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勇者禁录 1~27  连载中 作者:ska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勇者禁录 1~27  连载中 作者:ska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1234yyyy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00
威望:34 點
金錢:134 USD
貢獻:43 點
註冊:2012-01-25

第七章 野战

  把安雅送回旅馆,大概心情低落的原因,她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在屋里
坐了会实在无聊,于是我决定出去透透气。

  现在人们估计都在角斗场,四处也没什么人,想到克鲁萨可能还在享用战利
品,就决定回角斗场碰碰运气,快到角斗场时,远远看到远处角落的草丛中有什
么东西在晃动,而人总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我决定绕路过去看看,反
正没东西也不吃亏。

  随着越靠近,越发现确实有什么在,于是便隐秘了自己的气息,一点点的靠
近,直到听出草丛后发出来肉体交合所发出来的啪啪声,心想克鲁萨难道已经结
束了?动了情的小情侣出来打野战?心想不要妨碍了他们转身要走时,后面传来
的声音让我停下了脚步。

  「…哈…哈…杀我兄弟…笑啊!…哈…我要替他们干死你个骚货!」

  这句话倒真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小心翻开一些草,从缝隙中望眼看
去,果然是一个男人正大力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鸡巴正前前后后的快速抽插着女
人的小穴,不断发出扑哧扑哧的交合声,女人的袍子被直接掀了上去,内裤卷在
一条腿上,看男人一边性急的狠狠的操弄着,一边将女人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用一
只手抓住,另一只手抓在女人的大白屁股上,大力的捏揉把玩着,屁股上留下一
个个通红的手掌印。

  「怎么样!骚货,没有队友的帮助只是条任人操弄的母猪吧,看你当时笑得
那么淫贱,现在再笑啊!」

  女人只发出颤抖的「呜呜」声,一头深红色略微带卷的齐肩长发此刻变得杂
乱交错,仔细一看原来男人将自己的内裤塞在了女人的嘴里,大概是不想被女人
的队友发现吧,看了一会我才认出这男女就是第一场战斗中的女魔导师和幸存的
盾战士。

  男人丝毫不在乎女人的反应,肉棒在那娇嫩的肉穴中快速抽插,似乎真是要
用自己的肉棒活活刺穿这个蜜洞,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一样。

  「被强奸还流了这么多淫水,十足的荡妇,你这张放荡的骚逼一定天天晚上
都含着其他队友的鸡巴吧!」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摸上了随着操弄来回摆动的奶子上,女人那对柚子
般大小的奶子看起来相当的柔软,在男人粗糙的手中被轻易捏成各种形状,捏的
女人不断的发出「嗯嗯」的娇喘声,男人越干胆子越大起来,将女人整个翻过身
按在草地上,并取下了她嘴里的内裤,女人似乎刚想张嘴咒骂什么,男人早准备
好,迅速大力的挺动屁股,将大鸡巴又狠狠的插进了女人的小肉穴。

  「啊!…轻点!…啊!…」

  男人索性整个趴在女人身上,头埋在女人的双峰前,用嘴含住一个奶子吸溜
吸溜的吸允着,口水顺着柔嫩的乳峰流的到处都是,女人被干的连说话的力气都
没有,头发散乱在周围,只能「嗯嗯啊啊」的胡乱呻吟着。

  「不要…啊!…不要再干我了…我受不了了!…啊!…啊!…」

  男人完全不理会女人的求饶,屁股依旧有规律的冲刺着,淫水越来越多的从
那小穴流出,屁股周围被淫水浸湿了的草如同沾满晨露一般。

  「嘴上说不要,下边都已经泛滥成这个样子了,臭婊子,让我射进以这个浪
穴,让你怀上我的种!」

  女人被压在身下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只是一个劲的
淫叫着。

  「不要啊…啊!…不要射在里边…啊!…嗯!…不要!…」

  女人的求饶更是增加了男人的征服感,直起身子将女人那双白嫩的小腿架在
自己的肩上,屁股开始更加快速的耸动起来,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越来越响,要
不是会场内正在大声叫喊,不然整个会场都该听到这淫荡的撞击声了吧,淫水被
这快速有力的撞击溅的到处都是。

