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397
威望:306 點
金錢:50612 USD
貢獻:48110 點
註冊:2013-02-12

雪涵四下飞纵,俏影时隐时现,偶尔竟诡异地化作一道金芒,避过反击,玉
掌削劈不停,继续挥出疾烈无比的金罡斩,连连命中石人,爆起团团耀眼的金焰。

  小玄这才松了口气,停下观看激斗,心中羡慕万分:「大师姐的金光纵太神
妙了,倘若我也会,就是遇上再强的敌人也不愁自保哩。」瞧见无敌大将军身上
伤痕累累,不禁心疼起来,又叫道:「大师姐,它可是我无数心血的结晶哩,你
千万要手下留情呀!」

  孰料雪涵却在暗吸凉气:「小玄弄出来的这怪物怎如此强悍?吃了我数十记
金罡斩,却似丝毫无碍!」

  无敌大将军连连挨刀,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着,不禁暴跳如雷,听见小玄
的叫唤,遂丢下雪涵,倏又朝他冲去。

  小玄猝不及防,且又站得甚近,仓皇就地滚开,这一失势,情形比先更加凶
险,他倚仗的不过是道家玄门中最寻常的陆地腾飞术,始终无法摆脱追击,几度
差点给无敌大将军的巨拳击中。

  李梦棠几人见势不妙,一齐疾掠上前。

  雪涵急提金罡真气,又在无敌大将军身上重重削了几刀,但它这回却不为所
动,只一味追杀小玄。

  小玄慌不择路,忽听李梦棠在后边叫道:「别过去,前面是悬崖!」心中更
忙,几次想欲折返,却皆给无敌大将军的巨大火躯封死,瞧见前边一望无际的茫
茫林海,知道已至崖边,不由一阵绝望。

  空中响起数声清唳,一只巨大的青鸾从崖前的云雾中现出。

  雪涵见情形危急,旋从皓腕上褪下一只铸着许多符篆图文的金色小镯,口中
默念真言,骤见金镯内圈亮芒一闪,现出了无数金灿灿的细小利齿,正是令无数
鬼神闻风丧胆的玄教上宝:金霞降。

  无敌大将军已将小玄逼到崖边的突出之地,不再急追猛打,只死死盯着他缓
步压上。

  小玄面色灰败,苦声道:「你就这么恨我?为……为什么?你可是我花费了
无数心血才……才……」

  忽听旁边有人道:「咦,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呦?」声音柔媚,如莺出谷。

  小玄转头瞧去,竟见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娇滴滴的美妇人,头顶云堆宫髻,
额束一条紫霓勒子,眉心悬着一只水滴紫玉,生得玉貌花颜,雪肤丰肌,胸前惊
耸着一对肥美圆滚的傲人玉峰,正好奇地望着步步逼近的无敌大将军。

  「好古怪的威煞,我还是头一回看见这种怪物哩。」美妇人似自言自语道。

  小玄一阵恍惚:「哎呀,世上竟有这等美人,师父与二师姐都比不上她哩…
…」眼睛不觉盯着她的酥胸,居然在这紧要关头想入非非:「天呐!她那儿差不
多要等于水若的两个吧?」

  「喂,逍遥峰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美妇人转过脸问,娇躯猛然轻震,目
不转睛地盯着他。

  无敌大将军巨躯一振,大团金焰从胸腔爆出,倏地朝他们冲来。

  小玄见那美妇人恍若未觉,不及细想便扑去抱住,一同滚地逃开,又急又恼
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跑来白白送死!」

  美妇人却凝视着他反问:「你叫什么名字?」

  无敌大将军提起烈焰缭绕的石脚,泰山压顶般踏下。

  小玄抱着美妇人尚未爬起,且此际只距崖边一线,已无丝毫腾挪余地,他瞄
了一眼崖下的万丈深渊,断定若是硬跳下去,以自己那蹩脚的陆地腾飞术绝无幸
存可能,只好猛催离火真气,打算来个垂死之拼。

