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火焰之歌(更新至第五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火焰之歌(更新至第五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北京二锅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1
威望:5 點
金錢:4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9-12

火焰之歌(第四章)

  烈和首先到达了光明顶,接过了炎华长老的一个信封。炎华缓缓说道:

  「烈和,这里面包含着第一关的所在地,通过了第一个地点之后,长老,会
告诉你第二个地点。」

  「是,首领」烈和回答道。

  「如果你能够在五年内通过十二大长老的考验的话,就能得到火焰杯,如果
无法通过的话,会依照你通过的层级数重新为你分配职位。」

  烈和接过信封后退了下去,他这几年暗地了从火焰组织打探到,最快通过火
焰杯的就是现在的火之意志,炎华。炎华在二十年前,仅用了两年,就与他的爱
人雪欣一道获得了火焰杯。只不过,遗憾的是,炎华的爱人好像在争夺火焰杯时
发生意外,不知所踪。原本两人青梅竹马,形影不离,是中原大陆少有的神仙侠
侣。他们两个人施展出的火焰阵法,因为两个人的心有灵犀而威力大增。两个人
为火焰组织的发展独创出特殊的双修法,至今在火焰组织的修炼书籍当中还有记
载。可怜如今只剩下炎华一人形影相吊。炎华用情至笃至深,在雪欣失踪以后终
日闷闷不乐,不近女色,将全部的精力都投注在处理事务当中还有养育雪欣留给
他的一个女儿。

  烈和和娘亲,女友拆开了信封,只见上面画着一幅图,一个僧人正在少林寺
门外扫地,一群少林罗汉正在寺内摆罗汉阵。图旁边写着,本来无一物,何处惹
尘埃。烈和猜测第一个道馆应该是泉州的少林寺,因为那里是南少林起源的地方,
罗汉阵也起源于南少林。少林十八铜人更是名声在外,而下面的这句诗应该就是
挑战的暗号。

  烈和等人顺利地驾车来到了南少林寺,果然在同看门的僧人通报了这句密语
之后,僧人引我们来到了寺中,这寺庙的建筑精巧无比,恢弘壮大,烈和他们绕
了一个又一个的弯,来到了一间极为普通的房间外面。

  僧人恭敬地喊道:「师叔,您的客人来了」

  只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道,「请他们进来吧」

  烈和等人进入房面,僧人身着长袍,面目和蔼,身材瘦小,难以令人相信他
竟然是火焰组织的长老之一,战斗力仅次于火的意志炎华。可能这位长老长于法
术,而疏于体术,烈和内心想到。烈和向老者说明了来意,姓名以及自己在火焰
组织的职务。

  老者说道,你们远道而来,不容易,说着便招呼弟子烧水煮茶。又拿出了上
等的普洱茶,交给弟子去安排。不一会儿,烈和等人就与老者慢慢地品起了茶。
烈和内心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是烈和在这几年已经经过了许多磨练,内心的定
力早已经今非昔比。他仍然慢慢地,平静地品着茶。老者道,这一关,我们考验
的是内心,而不是武力。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稍微思考之后就回答,回答得对,
老道就让你通过。

  「品茶聊天,美人相伴,不愧是人生一大快事,你问便是。」烈和爽快地道

  「小伙子,火焰杯难度不小,就算是顶尖高手一不小心会失去性命,你是否
还要坚持你的选择?」

  「是的,我要坚持,我必须要得到火焰杯,因为心爱的人」

  「好,那么,我告诉你,如果你获得火焰杯,也无法得到心爱的人,你是否
坚持」

  「只要有1%的机会我都会努力争取,因为生命只有一次,不知道哪一天我
们就会离去」

  听到这里,婉仪不禁眼眶湿润,心想倘若烈和真的获取了火焰杯,自己是否
会和他结合在自己的内心中也是一个未知数。婉仪不想承担世俗的非议,虽然婉
仪曾经答应过烈和,但是婉仪根本没想到烈和真的会去夺取火焰杯,并且可能会
成功。这个长老看人真的是细微之致,居然能看出婉仪的美丽的谎言下的真相。
但是即使如此,烈和早已经看透了生死,所以并没有退缩。

