让自己得爱人受到一丁点得损伤。当这种病症过去后,当事人无一不例外觉得当年自己是个傻逼。」
  王鹏打脱了力,索性坐倒在地上说道:「别拽你那不靠谱得心理学知识了,你小子得判断完全失误,我这边也没得手。你呢?成功了?」李伟指了指自己的脸对王鹏说:「看我的眼睛!」张东国开心地大笑着:「快,快说给我们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李伟笑了笑说道:「张东国,你妈真是个尤物!」说罢,李伟简单地讲起了下午发生得事情。
  8月3日下午,李伟哼着小曲从一家如家快捷酒店出来,他刚刚开好一间房,这里距离张东国母亲董楠所在得分局步行仅有不到十分钟得距离。
  董楠正在处理手头的一些文件,最近警队的工作不是很忙。
  「董队,门外有人找!」小李警官向董楠说道
  「找我?谁啊?」
  「一个男孩,年纪不大,看样子是个中学生。他说事你儿子的同学,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好的,知道了,我这就去。」想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传来。「是谁?李伟?还是王鹏?」
  李伟的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毕竟自己要威胁一名刑警队长。走廊里传来皮鞋「噔噔」的声音。李伟向走廊望去,一名干练的女警官正在向他走来。女警官身着标准浅蓝色短袖上装,颈部打着藏蓝色领带,肩膀佩戴者两杠两星的警衔。
  腰部一条黑色的皮带勾勒出女性纤细的腰肢。黑色警裤下是女性修长的双腿,一双黑色的皮鞋正在地板上踩出富有节奏的声响。女警官的姣好的面容散发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采,双目炯炯有神。如果仅凭面貌看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这得益于董楠良好的生活习惯及日常的锻炼。
  李伟向董楠露出一个自认为成熟的微笑,而在董楠眼里,他活像个小丑,一个矮小可笑的小丑。王鹏和李伟董楠都不喜欢,尤其是李伟,他太阴沉了,令人看到他的第一眼变有种这个男孩一定是个内心阴暗,充满阴谋的家伙。当董楠看到李伟站在门口的时候,她的心沉了下去。
  「该死,果然是他。这个阴沉的家伙,要是王鹏还好对付些。」常年警队工作的经验使董楠基本上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阿姨。你好」李伟向董楠道。
  「李伟啊,找我有什么事」
  「我有件事情想和阿姨单独谈谈。」
  「单独谈谈?什么事情?张东国又干什么淘气的事儿了?」董楠问道。
  「不是张东国,是关于你。」
  「来了。」董楠心里想到。面色依然波澜不惊,董楠问道:「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能不能出来一下,警局的大门口人很多,我向单独和你聊聊。」「我还有工作,究竟是什么事情?」
  李伟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小花园,在酷热的夏天哪里的植被为城市提供了一些阴凉。「去哪里吧,就一会儿。」
  「好。」董楠似乎猜到了李伟的想法,答应了。
  此时的小花园中没有什么人,午饭后的时间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遛弯,而下午的花园里倒是很安静,也没有晨练的老人们。一颗杨树下,李伟和董楠站在那里。
  「到底是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快说吧,我一会还要工作。」董楠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没什么,只想给阿姨看一段隐私视频而已。」李伟掏出手机按下播放键,然后将屏幕转向董楠的眼前。
  一副女性自慰的镜头出现在董楠面前,她非常清楚画面中裸体的女人是自己。
  「我就猜到前天晚上有人捣鬼,果然是你这个阴险的家伙。」董楠平静地说道,并没有因为看到视频而产生情绪的波动。
  李伟眉头一挑道:「阿姨你果然察觉到了。」
  「竟然还会使用春药。你是怎么放进我牛奶杯子的?」没想到董楠竟会问这个,李伟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他要保住张东国。面上平静地答道:「你是个极有规律的人,我在你引用的袋装奶上用注射器注射进去的,我观察了好久,非常清楚你那晚会拿那一包。」「你想干什么?敲诈勒索?你在犯罪知道么?」董楠正色道。
