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公请接招(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老公请接招(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3 三弟方冠霖

    胆战心惊的接起电话,礼貌的说道:“喂,你好。”

    “睡醒了吗?”电话里传出一个低沈的男声,凌若夕有一瞬间的愣冲,下意识的问道:“请问你是哪位?”问完她就後悔了。

    因为电话那端得男人,因为她的这个问题声音降了一个八度,用隔著电话都能感觉到丝丝凉意的声音问道:“你没存我电话?”

    “存,存了,刚才没看清。”凌若夕感觉头皮发麻,浑身直起j皮疙瘩,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披著的被子。这下她终於听出他是谁了,不就是那个害她现在才起的罪魁祸首嘛。

    “哼”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哼一声,她这个解释暂时安抚住了他,不过她没在第一时间听出他的声音还是让他很不爽:“床头柜的抽屉里有药膏。就这样,我挂了。”

    凌若夕听著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不禁有些傻眼,就这样?他特意打电话来就是告诉她床头柜的抽屉里有药膏?

    凌若夕满心好奇的翻出他所说的药膏,看了下说明:消炎止痛消肿?脸上瞬间又晕红一片,不过心里却有蜜样情愫点点泛滥开来,甜丝丝的让她笑弯了嘴角。

    同一时刻,重新回到宽敞的会议室里的男人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看得底下的各部门总管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他们这位年纪轻轻就气势不凡的总经理什麽时候有过这种近乎於甜蜜的表情了,而且他这一个早上的会议里频频失神,不时的看著手表皱眉,好像很著急,又好像在等待著什麽。

    就在刚才,好像是觉得是时候了,竟然在会议中途拿著手机走了出去,虽然时间不长,可是他一回来竟然是这种表情。看的他们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出声询问,不禁在心里嘀咕,这位总经理今天是忘了吃药了?还是吃错药了?

    鉴於总经理今天貌似不太正常的原因,本来几个心里没底,做好挨批准备的部门经理都侥幸的逃过一劫,大家皆大欢喜的提早结束会议,各自散去。

    一整天都无心工作的宫瑞辰终於熬到了下班的时间,本来准备直接回家的,却被老三方冠霖一个电话急召到了‘暗夜’。

    他一进包间的门,就看见方冠霖手里端著一杯酒很随意坐在沙发上,一看见他进来,脸上那种灿烂的笑容立刻收敛些。

    宫瑞辰有些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端起一个空酒杯,自顾自的倒了杯酒,押了一口,然後沈声道:“说吧,有什麽事?老大和老四呢?”如果真的有什麽急事的话不应该只找他一个人吧。

    方冠霖闻言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接收到宫瑞辰眼底‘嗖嗖嗖’s出的冷光之後,才稍微收敛些笑意,憋笑道:“我觉得这件事,你应该不太愿意让他们知道,所以我没有叫他们来。”

    宫瑞辰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沈声道:“赶紧说,什麽事?”看他这样就知道一定不是什麽好事,不过他现在归心似箭,不想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咳”方冠霖放下手里的酒杯,轻咳一声,稳定了下情绪然後正色道:“我大嫂今天来找我,她说你那方面的技术不行,让我教教你。还说那个不是只要用蛮力就行的,想要女人得到快乐一定要懂得技巧”

    方冠霖一边说一边观察著他二哥的脸色,从上午他本家大嫂来跟他说起这件事起,他就一直笑到现在,实在是太搞笑了。要不是怕二哥恼羞成怒的收拾他,他真想把这件事跟老大和小四分享一下,哈哈真是够他笑上一整年的了。老二竟然被他媳妇抱怨床上技术不行呼不行了,他要憋不住了,不过看向宫瑞辰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他实在没胆子笑出声,憋得好难过。
TOP Posted: 2018-07-25 15:35 | 回12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4 主动出击

    三弟方冠霖的大嫂,方氏大少方冠杰的妻子,是凌若晨!那个女人,她不但八卦他们夫妻之间的床事,竟然还抹黑他,说他技术不行,宫瑞辰怒火中烧,恨不能把她拖出来碎尸万段,而他亲爱的妻子就是那个魔女的帮凶,或者说她才是罪魁祸首。

    好,很好,他今晚会让她好好亲自体验一下,他的技术到底行不行?宫瑞辰森然一笑,吓得一直在关注他脸色的方冠霖一个激灵,不由得往後蹭了蹭。离他远了些。

    宫瑞辰斜他一眼,冷声道:“没别的事了?”

