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医院那些事(1-14)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医院那些事(1-14)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4
威望:117 點
金錢:17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八章

  谭香今天穿了一条镂空的肉色天鹅绒连裤丝袜,脚上是一双浅口的半高跟皮鞋。这为谭香的风骚又增加了十分,看得徐主任口水都快要留出来了。

  他一边催促着秦鹏快点捆绑谭香,一边拿起了苏兰的丝袜就要手淫。

  “徐主任这回用我的吧,您也换换口。”

  谭香说着从自己带来的丝袜里,拿出了几双她穿过的短丝袜,她照着徐主任的样子,给徐主任的阴茎套上了她的丝袜,徐主任迫不及待的撸了起来。

  谭香又给秦鹏的阴茎套上了丝袜,“好了秦博士,你来绑我吧,请你把我绑紧一些,我就喜欢你捆绑我。”

  说着谭香转过身去,手里一边撸着秦鹏套着丝袜的阴茎,一边等待秦鹏给她上绑。

  秦鹏看着风骚又淫荡的谭香,他十分地冲动,他用套着丝袜的阴茎,磨蹭着谭香的身体,手中的棉绳紧紧地捆绑在谭香的身上,秦鹏紧紧地反绑着谭香的双手,把谭香的两只大号,捆得又圆又鼓,他又用绳子勒紧谭香的阴部,并在她的阴蒂处打了一个大结,随后他托起谭香的一条丝袜腿,用另一条绳子把谭香的丝袜腿吊了起来。

  徐主任这时拿着一条黑色的丝袜,紧紧地蒙在了谭香的眼上。谭香刚要发问,嘴里就被塞进了丝袜。紧接着一双大手就抓住谭香,被捆绑着的一对大号揉搓起来。

  刚一接触谭香就知道,这是上次奸她和苏兰的那个人,谭香不禁内心高兴起来,她要独自享受这个强壮男人的奸污。谭香扭动起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

  那个男人从谭香的身后,把粗壮的阴茎插入了她的下体,向上有力地顶动着,强健的身体紧贴在谭香的背后,他的一双大手抓揉着谭香的乳房。

  谭香用反绑着的双手,抚摸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她享受着男人对她的奸淫,她多想说,“好男人、好老公、我就想让你捆着奸我、绑着玩我。”

  可是她叫不出来,她的嘴里塞着她自己的丝袜,谭香只得默默地迎合着男人对她的奸汙,她拼命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好让男人更深入地插进她的体内。

  这个男人一手托着谭香被吊起来的丝袜腿,一边不紧不慢地奸淫着她的身体,但是他插入的很深,他每一次抽动粗壮的阴茎,都会深深刺入谭香的体内。

  这个男人从谭香的身后玩了有十来分钟之后,又转到谭香的前面奸她,他从谭香的嘴里拿出了堵嘴的丝袜,他把丝袜套在手上,用套着丝袜的手抚摸谭香的乳头,摩擦她的阴蒂。

  “啊……啊……啊!”谭香刚呻吟了几声,就被一张大嘴吻在她的小嘴上,同时她被吊着的丝袜腿,被绑腿的绳子拉起来吊的更高了,谭香的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被高高吊起来,就像女芭蕾舞演员那样,但是芭蕾舞演员表演时,是不被捆绑着的。

  接着这个男人抱起谭香的腰,狠狠地奸起她来。他的每一次抽动,都会深深插入谭香的体内。

  在一旁徐主任都看呆了,他一边撸着套着谭香丝袜的阴茎,一边喘着粗气,到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在那个人从正面奸谭香的同时,徐主任用撸硬了的阴茎,在谭香穿着丝袜的屁股上磨蹭起来。

  再说秦鹏他一边拉紧吊绑着谭香丝袜腿的绳子,也一边撸着套着谭香丝袜的阴茎。秦鹏长长的阴茎在谭香的丝袜摩擦下,也撸得坚硬无比。

  这时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秦鹏立刻放下手里的绳子迎了出去。

  来人正是苏兰,因为当接到通知整个市区电力大检修,需要停电四十分钟。

  苏兰就来到徐主任的办公室,一是通知停电的事,二是她也想看一看,徐主任和秦博士是怎样玩弄谭香的。

  她在们口中遇见秦博士,“苏小姐,你不在值班吗?有什么事?”

