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勇者禁录 1~25  连载中 作者:ska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勇者禁录 1~25  连载中 作者:ska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1234yyyy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88
威望:26 點
金錢:159 USD
貢獻:43 點
註冊:2012-01-25

第五章意外发现

  在议政厅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安雅和老板,内心开始逐渐不安起来,暗叫情况
不妙,都怪自己离开太久了,想着决定跑出去找一找,广场上依旧人山人海,完
全如同大海捞针,但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一点一点的找。

  随着时间推移不安感越来越强,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眼睛扫到在一个不
起眼的小巷里有两个人影,只有两人,心情放松了一下,估计是老板酒喝多了安
雅领他到那里吐去了,我决定吓唬他们一下,就稍稍顺着墙角靠了过去,但到转
角处却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或者老板的呕吐声,觉得奇怪就把头稍稍探出看个究
竟。

  眼前的一幕让我今天第二次吃惊了,老板把安雅按在墙上,那张充满酒气的
大嘴在安雅的那张小嘴上肆意吸允,舌头撬开了那排玉齿伸进安雅的口腔里来回
搅动,安雅的舌头像一只见到老鹰的小鸡无处可藏,被任意舔弄着,老板的一只
手在安雅那丰满的胸部上死命的揉弄搓玩,扣子被解开了几个,胸罩也被翻了上
去,看到那嫩白的乳房被老板那粗糙大手捏成各种形状,我一时没法反应过来发
生了什么。

  「安娜…是我无能…我没法保护你…我无能…唔…」

  老板一边带着哭腔的边从缝隙挤出几个字,一边继续侵犯着安雅的小嘴,看
起来是喝醉了把安雅当做老板娘了,另一只手在安雅的小穴上不断揉弄着,安雅
的内裤不知什么时候被褪下,挂在脚踝上,老板开始把手指试着强行插入安雅的
肉缝,安雅突然发出一声淫荡的娇喘。

  「…嗯…不…不可以…大叔…嗯…你不能这样…快醒过来…」

  「嗯…安娜…我这就进去了…让你爽个够…」

  老板似乎完全不知道安雅在说什么,手指继续一点一点的没入到那鲜嫩的肉
缝中,安雅下边的阴毛跟头发一样也是乳白色,上面沾着一丝晶莹剔透的水珠在
阳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安雅被快感冲击到失神了,原本撑住老板的手也变成只
是在紧紧的抓住老板的袖子,嘴里开始只能发出微微的「嗯啊」声。

  老板的食指和中指的第一段已经没入安雅的嫩穴,似乎很难再进入,老板就
这样开始前后抽弄着手指,安雅随着老板的抽弄不断的颤抖着。

  「…啊…不要…大…大叔…快醒醒…我…开始…变得…好奇怪…啊…」

  老板也不理会安雅的求饶,一张大嘴猛地含住了安雅的乳头,开始啧啧啧的
大声吸允着,活像一个食奶的婴儿,吸允了一会,开始用舌头不断上下舔弄安雅
的乳头,安雅被这舔弄激起了欲望,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嗯嗯啊啊」的享受
着老板娴熟的服务,淫水开始逐渐从缝隙渗出,大叔的手指也插进去一大截,越
来越快的抽弄着,发出扑哧扑哧淫荡的声响。

  老板看时机成熟,松开了安雅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早已肿胀肉棒解除束缚后
一下子弹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安雅的肉缝,恨不得现在就猛地插进去,然后
粗暴的操弄这浪荡的淫穴,老板松手后安雅恢复了自由,理智也恢复了一丝,当
她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到的是老板挺起的龟头正分泌着液体,昂首挺胸的顶在她的
阴户上,似乎在宣誓主权。

  安雅挣扎起来,但一个弱女子的力量怎能比得上退役的老兵,老板用手扶住
自己的鸡巴开始在安雅的蜜穴口来回磨蹭,龟头偶尔会将那两片嫩肉翻开,露出
里面的神秘地带。

  老板似乎很享受这种快感,用安雅的两片嫩肉夹住自己的阴茎来回摩擦,安
雅被老板的这个举动重新弄得神志不清,恨不得此刻这个大肉棒直接捅进自己的
身体,狠狠的操弄自己的骚穴,只是一瞬间安雅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清醒了过来。

