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生命中经历的女人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生命中经历的女人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
威望:6 點
金錢:5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我们一行分三个车坐起,我那个车前面坐的是阿蓉,后面是我和一网。开车是个男人。那些男人我还是分不清谁是谁。反正都长得象韩剧中的男明星。薇薇上了其它车。我只知道她现在内衣内裤都没穿,完全真空,估计在车上会坐到某个“桩子”上。看他们垂涎欲滴的样子。哼。她一向把自己包裹得太深。车子向城市的效外开去。      阿蓉对我说, 我们这些女人中,就一网和阿莲在婚姻中,其他都是单身贵属。阿莲是最幸福的,有个有钱的老公,她自己也帮老公管着个公司。这不,现在她还在上海出差呢。现在我们要去的别墅是阿莲的。我们是通过短租平台订她的房间的,费用通过平台给她,所以我们的事对她不会有任何影响。房子租出去了,她老公自然也不会过问客人的情况。阿莲过来混战,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车子开了好一阵子,在一个象乡村的地方停下来。阿蓉上去在锁上点了几下,门就开了。是密码锁。
        房子很宽,有四个房间一个厅,西式装修。分上下两层,上层还有观景平台。室内布置得十分温馨,有很多西式裸体浴画,都是名作。这是个做爱的天堂啊。进得房内,大门一关,男人们纷纷解衣宽带。等他们脱完,发现丹姐比他们还脱得快。压根儿她就今天没穿内裤和乳罩。 丢掉裙子就行了。她标志性地撩起大腿,开始点烟。阿蓉等女人们各忙各地,烧水的烧水,摆小吃的摆小吃,但都在“途中”被男人脱得精光。哗噻,一部经典大片准备上演。


有两个浴室,他们都分别涌进去洗去了。阿蓉交待,浴沐是特别重要的环节,在整个做爱过程中,都必须不断地洗洗洗,哪怕有点不卫生,如果洗得及时,也没得问题的。这个理论,阿娟就不断地灌输过给我。我也觉得这是很对头的方法。
        卫生间是舔屄的好地方,我也喜欢,水往屄上冲着,一点异味都没有。不管怎么样,我的第一舔肯定是给阿丹的。我知道丹年纪大点,在其它男人那儿,自然不是那么吃香。而我喜欢阿丹,我不想让她受感到一点点的冷落。所以我一个劲地给她舔。这儿的男人都挺好,我就认为能帮女人舔屄的是好男人。君不见,男人在网上总是招摇女人见了他有大有长的东西,口涎三尺想尽含口中。这个多半是谎言,女人如果不是想服务于你,想赚你手上的钱,大多数都不愿帮你含的 !口很酸涨,很要力的!从来就不存在快感,有快感的是男人!薇薇就从来没帮我口过。一网系列的女人,也只有一网跟我口过,而且口技非常好。悄悄地说句,一网也是这儿唯一做过妓的女人。这是你知我知的事,其它人都不知道。


等到屄水泛滥成灾的时候,我们纷纷出了浴室。但是大家都一窝蜂地进了一个大房间。阿蓉说,人多,多分几个房间吧。但显然大家对大战混战,特别有兴趣。床够大,成圆形,特别象高级会所的炮台。主人的设计,看来正有此意。女人们分别翘起屁股,在大床的各个方位向着床外。她们是常客,知道首幕是这样开始。薇薇何自然也是如此,知道跟着做。我看见阿飞阴茎暴起,站在她的后面,准备肏她。我知道阿飞欠薇一杆子肏,今天要还给她了。说是迟,那是快,阿飞已经把杆子扦进去了。我看到薇薇的阴道一收缩把杆子包裹其中。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其实,我也正肏着西子呢。西子是我的新女人(暂定第13个女人),是可以增加我肏女人的数量的。先霸到再说。再说,我是新客,肏谁当然由我先占。自然整个场子,女少男多,我可不用担心阿丹没人肏。其实是我有点过虑了。阿丹很少参加这种聚会,丹对他们还是很有吸引力呢。但他们似有点做做样子之嫌。那些男人都舍不得在她里面射,插得十数回合,就退出来,插到其他女人屄中去了。到了其它的年轻些的女人身上,想射就射了。所以精液分配不均。阿丹身上已换了五拨男人,但都是过客,精子都射在另一个女人屄里。我是从一而终,在西子身上杀得兴起,一直插到在她屄里狂射。说是混战,但估计她一人把我玩完了。半小时后,第一场休战。大家纷纷到客厅吃水果 ,喝茶。当然各自裸体。我走到阿飞身边说,今天表现不错哦。顺便我把他的龟头捏了一下。这可是我第一次摸男人的东西。薇薇笑说,阿飞今天太厉害了。以一当三呢。搞得我要死去了。

