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枕边炉石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枕边炉石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大个子有大用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75
威望:68 點
金錢: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0

1024
TOP Posted: 2019-03-29 21:29 | 回9樓
midiyin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2
威望:8 點
金錢:7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30

  杜林做的这生意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了,你既可以坐着不动挣大钱,又可以想肏谁就肏谁,更别提他前阵子对妓院进行了扩容时专门弄了一个特别大的地下室,那里‘关押’着特别多她情有独钟的卡牌,尤其是英雄牌,每一个他都单独弄了一个幻影在里面,用咒术将她们困在那个地下室里,还不需要吃喝,简直太棒了。

  之前有说过,每张卡牌都是有其原型人物的记忆的,这些英雄卡也不例外,但是每张卡牌的思想是独立的,打比方说,你和某张牌做过一次爱,如果以后你再和她做爱她会认出你,但如果你是和同名称但不是同一张卡牌做爱则不会。
  这些英雄卡牌几乎个个身份显赫,她们有的是种族领袖,有的是一国公主,而不论她们是谁,在地下室外面都只能通过出高价钱才能肏,但在这个地下室,杜林专门召唤出的这些幻影只服侍他一人,而还有一点不同,杜林用了些特殊的方法……这些幻影没有召唤时限,哪怕是受了重伤也不会变回卡牌——即使杜林并不喜欢玩那一套。
  “呼…累了一天了,也许我该好好休息一下,或者找哪位女士玩玩,补补魔力…”杜林点亮了地下室走廊尽头的火把,那些本是四处游荡的女英雄们一看有光亮都被吓得不轻…多么唏嘘啊,她们的原型本是达官显贵,或是一路诸侯,高傲的性格却不得不在杜林这里低下了头,成为了他那低贱的胯下囚。
  “给我奥数之尘!快给我奥数之尘!!”吉安娜狼狈的跪在他的面前,双手合十抬着头哀求道“只要你给我奥数之尘,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就是杜林的方法,这些幻影之所以长时间不变回卡牌正是因为杜林定期喂她们奥数之尘,不然永久存在的副作用——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会让这些幻影生不如死,那种痛没有任何伤疤,却让她们神志清醒着的感受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吉安娜女士…”杜林左手捏着一小瓶奥数之尘,这些够她使用一星期的了,有了这东西她就能继续做着自己的美梦,幻想她能够逃的出去…
  “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你能把它给我…”吉安娜急忙扒下了杜林的裤子,将他的阴茎含在了自己的嘴中,这不像那些妓女似的是个工作,而吉安娜又被杜林调教了很久…怎么说呢?这是吉安娜这辈子能提供最认真等级的口交了。
  吉安娜一边用力的含着杜林的阴茎,一边对自己的嘴释放着寒冰咒,不得不说,吉安娜嘴中的热与寒冰咒的冷相融合真的…太刺激神经了,若不是杜林对自己释放了『绝不完事』咒语的话,他现在就已经败在了吉安娜嘴下了。
  会魔法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杜林对自己施了咒,有了这魔法他可以今晚一整晚都做爱而不劳累,明天早上又可以生龙活虎的去看店,而他所需的就是在一晚上多做爱,从做爱的兴奋中吸收能量与精华。
  “有这么多的女人,我真的永远都不会腻…”杜林说着便一手按住了吉安娜的头,阴茎直插进了她的呼吸道,搞得吉安娜既呛得慌又喘不过气,吉安娜被憋的脸色发紫,用力锤着杜林的腿抗拒着,本该昏死过去的她却又被永久存在的副作用给活生生疼醒了,这状况搞得她生不如死,两眼翻着白,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到了她那巨硕的巨乳上,然后随着吉安娜一阵更猛烈的挣扎与颤抖,几行精液从她的鼻孔、嘴巴中流了出来,那精液也流进了她的胃中,也占满了她的呼吸道,搞得她躺在那里翻着眼白,一阵阵的咳嗽。
  吉安娜已经被玩坏了,接下来该是谁了?