  「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对面就是你工作的单位,难道你想让你单位的同志看到你淫荡的样子?一个高级警官」
  「你竟然敢威胁一个警察?」
  「别重复你的身份,我当然知道你是个警察,但你首先是个女人,一个我喜欢的女人。」李伟盯着董楠说道。
  「你今年应该还不到十八岁吧?你怎么会对三十多岁的女人有兴趣?」「因为你比那些年轻的更有魅力,最重要的是你保养的不错。」李伟上前一部揽住董楠的腰,但没有成功,女人简单的一个撤步变躲开了他的魔爪。
  「你脑子里在想写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不是你这个年龄该有的想法。」董楠劝解着。
  「你还是省省说话的力气吧。我是个意志坚定的人,而你,一名刑警队长,应该明白那种无聊的劝解只是浪费双方的时间而已。」李伟又一次向董楠的腰部伸去手,再一次的落空。
  「你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
  李伟向周围看了看。「呃?原来你还很在意环境,那你跟我来吧,我在你单位最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我们可以单独谈谈。」说完李伟转过身,也不等董楠同意便走了,背对着董楠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说道「跟我来。」
  董娜看着李伟的背影,迈步跟了过去,没有一丝的犹豫。之前心中的怀疑与忧虑已经被证实,现在所需要做的只是面对而已。
  「警官。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如家前台的服务员看到一名身着警服的女警走了进来,不免有些紧张的问道。
  董楠掏出证件向服务员晃了一下道:「取证。」然后跟着李伟径直走向电梯,丝毫不在理会前台的服务生。
  「真的是警察?」前台的服务生问旁边的同事道。
  「可能是吧,看气质像。」另一个服务生答道。
  「现在喜好制服诱惑的臭男人也不少,不会是来干那事的吧?
  「和一个男孩?别瞎想了。不要过管闲事,咱们离分局这么近,说不定是真的警官呢?」
  李伟和董楠走近事先开好的房间。关上房门后李伟说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继续先前的话题了吧。」
  「好,继续。」董楠站在房间的中间,随意地站着。
  「你在我的印象中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所以我也就不在拐弯抹角了。我手中有你裸体自慰的视频,如果像让它在你的单位曝光,那么你所需要做的是服从我的要求。我对钱没兴趣,我喜欢你的身体。」李伟说道。
  「你在威胁我,你这是在犯罪,知道么?」董楠回答道。
  「如果没人告发我的话怎么能叫犯罪呢?你我现在的情况应该叫做交易更合适吧」
  董楠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盯着李伟。
  看到眼前的女性没有反应,李伟有些奇怪,因为他无法从董楠的面部表情中猜测到她的想法。所以李伟决定试试,他的手再次揽向董楠的腰。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不偏不斜地甩在李伟的脸上,出手很重,李伟一瞬间感到自己似乎看到了星星。
  李伟捂着被打的左脸退后了一步,脑子有些懵。
  「你干什么?」李伟生气道。
  「打你啊!」董楠平静的说道,语气冰冷的吓人。
  「你不怕我将这些视频散发出去?你很快会因为这个视频在单位,在网络出名的!你承受的了?」李伟有些疯狂了,因为女人的反应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按他的计划,董楠除了服从自己别无他路可走。她不是宋晓,宋晓没有工作,社交圈子很小;也不是自己的母亲赵梦然,赵梦然的业务能力就算在单位名声坏了完全可以另换个环境。她是警察,除了这个工作她没有其他的去处,她的选择余地很窄,她只身带着孩子,工作上出现问题是她无法接受的结果。
  「怕,当然怕。如果视频被散布出去的话后果确实难以想象,但并非像你想的那样无法接受。」董楠仍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但你别忘了我是警察,而且是个职务不低的警察。你在网络散布的话我很容易就可以封闭它,至于在我的单位。我是一个寡妇,自慰这种事情在成年人的世界很容易被人理解,这个视频掌握在你手中可能是个威胁,但散布出去的话顶多只能成为别人嘲笑我的谈资罢了,一段大部分人都知道的视频而已。我不会因此丢掉工作,甚至不会降职,只是多了些背后议论罢了。」
  轮到李伟愣住了,这个女人连名声都不要了?