  「干死你!干死你个婊子!」

  「啊!…干我!…啊!…干死我吧!…把精液射进我的淫贱的小浪穴!…干
死我!…」

  男人被女人突然淫荡的叫床声引得一个哆嗦,知道一定是自己将这骚货干上
了高潮,吼叫着将肉棒紧紧的抵在女人的蜜穴深处,屁股一阵阵的收缩,足足射
了有半分钟还在射,慢慢我发觉有些不对,男人开始喊不出声音,双手用力的撑
在地上,屁股依旧死死的向前顶着,一下一下的抖动着,似乎还在喷射着。

  渐渐男人的脸型开始迅速变得消瘦起来,短短1 分钟,男人的身体就变成了
一具干尸一样,我一惊,心说难道是传说中的魅魔?不由转身退下,这一退却踩
到了一根树枝,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我皱了下眉头心说不妙,这魅魔是魔兽中的高等生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化
成人类女性的模样,引诱能力者与其交媾,吸收能力者修炼的精华转化为自身的
魔法之力,传说这魅魔的小穴奇淫无比,一旦进入凭自己的意志很难再停止,直
至在其体内射精,而精关一开便再无活路。

  愣了半天,后边没有发生任何事,大概她还沉浸在吸收的快感中,我慢慢转
过脸去,正好对上两只大眼睛,那女人正用手托着腮媚笑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给
了她一个笑脸,紧接着伸手去拔刀,但指尖才刚刚碰到刀柄,女人的小嘴已经亲
了上来,一股香气顺着喉咙直接散入体内,精神一个恍惚心说完了。

  紧急关头忽略掉的感触一下子回来了,她的小嘴柔软细滑,亲在嘴上软绵绵
的好舒服,与其说触感回来了,倒不如说是加倍了,仅仅亲个嘴已经让我下边紧
绷的如同要爆开一般,我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她的舌头立刻迎合上来纠
缠在了一起,两人的唾液交汇在一起,顺着嘴角源源不断的滴落在她丰满的双峰
上。

  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的脱下她的衣服,从下边拖住了她的奶子,两个食指来
回搓弄着两个乳头,其他手指已因为力道陷入到乳肉中,她的手也没闲着,隔着
裤子在上下抚弄着我下身的帐篷。

  「呵呵,下边的小淘气已经这么大了,在里面不憋得慌么」

  说着就拉开了我下边的拉链,将手伸了进去。

  喔,连小手都那么柔软,因为空间有限,她只能轻微的来回搓弄着,我低下
头去,猛地吸在她的一个乳房上,那乳房柔软无比,轻轻一吸就嵌入嘴里,用舌
头顶住两粒乳头来回挑动,空出来的手摸向女人的后背,洁白润滑的皮肤摸在手
上舒服极了,因为刚刚底下的口水早已打湿了大半个奶子,吸在嘴里不断发出吧
唧吧唧的声音,我不断的在两个乳房上来回交替吸允着,不时的用牙齿轻轻咬住
她的乳头,来回摩擦,她似乎也十分受用,经常被咬的身体轻轻颤抖。

  「…嗯…嗯…就这样…喔…使劲的舔…嗯啊…怎么样…我的…奶子…很好吃
吧…嗯…嗯…啊…」

  我用舌头将她的整个胸部舔了个遍,到处都留下了我口水的痕迹,奶子吸累
了,就用舌头一路舔到她的脖子,她配合的扬起头,将整个玉颈舒展开,任我品
尝,品尝够了,再一路蜻蜓点水的吸下来,再次含住那对柔软的奶子。

