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四九巡城]县(令)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四九巡城]县(令)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四九巡城使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34
威望:229 點
金錢:43 USD
貢獻:351 點
註冊:2016-02-19

县令8
书记的眼神让窦大天不寒而栗,陌生而恐惧。他呆楞了一会,不知道是接这个话茬还是就含糊过去。可是书记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决定不可更改,甚至能让你看出他曾经为了这个决定也是做过斗争的。
窦大天还是没说话,他有点胆怯,作为一个公安局的局长,要做这个决定,真是难为他了。他突然下决心,先含糊过去吧,这话说出来就可以了,他不准备配合聊这个话题了。
大哥,你看,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么?没有的话我先回去安排了。
书记想了想,他看出来了窦大天的犹豫,他也知道这个决定不好做,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目前的现状,他只有压迫窦大天给自己卖命了,他还得庆幸当初是找的窦大天借的枪,要是找的别人,事就更难办了,不知根不知底,只好等着结果了。
没有了,就按照你说的安排吧。以后就电话联系。
窦大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书记跟着送出来。
突然窦大天想起了什么,问到:
昨天去你家的时候,嫂子是不是说还丢了一套自己在县城打的首饰。
是有这么回事,那是用你嫂子的旧首饰毁了打的,在县里找了个首饰匠打的。
那能不能问问嫂子那个首饰匠在哪住,打的时候有没有花样。我派人去看看。
行,我这就打电话。
书记掏出来电话,给夫人打过去。夫人很快就接了。
你打首饰那个首饰匠在哪住,你还记得打的啥花样不。
首饰匠啊,他就在大市场往东走路边,有个店。啥花样啊,那我得去看看,说不出来。
距离很近,书记的电话声音窦大天听得清清楚楚。
大哥,这样吧,你让我嫂子去那个首饰匠那,按照原样打一套一模一样的出来。
行。
窦大天说完拉开门转身走了。迎面碰到了来找书记的刘副县长,他热情地跟窦大天握了握手,
很长时间没看到窦局了,忙什么呢?
我忙什么,这不书记刚给安排的工作,要求治安整顿一个月。
辛苦,辛苦,全县的治安形式这么好,都是你们的功劳啊。
行了吧,别带高帽给我了,你找书记吧,在里面呢。
窦大天说完了就下楼去了。
刘副县长敲了敲书记的门,没人说话,刘副县长又敲了几下。里面有人喊了声进来。刘副县长推门进去了,书记您好。
哦,小刘,有什么事情么?
有时间么,书记,想跟你汇报一下关于省里农机试点补贴的事情,您看那个乡先搞,下面有几个乡已经活动到我那去了,都要争取第一批试点。我有点犯难。
书记皱了皱眉头
这事你负责的,你就做主吧,那个乡都可以。
刘副书记愣了一下,书记原来跟他不是这么说的,前天开会之前,书记看到他还跟他说不要轻易的做决定,要平衡这些乡干部的心情,要仔细挑选搞试点的乡镇,今天有点反常啊,这是怎么了,我负责了倒是可以,别到时候我在说了不算。
先这样吧,小刘,我还有点事。
刘副县长赶紧起来,说:那好的,我先挑选一下,看看符合条件的乡镇,回头我在让您看看。书记摆了摆手。
就你负责了,这事,不用问我了。
刘副县长带着一丝怀疑跟兴奋的心情走出了书记的办公室。
看到门关上了,书记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县局胡局长,跟他把准备县里治安整顿的事情说了一下,另外又着重说了一下这事让窦大天负责,胡局长没迟疑地就答应下来,这是好事,书记重视治安,说明对公安工作的支持,他没有什么该反驳的,只是让窦大天负责他有点想法,窦大天上位的势头非常明显,难道书记已经跟窦大天达成了共识,要趁这个机会给窦大天立威么?他俩是同乡兼发小,也正常,爱咋咋地吧,反正我要退了,谁干能咋地,他们爱争争,爱抢抢,反正跟我没关系了。胡局长想到这,心情舒畅了不少。
胡局拿起电话打给了窦大天,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嘱咐他不要辜负书记跟全县父老的嘱托,务必在这一个月的治安整顿中做出成绩,要让全县的治安在这一个月里大变样,让老百姓看到。
窦大天撂了电话,摇了摇头,这个胡局长,就是那么爱唱高调,不管什么事都上纲上线,真是要退了。
他拿起电话,打了办公室小王的电话,让他通知全县下辖乡镇所有派出所,治安联防,交巡警大队,明天上午九点县委会议厅开会,必须到,不得请假。小王答应一声通知去了。
窦大天手托腮帮想了一下,给他三弟窦大海打了过去,大海,干啥呢?