  李梦棠等几姝尚未赶到,齐声惊呼。

  而雪涵的御宝真言尚差一段才能完成,见状大惊,急速提升的灵力骤然一阵
紊乱。

  千钧一发之瞬,美妇人忽从鬓上拔出一根莹光流荡的紫钗,朱唇微动,一道
闪灼紫光电射而出,无声无息地贯入无敌大将军的脚底,瞬又从它股后透出,掠
向天际。

  无敌大将军身躯一晃,踩人的巨脚落地支撑,孰知诡变倏起,中了紫电的脚
掌蓦尔裂缝丛生,眨眼已蔓延至小腿,伴随一阵刺耳的怖响,自膝以下的石腿突
然如腐破碎。

  小玄目瞪口呆。

  美妇人娇靥薄晕,腻声道:「小家伙,你吃我豆腐么!」

  小玄这才发觉自己的胸膛正紧紧地压着她那弹弹颤颤的肥硕酥峰,慌忙松开
双臂,撑地支起身子,衣襟之上仿佛犹沾着如兰似麝的馥郁芬芳。

  石人厉嗥一声,高擎火焰巨臂从半空狠狠劈下。

  美妇人轻哼一声,不慌不忙并指轻划,逝去的紫电倏从空中转回,贯穿了无
敌大将军的巨臂。

  无敌大将军劈势兀自不止,但巨臂突在途中破裂粉碎,石屑纷飞,如雨落下。

  小玄抱臂护头,心中惊喜交集,连连庆幸小命就此捡回:「哇,不知这美人
儿是何方神圣?竟然厉害如斯!」

  美妇人道:「这等低劣魔物,不要也罢!」玉指挪移,对准了无敌大将军的
胸口。

  小玄大惊失色,急忙扑向她的手臂,大叫道:「不能射它心脏啊!」

  紫电在空中如虹一贯,没入了火石巨人的胸口。

  无敌大将军浑身一震,旋即安静了下来,众人正在诧异,蓦见它胸口爆出一
团艳丽无比的巨大火球,原本威风无限的巨躯猛然炸开,带着火焰的碎石四下飞
坠,纷落如雨。

  雪涵努力平息絮乱的灵力,将金霞降套回腕上,讶道:「好厉害的法宝!」

  其余几姝已奔到了她身旁,水若垂涎欲滴道:「不知是什么宝物?施法需时
居然如此之短呀!」

  李梦棠沉吟道:「她先前并未瞧见小玄施术,却一下子就能找出石人的要害,
修为绝非小可,不知是何方高人?」

  小玄任由石屑溅弹身上,呆若木鸡。

  美妇人扬掌一招,接住凌空飞回的紫电,却是先前拔下的那根紫钗,风姿绝
伦地插回鬓上,斜睨着他问:「怎么了啦?」

  小玄浑身发抖,双目喷火地盯着她,咬牙道:「你……你……」

  美妇人摸摸嫩如凝脂的粉靥,奇道:「我怎么了啦?」

  小玄握拳大吼:「叫你别射它心脏的,你毁了我唯一的一颗金睛火猊心!你
毁了我整整五个月的心血!」

  美妇人哂道:「这只怪物是你弄出来的?啊哈,这么简单的玩意就花了五个
月?」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4 | 回6樓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397
威望:306 點
金錢:50612 USD
貢獻:48110 點
註冊:2013-02-12

小玄鲜血上冲,几乎想揪住她那如峰高耸的胸口,「它不是怪物!它是我儿
子!叫做无敌大将军!」

  「你儿子?无敌大将军?」美妇人「噗哧」娇笑,旋将嘴儿一偏,哼道:
「你凶什么凶!我不是救了你么,不单不道谢,还反而来怪人,真真人心不古世
风日下呦……」

  小玄顿给呛住,想想适才如非是她出手,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雪涵等四姝过来,正待发问,忽闻清唳之声,一只巨大的青鸾从空落下,背
上坐着一个鬓如霜雪、慈眉善目的老妇,仙风瑞气氤氲笼身。

  雪涵与李梦棠齐露欢色,对身边余人低声道:「是黎山三师伯到了!大家快
去拜见。」

  原来老妇正是散仙中的太乙、玄教中的高人黎山老母。

  程水若与夏小婉又惊又喜,忙跟两位师姐一同上前。

  小玄虽未见过黎山老母,但神往已久,恨恨地朝美妇人道:「我先去拜见师
伯,回头再来跟你算账!」

  雪涵等五人在青鸾前跪下,恭声道:「如意门下弟子,叩见三师伯。」

  黎山老母和蔼道:「都快起来。」望着小玄,笑眯眯地接道:「不错不错,
真是后生可畏啊,你的这只石头人已经颇具气象,只是哪里不妥,以致招惹反噬,
下回可得小心点哦。」