  长老继续问道「那么,火的尽头是是什么?」

  烈和思索了一下,和同伴商量,婉仪和黛妮的一致认为是水,因为水能克制
火焰的燃烧。烈和没有说话,微微一笑,转过身回答长老。

  「没有尽头,火没有尽头,只要有阳光照耀得到的地方,火就可以燃烧,不
只是陆地,在大海也可以燃烧。」

  原来这一关的考验在于对于火焰杯成员勇气的考验。前面的两个问题是明着
考验挑战者的意志,只是简单的考验。最后一个开放的问题才是最关键,最后一
个问题直接反映了挑战者内心的潜意识。在这个队伍中,黛妮因为不想要烈和取
得火焰杯,黛妮认为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烈和和他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归宿。
所以认为是火的尽头是水。水的隐喻就是黛妮,火的隐喻是烈和。而婉仪内心不
敢跨越世俗的底线,所以潜意识也认为火不可能是没有尽头,它的尽头就是水,
水就是伦理的隐喻,火就是烈和。只有烈和内心取得火焰杯的意志坚不可摧,这
才没有被错误地引导,做出了内心中正确的选择。

  长老赞许地点了点头,交出了第二个道馆的地址的信封,并且建议烈和留下
来修行三个月,以对付接下来残酷的斗争,烈和知道火焰组织长老的力量高深莫
测,采纳了长老的建议。婉仪,黛妮离开少林回到京城,烈和暂时在少林寺内当
起了俗家弟子。自此,长老经常向烈和讨论佛经,探讨禅理,烈和除了每天修习
火焰术之外,都在追求自我内心的清静。跟着老禅师修炼的这段时间,似乎对于
火焰力量的运用又提高了一个层次。老禅师看着烈和勤奋的样子,彷佛又回到了
二十二年前炎华夫妻上门来挑战的那个晚上。

  老禅师训练烈和的方法,很独特也很普通,独特在于他明明是火焰长老,却
不传授烈和半点火焰组织的武功招式或者是内功,只与烈和讨论禅理,然后每天
要烈和去河边挑水,每天自己做饭,洗衣服。普通在于这简直和俗家的弟子没有
什么两样。长老常说其实人世间最大的道理就是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
觉,工作的时候工作,别无其他,知道的人很多,做到的人却很少。烈和内心明
白,长老这是要让他的内心空明,然后学会以不变应万变。所以他总是勤勤恳恳,
没有一点火焰之子的架势,一边砍柴一边领悟佛理。

  三个月,一下子就过去,老禅师把烈和叫道跟前,老禅师一动不动,双眼紧
闭,双手交叉,距离禅师几米远的树木居然从内部开始慢慢燃烧起来。烈和内心
一惊,想到,倘若那天长老在那天喝茶时施展这一手,恐怕我们三个人即使身穿
防弹衣也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一定会瞬间毙命的罢。冒出一身冷汗,不知后面还
有多少这样的高手在等待着自己。

  「长老,神功盖世,属下佩服」烈和一边流汗一边向长老说道。

  「烈和,今日你在我这儿修炼的期限就要满了,我施展这一手是要提醒你内
心的力量是最重要的,你不能只依靠你外在的装备,只要你能够将火焰力量与你
的心联合在一起,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以有限为无限,你的力量才能强大,为
师自小在火焰组织精炼体术二十余载,三十岁时已自视对手无几,没想到遇到一
气宗大师,才几招就令我重伤,自此颜面全失,访遍天下名医,精心护理,这才
捡回一条命来。因身体缘故不得已放弃体术,潜心修炼,直到过了不惑之年,接
触到禅理,将火焰之术与禅宗的理相结合,证悟,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道
理,勤奋修行,这才有所收获,希望你要牢记,你走吧」

  「是,弟子牢记,师傅保重」说完烈和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

  老禅师看着烈和慢慢走远的背景,彷佛看到了炎华过去的影子。仿佛看到了
炎华未拿火焰杯时潇洒快活与炎华获得火焰杯后成为火的意志者的茕茕孤立,不
禁叹了一口气道,世人为何如此执着,不过凡事皆有定数,只能由它去了,阿弥
陀佛。

  烈和回到了京城,拆开了第二个信封,这是一个岛屿的地图,岛屿的一座山
上有一个标记的点。旁边写着,不能驾驶车辆,乘坐飞机,先取得红旗者胜利,
胜者十名,还有一个时间范围,是从晚上10点到隔天6点结束,不准提前上岛。
烈和分析了一下,这个岛屿是浓密的树林,挑战者不仅要避开可能出现的野兽,
还要防止其他队伍的暗杀,而且还要利用装备攀爬上绝顶,实在是一个不太容易
的任务。更为危险的地方在于,在晚上不准采取任何照明设备,这意味着在晚上,
人们会是敌是友都会分不清楚,在路上遇到的两个人只有先出手才能保护自己的
安全,很可能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看来这个道馆的主人深谙三体的黑暗森林法
则,竟然设计出如此凶恶的杀招。因此烈和打算自己一个星期后独自前往岛屿。

