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瑞龙和春香  (1-24) (完) 作者:西风壮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瑞龙和春香  (1-24) (完) 作者:西风壮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东门庆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715
威望:690 點
金錢:5518 USD
貢獻:512 點
註冊:2015-12-08

(19)

春香道:“我早就决定不管生死,都和你在一起。即使你是个杀人犯,大不了我们一起被枪毙。但瑞龙,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然你就拿着你的钱快走,永远也不要再来找我!”

“什么事情?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你。要是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我要这些钱又有什么用!”

“瑞龙,你答应姨妈,今后不要再去犯罪。你要再做这样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过了。”

“好!我都听你的。”

“那好,我们也不要急着晚上走,明天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再去上海,否则被人怀疑。另外我们带这么多钱在路上,不安全也不方便。”那时北京的正式工人的月薪,也就300-500块,40万大概相当于现在4-5百万。

晚上二人抱在一起许久不说话。春香想问李瑞龙究竟做了什么,但她不愿也不敢知道实情,就自己欺骗自己说那些贪官该杀该抢。李瑞龙非常后怕,担心自己被警察抓住枪毙,禁不住浑身颤抖。春香安慰他说:“事情已经做了,你害怕也没有用,大不了我陪你去死,你被抓住时就说我是你的同伙,我们死在一起。”她抚摸李瑞龙结实的身体,肌肉非常强健,先是抚慰他,摸着摸着春香便来了性欲,把手伸进李瑞龙的裤衩,一把攥住阳物,平常晚上那里大多硬邦邦的,今天软绵绵的。春香抚弄良久,也没有多大起色,不禁微微笑道:“瑞龙,你怎么吓得阳痿了?今后我怎么办啊?”

李瑞龙正在胡思乱想,连春香用手套弄他的鸡鸡都没有感觉到,听她这么一说,翻身便压在春香身上,吻了她一会儿,下体粗暴起来,褪下春香的裤子,一柄尘根尽入牡丹花心,恣意抽插起来。春香便觉下体舒畅充实,双腿缠住李瑞龙的腰臀,一味纠缠蠕动,阴道壁被李瑞龙的鸡巴磨得酥麻欢乐,哼哼唧唧地说:“瑞龙,我好舒服,你日得我好舒服。”李瑞龙听见,精神暴涨,在春香肥厚的阴唇里面翻江倒海,不住地说:“姨妈,我日你的逼真舒服,姨妈,你的小逼真好!”“我是你的老婆春香,再也不是你的姨妈了!我多么喜欢你日我的逼啊!”“春香,你永远是我的姨妈,你也是我的亲妈……”

李瑞龙想起自己13岁那年生病发烧,春香整天照顾他,把他当成了儿子,晚上累了就睡在李瑞龙的床上。半夜李瑞龙醒来,高烧退了,看见美丽的姨娘睡在身边,心里非常感激,觉得她比妈妈还要好。李瑞龙的妈妈对他也很好,但脾气急生活不顺心,常常大声责备儿子,甚至动手打过他。而春香脾气很好,极少骂他,李瑞龙仅仅跟她生活了一年,就对她的感情不亚于自己的妈妈。但李瑞龙同时又有恋母情结,现在把这种情结转移到春香身上,乘着春香熟睡,竟然伸出小手,在被窝里轻轻摸了春香的乳房和下体,亲了一下春香的脸颊,没有敢吻她的嘴唇。他很想伸进春香的裤子里面,但始终不敢,只是意淫他和春香做了夫妻,天天跟她性交。想不到自己少年时代做的梦,居然变成了现实,李瑞龙想起这些,更加勇猛地在春香的身体里面折腾。

而春香想起李瑞龙才到她家时,脏兮兮的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她给他一澡盆温水让外甥洗。但李瑞龙还小,根本洗不干净,春香只好给他擦背洗身,洗着洗着,李瑞龙的小鸡鸡忽然翘得老高,让春香的脸都红了。没想到当年的小鸡鸡现在深深插在她的逼里面,猛然间精液像机枪子弹一样射进春香的子宫,将她身体内部所有的快感都爆炸了,春香抱着李瑞龙浑身颤抖了许久。

