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病后奇迹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病后奇迹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6595
威望:904 點
金錢:98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第二十五章 母女同收

  “干吗去?”高雪梅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妈妈和王芳要出去,不由开口问道。

  “我和妈妈去买菜,您先在家待会吧!”王芳一手挽着妈妈的胳膊对宁宁的妈妈说道。

  “我也去!”高雪梅还未回答,宁宁就将头伸了出来。

  “那快点,我们等你!”王芳回答道。

  “亲家母,你先坐一会儿,我们去买菜,一会儿就回来!”妈妈对宁宁的妈妈说道,心里却想起昨天看到的事情,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却似乎盼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好好整治整治她。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宁宁的妈妈见王芳挽着妈妈,心里有些不顺,害怕自己的女儿失去地位。

  “妈,没事的,我们去就得了,你看家吧!”说完,不等高雪梅说话,便跑下楼到妈妈跟前挽着妈妈另一只胳膊然后向门外走去,妈妈对高雪梅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走出了家门。

  “怎么回事?那么融洽?”高雪梅哪里知道宁宁王芳和妈妈还有我,我们四个早就打开了隔阂,虽然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们三女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好了。

  望着她们三人出去了,宁宁的妈妈有些不解,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回到屋子里面收拾一下。

  收拾好后,走出了卧室,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我不见了,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高雪梅不由觉得有些害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昨天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不但故意勾引自己的女婿竟然还对他承诺了那样的诺言!

  “嗯~以后再说吧,你要是想的话,可以找机会到我家去,不过千万别让宁宁发现!”想起自己昨天做出的承诺后,高雪梅觉得自己好浪,恐怕就是妓女也比自己强啊,那可是自己的女婿啊!

  感觉脸很烫,高雪梅赶紧到洗手间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然后走出来,坐在沙发上,望着已经收拾好的沙发,想起昨天的事情,脸又红了起来,赶紧摇了摇头,然后打开电视,看起无聊的电视剧来。

  “不对啊,他昨天去哪里睡了?”望着电视上闪烁的屏幕,高雪梅的心却不在那里,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

  王芳的屋里?不会吧,昨天他看到我瞪他了,应该不会去的。他妈妈屋里?

  也许吧!突然高雪梅想起那天自己女儿和王芳抢鸡巴的时候,她根本不知情况的跑了下去,一点都没有顾忌,难道……

  高雪梅摇了摇头,心中暗道:

  “我想什么呢?她们是母子,怎么会做那些事情?可是,那天的确有些不对啊?不行,我要上去看看!”想到这里的时候,高雪梅站了起来,然后向楼上走去。

  “老板,来三杯咖啡!”妈妈三人走进一间咖啡厅后,王芳对老板喊道。

  “好嘞,稍等!”那老板见这么早就来了生意,心里很高兴,看了今天的生意应该错不了,毕竟开了个好的兆头嘛!

  看到咖啡厅的老板走后,王芳抬头不由抬头对宁宁说道:

  “宁宁,那个~~”王芳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宁宁听到王芳叫她后,不由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脑袋里面乱得很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妈妈还在旁边嘛!

  王芳见宁宁抬头看向妈妈的时候,知道宁宁在担心什么,便开口的说道:

  “没事的,妈早就知道了!”

  宁宁一听,心里有些怪王芳,以为是王芳告诉妈妈的。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便得有些不自然。

  “妈,其实昨天也知道了!”王芳重复了一句,就是怕宁宁误会。

  “嗯……昨天其实我也知道了,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打算我们商量一下!”妈妈也感觉到宁宁表情不对,便开口说道。

  “我~~我怎么说啊,丢死人了!”听到王芳和妈妈的话后,宁宁知道自己误会了,可是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宁宁不觉有些懊恼,自己的妈妈怎么会这个样子啊!

  “宁宁,想开一点,不全是你妈妈的错,还有那个小色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王芳劝着宁宁,心中虽然知道都是宁宁妈妈的错,但是却知道我也有意。

  “对,宁宁别生气,晓刚那小子恐怕也~~”妈妈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宁宁一听就知道妈妈说的是什么,知道我似乎也有那个意思。

  “可是~~可是我~~”宁宁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妈,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好些,我们阻止也阻止不了啊,要是他们有意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王芳说道。

  “哎,也是,这个家都乱套了!”妈妈也没有办法。

  “不行啊,要是让他们偷着来,肯定会出事的!”宁宁听后不由开口说道。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啊?那次宁宁那么捉弄我,害得我丢死人了,可是后来却打开了我们之间的隔阂,虽然还没有到四人大被同眠的时候,但是却已经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了!”妈妈心中暗道,知道如果就这么放纵下去的话,那肯定要出事的,既然怎么都不行,不如让宁宁再搞一次上次的事情,可是怎么开口呢?

  刚想说话的时候,就听见王芳“嘘!”了一下,原来是咖啡店的老板来了,宁宁和妈妈回头一看,见老板手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三杯热气直冒的咖啡。

  “好了,三位请用!”老板说道。

  “好的,谢谢了!”妈妈说道。

  “怎么办?”王芳见老板走后,不由压下声音问着宁宁。

  “怎么办~~我想想啊!”宁宁拿着勺不停地在咖啡杯里面搅拌着。

  妈妈看在眼里不知道宁宁在思考什么,真怕她给搞砸了,不由得在桌子底下碰了王芳一下。王芳见状看向妈妈,只见妈妈给王芳使了个眼神,然后点了一下头。

  王芳见状后,不由心里暗笑了起来:

  “妈还真逗,竟然一点也不吃醋,为了上次的事情,竟然还想让宁宁去整自己的妈妈一次!”看到妈妈的眼神后,王芳就明白了里面所包含的意思,知道妈妈不好开口,要自己代劳。

  “宁宁,你要想清楚啊,要是他们总是偷偷摸摸地进行,非打乱我们的关系不可,你不如像昨天说的那样你和你妈妈一起在床上伺候他不就可以了吗?”王芳说道。

  “王姐!”宁宁见王芳把昨天发短信的事情说了出来,有些害臊,偷偷地看向妈妈一眼,生怕她生气。

  妈妈诧异地暗道:

  “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但是知道宁宁在看自己,不由得装作若无其事地看了宁宁一眼。

  宁宁见妈妈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后,就知道妈妈不会反对,不由得问道:

  “那怎么办?”

  “这还用人教啊?恐怕现在都搞上了!”妈妈不由接口说道。

  “妈,您真逗!”王芳听后,就知道妈妈好似也喜欢这淫乱的事情,看妈妈着急的样子,不由笑了出来。

  “怎么了?”妈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漏馅了呢!

  “那怎么办?”听到妈妈说后,宁宁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因为这关系到自己后面该干些什么。

  “这样吧,你赶紧回去,如果发现后,你就和你妈妈一起上,这样不就可以了吗?”王芳说道。

  “那你们呢?”宁宁问道,要是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心里可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怎么办!

  “我们先要去买菜,不然回去没有办法交待啊!”妈妈说道。

  “那我先跟你们去买菜吧,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宁宁不想自己去面对妈妈,便提议道。

  “那可不行,不然就晚了,再说你和我们一起回去的话,那事情的本质就变了!”妈妈还没有开口,王芳便开口拒绝了。

  “那~~那好吧!”宁宁知道如果一起回去的话后果会怎么样,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那好,就这样吧!老板结账!”妈妈见宁宁答应后,不由觉得身体燥热起来,然后结完帐后,三人便分道扬镳而去。

  高雪梅推开妈妈的门后,发现我没有在,就知道我肯定在王芳的房间了,不由得有些生气,直奔王芳的房间。

  推开门后,本想发作一番的高雪梅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只见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衣服,胸罩、内裤到处都是。

  “昨天他们好疯狂啊!”高雪梅不由暗道。

  “晓刚起来了!”高雪梅边叫着,边去拉我身上的被子。

  男人就是有这么一个毛病,那就是晨勃。睡梦中的我正梦到要和女人干事的时候,就觉得身上一凉,但是昨天折腾了那么久,始终没有将眼睛睁开。

  但是高雪梅却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道:

  “好大啊!”昨天只见摸过了,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今天看到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他那里是那么的大,大得有些超乎想像,要是操进自己里面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望着摇晃不定的鸡巴,高雪梅觉得自己下体湿润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是叫我?还是不叫我?虽然说是自己女儿的男人,但是要是不让自己女儿发现的话,自己偷偷拿来用用,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事到临头的时候,高雪梅却有些胆怯,因为真的要是这样做下去的话,那自己可就是乱伦了,这要是被自己女儿知道了,那自己会失去自己的宝贝女儿的。

  “起~~起来了!”高雪梅咽了口吐沫后,摇了我一下。

  我还没有去回答,鸡巴就已经替我回答了,在高雪梅摇我的时候,鸡巴首先反对了。高雪梅望着晃动的鸡巴,心里的防线慢慢地放松了警惕,手也不由得向我的鸡巴伸了过去。

  当手握住我鸡巴的时候,高雪梅不由得觉得心跳加速,血液也沸腾了起来,根本就想不起如果发生后的后果了。一手摸向自己的胯部,发现那里早就热了起来,当手放到那里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如果手中的鸡巴干了进去的话,那不是要升仙了吗?

