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公请接招(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老公请接招(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7 魔女凌若晨

    凌若夕是凌家二女儿,可是她不是凌妈的亲生女儿,而是凌爸的私生女,这个秘密是她在六岁的时候偶然间听见凌妈和凌爸吵架的时候知道的。直到那时她才明白,为什麽妈妈对她不像。

所以当初凌家要跟宫家联姻的时候,她会激烈的反抗,甚至不惜离家出走。她是不甘啊,凭什麽,她凭什麽要为这样一个家族葬送她的青春和婚姻。

    可惜她那时还是太年轻了,被抓回来後,经不住父亲的威利诱,就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嫁了过来,只是心底对於家的那点渴望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她结婚以後几乎和那边断了联系,连大姐的召唤就敷衍著能不去就不去。

    现在她重生了,心境也不一样了,她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该如何和宫瑞辰相处,如何讨好公公婆婆。所以她那个魔女一样的大姐就成了最好的讨教对象。

    凌若夕欣然应约,两人在sp门口见了面,凌若晨是个美若天仙的大美女,穿著白色的裹胸小洋装,黑色的打底裤包裹著毫无瑕疵的双腿,银色的高跟鞋更显得人婷婷玉立,气质出众。只是一见到妹妹就很没形象的扑了上来,不改魔女本性的伸手掐住凌若夕的脸颊,调笑道:“瞧瞧,瞧瞧,这有了男人的滋润是不一样了啊,看著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了。”

    凌若夕又见到姐姐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了,於是对她这麽幼稚的蹂躏行为也就忍了。

    凌若晨看著二妹反常的没有嚷嚷著让她松手,反而眼睛湿湿的,一副要哭的样子,心中一紧,赶紧松了手,把她拉进专属的vp休息室,这才忿忿的开口道:“怎麽了,是不是宫瑞辰那臭小子欺负你了,告诉我,他怎麽欺负你的,我帮你去教训他。”

    姐姐这一问,正中凌若夕下怀,她想了一下道:“他也没有欺负我啦,就是冷冰冰的,不怎麽搭理我。”

    凌若晨闻言皱了下眉头,据她观察这宫瑞辰应该是外冷内热的闷s型的,按说他和妹妹是新婚燕尔,应该是热情如火才对,怎麽会冷冰冰的呢,难道他是个g?“他在床上也冷冰冰的不搭理你?”

    “厄”凌若夕差点没被口水呛死,她素来知道姐姐表面上故作矜持,淑女的不行,私底下口无遮拦的个性的,只是没想到她会这麽直白。这麽私密的事情,凌若夕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说,可是看著姐姐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不说又是不行的,於是遮遮掩掩的应道:“还还好啦。”

    还好?还好是个什麽概念。“你们一个礼拜做几次?”

    “姐”凌若夕见她越问越不像话,又羞又恼的嚷道。

    “您嚷什麽?”凌若晨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轻斥道:“有什麽不能说的,难道我不说,就没人知道你们躺在床上干什麽了?难道你们就盖著棉被纯聊天了?”

    凌若夕被她说的满脸通红,可又无言反驳,想想她说的也对,做都做了还有什麽不能说的,再说依她的真实年龄来说她都是中年妇女了,又是重生过一次的人,还有什麽可怕的,这麽想著凌若夕渐渐克服了羞耻心,冷静下来道:“一个礼拜大概一次吧。”

    具体数字她也不记得了,但她隐约记得当初自己很排斥他碰她,所以总是拒绝他的求欢,所以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多。

    “一个礼拜一次?”他们才新婚啊,凌若晨被这个数字惊到了,不觉提高了音量道:“他那方面不行?”

    凌若夕当然知道姐姐指的那方面是哪方面。可是他虽然技巧不行可是力道和持久力方面还是很行的,於是实话实说道:“也不是啦,就是他每次都弄的我很疼,所以我,我”

    凌若晨终於知道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了,咬牙切齿的接话道:“所以你就拒绝他碰你了是不是?你个笨蛋。你不会直接跟他说啊,你老拒绝他,让他看得到却吃不著,会搭理你才怪,我怎麽会有你这麽个笨蛋妹妹啪啦啪啦啪啦”
TOP Posted: 2018-07-25 15:30 | 回6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8 你在慰吗?

