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兽欲老公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的兽欲老公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4、奇女子

    方云跟方宁的出生时间只相隔6个月,怎麽看方宁都不像妈妈桑的年纪,怎麽在电话里头那麽唠叨呢?!

    “我尽力!”方云含糊过去,趁方宁想继续探她跟总经理x问题的时候,以工作为借口挂了线。

    利索地换好灯管後,再修理好坏了的水管头,然後架著梯子回庶务课。忙了大半天的时间,方云终於有时间将总经理跟林秘书的衣物熨平,再折叠好後送回顶楼总经理办公室。

    “有事?”林豔看到方云b著衣物,立刻迎了上去。“总经理正在忙,有什麽事情可以先跟我说。”

    “林秘书,这是洗干净熨平的衣物。”方云g本没有要找总经理,看到林豔的刹那,方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啊,谢谢!”林豔接过衣物,脸色略微尴尬,她跟总经理的奸情好像被人识穿了一样有点窘迫。“你是庶务课的吧,早上”

    “什麽都没有看到!”方云不等林豔把话说完,斩钉截铁地说,“没什麽事情,我先下去忙了。”

    不等林豔反应过来,方云已经乘电梯下去了,蒋宏光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林豔b著干净的衣物,“送上来了?”

    “嗯!”林豔回过神,点头。“总经理早上打电话命庶务课的人上来收拾?”

    “那个时候你睡得很熟,不忍心吵醒你起来收拾,所以命人上来收拾一下。”蒋宏光解释。

    “那咱们身上穿的衣服”

    “应该都是他们准备的,你通知下去让那人到财务那边报销。”

    “好!”林豔立刻想到送衣物上来的那个女子,知道她是庶务课那边的人,立刻拨打内线,通知那女子到财务部报销。

    方云回到庶务课的时候,课长要她到财务部报销今天的费用,方云只是敷衍了一下,不为所动地到同事那边帮忙分件。

    七手八脚将邮件分好後,几个同事推著车到各个楼层去分派,剩下一些邮件因为同事忙不过来,方云利索地推著车前去分派。

    “总经理,这些是今天的报销单。”财务部程主管拿著一迭报销单出现在顶楼总经理办公室,每份报销单除了各级高层主管批了後,还得经过总经理审核,然後才能拿到报销费。

    蒋宏光把每份报销单审核完後,抬头问:“今天的报销单怎麽没有庶务课那边?”

    “庶务课那边今天没有人上来报销。”程主管说。

    蒋宏光立刻打了内线电话命林秘书进来,林豔刚收了庶务课那边人员送来的快件,一并拿了进来。

    “总经理您找我?”

    “不是要你通知庶务课那边的人到财务部报销,怎麽没有庶务课的报销单?”

    “总经理,我通知了,接电话还是庶务课刘课长。”林豔说完,想起什麽又说:“刚才送快件还是庶务课那边的人,我还问她到财务部报销了没有,她跟我说报了啊。”

    奇了,明明没有报怎麽说自己报了呢?林豔对庶务课那边的人越来越好奇了,尤其送快件跟送衣物的那个女子,有谁嫌钱多的,可以报销反而不报,奇女子啊林豔倒是第一次见识了。

    “林秘书,命那人上来一趟。”

    “是!”
TOP Posted: 2018-07-28 13:50 | 回3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5、我没法满足你

    方云派完件回到庶务课的时候,被告知总经理要找她,方云怎麽都没有想到总经理找她的理由:没有报销!

    方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不报销非要人家报?!

    “方小姐,你的收据呢?”程主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著从进门低著头的方云。“收据上必须有刘课长的亲笔签名。”方云有些迟疑,她没有想要报销,收据上没有刘课长的批核,所以一拖再拖。

    蒋宏光觉得这女职员礼貌一般,但还是开口的问:“公司有规定从不让员工私自出钱,收据报销单给我。”

    “这个”总经理开口了,方云总不能一直当哑巴,所以迟疑地说:“报销单没有给课长批核。”

    “给我!”蒋宏光不想浪费唇舌跟时间,直接向方云要了报销单,然後看了金额,再利索地签下名字,每份报销单都审核完後,蒋宏光将单据递还程主管,“出去!”在场的人都领会转身离开,方云的速度比林豔跟程主管还要来得利落,好像身後有猛兽一样,可惜,手触及门把的时候,蒋宏光唤住了她的动作,“你留下!”林豔经过方云身边的时候,一双美眸闪过不解,但身为秘书的她又不敢在办公时间过问上司的私事,所以跟程主管走出办公室,顺带把门关上。

    “总、总经理还有事吩咐?”

    方云僵直著身子,蒋宏光的靠近溢发地让她不安,总经理不会知道她就是方云想破脑子也想不出自己哪里引起总经理的注意了,一直在公司做了三年,也一直都相安无事,怎麽今儿个好像变了样?

