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医院那些事(1-14)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医院那些事(1-14)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2
威望:115 點
金錢:15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十一章

  等待的滋味真是煎熬人,谭香在这期间圆润的脸庞消瘦了不少,脾气也有时烦躁了,当然一切都是在她和苏兰之间发生,谭香不会把负面情绪,带到医院离去的。

  每到此时苏兰就会把谭香绑起来,然后给淫具套上丝袜,再用套着丝袜的淫具玩弄谭香的身体。

  只有在此时谭香那烦躁的内心才能平静一些,也有时她也会把苏兰捆绑起来玩弄,就像苏兰捆绑玩弄她那样,可是玩着玩着谭香就会性起,她也需要有人来捆绑她、奸污她。

  这时她就会拿出双头龟淫具,在两端套上丝袜和安全套,她先把淫具插进两人体内再用袜绳自缚,她把自己也绑的紧紧的,最后两个被绑的女人互淫起来,由于谭香的心思不整,有一两次她竟把自缚的绑绳系成了死结,而苏兰则被她绑得紧紧的一点都动不了。

  不管了,女人要是疯狂起来,一点都不比男人逊色,结果两个被捆绑着的女人,互淫了近一个多小时,两个人的淫液弄湿了全身和丝袜。疯狂过后她俩都反绑着躺在床上,累得直喘气。

  俩人缓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苏兰拖着反绑的双手,用牙齿咬了好一会,才咬开谭香反绑双手的绳结。经过漫长的等待,最终有了结果。

  几位术后的病人,都在精心地治疗下得以康复。常院长第一个把消息告知了谭香,谭香也是在院办开会之前,提前来到了常院长的办公室。

  还像第一次那样,谭香被常院长五花大绑起来按在桌下,谭香反绑着双手伏在常院长的胯下为他口交。在十五分钟的例会中,谭香给常院长吸射了两次,浓稠的精液射得谭香满脸都是,等开会的人都走了之后,谭香被常院长扶起来。

  他用纸巾擦拭着谭香脸上的精液,谭香则其跨在常院长身上,用穿着裤袜的屁股磨蹭常院长刚刚射过精的阴茎,常院长双手抓着谭香被袜绳捆绑起来的大号揉搓着,他疲软的阴茎再次勃起了,他把谭香按在桌子上就要奸淫,只听谭香淫荡地说道“院长,您要是套上丝袜玩我,岂不是更爽。”

  一句话提醒了常院长,他好久都没玩过套袜奸了,上一次套着丝袜玩女人,那还是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常院长在谭香带来的丝袜里,找了一双她的短丝袜,他把谭香的短丝袜套在勃起的阴茎上,再套上安全套,然后他就奸淫起被反绑着双手的谭香来。

  常院长的阴茎本来就粗大,套上丝袜后就更加粗壮了,常院长的套袜阴茎,把谭香的蜜壶塞得满满的,谭香也流出了大量的蜜液,使得常院长玩得十分痛快,谭香自己也被奸得很满意,她不停地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常院长对她的奸污,谭香发出了满意的淫叫声,常院长赶忙用她的丝袜塞住了她的嘴。

  常院长不快不慢地奸淫着谭香的身体,他粗大的套袜阴茎,在谭香的体内深深地杵插着,他每一次插拔都带出了谭香体内的白带,常院长一边奸着谭香,一边仔细观察着这个,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女人。

  这是一个风骚的少妇,她丰盈的体态勾人的眼神,她能利用身体的一切来取悦男人,她的妖媚可以使每一个男人痴迷。

  而他作为一个心理学专家,又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个善良的有着不平凡经历的女人,他在想是否可以疏导一下她的心里。

  在常院长观察谭香的同时,谭香也在从心底里打量着常院长,这个男人有着非常人的气度,他处事果敢决断、思维敏捷,办起事来雷厉风行,在开会的时候,你就会感受他那强大的气场,而且他有强壮健硕的体魄,这样的男人正是她谭香所追求的。

  她从十几岁就在省城里打工,二十五岁时嫁给了苏兰同村的阿水,没几年阿水就死掉了。她也被人说成了荡妇淫妇,在做医药代表的日子里,她明白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要想成功比登天还难,她只得以肉体开路,才换回了些许回报。

