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女友瑩瑩的華麗蛻變      作者:Lucian2009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animale


級別:俠客 ( 9 )
發帖:363
威望:156 點
金錢:1407 USD
貢獻:5330 點
註冊:2012-11-23

第五十五章  廁格之外

  本章繼續以瑩瑩的視角來描述。


  明不是在說笑,他真的打開了廁格的門,拉著我來到小便池邊。然後,他扶
著墻,撅起了屁股。

  我明白他的意思,於是把臉貼上去,為他服務起來。

  突然從外面進來了一個男人,看到有個全裸的美女正在認真的舔男人菊花,
他嚇了一跳,不敢把目光投向我們這邊,趕緊尿完就出去了。

  異樣的刺激感在我的體內回蕩,我嬌聲對明說:「你好壞啊,進來的男人們
會想玩我的。」

  明問我:「那你想讓他們玩嗎?」

  我乖巧的回答他:「我的身體是你的性玩具,要怎麽玩,由你說了算。」

  這時第二個男人走了進來,雖然也嚇了一跳,但與上個人不同,他眼饞的掃
視我的全身,而且尿完了還不出去。

  明對他招招手,問道:「是不是想玩她?」那人盯著我飽滿的胸部,咽咽口
水,不敢回答。

  明問得更清楚了:「我讓她給你口交好不好?」那人楞了一下,然後露出欣
喜的表情,連連點頭。

  看來他確實垂涎我的身體,以至於明接下來要求他趴在地上接受我的口交,
他也毫不介意的答應了。

  明對我示意:「去吧,給他口爆了再回來找我。」

  我向已經脫掉褲子趴下的那人走去。

  看到他胖乎乎的樣子,我玩心大起,蹲下身,把雙乳貼上那個高高翹起的大
屁股,摩擦起來。

  他全身激動得發抖呢,太好玩了,我暗笑著趴下,向他分開的兩腿間探進頭
去。

  在整個頭都探到他胯下後,我努力將臉扭轉過來,含住他已經勃起的肉棒。

  「哦,美女,你舔得我好舒服!」他的聲音在顫抖。

  雖然這句話我已經聽很多男人說過,但我還是自豪的充分施展起口技,帶給
他更多的快樂。

  明站在一旁說:「見過小狗尿尿吧,把他擺成那個姿勢。」

  我聽話的將他一條腿往側面舉高,架在墻上,加快了口交速度。

  覺得自己像是個全力討客人歡心的妓女,內心中的恥辱感為我帶來一種異樣
的快樂。

  沒多久,他的肉棒就一陣陣狂跳起來,我知道那是射精的前兆,於是收緊唇
舌,為他做最後的刺激。

  膨脹的龜頭如火山般爆發,一蓬蓬灼熱的巖漿盡數噴射進我的口腔,灼得我
有點眩暈。

  他就這麽以小狗尿尿的姿勢射在了我嘴里,然後仰首歇息,回味著剛才的高
潮。

  我為他舔幹凈龜頭,再將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

  明拍拍手,對他示意遊戲已經玩完,請他出去。他轉過身,狠狠捏了幾下我
的雙乳,才依依不舍的提起褲子向外走去。

  我轉過身,爬到明的腳下,擡起頭來用噴著欲火的雙眼望向他:「我乖過了
哦。」

  明對我笑笑,把他火熱的龜頭放在我小穴口摩擦起來。

  「好高興啊,這次他是真的要和我做愛了。快點,快點插進來!」我正這麽
想著,突然聽到門外傳來男人的聲音:「大頭,你進去吧,我回吧臺那等你。」

  第三個男人走了進來,看到這邊的情形,他先是一楞,然後一臉興奮的朝我
們走來,還和明打了個招呼:「哥們,好棒的妞啊,你們可真開放!」

  看到這人是如此的自來熟,明想了想,停下正要插入的動作,問我:「寶貝,
幹脆讓他來肏你,好不好?」

  「好啊。」既然同意裸著來到外面,我就已經有了這個心理準備。

  「我去,你們是說真的?」那人聽到我們的對話,又看到明讓到一旁笑著沖
他點頭,於是飛快的脫掉褲子,那樣子就像是怕我們反悔似的。

  我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奇怪,這個外號叫「大頭」的人,頭並不大嘛。
現在看到他露出下體才明白,所謂的大「頭」,原來是指龜頭啊,這名字起得真
有意思。