哦,大哥,我刚睡醒。
你那边安排咋样了,人撒下去了么?
人我安排完了,具体怎么开始还没合计呢,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好,这事不能耽误,你可别不当回事。
好,误不了事,大哥。
撂了电话,窦大海起床,拍拍旁边的娘们,起来,我有事,你先走吧。
那娘们赤身裸体,还在酣睡的她被窦大海扒拉起来,满脸的不情愿,眼睛还迷糊着,光着身子,起来去了厕所。窦大海从床上跳了下来,把衣服套上,地上还有两个空的红酒瓶子,昨晚他送走四哥以后,坐在那睡不着,想起来这里离商业街不远,哪里有个他相好的,在哪里开酒吧,反正也睡不着,打了电话叫来了,俩人喝了红酒,喝到凌晨才睡。
那娘们收拾完了,看着海哥,我咋走啊,你不送我啊
我没工夫送你,还有事呢,没听到刚才打电话么,你自己走吧。
我没带钱。
海哥从裤兜里掏出来有1000多,查了查,没等查完呢,那娘们一把抢过去,真抠,还查。
海哥看了看她,摆摆手,都拿去,走吧走吧!
看着她走出了门,海哥悻悻到,妈的,比小姐还贵
拿起电话,给四哥打电话,没接,再打,还没接。我操,这小子跑哪去了。
海哥想起来,昨晚给他的卡,妈了逼的,准他妈是赌去了。操,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
海哥抓起外套,把外面的卷帘门放下来,开上车就奔着游戏厅来了。奔驰直接就冲到了游戏厅的门口,速度比较快,伴随着尖叫的刹车声,车停了,他跳下车,重重地关上车门,连火都没有熄,就进去了。进去了也没看别人,奔着前台后面的小门就过去了,门口的小弟还没来全,看到这个陌生的客人,赶紧站起来拦他。海哥抻着一个小弟的脖领子给薅了一个跟头,一点没有防备的小弟被甩了出去,另外一个小弟从坐着的椅子旁边拿出来一个棒球棒,还没等举起来,海哥手指着他,小逼崽子,放下。那小弟有点懵,这是什么人,什么来头,这气势跟往常的闹事的不一样。
那小弟被吓住了,举起来的棒球棒又缓缓的放下去了,那个被甩了一个跟头的小弟爬起来从他们放家伙的地方掏出来一把西瓜刀,但是也没敢往上冲。
海哥看到他掏出刀来了,笑了。小孩,你不认识我吧,我玩刀的时候还没你呢。我来找人的,不是来打架的。你俩上一边去,别找不痛快。
那个拿着棒球棒的小弟壮着胆子问了句,
大哥,你找谁呀,里面就一个人。
我就找这个人。
顺手拉开了小门,俩小弟跟着海哥走了进去。
里面真的只有一个人,陌生人,海哥也没见过,不是本地人。一个人在那玩呢,看到海哥走进去,头也没抬,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轮盘里面的小球。
海哥走过去又仔细看了一眼,确实不是。问身后的小弟,老四来过没有。
那个老四,那个拿着西瓜刀的小弟问。
棒球棒的小弟接口到,你是说四哥么?干工程的那个四哥。
对,就那个老四。
哦,昨天下午来了。待了一会,赢点钱走了,当时我在,还给了我一百块钱小费。
那个拿着西瓜刀的小弟甩了一眼,很明显,这小费没他什么事。
哦,海哥的心里突然有点欣慰,没来,那为啥不接电话呢?干他妈什么呢?正想着呢,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四哥来的。
四哥明显还没有缓过来,这一宿给他折腾的,嗓子有点哑,问到,哥,你打电话了。
你干啥呢,电话也不接,在哪呢?
我在宾馆呢,刚醒。
海哥乐了
自己还是
话还没等说完,四哥接了过去,三个人,还有小黑跟大伟。
海哥明显有点失落,操,我还以为你上道了呢。起来吧,别睡了。有事呢,没个逼数。
海哥说完了,看着旁边在看着他打电话的俩个小弟,问他们,这游戏厅谁开的。、
小弟说,不知道,没见过。我们就是看场的。
就你俩,还看场呢,你俩能看住么?
