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枕边炉石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枕边炉石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midiyin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2
威望:8 點
金錢:7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30

杜林的酒馆总是人满为患——即使他不停的在扩充酒馆的面积,他不断的投入资金去扩建,然后便能照顾更多的客人来赚取更多的钱,现在他的这个地下酒馆面积已经达到九万多平方米了,这还不包括其他的地下楼层;杜林甚至将生意做到了其他宇宙——专门有几个幻影法师在那里开着传送门,但杜林不会为此富一分钱。
  但我们今天说的和这个无关,你今天所要见到的是杜林的酒馆的另一群工作人员——那些代替杜林管理这所酒吧的幻想,谁让这酒吧太大了呢?杜林在前台收账根本管不过来,所以他便召唤了许多幻影来为自己工作,来从事清扫管理等杂活,而这些女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她们都和教会有关,杜林这么做是有些恶趣味在里面的,因为在这里你可以随意处置这里的女仆,这就代表着一些平时生活压抑的人来到这里可以随意拿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教会代表出气而不用负什么责任。
  负责清扫A区卫生的是来自暮光教会的几名随从,她们并不怎么招客人喜欢,毕竟虽然她们只是幻想,但是谁也不想招惹到暮光教会,不然身体上什么时候长出个触手都不知道——这也是杜林派她们打扫这里的原因,A区离出口最近,人最多,要是都找女仆的话杜林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但保不齐就有饥不择食或不怕被上古之神腐化的二愣子,就比如前天,一个穷鬼兽人就看上了一个邪灵召唤师,他来这可没花一分钱,但是进了门却直奔那个倒了霉的婊子而去,杜林也不好撵走他,只能看着他在那强奸这个一无所知的邪教徒。
  “你是谁?要做什么?”那邪灵召唤师本在清扫,不知这直奔自己来的兽人要做什么,那兽人也毫不客气,一手抢走了她手里的扫把,然后猛的一抡扫把将那邪灵召唤师抡倒在沙发旁,介于暮光教会被讨厌的程度,杜林并没出来制止他的野蛮行径。
  “你是要做什么?”不知所措的邪灵召唤师还没弄懂情况便又被这兽人拽住头发提了起来。
  “吃我的大屌,蠢货!”那兽人说着便拽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往自己裆部去凑,邪灵召唤师几经反抗但她的力气根本就比不上兽人,脸便被贴在了兽人的裆部,实在无奈,邪灵召唤师只能屈辱的脱掉了兽人的裤子,用手抚摸起他的阴茎起来。
  “你!还有你!给我过来!!”那兽人指着一旁路过的暮光暗愈者和兜帽侍僧喊道,她们两个也只好唯唯诺诺的走了过来,同那邪灵召唤师一同跪在了兽人面前。
  “见鬼!你们这些古神的侍从怎么都穿的这么火辣!”兽人两手揉捏着暮光暗愈者与兜帽侍僧那巨挺的胸部,用力的捏着她俩的乳头,他说的也没错,不知为何暮光教会的女侍从们都穿的特别火辣,不是露腰就是露背,而露胸则更不要说了。
  “主人…我这么做可以吗?”邪灵召唤师用舌尖舔着兽人的马眼,搞得那兽人禁不住直哆嗦,这可以说是极其舒服的事情了,那兽人忍不住便将精液射了出来。
  “真是扫兴…还没做就射了…”兽人小声嘀咕道,他吩咐这三人将自己阴茎上的精液给舔舐干净,而她们三个为了赶紧送走这瘟神便都照做了,三人争先恐后的舔舐着兽人的阴茎,不一会儿就将这阴茎舔成了兽人身上最干净的地方,舔舐完之后那兽人提起裤子便走了。
