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公请接招(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老公请接招(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0 你好重(辣)

    她紧致的花x深处竟然像有一张小嘴在一张一合的吮吸著自己的大g头,把他吸得全身酥麻麻的,恨不能更加大力的顶开那张小嘴,让它整个含住自己的大g头。

    宫瑞辰奋力一个深顶,惹得凌若夕惊呼一声,一叠声的喊疼:“呜呜不要了太深了啊不要了饶了我饶了我呜呜好疼啊啊啊啊”

    要被贯穿的错觉让凌若夕死命的挣扎起来,白嫩的小腿在他腰侧无力的蹬著,纤腰频频弓起,又被他粗暴的按下更大力的进出,最後只能死命的缩著自己想要把他逞凶的大r棒从小x里挤出去。

    “别动”她本就紧致的小x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大r棒,夹的他仰头低呼了一声,差点就交代了。

    “呜呜”凌若夕又涨又疼又怕,哪里可能听话的不动,她边哭喊著边疯狂的扭腰缩臀,小手也在他背上胡乱的挠著。

    宫瑞辰被她弄得手忙脚乱的,一边要压制著她乱扭的腰,一边要哄她不再哭闹,又被她夹得生疼,一时没守住腰眼一麻,竟然喷s了出来,火热的j全数s在她细嫩的内壁上,凌若夕被这麽一烫,一个哆嗦颤著声长长的呻吟一声,也跟著泄了。

    高过後,凌若夕还止不住的小声抽泣著。

    惹得本就心情郁闷的宫瑞辰更加心烦,他竟然被她夹得早泄了,这对於他来说可是极大的侮辱,而他还没有找她算账呢,她竟然还一副受委屈的样子:“闭嘴,不准哭。”

    凌若夕被他吼得一个哆嗦,两人还连接著的某处也随之一个收紧,惹得宫瑞辰又起了反应。

    凌若夕敏感的察觉到他下身的变化,脸上一热,真的就止住了抽泣,眸光不好意思的瞄向别处,用手推了推他道:“你起来啦,好重。”

    “我就不,压死你算了。”宫瑞辰想也没想的低吼道。

    凌若夕先是一愣,随即调转回目光看向一脸郁闷的宫瑞辰,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估计真会笑出声,她以前怎麽就没发现呢,这个冷冰冰的男人,竟然会有这麽幼稚别扭的一面,实在是太可爱了。

    说完之後宫瑞辰也发现自己这样太过幼稚了,俊脸一赧,可看向她明显是忍笑忍得微微抽搐的嘴角时,他又恼羞成怒了。压紧了她一低头吻上去,凶狠的撬开她牙关,拖出她柔软的舌头来,咬著舌尖用力的吸。

    等到凌若夕被他吻得晕晕乎乎浑身发软的时候,他才放开她,一只手支在她脑侧,稍稍调整了下呼吸,沈声问道:“说吧,我亲爱的妻子,你昨晚拒绝我的求欢,今天又背著我看片慰,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估计是刚刚吃了顿大餐,宫瑞辰的脸色比之下午的时候好了很多。

    “都说了不是慰啦,是姐姐让我拿回来研究研究。”凌若夕对‘慰’两个字异常敏感,想也没想的反驳道。

    “说重点。”宫瑞辰见她罗里吧嗦的半天都没说到重点,眉头一皱,不自觉的拿出平日里对待下属的严厉表情轻斥道。

    “唔”她说的就是重点好不好,凌若夕委屈的扁扁嘴,在心里偷偷的骂他:臭流氓,刚刚把她吃干抹净了就对她凶。
TOP Posted: 2018-07-25 15:31 | 回9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1 你太大了

    不过摄於他沈的脸色,凌若夕也是敢怒不敢言,轻轻吞了下口水,轻声道:“今天姐姐打电话叫我出去,然後问我你对我怎麽样,我说你冷冰冰,不太愿意搭理我。”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瞄著宫瑞辰的脸色。宫瑞辰闻言嘲讽的牵了下嘴角:一个在新婚之夜拒绝和他上床,大骂他是流氓,恶霸,qg犯,无耻之徒,还试图用剪刀扎他的女人,还有脸指控他对她冷冰冰的,不愿意搭理她。不过他一个大男人,现在跟她计较这些也没意思,所以冷哼了一声,道:“继续说。”

    凌若夕见他没有要动怒的意思这才羞涩的接道:“然後她就问我,我们一周那什麽几次?”

    宫瑞辰眼里冷光一闪,那个烦人的大姨子,竟然关心起他们的床事来了,看来是太闲了。“那你怎麽回答的?”他不耐烦那个小女人每说一句都要看看他脸色,所以主动问道。

    “我说一周一次,她就问我是不是你不行。”凌若夕越说越心虚,要不是他死死的压著她,他们那里还连在一起,她都恨不能拔腿就跑了。“我不行?”宫瑞辰一听就炸毛了,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女人要是敢说是他不行,他今晚就做死她,让她知道知道他有多行!

