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迪克牛仔(5月22日更新)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迪克牛仔(5月22日更新)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midiyin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4
威望:7 點
金錢:6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30

 第五节
 “你们先出去吧,我要单独和他再谈谈。”胡蜂女王洗漱完毕后对着安压住迪克牛仔的守卫们说道,那守卫们虽有些犹豫但也出去了。
  迪克牛仔不知道胡蜂女王为什么要让守卫们出去,但他知道只要屋里只有胡蜂女王一个人,那他就有更大的可能说服胡蜂女王放了自己……虽然说几率还是微乎其微,但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反正都要死了,死之前不如再多说几句话呢?迪克牛仔行走江湖靠的是三件宝贝,一就是他那支能使用各种弹药的左轮来对付各种敌人;二就是他夸下那支能随意变化的肉茎来对付各种女人;三就是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在他玩脱的时候能让敌人放了自己;在他当牛仔的这多少年里,一直都是这三样东西的搭配才能让一直浪到不行的迪克牛仔不被杀掉。
  “所以说……这一切都结束了吗?”迪克牛仔说话略带一丝哭腔“我这一辈子,就结束在这里了吗?”
  “哦……”胡蜂女王为此赶到汗颜,她原本打算在杀死迪克牛仔之前先再嘲讽他几句的,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就服软了。
  “我想吃掉的是那个我记忆之中的钢铁男儿,而不是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懦夫……”胡蜂女王虽然这么说,但她并不会真的放过迪克牛仔,她所说的只是几句嘲讽话。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还是请你杀了我,吃掉我,让我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迪克牛仔装作要哭的样子转过了脸去不让胡蜂女王看见,然后又硬挤出了几滴眼泪“我是个懦夫,骗子……我欺骗过你……我不配活着……”
  “你这么说可不代表我会放过你,我还是会一刀刺穿你的头颅,挖出你的大脑!”胡蜂女王随手抄起银制餐刀便要刺迪克牛仔的头颅,餐刀到了迪克牛仔鼻子还有几乎不到一厘米的地方便停下了,但是迪克牛仔眼睛眨都没眨,依然将目光望向胡蜂女王。
  “快点,杀了我,好不让我愧生于世……”迪克牛仔又把脸转过去了一些,将自己的脖子露了出来“来吧,抹掉我的脖子,但还请将口子划的小些……我还想多看几眼……”眼泪在他的眼窝里打转“那个爱了我很久,却被我骗了的女人……”
  “哦……别再胡言乱语了,我根本没爱过你,我愤怒是因为你骗了我关于改革的事……”胡蜂女王终究是有心眼的人,她并没有被迪克牛仔的几句谗言给迷惑并迅速的恢复了理智,但是迪克牛仔的声音又如音乐一般让她一不小心着了迷。
  “啊……是这样啊……那就是我自作多情了……”迪克牛仔看胡蜂女王想理清他的话,便又多说了几句话来干扰她“我看到了你使用了银制餐具……就简单的以为……你就像我爱你那样爱我……”
  “一定是我搞错了,我们曾经度过的时光……我一度把你当做一个人类女孩来对待……也许是我的方式不对,或是我想得太多……”迪克牛仔又加了回忆杀这一剂强力针,而正如他所料一样,没有几个人能不被自己从前纯洁时动过的情所触动,那本在迪克牛仔脸旁的餐刀被胡蜂女王收了回去,胡蜂女王也瘫坐在了地上,在那回忆着往事。
  “也许……是我压抑自己的感情太久了……”胡蜂女王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她回想着从前与迪克牛仔在一起的时光,从前她的心里一直都将对胡蜂帮的改革放在第一位,一直压抑着的感情从未得到过释放,这份感情也一直扭曲着她的心理,她的信念,也许是时候该释放自己的爱了。
  “你赢了……”胡蜂女王将餐刀扔到了一旁,她给迪克牛仔松了绑“也许,我真的该……”松开了迪克牛仔后,胡蜂女王一把抱住了他,迪克牛仔能感觉到她的眼泪已经留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好好的爱一个人……”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果一个猎人完不成自己的任务,那他又算得了什么呢?”迪克牛仔拍了拍胡蜂女王的背“我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好,又怎么能做一个合格的爱人呢?”