  泰兰德?不,泰兰德昨晚更惨,昨晚杜林在和她做爱时用了对自己的阴茎使用了巨化术,胳膊那么粗的阴茎出现在了泰兰德的阴道中,幸好的是她是幻影,所以不会存在肌肉撕裂的情况,但是疼痛仍然把她给疼晕了,哪怕是副作用也没法唤醒她;虽然她中午醒了,但是阴道仍然被撑得很大,直到现在都在一阵阵的颤、收缩,在那疼痛的呻吟着,听着她那仍然含有精液的嘴在那呻吟真的没了做爱的性趣。
  玛维?更别说了,玛维本是个硬脾气的主儿,但再硬脾气也接受不了一连一晚上十来个小时不停的做爱,杜林是爽了,但他那像弹簧似的十来个小时一个劲的抽查还不停的射精,玛维的子宫早就装满了精液,直到现在还在往外淌;而她的屁眼流的则少一些——精液全从另一头,也就是她的鼻子和嘴流出来了,玛维跪在地上三四小时才把能吐出来呢精液全都吐出来——不是双腿并拢样式的跪,几个月之内她再也不能并拢双腿了。
  然后杜林看到了被用锁链困着足腕手腕困在墙上的女伯爵莉亚德琳,她没前两位那么惨,但她精神上的痛苦更深,杜林将暗影植进了她的思想,现在杜林是她最恨的人,杜林也不知道在她眼里自己是个什么角色,倒反正把莉亚德琳给逼疯了——每次杜林路过她都龇牙咧嘴要撕了杜林似的,但杜林一脱光她反而却主动吞起了杜林的阴茎,认真用力呢就好像她的喉咙是个黑洞,能把杜林阴茎给吃没了似的,就那样双手狠狠地按住杜林的屁股或大腿,使劲的吸杜林的阴茎。
  瓦莉拉…她是所有被困得人中处境最好的,她知道怎么讨好杜林,却从不主动招惹她,只有在想要奥数之尘时才会主动找杜林;善言观色的她知道杜林今晚的目标不是她,便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但杜林还是顾暇了她——先是捏了捏她的胸,然后让瓦莉拉跪着把他阴茎上的精液舔干净,瓦莉拉明白杜林是想找个可怜虫玩一下狂野的玩法,而她今晚则暂时安全了。
  于是瓦莉拉便照做了,她熟练的舔舐着杜林的阴茎,从马眼向下舔的干干净净,除了瓦莉拉的口水外什么都没留下;在舔干净之后瓦莉拉还不忘献殷勤似的又来回一个程序舔了五六遍,时间还不忘朝杜林抛了几个媚眼,搞得杜林心花怒放;在完成之后,瓦莉拉用胳膊象征性的擦了擦杜林的阴茎,因为她除了头顶着标志性的红色兜帽以外,全身也没别的什么东西能擦东西了。
  杜林心满意足的走了,他哼着歌,然后看到了自己在地下室的代步工具——露娜拉,明明昨晚被拴在地下室走廊尽头的,却被她解开了绳子,跑到这另一头了;杜林跑上前去追上了要逃跑的露娜拉,然后用力的将栓绳紧紧的勒住了她的脖子,勒的露娜拉有些喘不过气,杜林这才松了手。
  “带我进去走走…”杜林说着便将阴茎插进了露娜拉后边的阴道中,然后变坐了下去——他在露娜拉后面两条腿上弄了个座位,他可以坐在这里时阴茎还能插进露娜拉的阴道,露娜拉行走时颤颤悠悠,杜林插进去的阴茎也随之晃动,搞得露娜拉走几步路就颤了个抖——她根本不敢跑快,不然非得高潮不可。
  露娜拉羞愤的点了点头,眼泪从她眼中流了下来,她缓慢的行走着,身后的杜林则时不时猛的一抽查,来提醒她该加快速度了——露娜拉根本不理会这种督促,反倒是偶尔停下脚步,细心感受那种感觉。
  真是岂有此理,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对于露娜拉这种树妖来说,普通人的阴茎还是太短,杜林这插进去的只能说是刚好有感觉;杜林便猛的拔出了阴茎有猛的使劲,插进了露娜拉的肛门中,然后对阴茎释放了个咒语,那阴茎便像树枝一样向前生长,又像蛇一样细又长,然后便顺着露娜拉的肠道直过了胃,然后从她的嘴中钻了出来,出来之后阴茎射了露娜了胸口都是精液,然后便又猛的一收缩,阴茎在五秒内又变回了原有长短,然后又突然五秒内钻出她的嘴巴,朝着露娜拉的胸部射了一阵。
