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公请接招(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老公请接招(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4 爱心午餐

    厨房里负责做饭的李妈和负责打扫卫生的张婶正在收拾厨房的卫生,凌若夕很庆幸自己还记得她们,赶紧扯出抹友善的笑容,打招呼道:“李妈,张婶我吃完了,我来跟你们一起打扫吧。”

    正在厨房忙碌著的李妈和张婶看著笑颜如花的少乃乃不由得诧异的对望一眼,她们这位少乃乃平日里可是眼高於顶的,从来都不与她们多话,还总是指使她们干著干那的,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还要帮他们干活?

    凌若夕见两人诧异的看著她,显然是吓到了,不由得在心里又叹了口气,她以前究竟有多招人烦啊,她不过是说要帮她们干点活,竟然把她们吓成这样。索性也不等她们答话,径自把盘碗放在水槽里洗了起来。

    这时李妈和张婶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抢过她手里的活道:“少乃乃您还是去歇著吧,这哪是您干的活啊,我们来就好,我们来就好。”

    “哎呀,李妈张婶别跟我这麽客气吗,以後有什麽需要帮忙的你们就叫我,我年纪小以前有什麽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也别跟我一般见识,今後别叫我什麽少乃乃,叫我小夕就好,说真的这厨房里的活,我还真的什麽都不会干,想给瑞辰做顿饭都不行,今後还的麻烦二位多教教我才行呢。”凌若夕发挥她这十年来混迹在大妈大婶们中间学来的拍马p之道,嘴里抹蜜一样的猛灌迷汤,把李妈和张婶哄得心花怒放的,很快三人就打成了一片,还十分热心的非要指导她帮宫瑞辰准备了爱心午餐。

    她本来也就是随便找个借口说要给宫瑞辰做饭来跟两人套近乎,没想到两人还当真的。没办法只好赶鸭子上架了。虽然凌若夕早被十年的艰苦生活磨练出了一手好厨艺,不过为了增加李妈和张婶的成就感还是故意犯著这样或那样的小错,然後让两人的扎呼声里改正过来,所以等这顿午饭做好之後,凌若夕已经累得快虚脱了(最後她根本什麽也没做,在她频频出错之後,还是李妈接手做的午饭,不过好在套近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但看著两人殷殷希望的目光,不忍让她们失望,还是拖著疲惫的身子,拿著装著爱心午餐的饭盒去给宫瑞辰送饭去也。

    说实话她跟宫瑞辰结婚一年多她好像也就在婚前去过他公司一趟,还是为了说服他不跟她结婚去的,时隔这麽多年她根本就不记得他公司怎麽走了,好在她一说要去给宫瑞辰送饭,他们家热心的司机大叔满脸褶子的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打了j血一样兴冲冲的把她请上车,也不用她吩咐就开车一路狂奔,等凌若夕再回神的时候,已经到地方了。

    现在凌若夕想找借口不去都不可能了,只得硬著头皮下了车,说实话现在让她见宫瑞辰她还是有点打怵的,一想到他面无表情的看著她,她就忍不住打哆嗦,那双精明的眼睛,好像能看穿她一样。

    站在宫氏企业的大门前深吸了两口气,做了一番心理建树,凌若夕这才心一横走了进去,没想到刚走到总台处就被拦了下来。

    凌若夕表明自己的身份,可是总机小姐和旁边的保安同志都是一脸的怀疑,总机小姐客气的让她稍等一下,然後拿起旁边的电话,估计是打到总经理办公室确认去了,她记得宫瑞辰现在应该是总经理的。

    凌若夕百无聊赖的打量起大厅的布置来,以前因为不关心,所以她从来没有关注过宫家,现在不同了,她真心的想与宫瑞辰厮守下去,所以下意识的开始关心起与他有关的一切。

    不多时就从旁边的电梯里走下一人,总机小姐和保安纷纷立正站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总经理好。”

    凌若夕闻声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四处乱瞄的目光,顺著脚步声看去,只见宫瑞辰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姿挺拔的缓缓走来,一步一步仿佛踏在了她的心尖上,让她的心脏跟著急剧跳动。