  睡梦中的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攥住了,也是舒服异常,但是却懒得睁开眼睛,还以为是妈妈呢,不由说道:

  “妈~~你要是要就自己来吧,我还要睡会儿!”

  高雪梅听到后,更觉得刺激,以为我早就醒来了呢,还叫她妈妈!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一种刺激乱伦的感觉涌了上来,挡也挡不住。高雪梅再也控制不住了,估计了一下时间后,知道宁宁她们还不会这么快回来,便打定注意,先去去火再说。

  快速地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跨在我的腰间,一手去分开自己的小穴,一手扶着我的鸡巴,让穴口对准龟头后,便慢慢的坐了下去。

  “嗯~~好~~好大!”高雪梅心里暗道,却没敢叫出声音,好像生怕我笑她一样。再加上没有经过前戏,自己那里还有些干,当鸡巴慢慢穿透自己的屄的时候,虽然有些生疼,但是感觉却是那么好。

  一上一下地慢慢套弄起来,始终没有坐到底,但是带给高雪梅的感觉却是那么的难以形容。慢慢地,速度加快起来,往下也越坐越深,感觉到自己的屄里面已经湿润无比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的将抬起的屁股猛地朝下面坐了下去。

  “啊~~好大!”感官的刺激,让高雪梅失声地叫了出来。

  虽然懒得睁开眼睛,但是龟头被湿润柔软的肉摩擦的感觉,早就让我清醒了起来,原本以为妈妈昨天看到后,心里按奈不住早起来偷食了,却没有想到听到声音后,才发觉人不对,赶紧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坐在我身上套弄鸡巴的不是妈妈,却是宁宁的妈妈。

  “阿姨~~怎么是你?我妈呢?”一出口我就知道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正在我身上套弄的高雪梅听到后,马上停了下来,惊讶的问道:

  “你妈妈?你和你妈妈也~~”高雪梅有些不敢相信,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和自己的亲生妈妈也上了。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宁宁的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后,再加上鸡巴就插在自己的屄里,也管不了那些事情了,不由边套弄边说道:

  “其实,我~~啊~~我早就猜到了~~上次~~上次~~宁宁和~~噢~~和王芳抢你~~啊~~抢你鸡巴的时候~~啊~~你妈妈就不对劲了~~不过~~没想到~~你真~~真的敢~~敢干你妈妈~~感觉~~感觉怎么样?”

  宁宁的妈妈双手按到我的胸口上,不停的抬动自己的肥臀,然后一上一下地吞食着我的鸡巴。

  看到宁宁的妈妈竟然会这么浪,再加上昨天对我说的那话,我早就失去了控制,不由得挺动着自己的屁股,然后说道:

  “你说呢妈妈,是不是也想自己的儿子干你啊!”

  “想~~啊~~好狠~~当~~当然想了~~可惜我没有儿子啊!”宁宁的妈妈说道。

  “我不就是你儿子吗?”我又狠狠地向上挺了一下,宁宁的妈妈不由得将自己的屁股抬得更高,好像怕我那么狠狠地操她一样。

  “是~~你就是~~就是我的儿子,快~~快来操~~啊~~操妈妈~~妈妈好~~好爽!”看到宁宁的妈妈这么浪后,我不由得起了点鬼主意,然后猛地坐了起来,将宁宁的妈妈向后移动了一下,让她坐到我的对面,两腿搭到我的双腿上,但是鸡巴却依然操在里面,虽然只操进去了一点点。

  “干什么?”宁宁的妈妈被我的举动搞得有些不适应,因为这个动作从来没有尝试过,鸡巴就在穴口的位置,但是却很难进去得很深,弄得自己的屄怪痒痒的。

  “没什么,我就是再想,要是宁宁在旁边多好啊!”我故意提到宁宁。

  “别~~别提宁宁!”高雪梅听我提宁宁的时候,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为什么不提?”我问道。

  “因为~~因为她是我女儿!”高雪梅红着脸说道,自己却艰难地挪动自己的屁股,希望可以将我的鸡巴吃得深一些。

  “我还是我妈的儿子呢!怕什么,还不是照样操!”我故意说的淫乱些。

  “那~~那不一样,快~~快进来~~里面痒死了!”高雪梅扭动着自己的屁股苦求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要是答应和宁宁一起伺候我,我马上就给你解痒!”

  心里打定了注意非要宁宁的妈妈说出来。

  “不~~不行~~我不答应~~快~~快给我吧~~不然~~不然宁宁她们该~~该回来了!”宁宁的妈妈一直在向我的鸡巴扭动着屁股,想将我的鸡巴吃进去,可是哪里会那么容易啊?她每向我前进一分,我就后退一分,始终不让她如愿。

  “答应不答应?”我伸手去摸她胯下已经勃起突出的小豆豆。

  “啊~~别~~别碰那里~~痒~”每当我用手一碰她那里的时候,高雪梅就不由得身子颤抖一下。

  “答不答应?让宁宁和你一起伺候我?”我稍微的拿龟头往里面操进去点,给她吃了一点甜头。

  “啊~~我~~我答应~~我答应你,让宁宁和我一起来伺候你~~快~~快给我!”高雪梅喘着粗气说道。

  “不后悔?”听到宁宁的妈妈答应后,我兴奋得差点操了进去,要是宁宁和她妈妈一起来让我日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不后悔~~快~~快给我~~人~~人家痒死了!”高雪梅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一直在苦求着。

  看着高雪梅似乎要哭的脸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也忍不住了,虽然刚才是在为以后打基础,可是要真是让宁宁知道我把她妈给操了的话,那我还不死定了?想到这里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屁股,双手撑在床上,然后猛地抬起屁股向宁宁妈妈的小穴撞去。

  “啊~~终于进来了~~好~~好胀!”忍受不了的时候,突然将自己的空虚填满,让高雪梅失声地叫了出来,那声音中充满了感激和快感,让听到声音的我不由得加快了攻击速度。

  “怎么办?一会儿要是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办?”一路上宁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想起那些即将出现在眼底的情节却令自己的血液在沸腾,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宁宁总是觉得自己变了好多好多,竟然希望和自己的妈妈一起在床上伺候他,想起来就觉得变态。

  一抬头,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左右晃悠了半天,一咬牙,宁宁决定还是进去,不管里面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进了屋子后,看没有人,但是楼上王芳的门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了对话。

  宁宁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偷偷躲到门外听着里面的对话,正好听到谈论她的时候,宁宁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集中起精神偷听起来。当听到我说要让她和她妈妈一起来伺候我的时候,宁宁兴奋得将手放进了自己的内裤裆中按摩起来,但是却听到妈妈在拒绝,心里是又感激妈妈又恨妈妈,矛盾得很,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当听到妈妈呻吟的声音后,宁宁已经猜到里面肯定发生什么了,正在犹豫是不是该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妈妈说道:

  “啊~~我~~我答应~~我答应你,让宁宁和我一起来伺候你~~快~~快给我!”随后说完不后悔后,便大叫起来,听到妈妈的叫声后,宁宁不由觉得害臊,真没想到妈妈竟然是这么的浪,叫床的声音竟然这么的大,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妈妈一样啊?