看来胡蜂女王暂时是不会有杀自己的心思了,迪克牛仔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再劝劝胡蜂女王放了自己,如果能把那个精灵贵妇人的女儿救走就更好了。
  “那……那这次你要救哪个人质?”胡蜂女王依靠在迪克牛仔的怀里问道,她不想让迪克牛仔再次离开,所以便对他的要求服了软,如果自己执意要吃掉自己所爱的人,那她和那些野蛮的同类又有什么区别呢?
  
——————————
  蜗牛骑手正在胡蜂帮的巢穴所在的悬崖峭壁上休息,迪克牛仔曾让她在这等候几天,若是三天之后迪克牛仔还不出现,那就应该的确是死了。
  在睡醒之后,蜗牛骑手看了一下手表,她已经在这等了两天又十一个钟头,如果迪克牛仔还不在一个小时内出现,那她就可以收工了。
  头顶上的洞穴门口似乎有了一阵骚动,应该是迪克牛仔回来了?蜗牛骑手慢慢的爬了上去伸过头去看,一支箭顺着她的触角飞了过去,吓的她急忙把头收了回去。
  “发动你的引擎!”她听到迪克牛仔喊道。
  “快他妈的发动你的引擎!!”迪克牛仔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他一手拽住了蜗牛骑手背后座椅上的扶手,另一只手还抱着一个看上去约十来岁的精灵小女孩。
  “怎……怎么了?”蜗牛骑手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道,她用机械臂拽起悬在半空的迪克牛仔并把他放到了作为上。
  “我,他妈的,又,搞砸了!”迪克牛仔浑身颤抖,头顶直流冷汗“现在,把你的速度开到最大,我们赶紧……”
迪克牛仔话还没说完,胡蜂女王便带着十几只胡蜂精飞了过来,她们朝着迪克牛仔等人射着弓箭,但幸好悬崖上风大那箭都射到了蜗牛骑手背后驾驶位的硬壳上“如果你再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
  蜗牛骑手见状马上把自己的引擎速度开到了最大,那胡蜂精也毫不相让,纷纷一个俯冲朝他们飞了过来,变飞还便射着箭羽,迪克牛仔压着那个精灵女孩蹲着躲在驾驶座里,那箭就都射到了驾驶座对面,迪克牛仔躲避不及,那牛仔帽也被箭定在了驾驶座上,被捅成了马蜂窝。
  胡蜂精是尖刀大峡谷中平均弓箭技术最高的种族,可即使射箭再好也无法在蜗牛骑手的助推火箭所引起的沙尘之中找到目标,毕竟沙尘并不是黑暗,她们的昆虫复眼在这个时候起不到一点作用,倒是因为眼睛太大且没睫毛,她们都被被沙尘迷的睁不开眼,迫不得已,这些胡蜂精最后还是放弃了追捕。
  ——————————
  几人还是活着回到了迪克牛仔事务所,精灵贵妇人最终也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倒是那蜗牛骑手的座椅被箭射成了刺猬,迪克牛仔不得不又掏九万多来付蜗牛骑手的座椅维修费用和燃料费,这次危险的任务他累死累活也只挣了五千不到。
  “我这是糟的什么罪啊……”望着远去的蜗牛骑手迪克自我哀怨道。
TOP Posted: 2018-05-16 11:50 | 回18樓
midiyin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4
威望:7 點
金錢:6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30

  “真的很感谢你能救出我女儿!迪克先生!”

精灵贵妇人握住了迪克牛仔的手深情的说道“我觉得仅仅十万元报酬根本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
  “出去,林娜!”精灵贵妇人对着她女儿说道“我和你迪克叔叔有些事要谈,别让别人进来!”
