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23)2018.10.8更新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23)2018.10.8更新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不要太猥琐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7745
威望:749 點
金錢:17 USD
貢獻:4 點
註冊:2015-11-13

一个月啦,催更
TOP Posted: 2018-10-08 00:49 | 回228樓
老刘头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44
威望:52 點
金錢:608 USD
貢獻:2 點
註冊:2015-12-26

  (二十三)

    “先生,小姐,你们点的烤肉,请慢用!”

    时间差不多是晚上九点,在公司楼下的一间餐馆里边,服务员把一盘烤串拿了上来,还没等放好,依依已经急不可待地伸出手想拿。

    “等等别急,还烫了!”我抢先把还嗞嗞冒油的烤串拿起来,放在嘴边吹了一阵,才递过去给一脸期待的依依。

    “谢谢亚一,可能刚才肚子太饿了,这烤肉又烤得那么香,哈哈,所以一时没顾得上!”说着她把烤肉一口就吞了下去。

    “肚子饿就早说呀,我早点和你下来。”我看着她那有些顾不上仪态的吃法,笑一笑,帮她倒了一杯啤酒。

    “你刚才在工作呀,所以我不想打扰你。”她说着已经拿起第二串烤串了。

    “吃了饭上去做也是一样的,或者一阵有其他公司的女员工下班,我还可以玩上一两个了。”

    依依没说话,只是一笑,然后就是吃。

    “对了,你爸怎么样了?我想,我们还是找天去看一看你爸吧,我现在不去也不好。”

    依依的父亲身体现在越来越差,最近一个多月一直都在医院留医。

    “唉,我爸已经是老病号了,说老实我也担心不了太多,医生说他就这样,好也好不了,但暂时也不会恶化。唉,你那么忙,其实去不去也没所谓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相当的闪烁。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忐忑,她父亲的病,如果我不去探病,肯定是不合适的,但如果我去了,就等于越陷越深了。

    但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不去。

    “你这是什么话,这样吧,明天我没时间,我们后天下午去吧,我买点东西,好不好?”

    “嗯!也好,不过后天你要等我下班,你来接我吧!对了,刚才在电话里找你的是谁?”

    “没什么,就一个合作商而已,我去他那里谈些事情。”

    我们再吃了一阵,但我观察依依的表情,她显然还有心事,有几次想对我说,但都没有开口。

    “依依。”

    “嗯?”

    “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我们有什么不能说的。”

    “也没什么事,就是,亚一,我想辞职了!”

    “什么!”我手中拿着的串都差不多掉下来:“怎么忽然间说辞职,不是说要提拔你当组长吗?而且再过几年你就有机会升到普通客房部经理了,你在宾馆一直干得挺好的呀!不是有人在宾馆里欺负你吧?”

    其实她辞职的原因,我一下就猜出来,只不过口中还是说了这么一通,为了遮掩,我不想在她面前,显得自己太通透。

    “没事亚一,同事们都对我很好,但我不想在宾馆继续做下去了,你也知道那里远,出来见你不方便,出来见我爸也不方便。”

    “那你辞职是有什么打算吗?”这句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我们对望了一阵,她缓缓说出来:“还能有什么打算?那天林家大小姐才说,有我照顾你,她也放心了。”

    我一阵沉默,依依她是想彻底套牢我,从开业仪式上送我胸针就开始了。我沉吟了一阵,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依依,你要辞职不需要那么急吧,我事业现在才刚起步,等到确实上了轨道,你再辞职也不迟呀。”

    我们继续四目相对,隔了一会她才勉强笑笑,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听你的。”

    大家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但现在还不是说破的时候。我是在犹豫,而依依,我知道她是害怕。

    “对了,亚一,一会我还要去根场那里,为我爸还有公司祈福。”

    神根山上面那座根场是至根大师所在的本山,规模小的根场在城中四处都是,在公司附近就有一间。平素也有不少信众去参拜神根,依依她对神根本来是不太相信的,但自从她父亲入了院,忽然间就变得虔诚了。

    我知道她的目的,当然不是只对着神根掰开阴穴意思一下的所谓献体,她要去做所谓最高等级的祈福。

    和原来世界一样,根场这种宗教团体也进行慈善工作。当然,谁都知道这个慈善的目的是为了传教,但缺衣少食的人不会管那么多,说声“多谢”“神根护佑”就把施予的物品收了。而施予的,除了正常的三餐一宿,提供饱暖之外,根场还要为弱势群体提供性方面的慰藉。