  没人受得了,即使是露娜拉;她被这一阵一阵搞得直喘息,幅度一阵阵收缩搞得疼痛使她彻底的走不动,扶着墙跪在了地上喘着粗气;杜林怎会轻饶她?便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露娜拉的屁股,为了不再遭罪,露娜拉无力气在行走,只得用双手扣着地板向前爬行。
  这地下室实在太大,露娜拉爬的实在太慢,按照她的速度明天也到不了地方,于是杜林便离开了露娜拉,让她一个人在那时不时的因为刚才的事情而颤抖着。

  奥蕾莉亚·风行者和奈姆希·灵沼无暇去管杜林的到来,因为她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因为她们之前被杜林下了咒语,两个人变成了滥情的同性恋,从杜林释放咒语到现在已经两天了,这两个人一直都交叉在一起,一个高等精灵和一个侏儒在那里交合着,下半体摩擦着对方外阴,上半身则一手拥抱着对方,忘我的激吻着,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对方的胸部,像是一个饥饿的难民拿着一个面包;即使二人都已经高潮了许多次,在一阵阵呻吟中她们放下了自己,除了杜林的加入或他撤回咒语,不然没人可以拯救她们。
  杜林对此表示很满意,每一个可控制的常驻女英雄都已经完全被他征服,拜倒在他的阴茎之下,而那些其他的呢?平时冒险模式的女英雄?那些把杜林整得不清的家伙们现在下场如何?她们自然不会好了,杜林用最狠毒的方式虐待了她们——算是回报她们以前反抗自己的那份执着,每个人被虐待的方式也都不同,每个人的方式都和其之前的能力多少有些关系。
  第一个是黑女巫法琳娜,作为纳克萨玛斯唯一一个boss其可以说是特别受杜林的照顾了——这其中当然有以前她经常把杜林打的满地找牙的原因,而杜林自然不会忘,为此他甚至费尽心思做了一些小玩意,专门惩罚法琳娜的小东西;除非是被放下来服侍杜林,其他时候法琳娜都被用铁链锁住脚腕和手腕,呈大字形被挂于空中,那些无时不刻不在动的小机器一直不停的在折磨着她,趁现在有时间,杜林停下了脚步,细细品味着法琳娜的囧样。
  法琳娜被机器搞得直喘息,不仅是高潮而来的呻吟,还因为这机器有着许多不同的玩法;机器会根据法琳娜的适应度而改变玩法,一旦她逐渐接受了某种玩法之后,机器就会改变玩法,从而起到新鲜感不断和折磨她的作用。
  法琳娜正在享受的是一根橡胶马屌,这根马屌有胳膊那么粗,长度则有整只胳膊那么长——现实中的马屌也没这个样子的,因为这是杜林专门为法琳娜准备的特殊款;虽然法琳娜也被这马屌插过许多次了,但每一次插入都会为其带来新的疼痛感,带插进去之后马屌顶到子宫口的疼痛感和快感会让其再次失去理智,放开喉咙大声的呻吟,随着节奏不停的哭喊哀嚎。
  马屌迅速的抽查了几下便失去了作用,法琳娜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疼痛感转而开始享受起来,机器便又拔出了马屌,插进去了一根扩大版的猪屌,螺旋状的猪屌在插进去之后便开始了旋转,像是钻头在钻着岩石,法琳娜一时半会可适应不了这个,她的哭喊声和呻吟声更大了,撕心裂肺的声音随着猪屌旋转的声音在整个地下室内回响,痛苦的法琳娜不自觉的收缩着四肢,但除了因为身体晃悠而疼的更厉害外她也别无办法。
  “放了我吧…啊…快杀了我…我受不了了…”法琳娜看到杜林来了便苦苦哀求道,但杜林并没有这意思,直接就走开了,然后一根马屌从猪屌的螺旋中间又猛的插了进去,两种疼痛掺杂在一起,给法琳娜带来了她从未体验过得疼痛与快感。