    “没,没了。”方冠霖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哇,他二哥好可怕,看来有人要倒霉了,虽然他很想看热闹,不过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闻言宫瑞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扔下一句:“走了。”然後转身要走。

    “二哥,等下。”方冠霖突然想起他大嫂的交代,硬著头皮喊住宫瑞辰。

    宫瑞辰回过头来,一挑眉不耐的问道:“怎麽?”

    “这个,这个是我大嫂让我给你的。”方冠霖拿起脚边的一个箱子,颤著手交给了宫瑞辰,然後刺溜一下率先从门口溜了出去。

    不能怪他没骨气啦,实在是他刚刚耐不住好奇心,偷偷的打开箱子看了一下,那个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也太震撼了,他实在是没胆留下来看他二哥查看过後的表情,还是,见好就收,找个地方去大笑一场吧,哈哈他的肚子好痛。

    宫瑞辰打开盒子瞄了一眼,眼角不由得抽搐起来,凌若晨,很好,你的这份大礼,我会记得加倍奉还的。

    本想把它扔进垃圾箱的,不过眸色一转,既然人家都‘好心’的送来了,他不用好像有点浪费。好吧,他会一样不落的,全数用在她亲爱的妹妹,他心爱的妻子身上。

    凌若夕独自一人坐在空落落的饭厅里吃著晚餐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宫爸宫妈有应酬所以都不在家,而宫瑞辰一回来连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就脸色沈的进了书房,连晚饭也是让李妈送进去吃的。

    凌若夕吃了几口就觉得没胃口了,起身往房间走去,洗了澡,心情郁闷的躺在大床上发呆:明明昨晚对她那麽热情,今天上午还特意打电话来提醒她擦药膏,怎麽晚上下班回来又变得冷冰冰的了,难道是她昨晚表现的不好,让他生气了?

    凌若夕生活的背景十分单纯,为人又比较羞涩,所以虽然有过十年为人妻的经验,却还是不太明白如何才能取悦男人,左想右想也没个头绪,哀嚎一声,在床上打了滚,然後翻出手机给她的魔女姐姐发信息求救:“姐,他昨晚对我很热情,可现在又变回冷冰冰的了,我该怎麽办?”

    不一会就收到了回信:“主动出击,穿的性感点勾引他。”凌若夕看到回信,脸上一红,不禁又想到昨天看的里的性感女郎,让她去勾引他,会不会,太,太那个了。

    可不期然的,脑海里又想起那个王八蛋李尚对她的评价‘死鱼一样。’不,她不要做死鱼,她要做性感女神,牢牢抓住他的眼球,他的心。

    於是凌若夕大爆发了,翻箱倒柜的找凌若晨送她的新婚礼物,一件性感睡衣,她当时害羞不想也不好意思穿,所以就随手放了起来,没想到这回竟然派上用场了。

    凌若晨给妹妹支完招,盘腿坐在沙发上捧著手机笑得一脸猥亵:嘻嘻,下午刚被方冠霖刺激完,晚上再被性感美女勾引,他要是能受得了,那除非他真的是个g,否则,嘻嘻,恐怕若夕今晚会被收拾的很凄惨,不过为了两人的夫妻生活能够和谐,这点牺牲还是值得的。
TOP Posted: 2018-07-25 15:35 | 回13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5 勾引(微辣)

    方冠杰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妻子捧著手机一脸的坏笑,又想到上午他那位连襟给他的友好提示,不由得摇了摇头,上前捏了捏她秀气的鼻子,戏谑的问道:“坏笑什麽呢?”

    凌若晨不满的瞪他一眼,使劲拍开了他的手抱怨道:“别捏我鼻子,都被你捏扁了。”

    方冠杰在她身边坐下,从身後拥住她,咬著她的耳朵问道:“你又闯什麽祸了?嗯?”