  “秦博士,刚才院办来电话说,要停电四十分钟,他们让我把机器关掉,四十分钟后重起。我关了机器来告诉徐主任一声。”

  “好的苏小姐,不过徐主任正和你表姐玩蒙眼强奸呢。你这时进去怕会影响俩人的兴致,不如这样咱俩就在这玩一会,等他俩玩美咱俩也爽了一回,你看好吗。”

  “在这,在走廊里,要是再有人来咋办?”

  “没关系,你不是说马上就停电吗。”

  “好吧,秦博士就依你。”

  “好的苏小姐,我这就去拿绳子。”

  “不,秦博士你别去了,你看人家已经给你绑好了。”

  苏兰说着解开了自己的白大衣,秦鹏一见苏兰的上身没有戴乳罩,她的两只小号被丝袜编起来的袜绳,捆绑得凸了起来就连乳头都挺立着……

  “这、这是用丝袜绑的吗。”秦鹏看得直咽口水。

  “是的秦博士,人家还不是为了你。”苏兰娇滴滴的说道。

  “我……我……我想绑你。”秦鹏变得有些口吃了。

  “秦博士,我今天穿的是长筒丝袜。你要反绑我的手,就脱下我的一只丝袜,你要还堵我的嘴,就用我的另一只丝袜好了。”

  面对苏兰的主动,秦鹏有些难为情了。他就照苏兰说的,脱下了她的长筒丝袜,他用一只紧紧反绑住苏兰的双手,他把另一只团成一卷就要塞在苏兰的嘴里。

  “秦博士,我想要日式的。”

  秦鹏只好在她的丝袜上打了个大结,然后把丝袜勒在她的嘴里,缠绕了两圈之后,紧紧地系在她的脑后。

  苏兰在秦鹏捆绑她时,就用反绑的小手,掏出秦鹏的阴茎撸动起来,苏兰感觉到秦鹏的阴茎上套着丝袜,由於她的嘴里勒上了丝袜,她含糊不清地问秦鹏,他套着谁的丝袜。

  明明套着谭香的丝袜,秦鹏为了哄苏兰高兴,就说是套着她的丝袜。

  苏兰一听果然高兴了,她用反绑着的小手,快速地撸着秦鹏的套袜阴茎。不一会就把秦鹏的套袜阴茎,撸得坚硬无比。苏兰还扭过头主动与秦鹏接吻,由於她的嘴勒着丝袜,无法施展她小淫舌的本领。

  秦鹏也很享受这一玩法,他双手抓住苏兰被丝袜捆绑着的小号揉搓起来,他那坚硬无比的套袜阴茎,在苏兰的小屁股上杵弄着。

  就在这时全楼的灯都熄灭了,里屋里传来了一声低骂,这时四下里更静了,里屋有传来了激烈的交配声,“呱唧,呱唧。”还有含糊不清的女人叫声。

  又过了五六分钟,有一个人从里屋走了出来,秦鹏赶忙拿掉阴茎上的丝袜,快速地插进苏兰的体内奸淫起来。

  苏兰也顾不得看清来人,就配合着秦鹏对她的奸淫,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勒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

  那人低笑了一声,快速走过了他俩的身边。当时走廊里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清男人的相貌,再说苏兰还被秦博士捆奸着。

  当那个人走出了放射科后,秦鹏即刻转到苏兰的身前,他正好挡住了她的视线,秦博士抱起了苏兰又从正面奸她,苏兰被丝袜捆绑着的小号,刚好就在秦鹏的嘴边,他一口噙住苏兰的乳头,大口大口的吸吮着苏兰粉嫩的蓓蕾。

  苏兰的双手被丝袜紧紧反绑在身后,她只得用两条腿,紧紧地盘在秦鹏的腰间,秦鹏抱着苏兰的细腰,一上一下的坐插着他坚硬的阴茎,秦鹏长长的阴茎深深地插进苏兰的体内,苏兰被奸的大叫起来。

  秦鹏赶忙吻在她的嘴上,并把她抱奸着走进了里屋。

  在里屋徐主任正奸淫着五花大绑的谭香,男个男人奸完谭香就走了,徐主任把吊绑的谭香解下来,按在办公桌上继续奸淫她。

  谭香还是被反绑着双手、口塞丝袜、蒙着眼睛,秦鹏把反绑着双手的苏兰,也和谭香放在一起,又回到了双打模式。不过也有点新意,那就是秦鹏和徐主任俩个互换着奸淫,这两个被反绑着的女人。