  纳兹夏尔女士就在法琳娜的身旁,因为她是一个女性娜迦,她湿润的皮肤不能长时间离开水,不然就会变得异常干燥,于是她便待在了法琳娜身旁,阴道一直不停在往外渍水的法琳娜会给她带来足够的湿润,“虽然这水不怎么好,但也总比没有的好——况且纳兹夏尔女士可以通过魔法改变现状,她时不时的就会主动向杜林求欢,然后变用自己那无比湿润的嘴给杜林来一个无与伦比的深喉,她的口腔与喉咙更接近蛇而不是人,当杜林阴茎插进时她的口肌肉便开始启动,同时收缩且不定向旋转的肌肉谁都受不了;虽然杜林有时候会贪图这奇特的束缚感而对自己施展『绝不完事』咒语,一直不停喷射的精液变回射进她的嘴中,填满她的胃,然后从她的阴道流了出来——是的,这是娜迦的专利,排泄和性交在一个出口的泄殖孔;只有精液从这里流出纳兹夏尔女士才会罢休,精液会在她的肚子中转化,魔法会让精液与法琳娜流出的淫水相结合,变成让她身体保持润滑最需要的粘液。
  卡拉赞的演员朱丽叶静静地坐在一旁四处张望,她陷入了之前的表演无法自拔,谁是她的罗密欧呢?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男性,杜林自然而然的便成为了她的至爱;但与朱丽叶的性爱实在普通,她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成气候的演员而已,杜林和她做爱是看她样子特别可怜,便时不时施舍她一下,无奈这朱丽叶除了女上位之外什么姿势都不会,杜林有时候都在想要不要放她走,要吗?当然不,既然你不好好伺候,那杜林就要惩罚你一下了!
  杜林召唤出了两只霜狼,那霜狼被召唤出之后便知道了杜林的意思,它们一个猛扑推到了朱丽叶,然后便露出了那肮脏散发着臭味的狼屌,一个插进了阴道,一个插进了肛门;众所周知,犬科动物交配不射是不会拔出来的,那朱丽叶想挣脱却无法挣脱,伴随着霜狼的猛烈抽查她的高潮也接连不断的传来,她强忍着被强奸的痛苦与快感向杜林伸出了手“罗密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让我生厌…”杜林说着便转身走开了,他并不打算以后再碰这个没名没姓的小演员,便就让那两只霜狼永远的陪她交配下去吧,那罗密欧所受的痛苦比其他人要小得多,所以她也有足够的神智保持清醒,她的手指也随着疼痛的神经时不时的颤抖着。

  随着一阵寒冷,杜林知道自己进入了死亡骑士的地盘,这群原本同一阵营的幻影们在被召唤出来之后便团结在了一起,即使她们现在只是没有多大能耐的幻影,但她们仍在尝试召唤其他的亡灵同党,目的显而易见;杜林却根本不在意她们的小心思,因为她们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像眼前这样弄个小团体也是最严重的了。
  “我的国王,你来了。”冰霜女巫吉安娜见到杜林到来便走了过来,她也是吉安娜,只不过是更阴暗的版本,她全身散发着寒冷的冰气,尤其是因为她全身的衣服被杜林拔的只剩原本那象征性的披风,一股白色带有雪片的冷气时不时从她的阴道与嘴中散发出来,和别的亡灵英雄不同,她和杜林的关系更好一些,因为她虽已变成了一个亡灵,身体却和吉安娜一样经受不起副作用带来的疼痛;为此,她经常偷偷的独自一人服侍杜林,而这放弃了尊严的屈辱只为获得那一小瓶奥数之尘,当然,也为了做爱所带来的快感。
  “也许我们该找个暗处…我的国王…”冰霜女巫吉安娜靠近了杜林,然后用她那散发着冷气的手隔着衣服抚摸着他的阴茎,然后顺着往上抚摸到他的胸口,用手指戳了戳杜林胸口中央“也许…你可以给我们每个人单独弄一个小房间…这样我们做爱时才不会有那么多人看着我们了…”
