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失乐园[全本] 作者:渡边淳一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一章 落日 4.忐忑晚餐
        今晚是周末,全家出动的客人不少,侍者领他们到经理先已准备好的靠窗座位,两人依着方桌,成v字形而坐,正好面对窗户。
        “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从下午到黄昏,窗前应该都可以看到海景,但在入夜的此刻外边只是漆黑一片,只有窗畔的巨松微微浮现树影。
        “我们倒是映在上面了。”
        夜晚的窗户变成晦亮的镜子,映出坐在桌边的两人,甚至连后面的客人和水晶吊灯都映出来,好像窗户外面还有一个餐厅。
        久木望着玻璃窗中的餐厅,巡视着其中是否有熟人。
        刚才是侍者领着从入口直到里面的座席,没有游目四顾的余暇。轻垂着眼穿梭桌椅之间,那种走法,说他和女人一道出游没有心虚是骗人的。
        而现在他已不在乎有人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虽说已经打定了主意,但还会在意,应该是镰仓这个地方的关系。
        如果是在东京的饭店里,就算有人看见,也可以说是商量工作上的事情或假称只是单纯的朋友而打混过去,但是在镰仓的饭店共进晚餐,任谁看到都会认为两人有相当亲密的关系,这也没办法,湘南一带本就有老朋友和亲戚,未必不会碰上。难得在久木心中逞强与怯懦这样交锋,到最后就这么说服自己。
        只要说正好有事来这里,顺便和认识的女性吃顿饭就没问题。主意一打定,调回视线,只见凛子挺直着背,姿态优雅地凝视着夜晚的窗户。她那沉稳的侧面,有着任谁看到都无所谓的坚定与沉着。
        进餐前,侍酒师过来询问喝什么饮料,久木先点了白葡萄酒,正吃着前菜,经理用大盘盛着近海捕捞的鲍鱼送过来给他们看。
        “做清蒸和奶油两吃好吗?”
        因为很新鲜,生吃似也不错,但还是听凭师傅处理。
        面对的窗户上依旧倒映着餐厅内景,连附近座席上的每个客人的表情都看得清楚。
        “不知有没有认识的人?”
        久木喝下一口葡萄酒,试探地问凛子。
        “离横滨这么近……”
        凛子的娘家是横滨的有历史的进口家具商,大学也在横滨念的,这一带熟人应该不少。但是凛子头也不回,很干脆地答道:“一个也没有。”
        从进饭店开始,凛子就没有胆怯的感觉,那态度到现在依然没变。
        “刚才太阳下山时,你看起来有些落寞,是想家了吗?”
        “你是说我?”
        “两天不在家……”
        凛子拿着酒杯微笑道:“我担心的是猫咪。”
        “猫咪?”
        “我出来时它不太舒服,不知道怎么样了?”
        久木知道没有小孩的凛子养了只猫,但听她说望着渐黑的天空时所想到的是猫,多少有些愕然。
        但紧接着,久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喂猫的男人的身影。此刻,凛子的先生在老婆不在的家中和猫独处吗?
        老实说,他很在意凛子的先生和家庭,但真要开口探问,却又有些困惑,心里面虽然很想知道,但同时也担心知道太多反而会怕。
        但是刚才听凛子说两天不在家,担心的只是猫,反而她先生的事再次让他心悬。
        “那猫吃什么?”
        “我准备了猫粮,我想不要紧吧!”
        那么,她先生吃什么呢?久木虽然在意,但现在问到这个显然就是多余了,至少不适合当做此刻两人享受进餐乐趣时的话题。
        侍酒师过来为他们斟酒,侍者像配合好似的送上做好的鲍鱼。牛排煎得恰到好处,轻烤制的鲍鱼配着烧肉薄片。
        法国菜中久木也喜欢能够充分发挥材料优势的口味清淡的菜式,凛子这一点似乎相同。
“开动!”
        性爱之后,凛子似乎觉得饿了,她开心地吃起来,刀叉用在她手中总是美得毫不做作。“真好吃!”