  最终徐主任在苏兰的身上射精,而秦鹏则是在谭香的身上射精。这次苏兰学的乖了,她没有提及那个陌生人的事。

  在回来的路上,她和谭香坐在后排的位置,还是秦鹏开车送她俩回家。

  “秦博士,我和表姐都想到你家里拜访一下,不知秦博士什么时候方便呀。”

  谭香不觉看了苏兰一眼,秦鹏倒是有些惊喜,“欢迎、欢迎,等我这两天收拾一下房间。”

  车子到了楼下,“秦博士,我和表姐等你的消息哟。”

  谭香和苏兰回到了家里,“表妹,你不该贸然提出去秦博士家。”

  “姐,我觉得秦博士喜欢我,你知道么你在屋里和徐主任玩时,秦博士就在外面等我呢。他一见你给我用丝袜绑的小号,他就性起了,他抓着我的小号玩个不停。噢、对了、我差点给忘了,姐,我看见那个人了。”

  “你快说说是谁?你认识吗?”

  “那时正停电,太黑了我没看清。再说秦博士那阵玩得正猛,我也来不及看。不过我有感觉,肯定是我见过的人。”

  “我也知道肯定是你见过的人。你知道吗?在你没来时,秦博士吊绑我,那个人奸我,徐主任玩我的丝袜腿。后来你来了,秦博士就出去迎你,就是怕你认出他来。”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回想起来,在那个人出来时,秦博士就使劲奸我,好像是有意给那个人打掩护。”

  “我想事情很快会清楚的,我们只需做好准备,慢慢地等待。”

  事情正和谭香想的一样,又过了几天,徐主任打电话来,让苏兰带着谭香和资料,上午十点半去找常院长。

  姐俩一听高兴极了,付出的一切就要有结果了。
TOP Posted: 2018-07-01 23:45 | 回3樓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4
威望:117 點
金錢:17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九章

  这天姐俩好好打扮了一番,在苏兰的陪伴下谭香来到了院办。

  秘书告诉她俩常院长正在开会,让谭香在这等一下,并告诉苏兰去找秦博士。

  苏兰一听让她找秦博士,她就高高兴兴地走了,只留下谭香一个人在此等待。

  过了好长时间,谭香一看表都十一点多了,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开了散会了。五六位各科室的主任走了出来。

  “谭小姐,你请进吧。”秘书在一旁说着,谭香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宽大的办公室,屋里有一套皮质沙发,宽大的办公桌和大靠背椅,一切都显示着庄重威严。

  “谭小姐来了,欢迎欢迎。”说着从大靠背椅中站起一位中年人,此人身材中等,满面红光,步履轻盈,一看就是一位十分干练的领导。

  谭香赶忙迎上去叫了声;‘常院长’一只大手紧握了谭香的小手一下,谭香立刻感觉到,他正是那个陌生人。

  不过谭香并没有鲁莽行事,她知道文化人大多都希望有点神秘感,再有她也想知道,这位常院长是否把她放在心上。

  谭香按照正常的业务办理,她把产品的说明和资质,全都放在常院长的面前。常院长也拿起材料仔细地看着,谭香在一旁给作说明,“谭小姐,你拿来的产品,秦博士和徐主任极为推荐,不过还需我院的其他科室通过。”

  “真心感谢常院长,能我这个机会。”

  “我希望你拿来的产品不要让我们失望,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同时也是关系到我院的声望。”

  “院长,请您放心,我作为医药代表也五六年了,我代理的产品还没有出现过问题,吉瑞的产品也是被认可的。您先试用半年,我一年之内都在院里,负责售后服务,您看可以吗?”

  这时有人敲门,秘书开门进来,“院长,该吃午饭了,下午一点还有会。您是到餐厅,还是、、、?”