    “不是,不是,你很行,很行,我告诉她是因为太疼了,所以我不愿意你碰我,然後她就给了我一大堆碟片让我回家研究研究。”凌若夕怕惹火了他,赶紧安抚著一股脑的说完了,然後怯怯的偷眼看他。

    “那你研究出什麽结果了?”宫瑞辰气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最後强压下火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凌若夕望著他此刻有些吓人的脸色,咬牙选了个很能满足男人虚荣心的答案,飞快的说出来:“你,你太大了。”说完羞得满脸通红,很鸵鸟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他。

    宫瑞辰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说他哪里太大了,这个很不著调的答案却让他心情突然放晴,拉开她的小手,很温柔的亲她的眉眼。

    然後向下含住她小巧的耳垂,以舌尖来回拨动细咬著逗弄道:“很大吗?嗯?”边说一只手掌还一把握住她一侧的丰满肆意把玩起来。

    凌若夕本来就羞得不行,他还来逗弄,於是她恼羞成怒了,抓过他在她胸前乱摸的大手放在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嘶”宫瑞辰没有防备,被她咬个正著,疼得他嘶嘶的只抽冷气,又怕硬抽出手来弄伤了她,只得硬挺著让她咬个过瘾。

    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凌若夕才猛然醒悟,赶紧松了口,歉然的看向宫瑞辰赧然道:“对不起,我”

    “你不用道歉。”宫瑞辰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微笑著打断她的话。

    凌若夕被他这难得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许久之後,她终於知道他为什麽说她不用道歉了,因为她对不起他的,他都以十倍的代价自己从她身上讨了回来。
TOP Posted: 2018-07-25 15:34 | 回10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12 臭流氓(辣)

    夜晚悄悄地来临了,月亮挂在窗外暗蓝的夜空上。屋内价值不菲的大床发出暧昧的子嘎子声,床上高大精壮的男人l著身子,有力的大手握著小女人的腰部,把她摆成驯服的跪姿,从她身後邪恶地将硕大的硬挺挤入她紧密的体内,一下下的狠劲撞击,小女人仰著头止不住的娇声求饶:

    “啊啊好涨不要了啊啊啊”

    翘起的雪臀随著男人猛力的撞击,慢慢泛红,赤l的身体上也满是红红紫紫的吻痕,从颈部到光滑的背部,再到大腿根部全都是啃咬後留下的痕迹,胸前被撞得不断摇晃的两团上更是指痕吻痕交杂。

    “好深唔不要了瑞辰饶了我啊”女人已经被折磨的呜咽出声,可怜兮兮的小脸上汗津津的挂满了泪痕。

    高大的男人仿佛置若罔闻,动作丝毫不停的在她腿间激烈的进出著,粗长的r棒不断的捣入她紧致的花x,x口的皮肤已经被撑到极致,随著大r棒每一次的深入撤出可怜兮兮的颤抖哭泣著,不断吐出被捣成白沫的体滴落在床单上,让原本就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更加惨不忍睹。

    “呜呜饶了我吧求求你啊轻点啊啊啊”

    快感不断的积累,女人感到难以形容的酥麻从花x深处炸开,花x猛的绞紧,她又被折磨的泄了身。

    频繁的高已经让女人精疲力尽,几欲昏迷了,可身後的男人依然意犹未尽不肯放过她。女人忍不住哀叫出声,却突然灵光一闪,勉强打起精神,嘴里抹蜜一样的讨好道:“瑞辰你好棒好厉害好好大啊饶了我我不行了嗯”边讨好还边提气收腹缩著自己使劲夹他。

    “嗯”似乎是终於满意了,男人又迅速的抽了十几下,顶著她的最深处狠狠的s了进去。

    “啊”女人被折磨的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几乎是他s出的一瞬间,就长长的呻吟一声,然後陷入昏睡。

    男人s精过後,浑身舒爽的一动也不想动,压在她身上喘息了一会,这才导出自己,抱著她一翻身,侧过身子,把她整个搂在怀里,酣然入梦。

    第二天早上六点锺,凌若夕定的闹铃准时响起,熟睡中的她被闹铃吵醒,边闭著眼睛摸索著手机边哼哼唧唧的做著起床的准备工作。

    只是她刚一动就觉得浑身散架了一样,疼得她嘶嘶的直抽冷气,尚处在混沌状态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分析出到底发生的什麽事,横在她腰间的大手就抢先一步拿起她的手机关了闹铃,然後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她耳边响起男子低沈含糊的声音:“还早呢,再睡会。”

    “唔”凌若夕从善如流,放弃了痛苦的挣扎,又重新投入到香甜的梦中。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凌若夕趴在舒适的大床里,足足呆愣了半刻锺才终於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她发现自己潜意识里到现在都无法相信重生了的事实,所以每当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她都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还在那间她和那个王八蛋李尚共同生活了近十年的小套房里,当发现不是的时候,又有种‘幸好’的庆幸,就好像做了一个长达十年的噩梦一样,然後猛然惊醒一样,难过、後怕、庆幸

    等她终於整理好自己的思绪,随意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锺的时候,不禁哀嚎了一声,十一点了??天啊,她的早起记录,竟然只坚持了一天,而且,她今天不是迟到,而是,而是压根就没起来,她的形象啊,她的努力啊,全白费了,凌若夕欲哭无泪了。

    想起害她起的这麽迟的罪魁祸首,凌若夕脸上又不禁一阵臊意,昨晚他实在太过勇猛了,害她全无招架之力,竟然叫的那麽大声,简直跟里那个女人似的。不禁懊悔起来,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过荡随便了,而看轻她?

    凌若夕正惴惴不安著,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赶紧从枕头下面把手机摸了出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臭流氓’这是谁啊?她不记得自己还认识这样的人。
TOP Posted: 2018-07-25 15:34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0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