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898
威望:733 點
金錢:5374 USD
貢獻:621 點
註冊:2014-10-26

第二章 秋天 3.社会环境
      衣川像看穿他的心思似地低声说:“你的精力让人羡慕。”
      口气有些调侃,久木察觉他是指性爱。
      “我想你们每次见面都做吧?”
      久木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听若罔闻,衣川却继续说:
      “我这一阵完全没做,也真够没出息的。”
      “在家里呢?”
      “老早就没有了,你呢?”
      因为对方坚决否定,久木也摇头如拨浪鼓。
      “就是这么回事,到了这个年龄,老婆像朋友,根本提不起那个劲。”
      “那在外头……”
      “想归想,可没你顺利,首先是没有合适的对象,就算有,老实说我也不太有自信。”
      “对象不同就不一样。”
      “话虽如此,你一直没停过,是没问题,像我停过一阵再恢复就难啦。”
      “说我一直在做可有点儿过。”
      “总之是年龄的关系吧!这一阵子不做也不觉得难过,心想反正就是这么回事,也就不在乎了。”
      “说得像个老头子似的。”
      “那种事也是习惯问题,没了也就没了,不再费心去想,倒也轻松。不过这样下去也不像个男人了。”
      衣川一口气喝干酒,“有个好对象终究不一样。”
      今晚的衣川和往常不太一样,是工作疲劳过度,还是平时没有能谈这种话题的对象,他执意谈着男人与女人的话题。
      说实在话,久木很想结束这场谈话,但衣川又要了酒,以窥探的口气问:
      “她先生怎么样?知道你们来往吗?”
      “我不知道……”
      “不负责任的家伙!”衣川呷口酒,“说不定他会突然冲进公司质问你,你想把我老婆怎么样?你知道他是医生吧?”
      “你一开始就告诉我了。”
      “我以为医生在那方面应该是很拿手的,看来也不见得,说不定是个懦弱的家伙,明知老婆偷人也佯装不知,不敢追究,他在那方面八成也不太行。”
      “喂!别说啦。”
      “那些菁英分子很多都是这样,只会读书考试,可在那方面就不及格nc128!”
      “会吗……”
      “不过,他总有一天会发现的,到时候怕不会善罢甘休。”
      衣川口气略带威胁。
      “所以,和那种女人仅止于轻恋爱就好。”
      “轻恋爱?”
      “是啊!就像轻音乐一样,不要太深入。”
      不知是不是为了发泄没有情人的郁愤,衣川似乎在以久木和凛子夫妻的话题为乐。
      “说不定他也是个相当厉害的角色。”
      “怎么说?”
      “太太有外遇,说不定他也有外遇,彼此都知道对方有外遇,却心照不宣地继续夫妻生活。”
      久木像要打断谈话似地看看表,叫老板算账。
      再谈下去,只会成为衣川的下酒小菜罢了。
      和衣川见面的三天后,久木在新桥车站和凛子会合,同往镰仓。正值下班高峰期,以为车内会很挤,但在新型的软座车厢中还能并肩坐在一起。
      四周几乎都是从镰仓到东京通勤的人,看起来年纪稍大职位较高的人较多。幸好没有熟人,不过车厢中男女并坐的只有久木和凛子。久木心想这样子若让公司同事撞见就麻烦了,凛子穿着酒红色套装,胸前系着围巾,倚着久木低声说:
      “好高兴,又能和你一起出门。”
      久木以为她是说去看薪能,没想到她是说别的。
      “我跟你说过一个做工业设计的朋友逸见吧?”
      “就是你那个后来到美国留学的高中同学吧?”
      “她交了一个有名的上市公司社长,不过最近分手了。”
      “是被对方的太太知道了?”
      “才不,是那个男人警戒心太强,虽然也一起去过京都、香港,但路上总是分开坐,比方坐新干线时也会分坐两个车厢,出国坐飞机也故意错开一个班次,像这样就算坐头等舱也没意思,还不如一起坐经济舱好。”
      “大概怕被狗仔队逮到吧!”