  不知不觉间宁宁站了起来,伸出个脑袋向里面望去,当看到自己的钢哥搂着自己妈妈臀部攻击的时候,自己胯下觉得一热好像要流出什么东西似的,赶紧夹紧了双腿。妈妈抱住钢哥的脖子,披头散发随着动作不停地晃荡着,加上叫床的声音,让宁宁觉得两腿发软,而身子不由得露出了一半。

  “啊~~舒服~舒服死我了~~再~~再大力些!”或许许久没有过如此的激情了,宁宁的妈妈高声的叫床让躲在门外的宁宁觉得脸红。

  而我一直在观望和宁宁不同的乳房,看着宁宁妈略微有些下垂的乳房,在自己的撞击下不停地上下左右晃动,勾得我的魂都快没有了,速度也越来越快。当听到宁宁妈让我再大力些的时候我不由抬头看向她,想问她些话,却发现宁宁就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心里一惊,想说的话一下咽了回去。这时宁宁已经看见我发现了她,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对我努了努嘴,意思是让我再加把力。看到宁宁这个表情后,我心理震撼了许久,没有想到宁宁的想法竟然和我一致。

  “要是~~要是宁宁在,你会和她一起让我操吗?”既然宁宁没有反对,我也就用不着客气了。

  “啊~~让~~让~~但是要~~要让我~~啊~~让我舒服了!”高雪梅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就在门外。

  “真的假的?”我继续问道。

  “当~~当然是~~啊~~是真的了~~啊~~这下好~~好狠~~顶~~啊~~顶到花心了!”宁宁的妈妈放浪地叫道。

  “好,那我就先满足你,然后再在您面前干你女儿!”刚才还想着让宁宁和她妈妈一起来伺候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不由得兴奋地失去了控制,速度越来越快。

  “啊~~好~~好厉害~~我~~我快~快~~来了~~再~~再快点~~不行~~不行~~要~~啊~~要来了!”话音刚落,宁宁的妈妈猛地将屁股撞向我的鸡巴,然后搂着我的脖子将我包在她的怀里。

  “怎么样?舒服吗?”我问道。

  “舒~~舒服~~好舒服~~宁宁有你这么一个男人真是她的福气!”高雪梅喘着粗气说道。

  “你不是也有这福气吗?对了,你舒服了,是不是该看我干宁宁了?”我淫声问道。

  “讨厌你,有本事让宁宁回来啊,她去买菜了,不会这么快回来的!”高雪梅还以为宁宁没有回来。

  “是吗?宁宁,该你了!”我抬起头对门外的宁宁说道。

  “你骗谁啊?”高雪梅将头放到我的肩膀上喘着粗气,还以为我在骗她。

  可是宁宁听到我的话后却有些控制不住,也顾不得妈妈还坐在我的鸡巴上,便在门口脱去了衣服,然后开口说道:

  “妈,该~~该我了!”

  趴在我肩膀上的高雪梅听到这个声音后,身体马上僵住了,然后猛一回头,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脱得精光,正向床上走来。高雪梅见状惊叫了一声,然后便想站起来,却没有想到鸡巴还在里面插着,猛的站起来后,鸡巴与屄猛的分开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大,而高雪梅却因为刚才的大战两腿有些发软,刚起来便又坐下了。

  “妈,该我了!”宁宁盯着我的鸡巴说道。

  “宁宁,妈~~”高雪梅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妈,刚才不是说愿意和我一起伺候钢哥吗?那我们以后就一起让他干!”

  宁宁说道。

  高雪梅一听马上傻眼了,不明白宁宁为什么会这么说,然后开口说道:

  “宁宁你~~”

  “妈,不要耍赖哦,刚才你可是答应了哦!”我截口说道。

  “我~~我先出去了!”高雪梅时候没有脸呆在这里,想躲出去。

  “妈,别啊,我要让你看着钢哥干我,刚才我已经看着他干你了,你要是不看的话,是不是太吃亏了!”宁宁知道王芳和妈妈她们快回来了,想尽办法要留住妈妈,不然的话,这个家永远有隔阂在。

  “是啊,别走了,再说我连我妈都操了,还怕什么啊?”我开口说道。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高雪梅没吃惊,但是宁宁却吃了一惊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把这事情说出来,但是看到妈妈的脸色的时候,就知道妈妈肯定以前都知道了,为了留住妈妈,宁宁不由得开口说道:

  “是啊妈,钢哥这个大色狼,没有几个人还真满足不了她,上次就让他给弄伤了,一会儿还要妈妈帮我呢!妈妈总不能看女儿受伤不管吧?”宁宁软硬兼施的威胁着自己的妈妈。

  “我~~”高雪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女儿,毕竟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只能顺其自然了,等自己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女儿早就叫了起来。

  “啊~~钢哥,你~~你好猛啊~~快~~快操我~~要比操~~啊~~操妈妈还~~还用力!”

  听到宁宁这么叫后,我不由觉得奇怪,因为往常我无论怎么用力操她,她最多只是哼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叫过,难道是她妈妈在身边的缘故?管他呢,反正听到宁宁的叫声后,我兴奋异常,马上加快速度向宁宁发起进攻。

  高雪梅听到自己的女儿叫声后,不由觉得脸红,赶紧推搡了一下说道:

  “宁宁小点声,丢人不丢人?”

  “啊~~好爽~~妈~~妈妈~~啊~~刚才你叫~~叫的比我~~比我还大声呢~~啊~~钢哥~~再~~再用力点~~我~~我快来了!”宁宁似乎有妈妈在旁边观战,这次来得明显比往常快了许多。

  听到女儿的话后,高雪梅羞的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突然觉得自己的乳房被抓住了,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乳房被我抓住手里,马上觉得自己身子一软,那种强烈的欲望升了上来,加上宁宁的语音,让三人彻底投入到性爱当中,完全忘记了买菜的王芳和妈妈。
TOP Posted: 2019-02-09 16:29 | 回12樓
xianjianlin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6595
威望:904 點
金錢:98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终结篇 美满一家

  有人说: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以加以控制和预测、但唯独感情除外。以前我并不是很认同这句话,但事到如今却由不得我不相信。

  乱伦——始终是社会的禁忌。没有谁会想去乱伦,也没有谁会相信乱伦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也不例外,可是当事情发生到我的身上时,我却没有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好的,最少可以让妈妈更加的爱我,让我们相处得更加融洽。

  当激情与汗水同时落幕的时候,宁宁与高雪梅已经身体软了下去,没有了知觉。而我自己也因为两次的射精搞得自己有些腰酸,两腿同样觉得有些无力。

  “糟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了,妈妈和王芳肯定已经回来了,要是被她们知道后,那我不是……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连衣服都顾不得穿,赶紧下地,将门开开,然后偷偷朝楼下望去。

  虽然没有看到人影,但是却听到厨房里面的声音以及饭菜飘香的味道,这让我有些害怕起来,心中明白妈妈和王芳以及回来了,赶紧将门关上,然后躲进卧室里面。

  “难道她们没有察觉?”我心里想到,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难道说妈妈她们认同我这样做?不可能!那是……

  心里想了好多可能的事情,但最终一一被我否决了,正不知道下面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忽然从地板上传来一阵声响,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宁宁的衣服,听声音知道是手机的震动声响。

  拿出宁宁的手机,看到是个短信,而且是王芳发的,我心里纳闷道:“不就是在楼下吗?干嘛发短信?”

  将宁宁的手机打开后,发现里面写道:“ok了吗?”

  “什么意思?”我心里略微一琢磨就明白了王芳指的是什么意思,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是王芳和宁宁商量好的,那妈妈也一定知道了,也不反对?这么说我不是可以~~嘿嘿!

  想到这里心里冒坏起来,然后拿宁宁的手机回复道:“一切ok!”心里却想着看看一会儿王芳会说什么!