        吃饭的时候凛子变得专注而天真,看着凛子,久木的思绪又回到刚刚不久前的床上场面。
        这话确实难以启齿,不过“真好吃”的确也是凛子自身的写照,那柔中带紧的玄妙触感,才真是美味中的美味。
        凛子根本不知道男人正想像着那事,专心地吃着鲍鱼,受到她的影响,久木也把清蒸鲍鱼送进嘴里。
        吃完饭时九点稍过,他们喝完了一瓶白葡萄酒、一瓶红葡萄酒。
        凛子酒量不算好,从脸颊到前胸微微带着酡红,是性爱余韵更添加了醉意吗?她眼角也有些倦意。久木比平常醉得快,但不想就这么回房休息。
        走出餐厅,探头看看大厅深处的酒吧,人声混杂,只好死心回房。
        “到外头看看吧?”
        凛子一说,久木立刻打开通往室外的门,屋前就是庭院,往前走十米是树丛,眼前荡漾着夜晚的大海。
        “有海的味道。”
        有一点风,凛子抒胸吸气,任凭微风轻拂鬓发,久木也配合她的动作深呼吸,感觉海更逼近身边。
        “江之岛围在光中……”


[ 此貼被rsym在2019-01-27 02:49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9-01-27 02:42 | 回3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一章 落日 5.没有真正和谐的夫妻
      如同凛子所说,街灯和车灯照射下的海岸公路勾描着缓缓的弧线到小动岬,自岬尖突出至海上的江之岛,在海边的光亮中像军舰般浮现,位于山顶上的灯塔光芒,随着夜深更增亮度,从山丘上锐利地射进幽暗的海面。
      “好舒服啊……”
      久木靠向迎风而立的凛子,因为手上端着酒杯,无法拥她入怀,只凑近脸深深一吻。在海岸的清爽气息中,知道两人接吻的只有灯塔的光。
      “我去拿酒,威士忌好吗?”
      “我要白兰地!”
      在海风吹拂的夜晚,庭园一隅有着像是招呼两人来坐的白色桌椅。离开餐厅时以为醉了,但被夜里的海风一吹,觉得还没喝够。
      “这是可以看见海的私人酒吧!”如同凛子所说,除了夜空闪烁的星星和浮在海上的灯塔光芒外,没有东西可以潜入他们之间。
在这秘密的酒吧中举杯共饮,这个小小角落霎时像脱离现实、浮游在梦中世界一般。“真想就这样不动了。”
      凛子的真正意思是两人就这么一直吹着海风,还是不要回东京去?久木想进一步试探。
      “那么就一直待在这里?”
      “你也一起留下吗!”
      “只要有你……”
      两人就这么望着夜空,不久,凛子呢喃道:“可是,很难吧!”
      这是什么意思?久木不懂,他改为想到自己的家庭。
      没有人知道久木此刻在这家饭店。昨天离开公司时只对办公室的小姐说要“早点回去”,对太太也只说“有事要调查,去京都两天”,太太没有多问,她以为要知道他人在哪里,打电话问公司就知道。
      独生女儿结婚后,家里就剩下夫妻两个,太太正热衷于熟人介绍的陶器厂商营业顾问的工作,常常比久木回家还晚。夫妻间也只有些例行性交谈,没有一起吃饭出游的雅兴。
      即使如此,久木也不曾想过要和太太离婚,他只是厌倦现实,不再有心动的感觉,但夫妻到了这个年龄都是这样,他自己也明白。
      至少,在认识凛子以前,他是这么想,也觉得这样就好。
      久木刚起的思绪又让新从海上吹来的夜风给吹到另一端的天空去,代之而来的是担心起凛子的家庭。
      “刚才你说担心猫咪,那你先生呢?”
      在餐厅人多问不出口,在辽阔的夜空下胆子就大了起来。
      “你两天不在家不要紧吗?”