      “话虽如此,不过到哪里都是分头前去,不觉得旅途太寂寞吗?真不知道是为什么去旅行。她很喜欢那男的,可是不想再这么痛苦……”
      “分手啦?”
      “我上个礼拜见到她,她说绝不会再爱上那种人。”
      久木理解凛子朋友的说法,也理解那位社长的心情。
      的确,这次和上次去镰仓,久木和凛子都紧邻而坐。当然他并非毫不在意身旁带个女人,可因为只是到镰仓,就算被人看到了,只要辩说是认识的人坐在一起就行了。当然在这背后也不无反正已被摒除在公司主流之外,处境不会比现在更差的豁出去心理。
      不过对久木而言,若是坐新干线到京都或搭飞机出国,还是需要稍微慎重考虑。他虽然不会像那个上市公司社长一样分坐不同车厢或错开飞机班次,但坐在一起时也可能会装出一副两人不相干的态度。
      这也是日本社会对男女关系太过敏感而带来的麻烦,或许该说是太爱管别人闲事。姑且别说是工作失败,光是有外遇这点就会被降职,公司考虑人事时也会作为负面因素考虑,让人无法安心谈恋爱。从媒体到企业内部,大家拼命挖掘丑闻,就因为这个缘故,害得男人介意周围的视线而畏缩不前。也因为每个人外表都认真严肃,内在却变态地压抑欲望,人也就失去悠哉的自由豁达,造就出中伤与嫉妒泛滥的阴险社会。
      目前,经济界呼吁要放松管制,或许更需要放松管制的是男女之间的关系。久木这样漫无边际地想着,凛子把右手放在他的左掌中。
      “真高兴你能带我到任何地方去。”
      凛子说着,又把指头缠住久木的手指。
      “我就喜欢你这点。”
      听心爱的女人说喜欢自己感觉确实不坏,但在众目睽睽的电车里手指交缠,好像过分了些。久木悄悄缩回手,再次为凛子的大胆感到震惊。
TOP Posted: 2019-01-27 13:40 | 回12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898
威望:733 點
金錢:5374 USD
貢獻:621 點
註冊:2014-10-26

第二章 秋天 4.再赴镰仓
        电车抵达镰仓时已是下午七点稍过,在站前搭乘计程车直奔大塔宫,神社内院架起的临时舞台上薪能已经开演。
        久木递过入场券找人带位,因能剧已经开演,只好弯着腰穿梭于人群之间走到舞台右边的前排座位。表演的剧目好像是狂言《清水》,正演到太郎冠者因讨厌去打水而扮鬼恐吓主人的地方。
        秋意未深,微风不时从四周繁茂的树丛间吹来,舞台两侧熊熊燃烧的篝火,使周围的幽黯更显。这种气氛中虽出现鬼,主人却看穿扮鬼的是太郎冠者而不惊惧,最后揭掉了冠者的鬼面具,冠者落荒而逃。
        剧情浅显易懂,凛子微笑着再次触摸久木的手,因为是在夜空下,久木也回握着她,凛子凑过脸来说:
        “今天还住那个房间吧!”
        她是指半个月前来时一边观赏落日一边嬉戏的房间。
        “应该是的……”
        “今晚来玩捉迷藏。”
        “男的扮鬼?”