  看著他從地上的褲兜里摸出個避孕套,撕開後熟練的往大龜頭上套,我心想:
「隨身帶著套套啊,看來這人是采花老手了。」

  不過,我並不喜歡他這麽做。我從沒讓男人用過套套這種東西,因為不樂意
隔著一層膠膜與他們接觸——不能直接享受到陽具的肉感,做愛不就會少了幾分
樂趣?

  更何況,我那已經一個月沒有男人光臨的小穴正強烈的渴望著肉味。

  於是我在「大頭」驚訝的註視下,把他肉棒上的套套摘了,再翹起屁股告訴
他:「我喜歡直接來。」

  「美女你果然很開放,謝啦。」他興奮的抓住我的臀,直接插入。

  寂寞了一個月的小穴久違的感受到火熱充實的飽脹感,我一邊自豪的想:
「果然沒有男人能抵擋我的這種邀請。」一邊喊了出來:「好大!好硬!好熱!」
告訴身後的男人,他讓我很快樂。

  明站在前面微笑的看著我的表現,想必是在為把我調教得這麽淫蕩而自豪吧。
於是我先用小舌對他的龜頭掃蕩幾圈,再熟練的將整根肉棒送入口中邊吸邊套弄。

  身後傳來了好舒服的感覺,我的下體正與「大頭」的肉棒親密結合、反複摩
擦,他粗大的肉棒撐得我的小穴脹脹的,比常人大得多的龜頭一次次撞擊我敏感
的花芯。

  他的深入抽插讓我感到無比充實,肉體最深處傳出的陣陣酥麻使我渾身舒泰。

  明問我:「喜歡他的大龜頭嗎?」

  我口齒含糊的說:「喜歡,他插得我好有感覺。」身後的男人聞言,抽送得
更帶勁了。

  我努力收縮著穴肉,緊緊吸吮住「大頭」的肉棒,嬌嫩的花芯好像也給他頂
開了,像鯉魚小嘴一般咬著他的大龜頭不願放開。

  可能是太刺激了,還沒有享受多久,他就喊了起來:「我快射了,可以內射
她嗎?」

  明滿不在乎的說:「可以啊,我們一起射進她的兩個洞!」

  「好!美女,射給你了!」「大頭」將肉棒停留在陰道深處,用龜頭頂住花
芯,向著子宮奮勇的噴出一股股熾熱的液體,燙得我渾身戰栗。

  就在我放松著身體接受這份熾熱的時候,面前的明也爆發了,濃稠的精液灌
滿了我的口腔,我用力的吮吸著,把他的精華全部咽到肚里。

  熱烈的爆發結束了,滿足了欲望的兩人同時從我身體中抽出肉棒。

  這時又一個男人嘴里念叨著進入廁所:「大頭,你掉坑里了?這麽久還不出
來!」

  然後剛好看到我夾著精液為「大頭」做掃除口交的畫面,他眼都瞪圓了:
「我靠!讓我在吧臺那幹等,你卻在享受這麽好的妞,太不夠朋友了!」

  「大頭」不好意思的說:「小剛,我只是剛好碰到這事,這個美女是別人的,
想玩的話得經過正主的同意。」他指了指明。

  明看著一臉期待的小剛,對他發出邀請:「來玩吧,不用帶套。」

  小剛二話不說的脫掉褲子,長驅直入,然後深入淺出。