  中场休息时西子一直在夸奖我的厉害。我现在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了。她身材丰满且高挑,长得瓜子脸型,但很有肉感。如果单从长相评分,在这些女人中间,看来她是出类拨翠了。她长得比薇薇好看,身子长得和薇差不多性感。看来,我没强烈邀请她去我们那边是个错误。以这样的条件,我俩位朋友也会满意的。能帮洗刷在他们心中一网系列都不漂亮的歪名。好了,休息得有会了,西子蹲下来帮我含鸡巴。见此,女人们纷纷在客厅给男人们福利。当然中场休息时,他们一个个都在洗澡房洗过了。在这当儿,我见薇薇也在帮一个年轻男人口活,另一个男人在她后面抽插。看来环境会改变一切。薇薇之前从没给我口过,也不愿做过多花样。搞来搞去都是上下两式。这两个男人身体健美,连小腹都没有。不象我,基本上有点大腹便便了。年轻男人的硬屌也是值得欣赏的。看来这第二战,就在客厅爆发了。客厅也不错了,有个很长很大的软沙发。还有各位坐得很舒服的滕椅。欲望冲得人团团转,西子的口活弄得我很舒服,直麻麻兴奋爆起的阴茎该肏谁呢。正在想,西子直接坐到我身上,上下起来了。这个女人!贪得无厌!她说:你是不是在想该操谁?当然是操我啊!莫非今天就这一个女人就要搞定我么?那我来混战干什么?似乎西子看透了我的心思,说,谁给你口的?谁把你的鸡鸡搞得这么硬的?它今天就是属于我了。话没落音,我的管子已在她身体里爆了。不知射了多久。龟头一直在她体内跳动。嘴里含着她的乳头。我晕晕欲睡。“搞定了一只大--灰--狼”,她笑着说,把我放倒沙发了。然后她翘着她湿缕缕的屁股,扑在沙发上。另一个男人明白她的意思,立马挺抢扎入。啊……啊……,她又叫起春来。困倦一阵袭来,我朦朦胧胧睡着了。
TOP Posted: 2018-10-14 12:48 | 回36樓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
威望:6 點
金錢:5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第二天醒来,见四处都散落着白惨惨的身体,以为是经过了一场大奢杀。现在是三四月天,在南方城市的晚上是一点不冷,否则,这些恐是遗体了。天大亮了,各自穿衣洗喇完毕。各自道别。丹姐说昨天没和我操好,甚是遗憾。我表示无奈,她笑道,今晚我们好好做下。
      白天他们各自有事,阿蓉陪着我们。     



我们来到阿蓉的住地。阿蓉下厨给我们做广式早餐。吃完我们白天逛了动物园,下午回来休息。晚上没聚会,阿蓉带我们在外面吃,然后去看了广州塔。看完我们直奔昨天的别墅。一进屋,发现他们大都到了。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烧烤,是直接从夜市买回来的。还有几大箱啤酒。早就听闻广州这边的人喝啤酒厉害,看来有场啤酒大战了。一网来得最迟,她赶到后,昨天的原班人马一个不少的都到了。