    员工不报销,堂堂总经理不可能那麽执著,难道方云不敢往下猜测,只是吞吐著口水,与总经理保持著一定的距离,蒋宏光在方云的闪躲下,伸手抬起那张低垂的脸孔,平凡的容颜,g本引不起任何男人的注意力,可惜,这个女人却是他刚娶回来的正室妻子。

    若不是听出声音,蒋宏光g本不会把她跟自己的妻子串联在一起,方云的确引不起男人多看一眼的欲望,但她却拥有一把黄莺般悦耳的声线,柔柔的声音如穿透人心那般舒服,蒋宏光现在满脑子想听她在床上的声音了。

    方云现在满腹想躲开总经理的念头,g本无暇顾及总经理的坏心思,“总经理,您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吩咐,我、我下去找程主管报、报销了。”

    报销只是逃离总经理的借口,方云压g没有想去找程主管,蒋宏光哪会不知道她打的算盘,将她困在自己与门板之间,糙的指腹轻佻地抬起那小巧的下巴,温热的气息随之喷洒在方云那张没有豔色的素颜上,“等下我亲自给你报,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

    方云咬著唇瓣,闪躲总经理的碰触,无处可逃的她g本躲不过总经理的狼爪,心急如焚的她颤声说:“总经理,我不是那种女人,没法满足你”

    那种女人?

    满足?

    敢情这女人倒清楚他的胃口嘛,难道他跟林豔的x关系蒋宏光没有挑逗方云的心思,两指捏起她的下巴,强逼她面对自己,“你是不是知道什麽?”
TOP Posted: 2018-07-28 13:50 | 回4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6、你也质疑我的能力吧?

    这个时候方云最好选择缄默,可是下巴被捏得肿块一片,想当个哑巴不容易。“疼总经理我什、什麽都不知道!”没有闪烁的光茫,蒋宏光在方云的眸中看不出丝毫的谎言,但也不相信她的说词。

    沈寂的气氛瞬间在两人周身旋转,方

    云说完垂下眼睫,躲过蒋宏光那双像要穿透人心的眸光,呐呐地问:“总、总经理,我、我可以走了吗?”

    方云真心不想跟总经理同处一个空间,那会让她有窒息的错觉,而且还在暧昧的姿势下,方云g本不敢乱动,两腿之间被总经理的长腿硬生生地分开,只要她一动便能磨擦到对方,虽然两人都隔著长裤,若磨擦也不会磨擦出什麽火花来。

    “出去!”

    蒋宏光放开方云,方云像躲野兽那般飞快地滚出总经理办公室,蒋宏光回到办公台命林秘书找出方云的详细资料,林豔满腹疑问,但还是让人送上方云的入职资料。

    方云也算半个老员工,从入职到现在,都任劳任怨,为人也低调。蒋宏光把方云的入职资料看了一遍後,思考著她是一个攻於心计的女人,还是一个为生活奔波的上班族?

    方云回到庶务科,想让自己忙起来的时候,正在看报纸的刘科长,挑眉问:“方云你是不是得罪总经理了?”

    “科长,我没有!”方云立刻辨驳。

    刘科长放下报纸,看方云这种普普通通又安守本份的人,怎麽都不像得罪高层主管的人,“以後小心一点。”

    “是!”方云呐闷地点头。转眼到下班时间,方云慢吞吞地收拾桌面的东西,眼看整个庶务课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加班,方云这时候完全忘记自己已婚的身份,回到住了几年的房子,方云一副!然的样子,拎著包包想往外跑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新房,还不是一个人,怎麽都是一个人,方云最後折回了自己的旧居,因为肚子饿,已经没暇顾及那个让她呼吸窒息的新婚夫婿了。

    方云简单地煮了些面条,随便填饱肚子後,回到房间泡了个澡,整个身子都舒爽後,方云用条浴巾包裹住身子,湿淋淋的头发不像平时那样绑成马尾,倒乖顺地贴服在肩後。

    被氤氲的雾气蒸过,方云那张不起眼的容颜倒增添了几分红润的气息,蒋宏光大刺刺地靠在房门边上,眸光一瞬不瞬地打量著出水芙蓉的方云。

    吹风机因为音量过大,方云不知道门边上站著一个不速之客,等所有吵杂的声音变成一片静谧的时候,方云终於发现了不对劲,蒋宏光勾著邪魅的笑,缓步地往方云方向靠近。

    方云屏住所有呼吸,同样缓步往後退,总之与男人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离,“总、总经理”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也不是公司,说,为什麽嫁我?”趁方云想要继续往後退的时候,蒋宏光两步上前,把她推向自己,问出悬浮多时的疑问。

    “我”方云吞吐,不知道怎麽解释,怕说了两家没有合作的机会,可不说,心又那麽地不安,方云在说与不说之间做著拉锯战。

    “很难启齿?还是你跟方家人一样都是贪图荣华富贵?”

    “不是!”方云反驳,别过脸,怯声地又说:“我是代替方宁嫁你。”方宁,蒋宏光有印象,她跟方云完全不同一个典型的类型女孩,身材蛮火辣,万种风情的一个都市女郎,蒋宏光没有娶方宁这类型的女人其实有点婉惜的。

    “总经理,您若是生气,我可以可以”

    “可以什麽?”

    “我可以将蒋太太这个头衔还给方宁,我没有霸住不放的意思,方宁初时并不排斥跟你商业联姻,她只是只是”

    方云说到最後又吞吞吐吐起来,听得蒋宏光拧紧了眉心,他厉声问:“只是什麽?”

    “她说您年纪大了,怕在x方面没给她x福,我”

    “住嘴!你也质疑我的能力吧,嗯?”
TOP Posted: 2018-07-28 13:50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8-15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