        “就像那样欺负人……”
        久木还没想好如何回答,舞台上又开始了新的表演。
        这次演的是能剧《鹈饲》,初次外游的僧人向村人借宿一夜。能剧和狂言不同,动作极少。久木看着舞台,回味着凛子刚才的话。
        这一阵子,他发现凛子对某些异常的行为开始表现出兴趣,虽然说不上变态,但在正常之中有些轻微的嗜虐,她反而更加淫荡。
        也许是凛子看到鬼面具时想起那事,久木偷眼看她,女人的侧面被斜前方的篝火照着,酡红一片。
        薪能结束时九点已过,照射舞台的灯光已灭,篝火也燃烧殆尽,四周突然封闭在幽深的漆黑中。
        久木像要逃开那份孤寂似的来到街上,叫了一辆计程车,径直来到小町街上的一家小餐馆。这是住在藤泽的一位编辑介绍给他的,据说里见nc330、小林秀雄这些住在镰仓的文人过去也光顾。一进门是个纵长型的吧台,里面虽有隔开的单间,但这种店还是和谈得来的人坐在吧台前共饮最乐。
        久木上次来是在三年前,但老板还记得他。
        他和凛子首先用啤酒干杯。
        和以前的感觉一样,店里的装潢和食物的朴实感叫人难以忘怀,即使带着女伴,也一样感觉安稳舒适。
        久木点了虎头鱼和镰仓虾生鱼片,还有烤鲷鱼。
        凛子因为今晚要留下来过夜而觉得放心,只喝了一口啤酒便开始换清酒喝。
        “以前薪能是只靠篝火照明表演的对吧?”
        凛子问。刚才两人看到的舞台表演除了篝火外确实还有普通照明。
        “镰仓的薪能已连续办了近四十次。古时候,武士观赏的或许和现在不同,那时没有电灯,就像现在京都的大文字祭一样,街灯和霓虹灯全部熄灭,整个市区一片漆黑,只有山上的文字形鲜红火焰熊熊燃烧,那种华丽庄严的景致让人情不自禁想合掌膜拜。薪能也一样,在舞台四周配置水池,只凭借风中摇曳的篝火以及倒映池中的火光观看,那种幽玄诡异的气氛远比现在强烈多了。”
        “鬼看起来也比现在恐怖阴森吧!”
        久木点点头,想起凛子说今晚想被鬼欺负的话。
        看完薪能吃过饭,时间已过十点,久木叫车,付账离开餐馆。
        从气氛明朗的店一出门就突然感到笼罩整座山的幽暗逼身而来,浓浓的绿色气息,让人知道此刻正置身镰仓。先前因薪能表演而热闹非常的大塔宫一带,如今已是一片漆黑静寂。
        因为夜间车少,从小町街上的餐馆到饭店,只用了十分钟。
TOP Posted: 2019-01-27 13:42 | 回13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898
威望:733 點
金錢:5374 USD
貢獻:621 點
註冊:2014-10-26

第二章 秋天 5.变成了鬼的男人
        到服务台登记拿钥匙一看,跟预想的一样,还是上次那个房间。一进屋,看到房间里面宽大的床,凛子便靠上来,抱着久木一起倒在床上。
        “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从坐电车、看薪能到餐馆用餐,一直众目睽睽,现在好不容易获得解放,凛子似乎放下心来。“有一点醉了……”
        “醉了好。”
        “为什么?”
        “你才会变得淫荡啊。”
        久木抱住表情娇嗔的凛子,边吻边伸手去解她的套装扣子和裙子拉链。
        “关灯……”
        久木照凛子吩咐,伸手熄掉床头柜的台灯,脱掉她的衬裙,进而解开她的胸罩,把脸凑近她时,凛子突然摇摇头。
        “等等,我先冲个澡。”
        “这样就好……”
        “不行哪,浑身是汗……”
        “不要紧。”
        此时的久木反倒想去要求甚或强迫凛子做她感到害羞的事情,可以说在这个男人的思维中有着轻微的虐待倾向,而欲迎还拒的女人则有轻微的被虐倾向。久木遵循她的愿望,右手紧紧抱住凛子上身,左手去脱她的裤袜。
        “不行……”
        凛子再次制止,但为时已晚。
        弹性丝袜和内裤轻易滑落,立刻露出浑圆柔软的臀部,至此她已经失去了最后一道防线,凛子似也放弃了挣扎。
        “人家说不行的嘛……”
        知道女人快投降了,男人更添气势。久木进一步把丝袜褪到脚踝,凛子配合地曲膝帮他脱掉。
        此刻,女人已坠入男人掌中,但往远一点看,或许是男人落入女人的陷阱里。
        全身裸露的凛子含羞带怯地紧紧抱着久木,久木感受着那份光滑温润,在她耳畔悄声说:“今晚要好好欺负你。”
        “讨厌,不可以嘛!”