  随着她收入增加,寄回老家的钱也多了起来,谭香的老爸是个赌徒,女儿寄来的钱每次都是他到镇上取来,他即好赌又好炫耀,没多久他就被镇上的无赖盯上了,几次小赌下来他收获不少,他就拿着钱在镇上下馆子,无意之中碰见了苏兰的老爸,老哥俩就推杯换盏喝起来了,几杯酒下肚谭香她爸就把赢钱的事对苏兰的爸说了,听得苏兰的老爸手心也痒痒起来。

  苏兰的老爸也是到镇上,取苏兰寄回来的钱的。他催促着谭香的老爸,带他也去摸上两把。谭香的老爸一口答应下来,就带着苏兰的老爸去了赌场,没想到老哥俩又赢了不少,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位老人上瘾了,刚开始还是小赌,到后来越赌越大,输了不少钱,两位老人也不敢和家里说明情况,就硬着头皮借高利贷再赌,希望把输的钱赢回来。怎奈越赌越输,真就弄得家破人亡。

  苏兰的老爸欠了高利贷四十多万,老头一气之下远走他乡,高利贷主就把苏兰的妈妈和小弟押在家里,告诉苏兰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放人,苏兰没有办法只得每月把自己的工资都寄回去,以求对方对自己的妈妈和弟弟好一些。

  再说谭香的老爸输了谭香寄回家的七八万块钱,又借下高利贷五六十万,加上利滚利一共有一百多万。

  有人给谭香捎话,不还钱就对她的家人剁手,谭香心疼自己的母亲就答应还钱,她豁去自己的身体,在医药市场上分得一杯羹,有时她自己一个人时,她也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痛哭一场,她也希望有一个安定的家,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人爱护她、保护她。

  自从她被常院长捆奸以来,她就隐隐约约感到常院长就是她要找的人,这几次跟随内外科的大主任做手术,她就跟他们打听常院长的情况,常院长和徐主任是医专的同学,他的夫人在五年前去世了,他们唯一的孩子在海外定居,这无疑给了谭香无限的遐想。

  她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里,每天她都精心打扮自己,在经过常院长捆奸几次之后,她已经知道常院长喜欢她的大号和屁股,她就特意用袜绳捆绑自己的一对乳房,再有就是穿上连裤丝袜,好让常院长玩弄她穿着丝袜的屁股。

  前两天听苏兰说常院长也喜欢套着丝袜玩女人,今天这不就让常院长套着丝袜奸她。常院长愉悦地奸淫着谭香,粗大的套袜阴茎在谭香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由于谭香的体内留出大量的淫液,使得常院长的套袜阴茎玩得十分痛快,常院长一边奸淫着谭香的身体,一边玩弄着谭香被袜绳捆绑起来的一对大号,他时而轻咬、时而揉搓、时而用他的短须刺激她的乳房。

  谭香也是被常院长玩得很美,常院长粗大的套袜阴茎,在她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玩得谭香是高潮迭起,她体内的淫水是一浪高过一浪,她拼命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好让常院长玩得更痛快些。

  谭香的淫浪也传染给了常院长,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狠狠撞击着谭香的小腹,粗大的套袜阴茎,深深地刺进谭香的体内,快速地奸淫着谭香。

  谭香被奸得一边扭动被绑的身体,一边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二十分钟后常院长终于在谭香的体内射精了,他浓浓的精液全都射在谭香丝袜里,常院长累的坐在大靠背椅子上,谭香依旧反绑着双手,躺倒在大办公桌上。

  常院长把套在阴茎上的丝袜摘下来,正巧谭香的两只丝袜脚,正垂到他的面前,常院长手里握住谭香的丝袜脚,把他疲软的阴茎,在谭香的丝袜脚上磨蹭着,谭香的丝袜小脚十分圆润,常院长把谭香的一只丝袜脚,放在嘴里轻轻地嗅着、咬着,玩着玩着他的阴茎又勃起了,常院长把坚硬的阴茎,在谭香的丝袜脚底磨蹭着,把谭香拨弄的痒痒的,常院长把谭香扶起来坐在桌边,他拿出了谭香堵嘴的丝袜,就要给她松绑。

  “院长大人不就喜欢捆绑小女子吗,干嘛还要松绑。”谭香扭动着被绑的身子说道“我是怕把你捆的时间长了,手上血脉不通。”“那我要是就喜欢捆绑在你身边呢?”