  安雅用力推开毫无防备的老板本能的抬起了腿,膝盖刚好撞到了老板的阴茎
上,老板惨叫一声抱着自己的下体躺到了地上,这一下看得我也清醒了过来,我
发现自己一遇到这种情况就跟中了石化术一样,真是太没用了,可惜师傅没教过
我如何对付这种情况。

  安雅平复了一下自己,看到老板已经昏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还是疼
痛过度,我只好出去绕了一圈假装刚刚找到他们。

  「你死哪去了?去了这么久?」

  我心虚的挠着后头,看到安雅的衣服已经整理好,老板的裤子看起来也是安
雅帮忙穿上的,笑着说。

  「我去村里找了一圈,老板娘不在酒馆,回来又没看到你们,又找了好久才
找到这,想着只能武力把老板带回去了,没想到你已经搞定了」

  安雅听到我的话,红着脸说。

  「算了,先把大叔带回去吧,醒了酒再劝他」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我背起老板回酒馆,一路上安娜气鼓鼓的碎碎念着,说
万一遇上坏人她怎么办之类的,我想着开始不是你把我支开的么…

  「你什么都不会,遇到坏人确实是问题,不然我就先教你些最基本的防身术
吧,这把刀你也先带着,至少也能充充样子」

  说着我把其中一把刀解下递给了安雅,安雅无声的接过刀点了点头,陷入了
沉默,大概是想到确实自己毫无反抗能力,诸事难成。

  老板醒来时已经傍晚,酒醒的差不多了,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安雅倒是松
了口气,老板娘最后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跟老板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
的,安雅最后起身说。

  「大叔不要再做这种蠢事了,克鲁萨由我和仁来惩治!」

  我心说,你说得这么义正言辞,不还是要我解决,看着老板娘梨花带泪的看
着我,无奈的笑着点点头,该躲不过的还是躲不过,老板娘看着看着突然脸上一
阵红晕,我们俩同时尴尬的避开了目光,到底还得尴尬多久,不过偶然也看到老
板满脸通红的盯着安雅的胸部。

  回到旅馆跟安雅商量了下,明天去探探克鲁萨的实力,经过下午的事情现在
我看安雅的眼神总是不能保持正常状态,总是会向她的胸部扫描,安雅似乎也发
现了,但貌似是有些做贼心虚的缘故,也不敢直接说我,突然变得比跟老板娘还
尴尬了。

  于是我装作向窗外看风景,正巧看到了前两天晚的几个混混鬼鬼祟祟的跑了
过去,心说不教训一下他们,估计还会做些坏事,于是让安雅反锁房门,我出去
办点小事,安雅用不满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要出去打家劫舍一样,但自己一点
武力没有也没办法,只是哼了一声当是默认了。

  出了旅馆,一路上紧紧跟着那几个混混来到一个建筑前,门口有一个看起来
门卫的家伙拦住了他们,接着其中一个混混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给门卫看,门
卫就转身开门让他们进去了,拿东西的混混还不忘回头对其他几个混混骄傲的扬
扬下巴。

  难道是个私人俱乐部之类的?也不知道那混混拿着什么,门卫是个豹人,虽
然说可以强行闯进去,但不知道里边的情况我也不敢贸然出手,所以就绕着建筑
转了一圈。

  绕道侧面时发现两米处有一个半掩的窗户,于是一个二段跳爬了上去,向里
看去,貌似是间客房,里边空无一人,于是就小心的翻了进去,看起来房间相当
空阔,应该是个有钱人家,推开门缝外边灯火通明但人群都背对着我,于是我一
个闪身出了房门。