    “宫瑞辰那个小气的男人找你告状?”每次都用这招,他也不嫌烦。凌若晨舒服的靠在老公怀里,享受著他的爱抚。

    “你呀,要是闷了就来公司陪陪我,别老去招惹他,哪天把他惹火了,我也护不住你。”方冠杰拥著爱妻,温柔的劝道。

    “哼,我才不怕他,只要他还想要我妹妹,就得乖乖的被我欺负,再说我也没有搞破坏好不好,我是在努力增进他们夫妻间的情趣,说不定等过段时间,他还得感谢我呢。”凌若晨满不在乎的说道。若夕太过羞涩了,她的好好调教调教。

    “淘气。”对於妻子的行为方冠杰不忍苛责,宠溺的在她唇上亲了亲,暗自筹划著,得尽快给她找点事情做,要不干脆生个孩子吧,让她有事可做,也不会整天想著去关心人家的夫妻生活了。

    嗯,就这样办,打定主意的方冠杰在妻子的惊呼声中,把她抱了起来往床上一抛,然後自己也压了上去,开始播种大业。

    “哇,你干什麽?才这麽早,我还不想睡呢。”凌若晨还没从刚才的话题中回过神来,就被扔到了床上,她一时无法适应,扭著身子躲著方冠杰剥她睡衣的大手。

    “那正好,我也不想睡,我们来做点运动吧。”方冠杰邪邪一笑,大手从她睡裙的下摆伸了进去,大手带电般的一路向上,惹得凌若晨一阵战栗,夹紧的双腿渐渐失了力道,被他轻易的打开,快速的攻城略地。

    “坏蛋,唔你轻点”小巧的内k被他扒下,有力的中指长驱直入的挺进那微微湿润的娇嫩花x,凌若晨已经放弃了挣扎,紧搂著他软软的哼著。

    “宝贝舒服吗?嗯?”看著她意乱情迷的表情,方冠杰更加亢奋,长而有力的手指,深深浅浅的在她的花x里进出,同时伸出麽指爱抚著花x口那敏感的小核。

    “嗯舒服老公恩”凌若晨发出阵阵娇吟,一阵阵愉悦的快感蔓延开来,让她浑身酥软忍不住轻颤

    这边热情洋溢,激情如火,那边凌若夕也已经换好了性感的睡衣,脸色红晕躺在床上,紧张而又期待的等著宫瑞辰回房间。

    可是左等他不回来,右等他也不回来,眼看著都快九点了他还没有回来,凌若夕等不下去了,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咬了咬牙,决定主动去书房找他。

    她刚想下床,就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躺下装睡。宫瑞辰看著床上蜷缩成一团,似乎已经熟睡的某人,邪恶的勾了下嘴角,把手里的箱子放到床头柜上,然後呼啦一下掀开她身上的夏凉被,刚想扑上去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得一呆。

    紫色的透明睡衣若隐若现的圈住她白皙的皮肤,她侧躺著,手臂挡著胸部所以他看不到,可是那在紫色细带点缀下的雪白l背已经让他为之疯狂了,更何况那双白生生的美腿完全l露在外,以及小小的透明丁字裤根本就掩盖不住的性感部位。

    宫瑞辰身下的硬挺瞬间肿胀疼痛,牙根想不起想要好好惩罚她的初衷,只想要狠狠压上去,把她拆卸入腹,可一想起她之前因为疼痛而拒绝跟他做的事情,又让他强压下渴望,决定放缓动作,慢慢来。

    宫瑞辰想著就扑了上去,把她拉平压在身下,一对晶莹剔透的茹房在他的挤压之下呼之欲出,他低下头去,把整个脸都埋在她的胸前,用舌头隔著丝滑的睡衣细细的舔著。

    “嗯”凌若夕害羞的闭著眼睛轻哼,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栗著。

    宫瑞辰伸手一挑,挑开她肩头的细带,然後把透明的睡衣退到她的腰部,一对白嫩的椒r跳入眼帘,rr白净如玉,茹头粉红,茹晕适中,性感的茹头在感受到他鼻翼喷出的热气下微微颤抖著。

    他再也抑制不住,双手捧著这对白嫩柔软几乎无法一手掌握的美r,爱不释手,频繁的用舌头舔咬著茹头。

    “唔”凌若夕被胸口的酥麻刺激的发出一阵阵的娇喘。小手无意识的入他的发间,拉扯著他的头发。

    宫瑞辰从她胸前抬起头来,盈满欲望的瞳眸闪过一丝光芒,覆上她的微张的小嘴热情的舔吻起来。同时腾出左手,把手伸进睡衣里面,抚摸著她的大腿,指尖滑过她如丝般滑腻的肌肤,奔向大腿根部。
TOP Posted: 2018-07-25 15:36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4, 10-15 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