  「但我仍然害怕你把它散布出去,因为会对我的正常生活带来非常不必要的麻烦。」董楠继续说着。
  「那你还要反抗!还敢打我?」李伟咆哮着,丝毫不在意快捷酒店隔音效果极差。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李伟的右脸上。
    「打你是因为你幼稚,卑劣,无耻还有无知!」
  「什么?」李伟被骂的有些发愣。
  董楠从上衣兜里拿出一根录音笔在李伟面前晃了晃道:「就凭你刚才威胁我的话,我完全可以把你告上法庭!」
  李伟笑了:「我未满十八岁,即使犯罪也无法追究我的责任!」
    「所以说你幼稚!你未满十八岁,好,我不妨告诉你在这件事上,如果你敢继续威胁我你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董楠的语气依然冷的令人害怕。
  「首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五)项规定」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五百块而已」李伟已经有点心虚了。
  「的确,罚款不多,但拘留的话学校能肯定会开除你,你将失去学生的身份。」
    「胡说,我未满十八岁,拘留我?吓唬谁?」
  「别忘了我是警察,而你在威胁一个警察。我会亲手送你去少管所!」平静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威胁的意思,但在李伟听来,简直比阴间鬼魅的鬼叫还要冷。
  李伟相信董楠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些。
  「即使你有能力做到这些又怎么样呢?以我的头脑,即使去少管所,你也无法剥夺我高考的权利,我照样可以上名牌大学!」
    「别忘了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另外你以为仅仅这样就完了么?你的母亲作为你的监护人还要承担民事责任!」冰冷的语言,冰冷的语气。
  「无非是赔些钱罢了。」李伟装做满不在乎地答道。
  「如果我告你你母亲是她对你的所作所为知情呢?监护人承担部分责任的话可以为你脱罪,你想你的亲生母亲会怎么做?她是成年人,所付的应该刑事责任!! !」
  李伟后退了一步,的确如董楠所说,母性的伟大可以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而做出任何付出的事情!董楠的话击垮了他,董楠所描述的场景是李伟所无法接受的。
  「败了!彻底地败了。我还是太幼稚了。」李伟脑海里回荡这自责的声音。
  看到李伟的样子,虽然男孩没有说话,但董楠知道,眼前的男孩已经不会用这个借口继续威胁自己了,因为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董楠上前一步,一拳在李伟的肚子上。
  胃部传来一阵痉挛感,疼痛使李伟捂着肚子半蹲在地上。攻击并没有结束,董楠的拳头不停地打在李伟的身体上,确切地说应该是精确地打在他的薄弱部位,例如内脏、骨节处。
  论身材体重,李伟和董楠属于同一量级,但论身手两人差了不止一个级别。
  李伟尝试着反抗,但很快便发现反抗是徒劳的,别说格挡对方的攻击,就算防守都做不到。董楠的拳头总是能绕过李伟架起的双臂,轻松地打到他的软肋。单方面的虐杀而已,李伟很快便倒在了地上,董楠的最后一击准确地击打到李伟的肺部,李伟长大着嘴却无法吸进任何空气,窒息的痛苦令他我着肚子在地上挣扎着,拼命地想吸进哪怕一丝的空气。
  「今天这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你最好别再来骚扰我,否则你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董楠拉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三分钟后,肺部的不适渐渐消失了,李伟平躺在酒店的地板上。「哈哈,哈哈,哈哈哈!!!」李伟自嘲地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学校操场的上空,王鹏和张东国笑得直捂肚子。
  王鹏一边笑一边拍着李伟的肩膀道:「这就是你的完美计划!哈哈,笑死我了,看看你的眼眶,被打的跟熊猫似的。」
  张东国也笑道:「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怕我妈了吧!」「最可气的是你妈连视频都没往回要!霸气啊!」李伟叹道:「不过我对她更感兴趣了。」
TOP Posted: 2019-04-16 07:56 | 回56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8-25 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