      “以前也曾在外面过过夜。”
      凛子像告诉星星似地仰望夜空回答说。
      “有时是为书法的工作随老师到各地上课,有时是开展览会。”
      “那……这次也是用这个理由吗?”
      “不是,我说今晚要见朋友。”
      “连续两天?”
      “有个好朋友住在逗子,周末嘛!”
      她是用这个藉口混过她先生吗?就算真是这样,万一家中有急事要联络她怎么办?
      “你朋友知道你在这里吗?”
      “我约略提过,没问题的。”
      什么没问题呢?久木还是不太明白,凛子干脆地说:“他不会找我的,他喜欢工作。”
      凛子的先生是医学院教授,或许一直会待在研究室里,但这样是否太过放心呢?
      “他有没有怀疑过你?”
      “你在担心我吗?”
      “你先生要是知道了就不妙啦……”
      “他如果知道了,你会困扰吗?”
      久木深深地呼一口气,咀嚼着凛子刚才的话。
      刚才女人问男人,我先生要是知道了我和你的亲密关系会困扰吗?乍听之下像是问句,事实上却是表明女人已有被丈夫万一知道的觉悟。
      “你先生知道我们的事吗?”
      “这……谁知道?”
      “没说什么?”
      “没有……”
      刚刚觉得这样就放心了,凛子又像是事不关己似地说:“或许他是知道的。”
      “没明白问过你?”
      “不是没问,可能是不想问……”
      突然刮来一阵强劲的海风,把她的话音儿吹向夜空,消失无声。
      久木追着风的去向,心想:她说他不想知道,是害怕知道吗?即使觉得太太好像有外遇,也不想确认事实,与其知道了憋气,倒不如不知道的好,是这个意思吗?
      久木的脑子里再一次浮现出身穿白衣的高个子医生的模样,从地位来看、从外表来看他都没有缺点,这几乎是许多女人憧憬的对象,虽怀疑妻子有外遇却闷不吭声。
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是因为先生太爱妻子而不愿意追究呢?还是假装不知而冷眼旁观一再不忠的妻子呢?想着想着,久木脑中的醉意急速清醒,他想像着这对奇怪的夫妻模样。
      “很奇怪吧?我们……”
      久木刚要点头认同凛子的说法,又觉着不对劲儿。
      如果不相爱的夫妻很奇怪,那这世上就有太多奇怪的夫妻。
      “奇怪的不只是你们,世上没有真正和谐的夫妻。”
      “是吗?”
      “每一对夫妻都有奇怪的地方,有的只是表面上配合得很好。”
      “如果连表面都合不来怎么办呢?”
      凛子仰望着夜空的脸,映着房间照过来的灯光,可以清晰地看清她左侧的脸,久木知道这是她又提出的一个新问题。
TOP Posted: 2019-01-27 02:53 | 回4樓
rsym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4907
威望:734 點
金錢:41 USD
貢獻:9922 點
註冊:2014-10-26

第一章 落日 6.未来险阻
        凛子问妻子若无法配合丈夫该怎么办?意思是现在已经陷于无法配合的地步,还是不久的将来随时可能发生这种状况呢?不论是哪一个,她都像在寻求久木的答案。
“那他对你……”
        不知为什么,久木此刻有些排斥称呼凛子的丈夫为“你先生”,只想用不明确显示他们夫妻关系的单纯第三人称“他”。
        “他还要求你吗?”
        说了以后,久木才知道这才是他最想问的事。
        凛子陷入沉思,静默一阵子后朝向夜空低声说:
        “没有……”
        “一直都?”
        “因为我总是拒绝。”
        “他能忍受?”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只是做不来的事就是做不来嘛!”
