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一章 落日 7.用身体和身体交谈
        醉意和激情的余韵让凛子身体还在发烫,久木全身感受着那份余热,他想起“身体语言”这个词。
        现在,两人正是用身体和身体在交谈。
        语言到底无法说尽,用嘴巴说话是愈说愈乱,终至不知所云。陷入这种困境时,没有比用身体交谈更好的方法,让肉体炽烈燃烧、交合而至满足,任何难题都迎刃而解。
        证据就是此刻两人都躺在忘记先前沉闷的安适慵懒中,即使没有解决现实中任何一个问题,但藉着身体与身体的交谈,彼此都能了解体谅。
        知道女人满足后,男人仍有余裕,也就更加自信。
        “好吗?”
        其实不必问,只是想到稍早前凛子的态度,一切不言自明,但他还是想再问问已经非常明显的事实。凛子却故意让他期待落空似的,只是无言地把额头轻靠男人胸上。就算答案一定是“yes”,可用语言说出来仍觉不好意思,或许她也有抗拒的意思。
        但是女人愈是拂逆,男人愈想要她说出来。
        “喜欢我吗?”
        这也是不需要确认的。能背叛丈夫离家而来,怎么会讨厌?明知如此,但还是要问。
        “喜欢吗?”
        久木再问,这次凛子回答干脆:
        “讨厌!”
        久木不觉地盯着她看,她口气坚决地说:
        “  我真的觉得这样很不好。”
        “什么不好……”
        “和你做爱呀!”
        凛子到底想说什么呢?久木一下无法理解,凛子低声说:
        “和你做了这事后,我已不再是我,我不喜欢,这种事让我失掉理性,好恨哦!”所谓失掉理性,反过来说,不就是满足到极点吗?久木怯怯地试探。
        “可是很快乐吧……”
        “我好像掉入你掌中。”
        “陷入的是我才对!”
        “总之,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坏家伙。”
        “可是你也有责任。”
        “我?”
        “因为你太美味可口了!”
        凛子对自己被比喻成蛋糕一样感到有些困惑。
        “如果你不那么好吃,我不会这样痴迷。”
        “可是我是头一次唷。”
        “什么?”
        “变成这样……”
        看看枕畔的钟,十一点过了,不仅凛子,就是久木也无力再应付一次性爱,但觉得这么入睡太可惜。他们还想再好好享受一会儿肌肤相亲、只有两人的时间。有了        这种打算,久木再一次问凛子:
        “还是喜欢我吧?”
        “所以才说你讨厌啦!”
        女人仍然不放弃语言上的防御姿态。
        “那,为什么会成这样?”
        “你是说我那么容易上钩?”
        对语气有些自虐的凛子,久木故作调侃。
        “想不到这么好的女人会答应我。”
        “你也很棒啊!”
        “骗人!老实说我没自信。”
        “你就是没有自信这点好。”
        认识凛子时久木正被摒除公司主流之外,调往闲差。
        “和你同年龄的男人都爱摆架子,到处秀名片,吹嘘自己是什么董事啦部长啦,在公司里多么伟大多么有权力,你却从来不说……”
        “我是想说,可是没有什么可以说。”
        “女人对这些根本不在乎,在乎的是温柔的氛围……”
        “氛围?”
        “是啊!总觉得你看起来有些疲倦落寞。”
        氛围不太好说,当时精神疲倦倒是真的。
        “记得你说往后都很空闲,想调查留名昭和史的女性,你的谈吐有趣,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技巧很好。”
        凛子看着天花板,坦爽、大胆地说出心里话。
        久木不曾被女性说过“技巧很好”。他是和几个女人交往过,虽然都能满足对方,却从未想到是技巧很好。
        实际上这种事男人自己无法说什么,一切有赖于女人的看法,而且还必须是一个女人知道多个男人之后才会明白的。
        无论如何,让女人说“技巧很好”也不是坏事,而且从他现在最迷恋的凛子口中说出,让他更增自信,这真是一件让他非常高兴的事。
        “不是开玩笑,是说真的?”
        “当然,这种事就是瞎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得到夸奖,久木更加开玩笑地问:
        “那我合格?”
        “合格呀!”凛子当下回答,“不过,你恐怕没少玩!”
        “哪有……”
        “算啦,你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因此我也才享受到了快乐。”
        在一起度过了两天,凛子已完全放松。
        “刚才你说这样是头一回,那以前呢?”
        “什么事?”凛子明知故问。
        “我是指你和他做爱时。”
        “感觉是有一点,但没有那样好。”
        “那么,以前都……”
        “所以啦,我说教我这事的是坏人嘛!”
        “那也是你本身有资质。”
        “这算资质吗?”