  「好棒…」

  说着我挣脱她的小手,将她按在了地上,两只手分开她雪白的大腿,用嘴巴
开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舔弄,她的大腿柔软而又不失弹润,吸在嘴里不同于乳房
的酥软却口感十足,我不断上下的舔弄着,舔得她小腿不时的伸直抖动,我发现
她的小穴虽然已经湿润了,却看不到一点精液,似乎这小穴内有一个黑洞,将刚
刚发生的一切都吸收殆尽了,想到这,头脑不断的思考着如何脱险,身体却在本
能的运作着。

  舔了一会,我将整个嘴吸在了她的鲍鱼上,不断向里边拱动,同时将源源不
断的淫水大口大口的吸进嘴里,她被我吸得颤抖连连,脸瞥向一侧,用玉齿轻轻
咬住拇指,显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好像我才是那个在强暴她的人,同时我的手继
续向上伸去,扣住她的奶子来回搓弄,时不时的将乳头用食指和拇指夹住来回揉
弄。

  「…嗯…好舒服…舔得我好舒服…我的浪穴都要被你吸干了…喔…」

  我里心想着,等下要被吸干的是我好吧,眼睛瞥向刚刚被吸干还晾在那的盾
战士,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为毛现在一个人出来的都没,路过解救我一下啊。

  我一边舔着,另一只胳臂扣过她的大腿,用手指来回摸玩着她渐渐隆起的小
花蕾,她的手本能的放在我的手上轻轻抚弄着,似乎在鼓励我,同时后背随着舔
弄不断弓起,嘴里舒服的呻吟着。

  「…喔…嗯…好爽…浪死我了…再大力的吸…嗯…嗯…」

  她舒服的开始不断的用那双美丽的大白腿夹住我的头,被柔软的内柔夹住虽
然舒服,但不利于头部的运动,只好收回奶子上的手按在腿上捏弄,她则舒服的
闭着双眼,忘情的舔着舌头,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

  舔了好久我抬起头,看着她淫荡的表情还在回味着刚刚的舔弄,将她身子翻
了过来,让她趴跪在草地上,食指和中指并拢,慢慢插入了她的小穴,因为淫水
的充分滋润,手指在蜜穴里可以毫不费力的抠弄着,淫水随着抽出的手指大量的
流出,再随着插入发出噗叽噗叽的声响,接着我说出了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很湿了嘛,好色的淫穴,让你爽个够」

  边说着边用手指在里面大力的抽插着,淫水顺着我的手不断滴在草地上,那
大白屁股欲求不满的不断向后顶着,两个大奶子也随着屁股的扭动在前边相互碰
撞着,我明显感觉到下体已经再也承受不住了,龟头开始渗出乳白的精液。

  果然身体跪直了起来,将女人的身体按到,侧躺在我前方,手扶住早已坚挺
到要爆裂的肉棒开始在那布满淫水的肉缝上来回摩擦,一根根暴起青筋让鸡巴显
得凶悍无比。

  「…嗯…喔…别再磨了…插进来吧…插进我的小浪穴…给我…给我你的大鸡
巴」

  听了她的话,再也没有停留的可能,腰部往前一送,几乎整根鸡巴一下子顶
了进去,龟头死死的顶在了她的花心上,这一下让我们俩同时舒爽的喊了出来。

  「喔!」

  「…啊!…好棒!…顶…顶到花心了…顶死我了…」

  这一进去我就感受到了传说中的淫穴,与老板娘的完全不同,肉壁紧紧的包
裹着肉棒,还在不断的来回收缩着,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肉棒虽然顶到了尽
头,却感觉有股吸力在不断吸引着肉棒,渴望更深入一步,刚这一下就差点射了
出来,立马出了一身冷汗,这就半只脚踏进坟墓了,听人说过牡丹花吓死,做鬼
也风流,见鬼了你们,我才不要死呢。

  这么想着,身体却开始自己耸动了起来,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发力,微微的
拔出一点再狠狠的操进去,本能的操出了我都不懂的花样,一只手还不忘按在大
腿上享受着别样的柔软,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控制了,不断地说着我想都没想过
的下流词汇。