  冰霜女巫吉安娜用一种妖娆阴沉的语气诱惑着杜林,同时她还上下其手的抚摸着杜林的阴茎,冰霜的冷气包围着杜林的全身,然而他却有了些做爱的性趣。
  “把你的水元素召唤出来…我想玩一玩3p了…”杜林边捏着冰霜女巫吉安娜那冰凉且巨硕的巨乳说道。
  水元素是元素,本身是无性别的,但它同时也是杜林召唤出的幻影所召唤出来的,自然就变成了具有女性体征的元素——确切的说,杜林有改变幻影影响的能力,那幻影自然就可以随着他的爱好变,这水元素自然也就变成了一个性感了的水元素——这么说吧,所有的元素都像这水元素一样,有着一个模特般完美的女性的身体,除了头发和腿脚之外她们什么都有。
  “又想念我的水元素了?”冰霜女巫吉安娜召唤出了水元素,那水元素是一滩可以行走的水,水元素本身很普通,但有了巨乳细腰巨臀之后就不一样了,杜林简直爱死了这一滩会自己动的水。
  冰霜女巫吉安娜自然懂得杜林想要做什么,便控制水元素将自己高高举起然后走到了杜林面前,将她二人的下体全都露给了杜林“来吧,只要你温柔一点。”
  杜林也没客气,他拽住冰霜女巫吉安娜的腿就将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之中,那冰霜女巫吉安娜也配合的随着抽查做出了反应,一声声的呻吟引来了四周的亡灵英雄,逐渐她们都情不自禁的扣弄着下体,被这淫荡的气氛感染的流起了淫水…
  “啊…每一次都是新的感觉…”冰霜女巫吉安娜透过呻吟慢慢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老实说,作为一个滥情的女人,她真的不怎么讨厌做杜林的性奴,因为杜林精通各种魔咒,他每次都会想出新的play,而每次她都会跟着爽一下。
  “你的阴茎…怎…怎么了?”冰霜女巫吉安娜能感觉到她的阴道之中有种新的感觉,一阵像是尖刺的东西在刺痛着她那早已不再灵敏的神经,却让她的阴道一次次收缩,从而引发了一次次的快感“你…嗯…又弄了什么?”
  杜林对阴茎施展了魔咒,他的阴茎表皮长满了短粗的小刺,而龟头则变得尖圆的锥形,那粗长的阴茎很快就刺过了阴道,顶开了宫颈口,戳到了冰霜女巫吉安娜的子宫壁,随着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与高潮,冰霜女巫吉安娜躺在了水元素上抽搐着,发着抖,而那杜林也射了精,那掺杂着少量奥数之尘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阴道后又流出来了一些,一旁等待已久且嗅觉敏锐的虚空之影瓦莉拉与亡语者女士闻到了奥数之尘的味道,便冲上前来加入到这次淫乱的群p之中来,而一旁仍在自慰着的鲜血女王兰娜瑟尔与辛达苟萨则仍在观望,她们仍在考虑着要不要与亡语者女士她们一样,在那吸吮着冰霜女巫吉安娜阴道中流出的精液与奥数之尘…
TOP Posted: 2019-03-29 22:47 | 回10樓
鸟惊心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83
威望:39 點
金錢:38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9-03-14

说的啥啊!
TOP Posted: 2019-03-29 23:13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5-26 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