    用弱势群体这个词,范围会显得比较宽泛,其实有力有气的弱势群体,要操个女人一点不难,所以真正有需要专门提供性慰藉的只有三类人,老人、重病患和智障人仕,而重病患一般在医院,解决病人性欲本来就是护士的工作范围之一,更何况重病患的性慰藉由熟知他们身体情况的护士来进行更为合适,不会搞出个马上风、搞断几根骨头什么的。

    根场有一个对外叫“性根流通处”的地方,会有一些有需要的老人家或者智障人仕在这里守候。

    那么,谁来提供慰藉了?自然不会是那些衣服都穿得雌雄莫辩的侍者。

    “亚一,来,我要开始了,你帮我拿着衣服吧。”

    我是第一次在晚上来到根场的主祭场,想不到根场越夜人越多,也是,神根多数是在晚上使用,估计也是晚上才最灵验。我站在主祭场最后边,手里拿着依依一进来后就脱下来的衣服,看着白花花的她一边走一边整理好头发,走到最前边的一排蒲团前,先跪下磕了一个头,白嫩的屁股向着我翘起,看得我不禁轻轻微笑。

    然后,传过来的是依依向神根祈祷的话语。

    “神根在上,信女袁依依今天特来向神根祈求两件事,第一件,是希望我父病体马上痊愈,身体健健康康。信女不想再看见父亲在病床上受苦。现在医生都已经束手无策,信女也实在没其他办法,唯有再来祈求神根,神根有灵,就让我父与我母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说完之后,她又磕了一个头。

    “第二件事,是关于信女的男朋友陈亚一,信女在此恳求神根,信女也知道陈亚一搞出来的这个东西对神根不敬,信女卑微之身,做不了什么,也劝不了他,唯有在此恳求神根千万千万不要动怒,尤其千万千万不要降祸,就算要降祸,恳请不要降到陈亚一身上,降到信女身上即可,信女愿意替陈亚一承受一切灾厄!

    愿承受一切祸患,信女所言句句是真,绝无虚言,请神根明鉴!”

    我只听见耳边“嗡”一声响,身体趔趄了几步,差点站不住,依依接下来的几句也没听进去,心里涌动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依依在祝祷完之后站了起来,此时旁边几个正在念着经的灰斗篷神根侍者都向着她行礼,甚至另外几名和她一起拜着神根的信众——当然她们并没有全脱干净,也一起向她行礼。因为在场的人看她身上全裸,就知道她之后要去什么地方了。

    一名侍者领着依依走了去后边,我连忙跟了上去。

    “依依……你真的要去……”

    依依和那名侍者停了脚步,依依回过头,说:“亚一,你在外边等一等吧,我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出来了。”

    “但是……你……真没必要……!”

    话才出口,依依却没有理会,转过头径直向前走过去,跟着她的那名侍者,对我行了一个礼,也跟着她而去。

    我呆站着,看着侍者推开前边一个房间的门,那房间上边写着五个字“性根流通处”。

    房间门打开后,外边的人就可见窥见房间的全貌,里边我看见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头发都差不多花白的老头,大概一胖一瘦吧,还有一位看表情和身形就是智障人仕。全裸的依依出现在门口,明显令他们都十分兴奋,笑得眼睛都眯上了。

    这个流通处地方不大,只有一张大床,依依被拉到床上边,她看看身边的这几个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名义上是为了祈福用自己的身体慰藉这几个人,说穿了就是让这几个人玩弄。但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而且,她也不会后悔。

    “先生,你是她的男朋友吗?”忽然听到身边有人对我说话,不用问,就是刚才带依依进去的那个侍者。

    我点点头:“侍者您好,是的,我是她的男朋友!”

    “先生,恭喜你有这么好的女朋友,她刚才祈求神根的话我都听到了,她肯献出身体去慰藉贫苦,她的祈求,一定可以应验的。”说着,他手上做着那个撸管的手势,一边念经。

    那两个老头分坐在依依的两边,伸出一对又黑又柴的老手,贪婪地按在依依的两边乳房上,又是抓又是捏,动作性急得不得了,依依明显皱了一下眉头,但一声不吭,由得自己的身体随着老头手上动作加大而前后摇摆。

    此时的依依,就是一只白嫩的羊羔,被三只饿狼生吞活剥。两名老头得趣,开口说道:“神根护佑呀。难得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小姐。姐姐,我们几个都很感谢你今天来慰藉我们,神根一定会赐福给你的。”