  杜林为他感到悲哀,不止是因为他的早泄,还因为他没体验到更好的东西——他若再往前走几步,就可以到达b区,那里有更高的体验在等着他。
  所谓更高的体验,就是管理b区的女仆长,银色神官帕尔崔丝了,你也许不喜欢教会play,但是这种禁断感没人忍受得了——对方可是神圣且高贵的神官,在此时却低声下气的跪着给你口交——别提她那娴熟的舌技了,没人能在她火力全开的舌头下挺过一分钟。
  “忏悔你的过错吧…”在她给别人深喉时,嘴里还不忘振振有词,哪怕是被别人激情的后入,她也不忘在高潮的同时提醒嫖客回头是岸,但谁会听呢?毕竟和她说的话相比,还是她那白色教袍下硕大的巨乳更吸引人一些,很多人都喜欢被她‘劝解’:那是帕尔崔丝最喜欢的姿势,她双手紧紧攥住权杖低下了身子,然后撅起屁股将屁股后的裙摆掀开再把内衣掀去将阴道露出,自己在那念着劝人向善的诗经任由别人抽插着她的阴道——她不喜欢别人动她的肛门,因为按照教条开始从肛门走的性爱自是不洁的。
  杜林给酒馆分区一是方便管理,二是方便嫖客找到同好,不同区的常驻嫖客都有着不同的习惯,比如b区的嫖客们都喜欢事后让北郡牧师用嘴给他们清洁阴茎,那自是极好的,谁会不喜欢让一个红皮肤的牧师来把自己阴茎上的脏东西都清理掉呢?而且她有时候又会很神奇的将自己已经缩下去的阴茎又给舔硬了起来,既然都硬了,为什么不再来一发呢?到这个时候,北郡牧师就会主动脱下她那厚重的教袍来服侍嫖客,将那平时一直隐藏着的油的发亮的红色巨乳露出来给嫖客来个回马枪;可能是北郡牧师使得小伎俩,嫖客们每次与她做爱时都会感觉到她的阴道有着与别的幻影没有的紧致感,紧的就像是有双手在攥住他们的阴茎一样——不错,这的确是北郡牧师玩的小招数,对自己阴道施展一些小魔咒让它变得更紧致,这样不论是自己还是嫖客都会非常舒服,而当他们高潮时也都会获得灵魂上的升华。
  北郡牧师却不是b区最受欢迎的女仆——秘教暗影祭司,她的长相与职位与北郡牧师差不多,但她们有亮点不同,秘教暗影祭司没有北郡牧师那样通红的肌肤,而她取悦嫖客的手法则更高大上,那就是通过精神控制将自己与嫖客的神经进行叠加互换,也就是说她与嫖客都会享受到两倍的快感,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这可不是什么自攻自受的play!秘教暗影祭司只有交配时的愉悦感与嫖客想通。

  但是很遗憾,这种看上去特别棒的事情你只能从文字上得知,你并不能体会得到那些嫖客是多么喜欢这种感觉。
  杜林酒馆有许多女仆,时间原因你不能全都知道,我只能告诉你其中比较出名的,就比如C区女仆中的一枝花——奥金尼灵魂祭司,杜林警告过她很多次禁止她再使用那些奇怪的小招数(和秘教暗影祭司差不多,不同的是奥金尼灵魂祭司是将自己的愉悦感转变成同等的痛苦传送至嫖客的神经),她的小招数导致很多嫖客成了早泄,为此杜林不得不赔了很大的一笔钱来为她摆平,但在禁止她使用那些小招数之后嫖客就能饶过她了吗?自然不会。
  每个德莱尼妓女都异常的受欢迎,即使是奥金尼灵魂祭司也不例外,人们就是喜欢找她,不过从来都不是自己上,而是再找一些阴茎比较特殊的生物来折磨她,看着她因此一边疼痛难忍一边高潮不断真的是极其愉快。
  这不,你就灵感大发,向杜林点了首席门徒林恩来折磨奥金尼灵魂祭司。
  在这之前,你得先触发首席门徒林恩的异能,她的异能是亡语,但这不代表你就得杀了她——她只是一个幻影,杀了她你什么也得不到,所以你只能用其他的办法来使她晕脱就可以了,一些比较色情暴力的办法,而说道这个,我就不得不再往首席门徒林恩身上说了。
