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兽欲老公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的兽欲老公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3、重逢

    这两年,方云凭著这些年的积蓄过日子,两个月前才找了一间清洁公司工作,幸好临家的大妈体贴她,帮她照顾刚满一周岁的孩子。

    两年前,方云本来没有前进的目标了,离开台山就是走一步算一步,直到在一个小城镇安定下来後,那天她累晕了,临家的大妈见著了,几人送她到附近的医院,经检查发现她怀了一个月的身孕,幸好平时赚来的钱不爱花,都有一些积蓄,临家大妈说要她好好养胎,把胖小子生下来後养好身子慢慢找工作,方云笑笑也决定短时间之内不工作,好好在家安胎,九个月後,方云阵痛了三个多小时,近一个小时将胖小子生下来,医生告诉她孩子很健康,七斤多重,在临家大妈的照顾下,方云出了院坐完月子後,在家将孩子带到一周岁,然後出来工作。

    “方云,看什麽呢?”

    一把清脆的女声拉回方云的神志,慌忙将报纸折叠好搁置一边,她们要快一点清洁,这房子的主人快要回来了,若是清洁晚了怕客人会投诉。

    三人七手八脚将房子清洁好,觉得没问题後,拿著工具关门离开。蒋宏光忙了一整天回到新居,拖著疲惫的身躯走进浴室泡了个澡,觉得整个身体都舒爽了不少後,套上家居服,出了房间,坐在茶几前打开手提电脑,趁还没饿的时候,想处理那块建造的地皮,那知一个女x用的钱包吸引了他的目光,这个钱包应该是清洁公司的人员不小心留下来的,蒋宏光觉得别人不小心留下来的东西应该放好,等那个女人来找了还给她,可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钱包,然後他看到一张钱包相,里面是一个女人,抱著一个小不点般的小孩子,女人的面容走在人群里一点都不出色,甚至不起眼,就因为该死的不起眼却是他那个吃了自己後拍拍屁股走人的女人方云!

    蒋宏光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在这小城镇终於让他找到方云,这个钱包,方云一定会回来找的,果不其然,这个时候方云知道屋主回来了,所以按了两下门铃,静等屋主前来开门。

    当门打开的刹那,方云有股要跑的冲动,可惜,她的动作远比不过蒋宏光的来得快,她的手腕被握住,然後一个鲁地把她拽了进去,方云来不及挣扎,她的身子被困在门板上,也来不及出声,她的嘴巴被封住,大手隔著衣服揉捏著丰满的xr,两腿被一只大腿强硬地分开,然後,硬挺的rb苏醒了过来,隔著牛仔裤顶弄著那微微湿润的禁地

    那夜的痛像潮水一样侵袭著方云浑盹的脑子,双手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可惜,她的挣扎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多的危机,“不”

    方云好不容易能出声,身上的衣服瞬间传来一声“撕”的衣服破碎声,蒋宏光拉下拉链,直接掏出硕大的rj,毫不留情地进那脆弱的花x里面,疼痛让方云捏紧眉心,泪在眼眶里打转,两手想推开那健硕的男x身体,可惜,力不从心。

    “不要疼啊啊”

    “这是你让我这两年没有x生活的惩罚,还离家出走,看老公怎麽榨干你,怎麽干你。”蒋宏光说完,一个劲地,一个劲地,同样两年没有x生活的方云,哪会是蒋宏光的对手,三两下痛得晕了过去。
TOP Posted: 2018-07-28 13:52 | 回12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4、那破技术比妓女还不如

    这两年蒋宏光过得犹如和尚没有x生活的日子,方宁林豔这两个该死的荡女人三不五时来挑逗他,结果,他的大老二怎麽都硬不起来,应酬方面,蒋宏光能推就推,推不了就露个面。

    蒋宏光不知道吃了方云一次後,必须付出两年和尚的代价,没有x生活的他最後要求来这个小城镇开拓分公司,短时间之内都不会回台山,蒋健森本来不同意,但蒋宏光的决定动摇不了,最後选择妥协。

    望著被自己晕的女人,蒋宏光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

    两年,该死的女人离家出走足足两年,若是他没要求来这个小城镇,他是不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她?这两年,蒋宏光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她,可惜,每一次的寻找都是失望而归,他g本不知道方云能去哪里,他对她一无所知,派人去查也毫无所获,蒋家的人都劝他放弃,一个私生女而已,你想要多少个我帮你弄过来。

    蒋宏光很想说不是私生女的问题,他要方云也不是因为她是方家的私生女,他就是要她,要她治好自己的大老二,也只有她他大老二才能恢复雄赳赳的气势。

    重逢的刹那,不会硬的大老二果然硬挺起来,而且只对她硬,只对她有反应。蒋宏光低头瞄了眼大的rj,这个时候冲个冷水澡都浇熄不了身上的欲火,顺势躺到方云的身边,一边揉弄那变得丰满的x部,一边用舌头吮吸,r尖受到刺激,顿时硬挺起来,在吮吸的过程中,蒋宏光发现舌头有酥酥的水味,然後越吸越多,入口味道淡淡的,但蒋宏光好像婴儿那般吸得不肯放,被得晕过去的方云渐渐转醒,身体怪异的反应让她困盹的思想瞬间回笼,睁开眸子,方云看到总经理正在吃她的。

    “不”

    “终於肯醒了。”蒋宏光从丰满的r房上抬起头,语气讽刺,但更多的怨念,蒋宏光虽然生气,很想把大老二重新进那紧致的骚x里,然後用力干她,怕她痛得又要晕过去,蒋宏光最後放弃这个欲念,将她从床上扶起,逼迫她面对自己,取过被搁置一旁的女x钱包,“方云,你是不是有些事情需要交待?”