  常院长听了谭香的话不觉一愣,他一时间回答不上来谭香的话。就在这时秘书小刘打来电话,说一会妇产科李主任来访,这才给常院长解了围。苏兰也是在第一时间听到了好消息,不过消息的来源是徐主任。

  苏兰正在上班,徐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徐主任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并一把把苏兰抱在怀里,徐主任解开了裤子的拉链,露出了套着苏兰丝袜的阴茎,没有办法苏兰只好帮他手淫,苏兰撸着套着她自己丝袜的阴茎,心里却想的是秦鹏,秦博士去哪了,他怎么不给自己打电话,苏兰光顾着想秦博士,她撸管的速度慢了下来。

  “小小,你在想什么呢?”徐主任一边玩着苏兰的小号,一边问道,“是不是想秦博士了?”“主任,说什么呢?”“小小,别瞒我了,我什么都看得出来。”

  “您看出什么了?净瞎说。”“好了,好了,不说了。只要小小每月让我玩两三次,我就满足了。”苏兰一句话也不说了,她只管快速地撸着徐主任套着她丝袜的阴茎。徐主任也不再言语,他闭着眼一边抓揉苏兰的小号,一边享受苏兰给他手淫带来的快感。

  有十来分钟徐主任,就在苏兰的快速撸动下射精了,乳白色的精液透过苏兰的丝袜渗透到外面,苏兰小心地取下丝袜,擦抹着徐主任的阴茎,她把徐主任阴茎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当着徐主任的面脱下穿着的白色裤袜,把它递给了徐主任就走出了房间。

  徐主任拿着苏兰的丝袜兴奋不已,他把丝袜的一只缠绕在射过精的阴茎上撸着,他把苏兰丝袜的裆部放在鼻下闻着嗅着,他闻着带有苏兰体香的丝袜,在不知不觉当中他又勃起了。
TOP Posted: 2018-07-01 23:53 | 回6樓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2
威望:115 點
金錢:15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十二章

  正如谭香打听到的那样,徐主任和常院长是医专的同窗,那时的他们都住宿舍,男生和女生分住在两排平房里,又一次常院长探亲回来晚了,在经过女生宿舍的时候,他看见一个人在偷女生晾在外面的物品,他就故意咳嗽了一声,把那个人惊走了。

  常院长到近前一看,只见晾衣绳上有一只色彩十分鲜艳的红花尼龙袜,常院长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另一只,准是被那个人拿走了,可是这红花尼龙袜真是太诱人了,他瞧了瞧四下里没人,常院长快速地把尼龙袜揣进自己的口袋,正在这时他身背后有人咳了一声。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同班的徐同学,他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了一只袜子,两个人相视一笑并肩回到了宿舍。从此后一对牢不可破的盟友组成了。

  毕业后两个人同时被分配在卫生院,这时常院长的组织能力逐渐地显现出来,徐主任也是为老同学保驾护航,结果两人又一同被调往卫生局学习,经过提升的常院长能力更加突出了,后来局领导把他调在省医院工作,他坚决要带着徐主任,就这样两个好朋友又在一起工作了。

  常院长的工作能力得到了省领导的肯定,在老院长临近退休的前夕,常院长决定竞选院长,这时的徐主任又给老友拉选票打头阵,给常院长的竞选成功立下头功。

  常院长竞选成功之后,又带着徐主任去日本学习,在那里遇见了秦鹏。

  秦鹏的才华深深打动了常院长,常院长回到医院后,就向上级打报告要求,把这个有才华的年轻人调来本院,由於秦鹏的桀骜不驯,他在日本宿眠花柳之事,在国内早已传开了,是常院长力排众议,冒着罢免院长的风险,疏通了各个关节,终於让秦博士落户本院。

  秦鹏也知道这一细节,他对两位老大哥感激涕零,发誓要做出成绩回报常院长。虽说秦博士主攻内科,但是他精治好了几个疑难杂症,这在医圈里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一时间医院门庭若市,一些要去北京、上海的病患,和达官显贵的家人,都来找秦博士看病,真是有点一号难求的味道。

  谭香回到了家里,正巧苏兰也下班回来了。两个女人不免要庆祝一番,她们买了些小菜,打开了一瓶红酒,她们为了今天的成绩,推杯换盏要一醉方休。

  几杯酒下肚话开始多了起来,苏兰先是说起她给徐主任手淫的事,她把徐主任说的话也和谭香说了,谭香给苏兰出主意,让她先观察一下秦博士的态度,再进行下一步计画,徐主任那里还是要去抚慰,苏兰一边听着谭香的分析,一边点头赞许。

  谭香也把常院长捆奸自己之后,自己对他表达爱意的事,也对苏兰说了并告诉苏兰,要不是那个秘书小刘搅局,说不定常院长已经接纳她了,苏兰听了也为谭香感到惋惜,两个女人商定要报复秘书小刘。