第二天春香先去饭店辞职,说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她和丈夫准备返乡,今后不一定还到这里打工。老板程有德打过春香的主意,却发现春香软硬不吃,给多少钱她也婉言拒绝,也不得罪他,程有德不敢也没有机会强迫春香,只是乘机摸过春香几次。春香寄人篱下不敢造次,很有礼貌地警告甚至哀求老板。那程有德只好放过她,但心里总是放不下,还在暗地里算计如何得手,见春香要走,以为是因为自己的猥亵骚扰,有些过意不去,临走时给了春香一个红包。春香讨厌程有德的为人,又不缺钱,回家的路手,正想把那个红包扔进垃圾堆,忽见路边一个少年乞丐很可怜,便递给了他。

李瑞龙跑去找房东,说是今天下午走,认罚了违约金。春香然后和李瑞龙到高档次的商场买了好些衣服,从里到外焕然一新。他们各自向自己的工商银行帐户存了9万多,然后提着两个新买的旅行箱,将剩下的将近20万和衣服、随身用品里藏在一起,打车去了火车站。那些从前的旧衣服都扔进了垃圾箱。他们买了两张直达上海的软卧,在火车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就到了上海。

(20)

在上海他们先买了一家饭店,同时从事食品加工。春香和李瑞龙苦干了几年,挣了不少钱。李瑞龙很满足,而春香指引李瑞龙从食品行业转到制衣,后来又从事房产。他们成立了香辰集团,有了不小的规模,主要是服装和食品,外加春香开始经营管理的房产。

他们到了上海之后,花钱更改、建立了新的身份。春香改名许静香,李瑞龙现在叫作刘新辰。到了上海的第三年,春香29岁了,她决定要一个小孩,第二年,便有了一个漂亮女儿,李瑞龙和春香爱如珍宝,取名刘明丽。李瑞龙还想要个儿子,但春香说她怀孕期间紧张极了,害怕生出一个怪胎,幸好女儿非常健康,再生一个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再说春香非常忙,李瑞龙虽是老板,李董事长,但他受教育程度所限,又不爱看书,香辰集团的实际经营管理者是总经理春香。

春香和李瑞龙现在居于上海最豪华的别墅区之一,里面的设施比当年宋老二的还要好,经常让醒来的春香如同身在梦里。但他们都太忙太累,性爱远远不如在北京时频繁。春香有时候很怀念在北京时的简单生活,虽然贫困,但夫妻二人相依如命非常温馨。

春香在和李瑞龙的创业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被官员刁难过,被地痞流氓骚扰过,被三角债困扰过。李瑞龙对付流氓混混绰绰有余,他学习黒五爷物色了一批忠心耿耿的亲信,不仅保护他和春香的安全,也做一些不让春香知道的坏事。而商务交际、根上层官员打交道,都是春香筹划,该贿赂时毫不吝啬,该吹捧拉拢时春香也八面玲珑,是个天生的交际家。但让她烦恼的是,好些官员大亨不稀罕金钱,而对她的身体非常感兴趣。

那时30来岁的春香,穿着高档又得体,高雅不俗,外加天生丽质身材诱人,那些权贵和富商色狼们,都趋之若鹜,春香难免有无法脱身的场合,和他们发生过几次关系,取得了他们的鼎力相助,香辰集团这才蒸蒸日上。

有一次,香辰集团遭遇莫名其妙的检查,说他们的食品有问题,服装工厂的劳动保护不合格,李瑞龙多次派人打点收买无效,春香只好亲自出马,找到相关部门。部门官员对她很客气,说他们的领导邱局长有请,便带着春香进了一间巨大的办公室,关上门自行离开。

邱局长40几岁,是副市长的女婿,望见传闻中的春香,果然丰润迷人,姿色超群,并且有一种不落凡尘的优雅气质。春香一看那家伙色眯眯的双眼,就知道怎么回事,没说上几句,邱局长便直入正题:“许经理,你们集团的事情可大可小,我一句话,可以让你们关门破产,也可以让你们一点事也没有,今后蓬勃发展。”