  “这样吧小刘,你吃完给我打回来吧。我还有几个文件得签。”秘书小刘答应着走了出去。

  常院长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要对谭香说什么,谭香一看抓住机会,她一下子坐在了常院长的身上,把常院长的一双大手,放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一边双手捧着常院长的脸和他接吻,一边柔声地说道“常院长,还是先吃我吧,这些日子可想死我了。”

  常院长先是一愣,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他知道谭香已知他是谁了。他也不再犹豫,一边和谭香接吻,一边抓揉她的一对大号。

  谭香一见常院长入戏,她就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一对被袜绳捆绑起来的大号,她又从手包里拿出几双长筒丝袜,她示意让常院长用丝袜捆绑她的双手。

  常院长也毫不客气,一口噙住谭香的大号吸允,一边用丝袜反绑她的双手。把谭香绑好之后,常院长脱下裤子露出了勃起的阴茎就要奸谭香。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了说话声,小刘和院办的吴老师打着招呼。常院长赶忙把谭香按在办公桌下,把她的衣服也从桌上拿下来。他刚在椅子上坐好,小刘就推门进来了,“院长这是给您买的饭。那位谭小姐走了。”

  “好,谢谢。她早就走了。”“哦,我刚刚买饭时,碰见了放射科的苏护士,她还问我谭小姐的事办完了吗。”

  “谭小姐自会去找她的。”“好的,院长我出去了。”说完刘秘书出去并带上了门。

  常院长把谭香扶起来狂吻起来,这时又传来了敲门声。常院长又把谭香按在桌子下面,他端坐在大椅子上。

  “院长,陈主任来了。”这是神经科的大主任,“请进吧。”年迈的老主任走了进来。

  “快请坐陈主任,有什么事?”突然之间常院长的胯下一紧,一张小嘴含住他的阴茎,一条小淫舌舔弄着他的马眼和冠状沟。

  原来谭香反绑着双手,蹲在大办公桌下面,常院长的阴茎正垂到谭香的嘴边,谭香心想我倒要看要看你有多少忍耐力,她一口叼住常院长的阴茎吸允起来。

  在长达十几分钟的谈话里,常院长极力忍耐着射精的欲望,当年迈的陈主任刚一走出了房间,常院长就迫不及待地抱着谭香的头,强壮的阴茎深深捅进了她的喉咙,在她的嘴里射精了,浓浓的精液顺着谭香的小嘴角‘噗噗’的流出。

  常院长把阴茎从谭香的嘴里抽出,他用丝袜擦抹着谭香嘴角的精液,这时大钟敲打了一下,现在是一点整。

  常院长赶忙把谭香的丝袜,套在自己的阴茎上。这时又想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又走进来几位主任,秘书小刘给几位主任倒上水就出去了。

  院办的例会开始了,常院长先做了近来的工作总结,然后对工作中的常见问题作了发言,最后由各位主任讨论该如何处理。

  常院长不再说话了,他起身把椅子向前移了移,仍旧反绑着双手的谭香,非常识趣的又把常院长,套着她自己丝袜的阴茎含在嘴里,吞、吸、允、舔、各种口活,一一施展在常院长套着丝袜的阴茎上,把常院长弄得是坐卧不宁,他挤眉弄眼面目扭曲,强忍着射精的欲望。

  谭香把他套着丝袜的龟头含在嘴边,她用犬齿轻轻地咬了几下常院长已经充血的大龟头,把常院长刺激的再也受不了了,他又‘噗噗’地射精了,这回他的精液都射在谭香的丝袜里。

  有几位主任发现常院长不对,就赶忙问他是怎么回事。常院长说他心脏不舒服,主任们一听就要给他听诊,常院长摆手说不用,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粒药用水服下去,会议继续开,不一会常院长就宣布散会。

  常院长一直坐在椅子上,大家都以为院长不舒服,就告慰他注意身体,然后陆续地走出了房间。

  刘秘书走进来问要不要叫保健医生来看一下,常院长对她说“我吃过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并嘱咐小刘,下午来人一律不见,他要好好休息,不想被人打扰。

  小刘答应着出去了,常院长这才站起身来把门插上。他把谭香从桌子下扶出来,谭香被反绑着双手蹲了好长时间,她都站不起来了。

  常院长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把谭香放在了办公桌上,谭香吃惊的看到常院长的阴茎又勃起了,“常院长,你、、、?”