  秘书小刘叫刘若婷,她是前任老院长的秘书,按照惯例新院长上任,都要更换秘书,小刘也自然收拾东西,不想常院长来了之后,就要小刘留下。小刘自然很感激常院长,她也尽心竭力帮助常院长合理的安排工作,在院长夫人去世之后,她对常院长的生活起居,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

  在私下里院办的女职员,都叫她院长小蜜,小刘对这些长舌妇一点也不理会,反倒是她觉得有点心里悸动。

  小刘天生一副文弱像,瘦弱的身体、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樑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她今年二十八岁未婚,倒不是她的条件有多高,而是她有眩晕症,意思就是她随时都能昏倒,这也是不能治癒的疾病之一。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小刘的病情传的全院都知道,这样一来就是对她有好感的男生,也没人敢接近她了,那些要给她说媒的,也怕将来落包涵。

  常院长知道了情况就安慰她,说她人好不会没人要,将来会有好归宿的,小刘知道常院长安慰她,但是她很感激他,自此小刘偷偷地喜欢上了常院长。

  小刘给前任老院长当秘书时,那个老傢伙还在她身上揩油,有时不经意摸摸她的臀部,故意碰碰她的胸部。两年来这位常院长上任以来,从来没有碰过她,因为她的病需要进口药,常院长就特批让药剂科进来给与使用,小刘看在眼里、感激在心中。

  小刘细心地安排着常院长工作,她知道常院长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经常顾不上吃中午饭,而且下班后还要工作到夜里。

  小刘就把开会和会见客人的时间压缩,腾出时间来让常院长吃中午饭,由於常院长的心思都扑在工作上,他也顾不得去食堂买饭,每次都是小刘给他打饭,小刘就变着花样给他买饭,好让他膳食营养均衡,就是她自己搭钱她也不说,每每看着常院长大口吃着自己买的饭,小刘就打心底里高兴。

  但是这种平衡很快就被打破了,近期小刘就听到院里,都在传说放射科苏护士和她表姐在院里卖药的事,而且徐主任和秦博士都参与了,还说常院长也给他们开了绿灯。无稽之谈,不用理这些长舌妇,小刘心想这些人真是没事干了,要是把工作也做得像饶舌一样就好了。

  不过她也留意一点,这些日子徐主任和秦博士经常来访,而且和常院长一谈就是个把小时。

  她知道徐主任和秦博士跟常院长的关系,他们在省卫生系统号称“三剑客”,不过近一段时间就像传言一样,苏兰和她表姐经常来访,尤其是她的表姐,丰满匀称的身材充满了诱惑,尤其是一对高耸的乳房,和圆滚滚微翘的屁股,就连女人看了都嫉妒,她每次来都换上不同的丝袜,还随身带着一个提包。

  小刘想着院里的传言,她开始注意观察谭香了。引起她怀疑的是第一次,中午常院长让她去买饭,等她回来时常院长说谭香已经走了,接着下午开会常院长突然不舒服,当她去找心内科主任回来的时候,看见谭香才从常院长的办公室出来。

  这次院里引进新产品,从手术到观察院里非常重视,在度过这段非常时期间,那个女人也是第一时间就来到常院长的办公室,当时小刘刚去厕所回来,谭香没看见小刘,小刘也没有看见谭香进去。

  但是小刘听到屋里有声响,她悄悄走到门前侧耳听着,里面传来了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像是常院长在通电话,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小刘看看表快到了开例会的时间,她也就回到座位上工作了。

  等例会散了一会,屋里传来了意想不到的声音。

  “你不是喜欢捆绑我吗?那还给我松绑。”天啊,这是谭香的声音,她什么时候进去的?“捆的时间长了,会血脉不通的。”这是常院长,他们、他们真像传言那样了。

  小刘的脑子都乱了,但多年的秘书工作,使她的思维非常敏捷,她快速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我就想捆绑在你的身边。”谭香说道,……下面停顿了。

  小刘迅速的打开了通话器,告诉院长有访客,危机就这样化解了。原来是谭香在常院长捆奸射精后,她躺倒在办公桌上,无意碰到了连接屋外的通话器,这才暴露了她和常院长的隐情。

  此事过了一个多星期,中午在食堂买饭时,小刘遇到了苏兰,“婷秘书你好!”