“那就请邱局长开恩,高抬贵手。”

“那要看你怎么表示。”

想这家伙实权在握,冒犯了他今后没有好果子吃,春香只好低三下气地说:“局长大人,您要什么只管说,只要我们集团能够办的到。”

“我不要你们集团什么东西。我什么也不缺。许经理,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春香想这时装傻也没有用,除非她和李瑞龙不想做生意了。她笑着说:“局长,我都30几了,在这大上海,比我年轻漂亮的女孩多的是。您为什么不找她们?”

“呵呵,那些小姑娘我玩得多了,已经提不起兴趣,我最近就喜欢你这样年纪的成熟女性。”

“那好,承蒙局长看得起我,我马上就去柏悦酒店开房间。”

“许经理真是爽快!但用不着麻烦你开房间了,我这里你看怎么样?”

“局长这里当然好了,但没有床啊。”

春香以为邱局长会在椅子和办公桌上搞她,没想到邱局长摁了一下遥控器,一面墙壁缓缓缩进去,里面竟是一间带全套浴室的豪华卧室。

“邱局长日理万机,晚上在这里过夜,太辛苦了!”春香道,心里鄙夷之极。

“为人民服务嘛。”邱局长嬉笑道。

春香正准备进到卧室,那邱局长已经走近,一把抱住春香亲吻,春香只得抱住局长,启开嘴唇奉上香舌,那局长不客气地用舌头纠缠过去,吸吮得吱吱作响,然后脱掉春香的裤子和内裤,却保留着春香的上装,一边看一边摸,嘴里赞不绝口道:“真是个尤物!小逼屁股真好看。你这么漂亮,居然还是个企业家,据我所知,你的那个香辰集团,其实都是你在经营管理,你的丈夫不过是个傀儡。”

“局长你过奖了!都是你帮忙我们集团才有一口饭吃。”

局长听得很开心,叫春香坐到巨大的红木办公桌上,他坐在椅子上细细地舔春香的阴唇和阴毛。春香有点洁癖,不喜欢下身的阴毛长得像茂盛的乱茅草一样,时常修剪得像她家别墅整齐的草地,让邱局长心惊荡漾。他不喜欢没有阴毛的逼,也不喜欢那里的阴毛太多连肉缝阴唇都看不清楚。他最喜欢春香这样,在两片黑红肥厚的阴唇上,长着整齐的短毛,又有阴毛的自然,又能清楚地看见阴唇阴蒂。他看罢多时才细细地舔逼,一直把舌头整个儿塞入春香的阴道,来回蠕动就像阴茎插入,但舌头又温暖湿润又灵活,把个春香弄得哼哼唧唧,玉液流在局长的办公桌上。

“呵呵,许经理,你是不是想让我日你的逼了。”

“嗯,局长你快点,我受不了啦。”春香逢迎着他,他便女人进了卧室,先站在床下将春香的两条腿挂在肩膀上,然后硬邦邦地挺入,看见光着屁股的春香提起小腹和香臀迎合着他,而上身仍然穿着完整的衣服。局长抽插了五六十下,眼看要射,却把女人抱上床,让春香俯卧,微微撅起雪白的屁股,中间是黑红的阴唇和流着蜜汁的肉穴,此刻已经敞开了。他脱去春香的上衣和乳罩,整个身体压在春香背上、屁股上和大腿上,将鸡巴尽力插入,嘴里哼哼着,用力抽插起来,不一会儿就把春香的逼里灌注里一瓢浓浓的精液。

春香为此很伤感,觉得自己堕落了,叹息为了金钱和公司的发展,不知不觉竟成了一个公共情妇。好在她年纪渐大,已经过了40,香辰集团的规模已经日趋稳定,她已经理顺、打通各种关系,她也没有什么更大的野心,只是一心一意教育女儿,经营管理企业,那些应酬能推脱的尽量推掉。

(21)