俩小弟有点失落,有点气馁,确实啊,吃了亏不说,还得被数落着,跟四哥说话都那么不客气,我们就别得瑟了。
海哥从兜里掏出来一盒烟,给这俩小弟一人一根。行了,我走了。记住我,下次别拦我。
海哥大步流星地走了,开上车,向着宾馆的方向。
TOP Posted: 2018-05-08 08:51 | 回9樓
四九巡城使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34
威望:229 點
金錢:43 USD
貢獻:351 點
註冊:2016-02-19

县令9
下午两点,窦大天拿着一个记录本走出办公室,去县局的会议室。他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各乡镇的治安负责人,还有县属交巡警大队的负责人都来了。跟以前一样,在开始之前,大家互相交流着,聊着各自在工作中碰到的奇葩事。
窦大天推门进去的时候屋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窦大天在门口稍微站了一下,环视了一圈,有几个离位聊天的马上找了位置坐下了。窦大天去了里面长条会议桌的一侧,坐了下来,翻开记录本。
问了问旁边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小王,点一下名。
小王看了大家一眼,告诉窦大天,温水乡的迟所长家里父亲去世,奔丧呢,没来,他们所得副所长也帮着忙活去了,派了一个户籍员来的。窦大天点了点头。那个女户籍员站起来又坐下了。
别人都来了吧,小王点了点头,我刚查过了。
那好,不点了,开会。
今天叫大家来布置一下县委Z书记关于治安整顿的任务,为期一个月,我先说一下具体的任务内容。窦大天接下来把任务内容说了一下,然后把记录本合上,放在一边。
请大家重视这次任务,集中精力,这一个月我们要拿出成绩来,让全县的老百姓看看,这次为期一个月的行动中,所有的下辖单位,不允许休息,不得请假,所有的任务必须按照指标完成,完不成的主管领导就地免职,另行安排,整顿期间如果发生大案,要案,全单位全年奖金扣发,领导就地免职,所以请大家重视这次的行动,不要消极,我是本次行动的总指挥,所有行动期间发生的案件,直接汇报给我,我电话24小时开机。有问题直接打给我。
对于近期释放的两劳释放分子进行严格监督,防止二次犯案,偷盗抢等百姓怨言大,伤害深的犯罪行为是这次行动的重点打击对象,那些外地流窜来的,本地多次犯案的有前科的盗窃分子是这次严控对象,要求大家严格审查,要是有反常行为,立刻传唤审查。
另外昨天省里的通报大家应该都看到了,不光是高速,还有县路,乡镇的重点道路,都要设置执勤点,对外地车辆严格审查,对走私车,套牌车看到一个抓一个,所有的查获车辆先集中停放在县里交警队在大李镇的停车场,不许私自讲情放车。对于这次行动中出现的说小话讲情不讲法行为,要严肃处理。
所以呢请大家一定重视这次行动,温水乡回去以后跟你们所长讲清楚,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让他打给县局打电话了解。别到时候犯了,说不知道,不清楚,这话别跟我说。
大家清楚了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现在就问。
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有,保证完成任务。
那好,散会。
窦大天叫住了高速巡警大队的吴大队
老吴,你等会,我跟你谈点事。
刚要走的老吴站住了,把手里的小包从新放到了桌子上。大家陆续地往外走,小王问到,窦局,还有什么事么?
你去把刚才的会议记录打一份给县委Z书记拿一份,给胡局拿一份。小王拿起笔记本电脑答应一声走了。
窦大天示意老吴坐下,老吴,这次省里通告你们高速巡警是重点啊,如果嫌疑人到了咱们境内很有可能从你们那露头,当然不来更好,但是来了就不能让他从我们县里跑了。
明白,窦局。你有什么指示么?
