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兽欲老公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的兽欲老公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0、要开吃了(四)

    疼,全身好像要被撕碎一样的疼,方云整张小脸都变成苍白,毫无血色,十分难看。蒋宏光把那块薄膜戳穿後,大rb毫无阻碍地进出,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深处,g本没有给方云喘息的机会,刚破处的痛还让方云记忆尤新,经过今晚,方云应该会逃得远远的了。

    “啊啊啊”好嫩的r壁,好紧致的小x,每到深处的时候嫩r都会收缩,然後把他的大老二夹得紧紧的,好爽,好畅快。

    毫无x爱经验的方云,那r壁真会夹,蒋宏光不由自主地爱上这副身体,抽送的速度渐渐缓下,变成了九浅一深,方云的眉头因为抽送的速度渐渐舒展开来,然後强逼自己放松,私处终究刚破处,又是自己的初夜,方云怎麽都不适应总经理的硕大,她真的没办法满足他的x需要,夫妻x生活不和谐始终都没办法维系,过了今晚,分道扬镳吧。

    方云虽然没有爱上在体里冲刺的男人,但他的碰触还不算讨厌,想著过了今晚,方云渐渐放松了心情,完全地接纳那庞大的rj,把总经理当成一夜丈夫,让他宠爱自己一晚,不知道是自己想通了,还是完全接纳了,方云发现下体没有那麽撕心的那般痛,反而因为缓下的速度让x骚痒起来,嗯嗯啊啊地羞涩的开口,“求您重一点,好痒”

    “哪里痒?”蒋宏光眸光一闪,问道。“说清楚!”

    “x好痒,总经理给我”方云收起羞耻心,张口大声说,面对疏离的称呼,蒋宏光十分不满,将大rb从温暖的x里抽出至g头,“你叫我什麽?”

    小x里没有滚烫的大rb,方云顿感空虚,好像有千只蚂蚁在啃咬一样让她难过,“总、总经理好痒,给我求您”

    “想要,自己上来!”因为称呼,蒋宏光恨恨地瞪了眸光迷离的方云,将自己的大rb抽出来後,躺到床上,让方云自己骑上来,解馋!

    没有经验的方云,g本不知道怎麽做,体里的痒意没有大rb的抽,g本止不到痒,只能苦著脸,呐闷地改口低唤,“老公我要,求您”

    “要什麽?”听到满意的称呼,蒋宏光一反常态地问,“不说,你妹妹就要痒坏了。”鄙的话语让方云脸红耳赤,但她还是说:“要老公的老二,好痒”

    “坐上来,握著老公的老二对准你的小x坐下去,然後上下套动。”方云一边听蒋宏光的话,一边扶著硬挺挺的大rb,对准自己的嫩x口,然後缓慢地坐了下去,空虚的x里终於被总经理的大rb盈满,方云舒服地喟叹了一声,然後学著上下挺动,“啊啊啊好舒服老公的老二好大好”

    蒋宏光听了笑了,两手扶住她的腰,配合著她上下抽动,初次的高潮像旋风一样袭卷而来,“啊啊啊慢点好快”

    大rb感受到r壁里的抽搐,蒋宏光也知道妻子快要达到高潮,一个翻身,两人变了姿势,蒋宏光把方云的两条腿架到肩膀上,然後没节奏地冲刺抽出,高潮像炸弹一样炸开,方云的r壁一抽一搐的,很快,泄了!

    “啊啊啊老公”

    因为初夜,方云的体力始终有限,g本坚持不了第二次,被蒋宏光得晕了过去。
TOP Posted: 2018-07-28 13:51 | 回9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1、辞职离开

    想起方云对他说的那句话,蒋宏光觉得对极了,这样的体质g本没办法满足他的x需要,还没有s的大rb肿胀得难受,蒋宏光恨恨地望著被自己得晕过去的方云,很想把她摇醒,然後横冲直撞地她,可惜,他不喜欢一个毫无感觉的女人。

    望著一柱擎天的rj,蒋宏光走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然後放了一些钱到化妆台上,出了屋,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楼下走。

    日光从窗缝处钻了进来,直s在床上那蜷缩成一团的身躯上,微微灼热的感觉刺醒了睡梦里的方云,睁开蒙胧的眸子,望了眼天花板,困盹的脑子像潮水那般清明起来,伸了伸僵疼的身子,发现牵动了下体的伤,方云疼得双眉紧皱,勉强从床上支起身子,发现房间除了她g本没有总经理的身影,醒来没有看到总经理方云是很失落,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撑著身子,方云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用热水帮自己舒缓一下酸疼的下体,泡了个舒服的澡後,方云打点好自己然後出了浴室,走向化妆台的时候一迭现金映入眼中,望著数张百元大钞,方云的x口莫名地冒出不知名的泡泡,总经理是把她当妓女用了麽?