李瑞龙也知道一些,听说一点传闻,只假装不知道,怕春香尴尬伤心。他已经不是那个毛头小伙子了,知道商海无情,他们毫无根基打拼事业,没有办法。他虽然对春香的爱情没有变化,但对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提不起兴趣了。一是春香渐渐衰老,由于年轻时异常艰苦,这十几年为了苦拼事业,40岁刚过的春香眼角有了一些皱纹,两鬓略有斑白,她老得有些太快。春香倒是觉得很好,省得那些色狼们总是打他的主意。二来李瑞龙对春香的身体太熟悉,性交了几千次后,怕是天上的仙女也会让他给日腻了。

李瑞龙早就开始偷偷摸摸地搞女人,他越来越有钱,想要投怀入抱的女人不计其数,手下十几个亲信投其所好,给他安排方便,他也像当年的宋老二那样,玩过上百个各种女人,从女大学生到女模特、女演员,以及别人美貌的妻子,他都尝试了一遍,只觉其中滋味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妙处。

他想起黒五爷说过的北京天上人间,乘着去京城的商务,李瑞龙到了那个北京最奢侈的消费场所,点了那里四大花魁之首的梁海玲。梁海玲身高1米72,身材苗条屁股丰满,面如桃花眉似柳叶。春香虽美,也没有这样的身材,她比梁海玲矮了7,8厘米。李瑞龙暗自直咽口水,心想黒五爷的话没错,只要有钱,什么女人玩不到!

他在北京4天,就将梁海玲包了四天,除了那些应酬和商务,白天他拉着那名妓四处逛店,只要女人喜欢的东西他都给买了,晚上那妓女自然小心侍奉,拿出看家的本领。这梁海玲风尘女子闯荡江湖,惯会看人相面,知道每个客人的喜好。她看出李瑞龙喜欢清纯深情的女性,就作出出轨良家的模样,性交时假装有点羞涩含情,不露半分妖气和风骚,把个李瑞龙哄得服服帖帖,脑子老是想起和春香在北京时每晚性交的场面,而眼前女子无师自通,竟然作出了好多春香当年的姿态,竟连呻吟的声音也颇为相似,让李瑞龙十分受用,加上梁海玲年轻漂亮,即使是相同年纪的春香,某些方面也有不及。

李瑞龙被梁海玲迷住了,每次去北京只要有时间,都要和这名妓睡觉。不料有一年他到了天上人间,却听说梁海玲被人勒死在家里,其高达千万的存款也被人转走,不胜唏嘘,很是伤感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叫了另外一个花魁,那女人的脸蛋比梁海玲的还要漂亮,和春香一个档次了,身材也是1.7米以上。但李瑞龙玩了几次,觉得远远不如梁海玲,又点另外两个公认的花魁。

这期间他听说黒五爷一伙人大部分落网,几个被击毙,几个服毒自杀,还有几个被枪毙。黒五爷拒捕,被打成了筛子。李瑞龙在黒五爷的团伙里是个小角色,只参加过一次抢劫,身份早就改变,因此公安机关没有查到,这个案件也就结案。

李瑞龙却狠宋老二,处心积虑要报复。手下亲信告诉他,宋茂华案发,他的团伙早被打掉,成员判刑的判刑,枪毙的枪毙,只要宋老二逃了,成为全国通缉犯。李瑞龙说:“这个狗日的活该!只可惜找不到这家伙了。”手下人说,这也不难,只要花钱,什么信息打探不到。几个月后,他们找到在南方某城市一个餐馆打工的宋老二,连夜从他的住所绑架,用麻袋装着送到荒野一个废弃的工厂。

李瑞龙遣散了众人,打开麻袋将宋老二拖了出来,恨恨教训了一顿。宋老二跪在地上求饶。李瑞龙说:“本来不想杀你,但你知道我在北京的身份,哪天你被捕,说不定咬出我什么信息,我不放心。”宋老二吓得尿了裤子,被李瑞龙脱下裤子,先用棒球棍打烂睾丸,又用剪刀将宋老二阉割了,最好把浑身是血的宋茂华,拖进挖好的大坑,埋土之前,一桶冷水浇醒了宋茂华,他抽着雪茄提着铁铲,嘲笑宋老二也有今天,“你恶贯满盈,我代表人民宣判你死刑,立即执行!”