    “是呀,神根护佑。姐姐,我们不知道你祈求神根什么事,但既然你肯用这么水灵灵的屄来让我们玩,那一定可以心想事成。”

    “嗯……你们来吧……我今天晚上就献给神根了……尽情地肏我吧,我就当是神根来肏我……”依依终于开口了。她双眸紧闭,神态却相当地虔诚,但,那表情,我真心有些不忍卒睹。

    “两位爷爷,爷爷,姐姐的缝缝好好看,我要喝水水,我要喝水水……”一直呆坐在一边的智障儿,此时摇摇摆摆地走到依依的双腿前边跪了下来,伸出双手将她的大腿掰开,然后把头探了过去,像一只小狗一样,伸出舌头来舔着依依的下体,看来这名智障儿玩起来一点也不傻,这舌功也不知是谁教他的,看起来还不错,品着依依的甘泉品得“啜啜”做响,甘泉四下飞溅,不少到溅他的脸上。

    “哈哈,我这傻孙子真是会玩。”左边的那个瘦老头一边笑一边说,他一只手还在逗弄着依依已经完全挺立,像一棵红玉一样的乳头,一只手抚在她玉背之上。右边的胖老头还像搓面团一样搓着依依的另外一边乳房,手则插在了依依的臀部与床垫的夹缝之间,虽然看不到,但他的这只手肯定也在依依臀沟间的某个部位做着动作。

    “姐姐,你下边的水好好喝呀,好好喝……”智障儿此时抬起头,一边咂巴着嘴巴一边傻笑。

    依依睁开了双眼,眼神内两分无奈,三分迷离,剩下五分是开始泛滥的情欲,嘴唇一边急促地呵着气,一边说道:“嗯……姐姐也好喜欢,你舔得姐姐……好舒服!姐姐流了……很多水……”

    “好的姐姐!好的姐姐!”智障儿又把头探了进去。而他的那个瘦爷爷也已经低下头,连咬带嘬地品着依依一边奶头。胖老头开始舔着她的耳珠,手也摸上了来,在依依另外一边的乳晕上打着圈圈。看来这几个人明显还不急于进入正题,三管齐下地继续玩弄着她的身体。依依一阵快似一阵地呵气,俏脸通红,虽然不少爱液中了智障儿的口中,但床单还是渐渐湿了一大片。

    “嗯……你们……别玩我了,你们快……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依依终于抵受不住,开口求插。

    “姐姐,你不要急……我们慢慢来……时间越长,你祈到的福也就越多……嘻嘻…”

    “是呀,姐姐,你长得又美又白,我那条一直半废的鸡巴现在都硬得直一直了,一会我们射了多少,就相当于你得到了多少福。”

    “啊……别说了……快进来吧……嗯……我现在……就要祈求你们鸡巴赐福了……赐福吧……咿唔……你……你别逗……那里……啊……别碰那里……我不行了……亚一……我不行了……”

    那个智障儿的舌头,居然直接捅开了她的肉缝,依依阴道里边最敏感的位置何在我当然非常熟悉,但现在看到这智障小子似乎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搞得我都有些嫉妒。依依全身不断地颤抖,口中“咿唔咿唔”地叫唤了起来,脸上霞飞玉颊,可谓旖旎非常。我就算站在外边,也嗅到了那阵我熟悉的蜜香。

    “啊……好棒……我要丢了……我要丢了……啊……我丢了”

    看得出单是智障儿的舌头就已经令依依泄身了,瘦老头非常得意地说“嘻嘻,姐姐,我这傻孙子的口功还不错吧,当初我没少费功夫训练他。傻子,你先一边去,要换爷爷来了!”

    智障儿果然听话,收起舌头,站起来摇摇摆摆走到一边,他走开了,我才看到依依整条大腿内侧全是水,下体里边的嫩肉都全翻了出来,泛着鲜红的水光,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因为刚泄了一次身,她全身乏力软瘫在身后的一个老头身上,双目紧闭,不住地喘着气,但当那个老头把自己的手指插入下体搅了一阵之后,依依又次张嘴大叫了起来:“啊……不要呀……别……别来了……”

    “嘻嘻……姐姐不要心急嘛,我看你的水还真多了,我找找,嗯,我摸到了,是这里对不对?”