    凌若夕被姐姐骂的直缩脖子,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後退去,生怕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下一秒就会冲上来掐死自己。虽说以她现在的心理年龄,比凌若晨大的多了,可是凌若晨积威已久,凌若夕在她面前还是乖得像只小绵羊。等到凌若晨骂累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凌若夕这才小小声的嘟囔道:“可是,真的很疼吗?”所以才会只要他一碰她,她就浑身僵硬,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啊。

    凌若晨怒瞪著她半响,最後深吸了一口气,又骂了句:“白痴。”然後sp也不做了,直接拉著她回家,从家里搜罗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碟片,让她抱回家自己研究去,然後凌若夕就被姐姐无情的撵了出来,用凌若晨的原话说,她再跟这个白痴妹妹多呆一分锺,就会恨不能敲开她的白痴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稻草。

    凌若夕被姐姐说的很是委屈,她哪有那麽差?不过她塞给她的到底是些什麽东西呢?

    当凌若夕把这些碟片抱回家里,她记得宫瑞辰的书房里有电脑,他现在不在家,於是她就把碟片拿到他的书房,随手拿起一张放进电脑之後,她彻底石化了,凌若晨给她的竟然是片,她竟然让她回家来研究这个。天啊,这是为人姐者能干出来的事情吗?不过如果那个姐姐是凌若晨的话,那仿佛也就不足为奇了。

    凌若夕脸红心跳的看著热情如火的‘动作片’,虽然她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可是里面的好些动作她是见也没见过的,还有那些女人的叫声,实在是,实在是太

    凌若夕被大大的震撼到了,而且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腿间的某处竟然变得湿湿的。

    突然间听见开门的声音,凌若夕吓了一跳,赶紧去关播放器,可是她越著急越关不上,听著身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只得猛的转过身去,整个人把电脑挡在身後(对於自己此刻的行为,事後凌若夕万分後悔,她真的是笨的可以,怎麽会想不到要把本本合上呢?)。

    “你在干什麽?”宫瑞辰见到她也是一脸的诧异,她很少进他书房的,这会怎麽在这?

    “没干什麽,我在上网,上网。你,你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凌若夕吓了都出汗了,在心里不断祈祷他快点走,快点走,同时还在庆幸,幸好,幸好她刚才是带著耳麦的,要不然这会就被发现了。

    宫瑞辰狐疑的看著她一脸的惊慌,好像在急於掩饰什麽,瞄了眼她身後的电脑,她究竟在干什麽?有什麽是他不能看的?

    本想弄个明白,可他接下来有个会议要开,拿了文件就得马上赶回去。他因为昨天被她弄的心绪不宁的,以至於今早忘了拿那份文件了,这会要开会了才想起来文件在家里。所以实在没时间追究她究竟在干什麽。

    “忘了拿文件了。”宫瑞辰随口应道,然後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打开检查了下没错之後,就起身往门口走去。

    凌若夕见他离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简直吓死她了,她转身瘫坐回椅子上,却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耳麦的线,几乎是同一时间从电脑里了传出一个女人高亢的尖叫声和男人高时的吼叫声。

    然後世界安静了,凌若夕悲催了,听到身後惊心动魄的声音,一只手已经触到门把手的宫瑞辰又转身走了回来,面沈似水的站在凌若夕身後,越过她石化状态的小脑袋,看著电脑画面上那交叠在一起的两团白花花的r,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可以请问一下吗?我亲爱的妻子,你此刻是在自慰吗?”

    自慰?这个极具穿透力的词语把石化中的某人惊醒过来,慌慌张张的指著电脑屏幕解释道:“不是,这个,是我给她,不是,是她给我,是,凌若晨,她,她让我研究研究,那个我,不是”凌若夕已经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了。

    宫瑞辰越听眉头皱的越紧,不过大概意思他是听明白了,这是她那个姐姐给她的,不过凌若晨那个女人怎麽会无缘无故的给她这些东西,难道是她跟凌若晨抱怨了什麽?这个想法让宫瑞辰不由得怒火中烧。刚想问个清楚,他衣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某人那一长串的是和不是。

    宫瑞辰接起电话,听对方说了句什麽,不耐烦的应了句:“我知道了。”

    然後挂了电话,定定的看著凌若夕道:“这个问题我们晚上慢慢谈,你可以继续研究了。”说完疾步走了出去。
TOP Posted: 2018-07-25 15:31 | 回7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9 狼吞虎咽(辣)

    整整一下午凌若夕都感觉火急火燎、水深火热、生不如此、度日如年。(好吧,请鄙视某个无良作者的成语水平。)她想了千万种理由,最後决定还是坦白从宽好了。

    晚上的时候,宫瑞辰照常在晚饭前赶了回来。饭桌上凌若夕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她能感觉到宫瑞辰身上不寻常的气息,为了拖延受刑的时间,她十分缓慢的吃著晚餐。

