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重庆神雕侠侣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重庆神雕侠侣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秋越江流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23
威望:23 點
金錢:2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1-06-06

马克
TOP Posted: 2019-02-04 16:05 | 回36樓
可见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1036
威望:344 點
金錢:18526 USD
貢獻:12000 點
註冊:2012-04-24

【十六】洞房花烛

  黄蓉和杨过搬到了郭靖在南岸买的房子,这里没人认识他们,黄蓉每天精心
打扮,和杨过出双入对,邻居商家都夸配一脸。杨过要带黄蓉去注册,黄蓉坚持
要等到郭靖百天之后。

  圣诞节前夜,杨过带黄蓉去南滨路酒吧街跳舞,黄蓉跳累了在旁边坐着的时
候,杨过先是跟一个穿绿衣服的姑娘跳,还在人群中冲黄蓉挥手,然后黄蓉去买
杯酒的功夫,远远就看到杨过不知怎么招惹了一伙混混,穿过人群拽着黄蓉逃走。

  两人顺着江边一气跑到长江大桥下面才停下,坐在路边喘气。

  黄蓉问:「你干什么了?」

  杨过说:「什么都没干,就跳舞啊,有个妹子要加我,我没答应,跟着过来
几个混混,音乐太吵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打起来了。」

  黄蓉举手扯他耳朵,说:「鬼话。老娘在场你还敢去撩别的妹子!」

  杨过挣开把她抱进怀里,黄蓉要抽手臂出来,被杨过紧紧箍住。杨过在黄蓉
耳边说「我对老娘忠心耿耿。」把她抱了起来。

  杨过比黄蓉高一头,这么抱起来之后黄蓉两脚悬空。黄蓉笑说:「老娘?就
知道你嫌我老!」

  杨过说:「你哪里老?新鲜得很,新鲜热辣。」说着吻上去。

  两人的舌头纠缠了一会儿,黄蓉松开口,问:「如果你刚才钓到了那个妹子,
你接下来会作啥子?开房间?」

  「开房间……那是不浪漫的禽兽所为,我会带她到长江边上,看看风景,亲
亲她……」说着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黄蓉的上衣,解她的胸罩。

  黄蓉笑:「痴脚动爪……流氓……啊!你爪子好冷……」

  「冷没关系,我知道你身上有个地方很暖,一会儿我去捂捂……」杨过一边
跟黄蓉调情,一边眼睛周围望,这里是黄葛渡立交桥和长江大桥的连接处,上上
下下都是车道。黄蓉猜到他在想什么,说:「财迷豁眼……开房都舍不得,要打
野炮……打野炮也不能带到江边儿噻,当心滚下去呦。」