  烈和按照规定按时地来到了这座黑暗的森林,在到来之前他已经将整个岛的
地图熟记在心中,并且准备好了自己的装备,烈焰如歌,防弹衣,光剑以及一把
贴身的手枪和两排子弹。但是他真正身处于大森林中,他没有定位系统,还是一
下子就迷失了自己的方位。好在烈和是荒野求生的忠实粉丝,平时也喜欢阅读荒
野求生的一些知识,所以慢慢地用各种办法确定了方向。烈和还没有感到特别的
恐惧,反而有一丝兴奋。

  好像四周围有狼群在嚎叫,烈和孤身一人,他打算巧妙地躲开狼群,因为如
果他硬是打败了狼群的话,他会耗费自己的精力。他穿着夜行衣,他用烈焰之歌
悄无声息地割破了一只野猪的喉咙,他拖着野猪在地上留下血迹,最后将野猪留
在了一个别人搭的帐篷之外。这个帐篷正是一伙力量高强的人集结的地点,烈和
悄悄地跟踪他们已经很久了。他们此刻正分头行动,探路,帐篷里还有一个人守
着装备。烈和想来如果让他们发现了自己,三个对打烈和一个,烈和只能干掉一
个,因此故意把狼群引到他们这里,耗费他们的体力。

  不出烈和所料,狼群慢慢寻着血迹走近来,埋伏在帐篷周围。突然,一阵风
声,狼群开始行动了,但是坐在帐篷里的人处变不惊,使用枪支,悄然无声地干
掉了所有的狼,枪法之准,在烈和见过的人中可以排得上是第一,每一枪都打在
狼的要害处。只听到几声弱弱的枪声,狼群的首领还没有反应过来,它们已经全
部倒在了血泊之中。烈和本来想借狼群混乱,趁机破坏他们的基地,没想到此人
冷静沉着,一下子就解决掉了狼群,正是大出乎烈和的意料之外。

  这里的每个人都胸怀奇技,烈和不敢轻敌,烈和凭借着对野外求生的熟悉,
很快就找明了方向,他仔细地前进着,他想保留自己的体力,每一次都避开了有
脚步声的地方。终于快到了攀爬绝壁的地方。这个地方如果在攀爬的时候遇到有
敌人,会很快就成为敌人的靶子,但是时间已经所剩无多了,烈和因为一直避开
大道路,途中几乎都是逃避着敌人在走,也消耗了不少的时间。烈和此时急得如
同火锅上的蚂蚁,但是又无计可施。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别人合作,一个人攀爬,
然后把另一个人驮在背上负责保护,这样才能大大地提高胜利的几率。但是烈和
是单独行动,哪里有什么同伙。烈和无奈,只能在原地等待。

  突然,有一个黑衣人出现了,烈和依稀认得他的身材好像就是刚才用枪解决
掉狼群的神枪手。没想到他也到了这里。黑衣人也若有所思,没有立即采取行动。
烈和在第一位长老那里修行虽然没有学习到隔空让物体由内燃烧的高深功夫,但
是却自己感悟出了隐藏自己的气息和探知别人气息的办法。那就是将自己的内心
平静,进而达到忘我的境界,这样才能够感受到世界与周围的律动。如果修炼到
高阶的话,丝毫不比长老的神功逊色,他悄悄地接近了黑衣人,黑衣人却不知道,
他突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让他对黑衣人平添一份好感。他突然举起双手大
大方方地出现在黑衣人面前,黑衣人,略一吃惊,举起了枪瞄准了烈和。烈和拱
手,恭敬道,在下名为修缘,阁下枪法了得,在下愿驮阁下上山。黑衣人略一迟
疑,便要求烈和扔掉武器。烈和配合地扔掉了身上的装备,黑衣人此时不再生疑,
坐在烈和的身上,叫道,快上山,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烈和内心想到,我出现在你面前你混然不知,不知是谁要了谁的命罢。 烈
和终于顺利地到达了山顶,烈和内心想到,多一个同伴总是好一些,何况黑衣人
对自己可以说是有救命之恩,虽然是阴差阳错之下。烈和同黑衣人说道,我们一
起,你的同伴已经找不到的,拿到红旗的话我们再决胜负,否则我们到不了那里,
就会被别人杀掉。黑衣人虽然枪法奇准,其实这个时候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倚靠
在烈和的背上有说不出的舒服。