  我的下體與新的肉棒緊密結合,男人的強壯讓我再次興奮,渾身的血流都加
快了速度。

  小剛自以為理解了我和明的關系,對明露出一個「懂了」的微笑:「大哥,
你的漂亮女友真好肏,你們這是出來尋刺激?」

  明露出「你想多了」的譏笑:「要是我女朋友,還會給別的男人玩?這是我
炮友,她可是另有男朋友的!」

  他拍拍我的臉蛋:「寶貝,把你剛才對我說的話重複一遍,你的身體是我的
什麽?」

  好羞恥啊,他竟然對兩個陌生人公開我是他的「炮友」!我不由收緊了穴肉,
故作嬌羞的說:「我的身體是你的性玩具,要怎麽玩,由你說了算!」

  明指著他已經軟下的肉棒,壞笑著對我說:「我又有點存貨了,正好讓他們
看看,你剛才在廁格里是怎麽伺候我的。」

  我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討厭啊,又要對我做那種事!很變態的,我可不喜歡這麽重口!剛才的那
次只是因為事發突然,我就順勢而為了好不好?

  而且他好著急啊,我還沒從初次的意外經歷中緩過心態呢。確切的說,現在
回想起來還覺得有些反胃。

  剛才廁格里只有我和他還好點,我要是在兩個陌生人面前再做一次這種特別
服務,就更顯得卑賤了呢……

  內心泛起了深深的恥辱感,再迅速流過我的全身,我卻發現自己的情緒變得
高亢,肉體越加興奮,就算是沒有身後的抽插,我也體會到了這種變態性遊戲所
帶來的快樂。

  好吧,盤踞在我內心深處的賤賤本性又暴露出來了。我承認,我就是喜歡挑
戰自己的淫賤下限,就是享受扮演聽話女奴的異樣快感,就是對男人的各種變態
要求缺少免疫力!

  所以,我乖乖把明那軟綿綿的肉棒含進了嘴里,靜靜等待他的動作。不,是
期待他的動作。

  有液體流出來了,又有那麽多了!我知道自己的口腔不能裝下,於是幹脆直
接的大口吞咽。

  小剛在我的身後維持著抽送,觀察了一小會才反應過來我是在做什麽,用難
以置信而又十分羨慕的語氣對明說:「大哥,我太佩服你了,這種事她也願意為
你做啊!這麽漂亮又溫順的性玩具,你是怎麽調教出來的?」

  明低頭看著我:「寶貝,告訴他。」

  我等到他完事,才吐出肉棒,回答道:「從……從我還是處女時就開始調教
的!」

  「哇,這麽爽!」小剛更羨慕了。

  明並不滿意我的回答:「再說詳細點。」

  我很甜蜜的回想:「我用一個月時間熟練了口交和肛交,然後帶著想當你炮
友的心願,主動爬到你身上,自己坐下來插破了處女膜!」這話刺激得我陰道里
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明看看「大頭」和小剛抽搐的面孔,點點頭,繼續問:「嗯,還有呢?」