  首席门徒林恩的原型是一个年老的侏儒,但杜林使她变得很年轻,所以嫖客便能和一个年轻的侏儒性交了,和侏儒性交一直都是一件自信心满满的事,因为侏儒的身体非常小,只要你的阴茎不是花生米插进去她们都会因为你的阴茎过大不合适而疼痛,这对侏儒来说非常痛苦,但对嫖客们来说却更能刺激做爱的欲望;在插进林恩的阴道后她便一直在那喊疼,随着抽查你可以从她的肚皮下看到自己的阴茎在蠕动,但是当你因此要更进一步力时却发现了一点不快——你顶到头了,你那对于侏儒来讲算是巨茎的阴茎已经顶到了她的子宫口,稍微使一下力气便顶开了子宫口插进了子宫,那林恩也顺势晕了过去,她的阴部流出了浓稠的液体,这液体说不出是你的精液还是她高潮时流出的东西。
  要是放在和别的女性做爱此时怕就是结尾了,但这次不同,你要忍住这侏儒子宫独有的紧致不要射精,因为接下来会有更色情的事要发生。
  林恩因为你那巨大的阴茎而晕死了过去,你便把她放到了地上,等待着她的身体出现变化;在被放到地上一阵子之后,林恩的肚子开始出现反应,一阵翻江倒海的阵势在她子宫内流动,稍有懂得都知道这是她的异能开始起作用了,只见随着林恩的几下抽搐颤抖,一个拳头大带刺的球从她的阴道中滚了出来。
  这就是林恩所孕育出的东西,它会成长为一种比较特殊的恶魔猎犬,这种恶魔猎犬正是一种极其有名的兽交用恶魔,它们的身体会随着做爱的进行而产生变化,它的阴茎会逐渐长出许多短刺,而这正是一种极其折磨被肏方的事情。
  然后我们再将视线移回奥金尼灵魂祭司,作为一个经常被她戏耍的嫖客,你对她可以说是又爱又恨,这奥金尼灵魂祭司与大部分女性德莱尼一样有着一副极其诱惑人的身材,巨乳、翘臀与腰部的比例都恰到好处,你完全往你可以想到的最好的身材上想,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身材比那都要好的多。
  “你这是要做什么?从哪牵来的地狱猎犬?额…为什么它的阴茎是硬着的?”奥金尼灵魂祭司看着你前来的地狱猎犬不禁有心而来的散发出了一阵厌恶“我最讨厌这些肮脏的恶魔野兽了!”
  她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妓女罢了,你也没打算讨好她,所以你也没搭理奥金尼灵魂祭司,但是你手中链子拴着的恶魔猎犬可就没这么冷静了,虽然没长眼睛,但是被训练出来专门做爱的它能感受到附近女性的气味,而它现在就闻到了奥金尼灵魂祭司乳头滴露出乳汁的香气,于是它便开始兴奋起来,冲着奥金尼灵魂祭司一阵低吼。
  “什么?慢着…”奥金尼灵魂祭司发现了异常,但她的话还没说完,灵魂猎犬便挣脱开了铁链,奔跑着一下将奥金尼灵魂祭司撞倒在地,它前肢用力的压住了她使其不能反抗,然后便熟练的将阴茎插进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阴道之中,它的阴茎虽长有些短刺,但因这些短刺会分泌出些润滑的粘液,所以其插入的过程也算十分顺利。
  “等等…你不能…”奥金尼灵魂祭司还想着反抗,她的嘴却被地狱猎犬背部的一支触手给堵住了,那地狱猎犬背后长有两支触手,一支用来堵住奥金尼灵魂祭司的嘴,一支粗暴的插进了她的肛门,使她承受着三倍折磨。
  “唔…唔…唔!!”那奥金尼灵魂祭司因被压住了双手和嘴所以无法施展魔咒抵抗,她只能时不时地动一下来表示自己的不情愿与愤怒,但是她的力气根本不能和地狱猎犬相比,只能在那默默地忍受着这屈辱。
  那地狱猎犬训练出来也本不是做爱持久的物种,只见它抽查了几阵,便随着一阵颤抖与那奥金尼灵魂祭司的咽唔中声射了精,那奥金尼灵魂祭司因此松了口气,这地狱猎犬也没多大能耐嘛,也只是刚插入时有点疼而已。
  但那地狱猎犬却没要走的意思,它依然紧紧的压住奥金尼灵魂祭司,阴茎也没有拔出来,正当奥金尼灵魂祭司在纳闷这地狱猎犬怎么了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感觉肚子里有异样…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原来是那地狱猎犬阴茎上的短刺变长了!