    宫瑞辰慢慢走近她,在她身前站定,沈声问道:“你怎麽来了?”声音里隐隐带著丝不可置信。

    凌若夕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想不起自己究竟为何会站在这里,宫瑞辰看著她傻乎乎的样子,又察觉到大厅里不断有目光向他们投过来。叹了口气,主动拉著她的手走进电梯。

    直到被他牵著手一路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凌若夕这才回过神来,暗恼自己都这麽大岁数了,竟然还会对他犯花痴,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很不好意思的把手从他温热的手掌中抽了出来,尴尬的说道:“妈让我来给你送午饭。”

    宫瑞辰看著瞬间一空的手心,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听见她说的话,下意识的问道:“妈让的?”

    “厄”宫妈现在都不怎麽跟她说话,又怎麽可能让她来给他送饭呢,这只不过是她随便找的借口罢了,她暗自祈祷他别再问下去了,要不然她就无地自容了。凌若夕脸上火辣辣的,低下头不自在的小声解释道:“我妈让的。”

    宫瑞辰见她始终低著头一直不肯看他,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脸色一沈,张口欲言,忽然发现她小巧的耳朵後面晕红一片,心中一紧,脸色又缓和了下来。嗯了一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饭盒,放在旁边的茶几上,淡淡说了句:“吃饭。”

    两人挨著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吃著饭,凌若夕努力回想著,她重生之前,两人似乎从不曾单独吃过饭。她对他,向来是避之唯恐不及的,除了在床上的避无可避。

    现在想来,她那时真的奇怪的可以,不知道为什麽,对这个多金又帅气的老公那样的排斥,他虽然谈不上温柔体贴,可是却从不曾对她大声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她逃婚被逮到,他也不曾责骂过一句

    吃完饭之後,凌若夕实在是太累了,在宫瑞辰去洗手间的功夫,竟然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宫瑞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环抱著自己。卷翘的睫毛在阳光的影印之下,在她那淡淡的黑眼圈留下一排长长的影须,他不由心中一动,放轻脚步走过去,立在沙发前注视了她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叹息一声,拿过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

    然後转身往办公桌的方向走了两步,忽又想到什麽,於是顿住身形,转身走到门口,轻轻的打开门,对著门外的秘书轻声说道:“取消下午的一切行程,别让人来打扰我。”吩咐完之後也不等秘书应答,又轻轻关上了门。

    门外的陈秘书看著那道关上的门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工作狂的总经理竟然要取消下午所有的行程,还不让人去打扰,是因为总经理夫人吗?听人说总经理夫人来了,她刚才去楼下送文件,所以无缘得见啊,她应该是个大美人吧,能让这个总是工作第一的总经理大人为她破例,她很是好奇呢

    室内一片安静,只闻浅浅的呼吸声,可这若有似无的呼吸声却惹的宫瑞辰频频失神,最後他索性扔下半天都没有看进去一个字文件,皱著眉头来到沙发前准备叫醒那个犹自熟睡的小女人。

    可是看著她睡得绯红的脸颊;他竟像著了魔一样;俯下身去吻住她那微张的小嘴。吸吮著她柔嫩的唇瓣,她的唇真的很柔软,比他过往所有的女人的都要柔软,让他每次吻上她都情不自禁,欲罢不能。
TOP Posted: 2018-07-25 15:28 | 回3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5 好事被打断

    待到他准备撬开她的贝齿更近一步的时候,突然砰地好大一声,办公室的大门被撞了开来。

    宫瑞辰低咒一声回过头去,双眼冒火的望向门口,恨不能把打断他好事的家夥碎尸万段。

    撞开门的某人像是没有看到有人快要喷火的眸子一样,镇定自若的大声说著:“二哥,听说‘暗夜’又来了新的钢管妹,今晚要不要去看看,尝尝鲜咦二嫂也在呢?”