  杨过单臂抱着黄蓉,另一只手向下抄起她的腿,打横抱起来钻进立交桥路边
的树林,这是游乐场下面的山坡,树还很多。

  「你来真的?出来前不是刚刚作过?」黄蓉低声笑,「脏兮兮黑麻麻的……
不要……炮房钱老子出噻……」

  杨过已经找了个树丛间的空地,把她放在了地上,手已经伸进了她衣服。黄
蓉低声笑着挣扎:「好冷,好冷……」

  杨过抽手搓了搓,掀起她裙子往下拉她的连裤袜。

  「别闹了,老子怕了你了,这地下好脏的……」

  杨过继续,脱掉了她的皮鞋,连裤袜也拉到了膝盖上面。黄蓉半真半假地挣
扎:「衣服都脏了……乖快下去……再不下去妈妈打你屁屁……」

  杨过的手按在了黄蓉的大腿中间,摸到是条丁字裤,笑说:「弄脏了爸爸给
你买新的。」

  黄蓉更用力的挣扎:「不要……我不喜欢……」

  杨过把丁字裤和裤袜一起扯过膝盖,拽掉一条腿,黄蓉踢他,杨过趁机用双
臂挡住她双腿,往两边分开黄蓉,跟着就解开自己的裤子,捅了进去。

  黄蓉忽然哭起来。

  杨过一边挺动下身,一边亲吻黄蓉的脸哄她:「别哭,试一次嘛,试过这一
次之后,你要是真不喜欢野战,以后我就再也不搞了。」

  「狗日的老子现在就不喜欢……」黄蓉一边骂一边开始吸气提臀配合,说:
「你快点射……」

  杨过说:「你有点情调嘛……」

  黄蓉换了个腔调;「老公……给人家嘛……」

  这里距离车道不远,之间的树木也没有杨过以为那么多,旁边一条车道堵车,
刚好有辆开着远光灯的车对着他们这个方向,把周围照得雪亮。

  「被人家看到了!」黄蓉闭紧双眼,忽然剧烈颤抖起来,说:「快……快!
用力!用力!」

  杨过顾不得周围的灯光,全力冲刺,黄蓉张口咬在他脖子上,喉咙里发出一
阵悠长缠绵的叫,猛烈地泄出一道阴精。

           ***  ***  ***

  过了新年不久,陆展元给杨过打电话,说出来聚聚,杨过说:「今天不行,
我约了人看电影。」

  「还是你的……还是那个……」

  「还是黄蓉,我的后妈,现在是我女友。」杨过满不在乎。

  「好嘛,你一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终于被栓牢喽。」

  两人对对时间表,约好下周四一起去欧阳牛蛙。当天他们到了欧阳牛蛙,却
发现黑糊糊的一片瓦砾,问旁边邻居,说前天刚刚失火烧掉了。

  杨过问:「老板儿嘞?」

  「不晓得为啥子,那天他睡在店里,也烧死了——也可能就是因为他夜里睡
觉烧煤取暖,这都是命啊。」

  杨过和陆展元换了个地方胡乱吃了顿火锅,陆展元似乎有话要对杨过说,但
两个人喝了十几瓶啤酒,他终究也没说。杨过猜陆展元是要劝自己和黄蓉适可而
止,既然陆展元不开口他也不问,省得大家没意思。杨过自己也知道自己性子偏
激,非要跟人反着来,既然全世界都不准他跟黄蓉在一起,那他就非黄蓉不娶。

           ***  ***  ***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郭芙婚礼如期举行,事先给黄蓉杨过发了短信,不准他
们去。当天中午杨过出去开车,兜了两个钟头,黄蓉忽然打来电话。

  「老婆,什么事?」

  「还不是你老婆呢。」

  「那你就嫁给我吧。」

  「好啊,现在去登记吧。」

  「现在?」

  「你肯不肯?」

  杨过说:「我去接你。」

  「堵车一来一回得耽误两个小时,就在婚姻登记处见吧。」

  黄蓉仔细化了妆,她本来就脸小,今天穿了件大红的唐装,显得脸只有巴掌
大,完全看不出是四十出头的人。登记处的大姐简直恨不得从里面跑出来逼问她
是在哪里整的容,黄蓉无奈,只好告诉她是在韩国。大姐点头:「我就说嘛,还
是那边整得好,经验丰富噻。」

  从登记处出来,杨过抱着黄蓉接吻,说:「老婆。」

  「老公。」

  「咱们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吧。」

  「回家吃。」

  「结婚这么大的事回家吃?」

  「我都准备好了,回老房子——咱们开始的地方。」

  杨过开车回到老房子,黄蓉已经悄悄重新布置过,桌上摆满杯盘,还有高高
低低许多蜡烛。

  杨过在桌边坐下,赞美说:「这么多好菜啊——老婆辛苦了。」

  黄蓉拉上窗帘,把所有的蜡烛都点亮,满室红光,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冰
好的杯子和两瓶啤酒。

  杨过打开斟满,说:「老婆,来喝交杯酒。」

  黄蓉看着他,泪光莹然。

  【十七】情为何物

  喝过一杯交杯酒,杨过微笑着捧过黄蓉的小脸,一记长吻。

  良久两人才分开,黄蓉看着他,叹了口气:「早知道你的技术这么好,我恐
怕早就弄点砒霜自己去灌郭靖了。」

  杨过干笑一声,说:「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黄蓉说:「可是你为什么要害死郭靖呢?是为你生父杨康报仇吗?」