  地狱猎犬阴茎上的尖刺刺痛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阴道,若不是因为她是幻影的话此时非要流血不可,但还好那刺只是倒刺,只有在抽出去时才会痛…可依然很痛!奥金尼灵魂祭司感觉自己的阴道像是被塞进去了一根仙人掌,这地狱猎犬的尖刺此时已经不再分泌粘液,奥金尼灵魂祭司不得不用力咬住那地狱猎犬的触手来忍受这难以忍受的疼痛。
  奥金尼灵魂祭司感觉自己阴部突有一股暖流,谢天谢地那地狱猎犬终于又射了,奥金尼灵魂祭司松了一口气,那地狱猎犬将触手从她的嘴与肛门中抽出,看来这地狱猎犬是完事了…但它那多刺的阴茎还没有抽出来,奥金尼灵魂祭司在那里喘着粗气,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的折磨。
  是不是地狱猎犬阴茎的刺变短了?不对!奥金尼灵魂祭司又感觉一丝异常,不是尖刺变短了,而是地狱猎犬的尖刺又变大变长了!奥金尼灵魂祭司感觉这地狱猎犬的阴茎正在慢慢变大,马上就要达到了她阴道的最大承受直径“等等…别再变大了啊…快要撕裂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痛苦的喊道。
  她的阴道当然是不会撕裂了,只是这难以忍受的疼痛正在不停增加,但好在差不多时阴茎便停止了增长,但奥金尼灵魂祭司却没因此侥幸,她知道地狱猎犬接下来就会展开更猛烈的进攻。
  果然,还没等奥金尼灵魂祭司松一口气,那地狱猎犬便又开始粗暴的肏奥金尼灵魂祭司了,因为地狱猎犬全身都变得更大,它巨大的力气使得自己每一次抽查都将奥金尼灵魂祭司顶出半米远,为此它不得不用自己背部的尖刺顶住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肩膀,奥金尼灵魂祭司现在被定住不动,而地狱猎犬对她阴道抽插的疼痛也就更清晰了。
  只见那地狱猎犬触手长出了花嘴儿,那花嘴表面长满了尖刺,一下便咬住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乳头不松开,奥金尼灵魂祭司被这一下给疼的直叫唤,但地狱猎犬毫不理会,它一边用力的抽插着奥金尼灵魂祭司,一边用触手吸吮着她胸部的乳液;那乳液使地狱猎犬又产生了一些变化,除了它身体又变大长出了一些新东西外,地狱猎犬的阴茎也开始一直不停的喷射着精液,这精液很快就灌满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阴道与子宫,在作了润滑作用之外也使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肚子慢慢鼓了起来。
  地狱猎犬的背部又长出了一根有尖刺花嘴的触手,它的阴茎也大的超过了奥金尼灵魂祭司阴道最大的承受范围,那奥金尼灵魂祭司因为被地狱猎犬一次又一次穿过了子宫口碰到子宫壁而高潮连连不停的在那呻吟叫唤,直到她高潮之后也没有得到休息,奥金尼灵魂祭司在那颤抖抽搐着,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被地狱猎犬压在地上强奸了,而是被地狱猎犬的两支触手托住胸部、一支阴茎插进阴道而悬于空中,她的巨乳随心地狱猎犬的一阵阵抽查而颤抖,而她的眼睛则早已翻白,奥金尼灵魂祭司早已达到了极限晕了过去。
  地狱猎犬快完了,但还没完,它还有最后一道工序,那就是再幻影奥金尼灵魂祭司;只见它啵的一下拔出了阴茎又插进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肛门中,那阴道因为阴道的拔出而不停的往外涌着精液,地狱猎犬便用那支空闲的触手插进了阴道堵住了精液的外流;那触手插进去之后又猛的插进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子宫中,花嘴而分裂长两半分别插进了子宫两边的卵巢管道不停的吸吮着,虽然吸不出来卵子却也能刺激奥金尼灵魂祭司的神经;那触手的管子在阴道、子宫之中旋转搅拌着精液,阴道外的管子则也在刺激着阴蒂,那奥金尼灵魂祭司虽然已经晕了过去,手脚却也因此时不时地颤抖着。
