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心灵的故事之黑洞的真相 (原创,连载)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心灵的故事之黑洞的真相 (原创,连载)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1
威望:23 點
金錢:22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二、启蒙说

                                                            1. 无知无畏的童年
        太阳很大。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太阳很大,就是天气很冷。不象现在,都是和稀泥的天气。知了在树上,叫得很起劲。孩子们没耍法,最好的地方就是河边。对着大大的太阳,卟嗵、卟嗵,从挖沙船上往下跳。突发奇想,我想从撑船的竹杆上溜下去试试。一试,果然是很爽。小屁股往下溜,鸡鸡和竹杆的摩擦,舒服得死。如此,我反复多次。我们那时很坏,经常在大姑娘们洗东西的地方赤裸裸地跑来跑去。这些当年的小屁股!
      “媳妇娘,奶子长,割掉奶子炒白糖”  远处传来孩童的歌谣。
      我爬上岸,穿上短裤,匆忙往家里赶。只有在家里我才可以为所欲为。跑进家,脱掉裤子。我有些无所适从。扒在床上,把鸡鸡压在被子上。有点点毛的阴茎竖立而起。我不停地压迫它。我操,我要操。要日,日你,日你妈。我在咕噜着。我家教良好,从不说鄙话,但骨子里却是另一回事。我日谁呢?日老房东?日卖凉粉的老太太,日那拣螺丝的老妇?全部搜刮来的记忆,也是不多的片断。最后,我操住了我妈。毕竟记忆中,最美最全的还是我妈。我要操妈的黑洞洞。我迅速从妈妈的抽屉里找到她的卫生带。用它来包我的小鸟仔是最刺激不过了。我不能日你妈,我还不能日我妈吗。哼哼哼。我太激动了。我要死了。妈妈,我要死了,你帮我葬哪儿?对了,葬在古城墙的上面吧。在那儿,可以天天看到妈妈的铜体。我感觉到下体有东西要跑出来。突然,手抓着一把粘糊糊的东西。这是血吗?有白色的血吗?不是血,那又是什么?  “我日到你妈屄水在流”  这是我同班男同学经常说的。我很绝望,我不喜欢那些小流氓。但他们的话我却记得。这是屄水么,但这水是从我这儿出来的。没有屄啊。但这也不是尿。这么稠。我弄了点尝了一下。涩极了,象石灰水。我清扫了“战场”。把妈妈的卫生带原样卷好,放好。做回我的好孩子。砍柴,准备煮饭。妈妈爸爸准十二点半会回来。
        第一次的射精就这样的。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弄出来。弄出来才会舒坦。否则我会疯掉。而且我也知道了这叫射精。日屄就用这东西日的。
      我没有姐姐,也没有妹妹,这是憾事。但我有表妹呀。表妹家妈妈有事外出,就来我家住了一个多月。表妹可粘我了。连上厕所也要和我一起去。蹲坑她要蹲我前面。她嘘嘘,最初也有弧度,然后往下淋。浠浠沥沥。我说,我屌尿会屌到你屁股上。她说试试。我真试了,尿的孤线从她屄下一寸处飘过。好险啊。她嘿嘿嘿地笑。洗澡她总闹着要和我一起洗。妈妈们也当都是小屁孩,也让。一个鸟鸟,和一个BB,就在一处洗澡,互擦肥皂。这时,我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摸她的小BB。当真好耍。有时戏闹得大人们在外面整喊莫吵了。吵死个人了。
      我堂妹,很漂亮。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我很怜爱这个妹妹。每到没人的地方,她都要乘机和我抱抱。抱抱就抱抱,她还要和我亲嘴。真是个小精灵。我不知道她这小脑瓜子里想什么。我就想她快快长大。一定美得不得了。大了你还抱我吗。你不知道堂哥,也很想抱你吗。我还想搞你呢。身体柔软,有轮廓,有弧度。好软。我也想亲你的嘴。但她跳上来一下,吻了就跑了。不是情人间的那种定定。可惜。不说了。我的心脏受不了。多少梦里惊醒,我冷汗涔涔。堂妹,你在天国还好吗?听我这说,你猜得到,我堂妹不在了。缘于那一次她去洗澡。她找了一圈没找到我,就独自去了。本来我们的河边是由浅缓缓变深的,在浅水边不会有任何危险,可天杀的挖沙船,在你不经意的地方就挖一个坑。妹妹就在哪儿,去了天国。是我钻入水里,把她抱出来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水中间,漂着一个长发的小女孩。那身子柔软。我一把将她抱住拖出水面。不管我们怎么呼唤,她都没醒过来。