  一出来一瞬间没法适应灯光的强烈,好半天缓过来,整个大厅足有一百平米
左右,人群围在一个圆形舞台边,舞台周围悬挂着很多燃油灯,但之所以这么亮
是因为每个灯座下都镶有一颗猫眼石,这猫眼石其实是赤尾猫的心脏,其实我一
直很不明白赤尾猫名字的来历,因为它体积至少称得上是豹子,凶狠异常,所以
虽然猫眼石不是什么稀有物,但普通村民还是没法狩猎到赤尾猫的。

  向人群扫视去,发现人群众不乏各种种族,但人口最多的人类反而相对比较
少,一阵媚笑打断了我的思考,将我的视线吸引到舞台中央。

  舞台上一个半兽人躺在地上,一个身材匀称的巨乳少妇正坐在他的胯间上下
挺动着自己的胴体,硕大的乳房在随着抽插上下摆动,女人淡蓝色的皮肤在灯光
下显得晶莹剔透,一边淫笑着一边大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大屁股,兽人的大鸡巴在
那骚穴时隐时现,看起来十分受用。

  夜魔女不同于夜魔男的深蓝皮肤,相对颜色很浅,晶莹剔透会给人一种是水
组成的错觉,一路上听说夜魔族天性奔放,但像这种公开的跨族交媾在夜魔族并
不常见,所以吸引到这么多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环视周围看到大厅内至少有十几个表情严肃,手拿武器的半兽人,看起来是
护卫,幸亏刚刚没有侥幸闯进来,不然不死也得残废,台上的女人不断地甩动她
那妖媚的肥臀,交合处发出一阵阵扑哧扑哧的声音,兽人抬起双手放在女人的屁
股上开始揉捏并晃动着,好让自己的大肉棒在女人的浪穴里四处搅动,女人不断
的像母猪一样「嗯嗯啊啊」的浪叫着。

  半兽人突然将女人向前边压下去,自己跪了起来,这样女人就真的像母猪一
样趴在地上,任凭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浪穴中搅拌操弄,半兽人加大力度,每次
只抽出一小段就狠狠的干进去,腹部与臀部夹杂着淫水与精液发出啪啪啪的撞击
声,女人的臀肉像溅起的波浪一抖一抖的。

  另一个全裸的半兽人走上了舞台,台下发出一阵欢呼,台上的半兽人看到同
伴来了就将女人抱了起来,一边还大力的挺动着屁股,这样女人的双腿外分呈M
字状,淫穴就彻底暴露在人群面前,淫水不断的从那淫穴渗出,浇灌在正大起大
落的大鸡巴上,第二个半兽人扶着自己的鸡巴走上前去,在女人的浪穴口来回摩
擦,好让淫水打湿自己的龟头。

  接着让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半兽人直接将自己的大鸡巴朝已经在吞吞吐吐
的小穴塞了进去,两根兽人大鸡巴全都整根没入,女人高高的抬起头,眼球上翻
动,看样子到达了高潮,只见交合处扑哧扑哧的喷出大量的阴精,两个半兽人却
丝毫没有减缓,一前一后的大力蹂躏着嫩穴,女人的呻吟都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哽
咽声,前边的半兽人立刻含住即使对兽人来说也相当丰满的巨乳,用牙齿咬住坚
挺的乳头来回摩擦,三个肉体一前一后发出的啪啪声回荡在整个房间。

  这时候有一只手拍了我一下,我吓得转过头,发现是前两天的混混头目,他
邪笑的看着我。

  「大哥这么巧啊,原来是同路中人啊」

  我愣了下,谁跟你同路中人,但也不好发作,十几个兽人正盯着呢。

  「上次那精灵女不好意思了,不知道原来是大哥的货,怎么样,操起来很爽
吧,都说精灵女的骚穴又紧又滑,那姑娘干起来肯定爽,可惜我没大哥的那个福
分,要是有机会让小弟也操上一回?」