  小玄听她说起无敌大将军,不觉心如刀绞,眼泪差点一涌而出,指着旁边的
美妇人道:「师伯奶奶,您说得一点都不错,只是这恶婆娘把它的根本毁了,我
可再也无法改妥了。」他往时跟水若吵架惯了,恼怒中「恶婆娘」三字脱口而出。

  那美妇人怒道:「你……你说什么!竟敢骂我耶?瞧我不打你屁股!」

  黎山老母啐道:「你急什么呀,怎去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哩,他又不晓得你谁。」

  美妇人娇嗔道:「师姐啊,你听他骂我什么哩!」

  雪涵等五人立时怔住,原以为她多半是黎山老母门下的弟子,不料却是师辈
中人。

  黎山老母笑道:「这是你们三十三师叔飞萝,亦都来拜一拜吧。」

  五人一听,更加震撼,原来这飞萝虽在玄教第三代弟子中排行最末,却是玄
教教主重元子唯一的关门弟子,据传天赋异禀,最擅御甲术及机关术。

  小玄傻在当场,他素来就痴迷御甲术及机关术,早对这个飞萝师叔钦仰已久,
岂知甫一见面就把人给得罪了。

  玄教中辈分之分甚严,四姝一齐朝飞萝叩拜,梦棠悄悄拉了小玄一下衣角,
低声道:「快磕头呀。」

  小玄只好跟着她们朝飞萝叩首拜下,烧着脸道:「弟子鲁莽,适才冒犯了师
叔,还请师叔万万见谅。」

  飞萝笑吟吟道:「起来吧,我知你心里边不痛快,就别装模作样啦。」眼睛
不觉又盯着他的脸,如铁遇磁石般给粘住。

  水若在旁睨见,心中不由暗暗纳闷:「这师叔好不知庄重,猪头的脸上又没
长花,她眼睛却怎么老往人家那边晃!」

               第四回赐宝

  黎山老母向小玄微笑问:「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师伯奶奶,我叫崔小玄。」小玄恭敬答了。

  旁边的飞萝娇躯微震,面上现出一种古怪的表情,悄吟道:「小玄……小玄
……玄……唉,不可能的……」

  黎山老母道:「小玄啊,你听奶奶说,你那个石头人已经有些魔化了,毁了
就毁了吧,无甚可惜的,以后重做一个好的就是……」她指了一下旁边的飞萝接
道:「晓得吗?你这个师叔可是大名鼎鼎的御甲师和机关师哦,她若肯指点呀,
你再造个比那石头人强十倍的都不难。」

  小玄听了此言,越发后悔先前的口不择言,不好意思兼巴结讨好地瞧了飞萝
一眼。

  飞萝美目翻了翻,望向别处。

  雪涵朝黎山老母道:「师父已知师伯今日上山,此时正在紫芝阁中恭候,请
两位师长移步用茶。」

  黎山老母点点头,脸色似有点凝重起来。

  飞萝登上青鸾,跨坐在她背后,驾鸾随着前边飞驰引路的雪涵去了。

  小玄望着满地残骸,怔怔掉下泪来。

  夏小婉吸了口凉气道:「不知飞萝师叔施放的是什么法宝?竟把……把石人
打如此厉害,半点材料都收不回来。」

  李梦棠道:「既是飞萝师叔,那道紫电定为教中上宝紫犀钗了,据传是教祖
无上圣母在茅野擒太古紫角犀,取其角制成,蕴雷蓄电,无坚不摧的。」望了望
小玄,微笑道:「三师伯不是说了吗,下次再做个更好的就是,男子汉哭什么鼻
子呢,羞羞人。」