  “哦,你刚才看见我吃药了吗?是这个。”常院长拿起药盒对着谭香晃了晃,谭香一见是金戈,“啊”“怎么样,我也会骗人吧。再说了,你这个可人的小东西,故意让我射了两次精,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你是大院长,不带骗人的。”“嘘,别闹,这里是办公室。”“我就闹,快来人呀。我就要被常院长绑着奸污了。救救我呀、、、唔、、”谭香故意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小声地喊嚷着,但是很快就被常院长,用她沾有精液的丝袜堵住了嘴,紧接着谭香就被按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常院长对她奸淫起来。

  谭香反绑着双手、口塞着丝袜,她最大程度地叉开双腿,好让常院长奸得更深入一些,常院长那吃过金戈的阴茎,就像铁棒一样直杵谭香的阴道,深深地插入她的体内。

  谭香也是兴奋不已,她的蜜壶流出了许多的白带,常院长玩得更滑快了,他一边抓住谭香被袜绳捆绑着的一对大号揉搓,一边使劲地奸淫着谭香的身体,谭香被他奸得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常院长反复地奸淫着谭香的身体,他和谭香玩了好几个花样,一直奸了谭香二十分钟,他才在谭香的体内射精,谭香也被他玩得丢了三四次。

  常院长给谭香松了绑,谭香立刻跪在常院长的面前,吸允着常院长射过精的阴茎,舔舐着阴茎上残留的精液。

  两个人都玩累了,这时才想起还没吃午饭,好在常院长的办公室里有微波炉,他俩把中午小刘买来的饭热了一下就吃起来了,这时的俩人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再也没有半点拘束。

  谭香从常院长那里回来后,就把她和常院长捆绑性交的经过告诉了苏兰,苏兰也说起她去找秦博士的事,这原来是常院长安排好的。

  经过两次捆奸谭香,常院长对谭香的表现非常满意,他这次把谭香叫到院办,就是想白天的时候好好看一看谭香。所以秦博士才把苏兰叫走,留下谭香独自面对常院长。

  苏兰到了秦鹏的办公室后,就被秦鹏带上车去了酒店。在酒店里苏兰被秦鹏捆奸了两次,由于是秦鹏独自捆奸苏兰,他就变着花样捆绑她、奸淫她,而苏兰也任由秦博士对她捆绑奸污。

  秦鹏先把她五花大绑起来,再紧紧地捆绑苏兰的小号,把她的两只小乳号捆绑得凸了出来,然后他用勃起的肉棒拨弄她的乳头,玩得苏兰性起后,秦鹏再狠奸苏兰的身体,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秦博士对她的奸污,她大声呻吟着,很快就被她自己的丝袜塞住了嘴。

  秦鹏使劲地奸淫着苏兰,就仿佛把应该撒在谭香身上的欲火,转嫁到苏兰的身上一样,苏兰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喜欢秦博士,但她不想秦博士一边捆绑奸污着她,却一边想着另外一个人。

  苏兰很想给秦鹏提建议,无奈嘴里塞着她自己的丝袜,想叫也叫不出来,没办法先让他玩美了再说吧,想到这里苏兰加紧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好让秦博士玩得更痛快一点。

  秦鹏狂奸着苏兰的身体,而苏兰在他的身下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这一切使得秦鹏产生了幻觉,他感觉在身下的是谭香,他就好像捆绑奸污谭香一样,这样他玩得更加起劲。

  秦鹏的每一次抽插,都深深刺入苏兰的体内,玩得苏兰几近痉挛,她双手反绑口塞丝袜,只得接受秦鹏对她的捆绑奸污,苏兰极力忍耐着,她拼命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她希望秦鹏在他的身上快一点射精。但是秦博士不理会这一切,他依旧执着地奸淫着苏兰的身体,玩弄着她被捆绑起来的小乳号。

  秦鹏第一次把精液射在了苏兰的丝袜腿上,接着他把阴茎在苏兰的丝袜脚上磨蹭,一直到完全勃起,他就再次奸污了苏兰。苏兰被他奸得欲死欲仙,刚要训斥秦鹏的话,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她完全享受着秦鹏对她的奸污,直到秦鹏在她的丝袜腿上和被捆绑着的小号上射精。

