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39
威望:310 點
金錢:50654 USD
貢獻:58110 點
註冊:2013-02-12

众人一阵哄笑,嘲声潮起,频频举杯欢快畅饮。

  直至酒酣,小玄从身上取下葫芦,道:「我明日就要随师父下山了,不知何
时才能回来,这里边是我平日自制的丹药,唤做凝华丹,用料颇为稀罕,今儿请
大家尝尝,算是辞行。」

  黑无霸喜道:「妙啊,我最喜欢吃小玄做的仙丹了,又香又补!」接过葫芦,
往木碟一倒,竟有百十粒珍珠般的丹丸滚出,芬芳扑鼻,迫不及待地拈起一粒放
入嘴里,只觉入口即化,甘香异常,大叫道:「好吃好吃!比前几次做得都好吃。」

  众精怪俱是修炼之士,最喜这类提元助气的仙家丹药,个个吃得津津有味,
片刻间便已将凝华丹一扫而空。

  黑无霸舔舔嘴唇,叹道:「好好,的确好!果然是仙家之珍,吃了之后,整
个人都清爽哩,可惜太少啦,不够喉!不够喉!」

  绮姬白了他一眼,道:「还嫌少?你道是在吃炒豆子么!这百十粒呀,不知
小玄得花多少心血才能做成呢。」

  小玄笑道:「你们喜欢,等我回来再做。这次去外边,倘有碰上什么好东西,
定也给大家带些回来。」

  袁自在问:「小玄啊,你这次出去,可有什么好行囊么?」

  小玄道:「我去年做了只法囊,请我二师姐加持过收纳法诀,装一马车的东
西没问题。」

  袁自在哂然一笑:「才这样啊,小意思,来,老哥送你样宝贝……」他从腰
上解下只灰色编织囊,递与小玄,接道:「你瞧瞧我这只囊儿如何。」

  小玄翻来覆去地瞧了半天,不好意思道:「袁大哥,小弟眼拙,实在看不出
这囊儿有何奥妙。」

  玉桃娘娘笑道:「自在的这只囊儿呀,还真不简单呢,你别瞧它不大,却能
装下不少东西哩。」

  小玄道:「难道不只一车?」

  袁自在得意洋洋道:「告诉你吧,它叫如意囊,能把我整个菜园子里的瓜果
蔬菜一股脑全装进去哩!」

  小玄曾到过他的菜园子,印象中约有七、八亩大,难以置信道:「这等神奇?」

  袁自在道:「你晓得它是什么做的?」

  小玄道:「袁大哥请说。」

  袁自在道:「那是我三百年前云游四海时,在青丘遇见一棵不知已有多少年
月、粗达上百围的奇树,打跑了守树的精怪,取其藤做成的,又加持了我自家所
创的收纳法诀,方才有如此奇效,如今送与你,路上或许用得着。」

  小玄惶然道:「这等贵重之物,小弟怎敢受用。」

  袁自在臂搭他肩膀道:「老弟啊,咱们逍遥中人哪分什么贵贱轻重,只要投
缘合契,又有什么不可的。你若不好意思,那我也不好意思啦,难道要我把适才
吃下去的丹儿都吐出来还你?」

  小玄仍在犹豫。

  绮姬在旁道:「嗳,别婆婆妈妈了,这可是袁大哥的一片心意,你就要了吧。」

  小玄想起一路上要收集许多材料,此物正好大派用场,终于道:「那真谢谢
袁大哥了!」

  袁自在道:「这如意囊还有样妙处,就是能分门别类储藏物品,互不相扰…
…」当下将使用之法传给了小玄。

  小玄满心欢喜,连连道谢。

  玉桃娘娘唤人取来一只青瓷瓶儿,里边插着支独蕾桃枝,笑道:「小玄啊,
你既要下山了,大姐也有样东西送你。」

  小玄见那桃枝茎身剔透,蕾嫩如粉,惊喜道:「这桃枝怎么如此独异?好漂
亮呀。」

  玉桃娘娘道:「它是这谷中一株千年老桃之上的唯一一根,与众不同,至于
为何独异,我也不大明白呢。」她朱唇微动,似念了什么诀儿,众人眼前一晕,
不知从哪忽然生出缕缕淡雾。