  我尴尬的笑了笑,装腔道。

  「等我哪天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

  那头目看到有机会,哈哈的笑着。

  「大哥真仗义,我叫卡西,大哥怎么称呼?」

  「仁」

  「哈哈,仁哥,都说不打不相识,以后小弟有好货一定也让大哥去玩玩」

  说着他目光转向台上。

  「这夜魔女就是棒,完全不亚于精灵女,要说精灵女圣洁,干起来要的是那
种征服感,这夜魔女就是放荡,连两根半兽人的鸡巴都塞得下,哈哈,据说那小
穴遇大则软,遇小则紧,这身体的本能完全就是拿来被干的嘛」

  台上不知何时已变换了阵型,夜魔女趴在一个半兽人身上,小穴还在吧唧吧
唧的吞吐着那半兽人的巨根,另一个半兽人跪在后面,肉棒正在女人的肛门里快
速抽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上来的一个半兽人正扑哧扑哧的操着那张小嘴,女人
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哼声,小穴又开始有规律的痉挛抖动着,这次身下的兽人长吼
一声,开始往那浪穴猛灌浓浆,高潮中的女人被滚烫的精液冲击的攀上了另一个
高潮,身体快速的抖动,菊门开始一阵阵的收紧,身后的半兽人也低吼一声,用
屁股死死的顶住女人的大屁股,源源不断的精液顺着肛门的缝隙流淌出来,两个
半兽人就让鸡巴插在那两个浪洞里休息起来,前边的半兽人依旧抱着女人的头撞
击着自己的腹部,失神的女人只是本能的在用小嘴套弄着那根大鸡巴。

  我环视了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收获,决定原路返回,卡西看得入迷都没有发
现我的离开,但倒是看到他和几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相同的标志,三角架中一对
交叉的阔剑,似乎就是这个聚会的标志。

  回到旅馆安雅已经睡下了,被吵醒后碎碎念了我好久,最终我以明天还要保
留精力来观察克鲁萨的实力终止了这场精神攻击。



第六章 克鲁萨

  今天我出奇的自己醒了过来,这两天一直是安雅早早的就起来开始发出各种
噪音把我吵醒,睁开眼发现天色刚刚亮,估计安雅还在睡觉,我简单穿了衣服决
定去制造些噪音把安雅吵醒,小小的报复一下。

  推开房门安雅果然还在呼呼大睡,但睡相却不怎么好看,被子被掀开到小腹
那,平坦紧实,加上精灵特有的雪白皮肤让人感觉吹弹可破,一条光滑的大腿漏
在外边,睡衣一夜也错了位,那即使老板粗糙的大手也仅能勉强覆盖的嫩乳露出
大半,在晨光的覆盖下显得更加白嫩光滑,原本就只有微微带点粉色的长发在照
射下如同银丝一般。

  自从上次跟老板娘做爱后,现在一看到女人的肉体下半身总会不争气的翘起
来,理智立刻开始跟邪恶的想法拼个你死我活。

  我正站那发呆,安雅的眼睛却慢慢张开了,两个人得目光对到了一起。

  「啊!!」

  「你在干什么!臭流氓!」

  安雅顺手向我甩了个枕头,直接砸在了我的脸上,我尴尬的退了出去,好半
天安雅穿好衣服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我。

  「下次你再在我睡觉的时候靠近我,哼!」

  说着她拔了下我给她的刀,示意我的下场,我挠了挠头说。

  「我就想喊你起床,结果刚进去你就醒了,哈哈,哈哈」

  我们去酒馆吃了早餐,老板和老板娘的精神似乎恢复了不少,只是老板娘一
直在回避着我的眼神,老板倒是仍旧肆无忌惮的偷看着安雅的胸部,饭后我们去
角斗场占了一个好一点的位置,角斗场仍旧座无虚席,主持人挺着圆滚滚的肚子
坐在那,似乎在等比赛时间。

  随着「咚」一声锣声,主持人站了起来,肥油满面笑嘻嘻的说道。

  「观众朋友早上好,现在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群体战!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第
一组数字是多少?」

  他倒是懒得废话,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两侧巨大的圆球开始嗡嗡的转动,上
面刻满了编号,当两个圆球停止时正对上方的两组数字就是对战的双方。