    我可以看到瘦老头正在用大拇指按压依依下体的那颗小豆子,食指和拇指在肉缝上来回摩蹭,偶尔深入一两根指节到她的肉穴里。依依那招架得住,很快,一股液体又从她下体里边喷了出来,她阴穴下边的地上早就湿了一大滩。

    “嗯……又丢了……嗯……别逗了……停下……啊……别停……”

    “哈哈,姐姐你看我的鸡巴,它挺成这样,完全是你的功劳了。”胖老头已经脱下了裤子,他那条像半截枯枝一样丑陋的鸡巴捅到依依的嘴边,依依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但那条鸡巴丝毫不相让,步步紧逼,依依唯有张开口,整条鸡巴马上尽根而入,一下就捅到了依依的喉咙。

    “唔唔……”这下依依出不了声,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胖老头开始把她的口当成时阴道一样一下抽插着。依依下体被执,口中又含着一根,全身仍然不住地颤抖,下体喷出的水,浸湿了瘦老头的手。她脑中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本人的意识存在,还是根本就是一个任人玩弄的性交工具。

    “小姐姐,来,你嗅过你的水没有,哈哈,味道还不错了。”老头把手指上依依的淫水递到她的鼻前边,正在吞吐阳具的依依微微张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只枯手上黏糊的淫水,她的脸又是一阵的潮红。

    “卟滋……卟滋……卟滋”胖老头的鸡巴还在依依的口中抽插着,他伸出手按着依依的头,加大了力道,依依的头部前后摇摆的速度也大大增加了。

    “嗯,小姐姐,好舒服的口,虽然不太会用舌头,但已经很不错了……好了……好了……来了……来了……”

    胖老头的鸡巴猛地一下捅了进去后就一动也不动,依依的腮帮不断地鼓着,我知道胖老头把精液都射到了她的口中。果然,胖老头那条上边粘满了涎水与精液湿漉漉的鸡巴终于从依依的口中抽了出来。依依猛地喘了几口气,俯下身用手在床上支撑着,张大口把白浊的精液全吐了出来。

    “姐姐怎么样?舒服吗?是不是很想被插?来,很简单,说一声就行了。”

    “对呀,姐姐你不是要向着鸡巴求福吗?来,求我们呀。”

    “嗯……两位爷爷……我……求……求你们的鸡巴操我……来吧……操我……狠狠地操我吧……”依依终于忍不住哀求了,其实从她的表情,我就已经读到了答案。

    “哈哈哈,这小浪蹄子,我都说了,看上去挺含蓄挺纯的,一旦玩开了,骚得让你受不了,算了,看你表情那么可怜,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说着,两个老头把依依按了在床上,招呼那个智障儿过来,把依依的双腿折到身体上边,这时的依依不单屁股完全翘起,甚至阴穴还几乎是全身最高的部位,她“啊”地叫了一声,这个姿势令她相当的不舒服。“傻孙子你扶稳她的腿,等两位爷爷乐了之后再轮到你,哈哈。”瘦老头的鸡巴终于捅进了依依的小穴,粗硬的老棒粗暴地撞开依依花径里边的褶皱嫩肉,一路所向披靡……“卟嗞……卟嗞……卟嗞……卟嗞”

    “嗯……好棒……对……就是……神根……信女求的事情……请你一定答应……好棒……啊……亚一……亚……一……唔唔……”

    “哈哈,神根进来了,神根进这美美的嫩屄了,哈哈哈!爽透了……神根护佑呀!我这老骨头,今天爽透了!”

    “嗯……我也……我也很爽……啊……亚一……有人欺负我了……神根欺负我了……啊……亚一”

    亚一……亚一……依依的呻吟和老头放肆的笑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闭上了眼睛,转身,打算到一个听不到声音的地方冷静一下。谁知道一直在我身边念经的那个侍者却开口了。

    “客人你不用紧张,你看见你女朋友的奉献,现在是不是有了愧意?别怕,神根是宽宏大量的,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在搞什么,但有你女朋友的祈愿,神根一定会给机会你改过的,你也不要辜负你女朋友的一片苦心。”

    这话不单令我有些无语,甚至还有些厌恶,但这名侍者明显有些话痨,他继续说道:“不过有些事情,恐怕神根也是不会原谅的,客人你有没有听过,最近有人搞了一个手机程序,叫什么寻性的,居然提倡男女性爱之后要用金钱交易!

    男女欢爱是天性,是神根的赐予,岂可用金钱来衡量!那个程序真是岂有此理!