        认真发问的凛子表情突然显得天真稚嫩,久木不禁紧紧握住她的两个乳房。
TOP Posted: 2019-01-27 03:12 | 回6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一章 落日 8.两性差异
        对男人来说,没有比确认自己最爱的女人在性的欢愉中逐渐苏醒更快乐骄傲的事了。起初像紧实蕾苞般稚嫩的肉体,慢慢放松,增强柔软度,而后像盛开的花朵般绽放芬芳。能够参与这整个过程就是自己的存在深植在她肉体深处的证据。至少,男人是这么相信,从中得到可以说是生存价值的满足。
        刚才凛子说是他教的,正是说因为久木而让她醒觉潜藏在肉体深处的悦乐,也就是说
        她过去不曾知道竟有这种快乐,甚至和丈夫之间也不曾感受过这层快乐的告白。
        “太好了……”久木在凛子耳畔低语,“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
        现在久木仿佛感觉到自己在凛子体内钉进了一根楔子,这根粗壮有力的楔子从她的腰际一直贯穿至头顶,她再挣扎也已无法逃脱。“你再也逃不掉啦。”
        “万一真的不逃了,怎么办呢?”
        久木霎时无法回答,凛子又追加一句:“你不怕吗?”
        久木重又想起夕阳西沉前凛子在床上说“好可怕”时的情景,那时以为她说的是性爱的激烈,现在才知道说的是现实。
        “做了这种事,我们会下地狱唷。”
        “下地狱?”
        “你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是一定会下的。”
        说到这里,凛子突然紧紧抱住久木,“你要拉住我,牢牢地拉住我……”
        这时的凛子刚才的激情余韵还残留在心中,她的心与她的身体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
        久木安慰着她,心中再次思索男人与女人在性的感觉上的差异。
        与雌性相比,本质上对性的快乐较淡的雄性,确认对方达到满足的过程,比自己沉浸在快乐中还要来得满足。尤其到了久木这个年龄,像年轻人般莽撞求欢的心态已淡,反而是在主动让对方感到欢畅满足之中发现男人的生存价值。虽然有的女性不相信只靠对方单方面体贴就能达到高潮,但也有的女性一开始就决定采用让对方主动引导、自己专心享受的方法。
        像凛子这种一开始矜持、像楷书般一板一眼的女人,从各种拘束中解放,知晓欢愉而兴奋,进而如一个成熟女人般奔放,最后深深耽溺在淫荡的情爱世界里,那是女人肉体的崩落过程,同时也是女人身体恢复潜藏本能后的模样,对男人来说,没有比目睹这变貌更刺激更感动的了。
        如果详细看到这一过程,就可以用身体确切感知是什么潜藏在女人身体里,它又是如何改变的真实情况。
        然而,作为一个观察者和旁观者,所能得到的快乐自有其局限,不论是多么杰出的性开发者或性旁观者,因为性是身体与身体的结合,不能只靠单方被动、一方主动而成事。就算最初是男人设计女人,但一旦女人感应到并开始热情燃烧起来之后,男人也会受其感染,紧紧相随,等到回神时男人与女人都已完全深深地沉浸在没有地狱的性的深渊里。
        到达快乐的路途虽然不同,但只要彼此都不想分开,就不可能只有一方坠入地狱的。
        久木抚摸着紧抱着他的凛子的后背,回想着刚才“坠入地狱”那句话。
        的确,两人若再贪享快乐,就可能发展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凛子说那是地狱,似乎意味着不想继续陷入进去,希望就此止住。
        但坦白地说,久木不觉得现在的快乐是罪恶。确实,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相爱结合是违背道德伦理,但反过来说,相爱的两个人为爱结合又有什么错?
        常识伦理会随着时代改变,有情人终成眷属才是天经地义的大道理,他告诫并安慰自己,不该怯于守护如此重要的东西。
        但是无论久木下多大的决心,凛子若不认同,两人的爱就无法持续。不管男人怎么安慰,只要女方胆怯,很难再提升爱的层次。
        “绝对不会下地狱的。”
        久木爱抚着凛子数度满足后愈增丰艳的浑圆臀部说。
        “我们也没做什么坏事。”
        “不,我们做了。”
        除了已为人妻,又因为她毕业于教会大学,这或许让凛子的罪恶意识更深。
        “可是,我们是如此相爱。”
        “但还是不可以。”
        到了这个地步,久木觉得用再多的道理也难以说服她,暂时只能默默顺从她的说法。
        “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去吧!”