        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那么的失落和落寞。
        如果你问我,我是不是个喜欢乱伦的人。我可以告诉你:生活的本质不是一个乱和不乱可以说得清楚的。我也不喜欢乱,但瓜棚李下,你知道的,我的空间,就这些东西。横在我们中间的屄,也不止几千万,但又有几个是愿意给你看的?我撞上的,不是妈妈就是妹妹。我的世界就是这么小。
       
TOP Posted: 2019-04-13 14:58 | 回3樓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1
威望:23 點
金錢:22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2.初恋的味道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这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歌。
            离高考还有一百天。我就失神地坐在那儿。我只要闭上眼睛。都会出现她丰满的身体。那捞起的裤管,那丰满得要嘣出来的胸部。那一跃而起,风姿绰约的投蓝。都是我致命的毒药。她叫琼。就一头秀发的坐在我的前面。有时在,有时不在,她是业余体校的运动员。不在也合理,训练去了。但你不在的日子,我真的很失神。你在的日子,我就很开心。这个人叫琼。和《第二次握手》的琼姐同名。你也是《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美而冷。冷又有点美。我不知道我把所有女神都集中到你一个人身上是不是对的。
          我突然被一阵狂风卷到了“为秋风所破歌”的唐朝。安史之乱的乱臣贼子,把你追杀,你闯进了我的茅草屋。后面骑马的持长剑赶到,一剑刺来,挑破了你的衣服,两个肉球忽地弹了出来。我一手扯下我的衣服给你围住,一手生生地抓住他的剑,把它掰断,一脚把他踢出丈吧远,摔在墙头直接闯死。然后我抱着琼,说,我爱你,哪怕天底下的人都遗弃你,我都爱你。我抱的是杨贵妃还是琼儿你?我不清楚,反正杨贵妃就是琼儿,琼儿也是杨贵妃。你就是我心中的混乱的纠结,你是千年前的贵妃,或是千年前的贵妃是你。但你终归在我怀里死去。死去!
    我觉得我哭了。我在你的坟墓前,那儿芳草凄,冷风阵阵。丁香花漫山遍野。《丁香花》的歌,忽然漂来。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啊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
          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
            我在这里陪着她
            一生一世守护她
          突然惊醒,我显然在做一个白日梦。同学们都下课走了,教室里空荡荡的。我突然想到到她的位置上坐一下,感受一个她的体温。坐了一位,感觉有一股气,从凳子的中间腾腾往上升。那正是屄对着的位置。越坐越觉得屄气在冲着我的龟头。禁不住褪下裤子,用鸟鸟直接体验她的温度。我就这样坐了良久,天麻麻地黑了,教室里有小虫子撞人。我才穿好裤子,弯腰一吻凳子上的“蛋蛋处”。依依不舍地离开。
        离高考还有一百天,我竟然在街头游荡起来。电影院很多人。也有很多低胸的女人,让我目不暇接。但总有一位男士,穿着叮叮响带马掌的皮鞋在旁边响起。好象在说,走开,走开,这是我的女人。
        “ 马拉个巴子,你想死啊?" 突然一个男人在吼。
        原来我不小心撞着她的女人了。我头晕晕的,也不是有意啊,有必要这么凶吗?一吼把我打回原形。原来我的地位是这么的低微。原来女人都是别人的。我还要想你,琼。我配么。我就这么走到江边。褪光,卟嗵,跳进水里。
        我想自杀,我想死了么?