宋茂华喘着粗气艰难地说:“你今天有钱了,还不是跟我一样!你难道就没有玩别人的老婆?今后你也会和我一样的下场!”

李瑞龙大怒,将宋老二给活埋了。

春香一直非常感激当年解救他们的纪兰,派人打探纪兰的状况,却听说纪兰的丈夫买了一辆大卡车跑运输,疲劳驾驶出车祸,受了重伤,车子也毁了,家里近年很拮据,便和李瑞龙商议,想出办法悄悄弄到纪兰的银行帐户,给了她一大笔钱。纪兰惊讶之极,回想一下便知肯定是春香和李瑞龙发财了报恩,对他们二人感激不已。

(22)

李瑞龙有个秘书叫作王杏花,刚从复旦大学毕业不久,身材高挑非常漂亮,被李瑞龙的亲信招来讨好老板。王杏花主动勾引李瑞龙,很快就勾上手了,两个人背着春香,经常到上海的著名宾馆,花天酒地。李瑞龙被这女人迷得昏头转向,公司事务一概不问,只顾寻欢作乐。幸好有春香经营,指挥手下一大批中层技术、管理人才,香辰集团才勉强维持。春香的注意力近年来全在房地产,将食品和制衣部门完全交给手下人打点,自己只是掌握方向维持现状。她觉得这两个产业都有点日薄西山,没有什么前景,准备几年后以房地产为主,同时转行做和高科技相关的产业。

而李瑞龙越来越不关心公司经营的细节,发现一切井井有条,自己乐得逍遥快活,乘着春香为房地产忙得焦头烂额,常去北京商务的机会,抓紧时间和王杏花鬼混。二人溜到杭州淫乐,公开做了夫妻。王杏花年轻漂亮,特别会奉承,在床上撅着肥美的大白屁股,脸上却是一副学生妹子的清纯,看得李瑞龙呆了,鸡鸡硬邦邦地,趴到女人的身上,迫不及待地全根插入,顿时被王杏花湿润温暖的阴道包裹得舒舒服服。女人的逼真好!他说他这辈子真是值了,日了这么多美女,“你的小逼最让我舒服了!”

“刘总,你的吊好大啊,撑得我的小逼逼有酥又麻,我太喜欢你日我的逼了。”

女人说着,不住地轻轻抖动雪白的屁股,她屁股中间的阴唇颜色还比较浅,虽然没有少女的鲜艳,但比春香现在的阴部颜色淡多了。李瑞龙最喜欢这样的颜色,太浅了他觉得不够刺激,而太深了有不好看。他想起最初几年她和春香性交,春香的阴唇慢慢从鲜艳的肉红,变成王杏花目前的颜色,然后越来越深。幸好春香的屁股一直很白,注重锻炼没有赘肉,他依然觉得姨妈很迷人,依然非常爱春香,但现在的春香的身体,早已不能和比她小了将近20岁的王杏花的身体相比。

李瑞龙越是抽插王杏花,越是不想和春香做爱,而春香太忙太累,难得有性欲,性欲来时,李瑞龙怕春香发觉他的外遇,总是假装还像从前那样,和春香热情相拥,使用各种姿势来满足春香,嘴里还像从前那样,叫她“姨妈,我的好姨妈,我喜欢日你的逼。”春香很受用,觉得李瑞龙依然十分爱他。但李瑞龙的阴茎对于春香阴道的摩擦和挤压,渐渐没有什么感觉了,常常咬抽插很久,脑子里意淫别的女人,尤其是王杏花,才勉强射出精液。但这么长时间的抽插,却让春香极其满足。而李瑞龙在王杏花的逼里,很快就酥麻颤抖了,他恨不得每天晚上搂着杏花抽插几百下。

(23)