  果然没一会儿王芳的短信又到了,我打开一看,里面写道:“那好,一会儿你赶紧下来,我和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最好让晓刚和你妈妈不穿衣服下来,具体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倒,那不是要让我在四人面前赤身裸体吗?不过想起来就觉得刺激,胯下软了很久的鸡巴不由得又起了些反应。

  “不用宁宁了,我自己搞定!”心中暗道,刚从王芳发的短信,已经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她们之间商量好的,没有想到宁宁竟然这么大方,连自己的妈妈竟然也拉下水。

  看向躺在床上的宁宁和她的妈妈,我胯下的鸡巴更加地硬了起来,毕竟在宁宁面前操她的妈妈那可不是一般人做到的事情。

  两具雪白的肉体横在床上,淫乱的举动早就让床显得凌乱不堪,整个屋子散发着刚才大战留下的淫糜味道,让我不由得欲火上充,向床上走去。

  到了床边的时候,才想起将王芳的短信给删除了,不然自己的计划可就露馅了。短信删除后,我爬到了床上,看着宁宁母女两人雪白的身体,胯下的鸡巴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任务,似乎在抗议我的啰嗦。

  当手将宁宁母女两人的乳房攥到手中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她们那里并没有差得太多,唯一的就是高雪梅的比较柔软,而宁宁的略显生硬但是却充满了弹性。

  摸着两人不同的乳房,让我觉得有些爱不释手,不由得用大拇指去搓弄她们的乳头。

  “嗯~~”首先有反应的是宁宁,毕竟是她先昏过去的。

  “干嘛啊,弄死人家了,还要来?”宁宁有些怪我不懂怜香惜玉。

  “来,摸摸看!”我将手从宁宁的乳房上拿下来,然后抓住她的手放到我早就勃起的鸡巴上。

  “好大啊!”但是这话却不是宁宁说的,而是宁宁的妈妈高雪梅说的,原来在我刚从加速搓揉乳头的情况下,宁宁的妈妈也转醒了过来。

  “让我妈给你弄吧,再下去,我非死了不可!”见到宁宁的妈妈转醒后,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时,宁宁的话帮我解了围。

  “死丫头,说什么呢?”宁宁的妈妈边说着边拿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似乎感到有些害羞。

  “不对吗?刚才是谁叫着来啊~~再来啊~~再用些力!”宁宁学着妈妈刚才的语气,惹得高雪梅不由伸出雪白的手臂去打宁宁,口中还说道:“死丫头,我看你找打是不是?”

  宁宁顾不得自己赤裸的身体赶紧躲了开去,当她那跳跃的双峰在我面前晃荡的时候,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吐沫,然后用力地揉了一把高雪梅的丰乳说道:“是不是该我了?”

  宁宁和高雪梅听到后,两人互望了一眼,然后齐齐躲开,异口同声地说道:“找她!”

  我一看两人都赤身地暴露在我的面前,胯下的鸡巴早就亢奋起来,对她二人说道:“谁也跑不了,我看还是妈妈先来吧!”

  “好啊~好啊!”宁宁应和道。

  “我不要!还是女儿先来吧!”高雪梅说道。

  “我看不如一起来吧!”我提议道,谁知话刚说完,肚子就咕噜咕噜地抗议起来,而且抗议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大,高雪梅和宁宁听到后,不约而同地开口说道:

  “我们看还是肚子先来吧!”说完,两人大笑起来。

  “嘿嘿~~也是,它也饿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但是却正中了我的下怀,好让她们放松警惕。

  高雪梅母女听完后,也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但是还是各自偷偷的瞄了我一眼胯下挺起的鸡巴,然后打算去找自己的衣服穿上。

  “不用穿了,要不一会儿还得脱!”我提议道。

  “哎呀,糟了!”高雪梅失声叫道。

  “怎么了妈?”宁宁一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停下自己穿衣服的手问道。

  “晓刚,你妈~~你妈她们~~”没等高雪梅说完,我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不由开口接道:

  “没事的,她们还不回来呢,刚才给我打了电话了,说碰到了一个熟人,正在聊天呢,大概要过几个小时才回来,让我们先吃!”

  高雪梅听后似乎并没有怀疑,但是宁宁听后,却从话中听出了毛病,因为一切的算计她都参与其中,所以当我没经过考虑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宁宁就知道我在打什么注意,因为她知道妈妈和王芳一定早就回来了,而且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肯定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可惜高雪梅却丝毫没有想到这点,还以为没事,略微有些放下心来。当我看向宁宁的时候,却发现宁宁对我挤了挤眼,似乎在告诉我什么,而我心里不由一跳,不知道她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惜就没有想到所有的事情她都有份。

  “既然这样,那就不穿了!”宁宁既然知道我的目的后,便顺着我的话去做了,连一身简单的衣服都没有穿,便向门外走去。

  “宁宁,你~~”高雪梅见自己的女儿如此大胆,不由有些吃惊,想要去阻止。而她举手的动作却惹得她胸前那两团肉球,挤压成一道深深的乳沟,加上上面那两粒已有些发褐的乳头,让我不由得向她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高雪梅见我失神的向她走来,从我的眼神中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没有答话,只是望着她胸前的乳房,慢慢地向她靠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起来。高雪梅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不由把手上的衣服扔了过来,然后说道:

  “宁宁等我!”说完,也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的向已经出去的宁宁追去,其实她到不是害怕什么,而是一要是自己真的再来一次的话,恐怕在走路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破绽,要是被妈妈和王芳发现的时候,她就没有办法解释了。

  见宁宁和她妈妈都赤身裸体的走出后,我不由得跳了起来一攥拳头,然后暗道:

  “太棒了,今天晚上可以一箭四雕了!”

  明知道妈妈和王芳就在家,所以自己还是披上了一件衬衫,不然真有些不好意思。走下楼后,看到宁宁和高雪梅正在端饭菜,不由纳闷的心道:

  “妈妈和王芳哪去了?刚才还在着啊?难道自己弄错了?”

  “晓刚,这都是你做的吗?”还在摆放饭菜的高雪梅此时已经有了些怀疑。

  “是我做的啊,刚才看你们都昏过去了,妈妈又打来电话后说晚回来几个小时,我就下来做了点!”我胡说道。

  “是吗?”高雪梅非常怀疑,似乎不相信我有这个手艺。

  “真的妈,钢哥做饭的手艺很厉害的!”宁宁似乎一直在帮我,弄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却非常感激她这么做,而且越来越觉得宁宁讨人喜欢了。

  高雪梅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静静沉思,不知道想些什么。我看着宁宁和她妈妈那两具赤裸的身体,不由有些感慨:

  “女人真的是很难琢磨啊!做母亲的一点都没有做母亲的样子,可以在女儿老公的面前赤身裸体一点都没有感到不适。而宁宁也是,怎么也不像当初那个清纯的女孩子了,自从占有了她以后,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是不是遗传啊?”

  想起宁宁妈的放浪大胆,加上宁宁前后的变化,让我越发肯定宁宁的体内一定留着她妈妈那淫荡的血液。

  “不对!你们……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啊?”高雪梅想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有啊!”我还没有答话,宁宁便说了出来。

  “是啊妈,就算有什么阴谋怕什么?妈妈和王芳都是我的人了,再说了,我们不是~~”我对高雪梅挤了挤眼。

  高雪梅一听,才有了一丝的羞涩,毕竟听到妈妈这个词的时候,感觉绝对不一样,亲情的乱伦所给人留下的刺激远远不是其他可以比拟的。

  “不行,我得去穿些衣服!”高雪梅说道。

  “穿什么啊,妈,又没有人来!”宁宁说道。

  “小丫头,你说什么呢?大白天的万一来人了,那可怎么办?”高雪梅似乎打定了注意。其实对于我来讲也是一样,虽然都已经放得很开了,毕竟还没有在妈妈和王芳面前这样过,更何况是大白天的。

  昨天才发生的亲密关系,我就和宁宁母女在大白天的不穿衣服,满屋子里面跑,也的确有点不像话,再者,我还真没有想到高雪梅真的会不穿衣服跑下客厅来,虽然说一直是她在勾引我。但是总是感觉她在我身上寻找着些什么,可是怎么想也想不通。

  “妈,要不给你穿这个吧!”我伸手将自己穿下来的衬衫脱了下来,然后递给高雪梅,而高雪梅穿上后,似乎觉得还是不行,还打算要上楼去穿衣服,我不由得拉着她说道:

  “妈,赶紧吃吧,吃完了,我们好上去再来一次,不然我妈妈她们回来后,可就没希望了,那种赶紧可就~~”

  我没有把话说完,但高雪梅却脸红了起来,双眼望向我耷拉在胯下的鸡巴,将手从我手里挣脱开来,然后坐到椅子上说道:

  “快点吧,不然你妈妈她们回来的话,可就麻烦了!”

  我心道:“也是,老妈她们去哪里了?”转眼看向宁宁的时候,只见她也在四处寻找,这越发肯定了我心中的猜测,她们之间肯定早就商量好了,可是老妈她们去哪里了?“

  吃饭的时候,我和宁宁一直在拖延时间,来等妈妈她们出现,可是无论怎么等,都没有出现,弄得我以为自己猜错了。而高雪梅似乎发现我和宁宁一直在拖延时间,怎么也不肯多和我们说话,很快就吃完了,然后,就坚持上楼去穿衣服了。

  留下我和宁宁,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我不由得将椅子搬到宁宁旁边,伸手绕过她的后背,然后握住一个乳房揉捏道:

  “怎么样老婆!”