  「嗯,那好,你要是敢违反我的命令,我就一枪崩了你。」黑衣人说道

  听到她说话的语气,烈和已经猜到,她十之八九就是一个女子,只是不知道
她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参加火焰杯。但是这个时候情况紧急,不容烈和
多想,烈和驮着黑衣人向顶部快速地跑去。烈和跑的时候都是呈之字型,及其耗
费体力,不过却比较安全,黑衣人在内心默默赞许。在不远处炮火身传来,烈和
就暂时找地方躲避。黑衣人常不屑道 「胆小鬼」,烈和没有反驳,只是依旧在
计算着时间与距离,心中若有所思。

  烈和突然将胸口的项链劈成两半,将另一半给了黑衣人,带上这个,红宝石
在夜中会有淡淡的微光,保证待会我们在打斗的时候不要误杀。黑衣人默默地接
过了项链,知道烈和不得不行动了。 烈和继续说道,经过我的观察,待会会有
几波人来到这里。这里是通往标志点的必经之处,我们解决掉他们,我们才能防
止敌人在后面追杀1个小时,继续上山。待会我出去吸引敌方的注意,你开枪迅
速解决掉敌人,干净利落一点。

  黑衣人,道,这个不用你说,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过了一会儿,人果然来了。烈和开了几枪,他们吃了一惊,就迅速地展开了
防御,朝烈和的方向埋伏着,慢慢地接近烈和。原来他们虽然是不同的队伍,居
然在森林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又组成了一伙,这才能如此快地脱颖而出。如果
无法全部夺得前十个旗帜,恐怕又要自相残杀。烈和又利用自己的火焰力量迅速
地解决掉了几个敌人,敌人这才发现了烈和的藏身的地方。烈和利用快速移动和
气息的感知逃避着子弹,但是子弹还是密集快速地向他进行射击,烈和现在还无
法用肉身挡住子弹,情形十分危急,烈和东躲西藏,十分狼狈,哪里还有火焰之
子的潇洒。幸好烈和全身覆盖着自己改良过的防弹衣,只要不是伤到要害部位和
厉害的子弹无法对烈和造成较大的损伤。突然,在另一边,黑衣人出手了,她枪
法极快极准,剩下的人一下子都倒下了。烈和没想到这波人居然在短时间内结成
联盟,阵型还如此严密。自己狼狈不堪还耗费了大量的体力,不过黑衣人及时出
手,不然自己的防弹衣怕是要被射穿了,小命不保。烈和和黑衣人的组合几乎是
完美的,烈和心思缜密,体力强悍,黑衣人的枪威力巨大,枪法如火纯青,就这
样两个人经过无数的凶险,终于到达了目标的地方。拿到了最后的两杆红旗。时
间已经逐渐接近,厮杀却没有停止,烈和认为自己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中上的水
平,拿到红旗后就隐藏起了自己的行踪。很多拿到红旗的人,没拿到红旗的人此
时都在这片黑暗的森林中厮杀,烈和爬到了山顶一棵高高的树上,将已经筋疲力
尽的黑衣人放下,两人在树上观望着岛上稀稀疏疏的枪炮火光。黑衣人内心感到
很欣慰,想要感谢烈和却说不出口,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有成就感的
事情,感受着烈和男子汉的阳刚气息,默默地看着天上的月亮,伴随着皎洁的月
光,和一闪一闪的星星,陷入了梦乡。
TOP Posted: 2018-10-02 19:46 | 回3樓
恭喜您注册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6
威望:12 點
金錢:1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9-28

感谢分享。。。。
------------------------
J
TOP Posted: 2018-10-02 19:56 | 回4樓
北京二锅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1
威望:5 點
金錢:4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9-12

火焰之歌(第五章)

  第五章密室的考验

  我,名叫烈和,字修缘,正在前往夺取火焰杯的道路上,虽然遇到了很多困
难,我也没有放弃,在心爱的人的帮助下,过五关,斩六将,到达了第十个关卡。

  这一次我来到了一个庄严的山庄,这一次长老只允许一个人进入挑战。在经
历了前面那么多的磨难,我的思想变得更加地执着,意志也更加坚定。火焰的力
量鼓舞着我前进,同时我的火焰力量也越来越强大,精力变得十分旺盛。特别是
欲望越来越强烈,但是我经常是一个人完成任务,所以不得不忍耐。经历了无数
次的死里逃生,我慢慢地顿悟了第一位长老的话。人最强大的是内心,而不是所
依靠的装备。低水平的火焰操作者,只能依靠装备来战胜敌人。而高水平的火焰
操作者,能够利用身边的一切物品,甚至是空气,创造性地给予敌人打击。