  “可是,妈妈,她……”林娜想要说什么,却被她母亲止住了。
  “听话,出去!”精灵贵妇人指着门外说道。
  ——————————
  在林娜走出迪克牛仔的事务所后精灵贵妇人跟了上去锁上了门,然后就背靠在门上在那搔首弄姿,一边扭动着腰部一边用手扒拉着胸部的衣裳,虽然迪克牛仔很喜欢她的身材,但面对眼前这个不会跳艳舞还非得逞强的女人,他真的没性趣。
  “这是你第一次跳艳舞,对吧?”迪克牛仔坐在桌子上说道“我可以看出你会点底子,但说真的,你跳的不怎么样……”
  “我……只有在我前任去酒吧……看脱衣舞娘的时候才……看她们跳过……”精灵贵妇人一边扭动着身躯一边喘着粗气,那束腰裙真的比看上去要笨重,还没跳几下就把她累的不行,突然一个踉跄,精灵贵妇人一脚没踩稳,显得要摔在了地上,迪克牛仔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了贵妇人才没让她摔在了地上。
  “额……迪克先生……”精灵贵妇人娇羞望着迪克牛仔,她用自己带着轻纱手套的手抚摸着迪克牛仔,迪克牛仔也感觉到了精灵贵妇人手心的温暖,顺着她的脸望下去,迪克牛仔看到了贵妇人那深深地乳沟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液,那不知从哪散发出来的清香也传进了迪克牛仔的鼻子里。
  “是,迪克牛仔。”迪克牛仔强调到自己的名字,他站了起来拉起了精灵贵妇人,自己一往后仰直接坐到了桌子上“不要再念错了哦。”
  “那个,迪克牛仔先生……我已经忍不住了……”精灵贵妇人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的尘土,拍好后她便跑向了迪克牛仔面前,一个深蹲下去便开始拉迪克牛仔的裤链“赶紧开始吧!”
  这完全在迪克牛仔的预料之内,淑女在决定放荡之后往往会比本来就浪荡的女人要骚气许多,再加上迪克牛仔在她面前所伪装的一股正人君子的形象,这个曾经高贵的精灵族贵妇人以后肯定会膜拜在他的脚下,成为他的专属肉便器……心里这么想着,迪克牛仔的肉棒变的更大更硬了。
  贵妇人将迪克牛仔的裤链拉下,将他的裤子完全脱掉,然后迪克牛仔巨大的肉茎就嘣的一下甩在了她的脸上,把贵妇人吓了一跳,看来她也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大的肉茎。
  “这……是人类的……”虽然已经在做做爱的前奏了,可贵妇人对于说出情色语言仍然感到羞耻“肉茎吗?我以前只见过马场的马有这么大的……肉茎……”
  说完,贵妇人就要脱自己的帽子,但这一行为被迪克牛仔阻止,迪克牛仔只是把她那带有薄纱掩面的帽子往后推了推好能看清贵妇人的脸,毕竟有些时候穿着服主做爱才更有情趣。
  “现在,享受我的肉茎吧!”迪克牛仔双手放到了桌子上,贵妇人也没有迟疑,伸手拿起了迪克牛仔的阴茎就张嘴往下咽,一边咽一边还发出一些呜呜的喘气声,那肉茎因为太长穿过了贵妇人的喉咙,在她的脖子上显出了肉茎的痕迹。
  “你肯定是第一次口交,对吧?”迪克牛仔低头问道,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贵妇人一上来就直接将迪克牛仔的阴茎全都吞了下去,巨长的阴茎呛的她流眼泪又直咳嗽,把她眼角的妆都给哭花了,但即使这样她仍然在努力尝试将肉茎全部脱下去。
  那感觉真的很不错,迪克牛仔能很明显的感觉贵妇人口腔的温度与舌头的柔软、肉茎喷射的前列腺液随着抽插也逐渐的从贵妇人嘴里抽出来,滴在了她的嘴里、甩在了她的脸上,因为过于长的肉茎捅的贵妇人喘不过气,她的脸被憋的彤红、眼也直翻眼白;看着贵妇人一脸痛苦的样子迪克牛仔一心愉悦,能把原本美丽纯洁的脸变得如此淫荡,再让迪克牛仔闯几次胡蜂帮老窝他都愿意。