  “讨厌,没看人家吃饭呢吗?”宁宁没有理会我的动作。

  “怎么样嘛?”我问道。

  “什么怎么样?”宁宁有些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就是你和妈妈一起的时候,感觉?”我把话给挑明了。

  “你说呢?”看来宁宁是真的饿了。

  “我哪里知道啊?你告诉我好不好?”我说道。

  “你和你妈一起的时候什么感觉,我就是什么感觉!”宁宁咽完最后一口饭后说道。

  “那不一样的,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感觉!”我继续问道,手也放到了宁宁的下面。

  “有什么不一样啊?你好色哦!”宁宁说道,说话的时候,手已经握住我略微勃起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纤纤细手,盈盈一握,让我不由得呻吟起来,然后说道:“我也饿了!”

  宁宁听到后,脸一红,似乎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说道:“饿了就吃啊,还有好多菜没有吃呢?”

  “我不是说这个!”明知道宁宁在打岔,但是我还是想让宁宁自己说出来。

  “哪你是说哪个?”宁宁还是不肯说出来,但是她已经在我大手的活动下,呼吸急促了起来,手上套弄我鸡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起来。

  “你知道的啊!”我喘着粗气答道,因为鸡巴在宁宁的套弄下,已经剑拔弩张了。

  “我不知道,嘿嘿,就是知道我也不说!”宁宁捏了一下我的龟头,然后调皮的说道。

  “你~~”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将宁宁拉了起来,然后将她强行按到我的腿上,然后分开她那早已湿淋淋的小穴,将鸡巴对准后,将她的身体向下按去。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宁宁略微挣扎着,但是她的举动却丝毫没有起任何作用。

  “怕什么?一会儿你妈妈就会下来哦,说不定~~”我没有说下去,只是嘿嘿一笑,然后猛地将宁宁的身体按了下去,早就已经进入她小穴的鸡巴,向脱了弦的箭一样,一下深深的刺穿宁宁的小穴。

  “啊~~你~~你轻点~~要~~啊~~要是~~被妈妈看见了~人家~~啊~~人家多不好意思!”宁宁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却配合起我的抽插。

  “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是没看过!”我说道。

  “那不~~不一样~~啊!”宁宁边动着边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我用力的向上顶了一下。

  “啊~~轻点嘛~~那是因为~~!”宁宁似乎知道要说漏嘴的时候赶紧闭口不语了。

  “因为什么?”我问道,因为我知道宁宁肯定要说是王芳和妈妈和她合谋的事情。

  “没~~啊~~没什么~~啊~~不告诉你~~你轻点~~啊~~!”宁宁答道。

  “你小点声不就可以了吗?”

  “啊~~你~~你那么大力~~人家~~人家小声不~~啊~~不了嘛!”

  宁宁扶着我放在她腰间的双手,不停地抬起她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可以更深地进入她那小穴里面。

  “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哦,无论我怎么使劲操你,你都不会叫哦!”我说道。

  “那~~!”宁宁没有回答我。

  “那什么?那是不是因为你和妈妈和王芳商量好的?”我问道,然后狠狠地向上顶了一下宁宁。

  “啊~~你怎么知道?不~~不~~你听~~听谁说的?”宁宁一下说漏了嘴,惹得我的内心是那么的刺激,不由狠狠地向上顶了几下,然后开口说道:

  “你好浪啊宁宁,不过我好喜欢和你一起,再加上~~”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宁宁开开说道:“和妈妈吗?”她话音刚落,就感觉她小穴里面一阵紧缩,让我的鸡巴没有办法前进半分。

  “舒~~舒服!”紧夹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加上宁宁嘴里说出来的话,让我是那么的冲动,不由得加快速度朝宁宁发起一轮新的攻击,惹得宁宁和我两人在淫乱的交谈中做爱,寻找到一份难以形容的刺激感觉。

  “我刚才在干什么?”高雪梅穿好衣服后,觉得自己的脸竟然是那么的烫,不知为何,自从见到晓刚后,自己就没有办法来控制自己的行为。

  虽然知道晓刚是自己的女婿,可是昨天还是因为控制不住与他发生了关系,可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被自己的女儿宁宁发现。但是宁宁不但没有生气,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和他做爱,而且还要自己和她一起去让晓刚操。

  “好淫乱啊!”想到这里,高雪梅就觉得自己两腿间已经湿润了起来,刚才的情景让高雪梅自己都有些感到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在亲家家里,与女儿一起不穿衣服,在女婿面前晃来晃去,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竟然会那么大胆。

  虽然如此,但是高雪梅心中那淫荡的血液却加速流动起来,并劝慰着自己说道:

  “既然宁宁没生气,那自己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再说了,自从那样后自己和女儿宁宁的关系好像拉得更近了,如果这样可以保证自己女儿不再恨自己的话,那自己又有什么不可为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高雪梅心里舒坦了很多,也没有什么顾忌了,唯一担心的就是要是被晓刚的妈妈和王芳知道后该怎么办?可是又一想,反正晓刚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敢操了,自己还怕什么?

  而且这些事情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了,最多再加上自己一个人而已。再者,自己已经抢了人家一个老公了,抢一个也是抢,抢两个也是抢,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只要自己的女儿不离开自己,那就行了。

  打定注意后,高雪梅看自己已经穿好衣服了,而自己的女儿和晓刚却还赤身裸体的在楼下吃饭,不由担心起来,要是被王芳她们看到的话,那多丢人啊?便打算下楼将他们叫上来,穿衣服,谁知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下面响起了了那熟悉的声音。

  “宁宁,你们在干什么啊?”高雪梅将门推开后,便见自己的女儿坐到我的身上,不停的抬起自己的屁股向下撞去,而口中的淫语,让高雪梅心跳加速,胯下刚刚穿好的内裤又湿透了,但是怕王芳她们回来看见,赶紧出口阻止道。

  “妈~~妈~~快来~~快来帮我~~啊~~他太~~太强了~~啊~我~~我撑不住了!”宁宁有些无力的说道。

  “等~~等妈,妈就来!”高雪梅看到自己女儿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真怕出什么事情,赶紧跑下楼来,要将宁宁拉开。

  当宁宁被拉开的时候,我一把拉住高雪梅的胳膊然后向怀里拽来,高雪梅一个没准备好,便整个身子扑到了我的怀里,我的大手一下按到了她丰满的屁股上面揉弄起了。

  “放开~~要是被~~被你妈妈看到了就麻烦了!”高雪梅挣扎道。

  “没事的,要是她们回来就来个五人混战!”我一边说道,一边将一只手放到高雪梅的胯下揉弄起来,发现那里早就变的热乎乎起来。

  “已经动情了哦!”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宁宁说的,因为她看到妈妈脸色那陶醉的感觉时,已经猜到妈妈现在的感受了。

  “宁宁,你~~”高雪梅听到女儿的话后,还没有说什么,就发现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而我的双手都在忙,很明显那双手就是自己女儿的。

  “帮忙,快,宁宁帮忙!”我说道。

  “好的!”宁宁答道,然后也不顾自己妈妈如何反抗,帮着我三下五除二的将高雪梅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

  “你们要干什么?”高雪梅心里担心王芳和妈妈回来。

  也是要是被她们看见的话,这成什么样子?虽然说,我已经和王芳和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有了关系了,可是要是被发现我连宁宁的妈妈也给上了的话,那恐怕就……

  “嘿嘿,不干什么!”我笑道,然后伸手在高雪梅身上揩起油来。

  “别~~别这样!”高雪梅扭动着自己的胯部,想避开我侵略她的手,可惜她那里的反应早就出卖了她,早就让她失去了控制。

  “哇~好湿哦,妈妈!”当我将手从高雪梅胯下拿出来的时候,宁宁不由惊呼道,惹得高雪梅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后,臊得自己不敢看我们这边,将脸转向一旁。

  两具充满诱惑的身体赤裸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刚才和宁宁的一番大战我还没有战败,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控制得住?再说了对方上阵的可是宁宁的妈妈哦!

  将高雪梅强硬的往自己腿上拉,虽然高雪梅在尽力反抗,可惜在宁宁的帮助下,无论她如何反抗终究没起任何作用。

  但是此时,给我的感觉却是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好似强奸一般,而且帮助我强奸的人却是被强奸人的亲生女儿,真不知道高雪梅一会儿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肉棒好不容易进入高雪梅那湿淋淋的小穴里面的时候,就听见高雪梅一声高叫:“好~~好充实!”