你先坐下,别着急。你回去把昨天上午八点到晚上九点的收费站的监控视频节录下来送到县局来。先留底,我派人审查一下。
怎么了,窦局。
没事,就是配合一下通告,正常嫌疑人就应该是昨天过境咱们县,所以先留个底,万一要是已经过去了,咱们也不用费劲了。
那行,我回去派人弄完了送过来。
好,有没有什么困难,老吴。
嘿嘿,我倒是没什么困难。就是上次跟你说的我小姨子的编制的事,在交警队干了好几年了,还没着落呢。
编制啊,现在紧张,咱们局里超编这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再等等吧,马上有几个派出所的老警察要退了,不行到时候调个派出所下去当个户籍吧,顺便把编制问题解决了,就是上班远点,以后慢慢调整,不要着急。
那行,窦局,等行动完了我跟我小姨子请你吃饭,你可别客气。
行,到时候再说,这次行动你可别马虎了,到时候我挥泪斩马谡。
请领导放心。
老吴挺着他那浑圆的肚子敬了个礼走了。
窦大天打开手边的记录本,拿起笔,写下了本次会议的内容重点。又坐在那里寻思了一会,给他媳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媳妇晚上回家吃,媳妇答应了一声电话撂了,没有说什么,他们夫妻已经习以为常了,结婚二十年了,该说的说了,该唠的唠了,已经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了。孩子是他们唯一的话题,窦大天更多的精力就在工作上,书记丢枪这事要是没有的话,他都觉得有点精力过剩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起电话给窦大海打了过去。窦大海很快就接了,
老三,你那边怎么样,安排完了么?
完事了,人下去了。现在就在市区里晃荡呢。
老三,你可注意点,多动脑子,让手底下的人嘴严点。
放心吧,大哥,他们啥也不知道,就老四知道,我跟他说了,老四我俩商量完了。
那就好,县里面这边我能控制,市里边还有平元区跟元县那边就得靠你们了,我不能插手越界,就算是真的有线索了也得靠你们。
行,没问题。就是市里面复杂点,其他地方好说,都是郊区,没啥可查的。
那也别大意了,一定要认真的查,让手底下的人认真查,给他们钱,让他们认真查,别漏了。
行了大哥,你跟我二哥一样墨迹,哎,大哥,这次中石油在县里打井的事咋样了,帮老四要点活吧,我答应他了,要不他也不能这么卖力。
那事好说,书记一句话的事,这时候书记啥都能答应。
那行,你抽空跟书记说一声吧。
等有线索了再说,现在书记正闹心呢,哪有功夫管这事。
那也行,大哥,你当个事记着。
好了,不说了。我回办公室了。窦大天站起来走了。
书记在接到会议纪要跟关于这次治安整顿的起草文件的时候,由衷的高兴,同时也对窦大天的雷厉风行表示赞赏,专门打了电话,叮嘱窦大天一些细节问题,争取主动,有什么事情他会鼎力支持。同时告诉办公室把会议纪要跟签署完毕的文件抄送一份送去市里,告知关于县里即将开始的行动。市里接到文件以后,对于Z县的行动大力支持,常务副市长大加赞赏,转抄文件到市局,批复全市照此文件,开展全市的治安大整顿,对社会丑恶现象开展一次攻坚战,就这样,全市都被调动起来了。
在一个打着旅馆字样的老旧二层楼里,大壮召集了手底下全部的小姐在开会。
市里开始严打了,要放假一段时间,先停了吧大家,回家待一段时间,等我通知,预计是一个月。都回家,别再市里待着了,要是有谁不走接私活,被抓了,别找我,找我我就花钱给送教养,到时候别怪我无情。听好了么?
知道了大哥。
小姐妹们互相说笑着,研究准备用这一个月出去旅游,计划去那玩。
大壮又叮嘱了一下,出去玩也得注意,别喝酒闹事,让人领走了白玩,别他妈干赔本买卖。
小姐们嬉笑着收拾东西去了。
游戏厅里依旧热火朝天,没有其他娱乐,这里更火爆了。好多的人排队在后面等着前面的人下机。甚至有人输光了,把位置卖了100块钱。
门口几个小弟在沙发上坐着,偶尔说句话,多数的几个在看手机,不时地看着厅里的人,扫视着人群。那个跟海哥动刀的小弟正在跟旁边一个染着金黄头发的小弟聊天。
这几天真他妈倒霉,昨晚上约了个妞,x他妈的,正他妈干着呢,来大姨妈了,整的我小弟弟上全是姨妈。
傻逼,活该,你他妈要倒大霉了。人家说干炮的时候碰到来大姨妈就要倒霉。
滚犊子吧,我碰好几回了,还不好好的。
攒着呢,倒一个天大的霉。
正说着,推门进来一个人,还是以前不紧不慢的步伐,脸上带着一点微笑,那个眼尖的小弟立刻站了起来,
四哥来了,好几天没来了。
忙啊,里面人多么?