    那双满是兴味的桃花眼却在屋内搜寻著,直到看到宫瑞辰身後被撞门声吓得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正睁著迷蒙的双眼,晃神的不知身在何处的凌若夕,这才含笑打量著这位仅在婚礼上瞄过一眼的神秘二嫂。

    陈秘书紧跟在这位电子业巨头浩瀚的太子爷陈明轩,陈四少爷的身後,对著里面那位脸色不善的顶头上司歉然道:“对不起,总经理,陈总说找您有急事,我拦不住”语气万分诚恳,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断往沙发上瞄。

    陈明轩闻言嘴角抽搐了下,心下暗骂道:“你个小狐狸,要不是你故意透漏说是总经理夫人在里面,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会硬闯?这会在我二哥面前还卖乖说拦不住,你就差没推我进来了,还拦呢?”

    宫瑞辰没理会陈秘书的道歉,只瞪著嬉皮笑脸的某只,微恼道:“小四,你太闲了是不是?”如果是,他不介意给他找点事做,素来知道他没个正形,可是对於他这次的硬闯的行为,他此刻十分气恼。

    看著宫瑞辰眼里的冷意,陈明轩察觉到他虽然一向面瘫,但脾气还算不错的二哥这回真的恼了,赶紧赔笑道:“嘿嘿,二哥,我忙的很呢,看来今晚你也会很忙,那我不打扰了啊,二嫂再见。”

    “再见”

    凌若夕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看著眼见眼前这位美少年跟她打招呼她下意识的回应著。陈明轩看著自家二嫂此刻还有些呆愣的表情,不禁冲她抛了个媚眼,然後脚底抹油溜掉了,陈秘书也紧随其後阖上门落荒而逃!嘻嘻,她如愿以偿的见到总经理夫人了,又有的可以八卦了。

    “厄”凌若夕有些傻眼的盯著阖上的门不知该作何反应,那个绝世美少年到底是谁啊?为什麽叫她二嫂?还有他为什麽要对她抛媚眼呢?她实在想不起来她以前认识这麽一号人物?应该是他的朋友吧,凌若夕抬头看向宫瑞辰,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识趣的闭上嘴,没有把心中的问题问出口。

    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凌若夕觉得有些尴尬,想起她是来送午饭的,没想到竟然躺在沙发上睡著了。

    於是拿起身上披著的西装外套,站起身递还给宫瑞辰,然後轻声道:“那个,我先回家了。”

    宫瑞辰看了她一眼,接过外套,稳定了下情绪,沈声道:“一起走吧。”

    “厄,哦。”凌若夕听他要跟自己一起走,下意识的认为他是要去‘尝尝鲜’,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竟然当著她的面就要去鬼混,一点都不避讳她知道,还真不把她当一回事。

    虽然她的身份是他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为什麽她总觉得很是心虚,不敢行使自己身为妻子的权利去约束他的行为。

    两人搭著电梯一路来到地下停车场,一前一後的朝著宫瑞辰停车的位置走去,凌若夕不知怎的就觉得自己很是失败,活了两辈子都没法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一时间觉得心中很是憋闷,不想跟宫瑞辰呆在一起。

    於是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朗声道:“你不用送我回去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反正他也是要出去的,那就没必要送自己回家了,装体贴吗?还是要做给双方父母看?这就是政治联姻的悲哀吧,也是她一直排斥这段婚姻的原因,凌若夕终於想起自己为何这麽排斥他了,原来这是一段政治联姻,而她就是这段婚姻的牺牲品。

    宫瑞辰闻言身形一顿,转过身来沈声问道:“你以为我要去哪?”