  “是啊,妈妈!你看女儿多孝顺啊,为了能让妈妈性福,我自己都忍痛割爱了!”昨天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计谋,而今天完全出自自己的意愿,看到自己的亲生妈妈被自己所爱的人操,宁宁的胯下早就湿的一塌糊涂了,再加上刚才没有彻底发泄完,让宁宁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一手放到妈妈的胸前的丰乳上,一手放到自己的胯下摸索起来。

  “怎么样?”我用力向上一顶。

  “啊~~好~~好舒服!”高雪梅叫道。

  “要是妈妈和王芳回来了怎么办?”我用力顶了几下,然后问道。

  “啊~~要~~要是她们~~回来了~~就~~就让她们~~啊~~让她们看~~看~~啊~~看你操~~操我!”高雪梅已经完全投入到那令人销魂的性爱当中,恐怕都不知道我在问她什么。

  听到高雪梅的话后,我不由得暗自埋怨道:

  “老妈,你们上哪儿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你们怎么就不出现呢?”

  “舒服~~对~~宁~~宁宁~~啊~~捏~~捏妈妈的乳头~~好~~好冲动~~啊~~妈妈~~妈妈要来了!”高雪梅叫道。

  “快,快,刚哥,赶紧加快速度,妈妈要来了!”宁宁边捏弄自己妈妈的乳头一边对我说道。

  听到宁宁的话后,我从思索中惊醒过来,开始一番毫无顾忌的冲刺,而且每次都深深的刺到高雪梅小穴伸出,让龟头在进进出出中带出一股股的淫液。

  “啊~~不~~不行了~~人家~~啊~~人家要来了~~来~来了啊!”

  高雪梅下身一阵紧缩,然后箍住我的龟头不让我随便乱动,然后体内伸出一股滚烫的淫液浇到我的龟头上,舒服得我差掉射了出来。

  “怎么样?妈?”我将大手放到她那两块肥臀上,然后不时的用手刺激着她的后花庭,可以感觉到每当刺激到那里的时候,高雪梅都不由得紧缩一下。

  “好~~好~~!”高雪梅有气无力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妈,是不是该我了?”宁宁看到妈妈已经到了的时候,自己不由控制不住的询问着高雪梅。

  “啊~~该~~该了!”听到女儿的话后,高雪梅才有些清醒,恋恋不舍的抬起自己的屁股让我的鸡巴退了出来,而鸡巴与屄分开的时候,竟然是那么的不舍,不由发出一声抗议,听得高雪梅差点又坐了下去。

  “那我怎么办?”我揉着高雪梅母女的乳房说道。

  “什么怎么办?”宁宁已经跨上了我的腿上,已经分开自己的小穴,准备将那好吃的肉棒给吞食下去。

  “拿我当机器啊?”我说道。

  “你本来就是机器啊,还是一个播种的大机器,既然是机器,那你就别想休息!”宁宁说完,一沉屁股,将我的鸡巴一下坐到了底。

  “啊~~好~~好大力!”宁宁叫道。

  听完宁宁的话后,我知道自己不将她们母女制伏的话,自己就别想休息了。

  因为还要应付妈妈和王芳,我不得不抓紧自己时间,和自己最大的力量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击。

  “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啊?”宁宁坐在沙发上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应声道,心中却暗道:

  “老妈,你搞什么鬼呢?”

  “不行,我都快饿死了!”宁宁嘟囔道。

  “是啊,我也饿了!”其实不但肚子饿,腰也酸,就连龟头都有些疼痛了,我又不是神人,经过这三番五次的大战,就是铁打的汉子恐怕也支持不住了。

  “妈怎么还不做好饭啊?你打电话了吗?”宁宁问道。

  “打了,她们说晚点回来,这到好,买菜一下买了一天,去哪儿了?”我答道,心中却想着上午发现的事情,那个时候妈妈和王芳明明在场啊?

  “搞什么啊?把我扔这儿了,你们去哪儿了啊?”宁宁心中暗道,有些责怪的意思,但是心里总是觉得好像自己也掉进什么圈套里面了,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王芳和妈妈还是没有回来。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说是在路上,她们已经吃了,让我们自己吃吧。既然有了准信后,我和高雪梅还有宁宁再也无法忍受腹中的饥饿狂吃起来。

  饭后等了好久好久,王芳和妈妈还是没有回来,让我不由担心起来,真怕出了什么事情,然后又给王芳打了一个电话。

  “你们在哪里呢?”我问道。

  “还在路上!”王芳答道。

  “几点能到家啊?”我有些着急。

  “再两三个小时吧!”王芳答道。

  “你们去哪了?”我问道。

  “这个~~不告诉你,呵呵!”王芳答道。

  “喂,是不是找我教训你呢?”见到她们没事,我调戏道。

  “教训我?你还行吗?被教训了一天了,还行吗你?”王芳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一听,就知道今天的事情,王芳和妈妈已经全部知道了,可是她们又怎么知道的呢?

  “没~~没什么!我挂了啊,车来了!”说完,王芳没等我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高雪梅问道。

  “没事,说再过几个小时就回来了!”我答道。

  “那就是说,我们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喽?”宁宁说道,然后伸手向我的胯部摸来,吓得我赶紧躲了开去。

  这个举动惹得宁宁和高雪梅大笑起来,然后宁宁说道:

  “谁叫你总是欺负我们母女!”

  “哪有啊?”我否认道。

  “没有,那我和妈妈欺负欺负你好不好?”宁宁说道。

  “宁宁说什么呢?晓刚他今天已经很累了!别胡闹了!”高雪梅说道。

  “呦,这就关心上了啊?”宁宁调戏着自己的妈妈。

  “我看你找打是不是?”高雪梅说着,就伸手要打宁宁,宁宁见状赶紧躲了开去。

  我一看,不由得笑出了声音,然后开口说道:

  “你们哪里像是母女啊,简直就是姐妹嘛!”

  “听见没有,大姐!”宁宁说道。

  “晓刚你~~”说着高雪梅就向我扑来,而宁宁见状也跟着扑了过来。我一看,大叫不妙,赶紧跑开了,直奔卧室。

  看到宁宁和高雪梅没有追来,不由往床上一躺,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总是觉得不对,然后又不知道哪里不对,躺着躺着不由得睡了过去,而宁宁和高雪梅今天也很累了,在我睡熟没有多久也回屋休息去了,因为实在是等不起妈妈她们了。

  “妈,好像睡了!”王芳见对面的自己家里熄灯后,便对正在看电视的妈妈说道。

  “哦!”妈妈应了一声后,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处一看,果然已经熄灯了,便对王芳说道:

  “等一会儿吧,估计现在还没有睡着,我们一会儿在过去!”

  “妈,我们是不是把宁宁给耍了?”王芳问道。

  “谁叫她上次那样对我?非让她老实老实不可,还有你,要不是你肚子里面有我的好孙子,就是你也跑不了!”妈妈说道。

  王芳一听不由一惊,呐呐地说道:

  “妈,你说什么呢?”

  “呵呵,还不好意思啊?上次你和宁宁的串通好的事情,我明白得很,还有你那次和晓刚去追宁宁的时候,无意之间让我看到你已经有了!”

  王芳一听不由脸红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我还没有心里准备~~可是~~”

  “可是什么?既然有了就生下来,有我作你后盾,你怕什么?”妈妈说道。

  “……!”王芳没有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以后的事情,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王芳有些坐不住了,便向妈妈说道:

  “妈,我们是不是回去啊?”

  “再等等吧,要不是这套房的主人和我是闺中密友,又出国了,我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呢,这一天,坐都给我坐烦了!”妈妈说道。

  “好吧!”王芳答道,却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原来在咖啡厅分别后,两人的确去买菜了,当买完菜的时候,路过一个数码店,妈妈突然起了一个坏注意,然后用刷卡的形式,买了一个高倍度的摄像机,准备实施心中那个注意。

  在回到家后,发现上面已经战了起来,但是妈妈和王芳却没有上去,只是偷偷的将摄像机安装在隐秘的地方,然后强忍着冲上去的冲动,将饭菜做好,便离开了家,等待那即将上演的大戏。

  王芳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知道妈妈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不由觉得妈妈有些小孩子脾气,但是却不能说什么,只好顺着妈妈。

  “好了,我们回去吧!”妈妈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说道。

  “嗯,好吧!”王芳又能说什么?

  两人偷偷的从妈妈的密友中家走了出来,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看到里面安静的很,知道都已经睡熟了,妈妈便对王芳说道:“你先回屋吧!”