  “唔……哈!”贵妇人用力拔出了嘴中迪克牛仔的阴茎并穿着粗气,刚才的那一阵深喉把她憋的不清“很抱歉,我得承受……我真的……没弄过这个……”贵妇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喘气道。
  “没事,你已经尽力了!”迪克牛仔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道,对此他也已经满足了,毕竟刚刚的那一下深深地口交的爽感是他从未享受过的,而且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个高贵的精灵愿意做口交这种极具被征服意义的姿势;当然,如果她愿意继续做爱迪克牛仔也不会拦着。
  “不不,这还没完,我还想要更多!”贵妇人站起来爬到了桌子上撅起了屁股,她掀起自己的长裙说道“我听说后入式是能让阴茎插得最深的姿势……如果你喜欢不脱衣服做的话……那就来吧!”
  好家伙,看来这个家伙是真的放开了!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撅起屁股求迪克牛仔肏的女人和十几分钟前那个腼腆的贵妇人是同一个人呢?那就话说得真好,若是一个人放弃了自己的心跳甘愿堕落,那她会比其他人堕落的速度都要快、都更彻底,迪克牛仔也没犹豫,直接就用手掰开了贵妇人的屁股直接就插了进去,那贵妇人的阴道也早已流满了淫水,插进的过程十分容易,倒是这贵妇人的阴道紧的出乎他的意料,这么紧的阴道口完全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该有的。
  “你还没介绍过你自己,虽然现在这个场合自我介绍不太对,你能说说你的姓名和身世吗?”迪克牛仔一边拽着贵妇人的头发一边问道。
  “我叫……莎拉·贡娜,曾经是新贝塔州石油大王阿坤嗒的妻子……”莎拉忍住迪克牛仔阴茎直顶宫颈口的疼痛像迪克牛仔介绍了自己 ,她被这一阵阵的疼痛疼的直咬牙,迪克牛仔也感觉到了莎拉的异样,就改变了性别的方式,他转粗暴的一步到胃改为缓慢的抽插,先是一下将阴茎缓慢抽出只剩龟头,又缓慢的插进去直顶宫颈口,这个过程时而缓慢时而加速,但大部分时候都是缓慢的,一般迪克牛仔上过的女性都喜欢这一招,缓慢抽插的感觉比快速粗暴的方式更能引起大部分女性阴道中神经的共鸣。
  看来莎拉是喜欢这种方式的做爱的,她逐渐转疼痛的忍耐声为因舒服而发出的呻吟声,那小穴也伴随着迪克牛仔肉茎的抽插发生了略微的颤抖。
  第六节
迪克牛仔解开了莎拉服装背后的绳带,那服装就如蝉蛾蜕了的茧蛹壳一样扒拉到了桌子上,然后莎拉那洁白的后背就显现出来;迪克牛仔先是抚摸了几下她的后背,那润滑度像是在抚摸瓷器的表面,柔软的就像塑料袋中的水一样;抚摸了后背,迪克牛仔又弯下腰去摸莎拉的胸部,那感觉,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他摸过无数女人的胸,但像莎拉这种贵妇人柔弱光滑肌肤下的巨乳摸着就是和别的女人那些粗糙的皮肤摸着不一样,搞得迪克牛仔都有点想要挑剔的心了。
TOP Posted: 2018-05-22 21:17 | 回19樓
凹凸突显回忆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20
威望:9 點
金錢:12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4-15

1024
TOP Posted: 2018-06-05 11:22 | 回20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10-23 20:28