  玉桃娘娘道:「夭夭,你来为大家斟酒。」

  桌心的酒坛子竟然随声而起,平平稳稳地飘浮着,自行向众人杯里一个个倒
酒。

  众人俱感诧异,黑无霸张着大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玉桃娘娘微微一笑,朝酒坛子道:「夭夭,你现出身来吧。」

  众人旋见酒坛子上现出一双晶莹如玉纤巧秀气的手儿来,接着是雪似的皓腕,
嫩绿的罗袖……随着淡雾消散,席上已多了个颜似桃花唇红齿白的小女孩,如烟
若纱地悬空飘浮,正抱着洒坛子往众人的杯子里斟酒。

  黑白公子微诧道:「夭夭?桃之夭夭……这姑娘是桃枝上的精灵么?」

  玉桃娘娘微笑道:「正是,她眼下只是初初炼化成人形,尚且不太会说话,
但我已教了她一点点幻术和一些简单的事儿,譬如端茶倒水,做点事务事儿什么
的。」她转面对小玄道:「你就把她带回去吧,路上也好有个人服侍。」

  小玄一愣,赶忙摇手道:「这怎么可以,我不用别人服侍,而且我师父也不
会同意的。」

  玉桃娘娘笑道:「夭夭初成人形,每日至多只有一个时辰能出来,其它时候
皆得呆在桃枝里边,你只要小心些儿,别人谁会知道。」

  小玄只觉大大不妥,连声道:「不行不行,大姐的美意我心领了。」

  绮姬笑嘻嘻道:「这小丫头模样可好了,你当真舍得不要?」

  小玄道:「姐姐莫取笑,我当真不能要。」

  玉桃娘娘道:「夭夭天生异质,一成人形就具雾化之能,而且还算有点资质,
学东西甚快,乃我千百个孩儿里边最得意也疼爱的一个,我把她送给你,实是抱
有点私心,望你能把她带去外边走走,或可遇得机缘,永远化成人形,乃至修成
正果,小玄你真的不肯吗?」

  「这个……」小玄头大如斗,心忖此事若给师父知去,那可不是说笑的。

  夭夭正在往他杯里斟酒,天真甜美清纯如水,极是可人。

  玉桃娘娘举起桃枝一招,将夭夭收了回去,若有似无地叹息了一下,不再说
话。

  黑白公子摇头道:「郎心如铁哦。」

  闹海大帅哼哼接道:「薄情寡义呀。」

  黑无霸阴阳怪气再道:「惨绝人寰呐。」

  小玄终于崩溃,哑声道:「好吧,那我带她出去试试,万一不行,只好赶快
送她回来。」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5 | 回12樓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39
威望:310 點
金錢:50654 USD
貢獻:58110 點
註冊:2013-02-12

 玉桃娘娘大喜,倾身附到他耳边,传与召唤之术,末了道:「夭夭很好带的,
平时只用清水养着就行,若有闲暇,则采集些干净露水给她最好。」

  小玄连连点头应是,将桃枝插入青瓷瓶内,一同收入如意囊,系在腰里。

  众精怪纷纷举杯,齐来敬酒,仿佛他做了件大善事一般。

  绮姬坐在小玄旁边,更是殷勤劝酒,问东问西声娇语涩,惹得少年面红耳赤。

  不觉天色渐暗,园子里上了华灯,玉桃娘娘又命人摆上晚膳,膳罢接着再饮,
众精怪皆是酒中高手,此时也不由有些醉意,飞天将军忽道:「痛快痛快!