他偷偷给杏花买了房子,养她做了小三。杏花后来怀孕了,超声波检查是个男孩子,让李瑞龙高兴坏了。他也非常喜欢他和春香的女儿明丽,但在他的脑子里,男孩才是真正他李家的人,女孩终究要嫁人的。杏花怀孕后,不想做小三,旁敲侧击地希望李瑞龙和春香离婚,但李瑞龙坚决不同意。杏花知道来硬的不行,便不再说了,两个人有时在杏花的房子偷情,有时候到李瑞龙和春香的别墅乱搞。

有一天,春香正在香辰集团的主楼办公,处理各种商务,有人递给她一个大信封,说叫她自己私下看。春香好奇,追问手下,她的秘书说送信的是个年轻人,早就走了。她摆手让秘书离开,关上办公室的门,打开一盘惊呆了,里面都是李瑞龙根好些女人淫乱的照片,其中一小半照片上的裸体女人,张开着大腿让李瑞龙抽插的,她认得是公司秘书王杏花。信封里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赶紧到你家里捉奸!

春香气得浑身发抖。她早听说李瑞龙在外面搞女人,她追问过李瑞龙几次,李瑞龙撒谎很有一套,做事也精细,春香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春香觉得李瑞龙偶尔在外面搞个把女人也可以理解,在商务圈子里,像他这么年轻又有钱,不找女人才怪了。但春香还是希望李瑞龙只爱她一个人,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她自欺欺人,自己相信自己的想象不愿面对现实,直到此刻幻灭,她感到非常愤怒非常痛苦,恼怒异常地开车赶回家,悄悄开了大门,从里面卧室传来男女的呻吟,走进去一看,李瑞龙和王杏花光着身子正在兴高采烈地性交,直到春香走进去给了李瑞龙一个耳光,李瑞龙才惊觉,他那鼓胀的大鸡巴此刻正好高潮,突突地在杏花逼里面颤抖不停,射出一股股脓液,从阴道口流出来。

“静香,你不要冲动,我……”他话没说完,就被看见他如此丑态的春香又打了一个耳光,将手里信封装的李瑞龙的那些淫乱照片,都砸在他脸上。春香又要去打那淫妇。那淫妇乖觉,不管小逼里正流着精液,浑身发抖地躲在李瑞龙身后,春香怎么也打不着,急得再次拿李瑞龙撒气,又打了李瑞龙两个响亮的耳光。李瑞龙理亏,不敢还手,却护住里王杏花。

“好啊,你居然护着这个小婊子!刘新辰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你给我滚!”

愤怒的春香失去了理智,狂扇李瑞龙的耳光。李瑞龙被他打急了,推开了春香,和她大声争吵,也不讲什么道理。机灵的王杏花要的就是这个,她套上内衣和裙子溜掉了。李瑞龙和春香越吵越气愤,彼此都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吵了一个多小时。春香口舌伶俐,并且骂李瑞龙很有道理,李瑞龙只是狡辩,被她骂得张口结舌,最后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当婊子卖逼!”

春香气疯了,跑上去要和李瑞龙拼命,抓破了他的脸。李瑞龙顿时火冒三丈,失去了理智,一个重重的耳光将春香打倒,额头撞在家具角落,鲜血崩流。春香差点晕了过去,惊恐地望着施暴的李瑞龙,“你,你……”春香再也没有想到李瑞龙对她下手这么狠,委屈地放声大哭。李瑞龙见险些儿闯下大祸,正要给春香道歉,放学回家的女儿听见动静,跑来伏在春香身上大哭。

春香和李瑞龙离婚了。他们其实从来没有正式结婚,只是事实婚姻,也不用到法院办理手续。两个人平静地分割了财产,也不需要请律师。李瑞龙愧对春香,对于她任何分割方案都没有异议。春香清醒后知道这是有人在捣鬼,但她一来咽不下这口气,二来发现李瑞龙被那女人迷了心窍,没法挽回了,再不离婚,恐怕那歹毒的女人用更阴损的办法对付她们母女,便拿走香辰房产的所有股份,大约占二人资产的40%,其余都归了李瑞龙。

香辰房产的大部分地产在北京,春香办完这些,带着女儿到飞机场,李瑞龙跑来送行。他很快就要和王杏花结婚了。他对春香说多保重,很抱歉,对她们母女放心不下,说等春香在北京安顿好了,再把女儿接过去。

春香说:“我不放心的是你!女儿跟着我,你放心就是,肯定让她受最好的教育,将来她是香辰房产的唯一继承人。我要是把明丽交给你,那个歹毒的女人不知要怎么害她!”