    神根有灵,很快就会降祸给搞这个东西出来的人!啊……客人……你怎么了!”

    我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迷迷糊糊地走到围墙边,无路可走,我没有回头,咬紧牙关,举起右拳,一下狠狠地击打在墙砖之上……
——————————————————————————

    “先生,请问您来找那一位?”

    “嗯,您好,我约了林先生见面,约了早上十点。”

    “好的,请出示证件登记一下。”

    我拿出钱包,从里边拿出身份证,上边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的出生日期,还有居住,最重要的,是有公民福利号码。

    保安拿起电话,打了上去,一会儿之后再回来,把身份证还给了我,态度也恭敬了不少,说道:“陈先生真不好意思,你也知道凡是找林先生的人我们都要和上边认真核实,现在没问题了,请进去,你的临时停车位是在A29,你可以从停车场的9号梯直上林先生的办公室。”

    “没什么,这应该的。”我收好身份证,向保安微笑一下表示多谢,然后开车驶进了停车场,进入停车场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那幢大楼,真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

    停好车,看了一眼上次大小姐停车的那个专用停车位,可惜没有看到那辆亮白色的轿车。

    我依约来见林雄,临走的时候,依依还在睡觉,我打了电话给宾馆的沈总,说依依今天不去上班了。

    “您好,请出示磁卡!”电梯门打开后,我听到了机械女声,于是摸出钱包里的一张磁卡。

    “核对成功,电梯将直达2楼,楼顶办公区。”

    在这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

    “林先生,陈先生他来了。”穿着素白旗袍的兰蕊在前边推开林雄办公室的门,我跟在后边。

    “林先生早上好,我过来了,这一期的资料,我已经交给了兰蕊姐。只是不知您百忙之中要亲自见我,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了。”

    林雄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边,小丁站在一边,把一份林雄刚签完名的文件拿起来。

    “小丁你先出去把文件派下去,然后换衣服进来泡个茶。小陈,兰蕊,来,我们来这边吧。”

    在林雄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套间,供林雄有需要的时候在此休息,在里边摆了一套茶桌茶具,还有几张红木靠背椅。我进来的时候,视线却落在了放在一边的一架古筝上边。

    “以前嘉碧还会上来,在这里弹弹古筝,她说我经营公司太辛苦了,要解解我工作的乏,让我的神经放松一下,偶尔还会过来在我身上撒娇,有时候我让她搞得受不了,只能把她按在那边的床上教训一番,让她乖一下。哈哈,不过,现在她已经很少上来了,我听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小陈,你见过他吧。”

    我缓缓点点头,以林雄的能力,怎么会连他女儿有没有男朋友都不清楚?此时,我听到兰蕊的声音:“来,陈先生,你坐这里吧。”

    “好的,谢谢兰蕊姐。”

    等我们三个都坐下,林雄继续说道:“我经常想,我有这个女儿,是上天给我的赏赐吗?她可帮我解决过不少问题,有些老东西和我谈合作条件的时候,经常第一句就说,听说你有个很不错的女儿……哈哈哈。”

    “的确,大小姐是极品,我相信尝过她的人,绝对不会忘记。”在林雄面前恭维一下林嘉碧耐操好玩,可以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只不过我实在有点顶不顺这荒诞感。

    “哈哈,说得好,我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把嘉碧献出去?这点兰蕊最清楚了。

    小陈,你看到的这架古筝是嘉碧学弹筝的时候用的,所以放了在这里,她后来出师了,她师傅送了另外一架筝给她,这个女儿高兴得不得了,一直拿在身边。这架就放在这里了,我叫小丁有空就擦拭一下,不要落了尘。”

    “大小姐的古筝确是弹得很好,我上次有幸听到,确是惊为天人,令人无法忘怀,我一直想有机会再听一次了。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如愿。”既然林雄不肯直接说叫我上来的用意,我就顺着他的话多扯几句。

    “其实我也很久没听到了,我这个老爸现在留不住她了,我让她学古筝,想不到搞到后来,连女儿都赔了进去,哈哈,我真是无能呀。本来还有个小女儿,唉,她性子又不好,时不时就和我吵架,我头痛死了。”

    林雄说着他的家事,气氛有些微妙,我也不知应该接什么话好,幸亏这个时候,小丁回来了。

    “林先生,陈先生,兰蕊姐,丁芷来为你们泡茶了。”