  苏兰主动搭讪着。

  因为苏兰表姐的事,小刘不愿和苏兰多说话,但是人家跟你打招呼,你不理人家就太不礼貌了,“你好,你好。”小刘回应着。

  这时手术室的胡雅静也走过来,“你们说什么呢?”

  苏兰马上接过话,“我们正在交流丰乳术。”

  小刘听了苏兰的话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还别说苏兰,你真的比以前强多了。”小胡吃惊地打量着苏兰,“看看,变化还真不小。苏兰,你可得给婷秘书好好说说。”

  小刘听了小胡的话,也仔细地打量起苏兰来,果然苏兰的微乳挺了起来。原来小刘和苏兰是院里有名的“飞机场”,小刘比苏兰大几岁,她的个子比苏兰略高一些,这让她看起来胸部更平,这也是困扰她的难题。如今看着她的难妹有了起色,小刘也顾不得一切了,她向苏兰打听她丰胸的过程。

  苏兰略显神秘地说,下班后来找她再跟她说。这一下午真是难熬呀,好容易等到了下班,还真不错常院长被局里的人叫走了,空荡荡的大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小刘给苏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了。

  放下电话小刘不觉紧张起来,她这是要干什么?她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小刘反复地问自己,是为了‘他’吗?她自己也不确定。正当小刘十分纠结的时候,传来了有人敲门声,小刘打开门让苏兰进来,她又锁上了大门。

  苏兰一进来就到处张望着,“我还是第一次悠闲地进来,我要好好看一看。哇,这里可真大呀。”

  “小苏,你先别看了,快给我说说吧。”

  “噢,婷姐,你等不及了,好吧我就给你看看。”

  苏兰说着就脱去了上衣,只见她的酥胸被丝袜捆绑着,两只花蕾般的小号,被捆绑的凸起来。

  “啊,你这是……”一时间小刘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婷姐,被吓着了吧。”

  小刘瞪大了眼睛,“这是丝袜吧,你用丝袜捆绑……”

  “是啊,这是用丝袜绑的。你看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苏兰说着在小刘面前转动着身子,苏兰又把小刘的手放在自己凸起的小号上,“婷姐,你摸摸看,是不是比以前鼓了许多。”

  小刘把手放下来,“可是你怎么用丝袜绑?”

  “用丝袜绑好呀,丝袜的弹性好,它捆在我们的胸上即紧又牢,还不用吃药、抹药,还不含激素,纯绿色呀。你要不要试试?”

  “不要不要,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死了。”

  “婷姐,你就是前怕狼后怕虎,你就这样去洗澡,就不怕那些人笑话你,再说了你天天穿着衬衣谁看得见,除非扒了你的衣服。”

  小刘睁大了眼睛,苏兰说的也有些道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走了。”苏兰说完十分自信地扭着小屁股走了。

  回到家里的小刘也拿出自己的丝袜,她作为一个文秘,丝袜是她必不可少的装备,她把几双长筒丝袜连接在一起,想像着苏兰的样子,把丝袜捆绑在自己瘦小的胸上,可是她怎么也捆不好,还把她急得够呛,没有办法只得放弃,看来明天还得叫苏兰教自己。

  小刘一夜没有睡好,转天一大早她就带着自己的丝袜来到了院办,她像往常一样先去打扫院长室,她把办公桌上档收拾好,昨晚常院长好像来过,因为有几个档是在他走后送来的,常院长也都批好了,常院长的敬业精神是令人钦佩的,这也是小刘喜欢常院长的原因。

  办公桌的抽屉露出了一角东西,小刘打开抽屉一看原来是女人的丝袜。她吃了一惊,原来常院长他也喜欢女人的丝袜。

  小刘马上就想到了谭香,肯定是那个骚女人的丝袜,小刘把丝袜拿在手里,只见上面有乾涸的精斑,小刘的脸马上就红了,她是没有结过婚,但她也二十八岁了还在医院工作,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小刘生气了还有些懊恼,她拉开抽屉里面有五六双丝袜,她把这些丝袜都扔进了垃圾篓,小刘想了想不妥,就又把丝袜捡起来装进了一个档袋里,她把她自己的丝袜放了几双进去,就关上了抽屉出了房间。

  得亏她怕自己带的丝袜不够多拿了几双,这下好了都派上用场了。小刘把装有别人丝袜的档袋,放在自己的柜子里,想在下班时再扔掉。

  上班铃声响起,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了,今天事情还不少,小刘和常院长一直忙到中午,到了给吃饭的时间了,小刘和往常一样去食堂打饭,她四处张望着想找苏兰,不知道她有没有来,小刘掏出手机给苏兰打了个电话,苏兰说她上夜班,不过她可以早去,小刘和苏兰约好下班以后通电话,不过得等常院长下班以后再来。
TOP Posted: 2018-07-01 23:54 | 回7樓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2
威望:115 點
金錢:15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十三章