  那一直不停喷射精液的阴茎插进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肛门之中,地狱猎犬仍然是不停的抽插着,不同的是地狱猎犬此时已经用阴茎插入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肛门使她完全竖立了起来,还不忘用三支触手分别固定住了她的乳头与阴道使其不往前后倾斜;那阴茎仍不停的抽查着,不停的喷射着精液,那肛门承载着其无法承受的容量,最终那精液从肛门与阴茎的缝隙中流了出来,上至冲开了奥金尼灵魂祭司的肠子、胃与食道,斜流进了她的器官,从奥金尼灵魂祭司的嘴里与鼻子中流了出来,那奥金尼灵魂祭司此时被精液堵塞了气管而无法呼吸醒了过来,那地狱猎犬便将它的阴茎与触手全都抽出,奥金尼灵魂祭司被猛的摔在了地上。
  奥金尼灵魂祭司此时身体里存满了精液,她痛苦的咳嗽、用嘴用力的呼吸,为她曾经的恶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TOP Posted: 2019-04-08 22:30 | 回18樓
midiyin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2
威望:8 點
金錢:7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30

 
杜林酒馆的地下室门口,吉安娜仍还在那里抽搐着,杜林在几天前对她实施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贱淫,直到现在现在的她也只有嘴与阴道能动弹、往外流着精液,至于她的大脑,早就一片空白。
    “就是这里了,都进去吧!”萨隆铁矿监工打开了地下室的门,将几个被用绳索固定脖子的女奴隶带进了地下室,她忙着牵那几个新来的奴隶走没注意脚下,差点被地上的吉安娜给扳倒,她从地上爬起来,恶心的擦掉了手上的精液,然后看着吉安娜、玛维等失去神智的人说道“嗬!这地下室里的女人们还是这个熊样,真庆幸我之前不是什么有名有脸的人!”
  “这里是哪里?居然能如此荒淫黑暗!”温蕾萨·风行者见到了地下室的场景大吃一惊“艾泽拉斯居然会有这种地方!”
  “这里就是你们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监工解下了这几个女奴隶脖子上的绳索与手链脚链“主人就在地下室深处,你们最好多认真服侍他,毕竟也是他给了你们生命;如果你们伺候好了他,也少不了你们好果子吃…”说完,那监工便锁上了门。
  这几名女奴隶就是炉石最新版本『暗影崛起』中的所有人形传说随从卡,其中的男性被杜林用魔法也变成了女性,杜林因为之前白天太忙就把她们锁在了笼子里,现在夜里了,监工便带着她们来到了地下室。
  “如此熟悉的魔法…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卡德加环顾着四周,她已经被变成了女性,她暂时还不习惯两坨巨大的肉团长在胸口,
  “一定是那个因为看了禁书被赶走的学徒干的好事,如果让我看到了一定不能轻饶他!”指挥官蕾撒坐在了她机器鸵鸟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她的机器鸵鸟也被变成了一个身材丰满的机械鹰身人“看看我的坐骑,这都变成什么了!”