  我很甜蜜的繼續回想:「我的第一次很難忘,不光是自己坐下來插破處女膜,
還全程起落著屁股伺候你,沒有讓你動一下,直到被你射進處女小穴里。」

  小剛聽得快羨慕死了,抱住我的腰狂插幾下:「極品美人的極品破處,我怎
麽就遇不到這種好事呢!」

  「大頭」揉著我的胸,砸吧著嘴說:「知足吧你,能玩到這種大美女,足夠
你回味一生的了!」

  小剛淫蕩的一笑:「也對啊!美女,你的聲音真不錯,叫床給我聽聽好不好?」
他加快了下體的運動。

  他不說我也會這麽做的,我張開小嘴,發出讓自己都臉紅的呻吟:「嗯…
…啊……好舒服噢……你加油……好好肏我……」

  小剛聽得高興,受到鼓舞似的增強了抽送的頻率和力度,我淫叫得更大聲了。

  我知道,在這兩個陌生男人眼里我很騷浪,但無所謂,我只想盡情品嘗性愛
的甘美。

  小穴深處傳來的陣陣快感如同洪水泛濫一般,向著全身漫延。作為回報,我
夾緊雙腿,用力收縮陰道肉壁,讓體內的肉棒得到更高的享受。

  小剛喘著粗氣說:「不行了,我要射了,不用拔出來吧?」

  「來吧,射……射在我里面!」我向他發出誘惑的邀請,雙腿像抽筋一樣抖
動,嬌嫩的穴肉裹緊了棒身,準備再一次迎接精液的洗禮。

  小剛大喊:「來了!」

  我也在心里大喊:「給我播種吧,都灌進來,一滴也不要剩!」

  一股灼熱濃稠的液體沖進了我的小穴深處。龜頭繼續脈動,讓更多的液體一
波波灌入我的身軀,直到填滿陰道里的每一寸空間。

  嗯,又是這種熟悉的歡愉感。我默默接受著他的精華,喜悅的享受著高潮帶
來的那種舒爽。

  高潮的余韻過去,他從我身體中抽出肉棒。我的大腿根部傳來液體的流動感,
不用看都知道,是這兩個陌生男人的精液流了出來。

  明遞給我幾張紙巾,笑呵呵的問道:「怎麽樣,玩得很開心吧?我說我沒有
厭倦你,現在相信了?」

  我已經玩得心滿意足:「嗯!相信了。」

  告別這兩個陌生男人,明直接把我帶回家,和我共度了接下來的愉快時光


……
TOP Posted: 2018-10-12 22:54 | 回84樓
animale


級別:俠客 ( 9 )
發帖:363
威望:156 點
金錢:1407 USD
貢獻:5330 點
註冊:2012-11-23

第五十六章  鄉村脫衣舞

  七天之後,傑出差歸來,瑩瑩提前清理完家中的積灰,容光滿面的迎接了他。

  當天,明在微信里對他們兩人發出了邀請,約他們這周末,也就是明天,一
起去鄉下玩。

  雖說感覺明應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當著瑩瑩的面,傑不會馬上就接受這
種邀請,畢竟他還不想讓瑩瑩懷疑他和明的串通關系。

  看樣子瑩瑩有些心動,但又不方便說出口。聽到傑明確表示不願去,她倒也
沒多說什麽。

  收到他們拒絕的回複,明直接打電話過來了,又是一通盛情相約。有瑩瑩在
旁邊聽著,傑當然還是裝模作樣的再次拒絕。

  不過,推托再三後,明還是沒放棄,傑想道:「明這麽堅持肯定是有原因的,
十有八九又是想借機調教瑩瑩。好吧,可以答應他了,反正臺階也鋪夠了。」於
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