    我抬起头,小丁居然换了一身衣服,从原来的一身黑色西服套装,换了一袭素色的对襟长裙,头发也盘起并插了一条珠钗,整个人的感觉马上从干练靓丽的高级办公室行政人员变成了秀雅温柔的古装美人。

    不过我倒有点失望,我还是更希望看到她继续穿着那套西服黑丝短裙的职业装。我招小薇进来当公司的前台,也是因为她的身材很适合穿职业装,我曾买了套类似的套装给小薇,叫她在我面前换上之后,我只感觉血脉贲张,在办公室狠狠地操了她一次,操得小薇一直到昨天还是念念不忘。

    “好了,我不说那些烦心事了,暂时歇一下,看看小丁泡的茶吧,小丁,用那个最顶级的乳前茶吧。”

    “好的,林先生。”

    最顶级的乳前茶?!就是那天大小姐说过的,为了茶香更盛,采茶女在采之前让男人在茶田里操一次,在高潮之后,全身都散发出最愉悦的气息的时候再开始采的那种乳前茶?!这下我都真让勾起兴趣了,想尝尝顶级的乳前茶是什么味道。

    小丁开始了烧水、烫杯、倒茶叶、冲泡的整个过程,那兰花指和优雅的身姿倒是挺令人赏心悦目,尤其她的笑容,很温柔,像淑女在偷窥自己的意中人。当她把热水冲入盖碗的时候,整个房间马上弥漫着的那一股香味,真如同女儿家的体香,随着茶水的交融,空气中的香味的层次更为分明,甚至可以感觉到乳房奶头上的渗渗乳香,与那蜜穴中的淡淡蜜香。

    “这茶这香气……啊……小陈,这茶一年只产那十几斤,我这次拿到了大约一斤左右。对了,兰蕊,你知道这是茶谁采的吗?”

    “林先生说笑了,兰蕊又怎么会知道。啊!这片茶山是传送集团食品公司的,难道是,是王家小姐采的?”

    “哈哈,我就知道兰蕊你猜得出来,没错,是王霖铃今年在茶山收成的时候去采的,同去的还有她电视台的另外几个女主持。老王把她女儿采下来的茶当宝贝似的,连我这关系也才拿了那么多。小丁,我们不能辜负老王,你就替这从王家大小姐胸乳上取下来的茶加加香吧。”

    “小丁遵命……”小丁把盖碗中的茶倒入茶海之内,再分开倒入四个小茶瓯里边。接下来,她把身上素裙的衣带解开,对襟自然就松开。小丁再素手掀起衣裳,她的一对虽然不算丰满,但尖挺的乳房完全外露了出来。

    搞什么,加香?放奶头泡茶水里?不是吧?!

    却见小丁双手拇指和食指各夹起一个小茶瓯,将茶瓯紧贴在两边乳头下的肌肤上,茶瓯应该还很烫,她贴上去的时候,我的心都揪了一下,但她的表情却是若无其事。

    “乳前茶乃玉女香氛所化,男女交欢,天地孕育,衍为此香。今有佳茗在前,小女子自惭形秽,纵使灰烬香熄,亦斗胆用此陋胸蔑乳,为茗增香,请贵宾稍待。”

    说完,小丁轻轻地把小茶瓯放在自己的乳肉上磨转,从淑乳的左边,缓缓再转到右边。可以看见茶烟袅袅,在她的如珠如玉的新剥鸡头肉与酥胸上升起,一直飘到她微微浅笑的玉颜。

    如事者三,小丁才把茶瓯拿下来,放在两片茶托之上,“增香已毕,请贵宾品尝!”说着,把第一杯先递给了自己的主人。

    林雄没有说话,只是笑笑,没接,小丁自然懂他的意思,改把第一杯茶递了给我。

    “谢谢林先生,谢谢小丁,谢谢兰蕊姐,谢谢赐给这茶一切美好的人!”我伸手接过茶瓯,虽然不知道刚才那增香有没有起作用,但这茶的香气,确实比当初在根场品的乳前茶更馥郁。再观茶色,在纯白色的茶瓯衬托下,淡淡的黄中带绿色如琥珀,晃一晃,沁沁茶香更是散发而出,从鼻端沁到咽喉,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畅。

    “小陈,品尝一下吧,哈哈,看你光是品茶香就已经那么陶醉了。”在场的四个人,包括小丁自己都拿了一杯。

    茶的入口非常绵远顺滑,水一下子就入喉,只留下一口的余香,很快,甘淳从舌尖渗出,然后向上蔓延到整条舌头,再到牙齿、牙床,最后是整个口腔的内壁。碧水沁韵,美人甜香,于舌尖上惊鸿瞥现。饮者可曾忆及,那缠绵悱恻,春风十里。