  「4 号和6 号!喔!4 号是来自巴顿王国的佣兵4 人组!6 号是来自卡西亚
森林的4 名冒险家!」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在观众的吼叫声中两组人先后登上了擂台,比起4 号的
4 名人类男佣兵,6 号明显更让人注意,两名夜魔男性,一名人类女性,还有一
名萨鲁人男,萨鲁人是北部高地的人种,属于人类分支,但血液中流淌有半兽人
的血统,他们身材天生要比人类高达,黑发赤瞳,4 名佣兵明显感到了压力,已
经做出了防御姿态。

  接着两侧的铁笼升起,4 号的铁笼内有数把精灵武器,一大袋金币,和一些
凶猛魔兽的材料,6 号的铁笼内有一名人类少妇,身材匀称、长得还算漂亮,就
是目光有些无神,剩下的同样是一些从魔兽身上取下的战利品,当然其中有一块
龙晶石倒是蛮值钱。

  随着主持人肥手一挥,又一声锣声敲响宣布战斗开始,4 名佣兵中祭祀、剑
士、盾战士、弓手各一名,这组合是个安全系数相当高的组合,除非对上实力悬
殊的对手,不然胜率还是很大的,反过来6 号的四人全部是攻击类型,一名魔导
师、两名刺客和一名狂战士。

  祭祀开始吟唱咒语对弓手的箭矢附魔,盾战士站在最前方摆出防御姿态,剑
士站在原地伺机而动,女魔导师同时开始吟唱法术,一丝火星开始在女魔导师的
胸前凝聚,两名刺客一左一右绕过盾战使出风行准备夹击先干掉祭祀,但明显可
以看出四名佣兵有着高度的配合,盾战士直接一个冲锋奔向其中一名夜魔,而剑
士同时冲向另一名刺客。

  「砰」的一声火光闪过,4 名武者同时对上了兵器,弓手手中的箭在这时快
速离弦,在祭祀的附魔下形成一道冲击波直冲女魔导师而去,同时快速抽出两箭
对着两名夜魔射去,眼看冲击波要击中,狂战士疾奔过去拿巨斧硬是挡住了冲击
波,但冲击威力很大,即使萨鲁人高大的身躯也被连同斧子震飞出去,但总算挡
下了这一击,弓手毫不犹豫的继续拉弓对着狂战士射出数箭,狂战士的大腿和小
臂立刻挂彩,弓手越战越勇打算乘胜追击,箭才刚刚上弦就看见眼前一道火星划
过,一颗巨大火球迎面扑来。

  「糟糕!躲不过了!」

  祭祀快速的吟唱在弓手面前形成了一张魔法盾,但只挡住了冰山一角,火球
直接击中弓手,立刻化作一个燃烧的火人发出一阵阵哀嚎,祭祀连忙吟唱咒语试
图灭火,但咒语才刚吟唱一半,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最后
一眼看到的景象是远处女魔导师悠然的向这边走来和已经挥舞到面前的巨斧,剑
士看到战友丧命分了神,挡的速度逐渐跟不上夜魔的匕首,接着感觉身上各处挂
彩,大喝一声。

  「啊哈!」

  防御的巨剑转成攻击姿态,直接向夜魔抡去,却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剧痛,剑
柄脱手飞了出去,转脸看到另一名夜魔已将匕首插入他的背部,不远处的盾战正
跟狂战士对峙着,但明显体力上的弱势被压制在那里,突然胸口又被另一把匕首
贯穿,盾战士看到大势已去,只得咬咬牙喊道。

  「我认输!」

  远处的女魔导师咯咯的坏笑着,盾战士咬着牙气愤地盯着她,主持人站起来
宣布6 号获胜,观众席响起热烈的掌声,有些观众却不太高兴,大概是赌错了号
码,或是不开心4 号的战利品中没有女人吧。