  「…啊…好骚的小穴啊…插进去差点就让我射出来了…就这么想要我的精子
么…这么浪的小穴…也太湿了吧…唔…紧啊…干…」

  她则完全不在乎我的言辞,屁股主动的来回摆弄着,配合我的动作,随着淫
水的泛滥不断的发出肉体碰在一起的啪啪声。

  「…啊…啊…好爽啊…不要…停…再…再大力些…」

  受到了鼓舞的『我』将她的身体扶了起来,用鸡巴顶着她一路前行,来到树
前,短短几步路就来回抽插了几十下,她用手扶住粗壮的树干,屁股尽可能的翘
起,好让我的肉棒尽可能的深入,我双手扶住她的小蛮腰,毫无前奏的开始大力
操弄起来,她被突然的猛攻干得头高高扬起,秀发随着甩动,那淫荡的脸上完全
看不出一丝魔导师的威严,简直是只发情的母狗,想来那些垂色与她的男人们看
到这一幕,肯定会立刻挺起自己的大鸡巴操进她淫荡的骚穴,但这一刻插在她的
骚穴里的是我的肉棒,但我并没有高兴到哪去。

  随着肉棒在这紧窄的浪逼不断抽插,舒服的感觉开始传遍全身,我越来越着
急,再这么下去我就是第二具干尸了,但此刻下身却因为太湿润而不断发出吧唧
吧唧的操弄声,多么讽刺,这一刻第一次感觉疼痛有多美好,感觉不到舒服也是
一种福啊!感觉不到!想到这我心中一激动,差点射了出来,好不容易将那股冲
动压了下去,我开始集中精神,将触感不断的分散到其他四感上,慢慢的开始射
精的感觉随着触感的削弱而消失了,身体在操弄了一百来下后开始回到自己的控
制中来。

  我本想拔出刀杀了她,但看到她不断在挺动屁股的浪样,决定好好收拾一下
她先,于是开始更大力的操弄起来,啪啪声明显变的更加紧凑响亮,她以为我要
射了开始更加配合的挺动着屁股。

  「…啊!…啊!…好棒啊!…插死我了…快…快…射进来…射进我淫乱的蜜
穴!…用的精液灌满我的子宫!…让我怀上你的贱种!…」

  我装作快要射精的样子,仍旧快速大力的抽送着,而此时因为触感削弱的关
系如同轻轻爱抚一般,我怕完全消除触感会软下去被她发现,再说万一用力过度
折断了就不好办了,她仍然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声呻吟着。

  「…嗯…快一点…我…我也要丢了…你坚持好久…我快被插死了…」

  她开始不断加强语言攻势,恐怕她自己也要坚持不住了,我有条不紊的加强
力度,抱起她的一条大腿,一手向前紧紧地抓住她的豪乳向后拉扯着,屁股开始
更加猛烈的拍击着她的小穴,每一次抽插都将肉棒几乎整个抽出,再狠狠大力的
整根干进去,龟头每一下都能顶开子宫口的防御插进她的子宫内,她那硕大浑圆
的奶子在大力的挤压下乳肉从指缝满满的溢出,她似乎发现了情况的逆转,试图
摆脱我。

  「…啊…不要再来了…啊…怎么会这么久!…停下来啊…不要…啊…啊…」

  现在哪有放她走的可能,她试图逃脱我只能将双手死死锁住她的腰部,屁股
如同打桩一样急速的抖动着,她被干得舌头伸在外边,只能「啊啊」呻吟的抱着
树,两个奶子被树桩挤压分开,随着我的抽插好像她在给大树乳交一样。

  「…啊!…我去了!…我去了…啊…啊………」

  随着她最后大声的呻吟,她的屁股死死的向后顶着,嘴巴也发不出声音,身
体不断的抽搐再抽搐,大腿紧紧的绷直着,全靠脚尖撑在地上,一大股一大股的
阴精喷洒而出,浇在龟头上暖暖的好舒服。