    宫瑞辰吃饱之後,坐在一边等著还在慢吞吞进餐的某人,等到宫爸宫妈都吃完,到院子里散步去了,她还在吃,宫瑞辰不耐烦的用手指轻轻敲著桌面,她今天吃的似乎有点多。

    明白她的意图之後,宫瑞辰走到她身边,弯下腰在她耳边暧昧的说道:“我们先上楼去谈谈吧,我亲爱的妻子。”说著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就往楼上走去。

    “啊不要,不要,我还没有吃饱呢,你放我下来啦。”凌若夕吓了一跳,然後开始挺腰挣扎起来。

    “放心,我们谈完之後,我会把你喂的饱饱的。”宫瑞辰手上加了力道,同时意有所指的冷冷说道。

    “厄”凌若夕听出他话里的暗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再不敢挣扎的任他抱著回到楼上的卧室。

    宫瑞辰抱著她踢开卧室的门,然後把她抛在床上,回身去把门关好落锁。

    凌若夕被扔进松软的床垫上,弹了几下,她七手八脚的试图坐起来,逃开这个危险且充满暗示性的地方。

    可她双脚还没落地,就被宫瑞辰长臂一伸,又拉回床上,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双腿无情地挤入她的两腿之间。

    “啊”突然被压制住让凌若夕不由自主的开始尖叫。

    “唔”宫瑞辰低头,吻住了她嫣红的小嘴,成功止住了她的尖叫。

    凌若夕先是一愣,然後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後脑勺就被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吻急切霸道,她柔嫩的唇被他的牙齿撞破,张开嘴准备抗议,他却抓住机会趁虚而入,拖出她柔软的舌头来,含住了大力的吸吮,吸得她舌根直发疼。

    凌若夕一急,小手在他胸口上锤著;推著,某人却丝毫不为所动的含著她的小舌头用力的嘬,彷佛要将她吞噬毁灭,让她的脑袋完全无法思考,浑身发软的任他为所欲为。

    宫瑞辰见她难得的温顺,也顾不得要跟她谈谈了,撩高她的裙子,扒了她的内k,抬高她一腿攀在腰际,只来得及拉开拉链,一个挺腰就把热腾腾的巨狂猛的挺进她紧窄得蜜x。

    “啊”她还不够湿,干涩地摩擦疼的她尖叫出声,原本潮红的脸颊瞬间转为苍白,光洁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嗯”宫瑞辰也被她反s性的收紧夹的闷哼一声,他也知道自己太急了,可她总饿著他,好容易得逞一次,难免狼吞虎咽的,反正女人还不都那样,多一会儿自然就出水了。

    这样想著就曲起她的膝,奋力把身下的大r棒顶在她最深处重重的抽起来,强壮的身子前倾和她身前的柔软紧紧相叠。

    “啊不要疼嗯不要好疼啊唔”凌若夕感觉身下娇嫩的花x被无情的撑到最大,如火烙一般,紧塞充实,又是烫又是胀,直要把花径撑破似的,最里间的嫩r也被他大力的撞击著,仿佛要把她撞破一样疼得她死命抓著头顶床单,弓著纤腰扭动起来。

    殊不知她这弓腰的动作,让她胸前的柔软更加紧贴他,一下一下磨蹭的他口干舌燥,心痒难耐的。

    刚才他吃的太急,只来得及扒下她的内k就提枪而上了,这会稍稍解了解馋,身下动作不停,腾出手来把她的上衣往上一推,扯下她的胸罩,低头就含住她粉嫩的左r,轻轻啃咬她敏感的r尖,同时大手覆上另一侧的浑圆,肆意揉捏。

    “唔”凌若夕下t被剧烈的冲撞著,胸前的柔软也被他舔吻揉捏的发麻发烫,下面的小x不由自主的渐渐湿润起来,她虽然羞涩但到底是身经百战的,明白身体越是紧绷僵硬就会吃越多苦头,於是挺过了最初那阵撕裂般的疼痛就渐渐的放松了身子由著他快意的进出。

    宫瑞辰感觉到她渐渐的湿润起来,身下进出的更加顺畅,於是他加重力道,浅浅的抽出再重重的顶入,偶尔进入的深了,硕大的g头狠狠地撞进那敏感脆弱的g口,那更为娇嫩的入口被他顶的不断抽搐颤抖著。
TOP Posted: 2018-07-25 15:31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10-16 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