  秦鹏给苏兰松了绑,苏兰主动的把秦鹏的阴茎含在嘴里,吸食着他剩余的精液,苏兰手握着秦鹏长长的阴茎,仔细地舔着他的大龟头,把他龟头上的精液,用小淫舌舔进嘴里。

  苏兰打扫完秦鹏龟头上的精液,就拿出一双自己的白色短丝袜,她把两只丝袜一一套在秦鹏的阴茎上,白色短丝袜的长度,和秦鹏阴茎的长度相仿,白色的双层袜尖紧贴着秦鹏硕大的龟头,富有弹性的尼龙袜口,套着他的两只睾丸,紧紧地卡在秦鹏阴茎的根部。

  苏兰一手撸着秦鹏套袜的阴茎,一边舔着他套袜的大龟头,她的另一只手拨弄着秦鹏的乳头,把个秦博士刺激得又勃起了,他双手抱住苏兰的头,把套袜的阴茎在她的嘴里猛杵着,粗大的套袜阴茎,把苏兰插得直咳嗽,秦鹏这才把套袜阴茎从苏兰的嘴里抽出来。
TOP Posted: 2018-07-01 23:46 | 回4樓
轻抚你菊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24
威望:117 點
金錢:17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09

第十章

  “你不会轻点,把人家差一点呛死。”苏兰嗔怒地说道。

  秦鹏马上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苏兰一见秦博士给自己道歉,就温柔地说道,“好了,我不怪你了。只要你对我好,你想怎么玩我,我都满足你。”说着苏兰依偎在秦鹏的怀里。

  “苏小姐你……”

  苏兰把手放在秦鹏的嘴上,“叫我,阿兰。”

  “阿兰,你和你表姐经常去各大医院,你们的身体吃得消吗?”

  “秦博士,我表姐她的应酬多,我哪也不去,只是把本院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我只想把你侍候好了。“苏兰娇滴滴的说道。

  “我知道阿兰小姐对我好。”

  “你知道就好,可别辜负本小姐的癡心。”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再捆绑你时,我一定轻一些。”

  “不,谁要你轻轻的?人家就喜欢你把我捆绑得紧紧的,然后再……”

  “再什么,阿兰小姐。”

  “再,再,好好的爱我。羞死了,秦博士你坏。”说着苏兰紮在秦鹏的怀里撒起娇来。

  “阿兰小姐,这么喜欢我捆绑你吗?”

  “不仅我喜欢,我表姐也喜欢。她说过你的捆绑术,能和日本的紧缚师媲美。”

  “那你说说,喜欢我怎么捆绑你。”

  “我喜欢你捆绑我的微乳,再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你用日式捆绑我也喜欢,然后就使劲地……爱我。讨厌,羞死了。”

  “那么阿兰小姐,我现在就把你绑起来,再爱一次怎么样。”

  “可是秦博士,你都……两次了。”

  “哦,能够和可爱的阿兰小姐玩捆绑做爱,就是再来两次也没关系。”

  “那好吧秦博士,就请你把我绑起来做爱吧。”

  秦鹏先把苏兰五花大绑起来,他紧紧捆绑她的双手。苏兰双手反被在身后,双手互握住自己的手肘,柔软的棉绳紧紧捆绑在她的手腕上,剩余的棉绳在她的胸脯上下各捆了两道,再绕过她的双肩,交叉捆绑她的两只小号,这是典型的日式紧缚。

  苏兰双手被紧紧捆绑在背后,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号,被秦鹏捆绑得翘了起来,不知不觉她兴奋了,苏兰的阴部流出了蜜液,她满面绯红杏眼低垂,“好了吗秦博士,人家都想你了。”

  “马上就好。”

  秦鹏在苏兰的背后打上了最后一个结,他拿起一只避孕套,直接套在他套着苏兰短丝袜的阴茎上,紧接着他就把套袜的阴茎,插进苏兰的体内奸淫起来。

  秦鹏的阴茎本来就长再套上丝袜,那就是又粗又长了。

  苏兰也感到了异样,“秦博士你……?”