    “我”

    方云瞄了眼一脸严肃,又不苟言笑的总经理,嘴巴一张一合,怎麽都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解释,蒋宏光沈了沈脸色,方云立刻别过脸,把心一横说:“我、我是离开台山一个月後发现有孩子。”

    “有孩子为什麽不回来?”蒋宏光的脸色更冷了,让方云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下面的话语也不敢说下去了。

    “说!有孩子为什麽不回来?”

    “我、我想著你不会要孩子,怕你、觉得我想用孩子”方云真的说不下去了,j明的蒋宏光也猜出一二了。“你觉得我放在化妆台上的那些钱以为给你的服务费?”

    “难、难道不是吗?”这个事情已经过了两年,方云怎麽都没办法释怀。

    “凭你那样的破技术,比妓女还不如,那个钱是报销费,笨蛋!”
TOP Posted: 2018-07-28 13:53 | 回13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5、紧致的销魂x

    那个钱原来是报销费,不是不是给她的服务费,方云终於弄懂後,顿觉无颜,挣开蒋宏光的束缚,躲进被子里面。

    这两年一直没法释怀的事情,只是一场乌龙,她笨,真的很笨,总经理说得对,她笨死了,若是服务费,她那破技术哪会值那个钱啊,给一百块都嫌多了。

    这时候,蒋宏光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好笑,rj的疼痛让他一点都笑不起来,反而脸色绷得更紧了,想要释放的欲念更凶猛,躲在被子里的方云徒然被搂进一处结实的x膛上,两副袒裎相见的身体密实地贴在一起,方云轻易地感受到总经理那滚烫的热度,还有急促的呼吸。

    方云很想挣开总经理的束缚,但她发现越要挣开越把自己陷在危险中,下体那处明显地感受到硬硕的东西顶著自己的小x,火辣辣的,很想躲开,但她的力气远比不过男人。

    “总”

    “嗯?”蒋宏光眉一挑,十分不满意她的称呼,明明是合法的夫妻,方云偏偏喊他总经理,喊一声老公会少一块r是不是?!

    “老、老公”这个称呼勉强能接受,因为结巴的,并不是完整的喊唤,蒋宏光的脸色虽然难看,但还算缓和了不少,方云偷偷地瞄了眼蒋宏光,知道这个称呼合他口味了,然後挣了挣,说:“疼,别刺”

    “让我看看!”蒋宏光将方云放回床上躺著,然後掰开她的两条腿,方云觉得很不好意思,想要合拢双腿,但力度不如男人的蛮力,三两下被掰得开开的,蒋宏光直勾勾地盯住方云的x看,修长的手指隔著浓浓的毛把玩著外,x口那处是有点肿了,如此紧致的小骚x哪是生过孩子的浪x?!

    “真紧!”蒋宏光进一指,在那紧致销魂的x洞里缓慢地抽送,异物的入侵让方云还是没适应过来,很想把它推挤出去,可是蒋宏光哪会轻易如她的意,直把指腹往里送,r壁的嫩r如弹x那般紧紧地箍住他,让蒋宏光巴不得用rj代替手指。

    “老公嗯啊”方云两手抓紧了两边的被单,双眸逐渐离迷,嘴巴呼出热气的同时发出低低的呻吟声,蒋宏光抽送的速度渐渐加快,力度也开始加大,干涩的甬道已经分泌出靡的体,“啊啊老公”方云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总之下体感觉一阵的空虚,也不知道需要什麽来填满自己,蒋宏光欺近,在那红润非常的嘴唇上亲了一吻,问:“舒服吗,嗯?”

    “啊老公”方云弓起身子,想要偎向蒋宏光的x膛,寻求更多的刺激,已经适应异物的甬道分泌出泛滥的体,蒋宏光忍住冲进去的冲动,趁方云迷失方向的时候又加进了一指,两指顿时在甬道里飞驰,瞬间水四溅,唇被水弄得那个闪亮,突起的小珍珠受到外界的刺激也硬了起来,蒋宏光用大麽指磨擦捏弄了一翻,甬道一阵急剧的收缩,随即一阵狂喊,蒋宏光知道方云要高潮了。

    “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

    “告诉我,舒服吗?”蒋宏光咬了下方云的耳垂,邪恶地低问。

    迷离的眸子被高潮纷染,方云感觉万分的羞耻,直把自己埋在那结实的x膛上,怎麽都没敢抬起头回答蒋宏光的话,男人哪给她逃避的机会,半恐吓半威胁的说:“你要是不说,我让大老二干你的小骚x!”
TOP Posted: 2018-07-28 13:53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8-18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