多啊,这几天天天爆满,老孙跟灯哥全在里面玩呢。
最近有什么新选手加入么?
有啊,挺多呢,有一个高手,在厅里赢了七十多万,这几天。
我操,谁啊,这么厉害。
不认识,以前没来过。
那我得见识见识,在里面么?
今天还没来呢.我估计快了,他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来,能玩一宿。
行,我先进去玩一会,看看几天没来手气咋样!
那小弟拉开门,大家看着四哥迈着悠闲的步子进去了!
TOP Posted: 2018-05-08 08:51 | 回10樓
四九巡城使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34
威望:229 點
金錢:43 USD
貢獻:351 點
註冊:2016-02-19

县令10
海哥来到宾馆的时候,四哥他们三个已经收拾完了。正在等他。敲门进来的海哥,看到满地浪迹,貌似经过了一场混战。笑着说,你们三个小子干啥了,找了几个啊
四哥嘿嘿笑着说,我找了俩,帅哥。
小黑跟大伟看着四哥,是,我俩菊花被爆裂了。四哥太猛了。
吃没吃饭呢,我也没吃呢,先下楼吃点饭吧。
四个人下楼去餐厅吃饭。吃完了,海哥跟小黑大伟说,你俩开我车,去我二哥那,取点东西,我给我二哥打个电话。
大伟接过海哥的车钥匙,跟小黑走了。
海哥跟四哥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四哥开口问海哥:找我有事吧。
是啊,昨晚你走了,我也一宿没咋睡,家里碰上这么大个事,不着急不行,找你就是想合计一下,看看这事到底怎么办,不能耽误啊。今早大哥给我来的电话,让咱们抓点紧。
四哥点着头,吸了一口烟。
小黑跟大伟咋样。
他俩能咋样,跟我这么多年了,能信得过。我就准备安排他俩办这事。小黑心细,大伟虽说有点毛,但是敢干。我昨晚睡觉还合计了一下。让他俩负责外围吧,去元县那边,那边我有个同学在派出所当副所长呢,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忙照看点。市区这边咱俩一起吧,我转悠这几个典当行,还有游戏厅,找找小旅馆,看看没有没有外来的道上人。
你去看看找以前那几个在商贸城附近掏包的,那个进去的三眼鼠刚出来,前两天我看着了,还在商贸城那晃荡呢,他是这帮比的老大,估计还得干本行,要不他得饿死。那个二逼你去找他吧,我去了他不能给面子,他害怕你。
行,这两天别去玩了,等这事完了,咱俩去澳门,看看真正的赌场,哥出钱。你随便玩,这事要是办结了,大哥就是县局一把了,到时候咱们啥事都好办,要啥有啥,办不成,等着跑路吧。
是啊,海哥,你说他妈这事也奇了怪了,一般懂点事的小偷不会动喷子的,都怕摊上事,这小偷敢动,你说能不能有点别的事。
海哥沉思了一会,还能有啥事啊,你指的是什么事。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有人故意的针对Z书记,或者想借这把枪针对大哥。
那估计不能,这把枪在Z书记手里没外人知道,大哥说了,那还是他在治安科的时候借出去的,这都好几年了,要是真的有事,早就出来了,就是因为没事,大哥才大意了,要不早收回来了。
海哥说完,看看四哥。接着说到,别想那么多了,现在要紧就是先把枪找回来,找回来了,万事大吉,找不回来想再多也没用。
四哥突然问到,海哥,你那本田雅阁呢,在家么?