“你,你不要对杏花有什么偏见,她也不是什么歹毒的女人。”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离婚,好吗?”明丽哭道。在这一瞬间李瑞龙几乎后悔了,想要和春香复合,但杏花年轻漂亮的身体,还有肚子里的儿子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杏花早就扬言,要是一个月内不娶她,她就打胎然后离开李瑞龙。

(24)

半年后王杏花生了儿子,成为身价亿万的李瑞龙的正式妻子。然而自从春香走后,李瑞龙的产业一落千丈,产品逐渐失去市场。李瑞龙不太会管理,手忙脚乱地应付了一阵,见没有起色就很消沉,和王杏花时常发生矛盾争执。他非常失落,异常想念春香母女,内疚自己做了如此愚蠢的事情,而他的产业大幅度滑坡,李瑞龙无法挽,便消沉颓废,变成了赌鬼加酒鬼。

王杏花悄悄将不动产和流动资金都转移了到了自己名下,当李瑞龙的企业破产倒闭之后,她却成了亿万富婆。王杏花请律师与李瑞龙在财产上分割之后,便将离婚书送到李瑞龙手里。鬼鬼李瑞龙一看傻了眼,忙开车回到别墅,要赶走这个无耻的女人。王杏花却已经提前下手,在门口站了警卫和保镖,不让李瑞龙的人进来,只允许他一个人到房子里签协议书。李瑞龙发现除了倒闭的香辰食品后香辰制衣,他现在身无分文,净资产是负值,他又成为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李瑞龙当然拒绝签字。王杏花道:“刘董事长,你的底细我完全打探清楚了,你要是不签字,明天你就要被抓去枪毙!”

“我犯了什么法?”李瑞龙奇怪地问。

“呵呵,你在北京时跟黒五爷做的案子,你难道忘记啦?黒五爷的人还没有死光,有人认识你。你在北京时叫作沈天明,跟黒五爷干的时候,绰号“武松”。我只要一检举,你死路一条!看在我们夫妻情分,你只要签了字,赶紧给我滚蛋,我不会去告发你的。”

李瑞龙吓出一身冷汗,想了想,说:“好,杏花,我签字!你为什么这么绝情,弄走我所有的财产!”

“我绝情?怪就怪你自己不争气!你要是有本事打理企业,我自然不会跟你离婚。但我发现你一点用也没有,原来你的香辰集团,全靠你那个老女人经营,离开了她,你屁都不懂,屁都不是!怪不得那天他打了你好几个耳光,你都不敢还手,哈哈!你还是去找你的那个老女人吧。”

李瑞龙气得浑身发抖,说:“那儿子归我,我明天就走。”

“儿子可不是你的,是我和我男朋友的,我开始也不知道是谁的,后来做了亲子鉴定,你要不信自己去做一个!”

李瑞龙五雷轰顶,半天说不出话。

杏花得意洋洋地说:“我男朋友给你的老女人送去一个信封,让她来捉奸,然后跟你离婚,你们两个太冲动,我们都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反目成仇了,她还是你的亲姨妈呢。”

李瑞龙惊呆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几年前你们给一个叫作纪兰的,转过一大笔钱。我们从纪兰嘴里,没有得到什么,但你的两个刑满释放的舅舅,呵呵,应该是你的两个舅大爷了,都跟我们说了,你们村里人也这么说。这两个家伙去敲诈你的姨妈兼前妻去了。”