  杨过看着面前的女人,心头狂跳,口气仍然平静,问:「你知道多久了?」

  黄蓉说:「一个多月。」

  「你知道之后这段时间,我们做了几十次吧?」

  「你谦虚了,是一百二十二次。」黄蓉笑靥如花,「体力真好,我会怀念你
的。」

  「你现在才想起要替郭靖报仇,是不是晚了点?」

  黄蓉说:「我尽力了,我需要时间作准备。」

  杨过眼睛在房里打转,三间卧室都紧闭着门,他问:「酒里有毒?还是房间
里藏着杀手?」

  黄蓉微笑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哦,你死了我要继承遗产啊。你爸有笔钱藏在郭靖那里,你爸死后郭靖失
眠了二十几天终于没有交出去,而是用你的名字在沙坪坝买了间门面,现在值好
多钱。」

  杨过心里百味杂陈,想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黄蓉微笑:「你死在我手里,还要替我养孩子,开不开心?」

  「算了,大丈夫恩怨分明,我应该害郭靖,你也应该找我报仇。」

  黄蓉笑容更盛:「我的确应该找你报仇,你却不应该找郭靖。」

  杨过觉得脖子后面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你要报仇,应该找的是我啊。」黄蓉好看的手指一转,姿势曼妙地点点自
己的鼻子:「当年向缉毒大队举报你爸爸的,是我噻。」

  「……你……说谎!」杨过猛地一推。

  黄蓉早有准备,起身让开,说:「当年我要买这房子,凑不出首付,打麻将
时听你爸爸接电话,说要接一批四号。我记得他那时用的是摩托罗拉V70,那时候
最骚气的旋转设计。我拿来看看,他也没当回事,我看到了他们交易的短信,关
于时间和地点,他们用了些很简单的暗语和移位密码,我一看就猜出来了。然后
接货那天,我就算好大概的时间,提前一点给你爸爸打电话,套出了位置然后告
诉了缉毒队……」

  黄蓉居高临下看着杨过,说:「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可你也不想一想,郭
靖当年还在妓院看场子,以他那种耿直脾气,怎么会跟缉毒队当线人?更值得怀
疑的,不是我吗?我跟你爸交情更长,而且我家从民国年代就是袍哥,想不认识
警察都不行。」

  杨过还是不信:「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我呢?你想让我为郭靖的事感到悔恨
……是的,你一定是骗我的。」

  黄蓉说:「但是你并不会感到后悔、也不愧疚,对不对?」

  「后悔什么?」杨过大笑,「我是毒贩的儿子,恶魔之子,二十几年来,这
世界都一直这么看我,我只是没让这世界失望——」

  「你替一个毒贩报仇,还杀了不相干的人,杀了我老公……」

  杨过忍不住讥诮一句:「好像现在我才是你老公啊,老婆。」

  黄蓉根本不在乎:「你珍惜当下吧,我很快就又是寡妇了。」

  「好了,把你的底牌亮出来吧。」

  「底牌?」

  「是啊,你说了这一大篇话,不可能是只为了我,你说给谁听的?你在录像?
还是玩直播吗?」

  黄蓉笑了:「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力气,这些话我确实是说给人听的,不
过不是网上的陌生人,你这么冷血无情的人,又怎么会在乎陌生人的看法?」

  杨过看着黄蓉,沉默地等待下文。

  「不会聊天。算了,答案揭晓,你这段最后的对话,我想让这世上唯一你在
乎的人听。」黄蓉敲敲墙,主人房的房门打开,黄蓉的表姐梅超风和她老公陈玄
风站在里面,中间一把椅子上捆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穿件黑皮夹克,一头乌黑
的长发。

  杨过霍地站起来:「龙……龙老师?」

  那女人抬头,一张清瘦的瓜子脸,神情冷漠,眉目如画,嘴里塞着东西。

  「你这前任还真不容易找,」黄蓉冷笑:「她移民入了加拿大籍还改了名字,
能找到她我真是用掉了我爹九十多年攒下的所有人情,还幸亏她新年回来探亲,
还自投罗网地在重庆换车,身份被录入到公安的识别系统。」