  真是痛快!往时不是缺这个就是少那个,难得齐聚,何不趁今日都在,咱们
来个金兰结义,往后彼此照应齐享逍!「

  黑无霸一听,立叫道:「对对对!我们都居千翠山上,早就该成一家人了!」

  黑白公子道:「我觉得不错,谁有异议么?」

  绮姬笑吟吟道:「我没有。」一双媚目望向小玄。

  小玄大为踟蹰,心忖:「他们虽非恶类,却属精怪,我跟他们混在一起,已
是不妥,倘若再与他们结拜,给师父晓得,还不把我一脚踢出门墙去……」

  绮姬又道:「我是没有,只怕有人不大愿意哩。」

  众精怪已瞧出小玄在犹豫,一时俱默不作声。

  小玄冷汗悄冒,不知如何是好,干笑了两声。

  飞天将军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声道:「罢罢罢,算我多事!人家是名门正派
仙家子弟,岂肯与咱们邪魔外道纠缠一起,结义之事,再亦莫提!」

  小玄最受不了这话,心中突突狂跳,猛然豁了出去,大声道:「我愿意同大
家结义金兰,祸福共当!」

  黑白公子乜目道:「你可想好喽,莫待明儿酒醒了后悔。」

  小玄坚决道:「绝不后悔。」

  众精怪大喜,黑无霸在对面大叫:「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当下柱
香齐跪,拜天祈地,结义金兰。再又论长道序,尊已过千岁的玉桃娘娘做了大姐,
接下依序为袁自在、飞天将军、闹海大帅、绮姬、黑白公子、黑无霸,崔小玄最
末。

  诸礼行毕,黑无霸高擎酒盏,欢呼道:「来,为我们千翠山八仙今日结义…
…」

  飞天将军截住道:「我们哪里是仙,为何硬要往那仙字上靠,俗!俗!还是
叫八圣吧!千翠山八圣,岂不愈威风耶?」

  虽说更俗,但众人齐声叫好,放怀痛饮,不知几时,已是个个酣畅人人酩酊。

  绮姬半支娇躯,用肘碰了碰旁边伏桌的小玄,吃吃笑道:「喂,不行了么?」

  小玄挣扎撑起,冲冲道:「谁说的,咱们再战三百杯!酒!酒在哪?酒来!」

  绮姬摇摇头,烟目斜乜着他道:「输你了,不喝啦。」

  小玄哼哼道:「也罢,谁再来战?无霸!无霸?」游目四顾,却见席间东倒
西歪了一片。

  绮姬笑嘻嘻道:「他躺地上呢,小弟,你也别喝了,姐姐送你一样礼物要不
要?」

  小玄大咧咧道:「要啊,快快献来!」

  绮姬起身,一把牵住他的手腕,道:「这里可不能给你,跟我来。」

  小玄勉力支起,踉踉跄跄地跟在后边,随她离席而去。

  转眼到了桃花深处,绮姬望望四周,笑道:「这里好不好?」

  小玄如置花海之中,大舌应道:「很漂亮,好多花啊。」

  「坐下来。」绮姬拉他坐在如茵的碧草上,一臂支地,双腿横并,摆出了个
优美而诱人的姿势,轻纱似的月光透过顶上繁密的花叶斑驳地洒在她身上,如梦
似幻。

  小玄随之坐下,迷惑地瞧了瞧她,「五姐姐……礼物在哪?」

  「就在你跟前啊。」绮姬笑吟吟的,削肩柔柔一缩,半边罗衫滑落,露出了
如凝脂般的肌肤。

  小玄心头蓦而剧跳。

  绮姬上身缓缓倾去,妖媚的眼里满是诱惑,微喘道:「姐姐就做你的礼物好
不好?」

  两人贴得太近,小玄不由自主张臂将逼至身前的女人扶住,立觉一双柔臂蛇
般缠绕上脖子,接着唇上一软,已给两瓣甜甜的烫唇粘住,他何曾尝过这等滋味,
不禁口干舌燥百脉若沸。