        “你不是说要我变成鬼欺负你吗?”
        凛子还是不情愿地摇着头,“我这一阵子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久木在微暗中有着同感,不只是凛子,自己也一样。
        变成鬼的男人最初要做的事就是要征服这个女人。
        久木拥着裸体的凛子,左手牢牢抱着她的肩,双腿缠住她腰部以下,右手温柔地爱抚着她的背。
        在长久拘束中被解放的凛子徜徉在舒适的快感中,但她陶醉的时间只有短暂一刻。
        逐渐展现恶鬼本性的男人不会一直让女人只是沉浸在舒适里。感觉中他左手抱着女人上身,右手从颈部、背部、腰部然后到臀部,用那种慢慢的、指尖若即若离而无限柔软方式沿着肌肤滑下去……
        这样温柔、似有若无的轻轻触摸,让女人的感觉敏锐起来。
        男人用指尖反复地爱抚,指头从女人腰部触及到臀部时,凛子已无法忍受似地呻吟着。
        “不要……”
        到这时刚才的舒适感变成了酥痒难耐。
        但是男人不会因她这悲鸣般的呻吟就停止,现在开始不是爱她的男人了,而是变成恶鬼的男人正君临女人其上。
        久木更用力抱着挣扎欲起的凛子,反复爱抚着她的背部。
        一旦唤起酥痒感觉的女人肉体再也无法恢复平静,她像要逃开爱抚似地拼命扭动着上身,男人毫不在乎地继续游骋自己的指头。
        当指尖的爱抚从背部移到腹侧时,凛子发出最后的哀求:“不要啦……”
        凛子一边叫着,一边喘着气地说:“救救我……”
        凛子直到此刻好像才明白过来,现在抱着自己的是已经变成了鬼的男人。
        随着爱抚而来的酥痒的感觉层层迭起,凛子不断扭动身躯,不断哀求,但是鬼却不会因此而放过她。凛子反复哀求,哭泣,最后才终于获得了解放。她长长叹了口气,全身放松,伸展开四肢。紧接着她握起拳头使劲捶打着久木的胸脯。
        “你过分,你太过分了……”
        刚开始还以为他是在温柔地爱抚自己,可是后来却发现他刺激着自己全身的神经,简直就像在对自己进行无情的责罚。
        但是现在再去谴责他也已经迟了。“变成鬼一样欺负我吧”这句话是凛子自己说的,而久木不过是将其付诸于行动而已。自己首先提出了要求,而对方帮助她实现了她的愿望,现在却反过来怨恨他,这简直就是于理不通。
        “你真的太过分了……”
        凛子低喃着转过身去,把被单盖在身上,一副不想再理这个成心欺负她的男人的态度。可是全裸着身体躺在床上的凛子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变成了鬼的男人先折磨了一会儿女人的身体出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从后面贴近女人,在呼吸刚刚平稳下来的女人耳边说:“别着急,更厉害的还在后边呢。”
        凛子赶紧往回缩脖子,但久木却毫不介意地从后面伸出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指尖在乳头周围轻轻划着圈。
        “不行……”
        凛子想遮住前胸,可是乳头却像已经苏醒过来了一样挺立着。久木继续怜爱地用指尖反复爱抚了一会儿后,悄悄把嘴唇凑了上去。
        “你要干吗?”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接下来他要干什么。
        久木不去理会她提出的问题,低着头钻进被单里,把右手揉着的乳头含进嘴里。
TOP Posted: 2019-01-27 13:43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0, 02-23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