  小刘和苏兰约好之后,就高高兴兴地买饭去了,这时她的心情大好,小刘买了好几个可口的菜,拿回来和常院长一起享用。

  “哇,这么丰富,花了不少钱吧。”“是钱重要还是身体重要。”“当然是健康最重要,这个我知道。”两个人一起吃着饭菜。只要是公务不忙的时候,常院长中午就和小刘一起吃饭,要是有公务他们就各吃各的,谁也不打扰谁。

  吃过饭小刘抢着收拾,常院长也不和她争,等小刘洗好了碗筷,发现在她的桌子上放着五百元钱,小刘知道是常院长放下的,她默默地收好了钱。

  每月常院长都会给她伍佰元饭钱,他知道小刘经常往里搭钱,所以他有时会多给小刘伍佰元,小刘几次要退给他,可是常院长说要是多了,下次就改善一下生活,要知道一个大院长,一个月能在办公室里吃几次饭呢。常院长回屋办公了,小刘也整理着他批好的文件,叫人发往各科室。

  下午四点以后,徐主任来找常院长,说他们的医专同学来了,要他们一起去聚会,常院长把文件和资料一放,就和徐主任走了。

  小刘赶忙给苏兰发了信息,苏兰果然收到信息后就来了。小刘把门反锁上,两个小女人开始了她们的秘密活动。小刘拿出了自己的丝袜,她学着苏兰的样子,把丝袜结成了长长的袜绳。苏兰让小刘脱光了上衣,小刘满脸通红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苏兰一看二话不说脱去了上衣,露出了被袜绳捆绑起来的乳号。

  小刘这才用颤抖的手脱去了上衣,白皙的皮肤上两只小窝头一样的乳号挺立着,羞得小刘双手紧紧地抱住小乳号。“婷姐,你把手放下,你倒是学不学呀?”苏兰有些恼怒了。

  小刘这才把两手放下,苏兰用刚结成的袜绳仔细地捆着小刘的一对微乳,即便是柔软的丝袜在小刘的胸脯上绑来绑去,也把小刘刺激的浑身直抖,苏兰紧紧地捆绑着小刘的小号,她就像当初谭香捆绑自己那样,先在小刘的微乳上下各捆了两道,再从她的身后绕过双肩,在她的乳沟处十字交叉捆绑她的小号。

  小刘闭着眼睛羞红了脸,她感受着丝袜捆绑在小乳号上的感觉,渐渐地她睁开了眼,在穿衣镜前一个瘦弱的女子,正被另一个女子捆绑着微乳。苏兰现在也变成了老手,她把小刘的一对小乳号,捆绑得十分对称,丝袜编起来的袜绳,紧紧地捆绑在小刘的小号上。

  小刘惊奇地发现平时扁平的胸部,在丝袜的捆绑下,竟有些凸起了,她觉得苏兰把她的小号捆绑得就像一件工艺品,小刘满意地在镜子前照来照去。可是对苏兰来说还稍差一点,那就是应该再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这样小刘的微乳就会自然而然地挺起,那样的效果会更好,不过那是下次的课程。

  苏兰是有计划、有准备的,她会一步步将小刘带入,她和谭香设计好的圈套中。苏兰把小刘捆绑的很满意,苏兰告诉小刘要这样保持一个月,平时还要自己不断地抚摸,要是有男人玩弄它是最好不过的了。

  “去,讨厌。”小刘的脑海里一个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她记下了苏兰说的话,然后两个人就锁上门去逛街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小刘在睡觉前每天都要自摸,有时竟摸得有了性需求。小刘在上小学的时候,由于长得文静可爱,她被男人强奸过,男人粗大的性器,给她的阴部造成了撕裂伤,更可怕的是因为男人的*奸,小刘从那时起就得了昏厥症,只要有一点害怕她就昏倒。

  有一次她坐公交车上班,同院的同事在她没防备的情况下拍了她一下,小刘竟吓得昏了过去,她的病症也很快传遍了全院。自此所有熟悉小刘的人,每次找她说话和办事,都提前和她打招呼。小刘一手摸着被丝袜捆绑起来的小号,另一支手的两根手指在自己的阴部轻轻地抽插着,嘴里还轻轻叫着常院长的名字,这是她最惬意的时候,不知在什么时候起,她悄悄地爱上了常院长。