  小玄沮丧万分道:「我这些年积攒的所有材料,几乎全投在无敌大将军身上
了……呜,我又不像大师姐二师姐你们已经出山的,可以随意去外边寻找材料。」

  梦棠柔声道:「好啦好啦,下趟回来,我同大师姐再给你带多多的材料回来,
嗯,一定再帮你找一颗金睛火猊心。」

  水若此际已不忍心再跟他呕气,脱口道:「你别着急,我积攒了不少好东西,
明儿就分一些给你,倘若还需要火魅之发,我再帮你去抢。」

  小婉道:「我也分一些给你,小玄继续加油!」

  小玄一阵感动,热泪盈眶,拉手攀背,趁机拥住三个如花似玉的师姐大吃豆
腐。

  梦棠早已习以为常,只当是小师弟的撒娇弄痴,小婉却是情窦未开心无他念,
唯独水若玉颊生晕,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想起先前那个莫名其妙的突吻,心中更
加慌乱,一把推开小玄,从纠缠中挣出。

  忽有一个青衫女僮飞步过来,却是如意仙娘崔采婷的贴身侍儿摘霞,脆声道:
「娘娘有命,请各位师姐师兄速到紫芝阁见客。」

  紫芝阁坐落在千翠山逍遥峰东南,大半凌空悬于绝壁之外,鬼斧神工险异非
常。

  李梦棠等四人进入阁堂,见师父正陪黎山老母与飞萝座上用茶,忙上前叩见。

  如意仙娘崔采婷一首白发,容端颜丽,道:「这是你们三师伯同三十三师叔,
都来见礼吧。」

  李梦棠等四人跪下磕头。

  黎山老母笑道:「起来起来,适才已在外边见过了。」转对崔采婷道:「久
闻你这几个徒儿很有根骨,何不与我们说说。」

  崔采婷道:「不过颇合五行,有点异质罢了,岂能入师姐之眼。」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4 | 回7樓
昕妤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2397
威望:306 點
金錢:50612 USD
貢獻:48110 點
註冊:2013-02-12

飞萝又瞧小玄,笑嘻嘻道:「九师姐,你就跟我们说一说嘛。」

  崔采婷不接她话,扬手示了一下立旁侍候的雪涵,对黎山老母道:「这个是
我大徒儿雪涵,质合五行之金,入门最早,根基最好,几个顽徒里边,眼下数她
真气最强、武技最高,已经出山,今侍于天道阁刑飞麾下,在外边颇有点名儿。」

  黎山老母笑道:「岂止如此,这孩子在我教四代弟子中算是名头最响的一个
了。」

  崔采婷摇头道:「比起黎花可就差远了。」又示梦棠道:「这是我二徒儿李
梦棠,木行属性极佳,灵力最强,对各种治疗术颇有心得,喜欢读书阅典,还算
有点见识,今也侍刑飞麾下。」

  黎山老母道:「她眼下正在天道阁参撰《周天诸灵榜》是吧?」

  梦棠忙叩首道:「回师伯,弟子只是协助大帅做部分整理。」

  飞萝望着她忽问:「听说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哩。」

  梦棠道:「不过是死记硬背,让师叔见笑了。」

  崔采婷又示水若道:「她是我三徒儿程水若,乃程兆琦之女。」

  黎山老母微微动容道:「哦,奉天侯程兆琦啊……」

  崔采婷继道:「她体质属水,在我五个徒儿里边悟性最好,学东西最快,只
是性情毛躁,否则日后有望越我之上。」

  黎山老母笑眯眯道:「很好很好。」

  水若听得满心欢喜,悄悄吐了下舌儿。

  崔采婷指小婉道:「这是我四徒儿夏小婉,属性为土,最是踏实勤奋,根骨
亦佳,十分痴迷召唤术,对如意五行中的土系诸术皆有所涉猎,我很是看好她。」

  「好孩子。」黎山老母悦道。

  夏小婉俏面生晕,垂首静立。

  崔采婷目光落到了小玄身上,话语稍稍停顿了一下。

  小玄满怀期待,悄忖道:「不知师父会怎样说我?」

  孰知崔采婷只是淡淡道:「他是小玄,我的末徒儿,因是遗孤,所以今跟我
姓,质属火。」就此没了下文,似乎乏善可陈。

  黎山老母点点头,也没多问。

  小玄一阵难过,自卑顿生:「师父对师姐她们皆有褒赞,却只这样说我,定
是觉得我大大不如她们了……」想想自己的确无甚长处,果然样样都比不上四个
师姐,于是越发钻入了牛角尖,加之先前无敌大将军被毁,不禁沮丧万分,座上
几人接下说些什么,皆无心再听下去。