  周六早上,明帶著他們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來到了外地真正的鄉下。

  三人先是在外面玩了一下午,然後在村里找了個農家樂,打算在這住上一晚,
第二天再返回。

  農家樂里只有老板娘一個人在打點,剛為他們端上晚飯,外面就傳來了喪樂
的聲音。

  老板娘解釋,這是村里有個老人過世了。她說,按老規矩,辦喪事那家請來
了一個巡回藝術團,今晚八點在小廣場那演出。

  瑩瑩不以為意:「藝術團啊,感覺沒什麽意思,我寧願在屋里休息。」

  老板娘有點神秘的說:「這小姑娘可以不去,你們兩個男的還是去看看吧。」

  傑來了興趣,問道:「為什麽?」

  老板娘壓低聲音:「按老規矩,這種表演的最後,壓軸的都是脫衣舞,一男
一女的哦。」

  「哇!」傑怪叫一聲,心想:「早就聽說過有些農村辦喪事很不檢點,原來
是真的啊!」

  瑩瑩狠狠的瞪著傑:「要去可以,看完前面的表演就回來,不準看那什麽脫
衣舞!不然……哼!」

  傑舉手投降:「好,好,我不看,我不看!」心里卻泛起了好奇。

  吃完晚飯天色尚早,找了個理由把瑩瑩留在屋里,明和傑一起向村里的小廣
場走去。

  所謂的小廣場,其實只是一塊不大不小的平地,上面已經搭好了簡陋的舞臺,
有幾個人正在忙碌。

  明問傑:「你還想不想看到瑩瑩被調教?」

  傑說:「想啊。」

  明坦白了:「我原計劃是今晚在野外調教她給你看的,但現在想來有個更好
的主意。」

  傑好奇的問:「怎麽做?」

  明自信滿滿的說:「交給我來。」他走到舞臺那邊,找到一個看起來像是藝
術團團長的男人,遞上一根煙,攀談起來。

  傑看到那個男人露出驚訝的表情,繼而是表現出了不信任。明拉著準備離去
的他說了幾句話,再掏出一疊錢遞過去。

  那個男人猶豫一會後,還是接了錢,又和明聊了一會。

  明大大咧咧的回來了,告訴傑:「我讓他們今晚再加一場脫衣舞,由瑩瑩和
這邊的男演員來搭檔。我還給了他們小費,要求這一場表演得更刺激些,一定要
是超大尺度。」

  傑有些懷疑:「瑩瑩曾經學過舞蹈,跳舞不是問題,但是在大庭廣眾下跳脫
衣舞給一群人看,她會同意?」

  明還是充滿了自信:「放心,交給我來。」

  他倆回到農家,傑找了個借口出門,再悄悄回來,躲在房門邊偷聽明和瑩瑩
的談話。

  不出他所料,瑩瑩果然不同意:「舞臺下面有那麽多人,而且傑也在場啊,
不行!」

  明勸說道:「這些人都不認識你,有什麽關系?你都和那麽多陌生人幹過炮
了,還在意被男人們看到身體?至於傑,很簡單啊,在第一場脫衣舞開始前,你
讓他離開不就行了,我幫你監督他回屋。」

  瑩瑩又提出:「那這農家樂的老板娘認識我啊。」

  明很強勢的問她:「老板娘認識你?她知道你姓誰名誰,是做什麽的?再說
她一個女人,去看脫衣舞幹嘛?」「我們只在這待一晚就走,情況有變的話甚至
連夜出發都可以,你還怕村里人把你找出來?」

  最終他還是說服了瑩瑩,帶著她向小廣場走去。

  傑遠遠跟在他們後面,看到明和團長打過招呼,把瑩瑩推了上去。

  一會之後,明自己回來了,喜滋滋的對傑邀功:「沒問題了!他們都不敢相
信要跳超大尺度脫衣舞的是個這麽漂亮的女孩,一會要和她搭檔的那個男演員興
奮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搭上傑的肩,繼續說道:「瑩瑩要留在那一段時間,他們要教她具體怎麽
表演,我們先回去吧。」

           ************

  快到八點了,兩人一起來到小廣場,瑩瑩已經在那等他們了。

  藝術團的演出果然很乏味,盡是老掉牙的唱歌、跳舞、相聲,還有低俗的二
人轉。

  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傑看得都快睡著的時候,舞臺上突然響起震天的音樂,
主持人大吼:「接下來是壓軸演出!」