  “没关系阿兰,我是套着你的丝袜和你做爱,有一点粗你会习惯的。再说了,常院长和徐主任也都喜欢这样玩。”

  苏兰不说话了,她喜欢秦博士捆绑玩弄她,但是他套着她的丝袜玩她还是第一次,没办法,爱一个人就要包容他,随他弄吧。苏兰想到此就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秦鹏对她的套袜奸。

  秦鹏粗长的套袜阴茎在苏兰的体内抽插着,苏兰细长的阴道,被秦鹏的套袜阴茎塞得满满的,好在苏兰被秦鹏捆绑的时候流出了大量的蜜液,即使这样苏兰也被奸的全身痉挛几近昏厥,苏兰拼命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大声地淫叫着,很快她的嘴里就被塞上了丝袜。

  秦鹏狠狠地奸淫着苏兰,这是他回国以来玩得最痛快的一次,在日本留学时,他和日本歌妓就玩过套袜奸,这是他认为最痛快的玩法了。因为常院长和徐主任也都有恋袜癖,他就把这种玩法介绍给他们,他还和他们一起套袜玩日本歌妓,因此他们之间有了一种牢不可破的特殊关系。

  秦鹏从正面奸淫苏兰有五六分钟了,他把苏兰抱起来趴在床上,苏兰双手反绑着、口中塞着丝袜,她的小屁股微微翘起,秦鹏把身子压在她的小屁股上,从她的身后奸淫她,在秦鹏的大力奸淫下,苏兰刚开始还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秦鹏对她的玩弄,到后来她就一动不动了,秦鹏忙从她身上下来一看,原来是苏兰被奸得昏过去了。

  秦鹏赶忙拿出她口中的丝袜,顾不得给她松绑,就给她做起了人工呼吸,秦鹏双手按压着苏兰被捆绑着的小号,嘴对嘴给她吹气,不知做了多少次,苏兰就是没有醒过来。这可把秦鹏吓坏了,当他再次给苏兰吹气时,他感觉苏兰的舌尖伸进了他的嘴里,秦鹏也用舌头试探时,却被苏兰一口咬住,原来这个小丫头早就醒了。

  秦鹏索性就和苏兰吻在一起,他把苏兰抱在怀里也不给她松绑,双手抓住苏兰被捆绑的小号揉搓起来,苏兰也识趣地用反绑的手给秦鹏撸管,两个人接吻了很长时间。

  直到后来院里给秦鹏来电话,叫他去给市长的岳母会诊,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就这样苏兰才回到了家。

  听完苏兰的描述,谭香也不觉吃了一惊,“妹妹你被他套袜奸了?”

  “是啊,怎么了姐姐?”

  “没什么。”

  谭香嘴里没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女人要是被男人套袜奸污了,下次再做爱时就离不开它了。

  “有什么不妥吗?姐姐。”

  “你有什么感觉?”

  “就是太粗大了。不过还挺过瘾的。姐姐,你早就玩过吧。”

  “妹妹,你下次别让秦鹏再套袜玩你,我这是为你好。”

  “我觉得没什么呀。”

  “你不听我的就算了。”

  “好姐姐,我听我听。”

  苏兰一边说着,一边吐了吐舌头就去洗澡了。

  谭香自己先躺在床上,她回想着苏兰说过的话,苏兰被秦鹏套袜奸污的事,深深触动了她。

  想当年她就是被人民医院的刘东强,捆绑着套袜奸污了之后,才变得如此淫荡的。

  因为女人的身体,要是被粗大的阴茎玩过之后,就会产生依恋,而且越玩越粗大。她自己最疯的时候,是被男人捆绑着,套着两双丝袜奸污,而且一次比一次玩得激烈,最后她竟让男人套着丝袜不戴套,直接就奸污她。玩过一段时间之后,她的阴道原本狭小,后来被男人套袜奸的宽大了许多。

  谭香想着想着不觉竟来潮了,她自己拿出了那个大黑淫具,她把自己的丝袜套在淫具上,然后用套袜的淫具磨蹭自己的阴蒂,谭香一手揉搓着一对大号,一手把套袜的淫具,向自己的阴部捅去。

  谭香微闭着双眼,正陶醉在愉快的淫乐之中,她的阴道内壁与丝袜摩擦,发出了“沙沙”的摩擦声。玩着玩着,越来越刺激,谭香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套袜的淫具。

  突然间她的嘴里被塞进了丝袜,她的双手被反拧到了背后,那个人骑在谭香的屁股上捆绑着她的双手,很快谭香的双手被紧紧地捆绑起来。

  谭香也没有挣扎,她任凭那个人肆意的捆绑自己,因为她知道是苏兰在捆绑她。在苏兰骑跨在她身上的那一刻,谭香就知道是苏兰了。因为要是男人捆绑她,男人的生殖器早就磨蹭她的屁股了。