  直至有人拉了拉衣角,小玄方从浑浑噩噩中醒回,见水若正蹙着眉儿望着自
己,听她小声道:「你怎么了?又在想那石头人么?」

  小玄怎肯给她瞧出自己的虚弱,眉毛一扬,笑道:「哪啊,我是在想下一个
新宝贝啦。」

  「还不死心呀!」水若横了他一眼,「快听,师父好像要带我们下山啦。」

  小玄心头一跳,忙去听座上几人说话,正逢崔采婷道:「我后边三个徒儿皆
未出山,正想让他们有所历炼,且我久未下山,也想出去走走哩,不知教主有何
吩咐?」

  黎山老母道:「此次前来,教主有二事交付。其一是关于大泽平原的古战场,
那里曾有两个诸侯国交兵,其中的一方屠杀了四十万降兵,千百年来怨气一直未
散,近日秽物丛生异象连连,教主担心有人从中作祟,命你前往查探。」

  崔采婷点头道:「四十万怨灵未散,的确令人不能放心,倘有邪魔趁之,成
了气候,的确大事一件,不过……」

  「不过什么?」黎山老母笑眯眯问。

  崔采婷道:「此事虽说不小,但我执掌太幻图镇守梦巢,教主恐怕不会只因
此就遣我下山吧?」

  黎山老母道:「没错,单这一件,亦无须用你,只不过顺带而已,第二件事
才是非你不可的。」

  崔采婷道:「师姐请说。」

  黎山老母问:「你可曾听闻日月皇朝今代新帝之事?」

  崔采婷道:「略听两个出山的徒儿说过,据说此君一登帝位就改号做『少轩
辕』,自许功比轩辕之意,龙椅尚未坐暖就御驾亲征,穷兵黩武讨伐北方十五族,
弄得国力亏空生灵涂炭,可见是个骄奢自恣好大喜功之徒。」

  黎山老母道:「何止此矣,这少轩辕还是个荒淫无度、灭纲败纪之徒,他在
讨伐北方十五族后,便采选天下,淫乱后宫;又强征三十万民夫,大兴土木,奢
造四海五岳三十六宫,陷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

  崔采婷道:「古来逆德者必亡,这昏君自招天谴,到头来定然劫数难逃。」

  黎山老母道:「第二件事,正是关此。」

  崔采婷微诧道:「这等凡尘之事,吾教不该插手吧?从前已有三教因为凡尘
之争,致使万仙遭劫,教主不是常常以此警示我们么。」

  黎山老母叹道:「本该由他自生自灭的,但因家门不幸,我教或许不得以而
为之。」

  崔采婷道:「家门不幸……此话怎讲?」

  黎山老母道:「这个少轩辕近来又在玉京附近兴建一城,名日迷楼,工程极
浩,糜费无数,这也由得他,但此楼竟藏玄异,似乎暗合一个大阵法,正在偷偷
吸汲天下一十九灵脉的精华。」

  崔采婷大吃一惊,道:「真有此事?难怪数月来梦巢精华无端大泄,青瑛越
产越少,我却一直找不到原由!那迷楼暗合的究竟是什么阵法?居然如此险恶厉
害!」

  小玄及众师姐也觉大奇,皆在倾耳细听。

  黎山老母道:「教主已分遣过几批人到玉京暗中查探,从传回的消息隐约判
知,迷楼所合之阵正是我教的不传秘法先天无极阵。」

  崔采婷讶道:「是我教阵法?但这先天无极阵我怎么从未听闻过呢。」

  「我也是近日方知的。」黎山老母道:「这先天无极阵原初不是阵法,而是
功法,唤做先天无极诀,包藏着无尽变化无穷奥妙,据传乃教祖无上圣母因悟一
太古异宝而创,用以汲取天地灵气。后来教主将之改成阵法,布阵于凤凰崖上,
日夜自行为圣宫汲取灵气,但因嫌其威力太过险恶霸道,暗伤鬼神亏损天地,故
在布阵后不久便将之完全封闭。」

  除了飞萝,余者无不动容。

  黎山老母接道:「至于这先天无极阵法,教主并未再传他人,直至后来,教
中出了一个天赋奇绝的人才,方将其阵秘密传授,望那人能从中得悟,去其糟粕
取其精华,为我教创出更加玄妙的上法来。」
------------------------
!
TOP Posted: 2018-07-01 13:35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3, 07-20 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