李瑞龙心惊胆战,他最担心春香和女儿的安危,知道王杏花不会放过自己和她们。他想了想,就签了字走了。他到黑市买来一把手枪,半夜潜进自己的别墅,开枪打死了王杏花和她的男朋友。他不忍心杀那个当作儿子一年多的男孩,连夜驾车赶向北京,找到春香母女。

半年钱春香被她两个哥哥骚扰,非常烦恼。两个家伙毫无兄妹之情,死命敲诈春香,说不给钱就把她和她的外甥乱伦的事情告发,告诉明丽她的爸爸也是她的表哥。她见李瑞龙跑来,非常惊讶。李瑞龙没有对她说他的婚变和凶杀,只是说来看看女儿,并且听说他两个舅舅前来敲诈勒索。春香说这事儿她已经摆平了,半年一个人给了50万。他们说不会再来了。

可是当天李瑞龙正和春香在家说话,他两个舅舅又来了,看见春香和李瑞龙,哈哈大笑,问李瑞龙,你是叫我们舅舅,还是舅大爷啊。春香羞得满脸通红,李瑞龙虽然生气,但没有发作,问他们来干什么。两个家伙说钱都花光了,这次轮到你李瑞龙一人给我们50万了。春香打骂他们无耻,不守信用。李瑞龙连忙拦住春香,说:“舅舅,有话好说,你们不要再难为姨妈,我给你们钱,但你们要答应,今后有事都来找我。”两个家伙连忙点头答应。

春香心想,这两个畜生的话,你能听吗?但她毫无办法。李瑞龙道:“舅舅,现在我就带你们拿钱,拿了钱你们赶紧走,好吗?”二人同意,跟着李瑞龙下了楼,坐他的车走了。春香又气又急,却不好报警,坐在家里流泪,心里恨透了两个哥哥,打算下次他们再来,就撕破脸皮报警。

李瑞龙驾车带两个舅舅来到荒郊,二人奇怪,问这里拿来的钱。李瑞龙从口袋里掏出手枪,一枪一个打死了。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被抓,尸体也懒得埋掉,连忙开车回到春香那里,说他已经打发了两个舅舅。春香很感激,隐隐觉得李瑞龙出了大事,问他他说没事,只是思念春香和女儿。一会儿明丽放学回家,三人团聚,春香亲自下厨房,和保姆一起做了一桌子菜,而李瑞龙和女儿在客厅里玩游戏。

晚上李瑞龙睡不着,知道今晚可能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夜了。他不想被抓去审理,连累春香的清白。他想去春香的房间,但不知道春香原谅他没有。半夜起来上厕所,顺便朝春香房间一看,她的房间是虚掩的,顿时明白了,轻手轻脚走进去,关上房间。

春香睡在床上朝向里面,性感的屁股露在薄被子外面,被淡淡的灯光照着。李瑞龙躺在春香身旁,两只手抚摸她的臀和她的乳房。春香好像睡得很死似的,一动不动,任凭李瑞龙的手深入裤衩抚摸她的阴唇和阴蒂,然后手指轻轻插入春香的阴道,一会儿那里春潮泛滥。李瑞龙就脱光衣服,将硬邦邦的鸡巴捅进去,春香便轻声呻吟起来。

李瑞龙忽然觉得已经略显衰老的春香,比他这些年日过的所有年轻的女人都要漂亮许多,插在她阴道里的阴茎也感到了久违的酥麻爽利,很快就喷射了一腔浓浓的精液。他兴致旺盛,将春香翻过来褪去所有衣服,一遍遍亲吻,一次次抽插,嘴里喊着“春香啊我的好春香,我是多么爱你!”

他在春香的正面和背面都射了两次,精疲力竭还是疯狂地抽插着,直到射不出一点液体。李瑞龙满脸都是泪痕,伏在春香怀里,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颤声喊道:“姨妈,姨妈……”

(全文完)
TOP Posted: 2018-06-20 19:35 | 回3樓
爱有你才完美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97
威望:110 點
金錢:109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18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8-06-20 21:26 | 回4樓
苟杳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52
威望:106 點
金錢:1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3-14

1024
TOP Posted: 2018-06-21 05:38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09-19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