  当苏兰对她说要是男人玩弄她的微乳,她的小号就变化非常大时,小刘第一个就想到了常院长,虽说常院长五十多岁了,他健硕的体魄、旺盛的精力、工作的专注度、对人友善的态度,都让小刘对他着迷。要是常院长对她有一点那个意思,小刘都会随时为他献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小刘的微乳好像没什么变化,小小的乳号在她自己的抚摸下,由过去的青涩,现在变得有些弹性了。

  小刘忍不住又打电话给苏兰,苏兰对她说要想变化快,就得让男人玩弄,她自己就是反绑着双手,让她表姐玩了二十几天才见效的。小刘听了苏兰的话沉默了,苏兰又说道看在是好姐妹的情况下,答应帮她弄弄。

  这下小刘不知如何是好了,人家是给自己帮忙的,自己也不好拒绝了,小刘就答应苏兰让她来自己家里。“干嘛还要绑起来?”小刘一边反背着双手,一边问道,“我说婷小姐,你没看过电影、电视剧,那些女主角被五花大绑着,胸脯挺得高高的多美呀。”苏兰一边说着,一边用袜绳把小刘五花大绑起来,“你轻点,把人家都捆疼了。”“你懂什么,捆得越紧越有效果。”

  苏兰把小刘捆绑得紧紧的,“好了,你现在再看看。”苏兰把绑好的小刘推到了镜子前,果然效果不一样了,镜子里一个标志的美人双手反绑着,用丝袜编起来的袜绳紧紧地捆绑着她的两只小号,真是美不胜收。

  “婷姐,你被捆绑着可真漂亮呀。我都忍不住想要你了,”苏兰说着,从背后抓住小刘被捆绑的两只小号揉搓起来,小刘被苏兰玩得呻吟起来。

  苏兰做出了更大胆的举动,她把嘴吻在小刘的嘴上,还把她的小淫舌,伸进小刘的嘴里,和小刘的舌头搅在一起。小刘被苏兰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她想推开苏兰,可是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只得无奈的接受苏兰的亲吻。

  苏兰把双手反绑的小刘推倒在床上,她又在手上套了小刘的丝袜,她一边和小刘接吻,一边用套着丝袜的手,拨弄起小刘被捆绑着的小乳号,刺激的小刘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极力想摆脱苏兰的摆布,苏兰做出了更惊人的举动,她把头埋在小刘的胯间,伸出小淫舌舔小刘的阴蒂。

  “啊,原来婷姐姐早就湿了,怎么样舒服吧。”此时小刘早已羞得面红耳赤,那些淫词浪语她也说不出口,她只是拼命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可是被丝袜捆绑起来的双手一点自由都没有,她只得任由苏兰对她的摆布。

  苏兰用套着丝袜的手,磨蹭小刘的阴蒂,丝袜和阴蒂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音,这下小刘实在受不了了,她大声淫叫起来,狂躁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大量的淫液从她的蜜壶之中喷薄而出,一部分淫水喷洒到苏兰的脸上和身上。

  苏兰怕被别人听到,她赶忙用丝袜塞住了小刘的嘴,再看小刘竟然兴奋得昏过去了,吓得苏兰赶忙给她做人工呼吸,过了好半天小刘才慢悠悠地醒过来,苏兰忙给她松了绑,还要解开她捆绑小号的丝袜,小刘摆了摆手说不用。

  苏兰一见小刘缓过劲来,就告辞回家去了。苏兰走了之后,小刘又陷入了昏迷之中,长年没有性经验的她,突然间达到了性高潮,小刘的身体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每次她犯了昏厥症全身就脱力,需要长时间的休息和服药,治疗她病症的药物,只有德国拜耳生产,国内打大型医院才有此药,向他们这家省级医院跟本就没有。这是常院长亲自从省卫生厅拿到的指标,再由他特批医院才引进此药。

  不巧的是小刘光顾着和苏兰见面了,她把药落在了办公室,再说了此药是发病的时候服用,这段时候她健康的很,所以她就没有在意,这下好了小刘她浑身无力,就只得躺在床上休息,她想多休息一下就会恢复体力,可是到了第二天,她依旧是浑身无力,无奈她只好给常院长发了信息,说她感冒了要休班一天。