  绮姬将小玄轻轻推倒,朱唇游移,从他脖子、胸膛……一路慢慢吻下,两手
随程松解衣衫。

  小玄隐觉不妥,但他正值年少,血气方刚,此际又是酩酊酣醉,哪里还能多
想,迷糊道:「五姐姐,你……你做……做什么?」

  绮姬在底下腻声道:「良辰美景,岂可白白辜负,咦……」隔裤捏着了一根
出奇巨硕的东西,滚烫而坚挺。

  小玄呻吟一声,浑身绷紧。

  绮姬满面讶异,急急松了他的腰带,扒下裤子来瞧,顿时一阵酥软,低呼道:
「天呐,上边斯斯文文的,怎么底下却有根这样要命的宝贝!」

  小玄欲要去捂,挣扎坐起,却见绮姬长身而起,压在身上,春情荡漾道:
「想要抱姐姐是么?帮我把衣裳脱了。」

  小玄战战兢兢地依言而行,手忙脚乱。

  绮姬吃吃笑道:「怎么这样笨?难道没脱过女人的衣服吗?」

  小玄面烧耳烫地点了点头。

  「你没……没有过女人?」绮姬盯着他,眉梢眼角尽是惊喜。

  小玄又点了下头。

  绮姬大喜,原只贪他是仙家子弟,元阳精纯,不想还是个处子,暗忖此君的
阳精必定奇补,笑靥如花道:「无怪你笨手笨脚的,来,莫慌张,姐姐教你。」

  自解霓衫,半褪罗裙,只余一件小小的杏色肚兜儿,牵着他的手往身上各处
摸探。

  小玄只感所触无不如脂似玉,柔软滑腻,鼻间尽是撩人香甜,周身欲焰如焚,
仿佛梦中。

  绮姬趁着月色瞧去,见他剑眉星目神采秀异,心中更是淫情汲汲爱欲恣恣,
跨身骑坐在男儿腿上,娇娇翘起雪阜,用柔荑把住阳根,轻轻引往自己的玉蛤,
娇喘滴滴道:「来哟,姐姐让你尝尝天地间最美妙的滋味……」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6 | 回13樓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439
威望:310 點
金錢:50654 USD
貢獻:58110 點
註冊:2013-02-12

小玄模糊睨见女人花底的妙物,心脏几欲蹦出胸腔,战战迷迷地朝前挺去,
突感绮姬身后似有什么晃动,抬头望去,猛见一条奇形怪状的异物,还道是醉得
眼睛花了,用力眨了两下,定睛再瞧,刹那目瞪口呆,全身俱僵。

  原来在风情万千的美人身后,竟竖着一条通体青碧、粗如水桶的尾状怪物,
如钩前弯,末端还有一根无比诡异的可怖巨刺,正于月前颤颤巍巍地抖动。

这一惊非同小可,小玄几欲虚脱。

  绮姬并未觉察,见小玄裹足不前,眼波似醉地喘息着道:「小冤家,你怎么
了?」

  小玄冷汗直冒,昏昏思道:「我的天,原来她是个蝎子精哟!」

  绮姬手牵足勾,妖媚入骨地娇嗔起来,「快呀,你瞧姐姐都湿坏了!」

  小玄奋力一挣,猛将酥了半边的绮姬掀开,提裤爬起,面如白纸道:「五姐
姐,我可能喝……喝太多了,头痛得很,而且……而且时候已经不早,明天一早
就要动身,我得回去了。」转身就溜。

  「什么?」绮姬伸手拉他,却没捉住,嘤咛道:「笨蛋,你给我站住!」

  小玄逃得更快,眨眼已消失在桃海之中。

  绮姬气鼓鼓地怔了一会,忽然发觉身后竖起的巨尾,这才恍然大悟,恼得直
跺脚儿,恨恨地连骂自己,「该死该死!你这东西!怎么偏偏在这关头上露出来
呀,呜……竟把一个千载难逢的妙人儿无端端吓跑了!」