  几名妖精上台清理了尸体,妖精几乎没有任何战斗能力,但是他们却有着最
强的逃脱能力,他们拥有天生的短距离空间移动术,即使魔导师也对这种能力望
尘莫及,所以请他们清理尸体绝对明智,而价值最高的奴隶也是妖精,毕竟他们
是最难捉到的种族。

  紧接着没有任何间断的,两个巨大铁球又开始高速运转,嗡嗡的风声盖过了
观众的呐喊,最终分别停在了1 号和7 号上。

  「1 号仍旧来自巴顿王国!铁盾骑士团!7 号是来自洛库国的克鲁萨·铁爪
和他的手下们!让我们掌声欢迎!」

  主持人做作的高呼着,脸上的肥肉都随着他的大叫剧烈抖动着。

  听到克鲁萨的名字,我身子一抖,来了!走上擂台的果然是那晚该死的半兽
人,但不同的是此刻的他显得更加威猛雄壮,大概是因为那两把巨大的铁爪,现
在我倒是明白他名字的来历了,那两个巨大的爪子足足有一米多长,被击中恐怕
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他身后还站着3 个同样高大的半兽人,看起来也是身经百战
的战士。

  半兽人基本上清一色都是战士,他们虽然天生拥有强健的体魄,但是却完全
没法凝聚魔法之力,而且修行者只能在武力和魔法择其一修行,不知为何一旦修
行了其中一种,身体就会排斥另一种能力,即使魔导师可以将自己的体魄锻炼上
去,也没法使用出真正武者的技能,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哪个人成功的双修
成功。

  而另一边铁盾骑士团,顾名思义是4 名盾战士,这种组合战术上称为绝对防
御,足够熟练的配合完全对得起这个称号,双方看起来都很自信,克鲁萨转着头
不知道在对几个手下说些什么。

  接着两侧的铁笼升起,克鲁萨的这边自然是之前公告栏看到的两名女从,黄
金币一袋,和世界各地的特色铠甲武器,两名女从一名人类,齐肩黑色长发,身
材匀称,胸部不大但看起来很挺实,一身略微暴露的紧身衣即使看看都觉得十分
过瘾,另一名则是一个猫耳姑娘,猫耳女是兽人的其中一种类别,兽人不同于半
兽人,体型更接近人类但却拥有一些明显动物的特点和能力,她们基本群居在野
外,身材要比人类女较小一些,脖子上还套着一个皮带,充分显出了克鲁萨的恶
趣味。

  而铁盾骑士团这边,则是黄金三袋和两名人类女性,一个略微纤瘦,另一个
则略微丰满,但绝不会破坏美感,看着装不像是奴隶,或许是其中某两位骑士的
家眷。

  「砰」又是一声锣响,四名盾战士同时使出了冲锋,集中向克鲁萨冲去,他
们明显看出克鲁萨是团队的核心,必须迅速解决掉,但克鲁萨这边却出现了奇怪
的一幕,3 名手下全部后退开去,只留下克鲁萨自己站在最前边高傲的看着四股
冲击破迎面而来。

  就在双方即将对上时,克鲁萨狂笑一声,双腿前后错开,也作出了冲锋的姿
态,两个巨大的铁爪也做好迎敌的准备,紧接着一瞬间两方相遇,随着一声巨大
的轰鸣声擂台上溅起浓厚的尘土,站在观众席都能感受到一股来自擂台的狂风迎
面扑来,风中伴随着沙尘引起观众各种不满的喊叫。

  狂风过后,尘土慢慢消散,擂台上却安静无比,观众们都起身眯起眼向擂台
望去,沙尘中渐渐看到一个耸立的身影,是克鲁萨,却不见4 名盾战士,直到过
了十几秒,尘土完全散去,观众席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

  克鲁萨站在擂台的中心,四周散落着已经认不出是谁的身体,鲜血以一个圆
形向四周溅出,克鲁萨邪笑着舔舔脸上的鲜血,傲慢的说道。

  「完全不行呐,连乐趣都没体验到」

  整个会场都在持续欢呼着,有人高呼着克鲁萨的名字,有人兴奋地尖叫,有
人则是不断的发问着,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发生了什么?」