  我正沉浸在成功的快感,突然感觉一股异样源源不断的传入下体,产生剧烈
的疼痛,失败了么!?我就要死了么!?都怪我一时骄傲!早拔出来就好了!师
傅、安雅、老板娘、克鲁萨在我眼前闪过,我不想死啊!我还什么都没做!疼痛
感源源不断的从下体传来,好像将我撕裂一般,接着疼痛开始蔓延全身,疼得我
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第八章-无能为力

  眼皮好重,缓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眼前都是一闪一闪的光球,我在哪?脑
子快速转动了下,想起最后记得的事情,啊!我已经死了,贪于一时对美色的征
服感,真丢人,这么美的地方,一定是天堂吧,想着就要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仍
旧疼痛无比,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原来死了也会继承死前的感受,还好我有个完
整的尸体。

  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不对,这里还是那块草地,难道我没死成?这才反应
过来刚刚的光球是天上的星星,又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那魅魔,想不通到底是怎
么回事,勉强的支撑着树站了起来,已经入夜了,角斗场看来早已空无一人,跟
白天的喧哗完全相反,这里果然很隐秘,这么多观众竟然都没一个人发现我。

  突然想到安雅,该等着急了,回去估计又得挨一顿训了,不知道她现在情况
怎么样了,我随手找了根木棍,勉强的撑着身体向旅馆走去,身体一动就痛,赶
紧削弱了自己的触感,才缓过劲来,但身体依然一点力气都用不出,难道我被废
了,希望睡一觉噩梦就会过去,想到旅馆暖暖的床,拖着身体一步步走回去。

  以前几分钟的路程,走了我将近半小时,路过旅馆门口时发现旅馆巷子里有
人影,大概是流浪汉被冻醒了,或者是哪个酒鬼醉在路边了,现在也没心情多管
闲事,只想着赶紧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好好休息,好不容易爬上二楼,房间的灯
没有亮,这懒猪还在睡么?都没发现我一直没回来么,真让人心凉,想着就开门
进去了。

  打开灯,果然没在客厅,还幻想她为了等我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一幕呢,只好
慢慢的走向她的卧室,并不是我故意想吓她,而是身体根本走不快,推开门,看
了下空床我愣住了,不在?心中一暖,一定是找我去了,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
了,这女人也不怕有危险,想到这头疼起来,我这身体怎么出去找她,遇到坏人
我也先被干掉了。

  正在苦恼时,听到楼下的巷道里传来轻微的对话声,再去仔细听时已经没人
说话了,好在今天我已彻底将五感运用的轻车熟路了,以后得给这招起个帅气的
名字,接着就闭上眼将听力扩大,首先是自己的心跳声清楚的传入耳朵,然后是
燃油灯内呼呼的燃烧声,苍蝇在嗡嗡的飞过,穿过窗户将声音定位到小巷。

  首先听到的是吸溜吸溜的吸允声,转而变成舌头在舔水的声音,难道是小狗
在喝水?但鼻子传出急促的呼吸似乎是人类,然后听到的是略微里面点传来扑哧
扑哧的声音,这个声音这两天我是听多了,是肉棒抽插时发出的声音,想到这暗
叫不妙,拖着身子赶紧下楼看个究竟。

  走到巷口果然看到一个人影在那活动着,但似乎不止一个人在那,我艰难的
前进着,开始将视力加强,眼睛渐渐开始适应黑暗,接着就看到了眼前惊人的一
幕,角落有3 个人在,两个流浪汉和一个被压在下面的女人,其中一个流浪汉趴
在女人的双腿之间,正将头紧紧的贴在女人的小穴上面,嘴巴不断发出吸允的声
音,显然在享用女人香甜的淫汁,时不时的还停下来,用舌头探进两片肉瓣内仔
细的探索着,两只手扶着女人的大腿根,按在屁股上来回揉捏着。