吃饭时,一网眼睛红红的,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和老公吵架了。
      “昨晚没回家的缘故?”阿蓉问。
      我以为天衣无缝,说去了外家,哪晓得他还要追踪?他这人就这样子的,自己可以夜夜不归,对老婆却是严苛要求。哼,这样的男人就是一个渣男,要起干嘛,我也轻声嘀咕。好啦,为了我,你受委屈了,先敬你一杯?于是和一网一大杯下肚。一杯又一杯,丹姐和阿蓉连番抢她的杯子都没有用。结果,醉了。我把她抱上床的时候,顺便吃了下她的“豆腐”。
      闲话休题。一网系列写得有点多,麻烦大家耐心读了。且说当晚一网就赌气又没归家了。乘着酒意,又是在卫生间,我和她上演了一场世纪大战,只有她第一次找我时,从卫生间一直干到房间那次能比。自然这晚又少不了和丹姐云雨,丹姐年岁大些,但双乳肿胀,一点不输年轻女子。性爱手法老到,总能让你从不能到能。西子最为性感,有年轻男人抚慰着,这晚基本上没我什么事了。阿蓉四大叉,让男人尽饱口福,这个女人经常去我那边,今晚就暂且别过。薇薇今晚自然是属于别人的了。难得出来,尽兴!这是我对她交待的。这几个男人功夫都不错,又年轻,自是插得她欲仙欲飞。我深知西出阳关无故人,离开这儿,这种快乐将会很少有,或者是没有了。所以格外努力。今晚幸运的是每个屄我都插过一篇。有精没精,插一把再说。

两天之行就要结束,这两天仿费天上的两天,胜过人间的两年。我走到别墅的后院,这儿的围墙上爬满了野蔷薇,上面沾满了露珠。野性未泯啊。城市中又如何,终归有些人是不愿按“规柜”生活的。性象空气和水一样平常,何奢侈之有?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过早餐就匆匆告别。一网,阿蓉,阿丹都送我们到车站。一网今天回去还要应对一场战争。可怜的一网,我对她说,过不下去就分吧。她含泪点头。
   
TOP Posted: 2018-10-14 13:07 | 回37樓
了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
威望:6 點
金錢:5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10-05

      写到这里,我需要停顿一下,给大家一个交待。说明我并不是在天马行空。有些人可能会问,你老婆不是盯你很紧吗,不是离婚了吗,这老婆薇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开放了呢?话说公文80年代,初谙性事的我,本来是对干姐一往情深,无耐她是名花有主,于是我中了班上大咪咪女孩的毒,迅速坠入男欢女爱的河流。如果在离婚时,你敢说没爱过,那是谎话。如果不爱过,如何又结婚了呢,现在社会没人强迫你。只是有些日子过着过着就过烂了。说白了,女人呢,夹着夹着就夹烦了。不把你当回事,还要拥有你的一切。男人呢,屌着屌着就厌了。有谁可以吃一个菜吃终生呢。便走着走着出轨了。在我绝望的时候,是干姐帮我夹了一下,把我从地狱夹回人间。文中说了,那是一段很匪夷所思的事件成就的。这样,我和干姐偷情十年有余。她家,我家,山涧,草地,高山,厕所,都留有我们亲亲爱液。但这十年间,我也并不是一个甘心的人。其间有很多情事,故事。姐都当了我的屎壳郎。夫人只知道有我迷着这个姐,知道我们有一腿。便因了她,我的婚姻散了。这是我上世纪90年代的全部故事。到2000年的时候,我的婚姻结束了。但并没有续写和姐的故事。姐是一个老皇历。她就是一个背黑锅的炊事班长而已。离婚后,前妻发现我和姐并没有在一起,惊得眼睛都大了。她错得离谱,还不自知。
      离婚后,我想逍遥快活几天,没想到被“姨“深深深迷住。这大慨有两年的时间。这期间我很快活。也就在这期间,我又认识了她的侄女。然后又发生了和小侄女几年的故事。我不知道姨的屄更适合我,还是小侄女更适合我。在徘徊中,我其实两个都失去了。
      这是第二段情事。其实除了第一个,我们有结婚证外,后面的都是没有证的。我和她姨蓝儿,象婚内那样相处,但是即使不断,也不会结婚。所以后面凡称老婆 的,都是假的。只能是相处的女友而已。
      和姨分手后,我才开始第三段感情。这段感情,才是薇薇走入我的生活。我们以真正的夫妻关系相处,虽然我们仍然没有证。
      这最后的第三段,我们相处融洽。和一网系统的故事,发生在第三段。

        就此简单 做个介绍,以便读者能看懂。便算一个交待。下面的内容还很多,感谢大家的耐心。
     
TOP Posted: 2018-10-14 17:46 | 回3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10-19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