  “没用的,我们的力量都被弱化了…我猜我们只不过是分身而已…也可能是幻影…”巨龙诺萨莉攥了攥拳头“我们现在只能使用一些简单的魔法,却无法使出能伤害别人的力量…”
  “你们已经步入了深渊…已经没了回头路…”被锁链困在墙上的莉亚德琳女伯爵细声奄奄的说道“不论你们曾经多么高贵强大,到了这里都会成为那个家伙的胯下囚…”
  “莉亚德琳…你怎么在这?”温蕾萨急忙走上前去,她想施魔法破坏锁链,那被召唤出的火球却只是动了一下锁链,根本没有融化一点。
  “别白费力气了…我已经开始尝试屈服、享受于这里,享受于他的淫威了…他答应过我,只要我屈服于他,他就会放我下来,然后给我这一个地下室的自由…”莉亚德琳叹了口气“你的两个姐姐就在地下室深处,去找她们吧…”
  “姐姐…”一听两个姐姐都在地下室深处,温蕾萨便急忙朝里面跑去,一路上望见了各种熟悉与陌生的面孔,而隐隐约约的,她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大姐奥莉蕾亚的娇喘声从阴影中传了过来。
  不论两个姐姐现在怎么样,一定要把她们都救出来;温蕾萨这么想着,便马不停蹄的往地下室深处跑去,这地下室里灯光灰暗,地面上到处都是躺着在那呻吟的人,其中不乏她以前经常见到的种族领袖。
  没跑多久,温蕾萨就在一处看到了她的大姐奥莉蕾亚正与一个没见过的红发女侏儒交织在一起,只见她的姐姐一手抚摸着那女侏儒的臀部,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二人在那忘我的亲吻着,丝毫不在乎一旁有温蕾萨在那里看着。
  “姐姐!”温蕾萨拉开了正与她姐姐拥抱着的奈姆希·灵沼“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而奥莉蕾亚看着温蕾萨的眼神丝毫没有一丝光芒,像是看着一个没见过的生人似的,那奥莉蕾亚愣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推开了温蕾萨,转过身朝奈姆希爬去,边爬着胸部还在往地面上滴着乳汁,阴部精液顺着大腿流到了小腿上,精痕拉了半米远;当奥莉蕾亚爬到了奈姆希面前后二人便又抱在了一起,二人阴部摩擦在了一起,两个人的腿交叉摩擦着。
  “不要尝试唤醒她了,她早就被施了咒语。”身后的黑暗中传过来了熟悉的声音,温蕾萨急忙转过身去,原来是她的二姐希尔瓦娜斯。
  “现在你也进来了…虽然你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卡牌召唤出来的幻影…但我依然把你当做妹妹。”希尔瓦娜斯淡然的说道,但是她和别的人一样,身上除了标志性的服装之外从胸部到阴部全都暴露了出来“那个男人把我们召唤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兽欲,只要你能忍受得了这个的话就能在这里过得很好,不然你就会变得和我们的大姐一样…”希尔瓦娜斯望着一旁在那忘我亲吻的奥莉蕾亚叹了口气“她就是因为坚定的抵抗那个男人的侵犯而被变成了这个样子…没日没夜的在这里纵欲,丝毫没了从前的高雅。”
  “但想开点,我在知道阿尔萨斯也被变成了女人之后高兴的不得了,经常牵引着那个男人去找她,每次看到那个白发婊子被肏的不能动弹我就会从内心深处感到一丝愉悦…”希尔瓦娜斯冷笑道,她也丝毫没有了从前的那份冷静与睿智,完全变成了一个只知道通过陷害仇敌获得愉悦感的淫妇。
  “我知道你受不了,但我们只能这样,最起码,暂时的。”希尔瓦娜斯说着便又走回了阴影中“我听说那个男人最近正在筹划着扩建地下室,给这地下室安装一些供我们娱乐的小玩意,我想通过一些手段来控制这个地下室,而这样我则需要别人的帮助,如果你愿意的话,到时候别忘了找我…”
  希尔瓦娜斯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远,温蕾萨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陷入了迷茫。