    “你不是要去看”钢管妹吗?她记得那个绝色少年是这麽说的没错。凌若夕後知後觉的发现他脸色很是不好,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所以很没志气的把後半句吞了下去。难道是她误会了?他不是要去看钢管妹,而是要跟她一起回家?!凌若夕心中的郁瞬间一扫而光,反而有一丝窃喜。

    “你希望我去?”宫瑞辰脸色一变再变,半响後意味不明的抛出这麽一句话。

    “厄?”凌若夕被他问得愣住,他这是什麽意思?是试探吗?那她该支持还是反对呢?虽然她心里是不希望他去的,可是男人好像都不希望妻子管太多吧,更何况他们之间是没有爱的婚姻啊。

    凌若夕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宫瑞辰看著她紧抿著嘴唇,眼里满是挣扎,不禁好气又好笑的从嘴里溢出一句:“笨蛋。”然後转身往前走去。

    走了两步,见凌若夕还没有跟上来,轻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皱著眉头沈声道:“跟上。”

    “厄,哦。”凌若夕回神,一路小跑的跟上

    坐在车里,凌若夕还不住的感慨,她这重生了一次,怎麽没有变聪明反而愈发的笨了呢?对於身边的这个男人她这两辈子都没能弄明白。

    随即又想到,那个她自认为很了解的男人李尚,她就真的了解吗?一想到他的背叛,她心中又是一阵苦涩。

    宫瑞辰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著身边的小女人,看到她一脸的悲伤,心中不由得暗恼,呆在他身边就让她这麽痛苦吗?

    两人到家的时候,宫妈妈正好要出去,看见儿子这麽早下班,而且还是跟儿媳一起回来了,很是诧异,不过见儿子脸色不是很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她的‘好’儿媳惹儿子生气了,不由得更加讨厌她。

    凌若夕看见宫妈妈,马上讨好的上前打招呼:“妈,我们回来了,您要出去啊?”

    宫妈妈对她敷衍的‘嗯’了一声,扭头对著宫瑞辰说道:“今天下班这麽早啊,你爸今晚约了老同学吃饭,妈要出去一下,晚饭你们自己吃吧。”

    “我知道了妈,我先上去洗澡了。”宫瑞辰对著宫妈妈说完就上楼了。宫妈妈也转身出去了,剩下凌若夕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凌若夕满腔的热情被当场浇了盆冷水,心里很不是滋味。经过早上的短暂相处,她已经认清了宫妈妈不喜欢她的事实,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讨厌她到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呜呜,她究竟做了什麽人神共愤的事啊??

    凌若夕大受打击,吃晚饭的时候都无精打采的,宫瑞辰看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气恼,本来想吃完饭带她出去逛逛的,一看她这样顿时没了心情,吃完饭就直接进了书房。
TOP Posted: 2018-07-25 15:28 | 回4樓
岚色小楼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10
威望:266 點
金錢:820 USD
貢獻:15372 點
註冊:2011-12-31

006 求欢被拒

    凌若夕看他进了书房,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虽说她想好好经营这段婚姻,可她现在还没想好该如何跟他相处,他不在身边她反而更自在些。

    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她又不知道该干点什麽,索性把自己的首饰、存折什麽的都翻了出来,她的好好管理一下自己的财务了,万一,万一她没法改变历史,她终究会跟宫瑞辰离婚,跟家人决裂,那她也不要再重蹈复撤,身无分文的离开了。所以她要多攒点钱,最好是能开个小店什麽的,月月都有进账,不能这样坐吃山空。

    凌若夕点了一下自己的存款,一共只有八万多了,自己一贯花钱大手大脚的,又没有理财观念,所以爸爸给的嫁妆都被她败得差不多了,宫瑞辰在新婚的第二天就给了她一张金卡让她喜欢买什麽就自己去刷,她记得那张卡应该在她新婚第一个礼拜就被她故意刷爆了,买了一大堆名牌包包和衣服,她穿都没穿过就堆在仓库了,气的宫瑞辰直接停掉了自己的零花钱,想想那时她实在是太任性了。

    对了,她可以把那些包包和衣服都放到网上去卖,这样她就有存款了。凌若夕眼前出现了一大堆的钞票,乐得她合不拢嘴。

    说干就干,赶紧跑到楼下的仓库里,把那一大堆崭新的包包和衣服都翻出来,然後拿出照相机开始左拍右拍。

    宫瑞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见满屋子都摆满了包包和衣服,而他的妻子正拿著照相机哢嚓哢嚓的拍个不停。

    宫瑞辰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她什麽时候又去买了这麽多东西?她今天的示好(如果她去给他送午饭算做示好的话)。难道是为了让他帮她付账单?虽然他不在乎她花了多少钱,可是这种被当作提款机的感觉还是让他很不舒服,他揉了揉发疼的额际,沈声道:“你在干什麽?”