  另一个流浪汉显然已进入正题,正在抱着女人的头部,将自己不知多久没洗
过的大鸡巴疯狂的贯穿那鲜嫩的小嘴,不断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显然女人的口
水已经流的到处都是,但奇怪的是女人只是偶尔会发出沉闷的呜呜声,没有一点
反抗,看起来是昏了过去。

  越发靠近,就觉得女人的身影越发眼熟,直到我看到安雅的内裤和裙子被皱
皱巴巴的扔在不远处时,大吼一声。

  「喂!」

  两个流浪汉显然一下子被吓到了,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几米,看我没有动就停
在了那,他们一走我就彻底看清了女人的样貌,虽然秀发挡住了半边脸,但绝对
是安雅,此时的安雅脸上通红,不知是兴奋还是被打了巴掌,似乎都有,上衣被
撕的破烂不堪,胸罩已经不知道被丢在了哪里,圆润白嫩的玉乳就那么肆无忌惮
的暴露在那,上边布满了黑黑的手印,显然已经不知被这两个流浪汉揉捏过多少
次了,仔细看去还有一些精斑残留在胸部上,看样子刚刚在舔弄安雅蜜穴的流浪
汉已经用安雅的奶子好好发泄过一次了,看下体的肉穴还紧紧的合在一起,似乎
正要进入正戏。

  我着急的跑过去,却忘记了身体的虚弱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吃惊一下喊出
了声,这一幕被两个流浪汉看在了眼里,开始还慢慢的向我靠近,但发现我正吃
力的爬起时,一个流浪汉几步跑过来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虽然觉不到疼痛,
但我被这一脚又踢爬了下去,那流浪汉抓着我的头发审视着我的脸,转头好像发
现了什么高兴地说道。

  「喂,就是这小子,跟这骚货是一起的,前两天我还看到他们走在一起,羡
慕的不得了,没想到是个废物」

  另一个流浪汉哈哈的笑着,将安雅抱起,走到我面前,抱着的同时还不忘记
一只手抓住安雅的奶子来回揉捏。

  「小哥艳福不浅啊,这奶子又大又软,含在嘴里还有种香气,刚才夹住我的
大鸡巴别说有多爽了,我才夹了几下就射出来了」

  我气得咬牙想起身打他,又被那流浪汉踢了一脚。

  「着什么急,有福一起享受嘛,平时连妓女都不肯跟我干,这次没想到大半
夜碰到个精灵妹子在乱跑,开始还没敢怎样,后来鸡巴被她那跑起来来回扭得大
屁股弄得实在涨的不行,就冲了上去,没想到这骚货一点反抗能力都没,这不明
摆是找人干的嘛,一个嘴巴子就晕过去了」

  说完就用嘴一口含住安雅的奶子,腮帮子一吸一吸的,看着奶子一下子进去
一大截,安雅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哈哈,这么骚的身体,小哥就好好看我们给你表演一场」

  说着又将嘴吸附到安雅的乳房上,另一只手放在安雅的小穴口来回抠弄,另
一个流浪汉显然不想干眼看着,跑过去含住了安雅的另一个奶子,这样一来,安
雅的胸前趴着两个男人在不断嘬着乳头,屁股、小穴、腰都在被粗犷的大手肆意
玩弄,我想喊人却连声音都很难发出。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房顶跳了下来,气息隐秘的非常好,直到
他跳下来的瞬间我才察觉到,两个流浪汉显然没有发现,还在用舌头不断的拨弄
着安雅的乳肉,兴奋的用手指在安雅的小穴抠挖着,只见刀光一闪,刚刚还在抠
弄肉穴的手突然像熟透的苹果「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手指上沾着晶莹的水珠
还在一抖一抖的继续着抠弄的动作,那流浪汉一下子愣住了,小臂却仍在习惯的
前后晃动着,显然不相信自己的手已经跟小臂分开了。