    她这样的体质怎麽能当妓女,g本连妓女都不如,总经理的x需要,若是作为一个妓女,她g本没有好好服侍他,方云垂下眼睫,把那迭现金放进化妆台的抽屉里面,然後背著挂包出了门。

    方云无故旷工半天,被刘课长记过,还分派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让她做,基於她从不懂得拒绝,所以忙完事情後,已经是傍晚六点锺了,这个时候整个公司的职员都下班回家陪家人陪妻儿,方云打好辞职信後,把辞职信放到刘课长的办公台上,关上门离开了这个干了三年的公司。

    回到单身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锺了,方云在外面解决了晚餐才拖著疲惫的身子回到寓所,方云已经没有力气再走进浴室冲澡了,看到床倒头就睡,这晚方云睡得很沈,再次从睡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没有工作,不再为生活奔波,方云发现没了前进的目标。

    蒋氏那边的庶务课,刘课长一早来到公司,进了办公室後发现办公台上的辞职信,知道是方云打的辞职信,刘课长立刻取起座机拨打了方云的手机,手机那端传来冰冷的声音“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刘课长不死心,又拨打了方云公寓里的座机,座机响了十来下,但都是没人接听,最後刘课长在辞职信上批了方云的申请辞职单,将辞职信呈交到总经理的手上,让他批核。

    “总经理?”

    蒋宏光一天的好心情在看到方云的辞职信後,瞬间转为暗,尤其看到辞职信上写的辞工理由:不适应!一个半老的员工默默干了三年,哪会一句不适应就能了事?蒋宏光黯下眸色,对刘课长说:“辞职信先搁置,你下去忙吧。”

    “是,总经理!”总经理都这样说了,刘课长不好说什麽,然後转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顺带把门关上。

    蒋宏光已经没了工作的心情,浮躁地解开领带,让自己松口气,然後取起一旁的座机打起电话来,手机座机都没人接听,最後转打方家,方家的管家说方云没有回去,她一个女人能去哪里?

    人海茫茫的,g本没有她的栖身之所!
TOP Posted: 2018-07-28 13:52 | 回10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2、听闻

    方云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蒋宏光对她一点也不了解,她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她的踪影,方云若要走哪会轻易让他找到?!

    难道,他跟方云只是一夜的露水姻缘?还是昨晚只是一场春梦?

    方家人知道方云一声不响地走了,顿时怕与蒋家的关系破灭,公司不保,为了维系两家人还是姻亲的关系,方父将自己的宝贝女方宁推上火坑,蒋宏光抵达方家的时候,想从方父口中得知方云还能去哪里,结果,方父这种为利是图的人只顾能不能继续维系两家姻亲的关系,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成为棋子,也要保住公司的命脉。

    蒋宏光此刻近距离看方宁,那惹火的身材一点都勾不起他强烈的欲望,冷然地对方父说:“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若是再没有方云的消息,蒋方两家别肖想继续当姻亲!”蒋宏光说完立刻离开方家,开著车无休止地寻找著方云。

    近距离看蒋宏光的时候,方宁觉得这男人成熟稳重,听父亲说要让代替方云续两家姻亲的时候,方宁一点都不排斥,尤其听到方云说x生活和谐,方云走了应该是个好机会,结果,蒋宏光连一个正眼都不看她,方宁气啊。

    与蒋家成姻亲的新娘本来是她,若不是怕婚後x生活不和谐,她都不会让方云代替她嫁进蒋家,现在g本没有人知道方云的下落,他怎麽找都不会找到方云,不想让自己悔恨终身,方宁决定自己送上门。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方云彻底人间蒸发,没消没息,蒋宏光说到做到撒资不再保方氏的财务状况,跟方氏不再是姻亲关系,蒋宏光这个做法立刻引来方父,以及蒋家人的大大不满,蒋氏说到底握权的人不是蒋宏光,他在蒋氏只是一个总经理,真正握著生死大权的还是他侄儿蒋健森,方父在蒋宏光那边讨不到好处,立刻找上蒋健森,蒋健森跟蒋宏光的关系比叔侄还要亲,蒋宏光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方父不死心找上蒋家太爷。

    一向不手公司事务的蒋家太爷,现在非要他们收回决定,还为蒋健森指了一门亲事,蒋家太爷初看方宁的时候,第一眼就喜欢她当孙媳妇,现在刚好可以补这个缺失,对象变成了方宁跟蒋健森。

    蒋宏光揉著发疼的太阳x,无视蒋健森投来的目光,主要方宁不三五时出现挑逗他的x趣,他不管这门亲事了。

    方云,你这该死的女人,吃完我拍拍屁股走人,别让我找到了,我非榨干你不可!

    听闻,蒋氏的总经理不举了。

    听闻,蒋氏的总经理对任何女人都提不起x趣了。

    听闻,蒋氏的总经理变和尚了。

    听闻,蒋氏的总经理那东西硬不起来了。

    听闻,

    听闻,

    方云若是没有收拾报纸,应该不会看到太多的听闻了,转眼离开台山两年,她不知道总经理有没有找她这个一夜妻子,但她离开应该对他没有太多的关系,他们只是一夜夫妻而已,还没到深爱对方,非你不可的地步。
TOP Posted: 2018-07-28 13:52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10-17 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