  原来她是一只已有六百多年道行的碧蝎精,因为先前酒喝得太多,加上吃了
小玄的凝华丹,神酣体畅,不知不觉就显露了部分本相,现出魔尾,致使美事成
空。

  「崔小玄,你跑不掉的!」妖精恨恨道。

           ************

  小玄慌不择路地逃出华浓庄,奔离玉泉谷,一气跑回逍遥峰上,但见满天星
光,不知是何时辰。

  回到自己房中,方才松了口气,酒劲又再上涌,整个人几乎站立不住,但想
起行李尚未准备好,只得勉力支撑,收拾该带之物。

  他解下系在腰上的如意囊,瞥见里边的独蕾桃枝,昏昏笑道:「还是把你拿
出来好了,免得闷上一夜。」顺手取出,将插着桃枝的青瓷瓶放在桌上,记得玉
桃娘娘说用露水养着最好,喃喃自语道:「我站都站不稳了,哪有功夫帮你采集
露水,嗯,就先用这个吧,补极了的……」却是取了一颗凝华丹,丢在青瓷瓶的
清水里泡着。

  小玄摇摇晃晃地继续收拾东西,忽然想起一物,走到床头,从枕下摸出一本
册子,正是他前阵子在山下小镇上偷偷买回来的春宫儿,笑嘻嘻道:「这个可不
能忘掉了,带在路上,无聊时才好解闷。」

  他随手翻了两页,立时想起适才的荒唐来,心中一阵销魂,再翻两页,瞧着
春宫图上的颠鸾倒凤,脑海里尽是绮姬的水眸朱唇雪肤玉肌,不觉有些后悔起来:
「管她是什么呢,又不会害我,怎么傻乎乎地跑回来了?」

  接往下想,却怎么也记不起那花底的妙景,昏昏思道:「不知女人那里到底
是啥模样?适才拼死也该瞧上一眼呀……」

  正在心猿意马,忽听旁边有人道:「喂!你在瞧什么呢?」

  小玄大吃一惊,抬头猛见水若立在跟前,慌忙把春宫塞到枕下,生气道:
「你……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说完便想起,这师姐来找自己好像从没敲过
门。

  「敲什么门!门又没关。」水若疑惑地瞧了瞧他,接道:「你鬼鬼祟祟地做
什么?咦,好大的酒气,你喝酒了?」

  小玄道:「哪有啊,你……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么!今儿师父给了你什么宝物呀?拿来我瞧瞧。」水若东张
西望。