海哥突然想起来,昨晚被那娘们开走的车还没送回来。
借出去了,随时开回来。
先把车要回来,给大伟小黑他俩办事开。我手里没别的车。
行,海哥掏出电话来,给昨晚跟他喝酒的娘们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车送到宾馆来,钥匙交给前台。
你手里现在还有活么,工程上正干着的。
没有,过了年干了俩活,等着验收呢,工程部答应给我的活局里刚立项,等通知呢
那行,正好没活,把这事办了。
海哥,你说能不能是外边来的人干的,不知道什么情况,冒懵来的。
那也有可能,现在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大哥那边下午能把书记家周围小区的沿路监控视频还有高速路的视频拿过来,等拿过来了咱俩晚上连夜看看,找一下有没有可疑的外地车。要是能从视频上找到线索,这事就好办了。也省得满市区的瞎找,现在没谱啊,这么大个市,找个人费劲啊。
说的是啊,别说就咱们这几个人,就是公安找也费劲。
说到这,四个跟海哥一起叹了口气,确实难啊,说起来容易,真干起来,实在太难了。大海捞针一样。
要是外地来的那可就完了,早跑了,可那把枪,要是不出事还行,出了事就是大事。随时都像一把悬在脑袋上的剑,不过要是真的找不到,也没办法,只好祈祷枪别出事,小偷是个高手,别再作案,别被抓到。不过这也很难,很少有小偷能把握得那么好,一般都是连续作案,干一次,消停几天,挥霍空了再出来干。四哥在那自己合计。
海哥的电话响了,那娘们到了,告诉海哥钥匙放前台了,店里开门,她回去了。海哥嗯嗯地答应着。撂了电话,海哥说:
就这样吧,咱俩先下楼,等他俩回来。你跟他俩说明白了,尽量别太张扬了,这事不能整太大动静。
放心吧,哥,我心里有谱,我就说是你安排的就完了。别的不跟他俩说。回头先给他俩拿点活动钱,元县就让他俩跑去吧。
行,钱带够了,能花钱办的事,就甩钱,能花钱办成的事,那都不是事。不够了我那还有,刚才他俩去我二哥那拿来的就是钱,我今早给二哥打的电话,让准备的。
那行了,就这样,下楼吧。
在楼下等了一会,小黑跟大伟拿了一个硕大的双肩包回来了,放到海哥面前。
你家二哥说了,让我俩直接交给你。海哥
行,沉不沉?
沉,海哥。有几十斤吧。
知道是什么么?
不知道,没打开看。
好,打开让你俩看看。说完,海哥拉开了拉锁,里面都是钱,整整齐齐的码着。
好好干,你俩,认真点,一会你四哥能把事跟你交代一下,这事办好了,这钱就有你一份。
小黑跟大伟听到海哥这么说,有点吃惊,还有点惊喜。他俩看了看四哥,四哥点了点头,证实了海哥的话的真实性。
啥事,四哥,你说吧,上刀山下油锅,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大伟就不是个带把的。
小黑看着大伟的高兴劲,看了看四哥,出啥大事了。
一会跟你说,海哥你先走吧。我们三个研究一下,有事打电话。
那好,海哥拎着双肩包走了。
走,咱们仨先上楼,大伟,你去前台把海哥的雅阁车钥匙拿上。
大伟一路小跑的去前台取了车钥匙。三个人上楼了,小黑跟大伟看着四哥,等着他开口。
四哥笑了,你俩个财迷,看到钱都要吃人了。先消停会,我把事安排一下,然后你就走。
四哥你说吧,急死人了。
四哥坐下,点了根烟,吸了一大口。
是这么回事,县局有人丢了把枪,谁你们就别问了,知道了也不好,就是枪丢了,想让咱们帮着找找。
咋找?小黑问。
操,傻逼,听四哥说完的。大伟埋怨小黑插嘴。
咋找呢,我跟海哥没想出好办法来,目前看只能用笨法,找道上人,看看有没有爱玩枪的或者里手里有枪的人,碰碰他们,看看有没有线索。有了线索咱们也别动,等海哥拿主意,他想办法。咱们不管别的,就管找人,找到了就算完事。海哥说了,找到了,Z县500口探井的井场活加上延长路的活,全是咱们的,能挣个千八百的,到时候我也不能亏了你俩,咱们三个一人一份,剩下的咱们开个公司,干点买卖。
小黑大伟都要哭了,四哥好赌,挣钱攒不下,有钱了就去赌博,他俩这么多年也没攒下钱,四哥倒是挺大方,可是四哥往往是今天给了他俩钱,明天赌博输了,他俩又拿出来给四哥玩,结果这三人都是一样的,钱不断,,但是都没钱。这次要一下子挣这么多钱,可算是看到钱了,那啥也别说了,我肯定要回家给我爹盖个小别墅了,就像四哥给他爹盖的那个是的。
大伟在哪想着,小黑在哪没说话,琢磨这枪该怎么找,怎么把钱挣到手。
好了,都精神点。我说说你俩的任务,车我给你俩借来了,你俩开车上元县,去找一下元县的老鳖,到哪了就说是我让你俩去的,我打完电话了。他给你俩出个人,带着你俩元县跑,碰到事了,能花钱的花钱,花钱解决不了的,去派出所找元登科,那是我同学,到了报我的名,他跟我关系不错,或者让他给我打电话。尽量别惊动他,要是真有事了再找,听明白了么。道上的就说买枪来了,别跟他们扯事。知道六四啥样不?