  杨过彻底失去了平静,盯着龙老师,对黄蓉的话好像什么也没听到,脸上大
汗淋漓。

  龙老师看着他,眼神很古怪。

  黄蓉冷笑:「怎么?千言万语无从说起?还是不想让老子听?」

  杨过说:「你放了她,她跟我十几年没见了,毫不相干。」

  「毫不相干?毫不相干你为什么舍不得洗掉那纹身?」

  「不是你说不用洗掉吗?」杨过激动起来,又自己平复情绪,柔声说:「蓉
儿我觉得你太冲动了,你我的恩怨,不关她的事。」

  「不是她,我怎么能看到你满头大汗的样子?」黄蓉冷笑着注视杨过:「我
跟你相处了十几年,今天第一次看到你动真心。」

  「我对你也……我对你曾经是真心的。」杨过说:「蓉儿,不如你去洗把脸
冷静想想,你对一个陌生人,又是跟踪又是绑架的,还说要杀人,就为了另外一
个人十年前的纹身,过份了吧?」

  「过份就过份!谁让你耍我?老子从来没被人家这么耍过!」

  杨过苦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黄蓉走过去,摘下龙老师嘴里的布,说:「你们俩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两个人同时说:「我跟他没什么可说的!」

  「说不说你们一样会死。」黄蓉冷笑:「听说喝了百草枯,一天之后就肺部
纤维化,有话也说不出了。」

  杨过苦笑,说:「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他忽然神色一变:「你给她也喝
了毒药?」

  黄蓉笑:「当然,既然说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说话就要作数啊。」

  杨过探身想要抓黄蓉,忽然五内剧痛,从胸口到小腹都燃烧起来,不由自主
地歪倒在椅子上,他看着黄蓉,凄然说:「你搞错了。」

  「我搞错了什么?」黄蓉终于觉得杨过不像演戏。

  「我喜欢她没错,可她并不喜欢我,你杀错了人。」

  龙老师开口,她声音很好听,只是没什么感情:「没关系,能亲眼看见你落
在这恶毒女人手里,亲眼看见你死得惨不可言,我开心得很,死了也没什么。」

  黄蓉拍手:「好演技,好有默契——只是你们演得再好也迟了,百草枯是没
的治的。」

  「我们……不是……演!」杨过四肢无力,挣扎着起身过去,掀开了龙老师
的上衣下摆,拉起她的背心。

  平坦白皙的小腹上,有几十道丑陋的暗红色伤疤,组成了一句话「直教生死
相许」。

  杨过抹去脸上的鼻涕眼泪,说:「龙老师辞职离开重庆,不是因为师生恋,
而是她那年走夜路被强奸,强奸犯还在她身上用刀刻了这六个字。」

  黄蓉脸色变得惨白,看看杨过,又看看龙老师。

  龙老师明白她的意思,淡然说:「我不怪你,谁让你跟我一样,遇见了这个
孩子、又不知道……他是恶魔呢?」

  【十八】天意如钩

  时间回到1月初的一个早上,笼罩重庆几天的雾霾突然散去,阳光明媚。

  这时郭靖刚刚下葬,杨过和黄蓉蜜里调油,郭芙和耶律齐忙着筹备婚事。

  昨晚郭芙又去小姐妹家打通宵麻将了,杨过和黄蓉两人缠绵了一夜,天快亮
黄蓉才睡。但杨过天刚亮就出门了,一是躲开郭芙,二是开滴滴赚点钱。

  杨过接的第一个客人是去机场,在机场他见时间还早出租车少客人多,就蹙
到队尾,有几个客人看过来,杨过冲队尾一个高挑女人喊:「美女打车吗?」

  那女人戴着口罩墨镜,操沙哑的普通话问:「高铁站多少钱?」

  杨过拉起口罩下车,一边把行李装进后备箱一边说:「你是美女,五十吧,
我就赚个油钱。」

  女人上了车,穿件黑色短皮夹克,一头长发垂在身后,拖一口轻便旅行箱。
上车的时候,杨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那女人开口:「师傅,你看什么?」