  “那你呢?妈?”王芳问道。

  “我去把那摄像机和串起来的摄像头弄下来!”妈妈答道。

  “还是我去吧!”王芳见妈妈岁数毕竟比自己大了些,便开口说道。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要是碰到我的好孙子,我可没办法原谅我自己!”

  说着,也不顾王芳的反对,便将王芳向楼上推去。

  见王芳进屋后,妈妈赶紧跑到窗户旁边的一个花盆的地方,然后又从其他几个地方分别拿出一个个的摄像的东西,然后拿着这些东西,偷偷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回来了?”我睡梦中感觉有人上了床,我就知道肯定是王芳,不由问道。

  “嗯~~回来了,你赶紧睡觉吧!”王芳答道。

  “你也是啊,也不知道你们跑哪里去了,都困死了,你们还不回来,赶紧睡觉吧,我可困了!”我闭着眼睛说道,随后也不知道王芳到底说没说话,便躺在一边睡了过去。

  而王芳却没有那么快入睡,一直再想妈妈是不是在自己屋子里面欣赏着那刺激的电影,可惜自己没有办法看到,但是想起来都让王芳觉得刺激,不由伸手放到了自己的胯部揉弄起来,直到高潮来后,才发觉有了困意,然后换了个内裤才睡着过去。

  “晓刚,快点来帮忙!”妈妈在厨房喊道。

  “来了!”我应了一声然后跑向厨房。

  “把这个菜端出去!”妈妈说道。

  “好叻,知道了妈妈!”在端菜的时候,我先拍打了妈妈一下肥臀,惹得妈妈不由白了我一眼。

  “大姐,还是我来吧!”高雪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也不知道发现没有刚才我的动作,其实就是发现了,也没有什么!

  “妹子,你去坐坐吧,一会儿就好了!”妈妈说道。

  “别弄这么多了,要不都浪费了!”高雪梅说道。

  “没事的,不弄了,马上就好!”妈妈答道,但是心里却说:“晓刚的精液射到你身体里面的时候,你就不知道浪费?”

  高雪梅见妈妈这么固执也就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出了厨房,我跟在高雪梅的身后走了出去,眼睛却盯着她那不停扭动的屁股。

  望着她那有些夸张的扭动,我的不由眼睛有些直了,想起昨天的事情,胯下的鸡巴不知疲劳地又挺立起来。或许自己的举动有些放肆,惹得身后的妈妈不由得“咳”了一声。

  “吃醋了!”我心里暗笑道。

  出了厨房,将菜放到桌子上才发现宁宁正在缠着王芳不知道说些什么,而王芳却一直在摇头总是不肯回答宁宁,惹得她噘起嘴,赌着气。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知道宁宁肯定在问王芳昨天的事情,但是王芳却怎么也不肯说出了,弄的我也不知道妈妈和王芳在搞什么鬼!

  “开饭喽!”妈妈将汤端出来的时候叫道。

  “开饭了,开饭了!”我应和着。

  大家都往饭桌上走,唯独宁宁还在赌气,妈妈将这一切看到眼里,心里不由觉得好笑,看到宁宁的表情后,一种刺激的折磨感觉涌了上来。

  “谁叫你那次那么折磨我?一会儿更有你好受的!”

  “宁宁吃饭了!”高雪梅叫着自己的女儿,然后瞪了宁宁一眼,宁宁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走向饭桌。

  “怎么了宁宁?不舒服吗?”妈妈故意问道。

  宁宁听到妈妈这么问后,明明心里不舒服也不得不笑:“没事的妈!吃饭!

  呵呵!“

  看着宁宁的表情,妈妈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想起一会儿要发生的事情,真不知道那会儿会是个什么情况。

  吃饭的时候,妈妈一直在和高雪梅聊家常从来没有说过其他的,大约吃了一会儿后,妈妈就站了起来然后说道:

  “听听音乐吧!”然后走向饭桌对面的电视机的地方。

  听到妈妈的话后,我和宁宁不由得对望了一眼,不知道妈妈在搞什么鬼,因为妈妈从来没有在吃饭的时候说是看电视和听歌!

  对妈妈的举动我和宁宁都觉得怪异,但又不能说出什么来。而高雪梅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反观王芳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不知道妈妈听歌和她脸红会有什么关系。

  音乐想起来的时候,我、宁宁还有王芳一直盯着电视看,但是每人的心里想法却不是一样的。看到开始没有什么的时候,就又一起聊天说话,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对昨天的事情谁都闭口不提。

  正当吃到最高兴的时候,突然电视里面的歌声没有了,而说出一句令人震惊的话来。

  “妈~~妈~~快来~~快来帮我~~啊~~他太~~太强了~~啊~~我~~我撑不住了!”

  声音一响,宁宁和高雪梅两人不约而同的喷出还没有彻底咽下去的饭,马上转头看向电视那里。然而我也是吃惊的很,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熟悉了!

  当所有视线转移到屏幕上的时候,所有人的脸都红了起来,除了妈妈以外。

  高雪梅见到后,不由吃惊地叫了起来。而宁宁看到后,不由马上明白了,昨天妈妈和王芳为什么没有回来的原因,原来是干这个去了。

  高雪梅心里一种偷情被人发现的感觉,让她有些无地自容,不由站起来想向楼上跑去。而宁宁却想跑到电视机旁关掉,但是却被王芳给拦了下来。

  “妹子,坐下吃饭啊,顺便看看电视,很精彩的!”妈妈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大姐我~~!”屏幕上已经演到高雪梅被我和宁宁脱得精光了,而她的身体,在屏幕上反应出来的情景完全是在配合着我。

  “别~~别拦我!”宁宁却推王芳,但是王芳却用力拉了她一把,然后在宁宁耳边说道:“别急,没事的!”

  宁宁听到后,不由得一愣,才想起昨天本来就是要这样的,只是变了一个方式而已,但是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自己竟然和妈妈一起伺候我的时候,宁宁身体里面就起了反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被王芳给拉到凳子上坐下。

  而我呢,看着电视里面的情景,不由陶醉的欣赏起来,原来看自己拍的A片竟然是这么的过瘾啊!要是来个五人大战的影片,那该是……

  “啪!”的一声声响,我被打醒了过来。

  “小兔崽子,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连宁宁的妈妈你都不放过!”妈妈严词的说道。

  “我?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怎么事情到后来全都是我的错了?

  晕了,老妈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什么你?你说吧,怎么办?”妈妈说道。

  “是啊,怎么办?”王芳应和道。

  “怎么办啊?”宁宁明白过来后,不由心虚的小声说道。

  “我……”怎么办?问我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啊?

  高雪梅一直听着我们之间的对话,有些明白又有些糊涂,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电视上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正是高雪梅叫的时候,听到耳朵里面,高雪梅就觉得自己身体发热,想要脱衣服。

  “你都让他操了,我还怕什么?”高雪梅心中暗道,有了这个想法后,突然像放开了一样,也不闭上眼睛了,然后将手放下,欣赏着电视中的画面,看到自己被操的高声乱叫,自己的女儿又在后面抓住自己的两个乳房揉弄,不由得想起昨天的事情,身体下面一热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你说,怎么办啊?”高雪梅重复道。

  高雪梅话一说,我和妈妈四人当场就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高雪梅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但是宁宁的感觉最为强烈,心中暗道:

  “妈妈,你可真浪啊!”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还不也是一样!

  “负~~负责!”听到高雪梅的话后,我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道。

  “这就对了嘛,把宁宁的妈妈也给干了,你这个小畜生想不负责还行!”妈妈见我说了出来,不由得答道。

  “是啊,不过,我看你也该受受教训了!”王芳在旁边应和道。

  我倒!怎么到最后全是我一个人的错了?这明明是你们安排好的啊?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窝火,可是事到如今我又能反驳什么?再说了,这刺激的事情,早就让我胯下的鸡巴挺立了起来。

  不过说真的,明明知道是宁宁、王芳和妈妈三人搞出来的鬼,而且宁宁似乎也被耍了,但是高雪梅的反应确实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怎~~怎么教训我?”其实我已经知道她们口中的教训是什么了,刺激的我不由伸手抓住了自己勃起的鸡巴。

  “你说呢?”四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好齐心啊?”我不由赞叹道。

  “那当然!”又是异口同声。

  “不行啊,我可搞不定!”我不由得说道,心中的确有些害怕,毕竟昨天和前天两天都进行了大战,而且现在不是一个两个人了,而是四个人啊!