  谭香的屁股丰满圆润还微微后翘,这是她诱惑男人的一大法宝。每次男人捆绑她时,都会把阴茎紧贴着她的屁股,在她的屁股上反复磨蹭,有时竟来不及把她捆绑好,就在她的屁股上射精了。

  从前谭香在药厂上班时,她每次早上挤班车,都有男人在她的身后蹭来蹭去,那时的她做文员,经常穿着黑色的裤袜上班,结果男人总是把精液射在她的黑色裤袜上,黑色的连裤丝袜和乳白色的精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谭香总是被弄得狼狈不堪,那时的她也打不起计程车,她只好换穿肉色丝袜,这样精液射在她的丝袜上,还好不是太明显。

  不管谭香换穿什么样的丝袜,她的丰乳和翘臀,都是男人重点的攻击对象。

  苏兰把谭香捆绑好之后,就开始抽插起谭香体内的淫具。

  “还不让我玩,看看你自己还不是忍不住了。”

  谭香是又羞愧又无奈,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住丝袜的嘴里嘟囔着什么。

  “别叫了,我知道,是不是让我再快点。”苏兰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抽动着套袜的淫具,丝袜的袜面和谭香的阴道内壁摩擦得更厉害了。

  谭香被玩得狂扭着被绑的身体,塞住丝袜的嘴里发出了母兽的悲鸣。苏兰看着谭香被套着丝袜的淫具玩得身体都扭曲了,她也不禁迷茫了。

  苏兰停止了抽动谭香体内的套袜淫具,她拿起俩人平时玩的双头龟,在一头套上她的一只短丝袜,再给另一头也套上丝袜,再拿来两只安全套,也都套在双龟头上,苏兰把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用皮带在腰间系好,她把谭香抱起来从正面奸她,苏兰一边奸着谭香的身体,一边玩弄起她的两只大号来,谭香双手被反绑着,口中塞着丝袜,她叉开双腿迎合着苏兰对她的奸淫,同时抖动着胸前的一对大号。

  谭香无意的动作,却引来了苏兰的嫉妒,她一边狂奸着谭香的身体,一边对她的两只乳房,抓、揉、啃、咬,苏兰狠狠地催动着套袜的淫具,在奸淫谭香的同时,她自己也被套袜的淫具奸淫着。

  两个淫荡的女人,用套袜的淫具互淫着,她们的蜜壶中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使得套着丝袜的淫具,更深深地插入她俩的体内,在十来分钟的互淫过程中,她俩都被玩得喷潮了两三次,大量的淫液把俩人都喷湿了。

  疯狂过后苏兰给谭香松了绑,两个女人又在浴室中互相沖洗着对方的身体。

  “姐,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好吧,你不觉得你的身体在变化吗?女人要是被男人套袜玩过,她的生理需求就会变得越发没有止境,她就想要更粗更大的傢伙插进来。就说我吧,妹妹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性欲大。告诉你吧,正是我被男人捆绑着套袜奸了之后,我的性欲越来越大的,而且每次男人捆绑着玩我,我都要他们套着我的丝袜再玩我。

  妹妹,我把我懂的全都告诉你了,但是冷暖各自知,不适合别人的,有可能适合你。“

  “我知道了姐,我会听你的。”

  当月十天之后,谭香的心脏起搏器,正式在院里临床使用了。常院长也是紧盯着手术,看得出他也紧张。

  谭香更是不敢怠慢,她寸步不离跟着心脏科的几位主任,看他们在手术过程中,对产品的使用情况,和对术后提出的要求。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院里共做了五台手术,有四台非常成功,只有一位老人,在做完手术后一周内,由於其他原因逝去了。院里宣佈先暂停手术,一是总结经验,二是观察术后患者的情况。

  在接下来的等待期间,谭香天天在院里等候术者的消息,她在病患和大主任之间忙碌着,常院长也没有找她去。

  苏兰也没有闲着,除了在值夜班时和徐主任玩了两次,就连她最喜欢的秦博士,她都没有主动去找。她天天跟着谭香跑来跑去,虽说帮不上什么忙,但是间接地给谭香缓解了压力。
TOP Posted: 2018-07-01 23:51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07-23 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