        你想多了,我从小在水边长大。人称浪里白条,如何死得。我只想发泄下罢了。我做个仰天漂浮,阴茎就对着天了。竖竖地。你想日天么?是啊,刚才还想日天呢,连唐朝的杨大美人也想日了。杨大美人,对了,琼到底是不是杨大美人投胎的?如此如此美丽,胸又如此大呢。想着想着,用打手冲的方式,对天射了。
      射了,我也哭了,我该怎么办?
     
TOP Posted: 2019-04-13 16:11 | 回4樓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51
威望:23 點
金錢:22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3.屄水中死亡

        活该见鬼。当我从水里出来,遇到她了。她叫惠芳。
        她也是我班的同学,活泼大方。连我这种害羞的男孩也敢跟她搭上话。漂亮嘛,真谈不上,但一对大咪咪可绝对是重量级的。她的外号叫法国兵。缘于她有点尖黑的脸蛋,喜欢穿迷彩服的衣服,再加上她大方,敢于在男同学中混,大慨和法国交际花女人一般吧,得了此绝配外号。上课呢,她喜欢讲点小话,常被上课老师苛斥。她和她的闺蜜同坐,常常会找到些怪里怪气的手抄本来看。看了还嘻嘻地笑。有一次放学,我走到离她们很近时,看她俩看书入迷,竟念了出来:“我多么渴望他那强有力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哗塞,这些个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这会儿遇上了,我不自觉地扫描了一下大咪咪。果然是大。她说,早上上课走神了,老师布置的复习内容没抄,想出来找个同学要。我说,这你遇上我不得了嘛,跟我回家帮你拿。说着她就跟我回家了。读高中时,家里条件好些了,另外买了房子,我也有一个小单间。她坐下就抄。她抄作业,我就偷偷看她。越看越觉得漂亮。抄完了,她抬头看我,见我盯着她胸部看,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她自己脸也红了。原来她的第二颗扣子拆开了。丰满的乳沟在一个男人的眼光中灼灼燃烧。
      “看什么看”,她扣好扣子,拿了东西掉头就走。换了其他女人,可能是害羞得要钻地洞。而她竟然呛我。也好,呛了我,我也少些内疚。
      从那以后,我决定“爱”她。因为我的年华急需要一个屄。而她是我认为最簿弱的环节。我竟顾不得我深爱的琼了。因为我明白,琼毕竟是水中月,镜中花。如果你知道琼的爸是谁,保准你也会泄气的。她爸是当时很有权势的交警队队长。
      从哪以后,我找了很多借口和惠芳在一起。那个年代,换其他人,完全是不可能出现的事项。她也有一间小屋。而且她那小屋是独立的。离她父母的房子有50米左右。我说晚上我们一起学习吧,好有个照应。她的成绩正好很差,也乐意和我这个学霸腻在一起。有时学累了,她就在床上睡着了。我盯着机会来了,会在她旁边坐着,弄她上衣的扣子。一颗,二颗。解开后,我亲眼看到大咪咪了。我的故伎没使用几次,终于败露了。她醒来就给了我一个巴掌。很重,很痛那种。
      “走,你给我走!”