  既然是按老規矩,村里的人應該都知道接下來是什麽內容,可主持人還是故
作神秘的烘托了好半天氣氛。

  震天的音樂持續了五分鐘後才被調小了一些,一對男女在主持人的介紹下走
上舞臺。

  男的有點小胖,長了一張大眾臉。女的身材還不錯,但臉上濃妝艷抹的,讓
人看了覺得挺不舒服。

  臺下的觀眾在吹口哨,年輕的媽媽們帶著孩子開始退場。

  瑩瑩果然不許傑再看,她註視著明把傑拉走,才松了一口氣。

  離開她視線的兩人並沒有回屋,而是繞了一圈回到舞臺前,躲到一個角落里,
準備看戲。

  五月初的晚上,鄉下還有點涼,臺上的男女都穿著薄外套。

  表演開始了,先是兩人互相應和著講了幾個黃色笑話,然後他們活動起身體。

  花樣一項接著一項:背媳婦、攀繩梯、爬鋼索、跑馬遛、跳蛙步、上桌臺
……名字起得還行,但實際的表演基本就是上竄下跳而已。

  許多動作看起來並沒有什麽意義,但他們應該是在借此暖身,畢竟大晚上的,
直接就脫衣服容易著涼。

  男演員把外套脫掉,露出赤裸的上半身和只穿了一條內褲的下半身。沒有人
在意這個,反正大家又不是來看他的。

  女演員只是拉開了外套的拉鏈,露出里面直接穿著的胸罩,然後和男演員熱
舞。

  跳了一會,她脫掉外褲,讓男演員把下體貼到她的內褲上摩擦,做出各種猥
瑣下流的姿勢。

  她把外套也脫了,又表演了一輪上竄下跳,然後背對觀眾,拉下內褲露出整
個屁股,風騷的扭了一會,再把內褲提回,轉過身來。

  男演員和她表演嘴唇都沒接觸的「熱吻」,隔著胸罩摸她的胸,下體繼續貼
著內褲,模擬起抽插的動作。

  接下來不外乎是為了保持神秘感的各種煽情,若幹來回之後女演員才完全脫
光,又搔首弄姿的展示了幾下隱秘部位,就對觀眾們鞠躬示意表演已經結束。

  自始至終男演員都穿著內褲,而女演員脫光後就再沒和他有身體接觸。

  傑只是對脫衣舞本身好奇,他對這種庸脂俗粉可沒興趣,而且這庸脂俗粉還
太不專業,所謂的「脫衣舞」只有前兩個字名副其實,至於那個「舞」嘛,大半
時候就像是發神經似的胡蹦亂跳。

  觀眾們亂哄哄的準備散場了,主持人突然大喊:「等等,今天本藝術團來了
一位優秀的臨時女演員,她只待一天就要離開!所以,我們準備了第二套壓軸演
出!」

  看著觀眾們停下腳步,主持人又開始烘托氣氛:「剛才你們看得過癮嗎?」

  臺下傳出稀稀拉拉的聲音:「過癮。」

  主持人再問:「接下來的演出會更帶勁、更刺激,保證能讓你們終生難忘,
你們想不想看?」

  臺下的聲音齊了一些:「想看!」

  主持人笑瞇瞇的說:「那麽請還留在場里的女士和孩子們退場,接下來的演
出不適合你們觀看!」

  臺下傳來大聲的哄笑。

  傑發現剛剛還在身邊的明不見了,仔細一找,原來他正在舞臺邊與瑩瑩和男
演員對話,還把主持人也叫了過來,再交代了好一會。

  不知他們說了什麽,只見男演員的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的激動,而瑩瑩露出
先驚訝後為難的表情,但還是點了點頭。

  又過了兩分鐘,女人和孩子退場完成,主持人也將氣氛烘托夠了,在喧鬧的
音樂聲中,瑩瑩和那個男演員聯袂登臺。

  瑩瑩的絕色讓臺下響起一片吸氣聲,有人不敢相信的大聲問主持人:「這麽
漂亮的女人,真是要跳脫衣舞?」

  主持人笑著掃視全場,然後大聲說:「是!而且尺度會比剛才那場更大!」

  臺下掌聲雷動,中間夾雜著歡呼!

  除了沒有講低俗笑話,一開始的過程和前面那場差不多,臺上的兩人還是先
進行各種熱身。

  熱身之後,男演員牽著瑩瑩的手,來到舞臺最前方,他脫掉外套,露出只穿
著一條內褲的身體,再將手放在下體上,猥瑣的模擬起打飛機的動作。

  瑩瑩可能是緊張得忘記了原定的流程,一下就把外套脫掉了,然後馬上開始
解褲帶。

  臺下響起好多口哨聲!