        像说着别人的事似的凛子的侧面,潜藏着女人那种说不要就是不要的洁癖和坚决。爱情总在某一时刻会遇到险阻。
        一开始相识,便觉得情投意合,随即以身相许。那过程顺利得连当事人都难以相信,情绪亢奋得以为这世上一无所惧,但是到达顶峰瞬间,也正是猛然发现前面是个深谷而感到惶惑之时。两人贪享快乐,以为正徜徉在性爱花园里时,才知道眼前还是杂草丛生的莽莽荒地,不觉悚然。
        此刻,久木和凛子已经度过一帆风顺的初期而面临深谷天险,能否顺利超越,要看两人的激情是否不再会有改变。
        到目前为止,他们每个月幽会几次;有时候说好做一趟外宿之旅。如果仅仅满足这种程度的幽会,也就不需要再越过那个深谷,可惜彼此都无法就此满足,都希望见更多次面,感觉对方更贴近自己,既然有这样的期待,多少必须有冒险的觉悟,因为只要向前踏出一步就要有越过深谷的勇气。
        不用说,这个勇气是彼此都不顾家庭、随心所欲行动的坚定意志。只要意志坚定,两人就能更自由、更热情地享受独处的时间。
        当然在这背后必有很大的牺牲,凛子得来丈夫的不信任,久木失信于妻子而起争执,演变下去很可能导致家庭破裂。他们能自我克制到什么程度,又想满足彼此愿望到何种程度?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此刻凛子的家庭如她所说,简直就处于破裂边缘,妻子不接受丈夫求欢,彼此没有性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还继续做着夫妻。当然在没有性关系这一点,久木和太太也几乎没有性关系,在此意义下,说久木的家庭已破裂也不无道理。
        只是与久木相比,凛子更难处的是丈夫求欢时自己必须拒绝的妻子立场,不像久木这样不主动要求就可以没事的轻松。
        吹着海风,久木此时有些豁出去的感觉。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所顾忌,他想趁这时明白地问问凛子今后的打算。
        “他知道你为什么拒绝吗?”
        “大概知道吧!”
        久木脑中再度浮现凛子先生那学者风度的模样,虽然不曾见过,但那张脸上总是端端正正地挂着眼镜。
        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现实中虽是自己的情敌,久木却不那么憎恨他,自己是爱恋他妻子的人,他则是妻子被抢走的男人,是他那可怜的立场引发自己的同情,还是他默默忍受妻子拒绝求欢的沉稳让久木丧失了对抗意识呢?
        不论如何,久木此时立于优势是肯定的。但是也必须负起立于优势的责任不可。
        “我了解你的难处。”久木在心中对凛子说抱歉。“说起来,我也为难。”
        “你还好吧!男人都无所谓的!”
        “但也有有所谓的时候。”
        海风突然变成一阵强风袭过,凛子像被逼得无路可走似地呢喃说。
        “我大概不行了。”
        “不行?”
        凛子朝着夜空缓缓点头。
        “我在想总会有不行的那一天的。”
        “怎么会……”
        “女人不是总那么能干的。”
        吹着夜风的凛子轻轻阖眼,看着她那殉教徒似的表情,男人心中溢满对女人的爱恋,不觉拥她入怀。
        他们接吻,按着被海风打湿的头发回到房间,回过神时两人已在床上,无所谓是谁主动。
        只是彼此谈到家庭,话题愈是深入愈是令人不耐,在想不出解决方法的窒息难耐中,床是惟一的避难所。
        久木像突然变成狂暴的野兽,他扯开凛子的衣裙,凛子对他的粗暴小声的“啊!啊!”地回应,并且也主动地配合他的动作脱掉衬衣裤。
        此刻的凛子似也期待着疯狂做爱。
        气喘吁吁而全裸的两人迫不及待地紧紧相拥,皮肤与皮肤之间别说是凛子的丈夫,就连灯塔的光芒、夜风和房内的空气都无法介入。彼此筋骨交错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对方的唇。
        是都醉了的关系吗?高潮来得极快,凛子没多久就达到高潮,久木确定以后停止动作。
        知道床上暴风雨的,只有枕畔微暗的台灯。
        就在不久前突然变成野兽的两个肉体,在满足后的此刻像驯服的宠物恢复安静,四肢交缠地躺着不动。


[ 此貼被rsym在2019-01-27 03:10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9-01-27 03:02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06-17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