  “如果抵抗不了就享受吧,你会接受这一切的,总有一天。”正当温蕾萨发着呆惆怅的时候,一双手落在了她的肩上,她转过身去一看,原来是罗宁。
  温蕾萨能认出来罗宁,她原本是自己的丈夫,哪怕她变成了女人温蕾萨也能认出她那一头的红发,而自己那曾经英勇无比的丈夫此时却变成了一个只肩甲腿甲的无良淫妇,温蕾萨真的不能接受这一切。
  “你不该…为什么你也变成了这个样子?”温蕾萨抚摸着罗宁的脸颊问道“你死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但我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景中见面…”
  “比如你那裸体的姐姐就在我们旁边…正在和一个女侏儒在那磨玻璃…”罗宁说着便一把抱住了温蕾萨“那个叫做杜林的人意图很明显,他只是简单的想让我们屈服,只要我们愿意屈服于他的胯下,在他脱掉裤子时撅起我们的屁股,我们就能得到一切…”
  “但是…”温蕾萨流着泪,她仍然不太能接受,但是她也没有阻止罗宁脱掉她的衣服,罗宁便顺着她的外套开始脱,最终只留下了温蕾萨的肩甲、袖子、腿甲与鞋子,像这地下室里别的人一样。
  “与其让他来,不如让我夺走你变成幻影后的第一次吧…”罗宁说着便左手一下抱紧了温蕾萨,二人的巨乳像是四个柔软的枕头一般挤在了一起,罗宁嘴对着温蕾萨的耳朵哈着热气,右手则伸到了她下体的位置,手指摩擦着温蕾萨的阴蒂。
  温蕾萨半推半就的接受了罗宁的请求,即使这感觉怪怪的,虽然罗宁是自己的爱人,但是第一次与女人做爱总觉得哪里不对;很快,温蕾萨逐渐适应了罗宁的手指摩擦于自己的阴部“再快一些…轻点…啊…”温蕾萨呻吟了一声,她很快就屈服于了罗宁的金手指,一股暖流从她的阴道中流了出来,罗宁便顺着这暖流猛的将手指插进了温蕾萨的阴道,温蕾萨因此颤抖了一声,但因她是个幻象,所以阴部也就没有流血;温蕾萨逐渐进入了状态,慢慢的抱紧了罗宁,就像从前一样。

  “可是…这样很奇怪…”温蕾萨在呻吟之中说了句。
  “没关系的,你在这里可以见到很多人…”罗宁吸吮着温蕾萨的乳头“就连巨魔的洛哈都已经臣服在了主人的胯下…”话说着,罗宁的手指扣的更深更快了“就是这样…屈服于我们的主人吧…”罗宁缓慢的用手指扣捏着温蕾萨的阴部,温蕾萨也随着她的动作时不时的颤抖,二人慢慢的躺在了地板上,抱在了一起,在昏暗的灯光下忘我的亲吻,温蕾萨开始慢慢的习惯了这种事情,她左手抱住了罗宁,右手指缓慢的揉捏着罗宁的乳头,几滴乳汁从她乳头中流了出来,温蕾萨急忙将嘴伸了过去,用力的吸吮了起来,那乳汁在她的嘴中流淌,顺着她的舌头搅拌咽下了喉咙。
  而此时的杜林则就站在不远处的阴影中看着这一切,他对于温蕾萨这种普通的女精灵并不感兴趣,但出于收集欲望他还是将温蕾萨带进了这个地下室中;倒是那罗宁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杜林之前根本没想到罗宁居然被他调教成了那个样子。
  “你的妹妹不错,我觉得有时间应该让你们三姐妹聚一聚…”杜林低头对着正给自己打飞机的希尔瓦娜斯说道“你们应该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怎么样?”
  “这对于我们来讲是无比的羞辱,我宁愿我们三人不再见面…别以为我是心甘情愿的拜倒在脚下…”希尔瓦娜斯便舔舐着杜林的阴囊便倔强的说道,但杜林就喜欢希尔瓦娜斯这样,一脸的不服气与愤怒却不得不拜倒在自己的阴茎之下。
  希尔瓦娜斯一手放在了杜林的大腿上,一手将杜林的阴茎挑起,在那慢慢的舔舐着他的阴囊与阴茎根部,这是她长时间服侍杜林所得来的经验,杜林很喜欢这种感觉,一般这么做杜林很快就会想射,但他都会忍着,等到插进阴道之后才会射出来。
  “是…射到我的胸上还是射…zhen我身体里?”希尔瓦娜斯一手拖起了她那硕大的巨乳,她因为舌头在舔舐阴茎而变成了一个大嘴巴“快展决静!窝可没那么桌时间!”