知道,就算我不知道,大伟明白。
市区我跟海哥负责,有信了叫你俩回来。你们有信了打电话。
行,四哥。那我俩现在就走。
路上慢点开,这钱你俩先拿着,不够了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往卡里转。
好了,四哥。走,大伟。
俩人拿上四哥给的两万块钱,兴冲冲的走了。
四哥送走他俩,给老程打了个电话,告诉老程抽空过来把房退了,他走了。老程没睡好觉,上班正在打瞌睡,迷糊地答应了。
四哥合计了一下,自己先去哪。想了路线,出发了。

海哥拎着钱放到后备箱里,坐上车给窦大天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他也出发了,先去商贸城找三眼鼠。
三眼鼠是市区里盘踞时间最长的小偷,从二十多岁就在商贸城附近混,因为年轻时候掏包被抓到了,让人给脑门上打了一个记号,另外呢这小子有点贼眉鼠眼所以大家就给他了这么个外号,混了有十多年了,出来进去的是常事,手底下的小弟有几十个,外人插不进去,他跟海哥有点渊源。海哥没离婚前,有一次他媳妇去商贸城溜达,被他手底下的小弟掏了包。回家跟海哥说,海哥那时候年轻气盛,哪容得下这事,带着猎枪找到三眼鼠,用猎枪顶在三眼鼠的脑门上,让三眼鼠在大庭广众之下跪下,就那么一次,彻底降伏三眼鼠,三眼鼠把掏包的小弟找到,当着海哥的面,把手筋挑了。
之后海哥原谅了三眼鼠,跟他办了几次事,算是不打不成交,三眼鼠的几个小弟在Z县犯事,海哥也没少帮忙。就这样这么多年过来,三眼鼠最害怕的就是海哥,他惹不起。
海哥的车到商贸城的时候,三眼鼠还没过来,他的几个小弟倒是很勤劳,早早就来溜地盘了。这么多年过去,小弟换了一茬又一茬,没几个认识海哥的,但是海哥的大奔太扎眼了。一停在哪那几个小弟就溜眼瞅着,看着海哥下车,里面有一个认识海哥的,知道他跟三眼鼠的事。赶紧掏出电话来给三眼鼠打电话,告诉他海哥来了,三眼鼠告诉小弟,看看海哥有没有什么事,叮嘱一下小弟长点眼,别他妈下错手了。海哥奔着这几个小弟走过来的时候小弟电话已经打完了。
三眼呢?
海哥好,有事么?
海哥看着这个猥琐的小弟,没有一点印象。我没啥事,给三眼打电话,就说我找他有事。
那小弟笑了,打完了,海哥,三哥正来呢。
海哥点了点头,这小弟很有眼力见。就是长的太像小偷了,职业原因么?