  我刚参加火焰杯时并没有参透这种境界,但是在这么多次死里逃生,在看了
无数竞争者残酷的杀戮以后,我开始觉悟了,一旦觉悟了这个道理,我发现我生
活的一切,包括我以前的研究,都成为了火焰力量开发的灵感来源。我内心暗自
欢喜。我整理好衣物,恭敬地敲了敲门,不知这一次又是什么挑战……

  我,名叫赵妍,是现在火之意志炎华的独生女。我自小就受到众人的侍奉,
我所奉行的礼仪也是最多的,整天整天地呆在光明顶的宫殿中。我虽然平日里安
静贤淑,其实我内心中多么想变成一只小小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过父亲不
允许我下山,因为他害怕我年纪轻轻不安全。终于,在我成年的时候,父亲答应
了让我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不过他在临走前他在我身上施展了他独创的火之咒
术——火之免疫。我还记得那时的情形,父亲对我说,

  「宝贝女儿啊,你的枪法天下没有对手,如果在各地遇上麻烦,只要报上爹
的名号,别人会将你奉为亚洲的最尊贵的公主」

  「不过你如果报上爹的名号,一定会阻碍你认识世俗,所以你尽量不要报上
爹的名号」

  「是的,父亲」我淡淡地回答道。

  接着,父亲竖起手指,口中念念有词,接着一道红光笼罩了我的身子,然后
又钻进了我肚子里面,在我的肚脐之下,浮现出一朵美丽粉色樱花的痕迹。

  伴随着我惊讶的表情,父亲说道,「这个咒术可以免疫蒙汗药和春药的毒害,
来避免有人对你见色起贼心,这样子爹才放心让你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就这样,我终于摆脱了宫殿和各种礼仪的束缚,踏上了世俗的旅程。其实我
这次下山的目的一是为了体验外面的世界,还有一点就是想要查明我娘的下落。

  当然后面这个我谁也没有告诉。我娘是在我爹参加火焰杯的时候失踪的,我
自幼进行火焰修习,身边名师无数,对自己的实力也颇有几分信心,所以我决定
去参加火焰杯,一探究竟。

  之后,我便隐藏起自我的身份,用面纱遮住半边的脸,换上了黑色的衣服,
俨然一个古代的侠士。经过几次有惊无险的淘汰赛当中,误打误撞,来到了第十
关。途中只与一个名叫修缘的男子合作过几次,修缘几次救过我,我也救过修缘
的命,算得上是盟友。一想到他,我内心就不断地砰砰跳,下面也变得湿润,手
忍不住想往下面升去。这难道就是心动的感觉,不行,我是火的意志的女儿,我
是金枝玉叶,我要控制住我自己。

  我来到了山庄,轻轻地叩起这古朴典雅的大门,不知前方又是什么考验……

  …

  烈和比赵研早一步到达。

  我前脚刚踏入山门,赵研也随后到了。我在奴仆的指引下进入了大厅,只见
大厅中早已经坐满了来挑战的人。

  只见大厅中一领事的人说道,各位英雄好汉都已到齐,你们冒着生命的危险
闯过前面的关卡,但是正所谓是行百里者半九十,在老夫这里恐怕十个只能剩下
一个。这火焰杯里,有一些关卡是隐藏的,但是今天老夫对你们明说了今天的挑
战也无妨。

  今天我们采取的是淘汰赛的方式,男女分别两两一对,共处于一密室之中。

  规则很简单,如果男女忍受不住欲望,两人交合,则两人淘汰。如果男方强
迫女方,女方反抗不成功,两人也一并淘汰,反之同理。如果反抗成功,则反抗
者获胜。

  众人一听,心想,这有何难。

  但是没想到,领事的人接着说道,「不过你们事先要喝下我山庄珍藏已久的
梅花露,这东西药效极强,喝过的人欲望会倍增,同时会丧失全身的火焰力量,
成为一个普通人,严重的人甚至忘记自我,产生幻觉。我的分配是随机的,不断
地两两配对,直到所有男人都和所有女士都配对过一次,比赛就会停止。」

  说到这里,有些人脸上渐渐地改变了颜色,有的人严肃地考虑着,有些人脸
上却更加兴奋。最为难的是那些夫妻一起过关的。

  只听到,似乎有夫妻在窃窃私语,男子向女子诉说着自己的专一,女子向男
子诉说着自己的忠贞。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没有人想轻易放弃。

  领事的看到这种情形已经见怪不怪,这原本你侬我侬的夫妻,只喝下自己酿
的梅花露,十有八九,男的变成发心疯的色狼,女的变成渴望人人耍玩的淫娃。

  这世界上,人心,永远是最值不得考验的。


[ 此貼被北京二锅头在2018-10-13 19:2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8-10-02 20:43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3 s.6, 10-17 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