  接着另一个流浪汉意识到了情况,尖叫一声转身就跑,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一
把钩锁从后面缠住脖子狠狠的拉了回来,没等开口求饶刀刃已经没入了他张开的
大嘴,剩下的流浪汉已经傻在那里,眼神还在自己的小臂和地上的手交替着,接
着刀刃从眼睛直接横切了进去,流浪汉的小半个脑袋直接飞了出去,噗一声砸在
了墙上,溅的一墙血。

  突然的获救让我觉得身体被瞬间解放了,整个身体无力的趴在了地上,眼神
迷离了起来。

  呼,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叹了口气,一天晕过去两次的情况,很久没遇到
了,接着猛地坐了起来,开始环顾四周,似乎是旅馆,但不是自己的房间,身体
的酸痛不见了,反而有种活力在体内无限循环一样,看了看自己,只穿着一条内
裤,似乎是别人帮我脱下来的,安雅呢?我着急的随便穿了下衣服推开门就看到
安雅已经坐在可客厅里,旁边还坐着另外一个人,似乎就是昨晚的救命恩人,竟
然是个女人,昨晚精神恍惚都没有分清男女。

  安雅的双手放在女人的手上,眼睛通红似乎刚哭过,看到我出来先是眼泪一
涌,接着开口训到。

  「你昨晚死哪去了!?害得我到处找你,差点被两个流浪汉欺负了!要不是
姐姐找到我,我不知道会被拐到哪去呢!」

  「姐姐?」

  我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就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好,我是公…小姐的护卫,这段时间听小姐说多亏了你的照顾,感激不
尽」

  其实听她这么说,再加上安雅在酒馆的举动,我多少猜到了些什么,但也不
好揭穿,就打着哈哈。

  「呵呵,哪里哪里,敢问美女怎么称呼?」

  她听到我喊她美女,脸上的不屑一闪而过,回答道。

  「我叫杰西卡·娜萨利,是小姐的护卫,既然是小姐的朋友,叫我杰西卡就
好了」

  其实原本我不想这么轻佻的,但美女脱口而出了,主要是杰西卡确实是个美
女,由于精灵族的天质,即使是武者却依旧白皙的皮肤让结实的的身体散发出一
种别样的美感,两个木瓜般大小的乳房被紧身衣服紧紧裹住,感觉跟老板娘有的
一拼却看起来更加的坚挺,一头过耳的整齐金色短发使她显得飒爽英姿。

  安雅喊我坐下,要跟我商量事情,既然她的护卫来了,就没有理由让我去送
死了大概之类的,最后达成一致,我仍旧跟她们一起组队行动,以防万一,相互
照应,另一方面我也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去使用。

  讨论结束,杰西卡问我道。

  「仁来卡瑟兰有段时间了吧,有没有见过一些奇怪的组织?」

  「奇怪的组织?」

  「额,怎么说呢,这届狩猎大赛开始后应该在卡瑟兰入住了很多大财团,他
们不在旅馆居住,直接租用居民的房子,有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财团?」

  「额…这个…我都没怎么注意到呢…」

  杰西卡看我云里雾里的,把手塞进怀里,顺着手进去后隆起的衣角看去,她
的胸部上还缠有一层布,原来束缚住了!不然胸部到底有多大啊,我正想着那对
大奶发痴,她已经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牛皮纸。

  她小心的将牛皮纸打开,上边是一个图样,一个等边三角形中两把精致的阔
剑交叉在一起,看起来似乎很是眼熟。

我看了半天「啊」的喊了一声,两人同时看向了我。
TOP Posted: 2018-07-08 17:11 | 回6樓
t8888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47
威望:45 點
金錢:159 USD
貢獻:6 點
註冊:2015-07-29

看起来不错哟,别太监了
TOP Posted: 2018-07-08 18:05 | 回7樓
cwh19910318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0
威望:37 點
金錢:1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20

感谢
TOP Posted: 2018-07-08 19:59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09-22 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