  再说常院长近一段时间应酬太多了,院里要评三甲他既要主持工作,还要跑局里、跑省里,有时一些老朋友来了,还得出来聚会一下,要不人家就会说,当院长了架子大了,连老同学、老朋友都不理了。常院长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谭香调情了,他实在是忙不过来了。

  昨天他和老同学聚会时,谭香给他打电话说今天要过来他答应了,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精力旺盛的男人,他也想调剂一下最近的生活。

  今天他一大早来到了办公室,奇怪小刘每天都比他来的早,今天是怎么回事。他自己打水泡上茶,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工作,不一会小刘的短信来了,“感冒了”常院长也没在意,他回复小刘多喝水,好好休息。就继续工作起来,小刘不在也没人安排事项,他一直工作到了中午,肚子咕咕直叫,他才想起了吃中午饭。

  “小刘、小刘”他叫了两声没人答应,这才想起来小刘请假了,他起身来到小刘的桌前,因为买饭的饭卡在小刘这,他打开小刘的抽屉找饭卡,忽然他看见了小刘的药,常院长不禁联想起小刘的病症,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他顾不得买饭了,抓起了药瓶亲自开车直奔小刘家。

  车子径直开到了小刘家楼下,常院长三步两步跑上三楼,他使劲地敲起门来,他一边敲门一边大声叫着小刘的名字,里边没有动静,好像没有人一样,常院长没有放弃他一直敲门,一直叫着,过了好一会门开了。

  常院长急忙推开门,小刘脸色惨白摔倒在门口,常院长一把把小刘抱起来,轻轻放到床上,他从口袋里拿出了药,赶忙给小刘服下,接着他又找小刘的外套穿在她的身上,他发现小刘的胸上也绑着丝袜,常院长不觉一愣,先不管这么多了到医院再说。

  他把她抱下楼放进车里,很快车子就到了医院,常院长通知急症快准备抢救,他并没有把小刘送进急症,他把小刘放在办公室的大沙发上,急症的张主任和护士很快就到了,经过一番抢救小刘没有了生命危险,很快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常院长才松了口气,他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让张主任他们回急症了。

  他又打电话安排了一些事情,常院长看了看小刘熟睡的样子,这时的小刘脸上已有了血色,看到小刘脱离了危险,常院长才觉得十分地饥饿,他记得抽屉里好像有饼干,他坐在桌子前拉开了抽屉,一张便条映入眼帘,“看看你的秘书都干了什么?要是再有下次,我希望不再见到她。”

  旁边放着一个文件袋,常院长打开了文件袋,几双丝袜从袋里滚落出来,他仔细一看原来是谭香的丝袜,有的上面还沾有他的精液。他再看抽屉里边,还有几双丝袜,他拿出一看这几双丝袜很清新,上面还有一些淡雅的香气。

  常院长恍然大悟,这是小刘的丝袜。难怪刚才他给小刘穿外套的时候,发现小刘的酥胸上绑着丝袜。原来他以为在女性胸上绑丝袜,是为了提高性爱的情调。

  现在看来小刘也知道了自己的癖好,她也在暗暗地取悦自己,可是自己却不知晓,想想平时小刘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总是换着花样给自己调剂营养,每天都合理的安排自己的工作,每天都挤出半小时的时间让自己午睡,有人来访她总是不惜充当恶人替他挡驾,而自己竟一点也没发现,天天和自己一起工作的小姑娘在暗恋自己,常院长不禁感慨起来。他回到小刘身边解开她绑在酥胸上的丝袜,这时小刘动了一下,常院长轻声的对她说,“你醒了,感觉好一些了吧。”

  “我好多了,谢谢您。”小刘睁开眼看着周围的环境,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是您把我送来的?”“你发病了,怎么不告诉我。这多危险那。”“我想多休息一下就会好的,不成想还是给您添麻烦了。”“我想把你送到高干病房,我已经和崔主任打过招呼了,那样我也能在那里办公,还能随时观察你的病情。”一番话把小刘感动的抽泣起来。

  “不,您让我一个人去营养科吧,您为我做的够多的了。我不想因为我,使您被别人说三道四处于被动。”“别说了,我已做了决定,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听话,配合治疗尽快恢复起来。”常院长不容小刘再说,“可是我、、、”

  小刘用手扥了扥自己的衣服,常院长拿起小刘绑号的袜绳,“这样检查会不方便的,我都知道了。”小刘的脸更红了。他马上打电话叫高干病房来人把小刘推走,又打电话给院办总务科,告诉他们自己去西区办公,有事全到西区找他。
TOP Posted: 2018-07-02 00:02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7-20 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