    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声音吓了凌若夕一跳,这时她才从她的钞票梦中醒过神来,看了眼脸色不善的宫瑞辰,又扫了眼满屋的狼藉,厄,她好像太过兴奋了,以至於把卧室弄得像垃圾场一样。心虚的瞄了宫瑞辰一眼,喏诺道:“那个,我马上收拾好。”

    她赶紧摸起一个大大的袋子,然後把床上的衣服和包一股脑的扫进袋子里,然後讨好的让宫瑞辰先坐到床上,她才开始收拾地上的,桌上的,椅子上的,好吧,还有浴室里的,马桶上的,呜呜她实在买的太多了

    等她全部都收拾好,已经累得腰酸背痛,全身是汗了,偷眼一看宫瑞辰,他正老神在在的躺在床上看杂志,赶紧冲到浴室去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换了睡衣,这才躺到床上,把手机设好了闹铃,轻声对宫瑞辰道了声“晚安”,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这一天她可真的累坏了,明天还要早起。

    宫瑞辰见她在身边躺下,也跟著关了灯躺了下去。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凌若夕浑身一僵,她刚才满脑子都是她的网店,她的钞票,牙根就忘记了这事,虽然他们是夫妻,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一想到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她就全身僵硬,更何况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别”凌若夕下意识的出声拒绝。

    女人都喜欢搞欲迎还拒的这一套,宫瑞辰嘲讽的勾了下嘴角。不理她的拒绝,继续剥她的睡衣。

    “不要,你别这样,恩我太累了,别”凌若夕开始挣扎,捂著睡衣不断扭动著不肯让他得逞。

    宫瑞辰发现她是真的不想要,她依然不愿意与他亲近,不禁嗤笑了声,他还以为她今天转性了呢,原来还是这个样子。想要利用他,不是应该先给点甜头吗?还是她天真的认为她可以只索取而不付出?

    见她一副好像要被强暴般得表情,他顿时兴趣缺缺,恨恨的松了手转过身去背对著她生闷气。

    凌若夕身上一轻,顿时松了口气,可是温热的体温骤然离去,让她突然感觉到阵阵寒意,心底有种莫名的失落。看著背对著自己的身影,她不由得一阵後悔,刚才不应该拒绝他的,他不会生气了吧。

    她想伸手去抱住他,可又觉得不好意思,如果她主动去抱他,会不会让他觉得她是荡的女人,可是就这样放任他不管,他会不会生气?唔好烦啊,到底该怎麽做才好呢?

    凌若夕矛盾挣扎了好久,最後累的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第二天一早,她定的闹铃六点锺准时响起。

    凌若夕摸索著把手机关掉,有那麽一瞬间头脑里一片空白不知身在何处,接著记忆渐渐回炉,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还是她十年前的房间,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她确实是重生了,不是只是梦一场。

    被这麽一吓,人也精神了,扭头看看宫瑞辰,他似乎没有被吵醒,赶紧蹑手蹑脚的起身去浴室梳洗了一下,然後悄悄的下楼,到厨房帮忙弄早餐去了,今天她要在宫爸宫妈面前表现一把,以挽回她糟糕透顶的形象。

    可惜一餐饭吃下来,凌若夕万分失望,因为牙根就没人吃出来今天的早饭不是李妈做的。宫瑞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昨晚的拒绝而在生气,反正一整个早上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好在宫爸爸对於她首次没有迟到的行为予以了肯定,在她跟他打招呼得时候点了点头,说了句:“吃饭吧”。

    吃过饭後,宫爸和宫瑞辰上班去了,宫妈也出门了,家里除了佣人就剩下凌若夕一个人了。凌若夕正准备继续她的网店大业的时候,突然接到凌家大姐的传召电话。
TOP Posted: 2018-07-25 15:29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8-15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