      我一下子跪到她的面前,抱住她的腿说,求求你,别赶我,我真的爱你。她又起一脚。我顺势抓住她的脚,一把将她拥倒在床上。欲望的冲动是如此猛烈,让我做出这种举动。现在她的两个奶子都压在我的身子下面了。她不敢动,动她的衣服就要崩开了。肌肤想亲,有几个女子能禁得住磨揉的?我的胸脯有明显地感到她胸的肿涨。她的下体也明显地感到我火辣辣的茎骨。
      “没办法了,今天要给你日了”。她说。
      开口有鄙,看来她下体湿了。魔鬼不仅在浸着我的每一点肌肤,也在让她化作一团柔水。一个念“我多么渴望他那强有力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的女人,你要她十八岁仍然守洁,是如何困难。
      我是得寸进尺,我拉开了她的衣服,完全在两边了。两个大咪咪,圆又大。乳头硬翘。我捏着乳房,用嘴吸啊吸。她在看着别处,赏受着我的吸功。第一次,这些都是第一次。我们的第一次。敞开胸情露乳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也是第一次。我用手解她的皮带。被她死死拉住。拉就拉,我不解了,一只手从皮带内伸进去了。我摸到黑洞的毛了。她没动,我知道多了我这只手,她再动,皮带会勒到痛。可我再往下,还是毛。只是多了些毛。屄在哪儿呢?有那么深吗。看我动了十分钟,也没摸到屄,她也来气了。因为她心里头也想让我摸到屄的。她索性松开了裤子了。这一松开,我手指往下足半指,才摸到屄口。原来我认为的屄在前面,其实它很靠下,差不多就在两脚中间。平生第一次走到了黑洞门口。我原来一路许诺的,在达到目的后,可能又不能守住了。我原来说只摸乳房,然后又说只摸一下屄,绝不做其它。但是我现在真的好想实现我这一辈子没有过的愿望:屌屄。
        因为她也不知道今晚到底会做到怎样。她也想屌,但看前看后都很晕眩。因为她爱的不是我!她不知处女破了之后会变成怎么样的浪女人,被人看不起,被社会看不起。被以后要嫁的丈夫看不起。女人想的,比男人远。
        而我却没想,我屌了她之后,我还能爱琼吗,我万一以后还有更喜欢的人怎么办?我爱惠芳吗,我真的爱她吗?我能跟她过一辈子吗。其实这些我现在都没想,我现在想是要屌她,屌她!不让到手的肉飞了。今晚不屌她,可能永失机会!
        在半推半就中,我终于把她的裤子拉下来了。这个是麻屄啊(地方语,常用做骂人)。
        “我用屌屌顶一下好不,不进去”我又在骗人。我手一过去,屄就流水出粘稠的屄水了。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很淫荡。
        “好吧。不准顶进去,不准破处女膜。”
        听得都知道是说得声不由己。
        我也想坚守啊。屌仔到了屄旁边了。坚守有意义么。我说:假如我出去就给车子撞死了,那我这辈子没搞屄就死了,不成了个饿死鬼?她说,呸呸呸,说活不吉利。在她说话的刹那,我竟不小心插进去了。
        “你插进去了,你插进去了” 她在捶我的屁股,边捶边喊。
        “可是,这也太容易了吧,我感觉一滑就进去了”,我说,“啊,你根本就没流血。”
        我操起屌就日,一下,两下,三下。对一个18岁,从没日过屄的男人来说,这就是一生的愿望。原来日屄是这样好玩。难怪人人口口声声都想着逼,都操着逼。原来真的好玩。软了,酥了,喷了。日了。她也语无伦次。贱屄,原来人家日过了。我口无伦次。却不幸中了一个最大的禁忌。她不知哪来的力量,一腿把我竟从床上踢了下来。
      “你刚才说什么?谁是贱逼?谁给人家日过了,你给我说清楚?”
      我顿时醒了一大半。原来我无意中说了如此冒犯的话。我立马抱着她没有穿裤子的腿。那屄水明显还在小流,但这个女人突然间落入冰中一样,一切都消褪了。一切都缘入我刚才的话。
      “该死,我只是兴奋时乱说的!”
      “可这是你心中想的!我告诉你,老娘没被任何人动过。没有出血可能是运动多了磨破了!”
    运动会磨坏处理膜,倒是有这种说法。我霍然了。原来如此,说清楚不就得了吧。
 
    但是说过的话,可能还是深深的伤着她了。如此,考前再没相聚。
     
TOP Posted: 2019-04-13 17:44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8-21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