        继续这样贪享快乐下去,或许真会下地狱,但就此禁欲,也未必能得到上天堂的保证,既然如此,索性便贪得无厌地享乐,然后下地狱算了,久木已经看开一切。[/p]


[ 此貼被rsym在2019-01-27 03:42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9-01-27 03:26 | 回7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二章 秋天 1.闲散中的思念
      窗户对面那栋大楼只有一半映照着灿烂的阳光。三天前那场台风过后,漫长的夏天也完全过去,连日秋高气爽。
      久木看完第四份报纸,靠在椅背上,视线投向溢满秋阳的窗外。差不多上午十一点,室内一片静寂,只有坐在门边的女性敲打电脑的声音轻轻入耳。
      调查室在六楼电梯右手走廊最尽头,室中央六张桌子相向而对,再靠里边摆放着一套简易沙发。久木每天上午十点到这个房间上班。
      此刻,调查室里有四名男性和一位兼任秘书的女性。表面上,大久木三岁的铃木在编公司史,大他一岁的横山在整理统计社内资料,小他两岁的村松负责开发新辞典,但这些工作都没有清楚的完成期限。久木编纂的昭和史也一样,至今仍没有具体的动作。每个人都是被摒除在公司主流之外的窗边族,上班只是不慌不忙地打发时间。
      初时久木并不习惯这房间里的闲散气氛,经常浮躁不安,经过半年大致也习惯了,也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就是现在,久木也没有急于待办的事,看完报纸,完成这项例行公事,抽根烟,望向窗外。从映照着阳光的大楼看过去,能看见斜抹过二道白云,以及远处的井字形天线。看着那静寂的天空,久木脑海中浮现出凛子白皙的皮肤,耳畔响起她到达高潮时欲压难禁的呻吟。
      在这明亮平稳的秋晴日子里想到女人肉体的,一定只有自己。
      老实说,久木现在没什么工作,闲得有些懊恼。如果是在以前的职位,整天忙着开会商量整理资料,恐怕没有时间这样频繁地想起凛子吧。
      久木望着飘在秋日晴空中的白云,过了好一会儿,突然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旁边的三个同事各自看书或盯着电脑,没人对他的举动感兴趣。
      久木环顾了一下四周,走出房间,径自经过电梯前,打开通往楼梯间的门。
      刚才久木望着天空心中想的就是要给凛子打电话。平常这个时候,凛子应该一个人在家。
      久木关上楼梯间与走廊之间的门,确定四处无人后拿出手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在以前部长任上忙于工作联络而用的手机,此刻却用来和凛子说悄悄话。
      久木拉出短短的天线,按下号码,马上听到凛子接听电话的声音。
      “是我。”
      凛子像是已经知道电话是久木打来的。久木再一次确定身边没人后才小声对着话机。
      “突然想听你的声音。”
      “你现在在公司吧!”
      “是在公司,想着你,感觉怪怪的……”
      “怎么怪法?”
      “把白云想成了你的身子……”
      “别说这种话,才上午哩!”
      “我想要。”
      “别让我往歪处想。”
      “再去镰仓好吗?”
      距离两人上次到镰仓的饭店过夜,已经快半个月了。
      从镰仓回来后,久木最担心的是凛子的家庭。太太连续两晚在外过夜,先生会怎么想?久木惦记这事,第二天就打电话问凛子:“怎么样?”凛子只说“没事”,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如果真的什么事都没有,那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家庭,是先生太老实,还是凛子掩饰得当?总之,没有变成大问题,久木暂时放了心。
      但是再要来趟过夜之旅,仍不得不在意凛子的家庭。
      “星期四镰仓有薪能(夜间露天能剧)表演。”
      久木听说每年秋天镰仓的大塔宫都举办薪能表演,以前他还不曾观赏过。
      “你可以的话我来弄票,恐怕会看到很晚,最好能过夜。”
      “我想去看。”
      听她说得太干脆了,久木不禁反问:“没问题吗?”
      “不知道,但是我想去。”
      凛子这次的回答更明快,似乎离家过夜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想去就去。
      “那……我立刻去弄票。”
      “还有三天哩!”凛子这么说后,像是觉得有些过分,“不过我可以忍耐,你也能忍耐吧!”
      当然,久木不会在家和妻子亲热,他在电话中向凛子保证后,凛子却语气微愠:“都是你把人家弄成这样,都怨你,是你不好。”
      打完电话回到房间,秘书小姐说刚才有位姓衣川的先生打电话来找他。朋友中姓衣川的只有一个,一定是三鹰那个文化中心的所长。久木这次没用手机,直接用室内电话打过去。幸好衣川还在,说是今天傍晚有事来市中心,顺便想见个面。
      久木约好六点在银座的小料理店见面便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的气氛依旧闲散,铃木无聊地打个大呵欠,四个人互相望望。
      “天气真好,不冷不热,是打高尔夫球的好天气。”
      铃木一说,众人都表示赞同,不过这一阵子久木一直没去打高尔夫球。
      任部长时每个礼拜都要打一次,闲下来以后打球次数也跟着减少。当然也是因为应酬球局少了,但最重要的还是没什么重要工作,去打球也觉得索然无味。似乎休闲只有在繁忙工作空档偶尔为之才有乐趣,当然也有像铃木这种闲了以后更会利用机会享受打球乐趣的人。
      “人一闲,心绪也跟着消沉那可就麻烦了。”
      铃木这样劝告久木,他并不知道久木和凛子正在热恋。
      爱情比高尔夫球更容易让人返老还童,久木心里虽这么想,却不宜为人道也。
      闲聊中已是正午,众人迫不及待地走出房间。他们多半到地下室的员工餐厅用餐,久木则常到距公司四五分钟路途的面馆去。其他公司职员偶尔也会去那里,有时候遇上以前部门的年轻同事,那时久木会觉得难堪,对方似乎也一样。
      向被贬职的上司打招呼好像有些困难,起初多半只是四目交接点头示意,最近久木倒比较看得开了,偶尔主动问他们“近来如何了”等等。
TOP Posted: 2019-01-27 03:58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06-17 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