  「好快啊,我什么都没看到,怎么回事?」

  「啊哈哈,我全看到了,要说刚刚那一瞬间,克鲁萨……」

  有人则在吹着牛,附近的女人和男人都崇拜的看着他让他自豪不已。

  刚刚发生的的确太快,但我还是看的一清二楚,现在想想,这都多亏了师傅
他老人家严格的训练,应该说死亡训练…这世上有种怪物叫做蝎尾狮,狮子的外
形,但浑身毛发为黑色,尾巴顶端浓密的毛发中藏匿这一根毒针,人被击中后就
会丧失五感,即嗅觉、听觉、视觉、味觉、触觉,师傅常常将我和抓到的蝎尾狮
关进同一个房间,让我们厮杀,唯一告诉我的是,这蝎毒只是精神麻痹,专注精
神即可找到破解的方法,我前三次差点死在里边,我曾一度怀疑我是他老人家仇
人的孩子,故意让我生不如死。

  但随着次数的增加,我慢慢开始掌控自己的听觉,然后是触觉、嗅觉、最后
视觉,至于味觉,当时还真没那个雅兴试…于是我便懂得降低自身的一感来增强
其他方面,刚刚我便降低了自己的听觉,并从兜里迅速的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防
风眼镜,虽然安雅一直说我带着个很土,但我就是觉得很帅…

  克鲁萨看起来魁梧笨重,但刚刚的攻击无疑显示出了他高度的敏捷性,四名
盾战士在碰到他的一瞬间,他挥舞起双爪就将4 人连同沉重的铠甲和盾牌挑到半
空,即使是半兽人也需要相当大的力气才能做到,接着便双腿发力,以自己为圆
心开始高速旋转,两个爪子化作一团旋风,四名盾战士在空中就已被分割的不堪
入目。

  我转过头看到安雅不安的看着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答应下一个空头承诺,别
说帮不帮的了老板,我能不能撑得下1 击她都不敢确定了,因为她完全不知道我
到底是什么实力,仅仅赶走的几个混混根本不值得一提,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宽慰
她,因为说实话,真对上克鲁萨,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胜算。

  我无奈的对她笑了笑,她开口道。

  「我们回去吧」

  别啊,克鲁萨虽然可恶,但以他的作风等下肯定有好戏看啊,但我也只好面
露难色的答应了,总不能叫她一个人回去,再在半路上让人抢了,于是起身跟她
离开了,后边传来主持人高亢的声音。

  「让我们为克鲁萨欢呼!让他为我们继续展示他的雄性之风!」

  走出角斗场依旧能听到背后广场内高呼克鲁萨的叫喊声,半路无话,她似乎
考虑了很久,突然停下脚步抬头对我说道。

  「对不起,都是我任性逼你答应了强人所难的要求,等下我亲自就去跟老板
道歉自己的失信,让你和我一起参加比赛的决定也很抱歉,请忘掉吧。」

  看样子刚刚克鲁萨的实力对她的打击很大,而她要拜托我的比赛,必定不在
克鲁萨能力之下,为了宽慰她我只好打肿脸充胖子了。

  「开什么玩笑,就算你不去,我也要帮老板的忙的!」

  其实是帮老板娘,老板那色大叔,谁要帮他啊。

  「再说你不跟我一起去,我拿什么参赛啊,克鲁萨那种货色,我两三下就搞
定了」

  她知道我在吹牛,仍在忧心忡忡的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们先回旅馆从长计议吧」

  我知道现在只能让她自己做决定了,毕竟我不是真的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搞定
克鲁萨,其实以克鲁萨的能力根本不该出现在F 级别的赛事,但比赛分组以奖品
为准也就无可奈何,安雅大概一时还没转过弯来。
TOP Posted: 2018-07-08 14:53 | 回3樓
爱有你才完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73
威望:78 點
金錢:77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18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8-07-08 15:26 | 回4樓
大神靳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6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2-11

1024
TOP Posted: 2018-07-08 16:31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2, 07-20 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