  小玄脑瓜里晕乎乎的只想睡觉,为了快快打发走她,只得捋起袖子,将缠在
臂上的炎龙鞭解下递去,随口道:「师父给了你什么好东西呢?也让我看一下。」

  「没带来,一般得很,师父给小婉的那件才叫棒哩。」水若翻来覆去地看鞭
子,悄将真气注入,见没什么变化,又改运灵气,结果仍无丝毫反应。

  「是什么宝物?怎……怎么个棒法?」小玄大着舌头问。

  「一支笛子,叫做土灵笛,能将使用者的召唤土精术的威力提升一倍,下午
我叫小婉试试看,她居然同时召唤出了八只土精哩。」

  「哇,这么厉害!」小玄听得直吞口水。

  水若挥鞭抽向空处,甩了个脆响,觉得无甚特别,问道:「你这鞭子叫什么?
有什么妙处?」

  小玄扶头道:「叫做……叫做八爪炎龙鞭,明儿再……再告诉你怎么用它,
你先回去吧,我……我困死了。」

  水若蹙着眉儿瞧了瞧他,倏尔跨前一步,闪电般从枕下掏出春宫来。

  小玄大惊,扑身去抢,却给她用一个漩涡术摔回床上。

  水若哼道:「这样紧张……莫非师父偏心,私底下还传了你什么秘籍?」翻
开手上的册子,只瞧了两页,蓦地耳根红透,愣住道:「这……这是……是…」

  小玄狼狈万分,无力道:「快还我。」

  水若这才回过神来,俏目怒视,羞恼交集道:「臭猪头!你要死啦,竟然偷
偷看这种下流东西!」

  小玄嗫嚅道:「这么紧张干嘛,瞧瞧又有何妨……」

  「什么!真无耻!不要脸!」水若大骂,越想越气,突然三、两下将春宫册
子撕得粉碎。

  小玄从床上蹦了起来,惨叫道:「别撕啊,好不容易才买着的呀!呜……我
的书哇……」

  「还好意思心疼哩,崔小玄,我真替你害臊!」纸碎如凋谢的花瓣四下纷落,
水若拍拍手儿,一副为民除害大义凛然的光辉模样。

  小玄青着脸大声道:「你……你撕的是我的书,赔还我来!」

  「啊哈,你还有理是不是?」水若双手叉腰,「居然有胆子跟我顶嘴了,一
定喝了不少酒!适才你偷偷跑下山去了是不是?」

  「喝酒怎么啦?师父又没不许我喝酒,你管得着!」小玄梗着脖子,酒气狂
喷。

  「喝一点点可以,酗酒就不行!我是你师姐,自然就管得着你!」水若更是
生气,脸上却倍添丽色。

  「我就喜欢酗酒!我就是要酗酒!你又如何?」小玄倾身向前,怒目挥拳。

  水若秀眉一挑,丢了手上的炎龙鞭,冷笑道:「干吗?想打架是不是?」

  「怕你不成?我……我……今天我定要教训一下你这狂妄自大多管闲事的小
恶婆!」小玄心疼无比,再想起她平日屡屡「欺压」自己,终于爆发出来,一拳
就朝女孩脸上砸去。

  「还真敢动手呀,你的皮定是痒了!」水若大怒,不慌不忙抬臂一格,用腕
把飞至面前的拳头带歪,另一掌无声无息斜里切出,正中小玄的肋下。

  小玄剧痛钻心,咬牙反肘,疾撞水若,又给她轻松卸开,额头上一下爆震,
却是给她用拳眼敲着,怒痛交织中双拳狂舞,状若猛虎。

  水若运起水灵真气,连施漩涡术,将小玄的攻势尽数化解,连衣角都没让他
粘着丁点。

  小玄满地踉跄,酒劲偏偏还似在往上涌,拳脚散乱,哪里还有什么章法,急
恼中瞥见地上的炎龙鞭,一个滚地,抄在手里,他擅长鞭法,精神顿振,一招
「游龙出海」从侧下甩起。

  水若猝不及防,侧步急闪,只听「哧喇」一声,罗衫撕裂,右肩上已经挨了
一下,怔怔思道:「这人居然用鞭子打我哩……」

  小玄鱼跃而起,见她身上的罗衫竟给鞭子撕下一大幅来,不但雪肩坦露,还
露出一痕葱绿束胸,不禁吃了一惊,心中却倏尔荡漾:「她里边穿的原来是这种
东西哦……」

  水若面赤如血,咬牙叱道:「怕你用兵器么!就让你用兵器!」心里捏着诀
儿,一个天池嬉波步游走攻去。

  小玄知这步法厉害,急忙挥鞭阻击,但醉中手脚松缓,眼前一花,已给她欺
身入怀,「叭」的一声,脸上蓦然辣痛,却是吃了记清清脆脆的耳光。

  水若冷笑道:「这下是代师父教训你的!」不等小玄回神,已梦幻般出现在
右侧,又在他颈上劈了一掌,道:「这下是代大师姐的!」

  小玄一阵晕眩,奋力反击,不知是因慌张还是酒喝得太多,急切间离火诀居
然提不起来,哪里是水若的对手,身上接连中招。

  水若在他胸口击了一拳,咬唇道:「这一下是代二师姐的!」

  虽然力道都不太重,但小玄已给打得晕头转向,心里渐渐发毛,忽然生出一
种远非对手的感觉来:「原来小恶婆这么厉害的!偏又碰上我今晚喝多了,倒霉
啊倒霉……好汉不吃眼前亏,改日再找她报仇!」斗志一失,转身就向门口逃去。

  水若得意道:「想逃么!」仍旧不依不饶,挥袖甩出,水灵真气凌空疾吐,
双臂再向内圈一勾,竟将奔到门边的小玄硬生生扯了回来,一脚飞起,正中其股。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6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3, 09-19 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