  “不,我都不想…”杜林视线望向一旁,他猛的掰开了希尔瓦娜斯的嘴然后便将阴茎猛的插进了她的嘴里,那阴茎穿过了她的嘴巴,触碰到了她喉咙上的悬雍垂,希尔瓦娜斯被这行为搞得直干呕,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阴茎便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喉咙中,希尔瓦娜斯能感觉到一股冷流正顺着她的食道流进了她的胃里。
  “我知道你主动献殷勤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说吧,你走有什么想法?”杜林说着便平躺在了地上,那希尔瓦娜斯蹲了下来,手扶着阴茎对准了自己的阴道便猛的一下坐了下去。
  “呃!”虽然早有准备,但希尔瓦娜斯还是被这一下给戳的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她便咬着牙强忍着,可还是有着咿咿呀呀的声音从她的牙隙中传了出来,由于本身是亡灵,希尔瓦娜斯的阴道里并不能分泌出淫水来润滑杜林那粗长的阴茎。
  “我听说…你有想扩建地下室的打算…”希尔瓦娜斯张开嘴从舌头上刮下了些许精液涂在了阴部来作润滑,幸亏有这精液在,她终于能忍受疼痛来与杜林做爱;希尔瓦娜斯坐在杜林的阴茎上缓慢的上下移动着,虽然阴道并不能分泌淫水,但她碰能够感觉到杜林那粗壮的阴茎在刺激着自己阴道的每一根神经,若要是在她生前,这感觉定会更加猛烈。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的,但我的确有这个打算…”杜林抬起头双手揉捏了几下希尔瓦娜斯那丰满的臀部,虽然这种身材的性奴要多少有多少,但是不知为何杜林却特别钟情希尔瓦娜斯的臀部,可能是因为希尔瓦娜斯的身份,也许是因为她那灰暗的皮肤在这黯淡的灯光下看上去有着不同的感觉,灯光伴随着火把摇摇晃晃,光的余晖照亮了希尔瓦娜斯的右半边身子,那半边的巨臀、小蛮腰与从背后仍能看到的正伴随身体上下摇晃的巨乳刺激着每一个神经,若不是经常和身材好漂亮的女性做爱杜林真的差一点就要被此时的希尔瓦娜斯迷住了。
  “我打算先再召唤些力气大的随从来,地下室的扩建离不开她们…”杜林双手所幸放在了希尔瓦娜斯的巨臀上随她去动,亡灵可不会累,而他也对自己施展了『绝不主动完事』的咒语,所以这场伴随着做爱的「会议」便可以开下去,直到会议开完或杜林厌倦了希尔瓦娜斯“目的是建一些供你们吃喝玩乐的地方…比如餐厅什么的。”
  “但是我们是幻影,既不需要吃东西也不需要喝水…额…啊~”希尔瓦娜斯深深地呻吟了一声,她的呻吟吸引过来了一旁的温蕾萨、罗宁、奥莉蕾亚与奈姆希,她们四人就跪在四周欣赏着杜林与希尔瓦娜斯的欢愉盛宴,并伴随着他们两个人的节奏而在那里互相吸吮着对方的乳头,用手指摩擦着对方的阴茎。
  “你这么做只是为了你的…嗯~…为了你自己…”希尔瓦娜斯逐渐进入了状态,在欲望面前她再也不能继续保持住架子,只能服从于欲望的控制,扯开了嗓子伴随着杜林阴茎的抽查而大声的呻吟着,她的女妖之声吸引来了周围所有能够动弹的女人,只见那些全身裸露着的女人们像是闻到了甜味的蚂蚁似的,都如野兽一般四肢爬行于地面,朝着希尔瓦娜斯爬了过来。
  “不…不要看着我啊…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即使是希尔瓦娜斯也开始害羞了起来,她一边用手捂住脸不让别人看清自己,却仍控制不住身体的蠕动,那种羞耻感与做爱的快感交杂着渗入了她的思想,只要能继续做爱下去,她真的什么都可以不顾了,最起码目前是的。
TOP Posted: 2019-04-13 17:58 | 回19樓
szh7379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28
威望:54 點
金錢:31 USD
貢獻:9 點
註冊:2013-03-18

感谢楼主的分享
TOP Posted: 2019-05-13 17:14 | 回20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05-26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