没一会,三眼开车来了,他刚出来不久,上次因为偷一个外商,被全市缉拿,没人保的出来,所以他进去待了半年。这就是一份事业,出来了就上岗。
三眼停下车,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海哥,今天咋了,这么闲呢。
找你有事。出来多长时间了。
有一个月了,啥事,海哥。
三眼怕的是海哥又来要包,他是真怕,小弟不长眼,万一惹了海哥不高兴,他还得赔礼道歉。
没啥事,有没有地方,咱俩聊聊。
有,去那边的茶馆,那是你弟妹开的。
说完了,俩人就向着茶馆方向走。路上三眼跟海哥说着闲话。
我这不岁数大了么,不能老干这个,合计先让你弟妹干个正行,等几年我安排完了,就过来。这么多小弟,跟我有年头了,我也得考虑他们。
海哥点了点头,行啊,三眼,你小子还有点心。有啥事别客气,跟我说。
这么多年,海哥你是真没少帮我,我要是走上正行了,还得靠海哥,你可真的管管我。要不我吃不上饭。
没事,能帮的我肯定帮你。茶馆就喝茶啊,没干点别的。
三眼笑了笑,支了几个麻将桌,没事收点台钱,那几个服务员,有几个能干大活的,我在楼上装修了几个小房间,收点,一天挣不了多少,一两千块钱,人多,费用大,看着不少,扯吧扯吧就没了,派出所啥的这钱我也少不了,这事海哥你最明白了。
海哥笑了笑,你小子这是走正行了么,这是开辟第二战场了。行啊,掏包你干了半辈子了,也算是干出来点名堂,干点别的吧。市里要严打了,已经布置完了,这次可挺严,你这一个月别干了。
真的啊,我操,派出所咋没通知,钱都他妈喂狗了。
刚下来的,我知道的早。你注意点吧。别被抓了,这次派出所救不了你。
行,海哥,一会过去我就安排。
说话到了茶馆,三眼的媳妇正告诉服务员收拾桌子,看到三眼跟海哥来了,笑容满面,海哥啊,哎呀,你这大忙人今天怎么有功夫上我这来。
别废话,找个屋,我跟海哥有事。
行,上楼上吧,那屋刚收拾出来。
三眼他媳妇告诉服务员赶紧拿点水果,干果啥的,送上去,又找过来一个服务员告诉她赶快去外面超市买盒软包中华烟。海哥不抽别的。
俩人上楼,桌子上已经摆满了水果,还有瓜子,烟没一会也送进来了。
海哥看着服务员出来进去,心里盘算着服务员的质量,还不错,这个大屁股。
三眼看着海哥,海哥,这个行,出台。你要喜欢一会你带走。
拉倒吧,没心情。看着服务员出去关上了门。
三眼,我找你来是真有事。
三眼放下手里的瓜子,把脖子向上抻了抻,你说,海哥。
是这么回事,县局丢了一把枪,在家丢的,现在想让你帮着找找。
县局枪丢了?咋丢的?
三眼说完,就知道说错了。连忙摆手,没事,海哥,你说吧,我能帮上什么?
你别管怎么丢的,就是这么个事,你看看访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外地的道上人来咱们这,还有本地的你知道的,有没有谁能干出来。
我这片我可以保证,没有人干这个,外地人不敢来我这片,你也知道。但是出了商贸城附近我不敢说,那边出圈了。干这个的,一般都是老手,不显山不漏水,不像我们,一天到晚抛头露面。
海哥从兜里掏出来五万块钱,扔桌子上。
你先把小弟撒下去,别说什么事,找人,有点嫌疑的,给我列个表,外地的人先派人跟着,告诉我。我挨个访他们。事成了以后不管找没找到,在给你这个数,给小弟分分。要是真的从你这找到了,我出这个数,海哥伸出来一个巴掌。
明白,海哥。我这就办。三眼把桌上的钱揣兜里。
行了,三眼,我先走了。还得去别的地方。
三眼站起来,拉开门,喊刚才那个大屁股服务员,你换一下衣服,跟海哥走。
得得得,三眼,你可别。我这一天都有事,带着她我还干不干了。三眼有点失望,那好吧,晚上有事打电话。
行,我走了三眼。
海哥下楼的声音传到了三眼媳妇的耳朵里,站在门口那拉开门等着海哥,哥你走啊,再待一会啊,总也不来,来了就待这么一会。我打算去饭店订一桌,中午在这让三眼陪你喝点呢。
行了,弟妹,以后有机会。我有事,先走了。
回头看着三眼,别误了事,有事直接打我电话。
放心吧,海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海哥走出门,他们两口子送出来,看着海哥走了,转身进了茶馆。
海哥找你啥事啊
没啥事,来打听个人。
哦,你咋不把海哥留下呢,中午吃顿饭,海哥朋友那么多,以后让他们上咱店里来打麻将啊。
我说了,我能不说么,他有事,着急走。
你叫米娜上楼干啥啊。是不是想让他陪海哥。
我倒是想,海哥没答应。
就你那小心眼,海哥能看上米娜么?
你知道个几把,海哥看着米娜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真的啊,嘿嘿,海哥这口味也不咋地啊。
行了,该干啥干啥去,别这跟我墨迹。我走了,上街了。
晚上回来吃不。
不一定。
三眼也出门了,边走边打电话,把手底下几个得力的小弟召集起来,准备研究一下刚才海哥吩咐的事。
TOP Posted: 2018-05-08 08:52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8-21 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