    “怎么样,小陈,这茶感觉怎么样。”

    “嗯,要我说,就好像这茶瓯。”我笑着看着眼前还半裸的美人,她的表情,也被我这话勾起了兴趣。

    “哦,莫非陈先生的意思,是像这个杯子一样渺小,而且一片空白,平平无奇?”小丁在说笑,也在给我留赞美的空间。

    “小丁你误会了,我意思是,像刚才你对茶瓯的增香一样,我的整个身体都被佳人的一对傲人玉乳转过磨过,又如一个疏懒躺在卧榻上的美人,全身无遮无掩地在我的舌头上起舞。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吸纳着这个美人的体香了。”

    “哈哈哈哈,小陈你形容得好,不过了……小丁虽然茶艺好,但毕竟先天不足,这香气,总是稍欠。算了,小陈,我们说正经事吧。”

    我当然明白他“先天不足,这香气,总是稍欠”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他要说正事,那我也不再将话题向大小姐身上扯,就点点头,说道:“早就等林先生你的布置了。”

    “兰蕊,你来说吧,毕竟你是具体负责市场这块的,我就静静品茶就行了。”

    “好的,陈先生,市场部门根据你上两次提供的数据,进行了两次针对性很强的专门市场营销活动,效果远超我们的预期,我和林先生都很满意,也很佩服你可以想出这个主意,利用这个手机软件,来收集我们需要的用户信息。公司之前的市场数据收集,都费时费力,而且效果偏差很大。”

    “很感谢林先生和兰蕊姐的赏识,我本人真是惶恐。其实要收集潜在用户的相关信息,没有什么比利用他们天天随身带着的手机更靠谱了,我现在打算继续强化软件的信号追踪功能,可以分析所有使用过『寻性』用户的日常行为,他们去过的地方,他们消费过的场所,会有更细致的分析。从他们每次进行陪护邀约的时间、地点、频率、金额,就可以推定出不少东西。”

    “很好,这也是我和林先生想看到的,我们接下来将会有一系列针对在校大学生的整体市场规划,我会把相关的资料发给你,我相信大学生应该是『寻性』的重点用户,拿这些数据应该没问题吧。”

    “在校大学生占了现在总用户的2。7%以上,确实占了很大的比重。我回去马上将数据整理出来,这两天就可以交过来了。”

    “上次的费用我已经打过去你的账户了,陈先生,再接再厉,你有这个头脑,就证明你是个人才,公司肯定会和你继续保持合作的。”

    “很感谢林先生与兰蕊,能得到你们的提携,是我和『寻性』莫大的福气!”

    接下来,兰蕊看看林雄,林雄放下了手中的茶瓯,我知道今天的正题终于来了,如果只是谈业务上的合作,何必林雄亲自见我,单是兰蕊已经足够了。

    “小陈,我就长话短说吧,现在我们之间的业务来往,都是兰蕊和你联系的,你也跑过来几次了,其实大家也忙,你也忙,兰蕊也忙,像今天这样在这儿喝茶的时光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我估计兰蕊现在心里都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下去继续处理其他事情了,哈哈。”

    “林先生说笑了,这也是公司的正事呀。”

    “哈哈,虽然兰蕊很用心,但我也感觉没必要这样。我想找一个人,专门负责我们和你们公司的沟通。兰蕊就不用亲自来交接了。”

    “这个当然好。”我心里却开始嘀咕,之前要兰蕊亲自交接,是因为我提交的资料说老实是在走钢丝,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私隐方面的保护,所以这项业务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说到底,在公司,王林圣也不知道我在私底下交易这个,他只知道寻性是一个男女之间共享性器官的软件,同时也替女生赚点小钱。他经常不回来,也为我在公司开发这些带来了便利。

    那么,这名具体负责的人是谁?那肯定是林雄非常信任的人。

    “小陈,还有一点,为了沟通上的顺利,我们委派的这个人,希望可以在贵公司上班,不过放心。她的工资由我们支付,而且她只管我们合作上的东西,贵公司的其他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干涉的,你放心好了。”

    这……尼玛呀,真是老狐狸!这个人派过来我公司,是来当间谍?当眼线?