  「没看什么,我看你有点面熟。」

  「我戴着口罩墨镜呢,面熟?」

  「你是明星吧?来拍戏?」

  「不是,我外婆病了,我急着去汉中,成都雾霾严重没航班,我就先飞过来
再换高铁。」

  后面过来了一辆正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探头骂街,杨过毫不在意地上车,
一边开车一边问:「你外婆病得严重吗?」

  「麻烦你看路。」

  杨过看出客人是那种从头到尾沉默的类型,就闭了嘴老实开车。

  把客人放在高铁站,杨过先去吃早点。

  坐在街边豁小面的时候,有人在微信上找他,是之前撩过的一个学生妹炮友,
叫洪凌波的。闲着没事,杨过跟她逗了几句,洪凌波问:「我在我们学校旁边的
汉庭酒店,中午才退房,你来不来?」

  杨过说:「不来了,就这样,拜拜。」

  「你有新女人了?没关系的,我又不想跟你结婚,把你女人带上好了。不然
……我还有个姐妹也在这里开房,你要是让我满意,我就把她也叫上,好不好?」

  「我还有事,不说了。」

  「双飞都不要,你性无能吗?」

  「那个我还行,但……我有了想要结婚的人啊。」杨过微笑着按下了红色圆
钮。

           ***  ***  ***

  郭芙和保姆陆续进门之后黄蓉也换衣服出门了。

  郭芙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给大武小武都发了张乳沟照,小武要求视频。郭
芙接通,懒洋洋地说:「没东西给你看……」

  小武说:「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嘛。」

  「聊啥子?」

  「昨天我同事完颜萍说看到你妈和一个年轻男人逛街。」

  「那又怎么了?」

  「他们很亲热的样子。」

  「武修文你到底想说什么?」

  「难怪表叔死了表婶不怎么难过,嘿嘿。」

  「滚。」

  「完颜萍你认识,不八卦的。」

  「我妈跟我爸怎么样我不知道?告诉你,就算我妈找个人,也是拿来走出阴
影的工具。」

  「我是关心你,小心你妈给你找个小爸。」

  「我妈找个帅哥,我替她开心还来不及。」

           ***  ***  ***

  黄蓉走进一家纹身店,找了个女纹身师。

  黄蓉解开衣服,露出左边乳房,说:「我想在这里纹一句话,直教生死相许。」

  女纹身师笑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一人一半是吗?谁纹着
『问世间情为何物』,你男朋友还是老公?」

  黄蓉一笑:「男朋友。」

  女纹身师拉开黄蓉的衣服,看到枣儿似的大乳头,皱眉问:「你还在哺乳?
哺乳不能纹身。」

  黄蓉又问纹得小点可不可以,女纹身师拒绝了:「纹身颜料会影响乳汁的,
再说你哺乳期过后乳房会缩小,字体也会变形。」

  黄蓉失望地走出纹身店,遇到交警队长丘处机从旁边的洗浴中心出来。

  丘处机热情地过来招呼:「小黄,今天没在医院里,小郭好点了吧?」

  「没有。」

  「哦,看见杨过跟他说一声,那天一点小事,还送什么礼。」

  「送什么礼?」

  「那天车祸出现场的交警跟他纠缠,他打了个电话给我,然后昨天还跑去我
那儿送了张消费卡给我。这孩子真是见外……」

  「哦……老丘,那交警跟他纠缠什么,你知道吗?」

                【完】

                 后记

  这篇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色文旗号的言情小说。

  像我之前在回帖里说过的,本来的计划是想写三组角色的,黄蓉杨过之外,
还有陆展元和李莫愁,武三通和何沅君(就是医院里夜班护士之一)。但是我其
实不会说川普,因为最近在看《最后的棒棒》才想到以重庆做背景。我试过硬写
一点另外两条线,但所有女性角色一开口都跟黄蓉一个味儿,效果很差,就删掉
了。

  删完之后,肉味更少,但我死不悔改,总觉得小黄文也需要角色。
TOP Posted: 2019-02-05 20:26 | 回37樓
yangtze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5510
威望:553 點
金錢:132 USD
貢獻:3 點
註冊:2011-06-0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9-02-09 02:45 | 回3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02-21 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