  说着,我不由得站了起来,想要躲开。而妈妈四人一下就发现了我的异状,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王芳说道:“想跑?”话音一落,四人便向我扑来,吓得我赶紧躲了开来。

  “大白天的不行吧?”我一边躲闪一边说道。

  “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妈妈开口说道,当听到我说的话后,不由给宁宁使了一个眼神,宁宁赶紧去把窗帘拉上,屋子顿时黑了下来,只留下屏幕上那自己演出的A片。

  “站住!”妈妈终于发火了。

  听到妈妈的话后,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躲不了了,谁叫自己惹了一身麻烦呢!

  看来自己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她们四个摆平了,不然以后就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妈妈看到我站住后,不由得说道:“等等啊!”

  然后向楼上跑去。留下我们四人不知道妈妈到底去干什么了。可是当妈妈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我们大家不由得都脸红了起来,因为妈妈手中拿着昨天偷拍的摄像机,看来今天我还要在上演一部一龙战四凤的激情大戏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当妈妈把摄像头放好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发现我们四人都愣着,就知道刚才自己的事情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听到妈妈的话后,王芳和宁宁首先脱了起来,毕竟已经经过一次了,第二次也就没有那么尴尬了,但是高雪梅却没有想到事情会转化成这样。

  宁宁和王芳不一会儿就脱了个精光,然后争着给我脱衣服,想去拒绝,可是身体却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任她们两人帮我脱。

  “妹子,来,我来帮你!”妈妈看到高雪梅发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知道她有些承受不了,心中却道:“勾引我老公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再说昨天可没事啊,那可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啊!”

  “我~~!”高雪梅有些支支吾吾,想躲开。

  “怕什么,连我都让他操了,你还怕什么?再说昨天……!”妈妈没有说下去,只是去解高雪梅的衣服,心中却暗道:“看一会儿,不让我儿子好好地操操你,操死你!”

  “大姐,我~~我自己来吧!”说完,闪过妈妈的手,然后自己脱了起来,因为高雪梅怕妈妈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当四个赤裸的女人翘着她们那高耸的屁股,排成一排跪在沙发上的时候,我不由得觉得自己的鸡巴自动的动了动,也许是刺激的吧!

  伸手在四人的屁股上揉摸了起来,一会儿是妈妈,一会儿是宁宁、一会儿是王芳、一会儿是高雪梅,并且不时的伸手在她们那早已湿透的小穴上摸索一把,惹得四人早就喘息了起来。

  “先操谁呢?”我心里想到,四人的屁股同样是那么的迷人,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由妈妈开始,毕竟是妈妈给了我这根自以为豪的鸡巴,是妈妈让我的鸡巴重新认识到女人,而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妈妈。

  当鸡巴接触到妈妈的小穴的时候,妈妈一扭动屁股躲了开去,然后说道:“你不是要负责吗?先去好好操操你的丈母娘!”

  听到妈妈的话后,我没有一点要反驳的意识,就走到高雪梅的后面,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刚要操进去的时候,高雪梅也和妈妈一样躲了开去,说道:

  “还是先去干你的妈妈吧,毕竟是她给了你这根让人又爱又恨又舍不得的鸡巴,还是先干她吧!”

  听到高雪梅的话后,心里一想也对,不由得又挺着鸡巴走到了妈妈的后面,妈妈见状后,不由得说道:“不~~不是,应该先去操你的丈母娘!”

  当鸡巴对准妈妈的小穴后,妈妈还想躲开,但是我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一下抓住妈妈的屁股,不等妈妈扭动,便一挺臀部,鸡巴“噗嗤!”的一声狠狠的操了进去。

  “啊~~没~~没说~~先~~先操~~操你妈吗?”

  “我~~我是在操我妈啊!”我边用力地顶了一下边说道,然后伸手在旁边王芳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惹得王芳不由得叫了出来:“轻点!”

  “不~~不是我~~啊~~是宁宁的~~啊~~宁宁的妈妈~~你~~你的~~啊~~你的丈母娘!”妈妈断断续续的说道。

  “晚了!”我答道后,便箍住妈妈的腰,不让她乱动,然后开始了疯狂的冲刺,没有多久妈妈便大叫一声,达到了高潮。

  看到妈妈达到高潮后,我竟然一点射精的感觉都没有,不由得奇怪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在状态啊!抽了出来,然后走到高雪梅的身后,而此时的高雪梅早就在这淫乱的气氛下到了一次,根本没有发觉我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当我的鸡巴操进去的时候才有知觉地叫了出来。

  “啊~~好~~好狠的一下啊~~操~~操死我了!”

  不管高雪梅如何叫,我只知道自己在机械般地挺动着自己的屁股,然后观看王芳和宁宁两人,却发现两人竟然互摸起来,看的我不由得加快了进攻速度。

  没有多久,高雪梅也来了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姿势的原因,好像妈妈和高雪梅今天都来的特别的快。

  转战王芳,最后是宁宁,当四人都来了一次后,我不由得笑道:“看看到底谁教训谁?”

  四人一听后,不服气的再次将屁股一起抬起,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来,看谁怕谁!”

  我一听就来了劲头,也不知道操进谁的里面了,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击。一个一个接一个,一轮一轮接一轮,不知她们到底来了多少次,反正我已经来了三次了,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将自己最后的一股精液射到妈妈的体内后,便趴倒了妈妈的身上。

  而此时的电视上早已没有了任何节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演完了。而混战之后,我们五人都没有力气再干些别的了,七扭八歪的躺在沙发和地板上,喘着粗气。

  也许是消耗过大,不一会儿都进入了梦乡,而整个客厅中充满了那淫逸的味道,显得是那么的浓重。本来也是这个运动可以算是中等的强烈运动了,可惜大家都没有知觉的躺在地上去见周公了。

  “什么?妈,您竟然骗我!”王芳挺着肚子埋怨道,当妈妈把实情告诉王芳的时候,王芳才知道原来那次自己被迷奸后,妈妈告诉她的话竟然都是谎言,不由有些埋怨,但是心里却一点都没有恨妈妈。

  “呵呵,骗你怎么了?你又没有后悔!”妈妈说道。

  “不说了,我进去找宁宁去了!”说着王芳从屋顶花园走进了屋里。

  妈妈看到后不由得笑了起来,心中暗道:“其实这样也不错啊,虽然都乱伦了,可是相处的却很融洽啊!”

  “妈,王芳怎么了?”我看到王芳有些噘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问着妈妈。

  “没事的!就是把上次骗她的事情告诉她了!”妈妈答道。

  我“哦!”了一声后,坐到妈妈旁边,一手放到妈妈的腿上,然后说道:“小梅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妈听后刚想回答,就听到屋子里面有人接道:“小梅?你敢叫我小梅?”

  话音一落,就见高雪梅走了出来。

  我“嘿嘿!”一笑,然后起身,给高雪梅让了个座位。妈妈见后不由得也笑了出来说道:“这坏小子,没正经的,对了,妹子,宁宁她们呢?”

  “哦,刚才她们还在屋子里面看那次的录像呢,说等我回来在排一部,这个宁宁一点也不知道害臊!”

  “好啊,好啊!”我在旁边应和道。

  “好什么好?小心你的儿子!”妈妈说道。

  “呵呵,看来不能四个人了哦,对了,刚才看到王芳接了个电话,我也没仔细听,好像是是她妈妈打来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高雪梅说道。

  我一听马上接口说道:“真的啊?这么说,我可以……啊?”话音还没落,耳朵就被揪得疼了起来,回头一看正是怀着第一个骨肉的王芳,心中大叫不妙。

  “小兔崽子,连我老妈,你都不想放过啊?”王芳半生气地说道。

  “我~~我没有啊,老婆~~轻~~轻点,疼!”我不由得说道。

  “疼?你还知道疼,给我进屋学习去,快高考了,到学习时间了,快点!”

  王芳严厉地说道。

  我一听,知道我又该进入地狱时间了,不过地狱时间也是很有乐趣的哦,因为有宁宁和王芳陪着我嘛!

  见王芳将手松开了,我赶紧对王芳伸了伸舌头,然后跑进屋子里面,王芳笑了一笑然后跟了进来,看得妈妈和高雪梅不由得笑了起来。

  “说不准哦!”高雪梅说道。

  “嗯,我想也是!”妈妈答道,然后两人互望一眼后,哈哈大笑起来……
TOP Posted: 2019-02-09 16:30 | 回13樓
s111j222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91
威望:10 點
金錢:9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0-24

1024
TOP Posted: 2019-02-09 17:02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2-18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