  她現在上半身只戴著性感胸罩,窄小的胸罩恰恰包住乳頭周邊,極少的布料
被堅挺的乳房高高頂起,讓人懷疑那兩團白肉隨時都有可能沖破這礙事的束縛。

  她有點慌亂,褲子都脫到膝蓋了才發現還沒脫鞋,於是踢掉腳上的休閑鞋,
再將襪子脫下來往臺下一扔,引來人群的一片哄搶。

  成功搶到的人面帶笑容,顫抖著手把她的襪子放到鼻下,深深的嗅了起來。

  褲子也脫掉後,瑩瑩的下半身現在只穿著性感內褲了!她的身體在哆嗦,可
能是覺得有些冷,只好用熱舞來暖身。

  如水蛇一樣扭動起纖腰,美人跳起了性感的舞蹈,傑在臺下看得津津有味:
「還是我的瑩瑩給力,跳得比剛才那個庸脂俗粉好多了!」

  伴隨著她的舞姿,男演員不時把已經膨脹的下體挨到她的屁股上,隔著內褲
與她摩擦。

  男演員半摟著瑩瑩表演「熱吻」,突然的,他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眼前的紅
唇。

  瑩瑩有點懵,他趁機直接吻下,這次是真的嘴對嘴,紮紮實實的熱吻!

  臺下的口哨聲響翻天了!

  他把手指放到胸罩那極少的布料上,捏捏瑩瑩的乳頭,繼而整只手慢慢的爬
進乳溝,不安分的探索起來。

  這回臺下沒有聲音了,觀眾們都睜大了眼睛,生怕錯過接下來的每一個細節。

  瑩瑩轉身背對臺下,兩只手指從褲襠處往上捋,讓內褲陷入臀縫,露出兩片
雪球一般的臀瓣。男演員將雙手貼了上去,感受著柔軟滑膩的肉感。

  主持人在舞臺後方大喊:「觀眾們,尺度由你們來選擇!還要不要他們繼續?」

  臺下的叫喊聲此起彼伏:「要繼續!」

  「還沒看過癮!」

  「說好的大尺度呢?繼續脫啊!」

  「美女,脫光吧!」

  「快點,露出你的小洞洞和大咪咪!」

  聽到男人們的心聲,瑩瑩彎下腰,用顫抖的手指勾住內褲邊緣,將它慢慢剝
到膝蓋,再松開手,讓它自由掉落。

  翹起的美臀已經不著片縷,極為完美的臀形搭配上渾圓白嫩的臀肉,帶給眾
人強烈的視覺沖擊。

  她拾起腳邊的內褲,遞給男演員,男演員激動的接過來放到鼻下,像小狗一
般的使勁嗅著。

  她背對臺下,光腚熱舞,剛開始還有些緊張,但不久就收放自如。

  稚嫩的小菊花隨著兩腿的叉開時隱時現,每當她彎下腰時,臺下的眼尖者能
窺見那粉紅色的小穴口!

  熱舞的最後,她像尋求交媾的雌獸一樣高高翹起屁股,妖艷的扭動著,大方
的展示出兩個肉洞。

  然後,她停下動作,立起身體向後轉,暴露出她漂亮的陰毛。

  臺下的很多男人已經在咽口水。這讓身為瑩瑩男友的傑十分自豪。

  男演員左手環住瑩瑩的腰,右手將她的一條腿擡高過頭,讓粉紅色的小穴口
被觀眾們一覽無遺。

  臺下再次響起一片呼聲:「好漂亮!」

  「粉木耳啊!」

  「還沒怎麽被男人幹過吧!」

  足足展示了一分鐘,瑩瑩才放下腿,再次轉身背對觀眾。她將兩手伸向胸罩
肩帶,慢慢的解開扣,慢慢的鬆開,慢慢的摘掉,然後遞給男演員。

  她真的在數十人面前一絲不掛了!男演員使勁嗅著手里的胸罩,雙目圓瞪的
盯著她裸露的乳頭,咽著口水。


                              【未完待續】
TOP Posted: 2018-10-12 22:54 | 回8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2, 10-16 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