    当监工?还是来盗取核心技术的?妈的,但现在想一想,我根本没有拒绝的底气,或者说,已经是骑虎难下。

    “这个……对于我们的合作来说,当然最好不过,就是不知道林先生你打算派哪位过来?估计肯定是你最信任的人吧。”

    “哈哈哈,信任嘛,唉,也就是这样了,她少点气我就很高兴了,小丁,去看看嘉华来了没有!”

    嘉嘉嘉嘉嘉华……二小姐?!是了,虽然“头痛死了”但毕竟是两父女……怪不得要林雄亲自见我,亲自来布置。只不过现在要轮到我头痛了。

    “好的林先生!”

    小丁起身走了出去,林雄继续说道:“小陈,我知道小女和你有过一些不愉快,但那是小事了,嘉华她人来得快去得快,不会放在心上的,你放心好了。她还要上课,不会每天都去的,一个星期大约去两三个半天左右吧,我想也足够了。”

    “林先生言重了,二小姐肯来,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我会全力配合她的工作的!”我心里则开始盘算着如何向王林圣解释公司怎么多了这样一个人。还有,她和依依见到了面又会搞出些什么,这钢丝走得真是一点也不轻松。

    很快,外边传来了脚步声,小丁先走了进来,然后,就是穿着一身黑色T恤短牛仔裤,整个学生清爽打扮的林嘉华,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她的白腴修长的大腿上,她后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女孩,我从没见过,但可以和二小姐上来这里,肯定不是普通人。

    林嘉华进来后,瞟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爸,兰蕊姐,芷姐,我来了。”

    看到她进来,一直坐着的兰蕊和小丁都站了起来,施礼说:“二小姐,二小姐你喝茶吗?”

    “哈,芷姐,不用了,我来就是和我爸聊几句。”

    “在场有客人了,你也不打个招呼?!”林雄终于开口了。

    “陈先生,你也在呀,真是好久不见了。”

    林嘉华看着我,虽然带着笑意,但明显眼神相当地冷。

    “二小姐,欢迎你来我们公司指导工作,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又可以加强了,真是幸事!”

    “陈先生你搞出来的那个软件很了不起,我周边的同学都在用,有些都搞到经常不上课。有些女同学举个二维码,在下边写了价钱,就等男同学上来扫,然后随地就开战了。有些半夜接了单,还爬墙出去,学校的领导抓狂得很了,哈哈。”

    我当然不会接她的茬,就是笑笑。此时,站在林嘉华后边的那个女孩走了上来,一下单膝在林雄面前跪下,说道:“若若见过主人。”

    又一个私人助理!林家到底有多少个呀,妈的,我以后真是事业有成,我也弄一两个私人助理来玩玩。

    “起来吧,若若,有客人在呀。”

    “是!若若见过陈先生。”这位若若长得一副娃娃脸,和嘉华站一起完全就像一对大学同窗闺密,甚至衣着也很相似。她向我盈盈施礼,我连忙点头回礼。

    “林先生身边的美女真是多,令人艳羡呀。”我籍此机会把话题扯开。

    “小陈你不需要羡慕什么,你记住,男人只要事业上有成就,女人是很简单的事情。你不要看我身边这几个助理好像都长得挺漂亮,觉得我是贪色。但她们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都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不然我不会留下她们的。嘉华,你应该明白你要负责什么了,这件工作也与你的大学专业对口。你去到小陈那里要开朗些,礼貌一些,有什么事多和陈先生和兰蕊沟通联系,不要说句话都好像在奚落人家挖苦人家,更加不要发脾气,好吗?”

    “爸对我的教导,我怎么敢不记得了,放心,女儿答应过你,自然会好好做。”

    “你就和小陈约个上班的时间吧,若若,二小姐去上班的时候你就不用跟着了,回去家里陪主母吧。”

    “是的主人。”

    “小陈,我还有句话要和你说,但这次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说的,嘉华日后如果在你公司搞出什么事,也请你多多包涵,就当我林某人教女无方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派过来笃定要搞出什么妖蛾子的吗?真是头痛死了。

    但我口上只能说:“那里的话,二小姐冰雪聪明,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合作愉快了。”

    说着,我看着林嘉华的目光,她冷冷的眼神中,居然闪过一丝的狡黠。
TOP Posted: 2018-10-08 15:02 | 回229樓
念逝水年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7
威望:3 點
金錢: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7-27

期待更新
TOP Posted: 2018-10-10 19:38 | 回230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6, 10-17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